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楼主: wangpei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 19:48:24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e0a1a251af9cbf7e7e64158415855884.jpg
; v$ W2 }/ {& R4 {/ F0 g5 l" Q/ S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 20:57:08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7 ]5 c, h# H# ]; E( [! }9 f
/ Q1 I; w  b  c' {& R( m7 A

" J+ q# [* L; b6 D5 E1 H" c$ }! x4 d/ K6 Z, B7 ^
8 Y5 G9 I$ P. @( \0 H8 y% c

/ [: }1 l. U6 l5 s
, H0 g* r+ L4 ]
1956【杀公鸡】
5 i  D2 W* n' ]" u  Q “二十七 快杀鸡”。大家庭还得备着,三世或四世同堂,团聚日,餐桌上满满当当才像个样子,吃不了多少,也要看着富态、热闹,过年的日子图个吉祥,一年就这一天两天,生活要有仪式感。这些个旧习俗就是传统的年味,繁文缛节都精简掉,年味就淡了。所以这个时段科学、效率、养生等等名目都可以放一放。# ]+ f/ A+ w0 b! g
农业社会的老理老事有的现在做不了。想这鸡就没地方杀了,有检疫的要求,规模化生产,工厂孵化、育肥,流水线上屠宰、分割打包。这些年城里、城边上见不到活鸡,不允许出售。就是有鸡,会杀的人不多了,我们这代人还行,有过操刀经验,好多年不杀了,手生。' n7 `, k! i% \" o
鸡也不是随便杀的,杀年鸡,公鸡?母鸡?应该是公鸡。“二十七 杀公鸡”有此一说,在南方也有此习俗。九十年代初的某年节前,我在江苏无锡的陆墓住过一段,不远就是农贸市场,熙熙攘攘,沿河摊贩的竹笼内扣着五彩大公鸡,带着逛的当地人介绍,过节家家一般都要买只大公鸡上桌,个头大精神的才抢手。盘子、汤锅里油烹、汤煮哪里还寻得到精神劲儿呢。但过年的人要的就是这股劲儿。现在城里人要到动物园去看它们了,“左手一对鸡,右手一对鸭”走娘家的景,要到老电影中重温。真要是只五彩大公鸡立在眼前,这么漂亮未必下得去手了。
( F8 i) n, D1 Z( ]5 C想吃这东西得往远处的农家院去,现抓来宰的。不过这过年的日子,人家那不一定营业了,关门谢客自家乐呵,有钱也不挣。再说也没有这种讲究,除非回娘家串亲戚,山里面,村里面,吃了、乐了,还可以放炮。
, h/ R$ v, q2 |( t2 ]1 F老刘电话问起逛大集买年货了吗?市内最大的属农展馆大集,上一个春节时去过一趟,年货丰富,价格也不贵,就是人太多,摩肩接踵,没有购买目标,单要为逛逛就不值得去挤了。家门口有马甸大集,谈不上大,农副产品数量不多,月底关门前去了一趟,买了两袋东来顺的“筋头巴脑”前几日串门在人家里吃了碗苏巴汤,用此作为主料,蛮好。7 O$ h8 d. m1 G
* m1 U% s! ~( v3 D
+ d9 \& I6 p- d" S
' `, f# Z) Y9 n8 F6 x

0 n& t0 b3 J: R0 i7 l3 k; j! `9 C: n5 _, D5 U" C

5 ~0 _$ ~6 Y% b- @1957【二十八】
' B9 s9 J& J, r二十八“把面发”还是“炸排叉”各有说头儿。无论先后,不必亦步亦趋,旧时也不会按着顺口溜一一照办,不过是提示节前该办的事项,哪家的媳妇还是婆婆这日子口其实都不会“落空”的。
% a/ p, ~# j. T过去讲究过年期间不动火、少动火,那干粮就得多备些,所幸北方足够的冷,放得住。我家六十年代末以前都是姥姥掌厨,早早就蒸下好几十上百的馒头、豆包,放在家中的东厢房里冻着。. L# h* \' k& l) R( }- b, X
发面,我家用的是老家传统的“引子”发面,小米面(或玉米面)发酵后晾干后储存起来的引子,每次发面时撒上一点,不像一般家庭用的“面肥”。其二揉面,姥姥不惜力,发好的面团放到面板上且揉呢,翻过来调过去,我家的面食出锅又大又白的诀窍全在这两项,尤其在揉工上,费时最长。然后包馅成型,豆包还做成小鸟、小兽的形象。做豆包是个麻烦事,红小豆煮烂捣碎,用纱布滤去外皮,加入糖或桂花拌出豆沙馅。一锅三屉,要蒸好几锅,一两天可忙不完,忙忙碌碌就姥姥一个人忙活,孙辈的我们帮不上,也没这心,寒假里一通傻玩,节前就开始放炮了。
" y% [  U. _. x6 l8 u在我家,三十晚上炸排叉 ,而不是在二十八,是在晚上的团圆饭之后,到齐了或有八口,哪一年也许十口的时候也有。年三十,上班的人都到家,人手多了,闺女们替下老人,大人们边做边炸边聊,带着烟筒的炉子支在屋内,屋门敞着,油烟子的香气四溢,小孩子里出外进抓上出锅的排叉就往嘴里塞,孩子们在院子里玩耍,放鞭炮,奢侈点的二踢脚、麻雷子,那时难得见到半空升起的焰火。$ n/ A8 k  I8 s; A9 o9 a% G( O
大个的馒头要吃上好些日子,排叉放到大锅和饼干桶内存续的时间更长。- C- U0 [9 S# ]) G6 M% d
现在家里好多年没有发面做馒头了。记得去年我在农展馆大集上买过俩山东馒头,一斤一个的。我问过他们是用什么发的面,卖货的人也不知道。“礼失求诸野”我还问过山东老家的堂妹,她们发面也不使用“引子”,用的是店里买来的干酵母,说是蒸一堆馒头的习俗还在,不光过年,谁家办喜事,村里办席,亲戚、邻居都帮着蒸馒头。% j4 ]3 }/ C% ]3 _* e! A/ Z- z
排叉也好多年不炸了。下一代的媳妇没能传承下来。
0 O4 Y3 x# M# ~7 M% l8 ?. A7 V) g+ y) x2 i

3 G- |" E5 s; h% t4 c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2 16:53:50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d798e7a074e6a49096ac5e8ce815f773.jpg
1 x( H3 c1 e# [2 u1 W5 X% Q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2 20:19:38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 @% `" Q  R6 }# ~1 H' S$ ^; U0 L+ Q5 t1 D( P
# W) @* ^6 T: z9 Y" j0 L
% S" D8 ^8 \6 g/ K
, V+ ]- l1 K2 p; S: P) W9 v
% G& p2 p8 T! t$ P. U' K! c5 f" ]

# k$ C0 p& o: l6 t5 P3 L" q1958【洗澡】0 G2 X4 J( f. ?+ X1 c% W
年前人人都要打扫个人卫生,剃头、洗澡,也有除旧布新的意思在吧。自从前年办了张小区内的健身卡,大体上每周去一趟健身中心,里面项目挺多,兵乓球、器械、拳击,还有贴身陪练的年青教练们。我只取一项,游泳,八百一千米游下来,有时游着游着记错了数,那就看看壁上的大表,四十分钟差不多就出水冲洗,一个小时全套完成。游泳锻炼和洗澡卫生合二为一。  m) L/ s& W' [
原本一些地方尤其是乡村没有游泳一说,到河里、塘里嬉水都称为洗澡,“脏水洗净澡”。城里文明些,分得清,游泳是游泳,洗澡是洗澡,在自家洗澡就是洗澡,到河湖里那就是游泳了,野泳的地方出水后通常没有洗浴设施。去健身中心则二合一,为的是健身游泳锻炼,很少有单为洗澡去的,游完后肯定要冲洗,所以冬日家里的热水基本就省下了。
' U, @! ?3 O5 z& w9 f6 H' G+ Z3 o小区的中心明要关了,一年到头歇这一周。我再去游一趟洗个澡。人不多,门口没几辆车。
# I4 r5 v9 H: Z8 M( d& R更衣室内卸装。老三位正聊得热闹,说的是人命关天的事。说万幸万幸,幸亏他老伴跟着,要不醉酒出事,谁都得担责。他不该什么都喝,喝杂了。你们也不劝劝他,出门的时候就见摇晃着,怕他出事,有预感,我还跟谁说来着。你有预感你怎么不陪他回去?说的也是啊,我瞅他出了门就跟老伴拌嘴,咱就不好掺和了,谁让他赶上了,也许不拌嘴就不生气,还不出事呢。这回他至少得躺上一年……。
0 C$ a5 v, K3 p& f% m" S3 m/ [还好,他们说起的这位是骨折,不至于要命。这大过年的,喝酒伤身,事故高发阶段。想起前些日子同学聚餐时,主持者安排了签署安全承诺书的环节,看来是血的教训约定俗成了新规矩,还真不是多此一举。
: {# B. R! k+ Y! P: h我听完了事情的结局,身上也褪光了。戴上泳帽和泳镜,伸手往袋子里掏,里面就剩了条毛巾,泳裤呢?东西都在这呢。完了,最要紧的行头没带来。想想还是没带,走之前想着别忘了带毛巾,两次来这都没带洗澡毛巾,想着这个,却忘了最要紧的。这没法下水呀。回去再拿?要是热天就跑一趟了,这里外三层的穿来脱去,麻烦。嘚,不游了,咱改洗澡。" p% Q4 a# b) }& Q6 Y

, L/ |% v$ X7 D, U& u
" k- X6 n0 q9 p0 K( i
1959【苹果店】
3 G4 _1 |% \6 n去了趟西单大悦城的苹果店。不为买苹果,苹果哪都有,自家的苹果牌的平板电脑罢工了,上不了网。老也没用了,有几个月,前两天要用时打不开,被锁住,提示语让输入密码,哪个密码?试着输进去好几个都不成,重置密码吧,人机对话,机子也没有提出这个要求。不知如何是好。走一趟苹果店,被锁住不是头一次了,上一次就是来这给解锁的。
& p0 k1 k, D- G8 o* Q0 z0 [上午店面里人不少,买手机的年青人。近期苹果降价促销,也是因为在广播里听到这条消息,才想起来这店中解锁的事。总店的销售员不少,有工装在身好认,就是没得闲的。里面柜台曾经有排队等候的区域,现在被取消了,没有队伍可排,就不必设置相关功能区域。苹果的销售大不如前,国产品牌手机,如华为一帮如狼似虎紧追不舍,出货量超过苹果,据说技术性能彼此彼此,十分相近,但价格上还是苹果遥遥领先。大多消费者钱袋子并不鼓,年终发了奖金的,也还是考虑性价比的,功能差不多干吗要多花不少钱。用了高价手机自己身价也高起来,一定有年轻人这么想,于是追时髦,愿打愿挨,被锁定为目标客户,这次不同款的苹果手机降价数百至千元,节前还吸引了不少人过来。
3 C$ Y. e6 U: W. U- K" M- e
& V- `( ~* {- z( t; h" M# D
( R/ E6 o3 e1 Y: D2 p1 E, l& D
在销售大厅里面转,服务人员一对一为顾客介绍产品,答疑解惑。见着位小伙刚结束一位顾客的业务,赶紧上前搭话,说明情况。小伙接过机子打开操作,也是反复几次,多次输入密码,又是上网打开电子邮箱,在对方的机子上,还要打开手机接收验证码,用我的旧码连续输入几次,进行了密码重置,最终解锁成功,苹果机又能够上网了。问问为什么被锁住啊?回复我就是长时间不用,被自动锁住了,这个机子如果是在国内市场购买的就不会发生这个问题。将来会不会还被锁上呢?还有可能,你们经常用着会好些。7 N" o2 l, K' O; u( d
谢了小伙,给解决了问题。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但老人家们经常就玩不转,一而再。事不过三,希望不来第三次。也难说。1 v$ M3 n8 t; J- e% d* W
* E5 T& A# d/ S( H0 [

. _$ a! s# ~, Y7 H: w$ H5 h  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5 14:11:51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 i4 r; S# x6 G7 A& J7 J0 C: H6 `
/ w! \" a% N* `$ Q# y) y 0f161126bb886d63ae6f972c34ae6d53.jpg
: o0 P& U/ {8 O" v0 |- |! 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5 14:49:40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9 B, |, ]" W2 V1 n8 ~2 D% B
4 O$ E) j8 X" a
5 a. |6 I( c+ H4 F2 z# P# M: I
$ B, t( e& T, A( c
4 X8 i( ~5 z& q3 c
1964【看屏】( M+ W& ]" }- }1 G9 A0 E
春晚不好看基本形成共识,难看也要看上几眼,本无期望,审美不成,审丑也也成,也不会差得太离谱,摆脱不了平庸。现在台上的一拨人,编的、导的、审的是底子最差的,想想他们小学、初中段正是知识荒芜的年代,少时的缺陷成年也补不回来。操办人江郎才尽的另一面是观众一年又一年不会徒增一岁,欣赏水平渐高,见多识广,笑点升高。) N* P; m% [5 K1 z' D4 J3 P+ A
年年的开台锣鼓欢天喜地状,好多好多年,好热闹的尽可按点开机,否则就躲过它。后面想看的是相声、小品,我没能看到开头的,听到,在车子中的广播中听到的,没能留下印象,相声上来的挺早,我听了一路到家。说的什么内容,次日码字时想不起来了。. |7 T) J$ u& m# I8 _  r0 f
台上唱歌、跳舞时就换台,电影频道播出《建军大业》,看看这段史实,李大钊东交民巷就义,面对屠戮的共产党人在召开最高会议,是八七会议吗?陈独秀主张交枪,他把主张枪杆子的毛轰出了会场,历史上有这个场景吗?9 p4 v7 W" y( V7 o' z( `9 |/ E
跳过来跳过去,换台。看了几个小品,乐子在哪里?《车站》内三对人物到齐了,抖出的包袱是抄袭网上的段子。再转到电影台,开始打打杀杀,枪林弹雨一段。转回去,潘长江俩口高价买回来智能床垫,也没乐子,可有教育意义,对老人们。《抢位》转回教室内看几位抢位子的家长,这出戏看个完整,也没什么乐子,翻检了一下现在学生家长们急功近利的内心。
% u% \2 c3 G1 B/ m/ S- Q5 p6 D没见着新的晚会节目单,网上的不可信,还说有朱时茂、陈佩斯的小品呢,谁信呢,也没必要去搜。点击之间,挑着看。北京台的情景喜剧《我爱我家》剪辑版,上个世纪的东西,现在还能令人笑起来,梁左一班人走了、老了,后继乏人。还有赵本山也老去,去了老赵,少了笑料。嫌人家俗,拿残疾人开涮,也有不开涮的,笑是硬道理。现在的小品让人笑不起来,年轻人笑点低,场子里的人是必须笑的,不是随便个人就可以到现场的。* n+ W- Q# F1 n3 B  A( q
刘谦的魔术不该太多的话,前面的啰嗦、铺垫让我换了台,又关了机。! _; u! l) z  ]  U! }  h" s7 @& S
打开手机,读屏,四百多微信。小同学群里二百条,清空,机子已提示“存储空间即将用尽”一通清屏。内存总是吃紧,该换手机了。
' E. Z% L  P. g& ^  v11点,吹灯拔蜡,看窗外夜色中的几座大楼闪闪发光。没见着升空的焰火,隐隐炮竹声闷闷的。睡个好觉。
1 Z8 J; I! c' z1 ]
. F5 {9 ~3 e5 j3 ~5 I( q9 j1 W! j+ O' \3 a& ^/ r$ a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6 20:45:21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1 \7 \+ R" @5 u0 O7 k
& |/ N9 I" ~. K1 _5 _0 R- A" J* o; s
1964【飘雪花】
1 z+ b6 _$ X- u' s安安静静的北京。三十、初一,竟然没有听到清脆的炮竹声和升空的焰火,这么大的城市令行禁止,能做到真不容易。今年没看见卖花炮的,既然五环路以里禁止燃放,当然也就不卖了。手痒痒的,可以往远处走,开上车子。今后北京的年节就是座安静的城市,上一辈人尽可以去怀念,新生代从未见识过山呼海啸的烟花之夜,也就全盘接受这份现实:饺子、春晚继续,大街小巷挂着灯笼,街面通畅,人迹寥寥,热闹的地方有,庙会,摩肩接踵之地,还有寺庙,网上见到小视频,白云观外排着几里长的队伍,道士作法或是香客们烧香祈福。到现在我还没去过这处道观。有信仰的多起来,视频的画面上年轻人多,有工夫也有脚力排得起队,没听说他们舍粥。一代人的时间,北京年节的面貌一变、再变,像是跟着我们在变老,从喧闹到冷寂下来。2 U/ {2 K9 Q1 Q) q9 E
连续三天,我开车在路上跑。平日正常情况下半小时、一小时的路程,现在一律打个三折,回老家儿三次,分别为12—15分钟之间,碰上红灯多了三分钟。这个时段不开车有点可惜了,虽然只开到80公里,三环主路上的限制速度。好行车也好停车,小区路边就有车位,不必进小区的地下车库。
8 ~0 P  L: ~: {6 A; ?初二上午约的九点半登门拜年,往东三环去,平日差不多得四五十分钟,这次全程跑了11分钟,到小区门口泊车下来,还差着近半个点,没敢上楼叫门,在边上的松树林内绕了一圈才过去。飘下了雪花,楼间隙中现出昏黄的太阳,总算见着雪了,也摸到雪。雪没能落到地下就消失掉。
! p7 D1 C$ C, Y3 E8 }# i' s' \雪若有若无。北京下雪了吗?拍手又失望了。午后在网上见到带雪的照片,注明是延庆街景,薄薄的一层,在地面呆住了,一片白亮。那是北郊高地上,市区城里只是零星雪花,属于“无效降水”终还是一场空。整整持续了一天的昏昏沉沉。下午时分走在冷清的路上,比上午多了些拎着大包、小包走亲访友的。家门口的小店餐馆大多都关门了,超市还开着,无论何时何地总还有为人民服务的店敞着门。9 l+ U2 _5 G- G. m8 |- @: E
年节,大概最高兴的事莫过于下场大雪吧。6 N+ w7 g; i0 y% V$ J1 _4 {

8 w; c: ]6 n1 `8 e6 P! F- q  V4 _
8 R, h0 n. P  e2 ?; n- x5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7 16:34:57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 B* B/ K$ ^8 y8 I  \
4 O: j; e. P2 H1 P" r. f% Q

2 _8 U7 i1 Q) Y8 m% C1 E

0 l& ]% [0 o+ ^" N8 }7 u1965【羊肉串】1 A4 \! y  E2 X9 x5 o2 j2 @3 R
各家卫视各显其能都整出一台地方的春晚。好不好看另说,早年过节时,大些的村镇都会开台唱大戏,其实地方的人说好就是好,自娱自乐性质。我在边地时,在连队的土台子上看宣传队的演出,连的、团的、师部的宣传队演出,都看得兴趣盎然,地方特色,内容或是身边的故事,有你熟悉的人在上面蹦蹦跳跳。演不好还演不差吗,有时出个丑也是个乐子。
+ y% ?! m) z/ n: k浮光掠影几个地方台的春晚,挑着看,三两分钟换台。地方台新人辈出,新面孔,歌舞、地方戏、小品相声,好多台都有相声,连南方的也说相声,东北口音的小品。冯巩这次没在央视露脸,跑江苏卫视登台。新人新歌,好像没怎么听到老歌,老歌至少在老人这还有些人缘。新歌越来越难得听出好来,像是古往今来唱得太多,好曲子被穷尽了似的。看看各家春晚的大会场,多是青春的面庞,他们能够嗨起来,都是当下的流行曲,听老歌他们又没了感觉,众口难调。9 ?6 \8 H+ g( e) K$ H
在旅游卫视多逗留了会儿,海南台的节目。单调了些,没见语言类节目,舞蹈、唱歌,老人唱的新歌。佟铁鑫老没见着了,以为他已淡出舞台,还在,看着还年轻。比想象的年轻些,好像他该是比胡松华小些的年纪,是哪个台胡松华还在唱,老当益壮。佟铁鑫还没到退隐的时候, 台下整齐划一鼓掌欢呼。前台席上,那个胖子大概是位地方官,屡屡亮相,几分几秒的镜头要给哪几个出境人,都是约定俗成的。看到八一厂的老演员田华了,观众席上就她耀眼,几十年前出演过《白毛女》。还有谁在海岛过冬?没待看清,那胖子又被摇入镜头。   & L- n# r  m1 O9 e+ ]- r
) B* k) |+ ]  I1 k2 K2 b4 Y

9 N# k' r1 ~  q2 V8 _; Q上午下楼,底楼前台的保安目不转睛看着手机,跟他搭话,说在看春晚,我问今年的春晚怎么样?“不错,不错。”看到些什么好节目吗?“陈佩斯朱时茂小品。”春晚有他俩?“有啊,当然有了。”什么节目?“卖羊肉串。”这不是扯吗,那都是猴年马月的事了,这孩子太年轻,那老哥俩台上卖串的时候这后生大概还没来人世呢。
0 Z/ @% v( p  W, o& Z  U& C1 ]$ I9 b. D: b

, ]7 S; k- z8 o( {: [0 ]) V5 b8 d3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9 21:27:18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3 m4 b% R7 s  H
  X' H( L& n& O/ B4 R, V
( j& o& i# ~( I; R" Y0 @; @
3 k% ^- r. a3 S: G, D

! u* p6 E6 j. K% Q2 N
) a. Y3 T- r' ^
- m3 a" H- z5 T) J9 ?) [

2 Z2 P/ W# x( h# N: I+ ?) v' T
9 H' U& N/ ~! W: `

4 Z0 p' O7 I! r
) X# S6 S2 F7 o& {' E! n- i

8 w& C8 G  D4 U

( b8 {+ f/ h2 a0 n' |$ J《海之南》(己亥年)
- \' C6 B* a3 u  y
) A" O, H( N+ H8 o/ k
, F$ u9 _8 S. Y3 @
1【己亥年】# o) [: G" E/ W+ I
年初四一早上路。环路上车少,汇集到机场高速就快不起来,起早赶路的人多,半个点到机场,比平日还是快些。
! O: ?+ x% h  }7 g  M$ {前一天午后三点打给96106出租汽车预约电话,联系次日的车辆。客服人员接起,问明时间、地点后告知会有人接单联系我。结果到了晚间七点多才过来电话。不是“抢单”吗,过节的日子没人抢了。约车的时间有点早,但天也亮了,或者那个时段机场的回头客少,不愿意去,更主要的是车主们都返家过年了。家门口这条小街平日是出租车交接班的集散地,现在基本上见不着的哥们的身影。
( R" i) I* T% h2 h2 E" k0 r六点半的哥过来电话的时候,见到车子已到了门外,挺准时。我问的哥为什么昨天接单那么晚。的哥说还不是因为都回家过年了,他自己也是因为住得离这近,要不也不接,过节街上打车的少,这几天是两头跑跑,每天三二百的进项,已经接单跑了三次机场了,白天就串门走亲戚。我又问起,你打过来的电话显示为营口的手机,为什么?的哥说那是公司给分配的虚拟电话,这一单结束,也就没法联系我了。我还是没弄明白,为什么要虚拟。6 Y% @# V: `, c8 T+ ~- V2 j3 {' A# H
我问起,天天跑路看到北京哪下雪了吗?通州那边见着白了,城里没有,顶多飘俩雪花。聊着天跑着车。“看!路边”的哥给了一嗓子。我往右边看过去,暗色的林地中斑斑雪迹一闪而过,再看,没了。算是见着雪了,快到机场三号航站楼。
" Q6 ~4 V6 t% f. }. `8 B4 `天大亮,机场已是忙忙碌碌,机场一年当中能有几天松快日子。, U2 j, V. H4 i: {  [
昨晚在网上办理了值机手续,电子客票不必取票,机器上还要领张登机卡,无行李可托运,直接往安检转候机大厅,提前了整整两个小时到位。1 J$ r* J5 ?" A; N% E' \
九点半飞,没想到的是机舱内满满当当,昨晚值机选座位时大部分都是空座。每排九人,共六十排,五百人上下。按说这个时点进岛的人少,出岛的人一票难求。我这倒行逆施也没赶上个宽松。* n/ K! r1 b' R( q# n& N2 ~4 H
午后一点落地海岛。整整一年没过来,隔了一个戊戌年。上一次丁酉鸡年末尾去的,年前离岛。这次己亥猪年开门。0 v/ Q/ O' Q1 v* w) q

; n, `9 U9 m( \6 o' l& p& ~2 x- v( q+ f" [( y  F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0 20: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 O$ \6 i) t  I9 w; ~$ s2 i6 g
) u% L( s. N7 H* l
; w( R5 v% W  y* t$ U4 W
) ?- o; u& q) \7 D, i* f$ k( E
2【热】
2 ?2 e4 t4 w' j/ b5 O落地前机上广播报告地面温度28℃。候机大楼通道边上一溜更衣小木屋,早就满员,过来的乘客就势哪方便就哪脱,铺拉了一大片,反正内衣不脱。我这羽绒服塞进包里,其他的卸装也要拎在手中,还是披挂着走吧。
( q9 O( V2 L8 z接站人都是短打扮。这里最冷的时段在元旦前后,过后只要雨水不来就进入暑热,阳光灼热。站前上了出租车,到底是小地方,只有车等人,没有人等车的事。车子开起,窗外吹进热风,车载表上的温度为37℃。路畅,人少车子不多,因为是在假日,半小时到家,身段没动,已然汗流浃背。& Y. a9 v8 f* S  f- _
不到两点钟。赶的就是这个点,追着太阳。订票时就要盯着太阳的轨迹,不仅是日出日落,还要关注天气预报,避开落雨的天。一周内的预报还靠谱,真要赶上阵雨也有辙,启动除湿机吧,效果自然不如太阳的味道好。这趟不错,预报前后连续一周多的晴天,都是30℃上下的天气,订票没错。到了就开窗通风、晒被子,挂满了阳台。午后的太阳足以祛除滞留的潮气。赶早不赶晚,还有开门过日子的油盐酱醋茶,天黑前也要打理。2 T6 A1 F" l$ m- _1 H
街上空落落的,小店八成关门了,饭馆、杂货店。农贸市场开张,花花绿绿琳琅满目,节后购货的人不多,可价格见长。大葱5元,白萝卜、胡萝卜都是3元,北京超市内白萝卜是1元。鸡蛋8毛一个,还是老价格。海甘鱼开价42元,上次过来最贵时才30元,让过节给闹的。水果好像也贵了,莲雾9元,香蕉5元一斤,买了四根9元,地产的水果两元左右的见不到了。卖面食的没有,常住的北方人自产自销的,这些日子回老家过年了?新鲜面包也没有,面包房没开张。一圈逛下来,沉甸甸采购了一大包,人走出了汗。
& h/ q" ~- ]' `8 J# e; F- R0 G晚间可以枕着太阳的味道,而不是其他异味。那被褥收早了,包含着热度,抖落开,热情四溢,南窗进来的也不是凉风。室温27℃,比老家那高出10℃,明显地不适,再好的太阳味道如果温度高了就都不是味了。
& f0 h3 v1 P" K1 k* r. L. E  @1 T  E5 @到柜子里找出扇子,扇起来。6 _+ n  _; }: R% N
' I3 r" M. v$ r  F6 `" {# p
  T3 x" j$ S, C1 N. P- u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0 21: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0 t  K' [- y9 n4 @8 ]
3【破五】
! t4 V. l! D2 i" c, Q+ X一早等着听“破五”的爆竹炸响,没等来。2 C/ H0 N& K% H( A( p& V$ L
头天下午出门采购时见到大门口条幅上刷着大标语“严禁燃放烟花爆竹 共创文明和谐社区”我问门房内的保安,真不让放啊?“就是不让放,一放警察就过来。”我问,小区内不让,小区外可以吧?“不让,不让,你好好看看”他走到门外,敲了敲门房旁告示牌上的一纸通告,还盖着红章大印。注目其上,标明环路之内禁放,东西南北划定了范围,到底多大范围我也搞不大清楚,但开车曾走过几段环路,经过之处不少地方如荒郊野地,环路之内还有不少城中村,也都禁放。去年还没这规定呢。
6 O: ^1 c  v$ J3 D* t) W为什么不让放,没讲什么缘由。我又问保安,保安说城里到处都是燃气管道,有危险,所以不让放。这个道理不充分,我又说,那通告中有条规定:在2月3日至20日之间禁放。以后是不是就可以放了?保安说,过年、过十五,过了十五也不让放。我说这通知上写着的可是20日之前不让放啊。保安也不看那告示,估计这位大概是不识字。
, y/ R8 @! E! ^2 }通告上还有一条:2月3日以前购买的烟花爆竹可以凭发票到指定部门去退货,这么说来,年前还可以买到的爆竹,一到过节就不让放了,而且规定本月20日以前都不让放。20日以后如何,不说。这都是什么人写的规定啊。我想起来了,大概不少节前驾车过来的游客,带着花炮过的海峡,打算到这边过过瘾,这回可都受限了,只能开车到郊野的村边上去放。
# y$ d0 `% d6 G. a& l3 F- E7 ]海南本是个农业地区,农区保留的传统习俗更多些,不是一纸禁令就能禁住的。年后马上就进入当地的“军坡节”,村村都要唱大戏,大吃大喝,流水席,附近的村镇轮流坐庄,要热闹好些日子,比春节热闹,爆竹连片,硝烟缭绕,就靠这惊天的动静来撑门面呢。如今市区已经是高楼林立,密度够大。禁止烟花炮竹也有道理。但头年禁放,也没能早早地安民告示。这一天下来,执行的效果不算差,我只两次听到噼噼叭叭的爆竹声响,一挂鞭的工夫。安静的海甸岛。5 ~) Y& G8 g+ S: z

  A; b  ~6 _- Y! }0 G$ y: I7 k
$ I5 c. N9 t*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1 20:25:06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 V! S/ A* N& ~" c; L0 v

7 g* k& H) N/ Y9 }$ \+ H4【下海】, j4 D# w3 A: q3 B" `( c2 U
往海边去。沿途养护绿植的大姐们已经上班在忙碌着,她们终年在路边修修补补,海岛的旱季,剪除枯萎的灌木枯枝,堆在小车子上拉走。, x4 U! n1 e7 r+ H5 t# b+ w
旱季,一些绿植不那么茂盛,干干巴巴的大片叶子带着响声坠地。路边一排不知名的乔木,叶子褪尽,枝头结着不小的果实,木瓜大小,不是木瓜树,主干上密布着凸起的锥形尖刺,从根部一溜环绕遍布枝干,在保卫着自己的果实,大概是防范四脚兽的,人要是徒手攀爬是不行了,但拦不住飞鸟啊。枝头的果实不少,植物进化达成了预期目的。/ e6 ]7 r5 Q+ k0 |
绿水金沙。白沙门的沙滩又见生长,海水静静的,只在拍打在岸边时翻起浅浅的细浪。好天气,人不多,远远的,游人都聚在了海岸线的东头,水中游人寥寥。7 t. w( L1 d$ p* V4 l
西段这边人更少。我踏足海水时只一汉子正在往下面脱衣服。打过招呼,好像没见过,说了几句听出是本地人,圆头圆脑粤人的模样。跟他打听几位东北老哥,说是在东边,老苗昨天见着过,不常来,好像是在哪上着班呢……。说着说着,这位褪了个干净,一丝不挂光着往下走,说是中午还要外面去吃饭,裤头不能湿了,没得换。这地方光着晒的有,光着下海的少见。
& s' E  J1 V6 e) U正是涨潮的时候,这里下水也不会踩到淤泥,先游上一会儿。海水不凉,连续晴天水温高, 无风的天没有浪涌,游着不大过瘾,平静的水面一圈圈的小黄点子,据说是水母的卵,再过上两个月水母就该上身伤人了。4 ]* B1 M2 }- P- G3 M
出水上岸,小胖过来了,年青人变化不大,拎着个大桶装着网具。说起见着你们北京的老李了,这些年只我和老李每年冬天都是这里的常客。小胖也是一来多年,像是早就不工作了,只要天好就来这边下网。我问起鱼情如何?小胖摇头,不行,玩呗。我问昨天抓了几条,够煮锅汤不?小胖说昨天一共就抓到一条,摘下来又给扔回去了。
5 |7 y& V0 |- @8 g3 V2 y" [  t小胖整理网具。我告辞往东面去,那边游人多些,看看老相识们。
5 c- P: g2 {  }2 @- I  d* H没见着熟悉的面孔。见着穿着裤头的就打招呼,哪里来的?长春的。长春的,那位数学老师今年来了吗?这位大概也不知道,我也想不起来他姓什么了。我说,人不多啊?连在水里带岸上穿裤头的不超过十位。这位长春人说,走了一拨了,有拨来早的,这时候都回去了。
0 C. s& h- L8 I9 W5 G再下去游一趟吧。
  F  H$ |, Z# M6 I3 Q0 f, d* W# R
$ n1 d* n& r. \7 H
( o! F) x9 J% I# B4 P! ]5 R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1 20:34:11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 b; E- W7 `% ]" A$ p

' Q, B" Q3 Q3 m9 {3 o
& y# N; a& M$ T3 M1 @

9 N5 @" J3 I0 O* d9 A, G
8 K2 z% M* L  [  N( F
% S! D/ g% v( X+ F. I3 h" f

9 n( G: A( Q, |5【秀英】9 f: g" p5 M/ m6 f+ ?
海口的老城区称作“秀英”的地方不少,不知有什么讲究。大地方如“秀英港”,过往海峡两岸的客轮在这里停泊,离市区最近的泊位,包括滚装船停靠,自驾游的人都熟悉这里。还有处曾经的军事要地“秀英炮台”炮位上至今还矗立着几门早年克虏伯制造的大炮,黑黝黝的炮口对着北向的海面,现在从这个高地望出去,一片大楼,唯独见不到水面。海岛上百年间也在逐步扩展,江河拖带泥沙淤出新陆再加上近几十年的围海造地,边塞的炮台高地,移位成了市中心。
$ A) b1 M: X3 t! D还有这海秀中路旁边的“秀英村”,公交车在此设站。头次坐公交车过来,可这村子在哪呀?前年来过这里,开车过来的,登高上楼,俯瞰周边,往西、往北的方向一片水泥森林,难得见到绿地。二次造访,问起这秀英村在何处。跟着来到窗前,主人指向楼下,下面就是秀英村。  j# G9 C4 R) E. u2 J
楼下就是村子,横七竖八楼挨着楼,三层、五层的多,不少属于“握手楼”,见缝插针,哪还顾及到采光和通风啊,就这么挤挤插插。再往北,高楼大厦之处自然是出了村子的地盘,农人尚无财力,大概也不讲究集资建高楼,各家是各家的。主人说,有的农民有好几栋楼,原来的平房扒了,都建了楼,村子哪还有农地,早被征用修路盖楼,自家的宅基地上盖楼谁还管得了。也是众望所归,种地没钱挣,起了楼,租出去,比种地收益高多了。而且是铁杆庄稼,旱涝保守,总会有租房住的人。( p6 X/ L2 j/ E
城中村的轮廓大体能看出来,一片建筑的洼地,近处的几栋都贴着瓷砖,新立起的。放眼望去,整个村子白花花一片,见不到高大乔木,几栋的楼顶带些绿意,种的灌木,搭的瓜架子,菜农在楼顶上耕耘。贴近处,属于村口之外的酒店,几株高大乔木绿意盎然,边上是小小的院落,几间黄色和绿色琉璃瓦的小房,主人介绍说,那里是村口的村庙,供着神像,村民聚会的地方,每年的这个时候,村里还要游行仪式,举着幡、旗绕行,燃放烟花爆竹,今年不错,禁放,安安静静的,要不得折腾好多天。6 R* P; m& r; s% g& ^( n: i
+ J4 D) ~+ q3 z6 l3 P
  U/ D/ m$ W. C* X. 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2 07:46:29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0190211_130209_1549928487255_resized.jpg . y2 A/ Z* S3 m4 v; ]2 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2 13:46:48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 W/ p4 ]0 d9 S& m

1 [" Y! B/ w9 z

* I( s8 W$ R. u" A! J3 j4 v$ j! p6 s9 l' ?5 m- H* }
( n9 J4 [% `" v! e* Q' }
6【日子】6 H+ s  P7 J3 Y- `0 c
秀英村边串个门。小赵俩口算得海漂老人了,06年这里置业,以后年年秋后往这边来,躲过东北边地的天寒地冻,呼吸道的痼疾大有好转,没有疗效也不会跑这么远的地方来。去年十月底过来的,三月份开春后再往回转,乡里还有地要种。; s" g5 ?7 x7 X1 b( r' ]( S
一住就是四五个月,如何打发日子,有些什么好去处吗?赵说,都十多年了,就这么大个地方,能走到的地方走得差不多,现在就是在周边转悠,下海游泳不行,只能走步健身,上午对面的大公园走走,路上买菜回家做饭,再不就是看电视,海峡两岸栏目经常看,看那口气,习任内得把台湾问题彻底解决了,你们北京有什么消息吗?有什么消息,还没你知道的多呢,不看那个栏目斗嘴掐架……。赵起身上厨,翻腾那条一早买回来的活鱼,都炖了两个小时了。
3 g9 B2 c5 z- C一桌东北家常菜满满当当。又上来一盘水晶合子,糖三角的造型,晶莹剔透山核桃的糖馅一目了然。这个得趁热吃,我们老家当地特产,核桃是我们山上采来的。这豆角烧肉,豆角也是家里背来的,园子里自己种的晒干,干菜烧肉另外的味道。知道你不喝酒,咱这是自产的饮料,你们尝尝,纯天然的山里红手工精制……。不炒了、不炒了,桌子上摆不下了。赵师傅说还有俩素菜,你们吃着我这马上就得。
7 r+ j) r3 x$ M3 ~- T3 a* |赵太的身体好,带着帮舞友公园里跳着,五湖四海哪的人都有,热热闹闹高高兴兴。舞友中女多男少,高龄的有八十多岁,其中有位新疆过来的舞蹈家,几年都没能推广开他的新疆舞,这回过来改跳“锅庄舞”动作简单,一下子就火了,里外转了三大圈人。2 t- }3 ^6 T3 s& s
菜品上齐,食材半数来自鸭绿江边的山地。八个热菜,这是过年饭的继续啊。四口人,每人得两大盘,哪吃得下呀。饭前还说起俩口子正在减肥,米饭减半,素菜为主,老吃炒疙瘩白。减肥计划成效显著,一方减下10斤,一方减下8斤。这一餐上来,这么丰盛又得增重了。赵说,减肥也不能老减,每周也要改善两次伙食,不差这一顿两顿的荤菜。
. Y0 o/ e& U0 l3 T2 K5 D3 L3 z# B' o. k, _( o

' S5 Z% k6 j9 j; e; s: Z# m
  r% }6 j9 B9 ]

. i! K' ~/ ~! z& U$ {7【故事】
7 G1 ]% X  J" V3 Q丹东小城,凤城更小。二位说说小城的生活。个人不曾经历过的,听来都是故事。% r4 S' \: S- M
俩口也算是基层公务人员,或是事业单位退休,退休收入不如大城市,但小地方自有富足安逸之处。房子不必住多大,俩口子二居室还不够吗,带电梯是必须的。嫌不够,乡下有二亩地呢,租的,地上有房、有苹果树四十棵,砍了,说是吃不过来,也没地儿送,送还费事,当地不缺这个。地里种瓜种菜,每年的菜钱省了,但省下的菜钱不抵跑路的汽油钱,就乐意跑来跑去种瓜点豆,吃不了的可以晒成菜干留到冬天,现在地窖内还有几箱子大土豆。发芽?不会的,四月份之前不会发芽,窖里恒温。/ G1 ?4 C4 ^- k
秋日小秋收,榛子、山核桃,半天出去好几十斤背回来,市场上卖得挺贵的。山里红每年都采不少,看看我们的收获,手机上亮出丰收的果实。别看个头小,但好吃,就是有点费工,得用热水焯过,揪去里面的核儿,阳台上晒成干,两个太阳就够。家里的饮料以它为主,煮时加点糖,放冰箱内,一年四季都喝它。当地还有林蛙,不过现在不好抓了,山地承包都是有主的,整点来吃没问题。% Z: a8 k) }1 s0 I3 V4 ~& t
城里乡下跑着,得弄辆车,几万块带后车厢的那种,搭乘载物来去就方便了。夏天我那乡下野炊,两套烧烤的家伙,什么都是现成的,我那常去人,经常住在乡下,活不少。
2 t* U! e: u2 N& D" h男主内,女主外。小赵是家里家外这些活计。赵太跑外,公益事业,关心下一代的事,不是自家的孙辈,大爱,祖国的花骨朵们,传承精神文明、优秀文化都得从娃娃抓起。俩口子半年忙,半年闲。
& l& E1 |2 p6 R5 b; `1 q) U4 z丹东的凤凰山的老牛背我是爬上过的,还是壮年的时候,峰顶巨石上锚着条铁链子,揪着它登顶汗流浃背,怕是现在上不去了。山底下转转也行,采摘点什么,除了京郊采摘过酸枣,果园子里面不算,我还没采集过山货呢。9 u' e; ~3 ^7 B, v) u9 K; m3 `4 y
赵太说,八月底吧,我们那野生的软枣成熟,来一趟。什么软枣?手机上看图片,是猕猴桃。八月去摘软枣,家里也移植了一片,跟葡萄藤似的,野生的品种好伺候,每年上点农家肥,天旱浇点水。
" O: |4 A7 I  q$ Y$ y6 a前年就说起过走一趟,一直没能成行。4 y$ R( _: {* z8 v, B" a8 }( t

2 A9 \8 A1 k( y+ {; W9 J

1 f$ U- ?" Y8 j. S. d6 Y0 {8【不是故事】
7 j6 B3 a9 F) Y故事有真有假,以下是真的,当事人亲历亲为,不由得你不信。你不能不听,马上就到了“病找人”的年纪,年青时不看病,年老了不看病的少,除非一下子就“嘎嘣儿”。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话题,上岁数的人聚在一起绕不过健康二字,缺什么就关注什么,谁难受谁知道,说出来跟老友分担一下,有难同当不是。
; ?9 e1 }  Y& l+ V2 }  E; ?9 ]
# M$ ~8 F! s0 [) O

; D2 R8 ]2 V: ?$ s有喜有忧。成功减肥 十斤八斤,各有所获,只要认真去做必有所获。吃饭减量, 活动增量才几个月的工夫。赵太报忧,年后膝盖出了毛病,不宜再去远足或跳舞,已然在家静养多日,估计是软组织磨损。如何去治疗,先养养再说吧。二位的经验是轻易不要去做手术之类的创伤治疗。
' V1 C0 Y4 _0 ]& L& A* R小赵说起近年的看病经历体验极差。都是在本地的市医院,一次是肚子不好,做了胃镜、肠镜。管子插下去后,大夫说胃里有息肉需要微创手术切除,现在就可以切,2000元,没发票。小赵说我有医保啊,心说了干吗让你们几个打劫一道呢,无非是再插一次管子吗,忍了。隔日再去这家医院,这次是托了亲戚的关系找了主任来主刀,并明确走医保手续。主任看了再看,胃里没能找到那块息肉。插了两次管,但免了所谓的一刀,这微创手术谁说得清啊,几位这是合伙宰人呢。' v7 ^& h5 C( y- x
二次看眼科,倒睫。挂号之后,医生上来就开单子,CT 拍照各种仪器检查三百多块单据先开出来。这程序不对呀,怎么也该扒开我的眼皮看看呀。回身又去找自家的亲戚,又带上去找另外的主治大夫,这位翻开眼皮,拿上镊子,一拔了事,没有另外收费。这之后,再有倒睫的事就不麻烦大夫了。家里买来放大镜,镊子现成的,赵太亲自下手,手到病除。2 r1 t& R( z4 S. e/ k" h
赵的体会是,上岁数之后得掌握点医疗常识,不能完全听大夫的。争取不生病,少生病。病了之后得找大医院看,而且还得多看几家,轻易不要做手术,大病得听听不同医生的诊断。像我们这小地方没办法,只好找亲戚、找熟人,这样看在面子上不会去坑人。你们北京可能医德方面会好一些,专家也多。但愿吧。, S0 f/ d8 `; N3 T" d
还是先不看,养着,休息些日子再说。
! D7 y0 s& a- T& }
0 H; I5 u7 k/ t5 r& \9 W) T2 N! `
# W2 y: E9 S- x7 O) `: C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3 21:03:39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 r; E2 M" Y. F) A5 n* d. d' m

1 j# Z2 @1 v) i$ H8 a# u
# o* Q( P  |( b! @8 I7 v1 }. q
9【风筝】% R, S* U3 ]% ~7 w% P
昨天预报小雨,来了乌云,毛毛细雨,没能湿了地皮。今天滨海路上洒水车喷水,园林工拽着皮管子浇花。
6 v2 c- h' ~) C0 N) K不是周末又阴着天,海滩上游客少,水中游人少。入水游了几趟,风起浪涌,忽上忽下,浪头不大,歇下来在水面躺安稳了,时间稍长被水流推到沙岸上,起身出水。
  k' Q/ j, s/ Z, w5 q0 Z小胖来了,从西边径直过来,带着网具,没下网,脱衣往水里去,可能是嫌风有点大,起了浪。1 R0 ]7 e' a& X% G
沙滩上两位老者在放风筝,长方形的风筝,风正好,高高地飘起,稳稳当当。另一位放飞的是架小飞机,上下翻飞,操控的老人穿着件红色的小褂,手里拿着个牵引的线盘,有方向盘大小,紧着忙活,收线、放线,调整着方向。小飞机或扶摇直上,或一头俯冲,或在半空盘旋。北风忽大忽小,老者手头有准,几次救危难于瞬间,令那失势坠下的飞机掉头摆脱险境。
6 y7 t9 x1 d/ J; {+ g: o这飞机不像风筝那样,升到头顶基本上就稳住了,底下的人尽可优哉游哉。飞机速度快,一时不慎就变了方向,操控它颇有些难度。忽然觉出没听到发动机的噪音啊?去年这沙滩就有位老者放飞柴油发动机的航模,但不是无线操纵,一根线牵着,半空绕圈发出隆隆的呼啸声。这架机难道配备了消音器?可一点声响也没有,八成是架无动力的飞行器吧。过去问老者,果然无动力,全凭好风送上青云。想跟老者攀谈几句,老者手脚并用不得闲,看来不能分神,一不留神就可能发生坠机事件。看老者真够累的,一直仰着脑袋,反因还一定要快。这会儿幸亏阴天,要不仰着望天够多晃眼。8 [( ^) P9 [3 ?$ j
小飞机坠落草地。老人往回捯线,我跟过去看。见过这东西,去年我还给小孩子买过,北海公园小摊上,50块钱,城里的孩子都是扔着玩,有劲的将它高高抛起,能在半空打好几个转落地,发泡塑料材质,轻飘飘的,禁摔。这位老者颇有创意,只在机翼的两端拴上牵引线,就当风筝放了。我问老者能放多高?老者说“我这是一百多米的线,能放干净了。”我说这东西比风筝难放。“是,得有风,二三级就行。”今天能有四级风?“顶多三级。”您这飞机是自己做的还是买的?“网上有卖,20多块”那放线的盘子呢?“这贵了,一百多快。”您真会整啊!“玩呗。”1 f5 P: d+ R% S  ~  m
迎风摆上,老者将线盘好,留下二十多米,迅速摇起手中的线盘,小飞机忽的一下昂头升天。
, X: ?6 I6 S! G
: J3 c+ M# Q* D: l2 H% B, Z' G2 M1 S2 D- |4 q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4 19:35:45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 X- |) [6 H5 a7 h7 L. K
+ f* ~# ?: N8 M0 z
5 V" ^; o8 D& @; D8 F* u

9 v2 T* @4 n! x10【歧视】
* t0 ^2 t* m; g/ F6 S: C! `# E看着无声飞机在顶上翻飞,比那些个航模和无人机灵活多了,全在一线的牵动,指上毫厘,天上数十米升降变化。练眼睛、练反应,老人说颈椎没毛病,忘了问他是否颈椎出了毛病也可治愈。唯一的遗憾是降落时的把握不够圆满,两次中一次摔了机,另一次以滑沙的姿态安全着陆。
3 @' r) q: _' z; n! b3 b2 W# B老人家歇了,打包准备回家。过去聊上几句,对方说是哈尔滨的。我向他打听几位东北的老哥,前两年一直在这游泳的,这次没见。老人回答我说,他们不来了,往广东、云南去过冬了,这里歧视外地人了,房子不让买,房租也涨了,不走等什么……。
' C, _0 h. @7 u; h- l0 N海南近年新政不断,其中一条要减少经济发展对房地产业的依赖,说是要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加强房地产调控,限制岛外人买房。政策落地,商品房销售面积和金额连续下降,但单价上升、租金上升。
6 a* x. H% X5 j1 L% g前两天去了趟美丽沙恒大项目的售楼中心,受人之托去询问收房的技术问题。这地方热闹了好几年,动不动就搞次嘉年华活动吸引人气。这次去冷清了下来,迎面的大屏幕仍然翻滚着播出地产项目介绍,沙盘模型也在,就是没人看。销售代表没见着,收楼处两位人员在为客户办理手续,几个办公室内没有工作人员。只好回到门口,去询问前台值班人,可她说不大准,还是让我去问里面的收楼处。这时有位买楼的人过来咨询,在本地工作,户口岛外的。前台人员先就封了口,说这美丽沙项目属于限售区,没有海南户口的,须缴满五年“社保”才有购房资格。至于公寓楼的房型,从一居到四居室都有,均价两万二/平米。我还记得前年这里买楼的价格是一万四。
8 ?( B2 n% {1 m# f* ~  R受限又涨价,连不买房只来这猫冬的候鸟老人都受到影响,不少老人是来这租房过冬的,几百块钱一个月,屋子小点没关系,能晚上睡觉白天做饭就行,好天人都在公园或沙滩。岛外人的到来给本地添了人气,当然矛盾也有,谈不上歧视,跟京城土著与外省人的关系差不多。/ x7 h* j$ R4 C& @7 @% m+ S" A, z
网上摘海南流传的顺口溜:   / B6 c- o- ^5 a
美丽富饶海南岛,  
* {8 S% L+ h, Y- s4 x- l) H来了一群北方佬, & h4 P, G) ]4 T# @. ~: O2 O8 N
下了飞机脱棉袄,/ b: W0 j' U; H6 q* ]& x. h
胖的多,瘦的少,          ! q' B. i- v. D( G' l
老的多,小的少,   
: i' V; f' A: [" V: ?  T; j) H7 H女的多,男的少,      , L* q+ A3 W9 P0 n/ H4 O
冬天来,夏天跑,
) _6 N; c0 p$ \& R  u- d* I; q自称他们是候鸟。/ ^4 V( u6 x+ J& T9 Z. H4 q  `
这候鸟,非好鸟,
; T% |5 X4 F. X& l! H+ k% ^吆三喝四嗓门高,
& t7 t8 g6 u. `翻脸就要动拳脚,
$ o& U" g: K4 i' Y候鸟一到物价高,
& ~* j8 J: }+ L' j6 u- |4 M脱吧脱吧洗海澡,
/ L% \1 I9 j. P9 P轮椅的、拄棍的," s, M# ~8 f7 U; `& l) L2 \& r
上气不接下气的,
& H$ ^5 a( d: _) X0 f4 v  @有钱闲着没事的,7 I9 y+ y7 I% [. s! v5 p% t
迅速布满海南岛,
; |5 ~2 p- ?8 _: V. N: [* A9 c4 K将房地产价摧高,
$ a- x* e# _/ |& `当地人烦受不了!% [$ i/ T6 L5 A, J5 v* H
) H8 g& j" h% ^6 v; K5 R
% b; R+ y% t* [0 X, l. A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4 21:10:07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  N1 h8 [( @# @. n6 N
; o# j1 ^2 w9 k+ q
11【取证】
9 E) s7 T+ g0 H* A) k$ s) {2 g海南对岛内岛外的老人还是一视同仁的,都发给“海南省老年人优待证”。岛外老人领取条件为常住超过一年者,年龄65周岁以上。优惠五项:优先购票,车、船、飞机票,优先上车、上船、登机。其二,免费使用公共体育设施。其三免费参观博物馆纪念馆。其四半价参观公园景点。其五,半价乘坐公交车。% B  X5 \+ D/ x& v* D
对我来讲只有第五条有点意义。公交车还是要坐的,市区公交车都是一元车费,现在我乘车刷卡是0.85元。拿上这老人优待证还不能直接乘车,要到市里的公交总站去领取专门的乘车卡,还要预存若干金额,刷次卡,只节省0.35元,省点小钱。要到70岁之后,乘车才全免,印象中海南岛人预期寿命在全国排位中间,能享受到的也仅仅是一点儿优惠。  j9 e7 Y% ~3 i2 O
海岛的经济一直不是太好,房地产一花独秀,房子限售之后,不知哪里还能有大的进项。开源不行只能节流,老人福利估计在全国也是排在后面的。上述前四项优惠虚多实少,或在发达地区已实现免费。而公交免费一项则比北京老人晚享受10年。. ?; k# K0 i$ m
经济强才能福利高。经济不发展,没钱半不成事。经济欠发达主要还是人的事,人的思路和办事效率。2 d9 P5 B; V9 E9 m& |
今天我又领教到了此地基层公务部门的办事效率,就为领这个证,花了一个多小时,没人排队,一对一服务。优待证是去年一月就送办的,两周取证,到点去取,没办出来,说让再等等,那我就回京了吧,说好由他们保管,一年后来取。我这算是如约而至。找啊找,见她翻腾了好几处。还打了电话去问询他人,还是没有。办事人过来说,你这个证件时间太长找不到了,我们给你重办吧。你再拿张相片来。我说你们这不是开玩笑吗,上次你们就延期,我都到了北京,你们又通知我去取,答应下来第二年来取,证件在你们手里,你们再找找。柜台里的小伙子搭腔,没了就是没了,找不着了。找不着也得给找。我这声高了起来。; @4 l0 C3 i3 z% ^9 M5 i" m
过来个年龄稍长的人,说是这的负责人。又一通的掰持,我说我过两天还走,你让我办个证两年都拿不到,你们还干点什么不?你们这的工作秩序有问题……。
4 \% _- D1 e) ]3 c5 ~- x) O4 j4 p对面屋过来人了,“找到了,找到了,压在文件的最底下了。” 1 [7 ]1 B8 t3 r; d$ K

, A- w- ?4 H1 P0 j7 d) ], a
0 p* F3 K5 F. L$ `+ I6 c+ x2 q/ u. ]! x  a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5 20:32:58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 s( ]# ^+ X" G

! {! y4 A0 O6 @8 i( i$ R
$ j7 N& K+ o* o6 ^+ ~
* Q7 q$ r* z+ h2 d
12【老街】
2 |) ~7 k7 f+ N. e; e$ B" z逛骑楼老街。老城区的老房子,算是是最老的一拨,房龄有一百多年,当年下南洋华侨盖的一批楼房,二三层为多。百年沧桑老迈龙钟,弥足珍贵。再老些的房子,当属残留下的庙宇,至于普通的民居基本上都是短寿,早就拆掉建高楼了。所以骑楼老街不可多得成为当地名片,近些年修整打理,以广招徕天下客。# M& U6 Z& |" Q' ~" }
再一次走在老街的中山路步行街上,有点缩小版北京前门外大街的意思,一律百年老房子,当年的老店没几家,别看上面的老招牌还保留着,老商家、老东家不知所终。入住新的商家,工艺品文玩商店多,金店、银行,食品店,咖啡馆。那家台湾的点心店不见了。“老船长”咖啡店还在,记得开在二楼。
8 E3 o* p* L* S) L0 {! @: t, f% _往上去歇歇脚,旧地重游。咚咚地踏着木楼梯,二楼还是黑漆漆的模样,大概是用老船板制作的一批桌椅,朴实稳重。墙上挂着老照片,桌上立着些书籍画册,这是聚会聊天的地方。一个人没有,走到光亮处的南窗前,一丛三角梅开得正旺,凭窗落座歇脚。前年在此坐过,这回没见服务员过来招呼。小坐片刻起身,咖啡喝不喝不要紧。走到底楼问及为什么二楼不见人,服务员说,喝咖啡是在四楼,说着指着门口的招牌。原来是从二楼搬到了四楼顶上。2 {. h, Z' T5 @: @* d+ j
往前行是天后宫,供的妈祖。据说这处妈祖庙建于元代。沿海地区都供这尊神,历史上确有其人,生于北宋初年,好人常做好事,最后因救助他人于海难丢了性命,后人祭祀她,慢慢地成了出海人的保护神,出海要拜她,年节上香。跟关老爷有一比了。
/ G/ p# Z% F' k0 T. K2 @- a; w前些年来遗址在修缮中,这次才大门敞开着,正殿修饰一新,妈祖端庄,漂漂亮亮,香烟缭绕中。有穿制服人员,非僧非道,招待香客,香客拜倒时,他那里敲响了钟。转回到偏殿内,古老的柱石、碑刻、瓦楞,残破老古董还在这,只是已经搭不起一栋建筑了。
3 z. Y5 G" m( h2 p$ P骑楼老街开了有十年了,要说变化就是添了这家天后宫。在它边上的小巷子内,原来的那尊小号的妈祖像还在,好几位老人家在此上香叙事。3 {. [1 T# g: O& o& h0 V7 Q
' y, H* @& [8 f0 |
0 y* K. e3 H4 O& X1 A2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6 16:36:37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0190215_153828_1550231161052_resized.jpg
- J9 M$ F/ l3 G& G$ 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6 16:38:49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0190215_153436_1550231164152_resized.jpg 5 u% }  @! c" G0 T" O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6 17:43:51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4 H7 n' S7 `( {( {% e. B- E; A

# j4 \. g+ {% f( S0 ]9 q3 V13【经济还是不经济】
9 J/ h4 N; F5 P3 z中山路可吃可玩可买的不少,甜品、饮料、地方小吃,草把子上插的冰糖葫芦也有。海货店里人不少,初次来这里的游客总要买回些纪念品,珍珠项链、贝壳,小挂件。卖字的、作画的,现场作画真功夫,草编的小动物,绿植叶子几分钟变身活灵活现大蚂蚱。二楼的海岛历史文化展,值得一看,上次展馆新张时参观过一次,二进宫还是等下次吧。
7 n# [3 A# L% F! [# f出了这条步行街往南绕行,周边仍属于老街区域,车水马龙当街跑车。还是骑楼,走在廊下免去日晒,沿街两边都是商铺。过来逛老街,其中还有购物的目标。屋里的窗帘挂件需要更新,窗帘盒轨道上的塑料挂件这二年纷纷罢工,才十年出头这小挂件就寿终正寝,材料老化,开关窗帘时在与轨道接触部位折断,窗帘的十几个挂点多一半损坏,侧歪着挂不住了。在门口去寻,超市还是小店,没这路东西,想想这老街和老店也许有,或者是专门的窗帘商店。
' G& C% F' V/ V) p; f+ Z说来现在的货品质量堪忧,这类塑料制品普遍的使不住。家里的塑料脸盆,塑料花盆都是这个命运。按说我这里一年也拉不了几次帘子,况且又在屋内,没有日晒雨淋,也不过十年吗,跟可降解材料似的。想起我家,我老妈那里有个塑料脸盆,舶来品,五十年代末或六十年代初就来了我家,那时塑料还是个稀罕物,说来快六十年了,现在还天天用着,洗洗涮涮,结实,可以传代的物件。
$ q, E# ^6 i$ U% R# x人还在呢,物件损坏,麻烦来了。这边有一串窗帘专卖店,头两家都没有,十年前的窗帘架早就不卖了。第三家有了,也是没有窗帘架,但老旧的配件还有,五毛钱一个,来十个,不知道能不能装上去。商家说得把架子拆下来才行,买点回去试试吧。
) _. k+ f5 @1 t3 N: U& h3 M: e往回转。转去坐公交,在中山路的北侧。路过一处大院子,看过去,这里是“坟场”(见图)花花绿绿的共享单车堆在一起,叠罗汉,能有几百上千辆。去年,顶多是前年,共享单车才上了岛,才一年多的工夫就成了废铜烂铁,垃圾山。共享单车想得挺美,造的也够结实,但没有市民的高度自律,美好都转为垃圾。
6 }/ A! e% C1 J罪过!
/ C& x9 X/ c# O' j& j- n% y. w  S& O: {, o
' R! `2 {' T( P; j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6 17:46:45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0190215_161917_001_1550231170476_resized.jpg & }, f: W8 y% @9 J0 s9 G) 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7 21:23:45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8 g. W4 L3 }: Z% W8 ~. U
/ W  Q0 j7 K& q7 v6 H
14【海聊】3 D& T, s1 n- d& f3 H# Y* n
这个季节刮南风的时候不多,大块的云朵往大陆方向移动,太阳时隐时现,出来时金光万道,刺眼,厚厚的云层涌过来又遮天蔽日四下灰暗。海面落潮,退出沙岸的水线二十多米,还在告退,平缓的水流往西面荡去,推到沙岸的水波悄悄伏下,激荡不起浪花。
. M# Y2 j) a( D) y8 n, h平静的海湾,远处只一位游人。会会这位游人。
* G3 x2 V, G5 Q7 S8 c% F8 n游到跟前打招呼,头次见面,东北的口音。“哪的呀?”“佳木斯人,退休老头儿。”我们在龙江有过交集,有的聊了。我说是密山的。“兴凯湖,好地方……。”佳木斯,兵团司令部在那。“是啊,后来搬哈尔滨了,现在是总局了,我们那是分局。你七几年去的呀?”六十年代末。“够早的,那时我还在上小学呢。”上小学?那你是刚刚退休啊。“退好几年了,我是森工的,原来算是公务员,前些年改制,也不知道将来会怎么样,够三十年工龄可以办内退,就退了。”现在看,内退合适还是不合适呀?“还看不出来,上班的原来干什么还干什么,待遇差不多,去年才算完成,还看不出来。我现在是三亚,海口两地跑,孩子在三亚,老伴在海口,临时工,我就给买菜做饭,两边做饭。”我说退也就退了,要不你哪能来这海里泡着。
( h7 l% p9 ]7 \+ B1 A边游边聊,离岸越来越远。怎么会有点泡澡堂子的感觉,水是凉的,凉得刚好。/ D# I; ~$ m6 E
我说起,你这水性不错啊?“是啊,在这基本天天游,夏天回家也游。”回家去哪游啊?“松花江。”那水可够混的,尤其是哈尔滨江段。“现在好多了,这五六年治理了,沿江的排污口不让排了。比过去干净多了”不是在下游什么地方修坝,发电吗。“发不了多少电,主要是灌溉,江上水流儿都小了,跟大湖似的……。”# |3 n2 S/ U  {* ?. J/ K4 \
这老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顺水往前游,我这该见好就收了,往回游该费劲了。我发问,你这下水要游多长时间呀?“两三个小时,在三亚游,水暖和,下来就是三四个小时。”我说我体力不行,顶多半小时就差不多了,咱们回了吧。返身,顶着水头游,没气力说话了。
% z( o' B5 o# _5 j
/ e3 k& B9 [) o: |
" R4 j* t/ D4 ~; s' W9 i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7 21:32:57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0190217_102337_1550374977611_resized.jpg
2 p# v$ L2 T* J5 x# A/ d1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7 21:36:21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0190217_102234_1550374979611_resized.jpg
2 @' E# A1 g; w+ A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8 16:47:35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4 ^5 ^' ?' f( V! m
: P% h3 Z" }; U$ V' Q  E
15【海韵】6 n( w7 ~6 @  d0 w
往回游,我走了捷径,往南插过去,直抵岸边,不费那个劲了。佳木斯这位往东返,要的就是这个劲,这比松花江游着带劲儿。出水,我登上沙丘见着坡下老苗几位在晒太阳。这次来头次见着他,过去打个招呼。现在的记性不大好,海滩上经常下海的东北老几位,只混了个脸熟,姓什么却记不住,要是他们隔年不来,兴许就忘了,只老苗不忘,因为他是鸡西人,在龙江边地我们算是“一疙瘩”的。+ d0 b" E4 T5 a  I" R" p
老苗瘦了,捧着个塑料盒子在喝粥。这算是早饭还是中饭?“早起吃不下,拿这吃来了。”几位跟老苗说话,不常来的主,每周日只过来一趟,上班的人。几位说吃得太素了!啥也没有,白米粥。老苗摇摇头说没办法,大夫不让吃,自己也不想吃,好多指标都高,能吃的就是猪肉五花肉,蛋白质都不行,还不让喝酒,现在都遵医嘱了,就是白酒还得喝着,啤酒不喝……。
% S  b' A: e* H; h几位来得晚的起身下水。老苗也整理起身,身后还拖着个救生圈,拴在腰上。怎么用上这个了?“身板不行了,老吃不下饭去……”我问上班是坐办公室啊,你是不是老呆着不动?“我家单位做保洁”那不至于呀,天天都活动着。我又问起什么时候来这的?“十月份”开春回去吗?“不回了,今年不打算回了。”怎么,老伴过来了?“没了,早就没了,孩子在这呢……。”没跟老苗聊过家事,过去总说些捕鱼捉虾的事。赶紧游吧,人家都下去了。4 a& D* A( J( ~8 _
9 C; D2 [4 y9 c: m1 c% o
  o: S* `9 P3 e0 E
沙岸近旁一对新人在拍婚纱照。摄影师、拍照助理,有导,有演,白加黑,黑西服、白纱裙,背朝大海千姿百态。黄沙绿水蓝天青春美少年,少年的矜持,少女的喜悦,真人真景,有动有静,留住一段绚丽的人生。新婚之喜据说还有拍写真集的。这海边不是得天独厚吗,褪下黑加白,着泳装,浪里翻滚,鸳鸯戏水现成的外景地,不必另外花销,也不必挑选季节。9 Y6 n9 n' C& v" x! E$ j
西头,西头还有一对。
( w: f4 x: A; {; V7 `' K0 l& d5 k
' g  Z# n1 E" _& ?' W9 o' n
% }. g2 r; _1 W/ P1 b2 J1 b
老苗出水了,步履蹒跚。漂了没多一会儿呀。“身上没劲儿啊。晒会儿太阳吧。”老苗枕着救生圈闭上了眼睛。( y  x8 Z$ I" Z. J& n: U

: g& ~! t6 {+ F& b8 o4 l
. p3 @8 M0 X7 g$ a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8 20:45:31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 h4 i1 o: h1 J! F6 X- d# M. Q, B  [9 G) H9 s4 T) Z

0 v# J- f5 q, J- G/ ?# ?' \! ^8 k" }3 D/ f2 F9 i/ ^3 k

0 n/ c  w1 ]- l. }3 `& q16【上楼】
& F$ ]# L- W+ O9 K/ c. m0 J8 ]! e% J上午下海,傍晚上楼“小二楼”餐馆,新开张的,不到一年。上次来岛这小二楼是家台球馆,不玩了,改换门庭吃吃喝喝。它的楼顶小三楼是“马大胡子兰州面馆”,每年过来我至少登门一次来碗大面,现在歇业,歇了也不足一年,三楼黑着灯,不管是非物质文化遗产还是它曾自我标榜“非文化物质遗产”的牌子都不足以支撑多久。
/ v6 G1 e* X% r5 h( v( c$ w- X1 }9 ]二楼灯火通明,登楼往上。墙上广告语,这是家西北菜,西北菜面食为主。店里五成食客,坐下无人搭理。一会儿汉子过来了,粗壮像是西北汉子,满招呼,前台掌柜,给倒下了两碗菊花茶,旋即离开,够忙。看得出人手少,可这食客也不多。我从邻桌拿过来菜谱看,扒羊排、大盘鸡,各种的牛肉面,像是跟楼上的马家合二为一了。& h# q# `7 X5 V+ H
面就不吃了,家里的挂面吃不完,主食来盘酸菜合子尝尝。招手,招招手好几次,小二过来点菜。说合子可能等的时间稍长。多长时间?小二回到后厨问过后说得二十分钟。二十分钟不算啥,等得了。青菜来盘炒地瓜叶子……。还没说完,小二被汉子打发走。我这里接着点,硬菜来盘青椒肘子、醪糟。汉子东张西望,掌控全盘的样子。点完了,我瞅汉子三心二意,就说你重复一遍。汉子说合子、地瓜叶、肘子一共三样。四样,一碗醪糟。这汉子没带笔纸,没有掌上电脑,全仗他那大脑袋。% u0 l; ^2 @* C
人不多,菜上的慢。幸亏有手机陪伴。除了盒子现包费些工夫,没有慢工的活。二十多分钟,一盆醪糟上来,满满的一大盆,一人得喝下三小碗的量。喝着看,不行就剩下。味道不错,甜酸适口,太烫,慢慢喝。地瓜叶上来,蒜蓉的,绿绿的。火候欠点,口感稍硬,吃叶子不吃梗,吞吞吐吐麻烦点,自己的牙口不好,大厨没毛病。嚼累了,住嘴。等着下一道。接着喝醪糟,闲着干什么。
- n3 p# |% C5 r3 {: h& l8 T- D电话过来了,老刘的,问我干什么呢。我说等着上菜,不耽误吃,现在没得吃,你接着说……。说了一刻多钟,放下电话。盆里的醪糟见底了。五十分钟过去,硬菜上来。这盘大小合适,只是够油腻,好像已经八分饱了,挑着盘子里的青椒吃。汉子从身边走过,我问合子下锅了没有。“下锅了,下锅了,马上就好。”% _3 f! L! V4 [. Y
八分多饱,我等着合子。过了一个钟头了,我起身走到后厨的大玻璃前,没见着白案,见着刚才给我点过菜的小二。我说都三个二十分钟过去了,我那合子呢,你进去给我催催。小二转出来说,合子卖完了。我回身来到前台质问汉子,你刚才是怎么说的,不是马上就得吗。; V- {7 k$ b4 m! g" U7 C, Z
汉子一脸的尴尬,他们里边没有了也没跟我们外面说,你来碗面吧。
6 N! Q8 }3 a; \我自己回家下碗面,结账。
- X" q4 j  ?, V; J# n' i
' m0 ~+ Z0 u' `/ ^
; t/ E7 G6 @# \; v8 f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8 21:50:03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 }# D0 P& b9 S& @# B
( C2 y% L/ e5 `6 H" Z# [

& s7 S* J" l) o. G3 H% y$ T3 G' P7 q0 Y9 |5 q; \
: p( `4 z/ c. t
17【灯会】
# j7 r  C9 N1 c% L& F$ z( `' J海口市第十四届春季灯会一如既往在“万绿园”内举办。我是头次来,想了想,好像这辈子没看过灯会,冰灯不算。要看也是书上看的,恍惚有“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意境。这次是节后登岛,赶上了当地的灯会,没敢元宵节当日,提前到周末过来看。( P  y+ D1 q1 Q+ R( Q
万绿园是市区内最大的公园,占地一千多亩,傍海。晚间不往海边去,黑黢黢的没看头,往亮地方走 ,红红火火聚集着人,天刚黑下来,人不是太多。这个时段多家人团聚,大草坪上一摊摊坐着人,不少放风筝、吹泡泡的小朋友。天黑又黑不下来,璀璨的灯光笼罩着暗色。
, |% ~1 z( b2 e' v滨河大道成景观大道,在园内往南看,一溜水蓝,装饰灯点缀出一栋栋大楼的轮廓。为什么选择了水蓝色,这里不缺蓝,蓝就是本色,白天天蓝、海蓝,夜晚妆点得这样庄严肃穆 ,让我想起了早年蓝裤蓝褂,蓝蚂蚁的世界。花里胡哨多热闹。! c0 C, U6 l$ v5 I* n- a% I
目光转回园子内,沿着公园内的甬道两侧装饰了各色的花灯。说是花灯不如说是没有轱辘的花车,体量如公交车大小,大个的如双门车,小的也小不了太多,红黄基本色,红红火火在夜色里转了一大圈。看了看内容太过单调,像是宣传部门主抓的项目,满是颂扬,莺歌燕舞,不少报纸头条的东西。看这花车一个个的模样像是同一个承包商的作品,材质 色调大同小异,大而无当。不同的是花车的主人诉求不同,忘不了自己的主打产品。各大地产商悉数到位,吆喝自己的项目楼盘。央企占了半条街,建筑、交通、水电,赫赫成果。各区政府也有自己的展位,为人民办实事林林总总。本地那家生产椰汁的企业干脆立上个大美人代言,称自己喝了多少年这个品牌的饮料。多么无趣,硬广告和软广告,商家不失时机推展自己,辜负了市民是为何而来。
: ?) N- O% `4 E1 ^' v  k* |8 e5 ~元宵灯会传承了多少年,我还惦记着看看传统的三英战吕布或者白娘子孙悟空,看看转动的走马灯……。看来看去大失所望,倒是岔路口的上方那只胖猪神采奕奕,有点讨喜。2 t5 ?6 d4 j$ R% c
' F) b: {# j& W6 x& v/ F2 A

, T6 z  S' J; h' C9 p! c6 i1 H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8 21:57:31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 m8 f+ Z& W3 Q6 ]" G6 _+ d5 |8 J) F5 L2 f+ V6 W: ^$ g* D
7 Y  I" a& z7 R, s
20190216_194732_1550324199312_resized.jpg & B; b/ c- q3 e6 Q" K% w
1 `4 M% b* M6 Q8 S1 `3 z$ a/ w' R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8-21 19:07 , Processed in 0.151709 second(s), 18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