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繁體中文 切换到宽版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更多»
查看: 394|回复: 0

打工生涯-苦中有乐(三)

[复制链接] 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发表于 2017-5-17 08:37: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因为底盘车间的焊工班是个年轻人的天地,即便是那时的班长——刘学忠也只有二十几岁,尚未娶妻,因此,这个班组,与其它的班组相比,多了一些青年人与生俱来的活拨和好动性。
. K. F5 C* E7 i: T! g按照当年车间或者班组中的惯例,班组中哪位工友如果赶上了调资或升级什么的好事情,必须拿出人民币30.00元出来请客。当然,一个班组差不多有二十多人,这区区30.00元肯定是不够的,于是,每一位参加聚会的职工,不论你是二级工还是像我这样的学徒,每个人再凑个3.00元,2.00元的,集中起来,一起下馆子去吃上一顿那是必须有的节目。至于说每个人是凑3元还是2元?那要看你去哪儿吃饭,吃个什么档次的饭来决定啦。
  f, b  d% r; B2 g$ ~  p; Z现在能够记得起来全班组到外面饭馆去大聚餐一共有两次,一次去了老莫(莫斯科餐厅),另一次去的是广州餐厅。9 v8 \+ i+ I( e/ N2 n
现在那老莫的生意依然那么火,但那个原来坐落于动物园交通枢纽上的广州餐厅已经不见了踪影。
6 k9 u; C0 W! v- ~去老莫会餐的那次我记忆深刻,这是因为那老莫这辈子我就进去过这么一次,以后再没有去过。
! {+ g, a- S1 f5 F5 Q忘了那次是哪位工友升级了,反正补发工资之后,按照惯例,他拿出了30.00元作为请客基金,不足部分,每个人又掏了人民币3.00元整。而且那次聚会,记得除了我们本班组的人之外,还有几个别的班组的职工(好像有附件组的沙力、整理组的赵小相和一个外号叫二驴的家伙),因为他们几个人平时与我们焊工组的某几个人混得比较熟,因此也一起参加了。
: R$ I) q; X8 p- s; W3 M% k* G那天下午,大家一起请假,提前一个小时离开了工厂,骑车到老莫去占座。因为人多,于是我们便将两张桌子并起来,大家围拢在一起,这样显得就更热闹一些。, a$ j0 t9 i7 e  D) U, r8 E: E
对于我们这些穷小子来说,那老莫的西餐肯定知之不多,但对班里的老邢老说,这可是他的强项。他继父是309医院的院长,陆军少将,因为家里的生活条件比较优越,所以,这种地方估计也没少去过。而我在这之前从来没吃过西餐,不知道那西餐是个什么味道,别说点菜,就是那菜名听都没听说过。
0 F3 n/ z8 N4 r记得那天老邢除了为我们点了面包、黄油、果酱之外,主菜还有牛排、煎小泥肠、俄式酸黄瓜、闷罐牛肉以及红菜汤、蔬菜汤等。
4 Y3 M% U6 g/ |/ y9 O& Y% X; A( a那时老莫餐厅在北京地区虽然名贵,餐勺都是银制的,但那菜品的价格并不算贵。不论是一片面包,还是与之相配套的黄油、果酱都是0.15元一个,红菜汤是0.50元一大盘,蘑菇蔬菜汤是0.60元一盘,比较贵的煎牛排和煎小泥肠也只有人民币2.00元多的样子。尽管那天我们一堆人点了不少菜和汤,还喝了不少的散装啤酒,但最后结账时,好像也没有超过人民币100.00元,完全在我们集资的范围之内就能够解决,不用另外补缴(也没有退回余额)。
1 [3 g! b, C" Y6 H. ]就餐快结束的时候,还发生了这么一件事情。别的班组来蹭吃蹭喝的一个叫二驴的职工不但自己大快朵颐的大吃了一顿,临了,临了还拿出了一个大号的铝制饭盒准备将桌上的剩饭菜往自己的饭盒里周,这引起了班组里另一位职工的不满(姓名我忘了),于是他拎起啤酒杯就将杯中的啤酒也倒进了二驴的饭盒,说这个你也拿回去吧。于是,两个人在老莫便吵了起来,要不是别人的劝阻,两人还差点动了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一键登录: 更多»

本版积分规则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官方QQ群
载入中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小黑屋|手机版|百度|谷歌|与网站联系|老北京网    

GMT+8, 2017-5-29 00:36 , Processed in 0.199991 second(s), 29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6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