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查看: 43416|回复: 82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4-5 18:4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老北京网论坛活跃着很多位花儿市的老街坊,别管认识不认识,看着都觉得特亲切。我的少年时代曾在崇文区花儿市一带度过,家住西花市大街南侧的包头胡同东巷,在手帕胡同小学上学,那个时候一直不大明白我住的胡同和包头——这个内蒙古的城市有什么关系。长大后看《京师坊巷志稿》才知道,原来“包头胡同”是“宝子胡同”的俗名,只是后来俗名成了正名,原来的“宝子胡同”反而被历史淹没了。清代这一片还只有包头胡同,尚没有包头胡同东巷,直到民国年间,才出现“包头大院”这样一个地名,解放后改称为包头胡同东巷。

' `: }2 S, r/ j4 ~% C7 S& j1 r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曾经的包头胡同(来源:北京市地方志编委会)

! @# c% z U, R A9 @

 

" j4 e& A1 O* Y/ r! M+ R) _

我们家以前住在包头胡同东巷靠南的一个院子,里面是一座大庙,至于是什么庙,当时也没有意识去问老人们。因为残败已久,只剩下一个三间的大殿,印象中比周围的房子都要高大巍峨很多,殿内什么塑像也没有,空间都被隔成房子住了人,周围也没有配殿之类的建筑。

8 [' b6 B& q! h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 d1 B; d8 b/ ^! `/ V

曾经的包头胡同东巷(来源:北京市地方志编委会)

" ^ Q$ W3 J" Z4 P

 

8 A* k/ }& G8 b, B) \; P2 N" [

说来也巧,前些日子去首博看展览,从展厅出来的时候,恰巧看到墙上挂着一幅民国十七年二月绘制的《京师内外城详细全图》,上面清清楚楚的标示着包头大院的那座庙:积善寺。于是,回家查《乾隆京城全图》,在相同的位置也标记有积善寺。又翻《京师坊巷志稿》,里面也有记载:“宝子胡同,俗名包头胡同。有九泉积善寺。”这样,算是搞清了一个一直以来的疑问。

/ z* M* U# h$ [% K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 X3 b/ v! _+ Q

《乾隆京城全图》上的手帕胡同、包头胡同,红框内为“积善寺”三字。(红字为我添加,因为原图太大,此处为截图)

4 o, w( S2 `5 F' y

 

6 L& _9 u8 o$ v" x

把这一块放大,会看得更清楚。

) e2 r- U F) \" ]2 E1 Y/ k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 ]! [ l0 a9 ~

 

# A0 E+ Z! b0 v- x% D7 u

因为搬家的缘故,我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就转学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时候又回去过一次,走在安静的胡同和大街上,感到特别的舒服,我走的这些年,它们依然保持了原来的样子,从里到外透着那么的亲切和温馨。积善寺当时已经是杂院儿,但是,院子的中间依然种有向日葵、搭有葡萄架,院门外的胡同里都是槐树,一到夏天,遮荫蔽日,凉爽的很。那次回去,院子里已经都盖成了小平房,不过,我的大姨、发小儿都在,那些老街坊都在,我还特意看了看曾经是我家的那间南屋,门窗都还是原来的,连刷得漆都没变。可惜,当初没有拿个相机去,要不,也能留下些念想儿。以后一直忙于各种事物,再也没回去过,不成想,那竟然是最后一次见到生我养我的胡同,我的院子,我的家。

( j$ m3 L* O; g( T" Q0 J% O

4 v8 q( c5 q, H

《京师内外城详细全图》上的手帕胡同、包头胡同、包头大院,篮框内为“积善寺”三字。(来源:自拍)

X+ y- v% j* m- ^0 Z, V) ^

 

( }* e! L( F0 @, z1 |

2007年春天我再次回去的时候,崇文门外大街已经全然变了样子,道路两侧的绿茵没有了,原来三条口上的锦芳也被挪到便宜坊旁边的一个小门脸里。

. i: g- `" b: g/ i+ D' g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曾经的崇文门外大街(来源:北京市地方志编委会)

- c8 h+ u u v2 {

 

; Z H4 i9 D) L( o( p' L" m

抬眼望去,那些钢筋混凝土的庞然大物充斥了一切。

6 b: j5 B0 w7 Q" G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2007年的崇文门外大街(来源:自拍)

1 z0 H6 ?7 v/ @3 }" i! q6 B

 

* L3 q$ X) c' f( F# K" Z5 e5 c

向南,到了花市大街西口,花市百货商场没了,什么都没了。倒是往里都走一点,还能看到消防中队保持着原来的样子。

& l7 @/ ^* {; d+ M9 \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5 l% h6 e' U4 R2 S8 d

2007年的消防中队(来源:自拍)

3 ~0 m; }5 a# I) T9 X; [- Y3 o

 

( i( G8 X' u: A3 n: z5 k# ^

消防中队边上是一条没有名字的小巷,从这里可以直接穿到手帕胡同里面。

( q) o k |, o8 G! m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小巷中斑驳的老墙(来源:自拍)

: w* i }; q6 `! N& |9 E# U

 

5 ~$ r$ e' W) `# D2 r7 c! ]

可是,出来之后,才发现,手帕胡同已经不能再称胡同了,因为,只留下了路南可怜的几处院子,它们都已没有了往日的风采,龟缩在周围的高楼大厦间。

, U0 b* F2 k2 h+ w+ o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 _3 t7 B. h! r0 ~: J, v

2007年的手帕胡同48号(来源:自拍)

' C( q k" s0 U' a% A9 Y9 L

 

3 `( @( c4 x1 K

健康里更是只剩下西巷,变成了死胡同。

/ D1 L: R! Z4 r, V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2007年的健康里西巷(来源:自拍)

' J% |7 F3 m8 M& U% g } W0 ?" V

 

' `+ }3 a( ^( {! ^, W* ]

手帕胡同西口已经被彻底的压在了高楼大厦下,向东走至尽头,一道灰色的水泥墙挡住了我回家的路。那过去静谧的胡同、连片的院子,都已经被无情的拆光。

3 F7 [% }8 K( O. }$ }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2007年的手帕胡同西口(来源:自拍)

. p5 b0 J4 ]# y6 s) R

 

" p, C6 e1 F3 g' k: X

我真想有一张阿黑哥的神弓,射出一箭劈开那冰冷的高墙。然而,就算墙倒了,那些曾经鲜活的胡同,我的花儿市,我的家,我的小学还能回来吗?我心里那个酸呀,就差眼泪掉出来了。只有在过往的记忆里,我才又从新回到了曾经熟悉的地方:早晨起来,早早的来到南羊市口的小吃店,排队买炸糕、焦圈、豆腐脑,有时候还拿个小铝盆,买几根油条,连街坊的一起带回去。

9 j: h7 x) C7 K n5 {

; j- ~* l/ p: n {' c

曾经的南羊市口(来源:《北京街巷图志》)

) |: r8 G4 u1 u! p4 q; ]

 

) X) h3 i6 U9 O O$ c9 B" J4 e( }! P

吃完了早点就去上学,一年级的时候,我们是在手帕小学的北院东屋里面上课,等到二年级的时候,就到了南院,印象最深的是院子中间的一颗大柳树上顺下来的杆子,那个时候,经常在此爬杆,夏天的时候翠绿一片,人在上面,根本都看不到。记得当时的体育老师姓艾,应该也就30岁上下,我还疑惑,他一个结了婚的大男人还要“爱”谁呢?!

! K) w3 T: F) G1 W* p z5 z' u

' ?5 {5 J7 t& _+ K& J+ N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 q3 J# b6 S* c# l: _. g, t

% y) E9 p, h, T) w- J

曾经的手帕胡同(来源:《北京街巷图志》)

% P2 \# P& V( D, H5 {, Y B

 

' \- G. N3 s% c( q

由于我的父母都是双职工,所以,在那个时代我就是“挎钥匙的孩子”,中午吃饭就在西花儿市大街南侧的春燕饭馆包伙,想吃什么,只管叫了来吃,饭馆记账,母亲每个月末来结一次伙食费。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们小队还在这里举行过义务劳动——帮饭馆的大师傅剥葱,结果杀得我们几个小儿孩眼泪直流。

; e5 W% a! U* v0 }, p% Q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 N" J" N6 J9 P. l4 d

八十年代的一张地图,篮框内标示的就是“春燕饭馆”。(来源:《北京市区地图册》)

! f! x% @7 P* Y7 n. E

 

( ^7 _1 A" x" f7 {, H. {

一般下午放学后,除了写作业,就是和胡同里的小伙伴们玩,一大堆孩子给有10好几口子。当然可玩的也很多,冰冰棍儿,拍方宝,推铁环,跳房子,春天放屁帘儿,夏天粘知了,秋天拔老根儿,冬天堆雪人儿。

& I: ^: D5 W! W

% |+ _& b4 e5 B4 p+ v$ ]- u" w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 N6 t( x! b- {1 |) i3 \% ]

1 f5 e4 Y+ q% X# K4 w

曾经的手帕胡同(来源:北京市地方志编委会)

4 M( I2 [8 R- q* Q. {% F* P' n

 

2 A( G: i$ Q/ t1 C0 E0 G

西花市大街西口的花市百货商场里面有很多我喜欢的玩具,小时候每次经过那里,我都会在橱窗外面或者进去在柜台外面看好久,因为我的“久看不走”战术,妈妈还给我买过一个拉着玩的鸭子车和象鼻子车。尤其是象鼻子车,它的外形是一头大象顶一个绣球,车拉动后,由于有齿轮之类的机械传动,鼻子上的绣球会跟着转起来,垂下的丝绦会随着旋转向外飞开,就像打开的一把伞,很好看。

& F7 K- b: K% T2 M$ y* m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4 s- e# X6 [: A

曾经的西花儿市大街西口(来源:《北京市崇文区地名录》)
 
有的时候,晚上父母还会带我去西花儿市大街北侧的花市电影院,或者北羊市口里面的大众电影院看电影,那时候5毛钱一张电影票,便宜的很!!北羊市口里还有一家卖牛羊肉的肉铺和菜站,以前买冬储大白菜的时候,这里就是采购点之一,经常会排很多的人!在东花市大街路北,离北羊市口不远的地方,是一家文化用品商店,面积不大,货品很全,上课用的铅笔、作业本、橡皮之类好多是从这儿买的。

3 k. B5 k+ f& A( j+ t' n* ~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 a' H; f; O3 u0 s& p

曾经的北羊市口(来源:《流年,帝都行将消失的古韵》)

h3 G' T* W' e+ u1 ~

 

- ?1 H: g7 U) ^8 q' e# Y

现而今,借助马路上的指示牌儿,还能找到北羊市口的位置。

% [# |9 l: n4 I, ~8 i* O# D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2007年的北羊市口路牌(来源:自拍)

1 ]& s3 I7 b$ i! r7 ?3 C

 

! W& l5 x+ ], d1 b: L" U( y" l% b7 B

然而“旧貌换了新颜”后,这还是北羊市口吗?

1 D* ?( y- G. i( k2 x# A% j( s2 y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2007年的“北羊市口”(来源:自拍)

U: N5 X# F$ V6 _& W

 

. y% n% h+ n+ T3 ~- R; s' s, [3 o

在北羊市口的对面,就是南羊市口,可现在没了,迎面看到的就是一座高楼,在这里截断了通往过去的路,想去排队买我喜欢吃的早点,那是再也不能够了。

1 U6 `% D8 {" ^) l* J5 f

% n! D- M9 {2 ]& H V: Z$ A' S2 J

2007年的“南羊市口”(来源:自拍)

* P/ } E; X7 `- @$ F" ?2 ^

 

! O7 F# W3 o* X( a: T) V% R( L

街面上即便新起的万丈高楼挂满了喜庆的红灯笼,可街边缺少了生活的色彩,怎么看怎么死气沉沉。

; w" H5 K. Q, H* K( w. a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2007年的西花市大街(来源:自拍)

) [& X3 }9 Z# C: S, |& w; a

 

5 c i) P% o7 z% }8 P

每走到一个地方都能激起回忆的火花,我的发小、同学,付建强、潘留军、华琏、刘德红、郑颖、喻景,你们都去了哪里?我就在这里转呀转,努力的辨认着,但是每一个地方又都和过去截然不同,总想找出些熟悉的事物,可是那些埋葬了我幽静、温馨的胡同的陌生建筑告诉我,这里已经不是我过去的家园,这里已经不属于我。我的包头胡同东巷,它在哪儿呢?我的小学,我儿时经常串游的手帕胡同、包头胡同、刚毅胡同、镜子胡同、缨子胡同、南羊市口、北羊市口、上堂子胡同、北河槽胡同,它们又都在哪儿呢?

: r% J9 |. \% e$ G# k4 u- j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曾经的缨子胡同(来源:北京市地方志编委会)

- C! P; c, {* a: n

 

. ^" J; a# N7 \ }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曾经的刚毅胡同(来源:北京市地方志编委会)

4 b/ u; M N9 r

 

9 O2 ]# l1 U( s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曾经的镜子胡同(来源:北京市地方志编委会)

( l" G# d, ~( s7 W" t

 

8 n- @% B7 l {* {+ x! ]0 T8 R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 g# n4 V0 F1 B, D

曾经的上堂子胡同(来源:北京市地方志编委会)

( |0 o! \8 k- Q5 }$ m( E

 

% c i* b3 q2 J- r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 E5 ]' Z* h5 ?: k4 x$ t% x

曾经的北河槽胡同(来源:北京市地方志编委会)

, k/ a# ] |8 ^2 m

 

7 S5 ^7 J) H& J* {

也许,只有在记忆的碎片中,那儿时的乐土才能永存。

1 }* K6 ?% U+ g: C+ q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我的花儿市我的家(多图)
发表于 2009-4-5 19: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有中国强胡同的照片吗?
 楼主 发表于 2009-4-5 19:27: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胡同“串串”在2009-4-5 19:23:00的发言:
楼主有中国强胡同的照片吗?
8 X7 ]3 Y1 A* R

7 J) Z) D ?; T. O P

串串兄好,只有一张中国强胡同的照片

( ?& R- z* |3 r% |8 `4 y6 b B


(来源:北京市地方志编委会)

 楼主 发表于 2009-4-5 19:5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曾经的西花市大街东口(来源:网上)

( \! G, z, ~9 R3 H

 


 楼主 发表于 2009-4-5 23: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北辰在2009-4-5 22:14:00的发言:
请问楼主有上宝庆胡同的照片吗?
3 Q/ h/ q o' I7 a" Z0 k8 V1 D8 z

北辰兄,上宝庆胡同的照片有一张。

g q _' p3 X8 f

 


(来源:北京市地方志编委会)
发表于 2009-4-5 22: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花市的胡同拆了可惜.
发表于 2009-4-5 22: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请问楼主有上宝庆胡同的照片吗?
 楼主 发表于 2009-4-5 23:39: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析津志在2009-4-5 22:29:00的发言:
花市的胡同拆了可惜.
" O+ x( C. Q! a3 R( M

恩,太令人心痛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4-7 07:51: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老花市在2009-4-6 22:52:00的发言:
% {0 x* e( j3 w

看来您下不少功夫,佩服!

5 T1 E2 N# P4 }: U4 G6 X O6 A- U

谢谢您的鼓励。不过,里面还是出了点小错误,把“燕春”写成了“春燕”。呵呵。

点评

来此就是寻找曾生活了几十年的故地,虽然她没了,在您这里我得到了一些。感谢您!我曾经生活在上堂子。  发表于 2015-1-4 08:29
发表于 2009-4-6 22: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您下不少功夫,佩服!

 楼主 发表于 2009-4-7 08:45: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英格格在2009-4-7 8:15:00的发言:
9 {8 l& v- [& K3 o7 R

浮想连天,旧貌换新颜!

" v0 o6 k& Y4 B3 |+ k

说实话,这个新颜不要也罢。。。。。

发表于 2009-4-7 08: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浮想连天,旧貌换新颜!

发表于 2009-4-7 22: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京师内外城详细全图>>真不错,您能否把花市的头,二,三,四条的图面发上来,我想了解那边都有什么寺庙,谢谢您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4-8 11:49: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老花市在2009-4-7 22:15:00的发言:
<<京师内外城详细全图>>真不错,您能否把花市的头,二,三,四条的图面发上来,我想了解那边都有什么寺庙,谢谢您了!
- o8 j3 b, P( s

好的,不过,花市下头、二、三、四条的我没有照全,以后再给您补。




$ w+ \* w% b. n+ T, q Z

给您一张1935年出版的《旧都文物略》中的地图,不过,清晰度稍有不够,还请见谅。

8 z7 a5 A$ r. R S g


+ k9 W" m# g1 {2 A

 

0 M2 u1 p3 `* t5 ~; u: S


 

发表于 2009-4-8 21:34:0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图了,那个年代寺庙如此密集,这是那个年代老百姓的精神寄托,现在老百姓信什么啊?

 楼主 发表于 2009-4-8 22: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老花市在2009-4-8 21:34:00的发言:
1 ?1 R* b; {- H% }

看到图了,那个年代寺庙如此密集,这是那个年代老百姓的精神寄托,现在老百姓信什么啊?

/ e, y, ^. l1 ^# T1 l8 S* P+ G

恩,现在的老百姓都在为生活奔波吧,估计,很难有时间去寻求精神上的寄托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4-15 09:34:00 | 显示全部楼层

1956年的崇文门外大街,照片来源:《北京旧城》
 楼主 发表于 2009-4-16 17: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小香槟在2009-4-16 11:40:00的发言:
) G4 Z, ?( c e+ F

有 下唐刀胡同的照片吗

; @2 @ |% [2 j6 p+ k

, t" ]9 W0 \; M" d) d

香槟兄好,下唐刀胡同的照片有一张。

' n; P) m9 W0 ^3 w$ }


发表于 2009-4-16 11:4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 下唐刀胡同的照片吗

发表于 2009-7-10 22:45:0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街坊你好!60年代我家也住在包头大院,还真不知道咱胡同还有个积善寺!是不是就在东南角有两个门的大杂院里?院里北房很高大。还记的这个院南屋有位做笼屉的大爷。

发表于 2009-7-18 22:3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记得有个小市口,我家也住这一带 ,可是那是7岁前,都记不清了!我在下四条小学上一年级,就上了几个月,就搬家了!
发表于 2009-9-27 01:3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有下三条的照片吗?我在那儿住了二十多年!真想再看看过去的胡同,过去的街坊和小伙伴!
发表于 2009-9-29 15: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nbsp;记得60年在26中上学时,由于在崇内船板胡同老校址拆迁,临时在上堂子的一所院内上课,每天由茶食胡同经手帕胡同,过南羊市口,到上堂子胡同上学。上了大约1年,后就搬到了幸福大街。
发表于 2009-10-1 22:34:00 | 显示全部楼层
若无名人故居,拆了也就拆了
发表于 2009-10-8 20:40: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old81在2009-9-29 15:11:00的发言:
 记得60年在26中上学时,由于在崇内船板胡同老校址拆迁,临时在上堂子的一所院内上课,每天由茶食胡同经手帕胡同,过南羊市口,到上堂子胡同上学。上了大约1年,后就搬到了幸福大街。
* {8 `# K9 M* I7 i

你是26中的?我是49中的,咱们离得不远啊!我有个发小是26中的,孟昭雯,认识吗?你也是航校的吧?我也是,63年入学。

发表于 2009-10-24 00: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 \6 E: ]8 @) ]5 X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瑛子胡同.jpg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曾经的缨子胡同(来源:北京市地方志编委会)

- ]; C' t) ?4 U% [7 \& N

 

看着这张照片仿佛还能闻到合作社里弥漫的醋和酱油混合的味道 还能记起那早就忘了卖东西戴眼镜的老头和那个女售货员的样子 唉
发表于 2009-10-24 00: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唉 以前如果亚马孙河一样绵长一样密布着支流的手帕胡同 现在却如同一节可怜的盲肠一样多余

1 W- x& C2 Q5 N1 U

哈哈 生于斯长于斯 我还是依然为这截叫手帕胡同的盲肠感到骄傲

发表于 2009-10-24 00: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大-贝-勒NO20在2009-10-1 22:34:00的发言:
若无名人故居,拆了也就拆了
- y3 ?# u! c7 u. C4 Q

无名人故居?侯喜瑞 梁漱溟都住这胡同

发表于 2009-10-24 00:06: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 k9 \+ Y6 O( `3 E9 Y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8 Q$ l, a5 U- M) H" A% l

2007年的手帕胡同48号(来源:自拍)

' ]+ O7 _- `9 G+ @1 X: a

4 H* ?# a! o; ^7 [' }

曾经的手帕胡同(来源:北京市地方志编委会)

# u" Y/ ^4 ~3 x/ g, T

其实这个门的门牌号应该是46号

- r! L0 T) k# p, T: g8 I* o

照片里的这个院子就是我们家

发表于 2009-11-2 23:3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太好了,文字条例清晰,照片标注详细,学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8-12-19 04:57 , Processed in 0.081980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