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楼主: wangpei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12 20:38:29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 q# E1 ~+ X( y- q1 d8 [8 C
! ^: u0 ]1 G5 |  S# V
2058【故事】
5 ~# a  ]; `7 z9 O* p3 A. T& z母亲节过去没有,外面过来的洋节,跟情人节似的,有一搭没一搭,说节又没假期,小众、民间。啥节都离不开商家,在里面搅合,这母亲节尽可以往正经的方向整,没有神呀仙呀,感谢母亲,把小辈的带到这个世界,无尽的操劳下长大成人,养育之恩怎么赞扬都不为过。7 j+ V# I3 ~0 E& L
网上见到个故事。似曾相识,想起来了,好像是隔代人给我讲的,故事老得我都忘记了,该是我听到过的最早的故事,要是不被提起,真就彻底忘掉了。
3 ^+ F1 r8 T4 x- A故事如下:很久以前,一对小夫妻领着孩子和母亲生活在一起,以后呢,慢慢地,母亲,孩子的奶奶越来越老,身体也越来越不行了。这对夫妻就商量要把母亲扔到山里去,这可能是当地的一个习俗。这天,他们把母亲放在筐里抬出了门,儿子问:爹呀娘呀,你们要去哪儿啊?两夫妻说:我们去山里。儿子说:我也想跟你们一起去。于是带着儿子挑着母亲,四口人一同进了山。到了深山里他们把母亲放下便带着儿子往回走,儿子边走边回头大声说:爹呀,把筐带上!不要把筐丢在这儿,爸爸问他为什么要带筐啊?儿子说:等你们老了,我好扔你们呀!夫妻俩一听这话惊呆了,赶紧回身把母亲又背回家中,以后对母亲也越来越好了。  z: r: a* r& G' ?/ ]
早年老人给讲这个故事,是要传达孝顺这层意思吗。让孩子听起来还是挺恐怖的,人要老、要死、要被抬到山里面,没吃没喝孤独死去,还可能有野兽呢。人还有这种死法,不是死在医院病床上。
/ l2 h" A1 `3 g  T3 T, U" P6 P作为故事,后来我一直没有再听到过。但隐隐约约地在哪里见到过作类似的民俗记载,像是来自于学者的考证和民间的流传。为一段过往历史上的真实,在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在某地、某时曾经发生过的。
7 h5 P8 s, }0 p. J4 j, r父母是孩子的榜样,你怎么对待自己的父母,将来孩子也会怎么对待你,孩子有样学样。这个故事忘干净了,在我这没能传代。我这辈人从小就没读三字经、弟子规……。还指望往后的传承吗。
, m  g9 S% G# `' [+ }: L0 H
  ^# G: V) h! G. {5 g

8 h. b+ j0 [" d- B0 l母亲节,有妈孝顺的人是幸福的。今天没见着老妈。
; \! z# Q& s, M5 S2 `5 ]2 _1 T5 d  n; q

! H% r& D# l6 F: D- V( @& j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12 22:32:28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 E( r8 G! w. O3 g7 l

& D5 m5 `" p) M9 X2059【浇水】2 X+ H" u" B1 L; Z" \9 [6 {& x
盘算着周日是否下乡去浇园子。天气预报为雷阵雨,谁知哪片云彩落雨,下多还是下小,而且还是阵雨。万一雨水落在南边、西边呢,说不准。还是要走一趟。
$ x( E0 e# k1 s- W$ k6 G3 U8 \/ g4 b一分耕耘一分收获,那是菜把式的投入产出。外行的人有三分耕耘一分收获就不错。不误农时是基本的,种田的“八字宪法”想全面掌握要下不小的工夫。怎么用肥、除虫都是技术。五一假期时见到的南邻的老周,他种下的主要是大蒜和小葱,说是种什么都长虫,苹果树、柿子树、向日葵全是虫子。不用药、不施化肥,想种好了可是不容易。+ p# Y3 Q' s( s( l
地里去年添了小半车农家肥,遍撒地中,可以顶几年。种地全靠水当家,旱了还是涝了还是能看出来的。主要还是春旱的威胁大些,不能及时补水,发芽率低,只要能出芽,每周过去一天,旱不到哪去。蔬菜中抗旱的品种不是太多,除了南瓜等不多的几种。8 a+ r+ k$ A+ ^$ p- A

  A% ?9 L. ~5 K

' B* `- n; p! C1 _一早先跑了趟机场,回程往西面兜一圈四十公里。行车半途落雨,时下时停,有的地段积了水洼,车驶过溅起一片水花。到了乡下雨也住了。雨水不多车身还没洗干净。- M$ J) L; |. E( R9 D* t
园子里雨过地皮湿,还得浇水,天气阴着,还要下的样子。趁着天好接茬补水。3 i8 C' ~' Z- S- S1 w4 X! Z5 m
埋下十天的白薯秧大部活了下来,不如刚覆土时秧子那么水灵,晒蔫风干,有半数长出新叶,立起身子,发出新叶的算是存活下来。* p# S5 E3 v9 h8 Z6 Z" r( O3 v* w
边上的一条垄上绿莹莹的。这是一个土豆切分出七棵胚芽种下,蓬蓬勃勃长了半尺多高。都是地下的块茎,采用不同的繁育方式,土豆好像没有种秧子的。白薯的块茎也会发芽,切片用胚芽种植是否也会有土豆的效果呢?这几窝子土豆看来会有收获。同样的待遇,土豆壮实许多,来年留它十几个大土豆,多种点。* c5 C8 [; a1 J! t9 K6 ]
苋菜密密麻麻长出一小片,快二十天了才出苗。香菜苗出来了,大葱没出来,花生也没出来,花生是前年的种子。, n# J7 k- k& h8 T
雨下起来了,躲进屋内,听雨点击打棚顶的砰砰声,时松时紧节奏,要是下得大点我就省事了。8 ^: M' D7 J( x0 M- H& x
午饭、午觉。醒来时地皮都干了。接茬浇水。
8 L7 m, l4 g" c: z* h6 S
5 ]+ t; Y4 M7 ]& U. o3 ?: O+ w- ^- t7 Z7 `) F' h, ^" F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13 18:24:34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0190513_093118_resized_2.jpg ' b7 J2 g# S9 H+ A; s* ~
20190513_093118_resized_2.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13 18:27:35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0190513_093104_resized_2.jpg
/ O5 C! A( b( |5 ?/ 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13 18:43:53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060【鸥】
; v4 U" h) [) o& R9 r走在小石桥南边的甬道上,见到一只黑尾鸥落在路旁的垃圾箱上,一老者两米开外处扬手丢过去吃食,鸥鸟仰脖接着,一下一下的。我凑近了看,小瓶子内倒出来的是面包虫,要不吃得这么香呢。老者换了个位置,在箱子上吃食不大雅观,拉开距离来到路对面的天鹅造像边,小塑料瓶敲打着鹅头,召唤着。鸥鸟振翅飞了过来,落在头顶上,看来是只喂熟了的鸟,一点不怕人。抛起小虫,那鸟一只只接住吞下。围上来游人,它成了抓拍的对象,带着安全员红箍的小伙跟了过来。喝住老者不要喂了。老者二话不说立马收手退去。小伙跟进说你跟我走,到办公室找我们领导谈去,听候处理。老者说行啊,我跟你去吧……。
$ F7 P9 d  X0 J二位没走多远,小伙自己掉头回来了,大概也觉得不大的事,就别找麻烦了,又能把老人家怎么样。小伙走过身旁时,我跟上一起走。我说起这只鸥鸟不是迁徙路过的野鸟吗?小伙说不是,是生态馆里饲养的,自己跑了出来。我说给它抓回去不就得了,拿张网子扣住。扣住,你试试,见着网子马上就飞走,别看离着这么近,你要是想抓它,门都没有。* M0 d3 S* F- f' @0 c# M
四下围着人,那鸟眯着眼睛静静地像是在等着施舍。这么近都抓不着它,知道眼下的人不会抓它,像是能看透人心,它真是有贼心眼子,我想起有的地方管这种鸟叫作贼鸥,海边常见,在游人头顶上飞来飞去,瞅个空子抢走人们手中的吃食,拿它没办法。可这里离大海够远,原来它是逃出来的。生态馆像是有两道门,里面的一道垂着一绺绺密实沉甸甸的铁链子,能拦住笨鸟,拦不住这贼鸥,夺门而出,重获自由。我想起去年在北面后湖里游泳时也见着过两只,立在小船上,大概就有这只。9 o2 n) Q; I1 v+ K; L6 c
看着安全员的红箍,我问起路西笼子里的东方白鹳怎么不见了,有一个月了,去年新进的那只,是不是又死了?小伙摇头。我说东方白鹳是濒危珍稀物种,怎么你们安全员生死大事都不知道。小伙说,那不归我管,你得去问他们饲养员去。
3 @1 L5 ^: A3 I" m. z6 d) D6 g, x& `/ f
4 @/ [+ s' |0 M9 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13 18:46:10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0190513_093148_resized_1.jpg $ d1 I+ z9 C$ p( a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15 11:56:32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 }* R& a. n6 R' L3 T5 x
- b# Q5 ?9 n4 b" ]$ k
2061【故宫】6 ]# E& c- p; c; l7 J1 ^1 \9 Z5 I8 S
亲戚来京就医小住,陪聊陪玩是必须的。往哪去,远的、近的,去趟故宫吧。
) T# n- K$ N) @故宫这些年越来越火,人多。众望所归,来京的人游览观光首选当是故宫。就那么大的地方,说它9999间房子也挡不住纷至沓来的人满为患。故宫也在开源、挖潜,开辟和优化线路、投入更多的展品,现在还开了夜场。
2 D$ B# J6 \8 b9 e, r2 n; Y& U0 Q到底有多少游客,现在每日的上限为8万人,接近这个数字时将采取限流措施。8万游客的规模大概就是人山人海的场面,游客一律对着前人的后脑壳。前不久的五一小长假大概就是如此吧。
4 K' I$ \7 K2 E0 d. x4 ~+ L2 g想到这,想起了网上订票,现场万一限流停止售票就白跑了。我这位亲友麻利,分分钟操作完成,稍嫌麻烦的是要网上输入身份证号码,一大长串。老人购买的普通票五折优惠30元。
: [7 l' V0 k( v. u! K网上查到减少步行的路线是从中山公园西门进入,横穿公园出东门到故宫的南门。次日上午出行前拨通叫车电话96106,客服人员告知10分钟会有司机应答,等了两个10分钟没人理。大概都不愿意往堵车的地方跑。只好出门坐公交换地铁,拾阶来到地面。还好,天安门东的安检队伍不长,比对面“国博”的队伍短。
1 ^6 e9 Y9 {8 n3 g8 L/ m. O1 u+ l天安门城楼金碧辉煌,城楼子下半截蒙住了大修,这是要迎接70年大庆。我跟亲戚说,大概没有机会我们再来张合影了,人凑不齐了。上一次在这里留影还是上学之前的事,10年大庆之前的事。; W. f2 i7 ~. L/ e
人流如注 万流归一,往金水桥上漫去。摇旗招呼队伍的、摆拍各种姿势的,队伍走走停停。
& O7 H2 q+ Z4 o8 h2 O端门前队伍已成长龙,门洞有多宽队伍就有多粗壮,阴暗的门洞中风都是热的,游客的热情爆棚。到哪里去领票?没见有人拿着票,也没见哪里有刷证取票的设施,跟着人群走。门洞内拢起的队伍又散漫开了。小旗飘飘,旅游团在归拢自己的队员,小红帽、小黄帽。老外们也在梳理自己的队伍,队伍中轮椅客不少。前面是午门。谁不知道“推出午门斩首”,午门之威严在乌泱乌泱的人流中荡然无存。$ Z3 a' m8 E; N# U3 k& n
又一道安检,没有门票,刷身份证进入。亲戚被拦了下来,原因查明,网上填报的身份证号码少了一位数字。
# i! c% z# \. t& Z/ q2 S6 [- ~
& J  V7 P6 u  k- W4 N; Q5 z
( q- Z* |5 G- _
1 u; n1 t& p0 j7 u

9 l, |' l2 Y* @- u/ f5 d2062【中轴线】9 }% t" p% i' g8 Z
红墙金顶,金顶象征皇权无限,红墙威严拱卫皇权,明清两代帝王家成为亿万人民休闲地,朗朗晴空下,浩浩荡荡滚滚人流往北平推。
* t9 z% [- _# k2 R- [* g* n- f巍巍中轴线 ,自南向北错落延伸,以太和殿最为壮观,动人心魄,历代先王的久远,芸芸众生的当下都汇集眼前和心中。
: B% q; O5 ?0 \. i* x人流涌动上到台阶,但只可远观近身不得。古建中的最高等级也拒游客最远,游人被拦在檐下石阶之外,离着门槛两三米,绳索拦着连门都触碰不到了。前面叠加着人群,一个个伸长的脖子,高举着双手,眼睛看不到的地方,让相机代劳。我立在几层人墙后面,踮着脚见着了殿堂内顶上黑乎乎的匾额,龙椅宝座的上半截,金銮宝殿之暗淡的残片。
8 @& y, _& x, B9 D7 v想看又不想挤进去。放弃了。随着大流往大殿后面转,中和殿、保和殿……皇帝的办公场所。交泰殿、乾清宫、坤宁宫……。 后三宫是皇帝和后妃们起居生活的地方。
* A9 a7 r, ~9 v8 h# c众声喧哗,导游们讲着段子。乾清宫前听了一段故事说的是康熙帝卧房中排着37张床都挂着幔子,这是为安全计,刺客进来一时半刻找不着人。真的假的?说的是正史野史。真想看个究竟。寝宫雕梁画栋大门紧闭。行刺皇上,除非是内讧,紫禁宫内森严壁垒几大殿周边花花草草连棵树都不能栽,怕起了火、藏了刺客,床笫间也要设防,高风险行当。明时嘉靖帝曾遭宫女谋害险些送了命,多少张床也没用。  
2 O4 B; a) W+ W# K9 O还好30℃的气温不感到多热,实在是行走得太慢。宫里在后半程的甬道旁设置了不少的座椅,体谅老弱身体不济。
3 x3 ^/ }9 O& \一路走下,眼瞅着就是尽头的御花园,突然觉得怪怪的,怎么连个登堂入室的机会都没有,参观博物馆会是这么个情况,有多少游客就是这么从南走到北,午门进来,神武门出去,看到了什么,一座座大房子。" ?) |' h  \' N* ^  U$ c+ V0 n0 f$ z
当然有导游、有电子的导游器、但游客当中有多大比例采用这些辅助工具,如果他们再缺乏相应的人文知识,这一趟走下来收获几何?不是游览线路中还有东线、西线吗。能有一成的人会走东、西线吗?就这么在导游的小旗指挥下,急火火的往前奔……
( \0 y) `0 m- `' K. |1 L我们终于有了登堂入室的机会,御花园的南墙外那一溜小平房,挂着故宫餐厅的牌子。这地方好,屋内取餐,红墙内凉棚下腰身伸展、腿脚放开。吃什么不重要,要看在哪吃。这要在过去就是御膳啊,宫女、太监也是御膳房用膳呀。贵吗,150元,三人吃个饱,我要的一碗牛肉面味道不错,还可以美美地歇一会儿,打个盹都没人催。桌子旁围了一圈花花草草,嗨,怎么还都是假的。饭罢查看手机,信号不行,连接不上。是人太多基站的功率不够。不是说故宫地面上都5G覆盖了吗?
- U. I4 Y4 ?6 W# d- \& B% v" S. u, \( c: j/ j5 ~- @
" r( I0 V/ R# [; W2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15 11:58:56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0190514_092328_resized.jpg
2 r$ z1 S1 G0 c4 }; a  w7 e+ B9 Q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15 12:01:12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0190514_094557_resized.jpg
1 X& w" J3 m. ^: o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15 12:05:38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0190514_100718_resized.jpg 5 E7 k0 }; L# y$ j: Y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15 12:09:45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0190514_112316_001_resized.jpg
0 q- L1 c; s1 U( y8 u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15 13:42:39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0190514_124542_resized.jpg
* ^  @5 E, \" F: @7 E! H  ^: n" y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15 13:44:25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3 l! K) \+ r! ]: }+ N4 q6 E
4 ^3 v* Z( D0 h
2063【西宫、东宫】+ D$ B- E/ O$ C% Q5 B) M. P& O- K# J* l2 N
御花园古木参天花花草草,宫内的花园,这要是站满了人就什么美景都谈不上了,没了心思去看。不看往哪去,再往北就该出神武门了。有点不甘心。
( |" E3 v8 [' o* A4 @不是还有东线、西线吗。指路牌上标着西六宫:永寿宫、翊坤宫、储秀宫、咸福宫、长春宫……。东宫还有西宫都是嫔妃的住处。得掉头往南走,逆行线路。终于迈进了宫殿的门内,翊坤宫。3 a5 p7 Q9 N/ o1 q0 i3 E& Y
比较中轴线上的建筑这边的建筑破旧了许多,宫邸正在修缮中,大门、影壁上的朱漆剥落,麻织物打底刷浆黑乎乎一片,泛着刺鼻的气味。这宫中展出些什么东西,此时我一点都没记住。又走了一处院落,院落的格局差不多,都是前后两进院,前院正殿5间,黄琉璃瓦歇山顶,这个院落开辟为“青铜器馆”皇室的收藏,都是小件,三千年前的东西,草草地看过走出来。问及管理人员被告知东线的东六宫展览多。% I0 W! G6 B) _0 L' m
往东面去,穿行中轴大殿。标牌上指向延禧宫,路人也指指点点说着延禧宫。 亲戚告知电视剧《延禧攻略》就是这个延禧宫。怪不得呢路人都说延禧宫。我说没看过,宫斗戏瞎编乱造不看,还一串串好几十集。
" l- o! _9 g( o8 u进去延禧宫门眼前一亮,三层小楼,分明是西洋楼的造型,顶上带着“瓜皮帽”建筑只剩了框架。一层在地面以下,四围沟壑,地面以上东西南北通透,像是火焚后的废墟,或是烂尾楼一座。古建区内怎么会出现栋小洋楼?) C6 B! t3 q( }
看楼前铭牌上的介绍:初建时,延禧宫与东六宫其它五宫格局相同,殿前有东西配殿各3间。后院正殿5间,亦有东西配殿各3间,均为黄琉璃瓦硬山顶。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的一场大火烧毁了延禧宫正殿、后殿及东西配殿等建筑共25间,就剩下宫门。到宣统元年(1909年),延禧宫原址上修建了一座西洋式建筑。铭牌上还有图片介绍,地河中清水荡漾,水晶宫一座,尚不知是这座建筑的设计效果图还是曾经的模样。到了1917年张勋复辟时,延禧宫北部被直系部队飞机投弹炸毁。真是多灾多难,头次听说故宫还挨过炸弹的轰炸。
2 o2 ~3 V' N3 c* n7 n, M电视里的延禧宫不是这样的,肯定是早年的延禧宫。9 _! [4 `- F8 W, P7 ~

+ y' A$ w/ \6 y1 B: {8 C
9 u  @- S7 T; p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15 21:25:35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8 u8 {; l. {: I; A! a3 d

0 h9 B2 b1 U+ F( i0 A2064【变身】
6 z- {2 ^0 a, z+ y% r" o2 [0 e去过几次故宫,肯定是不多,大概不超过五次。早年的一次是哪一年,跟谁去的都记不住了。只觉得好大好大,不停地走,记住的是钟表馆,好像就是一长溜的房子,里面各式各样的自鸣钟,洋人送的礼品,整点时有小人还是小鸟出来报时,好玩。再一次是在1968年底或次年的年初,在神武门上,是学校组织的参观活动,印象中是个冷天,队伍是从东华门进入,路过了彩色琉璃的“九龙壁”红墙内的地面坑坑洼洼衰草遍地,学生们排着长龙,排了很长的时间才登顶神武门,大殿之中环绕一周展出的泥塑“收租院”十几组专题,一二百人物,真人大小栩栩如生,声讨地主剥削,控诉万恶的旧社会。阶级斗争正酣,揪斗走资派为什么要捎带上四川大邑县的地主刘文彩,刘邓,新时代地主阶级的代理人吧。那次上完了阶级教育课,又是整齐的队伍出了神武门并没有逛故宫。最后的一次逛故宫在九十年代末吧,一个冬日的下午,在截止售票前进了午门。陪着位小辈的亲戚,走了趟穿堂门,从南往北匆匆而过。到处空空荡荡,驻足殿前的铭牌看看建筑的功能介绍。
: B$ f; w, f) A( Y% V7 s, `记忆中的几次造访,故宫是庄严肃穆落寞凄冷。转过来新世纪,故宫热闹起来。0 H3 i& b* P; D! X7 L- t5 K* s% d
人口大国,旅游大国,文化传统热,肥皂剧宫斗戏忽悠了太多的观众。高峰日一票难求。前些年宫里也颇不寂寞,商业展览、开台唱戏,增开夜场,五光十色不夜天。争取消费者,或是商业的运作。也有些不堪的场景,展品失窃,观众竞跑。
1 I3 ?/ _9 V0 P' @4 E7 |- B  Q+ b十几年后再次新的体验,最大的变化就是人多拥挤看不到多少东西,只要是随大流的。看来光知道个延禧攻略远远不够,得做好故宫攻略,自由行者入宫之前要设计好路线图,明确展览的内容和位置,精选个人感兴趣的项目,做好预习,有备而来,最好是在淡季出行。如此丰富的宝藏,多少人都失之交臂。我们这些土著,来着方便,下次再来。4 J) b' |! [  V  [) t# Q
夜景就算了。紫禁城墙头转半圈如何。走出神武门前蓦然抬头见着城头晃动的游客,宫里另辟蹊径分散客流上了城墙,现在可以登顶参观了。不远处是东北的角楼。) P$ ?* I+ b6 K$ y, B
3 f* u% r0 D+ [( w% h. m% S
* r' [+ d; r) B8 [: b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16 20: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5 ?7 e8 N) Q5 j2 U4 u7 \
2 T- B5 I) }; ^! }' o6 B
2065【旧影】/ u! \2 J, b' k8 O1 O, X2 ^
我最早留影在天安门广场在六十多年前,还是学龄前儿童。片子中一溜五个小童,我行大,立在最前面,旁边一个比一个小的矮下去。这张四寸放大的黑白老照片,建筑和人,干干净净,大概是广场上专业摄影师拍摄的。幸亏有这张照片,才知道有这么回事。脑袋里已然没有了这个场景,比如谁带着我们去的天安门,我的三姨当在场,照片上她家的三个闺女都在,一人不能带着五个孩子去广场,还有谁,我父母好多年不在京,会是我姥爷也跟着去了,他老人家那时六十多岁,很有可能。照相的细节问谁去,片子的当事人都没有记忆,我三姨九十多了她还能记住。
0 L6 R& f5 z) G- F, z. \" P7 x) Y
' G" l2 s( q) U" U6 m

5 s" N5 t) |; i! T, g! ?& \五位小童如今都成了老头老太,所幸还都在,可再想拍张合影几无可能。这些年三姨家的三个姑娘你来我往,那以后再无机会一同来京。我这次给三姨的大闺女俩口在天安门前拍了张片子。何止俩口,背景中全是人,城楼子还被遮蔽了一半。
# V1 S4 C1 T2 P: K7 U: Z: c0 h, n  G' y2 m/ ?
8 S2 X/ W8 p$ C% V; D
姨家在东北大连,早年,五十年代往后,闺女看爹妈,三两年总过来一次,说是挣的工资都铺铁轨了,捎带上孩子一块来,孩子不用打票,但一块来仨,当妈的够多能干。来后就给我姥姥干活,跪在地上用双手摁着块抹布擦地板,把地板的木纹都擦得亮亮的,她们东北过来的人光使笨力气,据说有日本的遗风,我姥姥擦地是用拖把的,站立着擦。对几个小闺女没啥印象,我一周从幼儿园回来一天,她们顶多住上十天半个月就回了。再后来都上了小学,姨再过来时就不带孩子了。
/ `: w/ q) u4 O, x) V+ i到了1967年末,好像是哪位出差把姨家的大闺女带过来了,来家里住了一段。正闹文革,失学在家。小学都毕业了,记忆力最好的时段。她挤在大板床上姥姥身边睡觉,白天还能帮着干点活,六七年街道上布置搞过一阵“红海洋”我家墙上“朵朵葵花向太阳”的创作出自她的一双巧手。) z4 t5 [$ L. P6 z8 G, ]/ R) \
大闺女跟我聊起那年在京的日子,说是住了几个月,去过动物园、天坛,还跟着采过桑叶。打听院子里的玩伴,小胖子、小路明、大宝还有马户。我说起后两位都不在了……。
. l, O3 B+ B' l1 R) e  T- F饭桌上我问起你还记得姥姥做的菜吗?大闺女说就记得姥姥做面食,做馒头、做发糕,搋面、揉面,没完没了,我看着都着急,姥姥说不使劲搋,工夫不到就不好吃,姥姥做的发糕,一屉一个,发得大大的,好吃。
/ U( W5 h) |6 u, d4 ~# k8 h, Y& w/ `) v9 c9 I
, N9 y0 N7 ?2 s5 }; A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17 21:25:54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066【故事会】# M, e" ~- O; a' S, X, O7 }. m6 ], U- Z2 e
周五国图讲座,北大李简老师的“元杂剧公案剧中的奇思巧构”。# W8 e) e, E9 x' k& [" v4 H
唐诗、宋词、元曲,其中元曲的知名度差点,其名人也大大少于诗人、词人。关汉卿往下我不过数得出三四位,能知道的故事大概也就五六出。广为人知的是《窦娥冤》还有《乌盆记》这类称之为元曲当中的公案戏。这类剧主要描写官吏审理诉讼、平冤决狱的故事。成为剧作的一个类型,后人发扬光大,包公案、施公案……各种的案,延绵不断,近些年的狄公案电视剧拍了一集又一集,还有加入现今杂耍的广播剧狄公案播了一年又一年。
" S+ I, x) K( E现在想看这些个公案戏都有,从文本到电视剧,可惜已经过了景,该是少年时看书听故事的时候错过了。像《窦娥冤》是个特例,哭天抢地,痛骂封建社会的罪恶。而《乌盆记》鬼呀、神呀,后来作为封建迷信的糟粕不得上演。这一类公案戏都少不了装神弄鬼,文本就是这么编的,过去的人信这个,现在不是还有人信吗。科学昌明,容得神鬼来调剂人们的生活,其实也无大碍,老故事、老戏当中惩恶扬善的内容也不少。# H8 C+ }, p8 n; k* x' S
李老师讲故事,关汉卿的《蝴蝶梦》、孟汉卿的《魔合罗》、无名氏的《盆儿鬼》,《绯衣梦》《鲁斋郎》等。  ^% y: a) r' W8 v+ y& f$ m" g- r
奇思巧构没记住,故事听了一段段,故事梗概。其中一段无名氏的《浮沤记》。说的是河南府王文用到南昌做生意,利增百倍,购得朱砂10数颗,藏之箱笼,挑担回家。路遇贼人白正,旅途陌生人,两人喝酒吃肉,王口无遮拦,白探知王家中情况,又见财起意。王觉察出白用心叵测,趁其酒醉逃走。夜宿黑石头店,白又赶来,亦宿此店。且逃且追,至东岳太尉庙,白终于手起刀落斩获人头,接下来到家霸占了王妻,财色双收……
' m6 Z5 s5 W. t, ?故事的结局恶有恶报。可这王文用也是祸从口出,惹祸上身。这是早年的“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 T1 R. }! ^& W
我想起昨日的一幕,电梯上见着邻居的孩子,一对一,孩子走单了。我问:一年级了?“二年级。”哪个学校的?小童不做声。哪个学校的?我再问。孩子犹豫着,不开口。这孩子嘴可真够严的,家长教的吧。1 Z0 W6 |# j3 D' B: ]
3 E* K8 I7 c, s% s, {, e9 i3 ?

5 Y! U0 u$ G( {0 B. N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17 21:29:25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0190517_140213_resized.jpg 9 t* o' H# K* 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18 10:47:32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 `' j: I( @' W

/ ~7 P# }1 c% q- t2067【大上海】8 D( d* F% f* [3 L2 L# ^
本土的大城市论人口规模首推上海。我们少年时就知道,说到外省的大城市先想到的就是上海,玩三角烟盒,绿装的上海烟标为上品。上海有高楼大厦林立的外滩、热闹的南京路,南京路上有拒腐蚀永不沾的好八连……。大的钢厂、纺织厂,受市民欢迎的轻工产品,上海产的信誉上佳,出差从上海回来的家长们免不了要受人之托买这买那,我的头一双回力球鞋托隔壁邻居阿姨捎回来的。现在想起来,我住的那个老院子里,属上海人家多,好几家子叽里呱啦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话语,自家人说话。早年沪上金融业发达,后来金融中心北上,新老知识分子举家进京的不少。
& d  R# `. I4 E7 v7 u% V人生地不熟。大上海在想象中,想去也去不了,后来院子里的姑娘小伙好多都去了北地。在北地遇上了从上海过来的同龄人,比我们走得更远,他们穿的棉服比我们的绿,大衣也比我们的厚,裤腿可是细多了,衬衫也换得勤,生活得精致。南人、北人,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啊。3 H1 i" h' \, Q
摸爬滚打几年下来,岁月给人平添了许许多多,黑土地上的磨砺改造再生,有失有得。对上海人不再陌生,谈吐间沪上方言听出个八九成。同龄人,其实更多的是同样性情,一样的爱恨情仇。 大上海依然遥远,虽然不曾到过,但已然不觉陌生。
9 w- E7 o. z" I9 \
& R4 g) K& `6 h: O

0 q# Y2 v) L0 G3 V% J大上海有多大。土地面积没有概念,六七十年代的人口规模好像大过北京。今天的人口数字很容易查到,去年的统计数字,上海为2400万人口,中国排名第1。 北京2100万排名第3。
7 `* x/ _$ q7 O. O0 p4 h2 u1 {" E7 r+ p  ?4 J: h/ @, m

2 p) k7 |  a2 [! f' \1 T$ o我最早一次去上海是八十年代中期。住在城边上的“爱建大厦”属于当时新的小区。那次去了南京路、外滩,晚上去的,霓虹灯闪亮,人群熙熙攘攘。还去了趟普陀区的中山北路1595弄,老同事的家。那时边地的知青都已返城再就业,只是不知去向,连电话号码都没有。只知道早年的通信地址。一个下午我倒换公交车,下车又走了很长的路,离着这个号码越来越近。房子在,下一个牌号的房子已经拆除。问了门口的皮匠,他指路让我到对面的工厂去找。工厂也找到了,说是人不在,出去跑业务了。多少年后见面跟老同事提起这档子事,他说人已经去江阴多年。那房子是他家的,人大概是搞错了。
) q6 g0 L! T2 U' g; Q7 P6 V* L( S% |2 G! j8 I
2 L; g0 |) M% f7 j5 \0 ^

9 C9 w: J# Z, I
$ |2 u. x) ~4 \8 }) w6 e
2068【一而再】
* x& a+ M3 U+ {( E0 A2 E后来连续来过许多次上海,因公因私。陆续见到了连队的同事,有一次在光明家的桃浦新村见着了两桌人,那次老徐还在,正干得春风得意,好像之后没几年,他人没了。9 w" B: @6 o+ I
大上海的股票交易所开了,老交易所和后来在浦东的新交易所都去看过。黄浦江上还建起几座新桥,老记不住它们的名字,还有地下隧道,往浦东往开发区去。城市太大,往哪好像都堵车,堵得心焦。商业区人多可以不去,但办事行车呢。7 {; z5 F9 V2 Q
有一年住在复旦大学校园,清净了好些天。这天在学校的大操场上漫步,空空荡荡,突然闻到一股熟悉的清香味,低头观看脚下大片的绿植,与在连队时2号场院边上的那片绿植为同宗同种,两三寸高,浑身碧绿,长着个结实的小脑袋,如蓝莓果大小,脚蹚过去小脑袋卜楞卜楞作响敲打着鞋帮,在连队时下工路过经常在这片地上蹚来蹚去,蹭去鞋上的湿泥,脚下的青草发出苹果味的清香。是这股味道,味道的记忆令我低头辨识,又忆起边地的日子,边地的味道。
- \, ]5 h' C, t. o# t" S* N* w- w上海是高楼大厦,过去现在都是。早年人在平房院住的时候,想往高楼大厦,想往数十年后都实现了。人们又不待见它了。大概跟北京四合院的的命运差不多,低矮的里弄、石库门街区大概也剩不多了,过往已不可追。谁还愿意往大城市去呀,度假休闲都往海滨、山头、绿野的农家。! E& S& F. C0 G, n/ G+ [+ B
1 J3 @) y- M  W# Q, A
. h5 S3 o. k( U8 K; W" N% U
快有10年没到上海了。# a+ y, s1 Z5 M  _
上海去看什么,淘金、掏宝行,年轻人创业干事行。老人家没有这个能力和兴致。再次安排了上海之行,知青的聚会,为期三天,东道主满招待,管吃、管住陪着玩。2 J1 C% r! e5 f* W' b7 E
想想组织者不易,参加者也不易。多少人沪上相聚,得有小二百人。北京、天津、东北的,光是北京的就八十多位,把老者们聚在一起不容易。七十古稀,半数人近古稀之年。往八十迈进的人不在少数。
# k; M: C2 Y3 T& Z" r* I连队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前前后后的知青约五百多人,那是十年的概念,进进出出,你来我往。有些人根本就没见过面,但都是曾经望远分场/25连/25队 的一名成员,相识50年、40年,分别40年、50 年兴凯湖畔,再相会黄浦江畔。$ E4 ^0 A; f6 O) {# I% \
微信上有了信息“出发了,我们在机场。”性急的已然奔走在旅途上了。
' N; {' U0 X. Q% d8 n
8 n. o" ]3 J) B) h3 V, r6 z" W' A, W5 {. w3 R( [2 R# N' ~3 T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19 20:41:28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 |, f/ U* n! @' ?, @8 i& F- H

3 M* P- g9 n: @1 L+ b
3 A% y! h9 h$ d" m) G6 d7 O! S2 Q

. K0 h' _  E4 x) h2 n# F5 b2069【承诺】
/ f6 Q( |# x8 i3 ?- J2 {9 \五年前的夏日,北师大的礼堂内连队知青下乡四十五周年纪念集会。上海方面代表在会上作出承诺,五十周年纪念我们上海承办。5 |1 h: d; U) @5 u; y8 P
我们还不老,那时的各位比今天年轻五岁。五十周年并不遥远。回望六十多年过往,眼前的五年不算什么。那之后一次次的聚会,不时地有人提起上海,上海上海的话语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密集。相约上海,上海见,期待上海……来往的话语中、文字中相约有了确定的时间和地点。
% j5 S3 H+ K% L( p9 O, K% T# e转过己亥新年。上海方面紧锣密鼓,组织成型,落实人头,财务组、接待组、会务组、文艺组、编委会进入倒计时运作。年初“组委会”的通知下发,确定纪念活动安排日程,活动报名开始。开春的聚会上集体报名,录入个人信息并签署下“责任书”。去不去呀,机会难得了,你知我知。终于到了买票的时候,提前一个月办票,车站买票、网上订票,买卧铺票车上睡一宿,打牌;买高铁票,一天好几趟呢,早起中午就到,一块走呀……呼朋唤友网上一派热闹。有点像少年时春游的前夕,按捺不住的兴奋。. w0 B9 d) ]* D& p1 J& _
倏忽五年过去,日子是越过越快。夕阳尚红,腿脚也好,五年的行走、奔波,继续丰富自我的人生。忙叨、辛劳,为家人,老的小的,忙叨也是情愿,活着的价值,为自己为他人 。家中没有老小操劳的,自己过得更潇洒了,无事一身轻。无事也可以忙,游山逛水,打牌推麻,健身娱乐,该是老头老婆乐的人生阶段,缺了哪一个阶段的乐趣都是人生的遗憾。不想遗憾的及时行乐,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 E! T" P4 K( t9 t( o
五年后上海见,一个都不能少啊,不见不散,君子一言。你承诺了吗?五十周年上海见。时光荏苒,残酷的时光,五年过往中又走了多少人,人生随遇而安,要走谁也拦不住,艰难度日也好,戛然而止也好。光是同学中老范、老张、老赵……一去不回头了。- v9 T" V3 A9 v% O% ^
5 w2 s4 R) b3 x: k5 }/ [8 _

3 C& y: ?$ X7 H( Z8 t# o7 K5 X7 C五十周年,自娱自乐,我们最后的精彩,再一次的回望过往的身影,集体追忆青春的年华。七十古稀,多数已近古稀之年。自我珍重吧,也借助我们的二十五连群体,你、我、他,永远的陪伴。9 r' Q$ I# H; z+ _1 R! K' v/ d
. a4 S) ?' |4 x

0 ]0 u, d* e- p9 A1 N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21 19:24:35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6 }6 j' m  |3 a, y
) ?( ^5 V0 ?0 s) O7 K2070【5.20】
3 S' E# @% c9 l1 j* O8 {聚会的日子在5月20日后的数日,选定这个时段是因为一批知青50年前自上海出发奔赴北大荒。3 C- b) [6 i) p8 \* j' n. h. u
50年前那个日子刻骨铭心,或慷慨激昂或撕心裂肺,上海离边疆有多远,中间隔着千条水万重山……几天几夜的辛劳和煎熬。& ^* ^0 C8 D3 N8 `  o& b9 _- M' a
高铁 时代了。京沪四个半小时城际圈。可城内的这段,两边加起来,也差不多四个半小时。城里的交通没谱,不得不打出富裕时间,早早出门。结果提前一个多小时就坐在了候车室。老几位都在了。
& _. E' l" o) ~" }+ Q. B9点发车,时速350公里。一站济南,济南的麦子秀穗了。二站南京,麦子黄了,油菜籽开镰收割,秧苗插下,蓝天绿水 。停车2分钟,瘾君子们抓住时机站台喷云吐雾,多抽一口是一口。没见着滚滚的长江,睡过去 了。睁眼已进上海虹桥站。
+ j5 q, V0 D5 I8 y
7 K! h& {. u' y' F& S! b

8 A( p4 u' |, t/ p$ b1 f站台上候着我们的好几位,似曾相识,怕叫错了名字。还是把老季叫成了小叶。老季说我们2013年在哈尔滨见过的。那次他们七八位,哪能记得那么多。老张我也没能认出来,直到有人叫出他的名字。当年张老板多魁梧,脸是圆的,现在是个小瘦脸,人也缩了两圈。看到了他我想起他家的小涨,黯然神伤。看过去上海的弟兄们发福的少,后来见着好多位都是身轻气爽,再看看京津过来的老几位吧。& j: D  x6 d6 C* o
大堂办理入住手续,拎包入住,一包会议材料,一包水果,好几张卡,门卡、饭卡 ,交通卡接站时就发到手,食宿行安排妥帖。
. R& b& A& _. D' H8 G6 m% g晚饭前酒店门前都露面了,约莫半数说不上名字,看着眼生。京外的不说,好多年没见。北京过来的好几位也叫不出名来,近些年见过的,记不住了。说起在哪聚餐来着,像是有这么回事。意外 惊喜 疑惑,就是想 不起来了……
* L" x& U5 Z% A- y1 @$ x晚饭后眼见几位拖着箱子进门,哈尔滨过来的,一位都没认出来。怎么会呢。突然间想起了小宋,供应站的小宋,认出来了,多数人模样身型都变了,小宋变量最小。哈尔滨我后来去的次数不少,但跟这几位都不曾见面,名字念叨过,人老没见,到老了才见。7 t* X7 R3 z. d2 `! k+ N5 V- o
会务组的辛苦,天傍黑他们还没吃上,忙里忙外。
3 e. F4 H+ P. r9 C50年后 5.20。还记得有个5.20声明吗。东风吹战鼓擂世界上到底谁怕谁,不是人民怕美帝而是……。这段日子中美摩擦日甚,到底谁怕谁呀。不管它,乐我们自己的。! B$ Q% n, [7 h. R  A1 a9 `

; l- M: F: a8 G+ ^: p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21 20:27: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东风吹,战鼓擂,世界上到底谁怕谁;不是人民怕美帝,而是美帝怕人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24 08: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0190521_114906_resized_1.jpg
1 k" i; S& T) v! i7 f4 E- L; 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24 08:19:07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074【老屋】
纪念大会280人,热闹、高兴,散了,没有不散的宴席。往哪里去观光,有头一次过来的,那就去外滩,隔江新旧天地华洋杂处一览无遗。向往小镇风光的,周庄、乌镇或者同里都有直达车,再走远些江浙一带可看的更多。有沪上的好友带领着,放心。
我说还是就近看看当地的老房子,石库门建筑。一大会址看到过,类似的老百姓的住处呢,乌鸦与麻雀,七十二家房客老街区还能见到吗?光明说,拆的差不多了,还是能找到的。老钟说上海新天地那有一片,黄浦区。这门口有218路直达。
坐公交逛街景,自城市西南的闵行往市中区去,路途不近。8点半的路况比北京拥堵状况略好,公交车的密度小些,两块钱一次刷卡全程有效,车厢也略小,车座窄,与南人比北人身型略小有关。乘客间互有礼让之行为发生。车身晃动不稳,有七十多老妪给我们拄棍的老刘让座。
车程耗费一个半小时,二十米多站,车速不快,高架桥下行驶,路口红灯太多。终点站下车步行,往新天地方向。老街,新楼拔地而起,城市越长越高,沿街站立被剃头截肢的老梧桐,两三层的老楼不多见了。见处老的街区,几位逛了进去,略有古意二层小楼。我问街边的老者楼龄多少。告我四十年代末的,兵荒马乱时建的,质量不好,外表看着好那是粉刷过,已被列入危房改造了。我没往街里走,才70岁,算不得老房子。那人说,往前走,右手拐,龙门村是老房子。
龙门村,尚文路上,建于上世纪二十年代。因原址有龙门书院得名。占地1.5公顷,有楼房20幢,这是当地的老建筑,两层或三层,斜坡的瓦顶上开有天窗,门前小小的天井。这种房子要是一个门内就一家住户还是挺舒服的,类似北京四合院中的独门独院,而且是往上延伸,比四合院的空间经济。楼间距稍窄,但高度有限,无影响光照之虞。
转到街区深处有,处雅致的“仁庐”天井中郁郁葱葱,这栋三层楼房的东侧辟为小型展馆。天井内一尊婉转的人形写意石像,登堂入室石雕作品,近世福建某人送展的作品。登木梯上二楼,每层三个小展室,一间放置三只巨大的兔头,大如河马的头颅,隔壁房间一副小品一拃多高,四个小人,像是和尚说禅。看了展品,也捎带见识了这老房子的内部结构。
二楼望出去红瓦顶上绿植飘摇,半空中长竿短棒上披挂被褥衣衫,一派人间烟火。走在街道上四处干干净净,路人寥寥。有几组雕塑,有历史街区保护建筑的铭牌,这里不会有被拆迁的厄运。
2075【老店】
看看老街巷。曾经的城市各有各的特点,不像现在千城一面,除了大楼还是大楼。老街巷越拆越少,成了古董,古董才招人看。
看过老房子去吃本帮菜老店“德兴馆”,有多老,清光绪年间的,祖爷爷的祖爷爷辈的店,那块黑底金字的匾够老,建筑古香古色,近代做旧的。
店面不大,楼上楼下座无虚席,单间头天订的,有了一处安静说话的地方。老吴、光明作东,点了菜谱头两页的看家菜。六凉六热。热菜响油鳝糊、炸河虾、鲥鱼,草圈,这是什么东西?绿绿的垫底,上面一圈圈的,与北方菜九曲大肠有一比,作法两样,不带淀粉勾芡的。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鲥鱼鲜嫩,炸虾脆软。来到上海没见到海,也没见到江,更不要说江畔朝阳。吃到长江里的鱼,浦江内的虾算是补偿了。
说说老事,几位还都是一排的,老人老事,想当年……。你老吴哪一年去小湖冻网捕鱼,我们怎么都不知道,也没去。老吴比比划划,细说当年捕鱼的细节。“湖里的水热气腾腾的”
说到回忆录中老吴在大湖畔的浪漫,你什么时候漫步到龙王庙的,够有多老远,往返还不百十里?“那你得看跟谁一块儿走了,往龙王庙方向还有条小路,没那么远……
多远算远,有情人未必成眷属。那后来呢?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青春往事友谊情愫记录白纸黑字,读出来了吗?
没喝多,还不到人均一瓶啤酒的量。回程,两位带路人带着往人民广场去乘1号地铁线。谁想到四五百米的距离迟迟走不到,眼瞅着浦东的东方明珠塔越来越清晰,二位头脑才清醒过来,老吴手机上启动导航功能,才明白是方向搞反了,越走越远。都是什么脑子!瞎耽误工夫。老吴继续网上搜索,明确指示:掉头回转。
太阳当头明晃晃,连个身影都看不到,汗水淌下来。身旁雕花的大理石廊柱,巴洛克式的窗栏,一股股冷风吹出,望进去,黑洞洞的大堂已经撤空,一片死寂,转到门前,铭牌上标注为“优秀历史建筑”,建于二十世纪初年,英资“永年人寿”,似曾相识的商号,抗战初年退出上海滩,建筑被谁接收下来,又败在谁手中。
晚间的餐桌上,老张风尘仆仆加入进来,刚从松江返回,去看了“广富林文化遗址”。手机中翻检出照片,这里才是老祖宗的栖息地,新石器时期的历史遗存。
# p/ u2 W" ]9 [2 ~" P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24 08: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0190522_101212_resized.jpg ! o2 a9 Y- J5 v; 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24 08:22:54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0190522_103957_resized.jpg
! N, K3 |% d, D, ^9 Q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24 08:28:17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0190522_102312_resized.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25 16:56:19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077【双城记】
沪上三天。走的地方不多,住在闵行,城市的西南,有人说相对方位类似北京的新发地。老早就知道闵行这个地名,好像六十年代就是新的工业区,那时候还知道闸北、黄浦,跟某些个历史事件相关。
酒店立在街边,窗前高架路,绿植被挤在水泥钢筋建筑的夹缝中。往市中心看了老房子龙门村,吃了老字号馆子,迷失的路上穿行南京路,南京路属于夜游的地段,白日里看不出繁华,店内看进去都是冷冷清清。问问沪人,有些什么特产外面旅游者愿意买的。不知道,想不出。橱窗内见着回力鞋的广告,我们这代人还知道,但街面上没见着过老款。穿双球鞋谁还在意,现世还有时髦的鞋吗。只有贵贱之分。
公交车。地铁还算方便,出行本地人首推地铁,推荐或带领着各位四处游览,地面交通辅助,尤其是远距离的。从虹桥火车站倒了四趟车到闵行的酒店,一个半小时,这还是有人带着。地面交通车速不快,可能也是我们住的远,到黄浦区二十多站,红绿灯太多,公交车上不了高架路。上班时段,车内不算太挤,当地不实行老人免费乘车的制度,车补直接发给老人,根据年龄每月一百、二百,高龄的合适,鼓励长寿。据说由此可以抑制到老人乘车的欲望,省两元可以买捆鸡毛菜,短途的多走走,锻炼了。出租车,类似北京的嘀嘀打车,比北京的方便。酒店的前台就担当此项功能,提前五到十分钟告知就成。不像在北京经常得不到回复。
汉庭酒店的服务快捷。前台只一人值守,入住、退房、代订车辆、咨询出行路线一人全招呼了。餐厅也不过三人,提供早餐,效率颇高。晚饭前见着楼层清洁员推着车子进了电梯,问及一个人负责几层?回答我晚间只一人当班,这里六层的客房。晚餐过后,已然是三个小时之后,我上了电梯,升到三层又见着那位清洁员在外候着等待转换楼层。
晚饭从六点吃到餐馆打烊,过了九点服务员催着食客离店,八点半就开始收摊,收银台关帐。灯一盏盏地黑掉。这几日多在酒店前面的“大食堂”用正餐,也是家大众餐馆,老派,方桌,长板凳,餐食花样繁多,端上餐盘自选,荤素菜好几十种,味道不错,好吃不贵。这最后的晚餐吃的时间最长,餐卡里的钱吃光花净才不辜负东道主的招待。
) {6 i8 h% g; C7 [  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25 22:59:12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 ~2 f" V" t/ r( M! z0 l& H; w

6 Z3 f* R; L* _3 l

- e9 M+ C* u! f# c+ e, y" y9 I" e* s! S3 C

$ v7 k2 _& m9 b9 C. z/ I- ]
2078【官茅房】
沪上小住几天,感觉各项服务设施不错。最难搞的大城市的交通,也依托高架桥,搞了好几个“环”来解决,往虹桥车站小车可以行驶外环高架路,上午高峰时段上路,四十分钟到了,比来时倒来倒去乘公交节省一多半的时间。
本周上海市有关当局发布办法:将于今年7月1日起,上海市的旅游住宿业将不主动提供“六小件”包括牙刷、梳子、浴擦、剃须刀、指甲锉、鞋擦等一次性日用品。违者商家将被处于5千元以下的罚款。目的在于减少一次性日用品的使用,倡导绿色消费,推广使用可循环利用物品。不主动提供,但酒店可以备着,住店的客人可以索要。大城市中上海率先实行,切实能够减少浪费,实现垃圾减量。绿色消费喊了多少年,人均产生的垃圾越来越多,当代人太过挥霍。要有切实的措施来落实,从酒店着手落实容易实现。不知北京的酒店何时跟进。
有此一说:城市的管理水平看看街头的公共厕所就可以了。
六年前曾兴凯湖一游,小城镇建设像模像样,当地人都归堆住进楼,文化设施、体育场馆、中小学,建的比北京不差,还有条自诩“长安街”的景观大道。可长途汽车站边上的公厕惨不忍睹,比四十年前还不堪。想必现在已经改建了。
沪上的公共厕所参观了一间。路过蓬莱路口时,见着间公厕,绿树掩映看着舒服,往里走,观光的成分大于使用价值。室内清新、干净,缺点是马桶蹲坑少了点,有四位内急者排队。让人眼前一亮的是,上海市民的如厕排队方式已经与欧美发达国家接轨了。我们北京的如厕者是各自等在门前,如果是四个厕位,可能就四个队。人家这里是排在厕所的外间拢共就一个队,里面任何一个门打开,排头一个总是先进去,先到先得,这多公平,也不必人人都堵在门前拥挤,万一赶上那位在里面的不利落,你早来的有可能迟迟不能如愿,急死你。行为的改变,难。不知何时北京才能实现?
北京的老刘说他们家附近的官茅房正在升级改造,连空调都装上了。这又有点太过了,环保不考虑了。

4 ^2 _7 g5 g9 r/ G! \' K& F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25 23:02:40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0190522_104512_resized.jpg
; J) A) P0 M5 g9 V4 M" Z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26 17:31:59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 p/ k$ c8 @3 E- U$ x, B
/ I5 e6 n' h  r
2 u. l9 t1 }2 V# P

* E# {# U0 x! q8 _" P
5 Z6 z" o" P5 c) O+ s5 |
+ j: `+ l1 U( }9 m. j3 w2 h
- i1 ^! X# R9 f! D4 ]  I; [, ~
2079【烟花】! j, E7 ], Z* R1 F" t4 s6 k9 j
周五下乡。园子的大门口贴着一对大红 喜喜 字。园子里哪家办喜事,十年了,头次碰见。乡下的菜园子,简陋的住房,有人把个别居住成了家居,据说还有人卖了城里的房,在这扎下根了。这不,安家落户成亲,一本正经过日子 。. y% G  ^, v5 ~6 ]9 ^+ l0 E
往里去,泊车下来,一地的花花绿绿,烟花爆竹的残屑。往西走,新房在这呢。这家姓什么来着,忘了。门前曾挂着一溜牌匾 ,这协会那商会的。今天都被取而代之,大红喜喜字和大红灯笼高高挂。主人是位黑脸膛老汉,娶媳妇,该是儿媳妇,猜的,没准女婿入门呢。
- r  w8 Y/ a/ W# r" ~; W" H/ Z% W门前斑驳,花炮放了不少,还没收拾,大概是不宜收拾,让喜庆多留些时候。门前静悄悄的,别不是聘闺女吧,上午送走了闺女。车场上一辆花车都没见。  H2 t* n# @- U+ k' Z
婚姻嫁娶还是乡下热闹,放了这么多烟花,来晚了,没看见热闹。
* X' m/ |5 O- V4 t/ b! E* f午后斜阳,除草浇水。约有十多天没过来,上周下过一场雨,不算小的雨,老天代劳浇地就没往过来。白薯秧子活下来一大半。地里还是旱象,上一场雨看来北郊这边没下多少。草没长起来,缺水,到处干巴巴的。4 |. G# z0 }  e" P1 O( E
休息的时候到房后老张家串门,看看他种的园子,受受启发。
( K  H, l7 H; K2 M& ~8 [5 u4 [; }老张的园子已然郁郁葱葱,齐刷刷的都长起来了。茄子苗一尺高,柿子椒挂果了。绿菜花、紫甘蓝蓬蓬勃勃敞开了长……,这我都没有,唯一可比的就是南瓜,他这已经一尺多高,开始往高攀爬了。白薯秧子长得怎么样?老张说你给我的几十棵秧子我也没栽,没地方了,转给老冯了。我说我那活了一多半。老张说,他们种的白薯秧,凡是秧子埋得少的,秧子在地面留得太长的就不容易活,有的就晒死了。这晒死的,也跟我一样没能及时补水的缘故。) P) ~/ q9 i- H* Q$ H2 B  H2 D6 g
我看老张的鸡笼内空着。开春该抓小鸡了,怎么没抓呀?老张说,不抓了,有点干不动了,每天剁鸡食要花不少工夫呀。那可以少养点呀。你这不是还有个小伙子吗。小伙子还在读书呢,我俩商量了还是不养了。我说,你这不养了,就听不鸡叫了,这村里就少了点意思。
0 A& Z$ F+ q9 N7 \/ ?6 _7 D天黑睡觉。刚躺下一会儿,外面爆竹声大作,影影绰绰窗帘上闪闪烁烁。又热闹了,什么情况?新人入洞房还带放花的?
! |3 w' a2 a# n" Z) N2 ?
# \; H9 M# _: ~% H; K6 C

* i2 X; t# ^4 n1 k' ^4 |" X8 s' E4 Q! D2 P, \: K8 r
- n$ D' z6 M# v, m2 o

, [; x, ]/ A0 `

% {; |7 n+ n- c. `* U! B4 e2080【收获】
5 m9 x% I$ X+ J天热了,30多度,日头底下晒,棚子里温度高,体感有些不舒服。四季轮回,该热的时候就得热,要不农作物怎么成熟。
4 T9 u8 c4 w, I  E$ F/ \" h割了一把韭菜,头茬。香菜浇上水,第二天就见长,长得绿油油,下周可以采食。豌豆长了半尺高,够早熟的,吐出了丝子还开了花,白花,缺水,没能长高,蜷缩一团,找来竹竿插在地上,让它攀爬。菜品里有豌豆尖作为食材,采食豌豆尖,会不会影响豆荚的形成。土豆棵子长高到一尺,叶脉被瓢虫吞噬,能见到的就下手捏死。能采食的还有马齿菜,已经一拃长,还缺一场好雨,再长长,下周收获。明天周日预报小到中雨。
2 T* d& J7 ?: `7 S雨水,只有农人才是真正的利害相关。城里人也盼着下雨,顾及的是温度湿度和舒适度,农家则是收成,多了、少了都不好,古往今来祭天祭地,都期望风调雨顺,投入产出全在老天的施舍。农人的观念情感是来自土地,离了土地渐行渐远,感情淡薄下去,人的天性如此。! w5 s3 w+ p( b& H; {' c+ u
台阶前紫斑点点,鸟类的遗撒。想起桑葚熟了。园子里大大小小好几处桑树。南边离着近,往南去。东西向的甬道南北几株小棵的桑树,搭起一路的阴凉,看过去地面铺就一层落果,人走、车压,路面染成黑紫色
3 u9 a/ l; U0 E带着塑料袋,抬头揪住枝子采食浆果,熟透了,接触即掉。先吃上一气,据说桑葚果的营养不错。市面上早有供应,个头挺大,齐整。仰头伸臂,看来这动作跟放风筝的有类似功能,可以预防颈椎病。但已然有了颈椎病的可就留神了,仰着头时间长了,还发晕。
  B, V1 t0 J0 O3 q# p  G) i' F9 W摘了好一会才填满个袋子底。胳膊都酸了。换个方式把。拽着枝子使劲晃悠,噗噜噜,雨点般的洒落。蹲下去捡,还是能分辩出果实的新旧:刚坠落的浆果,通体发亮,手感结实,一眼就跟坠地多时的区分开来。陈旧的果子浑身发乌,发软。要是能带来张大块的塑料布铺在地上,那效率就更高了,只有熟透的浆果才会坠落,坠落的果实兜起来直接装袋。这办法去年就想到过,可到了采食的档口就没想起来。
1 p. n: D1 q' }
  p4 }* H7 O" v8 U% T4 x) t6 t

  `2 \9 ?3 {' M周日的小雨如期而至。( T* m. C- P6 B( z% t" S

" L* j: L2 L/ @9 G( B- m1 A7 n  c$ ~& N- V2 M5 ~* Y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6-19 11:44 , Processed in 0.072627 second(s), 18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