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123
返回列表
楼主: liangzhi1915

傅作义时期的北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8-26 13:12:44 | 显示全部楼层
真不错
发表于 2012-9-14 18:34: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51号兵站 于 2012-9-14 18:40 编辑
4 j; I, f& N8 f4 y. r* m  s8 X8 u" t4 ?, N0 V
谢谢楼主:第一次看到这张天安门照片。
% h# a' ]$ U# b- D& Z2 K: U- v$ W# N0 l) P% \% l8 x9 I) i, c
发表于 2012-10-9 23:38: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不错,刚刚找到组织,报个到
发表于 2012-12-17 10:5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好帖美图——谢谢楼主
发表于 2012-12-30 01: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楼主的照片才真正领略到什么叫一声叹息
发表于 2013-1-25 19:34:05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北平好,那会没有这些冰冷没人情味儿的钢筋混凝土高楼。而北京呢,京字的释义是【象形。甲骨文字形,象筑起的高丘形,上为耸起的尖端。本义:人工筑起的高土堆】时过境迁,高土堆变成了上层建筑的高水泥堆,按以后的发展北京还可以叫北楼。
发表于 2013-1-25 22:49:41 | 显示全部楼层
彩照,清晰,珍贵!
发表于 2013-1-26 10:56:31 | 显示全部楼层
百看不厌的老北京{:soso_e179:}
发表于 2013-1-27 20:57:57 | 显示全部楼层
太珍贵了,谢谢楼主。第一次见到这么清楚的原始北京。如果再把同一地点的现在照片放在一起,会是什么感觉?是遗憾还是惋惜,痛心?
发表于 2013-4-6 22:50:4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资料 ,谢谢楼主
发表于 2013-4-7 15:46:58 | 显示全部楼层
习惯成自然 发表于 2010-12-5 15:04 ) _4 z& O/ i8 R' _0 v
傅司令上当了,我们以保护文物古迹为名进了城,然后我们全给拆了。哈哈。

( W  `+ H; b# q! O# J3 m* K这确实有点讽刺。开国之初一大失策!
发表于 2013-4-7 16:09:57 | 显示全部楼层
“靠右行”那张最好玩,“南长街”那张最亲切,那口大锅里是什么吃的,最想知道
发表于 2013-4-10 12:30:53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得感谢《LIFE》,留下了大量宝贵的资料
) O6 Z  g) L8 O, z8 o7 f同时也得感谢楼主,整理上传供我们学习
发表于 2013-7-6 16: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北海小胖 发表于 2013-4-10 12:30
% I# y; s$ O2 f: v8 l3 R真的得感谢《LIFE》,留下了大量宝贵的资料
, @! h9 h3 y: K同时也得感谢楼主,整理上传供我们学习

  }$ |3 c; Z, s1 S; G7 [  c Beijing in Colors Photos, 1940s (3).jpg 2 b5 I  j% m7 H, y6 a: d
Beijing in Colors Photos, 1940s (2).jpg ' }' |8 z9 A. \' q6 A! C& e
Beijing in Colors Photos, 1940s (21).jpg % F, R  {/ ?' U% s: C7 x7 r1 G" p
Beijing in Colors Photos, 1940s (24).jpg
! h* Z! [  P0 [( n' Z Beijing in Colors Photos, 1940s (14).jpg 9 h  Q& D# E4 ^
Beijing in Colors Photos, 1940s (16).jpg
# ~6 K( W) @* `  L! C! R; C9 Q Beijing in Colors Photos, 1940s (30).jpg - M$ }% U, ~& H( g
Beijing in Colors Photos, 1940s (28).jpg
5 i! m7 b+ {, X* H
; \+ U$ z, i5 T! v8 Q
' l& C* @' c1 a
发表于 2013-7-7 06:56: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靳京 于 2013-7-7 13:40 编辑
1 f" g& u# b* l6 E1 c' f9 W7 G+ [+ U9 g2 l- w7 ]! D: X

: X1 R2 ^7 u1 p  }/ Z. h% p' Y  i' |) c0 E6 M& r
Beijing in Colors Photos, 1940s (10).jpg 0 A$ T8 U4 P7 i# ^' q, z3 S: v4 b
9 n0 G# u' |3 F" U) N- w
Beijing in Colors Photos, 1940s (48).jpg % ^0 h5 A, L: k
! A! f# h( T* ?4 l3 j1 Y2 F& z
Beijing in Colors Photos, 1940s (53).jpg
+ I' S% [! G% Q* x! j% B( \
' |' K$ Q( \+ |( _! y' c$ b Beijing in Colors Photos, 1940s (54).jpg
) e9 Z" s" }8 ^* D! X) d5 \
3 F5 T! P7 x/ I# s Beijing in Colors Photos, 1940s (55).jpg # F' [$ @! m9 T+ R. B. N

% A5 K9 o/ s- L" Y5 H Beijing in Colors Photos, 1940s (51).jpg 3 x8 g- z) s% u' E. I- v2 \) s

7 V, r5 O  a% Z# N daqingmen.jpg ) l9 ^; r% @$ l7 r' Q/ a
发表于 2013-10-13 02:24:23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古老的北京。
发表于 2013-10-18 17:17:0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大图真带劲!尤其是彩色的大图!!!
发表于 2014-5-7 12:17:53 | 显示全部楼层

6 E. w, n# L* a% q0 H) ?历史本来留给我们一个完整的北京。
发表于 2014-5-11 22:18:23 | 显示全部楼层
紫禁城 发表于 2010-7-10 14:56$ {5 j2 f/ ]4 Z1 x7 L& Y1 S3 D$ n
图片43.jpg,是卖的老北京的卤煮火烧吧?

9 W% v; u4 T: B) G* i, l卖烀白薯的。
发表于 2014-5-11 22:19:18 | 显示全部楼层
晚照主人 发表于 2013-4-7 16:096 J8 n4 c4 N4 M# c3 x
“靠右行”那张最好玩,“南长街”那张最亲切,那口大锅里是什么吃的,最想知道

+ y: e: Y7 V7 x5 G' l3 G烀白薯
发表于 2014-8-1 09:36:02 | 显示全部楼层
极其极其珍贵!谢谢!收藏了。
发表于 2014-12-1 14:56: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七旬老叟 发表于 2014-5-11 22:18
0 K4 b& Q* j- Q; @卖烀白薯的。

: |9 X- n3 l& h0 B5 S( m' v& d* o: x这是卖什么的?
2009451304877753.jpg
发表于 2014-12-1 16: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51號兵站 发表于 2014-12-1 14:56
5 j* H' _% @: ~. v: T这是卖什么的?

" {- I) m. {8 P, b) H4 q+ Z" L  【转帖】     《烀白薯》
    如今,冬天里吃烤白薯已不新鲜。其实在老北京,冬天里吃烀白薯也是热乎乎的一景。
    吃烤白薯是老北京最平民化的食物:既便宜,又热乎,常常属于穷学生、打工族、小职员一类的人,他们手里拿着一块烤白薯,既暖和了胃,也烤热了手,迎着寒风走就有了劲儿。记得老舍先生在《骆驼祥子》里,写到这种烤白薯,说是饿得跟瘪臭虫似的祥子一样的穷人,和瘦得出了棱的狗,爱在卖烤白薯的挑子旁边转悠,那是为了吃点儿更便宜的皮和须子。
    民国时,徐霞村先生写《北平的巷头小吃》,提到他吃烤白薯的情景。想那时他当然不会沦落到祥子的地步,不过,也绝不是如今脱贫致富开着小车住着别墅的作家,只是到宾馆里吃吃电炉子里用银色锡纸包着烤出的白薯尝尝鲜。所以,他写他吃烤白薯的味道时,才会那样兴奋甚至有点儿夸张地用了“肥、透、甜”三个字,真的是很传神,特别是前两个字,我是从来没有听说过谁会用“肥”和“透”来形容烤白薯的。
    但还有一种白薯的吃法,今天已经见不着了,便是煮白薯。在街头支起一口大铁锅,里面放上水,把洗干净的白薯(这种白薯一定不能要那种干瓤的,挑选便是一种经验)放进去一起煮,一直煮到把开水耗干。因为白薯里吸进了水分,所以非常的软,甚至绵绵得成了一摊稀泥。想徐霞村先生写到的 “肥、透、甜”中那一个“透”字,恐怕用在烤白薯上不那么准确,因为烤白薯一般是把白薯皮烤成土黄色,带一点儿焦焦的黑,不大会是“透”,用在煮白薯上更合适。白薯皮已经被煮成一层纸一样薄,朱红色,能透亮,才是一个“透”字承受得了的。煮白薯的皮有点儿像葡萄皮,包着里面的肉简直就成了一兜蜜,一碰就破。因此,吃这种白薯,一定得用手心托着吃,大冬天站在街头,小心翼翼地托着这样一块白薯,撅嘴嘬里面软稀稀的白薯肉,那劲头只有和吃喝了蜜的冻柿子有一拼。
    老北京人又管它叫做“烀白薯”。这个“烀”字是地地道道的北方词,好像是专门为白薯的这种吃法订制的。懂行的老北京人,最爱吃锅底的烀白薯,那样的白薯因锅底的水烧干让白薯皮也被烧糊,便像熬糖一样,把白薯肉里面的糖分也熬了出来,其肉便不仅烂如泥,也甜如蜜,常常会在白薯皮上挂一层黏糊糊的糖稀,吃起来,是一锅白薯里都没有的味道,可以说是一锅白薯里浓缩的精华。一般一锅白薯里就那么几块,便常有好这一口的人站在寒风中程门立雪般专门等候着,一直等到一锅白薯卖到了尾声,那几块锅底的白薯终于水落石出般出现为止。民国有竹枝词专门咏叹:“应知味美惟锅底,饱啖残余未算冤。”
    只可惜,如今即使跑遍北京的四九城,也找不到一个地方卖这种“烀白薯”的了。
                                                    北京晚报2011-12-28    作者:肖复兴
6 V/ A( G4 H- a1 c; F9 c! ^# c

3 C. k/ a# |# C6 E
发表于 2014-12-1 16:49:05 | 显示全部楼层
吃烀白薯讲究的是:大块儿、黄瓤儿、靠锅边儿。
发表于 2014-12-1 17:11: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七旬老叟 发表于 2014-12-1 16:490 G4 `2 E/ z8 Z# T
吃烀白薯讲究的是:大块儿、黄瓤儿、靠锅边儿。

& P1 l7 m5 a, S7 o! X杨大哥说的有理!在山东靠地瓜(白薯)讲究的也是吃黄瓤儿、软和的(烤完后里面恨不能嘬出汤来才熨帖)。几十年前吃干瓤白薯的目的就是为了填饱肚子,现在生活要求看涨了。
发表于 2014-12-1 18:42:12 | 显示全部楼层
如图:靠右手锅边儿那个是一根比筷子稍粗稍长的木棍儿,头上绑着一些有的是白布也有绑羊毛的,经常拿它沾那些类似糖稀一样的烀白薯的汁液刷到白薯上。内股香味儿,现在想起来.....
发表于 2014-12-5 13:32:42 | 显示全部楼层
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发表于 2014-12-27 15:14:20 | 显示全部楼层
51號兵站 发表于 2014-12-1 16:11
5 L4 B) Q# K: A【转帖】     《烀白薯》     如今,冬天里吃烤白薯已不新鲜。其实在老北京,冬天里吃烀白薯也是热乎乎 ...
7 _2 L/ M# k) U: o, H% W/ J5 v' h
长学问,谢谢!还有这么一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6-27 01:47 , Processed in 0.067942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