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楼主: 西水车

《北京航空工业学校6》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2-14 09:08: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duyan在2012-2-14 6:57:00的发言:
& q- p! E7 A1 D: S

跟着大学长叫的,哈哈。。。

0 ^3 P. h1 J- m, p

 情人节到耒之际,称兄道弟显得亲切,我也不跟你生辰八字了,就叫你阿妹吧。

; |( r8 n/ U; z1 B4 b

 情人节到:

/ o: f* G Y5 _

 一祝天下有情人!(当然包括校友)

; s) M# y3 B7 |

 二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 x* X2 J) V) [# z* G

 三祝天下有情人还有情!(不成眷属的)

发表于 2012-2-14 09: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dake在2012-2-14 5:38:00的发言:
9 e" B, d9 H# C1 p" G1 j' C

70岁不允许开手动档车,听起来郁闷。是不是71岁才开始呀!

& ~: k- x! i2 v( Q/ v

70就70。比如和共和国同龄的人,就是2019年10月1日。要说71,那就是虚岁了。

# s+ A! Y/ Y/ S

这年龄可不像上班能打个折扣,你60多岁了,还上班呢。不过够辛苦,还应是以保重身体为重呀!

发表于 2012-2-14 09: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duyan在2012-2-14 6:57:00的发言:
8 h/ c# K6 C$ \3 c4 h

跟着大学长叫的,哈哈

5 s5 b s# }7 l3 H, u

让大学长给带沟里去了。

发表于 2012-2-14 09: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dake在2012-2-14 8:47:00的发言:
: o, @ P$ M9 `0 Z3 k1 ]

 

4 N; Y1 g4 M$ z8 g# b

...我认为手动档更安全:

9 f' x+ D/ [. ]& ?& E, a0 O) ~8 G

1、踩错油门当刹车,... 都是自动档车。
     手动档踩错油门当刹车,左脚本能地是踏下离合器,即使撞上也比较轻
,发动机的轰鸣声能提醒你踩错了。

3 i" H9 W; f3 P2 \2 W( B: a

2、东北冬季冰雪天,手动档车可以低档大油门,汽车不易打滑。而自动档(网上评论)没有办法。

4 \; _# W2 n$ b1 O2 V/ u

3、夏季过积水马路,我也用低档大油门,发动机不易灭火。而自动档大油门就大速度,水中高速度是危险的。

7 c+ d+ m7 h" J" F

4、手自一体车的S档,S是(sport)运动的意思,赛车时用。在恶劣环境或超车时用。开始我不理解降档超车,会开车后才体会到降档超车,车身平稳,发动机声音平和。手动档降档超车是很容易的,而开自动档的(我所知道的私家车主)从来不用S档。网络上说用S档才能真正开好车。我将来开自档车一定用S档。

, p( ]; p3 m0 o) ^

1、安全不在于是什么档,完全是驾车人精神集中与否(手艺潮者例外)。

9 d# u' u) |0 o' }! x7 {7 ^! [3 g

2、大事故更多是手挡车,但也不能说明是档的问题。

! ?& ?* g( c: @- n

3、为什么手动档踩错油门当刹车,左脚本能地是踏下离合器?不太理解。

2 F+ O. L4 }* N9 P; |

4、走雪路、涉水自动挡车有它的档位。

}5 Q* i$ r3 d" v' k4 K! s* c# y8 i

5、据说手自一体是为国人设计的,其手动根本没有意义,加大了成本和维修量。

& N" Z; G% ~. m0 n- l* ~5 B

我并不是吹捧自动挡车,我同样是喜欢手挡车,只是没办法才买的自动挡车。起码手挡车相对起来节油,维修简单。尤其是跑高速,自动挡车没活干容易发困。

 楼主 发表于 2012-2-14 09:3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可能你没有看过。不是赵本山的。

+ ]- G* g; p2 p3 M6 r

发表于 2012-2-14 09:38: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忆往情深在2012-2-14 9:08:00的发言:
7 |6 z4 N* | i( J. {: Y

 情人节到耒

6 E7 W5 S. z- Y8 X8 |

情人节到底是什么节?不理解。按文字说,夫妻算情人吗?不应算吧。似乎让我理解“情人”二字是婚外的事。“情人节”是不是翻译不确切呀?我对此节不感兴趣,洋玩意儿没劲。

 楼主 发表于 2012-2-14 09:56: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924_3346_3在2012-2-14 9:38:00的发言:
8 B8 Q {6 [3 I0 P- ]$ h

似乎让我理解“情人”二字是婚外的事。

+ y5 D6 U. g6 S8 Y2 O

可能是未婚人的节日。是未婚年轻人的节日,当然也是未婚老年人的节日。

发表于 2012-2-14 10: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924_3346_3在2012-2-14 9:14:00的发言:
* g, \/ @, V/ Y1 B, P

让大学长给带沟里去了。

6 `" |+ l# v* c- T3 M

没啥关系,四海之内皆兄弟嘛!学友之间更无大碍。其实上了点年纪以后小老头甚至心里上还喜欢别人以小相称。现在走动的朋友当中,有很多还是当年我刚踏上工作岗位后的同事,见面后仍旧以当年的小X相呼(当年在单位不管大小都叫我小X),不知情者在旁听了都感到可笑和不解,我倒感觉分外亲切和陶醉,好象自己又回到了年轻。

发表于 2012-2-14 10:28: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dake在2012-2-14 8:47:00的发言:
( ?+ Y3 y) M0 t! [$ J

开始我不理解降档超车,会开车后才体会到降档超车,车身平稳,发动机声音平和。手动档降档超车是很容易的,

0 U, ]1 `* j: ?* y2 S7 O0 W

其实开自动档的车,在高速上超车也应当松油门降速,这样正如你说的车身平稳好控制,在超过去的一瞬间既可加速,不影响驾驶。

发表于 2012-2-14 12: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zhangmen4014在2012-2-13 10:17:00的发言:
, l: C1 t+ x2 ^4 r

望有能力当此红娘重任的同窗大力帮忙!如能牵好红线,则即成全了一对因缘,又可赚杯老酒吃吃加油!等吃糖!

; r: [- C5 [7 D7 \7 I' Z; F

 

+ W$ x2 ?4 S0 p( w0 C/ Z9 ]

大学长,不要光想着吃酒和糖,你人脉广帮帮忙说不定18只蹄膀就归你吃的了。

发表于 2012-2-14 12:07: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924_3346_3在2012-2-14 9:38:00的发言:
/ Q4 n6 A6 z6 Z, ]

情人节到底是什么节?不理解。按文字说,夫妻算情人吗?不应算吧。似乎让我理解“情人”二字是婚外的事。“情人节”是不是翻译不确切呀?我对此节不感兴趣,洋玩意儿没劲。

: q8 G( o" Q/ W

 情人二字,中国古代就是有情人或友人,现代解释为婚外情,如“查太萊太太的情人”。我的校友用第一种解释,把老婆也称为情人。在情人节这天,也向老婆献上支花,但不是玫瑰花,玫瑰花娇艳经不起风吹雨打,于是向老婆献上的是菜花,洁白拙实,还能果腹。

发表于 2012-2-14 13:06:00 | 显示全部楼层
 
* d) b5 K2 j% g& V0 L想起了李锐4 C7 o9 W" c( `+ O* z1 d6 U
这些天,在记忆的海洋中不停地“搜索”,我多次想起同班的李锐。想,其实是怀念,因为,李锐正值壮年时,猝然离世,虽已事过多年,至今仍不免一声叹息。
* e0 H* H( W+ E# c我珍藏着一张在学校大操场西北角篮球场自己练球时的相片,是李锐给我照的。极其宝贵。当时学校有个规定,凡是校篮球队的队员在上体育课时,可以不跟着班里活动,单独去练球。也不知李锐怎么就过来了,拿着相机给我照了一张。这张相定格了难得的瞬间,记录了难忘的校园。- s( S2 e6 H0 x( S5 [1 D  |
李锐中等身材长得很敦实,举手投足间似有举重运动员的“范儿”。国字型的脸,白白净净,带着微笑,戴眼镜。李锐常用“上海”牌药皂洗脸,每次都搓上很多,弄得满是大白沫,不停地用手来回揉,大概是怕脸上起“青春美丽豆”。还真有效,他的脸确实比较光溜,不像我黑不说,还长一脸的疙瘩包。李锐性格内向,做事沉稳有度和班里同学处得很好。李锐的家“不差钱”,他在学校时骑的那辆自行车是美国原装正品;他给我照相时用的那台相机是德国蔡司;在一帮穷学生中有这两样东西自然“非一般的感觉”,李锐并不张扬。
6 {. v6 T& b/ y# {- t, J6 Z* i/ j“文化大革命”时李锐做了一件让人难忘的事儿。在班里教室的后墙上,画着一副与几乎墙同大的画“毛主席去安源”,就是他的“杰作”。此后在别的班墙上他又画过一副。这种画是事先在墙上划满密密麻麻规整的小方格,然后再看着原样一笔一笔的描画而成。技巧多高不说,可绝对需要工夫,需要细致耐心,需要无数个弓背弯腰下手精准的动作。这让李锐经历了锤炼,获益匪浅。3 b( v2 \/ c  l! K
毕业后我俩都分配到沈阳,我在112厂,他在410厂。我去过410厂一次,见到他和可彪。以后听说他被借到部里办展览,过一段时间即正式调回北京。
7 @( e- V. S2 q5 p9 y9 I8 C有一次因事到部里找他,“紫根”和我同去。当时李锐不在办公室,他在电话里说等他一会儿,他从呼家楼那边马上往回赶。回来时额头上汗津津的,他说,怕你们着急,骑车骑得快了点儿。中午,请我和“紫根”在东四路口“森隆饭庄 ”(现已不复存在)吃饭,时至今日我只是没忘“松鼠鳜鱼”。
( o* w. Q% C; K李锐在部里是搞财务工作。90年代初的一个春节我们班在全总“职工之家”大楼对面一家饭馆聚会,李锐开着自己买的“捷达”过来,很是拉风。他上身只穿一件厚点儿衬衣坐在餐桌旁,我问,你不冷?他说,外衣放在车里了。那次见面,是彼此间最后一次。
1 v4 g$ w+ w( O4 Q+ I现在的我们,用“伍的”的话说都“害怕照镜子”。挡不住岁月的脚步,就该充分享受眼前的美好时光。平衡心态,调理性情,滋补身体,善待自己,图个儿孙满堂平安长寿。事实上,同事熟人朋友同学“倒下”的不幸消息中,也有另类启示:不可逆料的“杀伤”防不胜防,问题往往出在“没想到”上。我有时觉着,或许真有“命中注定”。“今朝有酒今朝醉,莫使金樽空对月”,豁达开朗及时行乐,亦是必须的!
发表于 2012-2-14 13: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想起了李锐      这些天,在记忆的海洋中不停地“搜索”,我多次想起同班的李锐。想,其实是怀念,因为,李锐正值壮年时,猝然离世,虽已事过多年,至今仍不免一声叹息。       我珍藏着一张在学校大操场西北角篮球场自己练球时的相片,是李锐给我照的。极其宝贵。当时学校有个规定,凡是校篮球队的队员在上体育课时,可以不跟着班里活动,单独去练球。也不知李锐怎么就过来了,拿着相机给我照了一张。这张相定格了难得的瞬间,记录了难忘的校园。      李锐中等身材长得很敦实,举手投足间似有举重运动员的“范儿”。国字型的脸,白白净净,带着微笑,戴眼镜。李锐常用“上海”牌药皂洗脸,每次都搓上很多,弄得满是大白沫,不停地用手来回揉,大概是怕脸上起“青春美丽豆”。还真有效,他的脸确实比较光溜,不像我黑不说,还长一脸的疙瘩包。李锐性格内向,做事沉稳有度和班里同学处得很好。李锐的家“不差钱”,他在学校时骑的那辆自行车是美国原装正品;他给我照相时用的那台相机是德国蔡司;在一帮穷学生中有这两样东西自然“非一般的感觉”,李锐并不张扬。      “文化大革命”时李锐做了一件让人难忘的事儿。在班里教室的后墙上,画着一副与几乎墙同大的画“毛主席去安源”,就是他的“杰作”。此后在别的班墙上他又画过一副。这种画是事先在墙上划满密密麻麻规整的小方格,然后再看着原样一笔一笔的描画而成。技巧多高不说,可绝对需要工夫,需要细致耐心,需要无数个弓背弯腰下手精准的动作。这让李锐经历了锤炼,获益匪浅。      毕业后我俩都分配到沈阳,我在112厂,他在410厂。我去过410厂一次,见到他和可彪。以后听说他被借到部里办展览,过一段时间即正式调回北京。       有一次因事到部里找他,“紫根”和我同去。当时李锐不在办公室,他在电话里说等他一会儿,他从呼家楼那边马上往回赶。回来时额头上汗津津的,他说,怕你们着急,骑车骑得快了点儿。中午,请我和“紫根”在东四路口“森隆饭庄 ”(现已不复存在)吃饭,时至今日我只是没忘“松鼠鳜鱼”。 李锐在部里是搞财务工作。90年代初的一个春节我们班在全总“职工之家”大楼对面一家饭馆聚会,李锐开着自己买的“捷达”过来,很是拉风。他上身只穿一件厚点儿衬衣坐在餐桌旁,我问,你不冷?他说,外衣放在车里了。那次见面,是彼此间最后一次。现在的我们,用“伍的”的话说都“害怕照镜子”。挡不住岁月的脚步,就该充分享受眼前的美好时光。平衡心态,调理性情,滋补身体,善待自己,图个儿孙满堂平安长寿。事实上,同事熟人朋友同学“倒下”的不幸消息中,也有另类启示:不可逆料的“杀伤”防不胜防,问题往往出在“没想到”上。我有时觉着,或许真有“命中注定”。“今朝有酒今朝醉,莫使金樽空对月”,豁达开朗及时行乐,亦是必须的! " ~3 J  a* f' U& R% f# Y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2-2-14 13:27:54编辑过]
发表于 2012-2-14 13: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dapi在2012-2-14 13:10:00的发言:
  想起了李锐这些天,在记忆的海洋中不停地“搜索”,我多次想起同班的李锐。想,其实是怀念,因为,李锐正值壮年时,猝然离世,虽已事过多年,至今仍
117、118楼两贴发重了赶快删除吧,节省资源呀!5 P# h" |1 x3 }0 U) Y# T2 l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2-2-14 13:22:24编辑过]
发表于 2012-2-14 13:3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想起了李锐      这些天,在记忆的海洋中不停地“搜索”,我多次想起同班的李锐。想,其实是怀念,因为,李锐正值壮年时,猝然离世,虽已事过多年,至今仍不免一声叹息。      我珍藏着一张在学校大操场西北角篮球场自己练球时的相片,是李锐给我照的。极其宝贵。当时学校有个规定,凡是校篮球队的队员在上体育课时,可以不跟着班里活动,单独去练球。也不知李锐怎么就过来了,拿着相机给我照了一张。这张相定格了难得的瞬间,记录了难忘的校园。      李锐中等身材长得很敦实,举手投足间似有举重运动员的“范儿”。国字型的脸,白白净净,带着微笑,戴眼镜。李锐常用“上海”牌药皂洗脸,每次都搓上很多,弄得满是大白沫,不停地用手来回揉,大概是怕脸上起“青春美丽豆”。还真有效,他的脸确实比较光溜,不像我黑不说,还长一脸的疙瘩包。李锐性格内向,做事沉稳有度和班里同学处得很好。李锐的家“不差钱”,他在学校时骑的那辆自行车是美国原装正品;他给我照相时用的那台相机是德国蔡司;在一帮穷学生中有这两样东西自然“非一般的感觉”,李锐并不张扬。     “文化大革命”时李锐做了一件让人难忘的事儿。在班里教室的后墙上,画了一副与几乎墙同大的画。“毛主席去安源”就是他的“杰作”。此后在别的班墙上他又画过一副。这种画是事先在墙上划满密密麻麻规整的小方格,然后再看着原样一笔一笔的描画而成。技巧多高不说,可绝对需要工夫,需要细致耐心,需要无数个弓背弯腰下手精准的动作。这让李锐经历了锤炼,获益匪浅。      毕业后我俩都分配到沈阳,我在112厂,他在410厂。我去过410厂一次,见到他和可彪。以后听说他被借到部里办展览,过一段时间即正式调回北京。      有一次因事到部里找他,“紫根”和我同去。当时李锐不在办公室,他在电话里说等他一会儿,他从呼家楼那边马上往回赶。回来时额头上汗津津的,他说,怕你们着急,骑车骑得快了点儿。中午,请我和“紫根”在东四路口“森隆饭庄 ”(现已不复存在)吃饭,时至今日我只是没忘“松鼠鳜鱼”。      李锐在部里是搞财务工作。90年代初的一个春节我们班在全总“职工之家”大楼对面一家饭馆聚会,李锐开着自己买的“捷达”过来,很是拉风。他上身只穿一件厚点儿衬衣坐在餐桌旁,我问,你不冷?他说,外衣放在车里了。那次见面,是彼此间最后一次。      现在的我们,用“伍的”的话说都“害怕照镜子”。挡不住岁月的脚步,就该充分享受眼前的美好时光。平衡心态,调理性情,滋补身体,善待自己,图个儿孙满堂平安长寿。事实上,同事熟人朋友同学“倒下”的不幸消息中,也有另类启示:不可逆料的“杀伤”防不胜防,问题往往出在“没想到”上。我有时觉着,或许真有“命中注定”。“今朝有酒今朝醉,莫使金樽空对月”,豁达开朗及时行乐,亦是必须的!
- N# y/ z" o) v$ a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2-2-14 15:50:10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12-2-14 13:48: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dapi在2012-2-14 13:34:00的发言:
                                                    想起了李锐
     这些天,在记忆的海洋中不停地“搜索”,我多次想起同班的李锐。想,其实是怀念,因为,李锐正值壮年时,猝然离世,虽已事过多年,至今仍不免一声叹息。
    
庐山会议上的李锐还活着。你们班的李锐是不是广林呀!
发表于 2012-2-14 14: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西水版主:李锐不是“广林”。“广林”、“紫根”是我班一个同学,独享两个外号。
  @  T$ \4 P& u: j# L# K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2-2-14 14:05:24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12-2-14 14:07: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dapi在2012-2-14 13:34:00的发言:
有一次因事到部里找他,“紫根”和我同去。当时李锐不在办公室,他在电话里说等他一会儿,他从呼家楼那边马上往回赶。回来时额头上汗津津的,他说,怕你们着急,骑车骑得快了点儿。
他会是“紫根”吗?
发表于 2012-2-14 15:06: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dapi在2012-2-14 13:34:00的发言:

                                                    想起了李锐
     这些天,在记忆的海洋中不停地“搜索”,我多次想起同班的李锐。想,其实是怀念,因为,李锐正值壮年时,猝然离世,虽已事过多年,至今仍不免一声叹息。
     我珍藏着一张在学校大操场西北角篮球场自己练球时的相片,是李锐给我照的。极其宝贵。当时学校有个规定,凡是校篮球队的队员在上体育课时,可以不跟着班里活动,单独去练球。也不知李锐怎么就过来了,拿着相机给我照了一张。这张相定格了难得的瞬间,记录了难忘的校园。
     李锐中等身材长得很敦实,举手投足间似有举重运动员的“范儿”。国字型的脸,白白净净,带着微笑,戴眼镜。李锐常用“上海”牌药皂洗脸,每次都搓上很多,弄得满是大白沫,不停地用手来回揉,大概是怕脸上起“青春美丽豆”。还真有效,他的脸确实比较光溜,不像我黑不说,还长一脸的疙瘩包。李锐性格内向,做事沉稳有度和班里同学处得很好。李锐的家“不差钱”,他在学校时骑的那辆自行车是美国原装正品;他给我照相时用的那台相机是德国蔡司;在一帮穷学生中有这两样东西自然“非一般的感觉”,李锐并不张扬。
    “文化大革命”时李锐做了一件让人难忘的事儿。在班里教室的后墙上,画着一副与几乎墙同大的画“毛主席去安源”,就是他的“杰作”。此后在别的班墙上他又画过一副。这种画是事先在墙上划满密密麻麻规整的小方格,然后再看着原样一笔一笔的描画而成。技巧多高不说,可绝对需要工夫,需要细致耐心,需要无数个弓背弯腰下手精准的动作。这让李锐经历了锤炼,获益匪浅。
     毕业后我俩都分配到沈阳,我在112厂,他在410厂。我去过410厂一次,见到他和可彪。以后听说他被借到部里办展览,过一段时间即正式调回北京。
     有一次因事到部里找他,“紫根”和我同去。当时李锐不在办公室,他在电话里说等他一会儿,他从呼家楼那边马上往回赶。回来时额头上汗津津的,他说,怕你们着急,骑车骑得快了点儿。中午,请我和“紫根”在东四路口“森隆饭庄 ”(现已不复存在)吃饭,时至今日我只是没忘“松鼠鳜鱼”。
     李锐在部里是搞财务工作。90年代初的一个春节我们班在全总“职工之家”大楼对面一家饭馆聚会,李锐开着自己买的“捷达”过来,很是拉风。他上身只穿一件厚点儿衬衣坐在餐桌旁,我问,你不冷?他说,外衣放在车里了。那次见面,是彼此间最后一次。
     现在的我们,用“伍的”的话说都“害怕照镜子”。挡不住岁月的脚步,就该充分享受眼前的美好时光。平衡心态,调理性情,滋补身体,善待自己,图个儿孙满堂平安长寿。事实上,同事熟人朋友同学“倒下”的不幸消息中,也有另类启示:不可逆料的“杀伤”防不胜防,问题往往出在“没想到”上。我有时觉着,或许真有“命中注定”。“今朝有酒今朝醉,莫使金樽空对月”,豁达开朗及时行乐,亦是必须的! ( Q* {2 D- L H$ c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2-2-14 13:37:45编辑过]
- ^1 W1 i. z: D$ Y9 o

他是在部物资局财务处当头吧。

发表于 2012-2-14 16:02: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三领导说:“为什么手动档踩错油门当刹车,左脚本能地是踏下离合器?不太理解。”
达克解释:本人没有开过自动档车,让我开还真有些害怕呢。记得刚学会开
车经常用离合与刹车控制速度。有一天,我快到小区门口了正在徘徊,身体笨拙地带动脖子扭来扭去,左顾右盼。那个小心样子着实令人可气。忽听耳边轰轰作响,以为旁边有“泰托拉”驶过。吓死了!一看四圈没有车呀。才发现。我在扭动身体时右脚滑到油门上了。还好我左脚死死地踩着离合,车没动。从此以后我就注意了。

3 e. [7 _! F/ w- v% ~, Y# F
[此贴子已经被西水车于2012-2-14 16:51:04编辑过]
发表于 2012-2-14 18: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924_3346_3在2012-2-14 9:38:00的发言:
? B. K0 W4 ^7 X

情人节到底是什么节?不理解。按文字说,夫妻算情人吗?不应算吧。似乎让我理解“情人”二字是婚外的事。“情人节”是不是翻译不确切呀?我对此节不感兴趣,洋玩意儿没劲。

4 k1 l6 a* Y1 s% ^4 ^; \

到中国这节已变味---污染社会空气的洋垃圾。。。支持石家庄的广告牌。

发表于 2012-2-14 18:28: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wxyzn2005在2012-2-14 12:04:00的发言:
* A: o/ e s# T6 n3 v0 r6 e8 p

大学长,不要光想着吃酒和糖,你人脉广帮帮忙说不定18只蹄膀就归你吃的了。

, N2 W4 A0 g8 b# i

 

9 D- W. {4 J* `# q0 }

学妹所言极是,小老头不是不想做这月佬,苦于手中没有与之门当户对的帅哥。虽嘴馋,但无奈。故吁请大家努力,事成虽非主角也有糖吃。退休后,在家无事,如能做个红娘、月佬,也是个不错的差事。五年前我和老伴为境外的一对拉线成功(女方是邻居,对我以大伯相称),前前后后多次请我吃酒已感很是合算,不想此次去看女儿时,这对小夫妻又多次电话邀请我们去他们居住的圣路易思,前后五天顿顿老酒,开车带我们游览,参观了密西西比河及河畔的拱桥,我大喊“合算”心想这生意不错下次有机会,这红娘月佬还要多做作。之所以对学友们说这些真心话,就是告诉大家说媒拉牵是好事,做好了可以双赢。在我们周围能拉合的就给拉拉吧!

! E |# [9 Y' B. l! d1 U4 L

密西西比河畔:

, o9 U( R* q7 [7 U3 V" @; \6 G

《北京航空工业学校6》

《北京航空工业学校6》

( S" i8 k' U. R) _ t5 j$ v

全不锈钢制拱桥电梯登顶10元192米高:

《北京航空工业学校6》

《北京航空工业学校6》

; s) `5 O0 n7 d

小夫妻新居,二层独立别墅带地下室,三车库,四房、三厅三卫,全装修,配设备(中央空调、壁炉及燃烧装置、二烤炉,四眼电磁灶及排风,一洗碗机,一微波炉,车库卷帘及遥控装置,五储藏室货架,灶头间全部大理石工作台及橱,卫生间全部设备。。。)1200平米独用草坪(买房是连地一起买,不是50或70年收回)。23万元。(折合人民币约145万元)

《北京航空工业学校6》

《北京航空工业学校6》

z: O0 v9 i* s/ }+ k; g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2-2-14 19:40:20编辑过]
发表于 2012-2-14 18:59: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zhangmen4014在2012-2-14 18:28:00的发言:
. [& Z* G7 C4 E5 [5 j9 N. ^

 

) ~+ ?9 T+ H4 ]

小夫妻新居,二层带地下室,三车库,四房、三厅三卫。23万元。

5 G) Q' _* T1 A0 g; ]

  这房子简直太便宜了,要是在国内在北京得多少钱哪!(遵照领导指示删去照片,节约地方,哈哈!)

1 R: [2 c- j# ~' l. p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2-2-15 9:59:34编辑过]
发表于 2012-2-14 20:50: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zhangmen4014在2012-2-14 18:28:00的发言:
/ R! C5 n; k1 G8 {0 u k

 

! V! a4 G) [9 P0 X4 E

全不锈钢制拱桥电梯登顶10元192米高:

& |/ T$ {+ T: l8 A

小夫妻新居,二层独立别墅带地下室,三车库,四房、三厅三卫,全装修,配设备。。。)1200平米独用草坪(买房是连地一起买,不是50或70年收回)。23万元。(折合人民币约145万元)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pc120008.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6 F- q- W! A6 h! b8 V' V; ~: J# f
QUOTE:
 
0 ]8 X- {5 x3 T& E0 U3 X

 

; E* E' p$ p6 P8 K+ r: ?

上海卢浦大桥开放过上去观光一次的票价是70元。

9 R( ^5 g" r. c/ N9 G

 

0 J, l9 t+ k/ V6 d, }- o

我自己的住房在上海浦东三林城(外环线边上)一套95年建成的72平方的两室一厅的多层住房现在的价格是145万。我平时住儿子家,他的住房也在这地区2002年建成的,120平方的6楼(三室两厅两卫)复7楼顶层不算面积(两室一厅一卫外加露台和阳光房),实际套内使用面积185,没有电梯现在是三百万。小区里公共车位有限,有天儿子下班晚了,回来在大院里转了一个多小时才勉强停好车。又有一天早晨去开车,发现车门被人用硬物砸了个尖坑。到物业去反映还听说有几家的轮胎给划破了。

4 j" W& H; D ]+ x: k( K

 

8 o' `1 E/ F+ ]+ e4 a: F, l2 T' b* o S

看照片他们这四房三厅三卫的每间面积可比我们的房、厅、卫要大多了,这房子连同这一片草坪在上海得几千万吧!

5 f( `5 d+ C1 W, U6 W6 m6 ?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2-2-15 19:33:17编辑过]
发表于 2012-2-14 22: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dake在2012-2-12 14:40:00的发言:
才女不敢当,待闺那是真的。
2 T7 Q" [; p: ~8 Y

看《非诚勿扰》吗?如果对那个节目感兴趣,也不妨一试。

发表于 2012-2-15 06:59: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dake在2012-2-14 16:02:00的发言:
: o0 C; g) A4 S* f) k) v

记得刚学会开经常用离合与刹车控制速度。有一天,我快到小区门口了正在徘徊,身体笨拙地带动脖子扭来扭去,左顾右盼。那个小心样子着实令人可气。忽听耳边轰轰作响,以为旁边有“泰托拉”驶过。吓死了!一看四圈没有车呀。才发现。我在扭动身体时右脚滑到油门上了。还好我左脚死死地踩着离合车没动。从此以后我就注意了。

/ R3 f8 o/ I( r

我从你的上一个帖子就已经感觉到了,你习惯有事没事踩离合。这个习惯不好,用离合和刹车控制速度更不好。只有油离配合,那是起步的重要环节。哪有离刹配合控制速度之说呀。即便是在正常行驶中有什么事要减速,也不能动不动就踩离合,而应该踩刹车,只有停车才踩离合。在行驶中踩离合,车子相当于空挡行驶,是很危险的,这也是不少车子失控的原因。尤其是在走山路下坡时,随意踩离合最为危险。汽车禁忌空挡行驶,现在车多了,管不过来,80年代时,警察发现空挡行驶要处罚的。当年首钢矿山发现空挡行驶是要扣当月全部奖金、扣部分年终奖、年底的浮动升级也就没份了。可见空挡行驶有多大的危害。

/ n. y" k4 |& L5 p( n4 B/ O

不知说的对不对,请dake兄参考。

0 M7 j) s4 M( M! e& U4 Y( e1 Q9 A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2-2-15 6:59:15编辑过]
发表于 2012-2-15 07: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敬请各位网友注意:

4 c) o9 |3 p, t, I0 b2 ] I; x! |

在引用别人帖子时,引用哪一部分就保留哪一部分,请把其它部分删掉。尤其是照片,如果不是专门讨论照片上的内容,可以把照片删掉,保留需要引用的文字。这样可以减小篇幅,让别人看起来方便一些。尤其要把原帖的“[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xxxx-xx-xx xx:xx:xx编辑过]删掉,因为这行字与引用没关系嘛。

+ E2 A' _& E) t3 b4 R

以上是随便说说,说的不对敬请谅解。

发表于 2012-2-15 07:27: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忆往情深在2012-2-14 12:07:00的发言:
. P: P$ U8 M* E* l( R

我的校友用第一种解释,

2 R& f5 r0 y1 M7 d! O# s* d

“我的校友”?

发表于 2012-2-15 07: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西水车在2012-2-14 14:07:00的发言:
他会是“紫根”吗?
N* a, K* l! P2 [5 V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说两句吧。

" Z, u% _; Y" T+ `

dapi不是说了嘛,“广林”即是“紫根”,“紫根”即是“广林”。你这里又来个“他...”,“他”是指谁呀?闹得我是莫名其糊涂。

 楼主 发表于 2012-2-15 07:51: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924_3346_3在2012-2-15 7:32:00的发言:
$ L3 f# _. n0 r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说两句吧。

1 ~3 D5 h/ @' l0 \, v

dapi不是说了嘛,“广林”即是“紫根”,“紫根”即是“广林”。你这里又来个“他...”,“他”是指谁呀?闹得我是莫名其糊涂。

* T2 A8 O& ~1 B6 F3 [

你没有看到王主编修改前的帖子,你看到的是修改后的帖子,当然糊涂。让他自己解释会清楚,有什么看不下去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20-1-22 13:53 , Processed in 0.255799 second(s), 18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50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