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楼主: wangpei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29 08:58:26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 S$ f8 d1 c- Z! C$ F9 q
( y# t5 _# b9 ~1 P4 X, ^7 i4 u
2203【便宜】- {# a1 i2 F  d. |$ Q! m
中美贸易战正酣,小民这里也在拼抢。本周二上海地区最高气温达到37℃,开在闵行区的美国超市Costco,中国大陆首秀,开市大吉,首日买家爆棚,数小时后宣布暂停营业。
7 ~1 |! O# X! b媒体报道,车辆堵了半条街,停车场预计泊车进入需排队三小时。场内情况堪比春运现场,大妈们疯狂抢购, 茅台抢光、爱马仕抢光…… * W+ ]) c& X2 v! R/ _. k
Costco是全球第一家会员制超市。会员才能进入卖场。分别为个人和企业会员。上海这家个人会员年费299元。0 v8 n1 h" \- c$ }! C) w
Costco的品牌知名度高,全美第二大,我在它的本土从东到西,到过的几个城市都见着它的身影。去过几处,参观为主,仓储式布局,货品码到顶棚,批量采购合适,适合单位和大家庭,位置多偏远些,其优势在价格便宜。当地的亲戚朋友基本不到这里来,不如其他的几家大超市,品种和质量更多更好些,尤其是食品蔬果类。说来不同的阶层往不同的店,图便宜Costco优先。
; M; t( {7 R  {闵行店位置也在“郊区”我五月份在那小住几天,坐公交进城一个多小时。区位符合这家店的价格定位。也是打成本价格优势。开门见喜。
* R+ J# b% z' e% L" Y. X价格便宜是硬道理,此前官方透露,Costco非食品类的百货商品价格低于市场价的30%到60%,食品类则低10%到20%。如飞天茅台1498元,比官方指导零售价便宜1元, 52度的五粮液919.9元,限购1瓶,这有点中国特色了。各种食品和生活用品才是标配,烤鸡、牛奶、鸡蛋、面包、牛排乃至洗衣液、卫生纸装满市民的购物车。  3 i9 E2 Y' ~2 v! b7 c
周二为工作日,拼抢的主力自然是赋闲在家的大爷、大妈们,现存最有活力最会过日子的一代人,这真是百年一遇市场机会。网上已现抢购攻略,有说一次性抢购奢侈品的,网上出手,盈利过万,不知真假。反正是名酒都没了,名包也没了。抢到手的得了实惠,遇此盛况的机会不多,大卖场人山人海,出来结账两个小时,也算经历过。; B1 g3 G, _- U! [9 s7 g" x* N
中国的购买力叹为观止,中国的消费者中还有二次倒卖从中牟利的一小撮,让老美们措手不及。不知这家能持否?水土不服的不在少数。2 z6 j6 ]9 M( k- y. @. |
前些日子媒体报道“家乐福”常年亏损,被国人收购了。上周报道“大润发”这是家本土的大卖场,也被收购了。
* C& W0 q' F( c1 P
/ z& C4 u4 t5 U0 e, R+ Y! N/ Y% g9 t/ 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30 07:43:59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 p* I) ^, g: `  J8 ^6 e6 ]
$ N- ?* j* q& U' N/ d: h, O# m
; }5 U2 o/ J) u9 p- q

( u% m, q4 K9 O2204【中山公园】
. r% n* _+ D2 k; h9 f# C) T除了北海和动物园,中山公园是我最早到过的公园,也许是之一,因为再早记不住了。一年级春游我们去的就是中山公园, 学校食堂给每人带了两个花卷。那时进门后的白色石牌坊后面立着古铜色的巨人,好像没有孙先生塑像,有也没记住,是一开山辟地的力士,“喝令三山五岳让路,我来也”的意境。“大跃进”还在,余威不倒站这好几年。4 T% `7 F. Y! h3 i! V% _7 R. u
印象深的是“五色土”在上面跑来跑去,后来才知道是社稷坛。再就是西面的旋转木马,我可能骑乘过一次,后来每次到这,都是挺多的人,再没机会上去。到八十年代木马们还在转着,作为家长也没为孩子排队坐一次。现在原址还在,圆圆的带着顶棚,往里看,木马没了,安安静静的,变成了一座静止的城堡,孩子可以在里面爬上爬下,没见几个孩子。挨着的是个碰碰车场地,开门售票,没人玩。可能不是周末,来的人少吧。
! G3 Z! @$ e# j4 s- Q' e: F2 W" f2 k3 N! ]往北去,人稍多些,明晃晃晒着太阳的那一溜座椅都空着。阴凉处,筒子河边尚有空着的位置。树荫下有游客驻足聊天,走近些,看清了,想起这里是处联姻的场所。有好多年了,上次来这也见到过。地面上铺着一份份资料,还有带相片的,塑封,性别、年龄、身高、收入、房产……对寻觅另一半的要求。这是父母为子女寻找对象的地方。看看候选人的年龄大多为八零后,三十大几,快四十了,女多男少。没见着年青人在这转,都在班上忙。父母闲,父母急,也许就碰到合适的呢,有关子孙后代的大事,能帮一把就帮一把。
4 P$ v$ p: m2 ?( \: A) G一位老汉眼下照料着十多份材料,还在往上补充新的文字,写好后用小石块压住。这位属于代理人呀,看摊的,不少资料上都注明了家长的联系电话,大概是家长和家长先行聊着,合适了再安排小的见面。这边的一溜都是黑龙江籍的,十好几份,摊上的几位东北口音,北漂们的父母本该是带孙子的光景,现在这还是无米之炊呢。他们也算组团参加活动。
0 ^1 V( Y6 V; x$ ?, g; n4 R这处自发的市场,不温不火好多年了,挑挑拣拣不知成就了多少对。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现代了,都网上相识了,老章程成功率不会高,婚姻这事听命于父母的不多。事倍功半,费力不讨好的事也拦不住父母的操心。$ Q7 K/ {" g  P0 b
0 k% W4 _! ~% A) D0 P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30 08: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0190829_103045_resized.jpg
+ L1 l2 J, J6 K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30 08:12:24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0190829_110832_resized_1.jpg
  f/ V3 i  H) Y/ `# b$ S: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30 08: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0190829_113434_resized.jpg 3 |. q' |- |, w8 T$ u( a: E1 Y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30 08:16:34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 H7 O: B3 K; i3 b4 j2 B( o' x" Y/ A$ G) x2 k, w( e
4 ?6 ]9 }4 |2 z4 r+ T
/ r% V+ r' F* [8 x

4 a9 ^9 ~1 L" N5 z# y1 W/ ~3 b; K% q) G2205【千年古柏】8 f* }( Q: p8 @8 V
中山公园闹中取静,南门外大广场,东墙外人山人海的故宫午门。7 p- g& [5 X" M* P
坐在筒子河边,看蓝天白云,对岸的城墙角楼,灰体金顶。眼底下没见着船,无人愿意暴晒于河面。风扬起柳枝飞腾呼呼作响,掩盖了尘世的喧嚣。发呆的好地方。$ L. R. N* Q  i' p' H  v
起身,往南去 ,绕过中山堂大殿,东侧为“愉园”立着金鱼展的牌子。早年 ,公园唐花坞的菊展,还有金鱼是有名的,但金鱼是多年不见了。过去看看。长长的廊子连接着亭子,古香古色,这组廊亭建筑是头一次见着,像是新修的,位置在音乐堂北。远远地见着太阳地上几架圆圆的大木盆,还没往过走先见到廊子内边墙上一溜的水箱,里面悠悠各色的金鱼,金鱼都上墙了,在墙上的水族箱内。好几十个品种,花花绿绿。! \: t' n/ M! |/ C: S
往南音乐堂,唱着歌的是树尖的鸟雀。看墙上的大招牌演出信息,每周上演三五场,今晚是“电影金曲演奏音乐会”,一如既往亲民的价位50---180元的价位,想见傍晚时分,纷至沓来的观众们踏破周边的寂静,我曾也走在其中。
; ?( }+ j- b2 n4 v3 U三两年过来一趟,大前年的夏天还来过,与外埠的朋友在“来今雨轩”的旧址歇脚,享用茶点。这次转过来,茶点铺子关闭了,没有游客歇脚的地方,这里曾经前辈群英荟萃之处,撤了,也就没了念想。来今雨轩的牌子早就换了地方,在园子的西门附近,内部装修好多年了,至今没有对外开放: t% T0 l# r* p1 ^* b, f
往西去,一溜古树森然。当间儿,孙先生全身像矗立在花坛中。1914年社稷坛开辟为公园,至二十年代改称中山公园。不知从何时开始,年年的中山堂内有祭奠。公园不曾易名,孙先生来了又走了,今后大概不会走了,开天辟地者当永垂不朽,后人铭记。一代一代的在此矗立下去。
9 S5 d( r& s2 M+ [  S/ e千年的古树不朽。一级古树,数百年上千年的,挂着红牌牌的有三百多株,标注年份。这单凭眼力是看不出的,两棵比邻的侧柏,体量差不多,一株为辽代,树龄千年,另一株明代的,500年,鉴别者是凭历史档案的记录还是根据年轮推断的?3 R7 l% _2 o  G( z" x4 c/ f
/ v% w* c$ i' t" q/ b
# D2 Y. b  C$ V& 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31 18:45:22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 T% m# N/ r0 p, {4 J+ O. n( b' K* c7 {% O, J* |
2 n& w0 g+ s5 K/ N6 e
2 O. c: S2 l" g* h

0 U6 z) }5 q' \/ I/ o2206【落枣】# p0 ]/ @# g5 J: ?8 o: M
傍晚从护国寺中医院出来,晚八点前可以取药,代为炮制的中药。门口的小院子挤挤插插。十多部轮椅填满了,多是穿着住院服的老者。太阳落了,医院下班, 地面空出来,老者们出来放风,聊天,白天只能闷在屋内。这周边也没有片绿地,只能在这门口憋屈着。. w8 R9 y$ g! L- B: D' t
往北穿行胡同往德内大街的公交站。曲曲折折,这边的胡同走熟了,棉花胡同、花枝胡同……。前年胡同取缔了一批商户,堵了一些临街的门洞窗户,整理后利落多了。往东去,胡同收窄,竟然还泊着车,稍窄的地方就没有了会车的空间,真难为这些车主,进来出去每次都要考验车技。车子的驾驶座一边紧贴着墙壁,出来进去,钻来转去,还得好身手,胖子就麻烦了。空出的一侧,也就能过辆小车,救火车别想。& D# Z3 E4 o. Y) |
胡同里放着躺椅,喝茶的老汉,比他院子里要宽敞,要不干嘛要坐到外面来,风凉些,天还有点热。一个个小院,小小的门楼、门洞,扫一眼进去,难得不遇到碍眼的,院子内搭建起来的小房、小棚。平房院里的老户紧紧巴巴地生活着。
+ z, h  C3 u% p, q: @
" F0 e" V( a! h

9 T+ w3 k2 U& A: c/ \0 [这家院落看进去,一地的红枣,几米的走道上,扫起来能有一簸箕。抬头,顶上树棵子上绿叶红果招摇着。到了打枣的季节,可是没人打枣了,风刮下来都没人捡。
* u7 }# A6 e! |1 j8 r/ s$ q我想起西四北自家老院子里的大枣树,这个时节,每年的开学前,院里的孩子集合打枣,像是开学前的嘉年华。一个夏天的等待,孩子们秋毫无犯,谁也不会去够头顶上的枣子。这是家长们从小就叮嘱的,要到成熟了,大家一起才可以摘。多少年都是如此。九月一日开学前,欢乐洋溢在整个院子,孩子都上手了,姑娘小子,树上树下,哗啦啦,竹竿子挥舞,大哥哥摇动着枝杈,枣如雨下。大号的洗澡盆装得满满当当……。那是我们的少年时代。2 {+ p/ \* f9 N; K" M0 N* o
成年后的秋日,再回到老院子中,棚顶、地下落着干瘪的枣子。顾大哥说早就没人打枣了。数年前,西厢房前的老树被伐了。我家门前的那棵还在。4 m0 C; _  ]; e7 t
又到了落枣时节。
  p( n0 I! ]. q) I) |) B* B, N6 X. r9 _: w+ R0 u  d' X

' j' Y( H2 y2 D* V/ z' P" x
8 K( |! r- g0 j: E4 w& [! C
% z3 _5 Q9 e2 N$ |! N3 C
2207【一颗】* {4 X$ o- N3 j' M
大枣噼噼叭叭落在周边,砸在头上还有点疼,也想不起来带顶帽子,或者顶个脸盆。砸在地上,摔得开裂的是品质最好的,甜而脆,塞到嘴里嘎嘣嘎嘣大嚼,一场枣雨下过,人吃个半饱。也有倒霉的,“洋辣子”掉下来,粘到皮肤上,能蛰出红斑,躲着点,在枝头晃动的间隙中再下手捡拾。上树的风险大,谁知哪个叶面上趴着虫子,顶上的大哥哥常会带伤,高兴,喊叫两声,接着挥动竹竿抽打。都说要“打”枣,第二年就“越打越有”长得旺。# W( e" h0 {* I1 ~
枣子是两头尖尖的,跟现在街上卖的马牙枣相像,那时市场上鲜枣不多,卖一阵子就过了,胖胖的枣子不少,买过吃,都觉得不如院子里的这两棵树上的枣子甜。六十年代,零食少,街上的鲜果都是季节性的,不像现在,好多水果常年都能买到,一年一度打枣吃,孩子们人生中最早感受到的劳动成果和丰收的喜悦。枣子也是稀罕物,一次能吃个够。家里人还不断地提醒“吃多了上火”上火是何物,不知道。& e% B# L. H/ j  [+ u
打下的枣都捡到大盆里,满满的一大盆。家家有份,按需分配,用小盆往外舀,孩子们乐着,捧上小盆往各家去送,家里人口多孩子多的,小盆满满的,小户人家就少些。记得我给前院住在西头旮旯里的伯伯送去一碗,没用盆子,他家就一口人,我一直不知道这位退休在家的老伯姓什么,干什么的,后来隐隐约约听说是从巴西回来的,也无人去印证,他烟多话少,还抽劲头足的雪茄烟,烟盒留给孩子们,老伯说牙不好,不吃枣,只留下了四五颗。
$ z3 ~! ~1 Y( L, \4 d3 ?这张片子(见照片)是家人给拍的,在我家门前枣树下,背景是西厢房前的老枣树,摄于1969年夏天,八月初的一个周日。那一年大哥哥大姐姐们都走了,院里剩下的孩子不多了,当月又走我们三个。没赶上打枣。
/ t+ z* |6 r0 U7 u0 N$ a现在都没有稀罕物了,鲜果吃什么都有。胡同在,院子里枣树就在,没人还指望树上的枣子,怕是担心掉下来的虫子和打扫干枣落叶的麻烦。8 a% j5 {+ H4 B; M* H
乡下院子里的枣子也红了,落了,伸手摘下一颗红的,也是马牙枣,不那么甜也不那么脆,咬着还有点费事,有这一颗尝尝就够了。. j+ N8 |$ X( q! r  \
3 ?( i) ]6 o3 u  p8 G) b

6 X% b0 g) V" }1 |7 S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31 18:48:05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0190831_160125_resized_1.jpg
% p% m1 E# c+ P: H& t& d1 ^! f

点评

1969年8月  发表于 2019-8-31 18:5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2 17:24:20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0 W9 K& A' x. b
2208【能走多远】
国图讲座,人满为患,连走道都坐上了人。天文馆的郑永春老师讲“未来一百年人类能到哪里?”
我们的小脑瓜,或许能体会沧海一粟,九牛一毛,还是很难想象宇宙之大,无边无际之浩瀚。地球已让人们渺茫,天涯海角,云里雾里。它只是太阳系中的小弟弟。仰望星空,除了月亮,我们的卫星,那闪闪烁烁太空,我们连比邻的行星也辨不清楚,太暗淡了。发光发亮的都是河外星系,成千上万个如太阳系,很多比太阳系更庞大的天体,飘散在遥远的太空。太阳系八大行星,原来的九大行星,被剔除出去一颗,后来的研究表明,冥王星不属于行星的范畴。未来呢,太阳系大家庭也许还会收进来若干颗行星,这要看人类的眼光了。
人类已踏足近邻火星,六十年代中期以后数十探测器,溅落这颗红色的星球。后年,据说中国的探测器也将造访。
“旅行者号”走得最远,几十年下来已经走出200亿公里的旅程,还能走多远,不知道,但恐怕是走不出太阳系了,内置的核能机组还能提供五年的能量。最终它将失去联系,飘落在茫茫的宇宙间,无休止对漂流下去,在宇宙流中。地球人渴望地外生命的呼唤,不懈的努力,渺茫的努力。金星、地球、火星,太阳系的生存带,至今地外尚未发现生命的迹象。更远端,最近的恒星,比邻星, 或许有生命的存在,
一定有地外生命的存在,宇宙之大无奇不有。小小的地球,人类生存几十万年,人类文明数千年,从茹毛饮血到科技昌明,人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只要太阳不灭,我们的生命之源在可猜想的未来还是恒定的,可预期的。可天外来客呢,小行星的撞击,上一次的大撞击毁灭了恐龙世界,造福了人类。还有几十万年的幸运吗。你说人能走多远?
地球人看的远,但走不远。看到了上千亿的恒星,可难以企及。结论是挺悲观的,令人沮丧的结论是,人走不出太阳系,在现有理论和技术支撑下,凡以光年计数的距离人类的脚步都别想抵达。
人们还要仰望星空,杞人还要忧天, 科学家还要不懈地探索,失望也希望着。
2209【第一课】
我的天文知识来自少年时的一批科普作品和科幻小说。
法国凡尔纳系列小说《月球上的五星期》《从地球到月球》《培根的五亿法郎》等等都跟航天有关,好像这后一部飞出地球是直接用巨炮发射出去的。还有英人威尔斯的《大战火星人》等一批科幻小说是少年时的最爱,比看抗日的故事让人癫狂。科学家们早就断定火星属于我们这个星系当中的宜居带,幻想出奇异的火星人来访、入侵。
上个世纪中期人类的探测器终于溅落火星,传回来的图片和采样让人失望,并未发现生命,温度太低,氧气稀薄。但发现了水,海面冰面和凝结在航空器上的水珠。有水就可能孕育生命,从低等到高等,人类还等得到吗?挂一漏万,对火星的探索才刚刚开始,不断会有新的发现,谁知道呢。
   50年代末的一本《科学家谈21世纪》科普作品,我上四年级在学校的图书馆读到的,预测的是半个世纪后的科技发展,人类的发明,衣食住行。九十年代初在北图又借来这部小书,给孩子借的,我二次翻看,好些预言已成现实。比如深空旅行、太空居住,地面上活动的道路,机器人代劳繁重枯燥的劳作,电子计算机、翻译机。
   《十万个为什么》逛厂甸时买的,八本一套,其中的一部天文卷天文知识普及。也感谢老师,很早就带着我们去看天文馆,那次认识的是天上的星座,大熊星座,北斗星、北极星,哈雷彗星、韦拉彗星。这部天象影片或是哪本书启发了我们仰望星空的兴趣。空广的天空,繁盛的银河
类似的恒星数以亿计,许许多多的星系远大于太阳系。宇宙的无边无际,个人的渺小如一粒草籽。虚空,坠入无边的云里雾里,梦境里坠落于黑洞之中,无声无息坠落,梦魇。
一切都戛然而止。上山下乡于广阔天地。再无星空的奥秘,眼下的生计。
成年后难得仰望,居城不易,大楼林立,灯光灿烂,再难见到星空,顶上虚空。
开学第一课。九月一日,国图特设专场,众多的少年在关注百年后人类的脚步。为什么我们要走向深空?未来一百年我们将走向哪里?我们怎么走向那里。
看少年们的。

/ H% r$ k( p+ v4 N! c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2 17:29:22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0190901_140310_resized.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4 17:22:55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210【50后】
几十年后,天文的那点知识没长进,反倒忘掉不少。科普对少年和老年都是新的东西。
走向深空,离不开航空器,第三宇宙速度都嫌太慢。还记得光子火箭的设想,有望飞出太阳系。五十年后这一设想,还没走出幻想的圈子。比邻的恒星如此遥远,可望而不可及。人类大概要止步于太阳系。
百年后的事遥不可及。50年后人类生活什么样?  
周末的《北京晚报》 转载英国的研究人员和未来学家联合发布《聚焦未来》报告,预测2069年时人类生活,认为可重复使用火箭将用于远距离旅行,“飞的”、水下高速公路、太空酒店、自洁式智能房屋等将变得“普通”。     比如人们乘坐高速舱前往各地,从英国伦敦到美国纽约可能只需三四十分钟。    健康、医疗方面,人们体内将植入可监测身体状况的微型装置,将大量使用可随意切换语言模式的虚拟看护或陪伴者;大规模分类三维(3D)打印设备将提供各种器官。 日常生活中,昆虫将成为人们主要蛋白质来源,厨房将配备附带昆虫培养舱和收获、处理工具的操作台;人们将到体育场馆观赏类似《哈利·波特》小说中“魁地奇”游戏的四维体育比赛,参赛选手将踩着悬停板在空中较量;互动式电影和电脑游戏将成为主流;人们将到太空旅行,入住太空酒店。
比上一个五十年,科技在加速发展。不断有新的发现、发明涌现,让人应接不暇。危机和繁荣并存,乐观者和悲观者在争辩着。少了青山绿水,大地百孔千疮  ,各族群 各阶层的争斗。兵戎相见还是贸易战,一个你争我夺,乌烟瘴气的世界。全球在变暖吗?极地的冰川在消融,在可预见的未来,粮食、能源、环境,人类赖以生存的危机多大程度的改变。畜牧业变得成本高昂,我们也将被迫像宇航员那样去培养面包虫以获得足够的蛋白质吗。一些由机器人来操办,人类就过得幸福吗。
我们少年时期望着幸福的21世纪。幻想中的一切都是美妙的。少不更事吧。再让你活上五十年,成了老妖精,想想也高兴不起来。美好只在少年,少年的期盼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5 17:44:26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本帖最后由 tiantou 于 2019-9-5 19:03 编辑   j4 |& t- d5 j

" s' ^1 {) `1 G1 A) B# T# M5 V8 N4 V
2211【机智过人】
央视综合频道看了一次“机智过人”节目。AI技术应用于生产、生活。
农业生产。水田插秧,在江苏的一块稻田中人工驾驶的插秧机和无人驾驶插秧机同场竞技,基本要求是插秧走直线、不漂秧,跨越田埂。两台人工插秧机上都是老把式,操控无人驾驶插秧机的是科研人员,在插秧机上嵌入自动装置,雷达扫描测距,头顶上北斗卫星遥控支持,预置执行动作,自动调控完成。比赛结果,AI技术胜出。另一场是小麦收割,在另一块田亩中,四台联合收割机,其中一台无人驾驶联合收割机,它在收割效率、粮食损失率,规避障碍物三项指标中完胜。看来不光是玩闹,如阿尔法狗对弈超一流棋手,做工还是务农,人工智能技术后来者居上,前途不可限量。
再看烹调竞技,人工智能技术辅助烹调。第一道与三位大厨比赛蒸鸡蛋羹。在观感、口感上,AI技术略胜一筹。好的蛋羹关键在火候的拿捏,大火几分钟、小火几分钟,几时起锅。火候的时间控制恰恰是AI的强项,历经数百次的配伍测试,找出制作好蛋羹的最佳数据,内置于锅灶中,自动完成火控大小与时间排序,完美呈现。第二道菜肴为烧制七分熟的牛排,其关键也是火候的把握。牛排腌制好后,如同行车时的导航指令,点火,大火、小火,几时翻个,都有指令发出,翻个还是需要人工操作,不会烤制牛排的只要按照指令操作,保准烹制出令人满意的,当然不一定比上顶级大厨的手艺。但至少可以达到不错的水准。对于生手这比光看菜谱作菜,又进步了不小。要是有这么口炒菜锅,人们的生活会丰富不少。不少人现在是不会干或者干不动了,有这么个助手生活会方便不少。
从样品到实用品还要经历 若干年。比人类走多远的的航天技术,探索外空,这些个民用技术更该优先发展,成千上万的企业,拿出个把好产品,急人所难,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有需求。 生产也引导消费。二十年,手机改变了人们的生活状态,其他的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5 18:59:00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 @* f/ X0 w5 z6 h$ k5 D- {
2212【小吃】
这两年常光顾护国寺小吃。
不记得早年吃过这家店。一是没有吃馆子的机会,其二,它名气也不大,不像现在叫得这么响。我住得挺近,常到护国寺影院看电影,知道它跟前的剧场和花店,没听说小吃。少年时嘴馋也关注不到饭馆的事。五六十年代,即便公私合营了,老字号店铺也很多,小吃店,一个“小”字,就说明排不上号。几十年之后,生活富裕了,大馆子诚然高朋满座,这小馆子要是能继承些传统特色,也满招人的。外埠的人过来,吃全聚德、便宜坊的烤鸭子,再找点特色的东西,实惠的,好吃不贵的,尝尝北京小吃。面茶、豆汁、 艾窝窝、驴打滚、豆腐汤、杂碎汤,总有个七八十种
现在城区连锁店开了不少,护国寺小吃好几十家,不难找到,有的小吃店不光小吃还开发了多种菜品,马甸桥东南角的一家,自助形式,几十种菜肴,走一路端一路,收款台结账,有点大食堂的意思。销售不错,食客多,中午常有排队的现象。
今天坐进了西安门的这家,点了肉饼、锅塌子、面茶、酱爆鸡丁,两位吃50多元。菜做得不错,肉嫩、酱香。
看它墙上的商号介绍,这家店追溯历史到元代,护国寺(那时还不叫护国寺)起了庙就有了小吃,这是一种推断。依据呢?有文献记载还是考古挖掘的实证。那时候的人也要吃饭是一定的,街面上少不了酒肆、饭摊,至于都吃什么,就很难说了。好几百年的事说不上。说来大多数人家连家谱都传不小来,哪还谈得上“店谱”。 小吃源远流长,常年战乱,南北人在这里“拉锯”吃食也发生流变,大吃、小吃都在变。近代曾经满人的吃食,后来鲁菜横行,现在呢四面八方哪一省的菜都有,洋菜也不少。但好多也都不那么地道了,被改良,被偷工减料。
小吃也难免这个厄运。有的实在是说不过去,并非行内人,不明就里,吃不出好来,能吃出坏,今不如昔。怎么办,只好去大些的餐馆,还有些老师傅的传承,还有质量控制手段,比如对连锁店的食材统一配送。
1 a. t$ p' P$ L# v% M/ b1 u% ]$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6 10:32:41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7 W8 |  ^7 S( S$ v
2213【蒸着吃】
在馆子里吃过几次地瓜叶,蒜蓉地瓜叶,绿绿的,软软的,没有什么特殊的味道,勾兑上肉汤、鲜汁就是好味道。
头年种了地瓜,枝叶茂盛,也不大长虫子,不知下面的情况如何,害虫们或许在底下捣鬼呢。枝叶茂盛,封垄,杂草难以出头。肥硕的叶子摘过两次,用剪刀剪下瓜藤上的新芽,好辨认,新芽是紫色的,截去20公分的一段,绿色的细茎上冒出乳白的浆汁。种地瓜要翻藤,就手把藤子翻个个,地里面乱糟糟的。下周来它们自己会修复。
采回一袋子,这次带回家让小朱加工。午饭餐桌上来一盆地瓜叶,看上去不那么漂亮,灰蓬蓬色调暗淡。说是洗过之后,拌上白面,上锅蒸10分钟。来一口尝尝,口感不错,比蓬松的“蜂糕”松软得多,一股清香味,浇上酱油拌的蒜汁,盛上一碗,一会就下肚了,不错,再来一碗,这东西能当饭吃,好在面粉并不多。老妈也来了一碗,老人吃不费牙,老爸吃了一筷子。爸过去说过:一辈子不吃地瓜都不想,小时候吃伤了。老家地瓜多,下来地瓜就一直吃地瓜,上下顿的吃。地瓜叶子吃的少,熬咸饭(菜粥)时加入。没有蒸着吃过,大多都喂了猪。
百里不同风,都是山东的老家,小朱她们老家蒸地瓜叶是寻常的一道饭,早年瓜菜半年粮,大概她们都吃腻了。想想拌上玉米面、荞麦面等等也会有不同的味道。这种吃法不错,省事,营养不错。
营养如何。兄弟说起一段旧事,还是姥姥一再讲起的故事:说的是一家两个儿子,同父异母。当后妈的偏心,一个冬天下来,给自己的孩子,天天吃地瓜,甜丝丝的孩子爱吃,给前奶的大孩子吃萝卜,煮萝卜,蒸萝卜干,结果呢,吃地瓜的孩子又黑又瘦,吃萝卜的白白胖胖的。不知这事是真是假,就是真的,也不能完全归于吃什么,人的体质不同,有喝凉水都长肉的。姥姥大概是想要自家的孩子多吃菜吧。
地瓜的营养不如萝卜吗,现在有科学手段可以测试。现在的说法是地瓜叶的营养要高于地瓜。由此人们的餐桌上又添加了几道菜。
2214【地瓜】
地瓜有好多种称呼,南北方不一样。白薯是北京的叫法,也有叫红薯的,小学一二年级时有篇课文《一个红薯滚下坡》。白薯有白瓤和红瓤之分,顾名思义就这么叫出来的。这些年还见着黄瓤的、紫瓤的,太花哨了都不好叫了。我们老家称之为地瓜,一网打尽,归纳得挺好。
少年时每到初冬,家家户户都要买白薯,都是一百斤,甚至更多的买,那时候粮食紧张凭票证购买,白薯有特殊身价,一斤粮票可以买五斤白薯,大概一毛四五。给的多还便宜,粮食紧张的家庭这个季节通常要多买些储存起来,一麻袋两麻袋的往家拉,那时粮站还帮着往家搬运,出人出车。
我要是赶上在家,买白薯这事就冲在了前面,排队购买,往家扛或者借了车子往家拉。晒在窗前。那时家家户户都是如此,大白菜和白薯,要吃到来年开春。姥姥还要做上一批白薯干。晾晒过一阵子的白薯上锅蒸,去皮,切块、风干后,存在缸里面,吃的时候上锅熘。
白薯好吃,甜丝丝的,白薯干就更好吃了。说来白薯并不是主食,不会上下顿天天的吃,主食还是米面杂粮当家。所以从小到大白薯从来就没吃厌过。大约在八十年代之后,跟大白菜一样,几年的工夫,城里人不大储存了,吃得少了,粮油应有尽有,农人也不大种了,白薯产量高,卖不出价钱,农人什么挣钱种什么。物以稀为贵,几十年下来,白薯是一年四季都能吃到了,它的身价不断攀升。
白薯常吃,白薯叶子不常见,这些年才上了城市人的餐桌。据说白薯叶子的营养价值比地面以下的薯块还高,人有我有,人没有我也有,有着“长寿菜”的美称,跟其他绿叶菜相比,这本不是菜的枝叶成了 “绿叶菜之王”。
网上摘录一段:叶不仅好吃,而且还有很丰富的营养价值,对身体健康有多种好处。薯叶含有丰富的维生素,如维生素C、B1、B2,还有丰富的矿物质,如钙、铁、磷等,还有大量的膳食纤维和胡萝卜素。薯叶含有各类营养物质,能够满足人体的多种需求。有益健康并有禁忌,大概谁也不会老吃,偶然吃一次,禁忌也可忽略不计了。
$ z9 Z0 D# Z6 k/ ~' P8 ]- J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7 19:46:55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 Z' z/ L& z1 D! P6 m* v7 ~0 A' \
2215【空调车】
我开车很少开空调,就一个人,有些奢侈。开空调消耗能源,的哥们也不大愿意启用,费油。差点的车,空调的制冷效果不好,密闭的车内味道不好,倒不如敞着窗户。的哥有时带商量的,开还是不开?能不开就不开,其实只要不堵车,习习的风,凉风或热风,热风也能把汗吹干。
入秋这些天,中午还是挺热,周末预报34度,路面温度接近40了。乘公交舒服,这些年公交车上大多都装上了空调。前些年运通105和205路走同一条线路,205车票价格高1元,因为带空调制冷,现在205路没了。都装备了空调,提高了夏日的舒适度,上下班高峰,公交车挺挤,不必再挤出汗来。
凉快些的代价是能源消耗,烧油、耗电,运行成本显著提升,企业也承担不起,以往公交运营需要地方财政贴钱,现在贴得更多了。污染也是同步提高,哪有多少清洁能源,都是煤、油、气转化来的,城市更脏了。跟室内空调的道理一样,里面的热气排到外面,加剧热岛效应。建筑还有保温设计,这车厢里外差不多,如果不通风,车厢内比车厢外温度高得多,年年有热死孩子的事发生。车子行走在无遮无盖的路上,日照强烈时,车厢内的空调十足发力勉强能降下几度来,要不间断制冷,否则三两分钟温度就上来。有一次坐在22路车上,22路现在也梳上了大辫子,改成电车,电车在北京街头又多了起来,为减少尾气污染,头顶上又拉起电线,不怕碍眼。可它的行车路线上有几段头顶上要脱离供电系统,在直流电和交流电之间切换,要驶过一段凭借自身携带的电瓶供电。为保证行驶,司乘人员通知乘客,空调暂时关闭。果然走走停停,温度很快上来了,人们的汗水下来了。这才几分钟的路段。
太阳能合适,要是车辆浑身披挂太阳能板作为辅助供电,或能解决问题,可成本呢,还没能开发出光电高转化率的材料,离着价廉物美距离还很远。
还是少开的好,如同开私家车的,能不开就不开。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欢空调,有的出门还要带件长衣服,乘车进店怕冻着。
2216【晃悠】
现在乘公交车明显觉得立足不稳。想必是上了点年纪,平衡力差了。车上的司乘人员也是小心翼翼,不断地提醒乘客抓住扶手、栏杆,尤其对一老一小格外关照,提醒着老人 等车子进站停下来再起身下车,别着急,保证您能下车。上车后,如果车内空,也要等到老人家坐下或站稳拉着扶手再启动行进。摔着就是行车事故,与司乘人员的奖惩挂钩的。
我最近注意了一下,有不少的年青人在车厢内也是跌跌撞撞的,行走不稳。我猜想现在公交车的平稳性较过去差了。
路面的平整性要好于过去,我们年轻那会儿。但堵车的时候多,走走停停,刹车、启动的频率高了,由此车身晃动,车上的人前仰后合。要是刹车和启动来得和缓些呢,司机要付出更大的精力,预判路况和意外,减少急刹,启动和提速时,慢给油(给电)车辆的平稳性就好得多。
记得过去老赵跟我提起过,赵师傅开了大半辈子公交车,他们那代专职司机学车考核严格。学本子的时候考核,登车当班日常的考核更多,首先是安全,车下车上人的安全,再有是准点率、节油、节电……。要求车子开得平稳,驾驶台上,水杯里倒上八成的水,这一路下来,从始发站开到终点站,杯里的水不能逛荡出来才算合格。不知现在的司机们还做这种要求吗?
今天去程坐的695路公交车,电力驱动,头顶上不拉着线,自带电瓶驱动。比烧油的车噪音减低了不少,平稳性也好一些。这与司机的行车习惯有关,提速时缓缓地拉起来。但什么都不扶着,保持住平衡还是有点难,有第三个点支撑住,是靠着还是拉住都行。车辆缓缓进站,刹住。休息日,车顺,乘客不多,司机心情大好。大钟寺站又换上94路,烧油的车,联想桥下往南拐,我立足不稳,赶紧拉住扶手,车速不快只是往南并入一条车道。再启动往南拐,只要速度下来,不刹车,车辆还是稳当的。
看来路况良好的时段,跑着直线,车子不会有大的颠簸。只要师傅经心些,想着车上那么多的老小,车子还是能够开稳当的。

6 _+ h4 b$ N! x, W# m; a. f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8 09:30:31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 \! N6 e9 H2 n) m1 u$ A  n
2217【站稳了】
下午回程坐的16路车。站了一路,有空座位,被炽热的阳光照射着,开始是右边,车子转弯后转到左面。好在有空调,但靠到阳光处还是热乎乎的。上来一老一小,小的背着书包,一屁股坐下不动了,看来是在往周末培训班的路上。老的说这的空调挺凉快。小的还嫌热。老的说,那你上学怎么办,上体育课你能躲开太阳吗?
不知现在学校的教室内是否都装上了空调?至少学校的礼堂都装上了。老是恒温的环境对孩子们不一定好,热天在操场上跑着就对了。现在这种孩子不多,跟到处太多的温室环境有关。
坐公交不一定坐着,但人多的时候最好还是坐着,省得挨挤。
人少呢,站站也好。记得曾经看到过一则减肥指南,说及要利用上下班的交通车上进行运动,很简单,站着,踮起脚尖,随着车厢的晃动,跟着晃,操练了平衡感,加强腿部、腰部肌肉。天天的这种运动,坚持数年必有好处。
大概有这么做的人,我就尝试过,上班的那个阶段,常坐10号线地铁,单程12站,上车基本没空座。在地铁车厢的结合部站定,这里人少,行进中震动得稍大些。丁字步立稳,四面不挨着,跟着车身晃动,地铁大体是平稳的,不会有急刹车出现,哆哆嗦嗦半个小时下来,没什么不好的,原本也不是为了减肥,就图人少,但想打盹是不行了。这种活动方式到了地面的公交车内效果就差很多,主要是车辆经常的启动、刹车,打乱了节奏,要是再不扶着点什么,就有冲撞的危险,规矩点的好。
老年人没有减肥的需求,出来就是活动,有些人每天走几千上万步,单纯的走,甚至是绕圈子,看着挺枯燥的,也没什么经济效益。我这出来采购就是走路活动,探望父母,公交车上来下去,在车上跟着晃悠也是活动,手机上的计步功能也不断地蹦字。这种热天气,阳光晒得座椅挺热,站着风凉,还一举两得,活动着。自从老人免费乘坐地面公交之后,地铁就很少乘坐了,路途近的地面交通也不慢。在公交车上保持平衡不易。还是得扶着点,站稳了。

8 t/ L+ \+ V/ O7 E' S4 P7 O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9 19:06:15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218【相聚】
乘公交车往惠新西里“太熟悉酒楼”。自娱自乐,下乡50周年再聚会。坐了7桌,6+1,隔壁的小间还有一大桌,同学聚,106中学一个班的,小国说,有10位是咱们25连的。合适,他们这“二合一”了。
巧的是,楼上三层是兴凯湖18连的聚会。我们是邻居,隔着条排水干渠阡陌相接,地块大,鸡犬不能相闻,锄地锄到排干边,遥遥相望。18连的连长带着几位下来敬酒,连队班子成员好几位,其中的一位后来进步为农场的副场长。我们上去还礼,他们的阵容够强大,九桌还是十桌,还见着了熟人。
五十周年值得纪念,一聚再聚。半个世纪可以书写的历史,只有当事人的感觉是真真切切。没有当初说的那样伟大,也不像有些人说得那么不堪,共同的经历者,经历着社会发展的喜怒哀乐。发展进步,曲曲折折,你赶上了哪趟车就坐哪趟车。我们比前辈们过得是不是更好了,如果是,就该知足。如果不是,想想原因。谁还去计较这些呢,活在当下吧。
纪念聚会,兴致勃勃,走南往北。
5月20日,连队200余人啸聚浦江畔,空前绝后了。
入夏以后,大大小小的聚会、游览,山山水水,酒水挥洒。总有七八拨人搭伴兴凯湖旧地重游,发回照片。连队不复存在,消失在地平线。可还是挡不住前去的步子,当年恨不得一天都不想多待。怎么了,一次次的,朝拜似的。
8月25日,39中120余同届的毕业生校园相聚,25日,他们出发的日子,奔赴兴凯湖。
秋风凉了,金秋九月再聚。湖边的稻子金黄,丰收的喜悦,穆棱河数十年一遇的洪峰有惊无险,安全泄入大湖。几代人的建设,环湖建了一闸、二闸、五孔闸。后添的输水干渠变更功能排水渠,泄去内涝。只那承包水面的养殖户,收成泡汤,成鱼乘风破浪逍遥自在了。
能来相聚都是好样的。至少身板好啊,从南城到北城,大兴、通州过来。上来下去公交、地铁,35℃的高温;来找乐子,老友见面聊天,多少开心之事,这心态好啊;各位也没有被家事所累,出得来,脱得身,周日了,看孙子的事还脱不了手啊?想干事,家务事干不完,自我解压,出来乐呵。
2219【太熟悉】
50年再相聚。相识50年可称得上太熟悉。
50年前相会于兴凯湖畔望远桥头的营区,见过面的,抬头不见低头见,一晃几年。还可以追溯至更远,中学、小学的同学,街坊四邻,发小。昨天的微信群里老于和老杨搭上话了,“我过去住五条一号”“我住五条九号,我到你家去过,跟你妹妹玩……”说的是文革中的事,一定是见过的,只是隔了50多年才说上话。
熟悉的也是陌生的。擦肩而过,心中默默地想到过,一次次的,成了永远的陌路人。
太熟悉的是一个炕头滚的,是排着队伍一道出工,顶风冒雪战天斗地的哥们们,三年、五年,十年、八年,回城了,回城后迷失在大都市的喧嚣中。再聚首,大多都在退休生活到来之际。赋闲在家,轮到我们这辈人歇息。
一别数载,想不起来也是情有可原。早年同在一个营区生活,连队的地块上劳作,实在说不熟悉的还是大多数,连队好几百青年难认全,况且还有异性的另一半不过话。来了又走了,流水的兵。认识的,又相隔多少年不见,少年和老翁差哪去了,见面叫不出名字一点不奇怪。就是近几年没见着的,乍一见,也未必全能认出来。上次沪上之行,与陈老哥见面就没想起来,不过隔了5年,对方见苍老,我这里脑子差眼拙,反正没认出来。
能见还是见见的好。聚会,十桌八桌的,一年一次两次,能有什么新鲜的,见面聊聊,说的还是过去的故事,常说常新。有这么一段共同的岁月将彼此联系在一起,共同的话题,说不完的。说来机会并不多,三百六十五天,你能面对面说上几次,还是眼下的柴米油盐。难得看得远,往前看,一眼看到黑,不急不急。老者容易忆旧,往回看,青春的日子,有点傻有点萌。自寻开心吧。
落座“太熟悉”。多少次相聚在这里,吵吵嚷嚷,来来去去。又见新人,老索,一别四十年,再见已是老人。老钱夫妇,过去就不认识,现在还是不认识,永远的新人。
散了席,与老张同路,终于踏实了,老张编辑的沪上聚会的光盘交付各位手中。老张说太熟悉楼上还有一拨人也是兴凯湖的,一共三拨人,忘了他们是哪个连队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9 20:05:01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220【陌生】
太熟悉的地方也能找不着路。太熟悉酒楼,这些年前前后后去过十多次,离着家不远,坐上地铁三站地,东南口出来,一直往东走就对了,可我过了马路,径直往北去,走了有半站多地,觉着不对劲,向路人打听,让我往回走,到路口往东。
我来这里是头一次转向。找不着路,熟悉的路也迷失,据说是脑萎缩标志性症状之一。值得注意了。
也有好的一面。餐桌前老刘拽上我问这位头次到场的大个子是谁,从龙江回城后这位就没露过面。我一眼认出直呼其名,记性还好吧。别人不好说,连队那么多小青年,你得是个名人,比如特别的能干,当了连排长的,要不是特别折腾,打架斗殴。这位老索年青时大体属于后者。但哪场架是他打的,出现头破血流,好像也没有。其实跟他也不熟,不在一个排,没什么交往,大概都没说过话。但他的个头在那呢,大个子能给他人留下印象。
其实我们回城后见过面的,还说过话,在和平里的日杂商店,隔着柜台聊过一通。我问起,也考考他,还记得咱们什么时候见过面码?“记得,记得,在和平里吗,那时我还当售货员呢。”
老索的记忆力不错,大概是八十年代初期的事了,哪一年想不起来了,再往后我就搬家到西郊住了。他在的这家日杂店还不是离家最近的,到这家店里也是偶然,买没买东西不记得了。但有这么一次见面。
坐在一起聊聊。说起他原来住在西四北的新城胡同,那该是我们同一个中学的,说起胡同里的几位同学,都熟的很,隔壁院子住着。可为什么不露面啊?还不是上班忙活,还有就是长期护理病人……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来还是不来,见还是不见,都理解吧。
老段说起老包的事,说这位也不露面,失去联系的同学。老段是八中的,他们怎么又成同学了?老索说我知道,这么多年我们一直没断了,经常联系着,老包忙,当教授的,到处讲课,现在还没退呢……。
老包的名字还有印象,模样想不起来了,有了下落就好,记得下次叫着他过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10 19:24:01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221【雨后】
十多天没见雨,一直30多度。燥热,比三伏天好些,室内不开空调,天黑下来才打开窗户,无风的天,温度适宜要到后半夜。终于过来雨了,昨晚一场雨,不大不小,温度迅速下降,今日气温18—24℃。
上午走在路上,小区周边新修的路面,还积着水,跳着走,这是二次铺装渗漏地面,灰黑色的渗水砖。二次施工还是样子货,并未挖地三尺,哪怕是一尺呢,填埋下渗功能好的碎石砂砾,上面再覆砖,没有,只是揭开旧砖找平后,换上新砖,那旧砖其实还完好无损,铺新砖前,有的地方还浇上了水泥,那东西隔水呀,水能痛快下渗吗?“海绵城市”想得挺美,没有多大的雨呀,可以查查降水记录,北城这边稍大些,也称不上大雨,还会有积水的路段。
来到新街口,穿行把角处的口袋公园,碎石路上,十好几米的积水,工人正在疏通,此路不通,绕行他路,另一条路水深过膝,没有趟过去的勇气,走了回头路。退出公园,走大道。路牌上介绍,这里贯彻森林公园的理念和设计,引入乔灌草,植物群落层层叠叠,还要为小动物、昆虫们营造适宜的家园。可现在晴天遮不住太阳,雨天断了路。多少年后就是大树密闭成林,这里也甭想实现涵养水土的功能。工人不断地清扫,秋日的落叶也要清理掉,地面腐殖质如何形成?为什么呀,说是为了防止枯叶引发火灾。
迎来了雨,昨晚想起了蛙鸣,开了窗,前些年还听到过,沟满壕平时,呱呱鼓噪。没听到,这个夏天没听到,也没看到,开春时水里的蝌蚪一群群的,都入秋了再不叫就没时候了。蛙鸣最终没有响起。蝌蚪被小朋友们都给捞光了,那东西能捞净吗。蛙不叫了,被人驱离了。上周楼下贴出告示要给园子里的绿植打药,昆虫不喜欢,蛙也不会喜欢,逃了。
小朋友迎面跑过来,扬着手中的小瓶子,向走在我前边的小姑娘炫耀着,看看我抓到了什么。我看过去,蜗牛。有十好几只。真多呀真多呀,小姑娘接过来端详,蜗牛还活着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11 19:00:47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222【为谁忙】
一早七点多楼门口见着邻居老贾跨在两轮的电动车上,身后外孙爬到了后座。这是送孩子上学,师大附小,远吗?还不在师大边上,在黄寺呢。不算远,过去两三站地,没有直达的公交车,天天得接送。身后是闺女小贾,座子后面驮着老二,蔫蔫的,怕是起早了没睡够的样子。我问:怎么老二这也上学了?上学了,一年级,都在一个学校,可不在一个校区,两头送。
走了,两台车,四口人,分道扬镳。
一开学家长们又开始忙叨了,天天的,连周末两天都有课外班的安排,那老二还没上学,就已经是英语班的学员了。忙叨,有些属于自找的。现在提倡就近入学,家门口的学校不上,偏要往远处择校,多花线还受累,家长、孩子都受累,这一下就是六年,多少时间都花在路途上,老小都疲惫。把这赶路的时间省下来,小孩子能多睡会儿觉,多读会儿书。对祖辈的而言,接接送送,门口的还好办,天天跑在路上,刮风下雪,起早贪晚不是轻松的事。一孩的还好,七八年,幼儿园带小学,有数的,再来个二孩呢,又给续上了。
都是城区的公立小学校,教学条件能差多少?硬件都差不多,软件差别谁又能说得上。不过是想象的给孩子找个好学校家长就可以松心了。倒是想得美。
说是一代管一代,过去差不多是这样。如果三代人在一起过,祖辈的也责无旁贷的帮一把,但上学这事很少管,管个吃喝吧。可现在呢,接送上下学是个主要负担,远的接送,近的也接送,老师们不见家长不放手孩子,有的五六年级了还是如此。
三十年一代人。我们这代人不说了,独立的更早。儿女这代也很少接送,我家孩子一年级就自己上下学,一站地距离,过一条小马路,二年级搬家转学,两站地,挂钥匙,尤其是下学,孩子们结伴回家,普遍的情况,没听说谁家孩子安全出了问题。
独生子女一代长大了,他们的孩子反倒不放手了。是社会的“合谋”造成这种状况。
想开了,这都是为自己忙,为子孙后代计。祖辈的心甘情愿又无可奈何。
2223【二孩儿】
“唐宫”吃早茶。早茶如常,只优惠减了,服务费增加,食客少去三成,多了台机器人侍者,不声不响游走在大堂内,点餐送至桌前,这最后一公尺由小妹端上桌。
老赵说老没见。我说没有呀,上个月还见着呢,就在这里,后来去的香山。想起来了。聊东聊西,说说本月的行程,年前的活动,转眼入秋。
听老刘说起家里二孩到来后的苦衷,在座的三家人,两家人没有第三代的负担,下一代不在近旁或者还单着呢。老刘说本来感觉还好,孙辈的多一个也挺好,每逢年节或周末过来吃顿饭,天伦之乐,也是因为好些年亲家那边大包大揽,谁想亲家老两口身体一下就垮了,不仅帮不上手,还要连累着孩子跑医院。老人指望不上,小两口自己的孩子自己抱回来养,孩子妈还辞去了不错的工作,另找了份兼职干,主业成了养育孩子,说是老大没能养成好的学习习惯,不能让老二也错过这个关键期。孩子和个人的事业孰轻孰重,家里总要牺牲一个。
说起来现在的教育实在是变化大,课业负担重,课内还要加上课外的,老师提倡学生参加课外班学习,光是跑各家培训班就马不停蹄,不跑不行,有些内容老师不讲,不额外的补课,孩子就跟着困难,好多家庭都是如此。
雇人吧,跑跑颠颠的事让小保姆来。
雇了,一直就雇着,这些年一直雇着小保姆,从四十出头的年纪进家门到现在快五十岁的老保姆了。人挺好,也用熟了,主要是管孩子,大的快上中学了,小的二年级。小的上学后,保姆跑不过来了。学校的事太多,光是跟孩子教育有关的App就二十多个,各科的作业第一时间发到家长的手机上,好多事都要家长参与,父母的压力能不大吗!他们忙不过来,接接送送的事老辈的也得上手了,现在外出旅游十天八天的还成,再长些就不敢去了,不定有什么事呢。
这要熬到孩子上了中学大概会好点,至少不用接送了,再说学校那些事,作业也不是家长们能应付得了的。
网上说菲佣要进来了。菲佣好使,好的能顶半个家教,据说费用也高不过哪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13 20:21:02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 c+ v1 J: d% V  W5 `( f
2224【十五】
节前,老爸楼下食堂的午餐,两荤两素,汤粥和主食,添加月饼一块,过节了。
老妈单位快递过来一箱食品,麦片一袋,蛋卷一盒,坚果一盒,蜂蜜一盒,少不了月饼一大盒,十多块月饼。老妈指挥给大家分了,麦片、蛋卷都留下,其他分掉,老大、老二还有小朱人人有份。这些年都如此,连带过年、过生日老人收到的慰问金,也三一三十一,一分了之。拿走,拿回自己家去,过节了,一家人共享。
中秋为传统节日,唐朝时被列为“中秋节”。是哪一年,好像是我们退休以后的事,才法定休假一天,于公职人员多了一天带薪的假日,其他大多数人,农人,个体劳动者都是无所谓的。原本休假的还休假,休假不休假照常吃月饼。
月饼旺销,每年这个月份吃的最多。上班的时候,单位的食堂早上、中午都提供月饼。家家都见着月饼,买的少送的多。其实有一块就够,迫不得已,中秋前后三块五块的要下肚。总不能扔掉吧。现在月饼的质量比过去好得多。只是城市家庭的饮食太过丰富,老的小的都不把它高看一眼。
老妈说月饼:在老家时,小孩子时就没吃过囫囵的月饼。月饼是买来的,城里的“德胜园”杂货铺,这个时节做月饼出售,翻毛月饼,掉皮的,个大,比现在的月饼大,有烧瓶那么大,切成小块分给孩子们吃。中秋不算什么大节,天地要敬,祠堂里不供祖宗,祖宗不吃月饼。
我问起是什么馅的?妈说糖馅,就两种,一种枣泥的,再一种类似五仁的,有冰糖里面。我说跟我们小时候吃的“自来红”“自来白”差不多吧,里面有青丝绿丝,也是咬起来嘎嘣嘎嘣的。妈说差不多吧。
自来红、自来白除了颜色一深一浅,里面的馅好像没什么区别。都有冰糖都够甜的。这是六十年代最普通的月饼,现在还有的卖。月饼在当年属于季节性食品,中秋前后才能见到,属于点心中的高级点心,小孩子对此还是有些期盼的。
除了月饼老家还吃什么?妈说:吃面条这天,家里条件好些的,割斤肉包饺子,或蒸饺。十五前后开始收春苞米了,农忙了。八月节不唱戏,得农忙过后,请戏班子,街上唱戏。
今年中秋来得早。跟过来秋风也凉了,不冷不热。
中午一家人吃饺子,晚餐小家子面条,金丝枣的月饼半个。
七点半公园里遛弯,仰望东南方向,走到第二圈见到云朵后的圆月,斑斑点点丝丝缕缕半明半暗。

7 N( x2 B+ ^/ F+ D2 U3 u/ n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14 16:01:29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225【静】
节前清晨下乡,七点钟泊车园子里。湿润清新的空气,草木的香气扑鼻,到处挂着露水。
见不到路人。早起的也该是收拾园子的时候。看看路边的园子正是姹紫嫣红时,枣子红了,山楂红了,长条的紫茄子,架子上爬着红瓜、黄瓜,小白菜绿茵茵。老周家门口的两棵树果实累累,捡起坠地的一颗,如同干荔枝般,棕黄色的壳子迸裂,没有果肉,里面的果实黑硬有光泽,去年见着就不知何果,下次见了这家主人要问问。这东西要是打上孔,串起来,可以做成手串。
转过弯,来到自家的园子,栅栏里的那棵一米多高蓬蓬松松的苕帚草躺倒拦在当间。碍事,拔掉它,双手较劲,没能拔动,要用刀砍了。紫色的喇叭花开得一串串,缠绕在玉米杆上,在顶上的穗子上又窜高一截,终是没有附着,半空划出道弧线耷拉下来,枝蔓延展攀爬,生命力旺盛的植物,拔不净它就由它去,白露时节就它繁茂。下一茬要看鬼子姜了,花苞高扬直挺着,点点的淡黄,马上要放开了。比玉米长得高,密密实实,沿甬道的一溜弯了腰,趴了下来挡住去路,拾起镰刀,从膝盖高处截断,开辟出一条通道。
今年的南瓜长势不旺,只两条瓜藤攀援上房,半月前见着顶上只结了一个瓜。中秋,强弩之末,难得继续开花坐果,零零碎碎垄沟里卧着瓜,暗绿色,大大小小被薯秧、南瓜叶覆盖着,能有三二十个吗,不好一一计数,等着吧,瓜熟叶落时就露面了。
玉米该收了。 补种的两垄,菜苗没出来,后来补种的,还是去年剩下的种子,隔年的种子势弱,玉米秸子瘦,结出的穗子小,一株上一穗,长不大,一样招来虫子,眼见得它们翻来覆去的,掰了棒子砍了杆,一会上锅煮。
没什么可收的,继续摘地瓜叶,依然鲜嫩饱满,收了一篮子。给节日的餐桌上添上一盘绿叶菜。  
也没啥可干的,水不用浇,草不用拔。
中午,长长的一觉,睡得沉。节气过了,枝头的蝉声少了,秋虫高一声、低一声,窗前的一只叫得脆生。
七点擦黑。入夜落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14 19:52:29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226【晚会】
十五的月亮没看到囫囵的,一会儿又隐入黑暗中。公园里的游人少,往日的舞者、健身操的老人们都歇了。中秋的团圆饭老人们当是主角,不主事了,也该坐在上座。小孩子们也少了,节日的餐桌不能少了小辈的热闹。走路的、练器械的少了,停一次,或者晚点过来,喝了酒了,不碍着出来赏月,还能老是云遮月。球场上灯火通明,兵乓球、羽球场子仍不得闲,秋高气爽好锻炼。
电视台播出中秋晚会。央视的一场歌舞,北京台的小品相声。离散者的家庭不少,不是家家都能吃上团圆饭,拢在屏幕前作乐吧。载歌载舞高高兴兴。人间的高兴事多呈现在银屏上,尤其是晚会上。为什么不呢,过节就要图个高兴,平日的辛劳,挣钱养家的、寒窗苦读的,这短暂的节日没有理由不营造出个喜庆,自己能生造出来吗。
莺歌燕舞,央视的新人新曲,引不出点共鸣,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歌。主会场,数个外景地,辛辛苦苦张罗四方的节目,没看到淮安的节目,见到当地的美食。一轮明月,大好河山,处处张灯结彩一张张的笑脸。换到北京台的小品相声,看了再看,笑不起来。现场的观众,年青的观众群,抓拍到笑点。真是太难了,让老年人笑起来,有点什么新鲜的吗,柴米油盐鸡零狗碎,生活就是如此。不可笑,硬要笑,带着观众笑。转换频道,央视那还是没完没了的唱,大概一直要唱到结束。去看电视剧《老酒馆》,老掌柜的和日本人把酒盘横,这又是哪一出,接不上了,几天没看,东北的老林子,小酒馆的窝里斗,还有日本人的事呢,一个个还文质彬彬的,三十年代的大连,小鼻子的大本营,没少下力气经营。也该有老掌柜抗日的戏码,大概这一出不会搞成神剧吧。换台,
兜来兜去,歌舞晚会还在唱着, 欢乐今宵。
晚会已经退出了娱乐的中心,央视晚会有多少的收视率。谁还在看,年轻人看吗。网红、网剧异军突起,各有自己的小众。微信、朋友圈更是分流了大批的观众。
浏览微信吧,谁不是一天几度。电视倒不一定天天开了。
看到朋友圈中在招呼,蒙古包里在聚餐,过来呀。

5 F/ o" x: s0 R  X; u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15 19:56:39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 p& g' Y3 H6 G& I0 \& {
2227【歌声】
窗外传来歌声,公园里周末的大合唱又响起来,歇了一个夏天。
《我的祖国》《长征组歌》,过雪山草地、四渡赤水……。马上七十周年纪念日,往日的红歌唱响,什么时节唱什么歌。歌唱的主体约莫都是我们这个岁数的,六七十岁的多。这些人唱着红歌长大,张嘴就来,指挥略加调理,就能唱得威武雄壮,整整齐齐。
这些日子央视综合频道在播放《伟大的转折》,零零碎碎看了几集,说的是遵义会议前后的事。同一题材,长征的故事,拍了有几十部片子,电影、电视剧。这部新剧比较旧剧有新意。历史档案在不断地披露,新的研究成果充实到片子中。比如红军领导决策权的确立,从“三人团”过渡的以洛甫为首的政治局,最终才确定毛的领导地位,一个不短的过程,不是几天的遵义会议就决定的,是一仗一仗打出来的。毛的卓越,周的审时度势,班子主要成员的实事求是,包括博古的急流勇退,其间的斗争此起彼伏,毛最终胜出,赢得拥戴,由此决定了红军的前途命运。也决定后来一个国家的走向。
打仗的故事表现得更充分了,有足够的篇幅表现双方的决策者,在与敌手的排兵布阵中,斗智斗勇,彼消此长。战斗的场景,声东击西,长途奔袭,逐个山头的争夺战,对手的中央军、地方军重兵围剿。红军的运动战,机动灵活。
毛的战争生涯中自认为最为得意之作是“四渡赤水”于敌人围困万千重中,东奔西突,吃掉敌人的有生力量,挣脱出险境。蒋介石亲临督战,调兵遣将竟徒劳无功,无可奈何。
看了一渡、二渡赤水河,三渡、四渡当更精彩。精彩的故事错过了。
一将成名万骨枯,战争是残酷的,经历长征的八万中央红军到达陕北时已损失大半。看看演绎的战争场景,同胞相残。你不杀我,我就杀你,不共戴天 。一部近代史就是打打杀杀过来的,当政的收拾了地方军阀,继续剿共。又是十余年的征伐,国共乾坤倒转,蒋氏带着残兵败将退守一隅海岛。
几十年后,希望同室不再操戈,永不再战。
千里共婵娟,永远是个梦吗?
6 M0 s/ Y3 x3 N: x0 A5 q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16 16:15:53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 d0 M3 a& e" Q2 u+ W0 F
2228【沟帮子】
货架子上拿下包“德州扒鸡”,节日酬宾27元。走出两步见着“沟帮子烧鸡”。好久没见着了,能记住的是在50年前,火车在沟帮子停车时从站台买过一只,再以后,不记得买过它。沟帮子,辽宁锦州边上的小镇,快车都不停靠,呼啸而过。
鸡是早年聚餐的上品,后来洋鸡快餐进来,加之快速育肥技术的出现,鸡的行情掉下来,谁都不稀罕了。这许多年在北京卖的好的属德州扒鸡,大概是进来的早,名气大,很多也是人家的做法,本地加工的。年初时电视上播出鼓楼内大街一家铺子专卖德州扒鸡,还限量版,每天一大锅,先来的排队,不用半天售罄。一次我在鼓楼前吃过饭,打听这家铺子,问了几家食铺,都说不知道。外省的还买过“道口烧鸡”这也是名鸡,不多见。“老马家烧鸡”保定的,也在北京买到过。
现在的加工保鲜技术过关,都是真空包装,但是要跟现做现卖的食铺竞争并无多少优势,要靠着老字号,老面子,争得一些老顾客。
有过一面之交,不妨再见一面。沟帮子换下德州,价格都差不多,28元,看了看标注为一斤装。不是烧鸡,标注的是“沟帮子熏鸡”。当初也是把熏鸡当烧鸡吃了。
网上查到:沟帮子熏鸡始创于清光绪十五年,创始人尹玉成因行善机缘偶遇光绪御厨,得皇家宫廷熏鸡秘方,建熏鸡坊,名“沟帮子熏鸡”,凭十六道精细工序、三十种甄选配料,四代老汤,薪火传承,创“沟帮子熏鸡”百年老号,深受当地百姓及过往客商青睐,被誉为中国“四大名鸡”之首,蜚声四方。工艺特点:选料精良,用一 年生公鸡。鸡经 整形后,先置于加好调料的老汤 中略加浸泡,然后入锅慢火煮二小时,熟时放盐,煮至烂而连丝时出锅随后趁热 熏烤,先刷上一层香油,再放入带有铁子的锅中,锅底烧至微红时,投入白糖, 将锅盖严,两分钟后将鸡翻动一次再盖严,经二、三分钟即可熏好。
告知了工艺,咱也不会去做的,谁不怕麻烦呀。
吃不麻烦,撕开了就吃。是半只鸡啊。还带卖半只鸡的?包装袋上一行小字:(半只鸡)。

) p8 }1 L' ^/ Q. c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17 19:11:43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5 @! X( W3 E' b0 q* z
2229【致敬】
七十周年庆典,国家要授予杰出人士“共和国勋章”,应该是首批吧。
上网去查,有《国家勋章和荣誉称号法草案》2015年8月24日提请十二届全国人大十六次会议审议。草案规定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为国家最高荣誉,由国家主席向获得者授予。上月27日,党和国家功勋荣誉表彰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公示了8名“共和国勋章”建议人选名单,分别为:于敏、申纪兰、孙家栋、李延年、张富清、袁隆平、黄旭华、屠呦呦。
八位中大多数为战功卓著,在国防太空领域功勋显赫,多为领章帽徽者。或许在这个不安全的世界需要张扬保驾护航者吧。他们中的几位长年不为人知,或出于工作需要,也出于隐姓埋名的自觉。
除了李、张、黄三位,其他几位多少都有些印象,尤其是袁、屠、申。前二位不必说,让人们吃饱肚子,退祛疾病。申老太太呢?为什么是她?
公示推荐词为:申纪兰,女,汉族,中共党员,1929年12月生,山西平顺人,山西省平顺县西沟村党总支副书记,第一届至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她积极维护新中国妇女劳动权利,倡导并推动“男女同工同酬”写入宪法。改革开放以来,她勇于改革,大胆创新,为发展农业和农村集体经济,推动老区经济建设和老区人民脱贫攻坚作出巨大贡献。荣获“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全国脱贫攻坚‘奋进奖’”“改革先锋”等称号。
这是一个信息充斥的时代,也是个信息混乱的时代。臧否人物,多到你不明就里,名人就有八卦。好人,一身头衔的好人,若干年后成了坏人,成了阶下囚的事层出不穷。共和国的勋章怎么慎重都不为过。
不介绍还真不知道,我的印象申老像是农民的代表,劳模与合作化运动的代表。她出名早,作为最早的农业合作组织, 1951年,李顺达互助组向全国发出开展“爱国丰产竞赛运动”的倡议书,引发了一场“全国性的爱国主义生产竞赛热潮”。  申和李顺达,他们所在的西沟村成为时代的一个符号。集体化道路的尝试,艰苦奋斗坚持不懈的努力。接下来申的面目模糊了,1983年李顺达去世后,申纪兰成为唯一的代表。但她的另个唯一引人注目,至今是唯一参加了历次人代会的代表。容易吗,九十高龄了。推荐词还提到,在推进男女平等……,在新时期又如何。申老有老本可吃,又立新功。
授予功勋奖,我想也是实至名归,功劳、苦劳都有 ,在共和国的发展中留下印记并且一直走到了今天。农业大国,在这个领域里还能选出谁呢?德高望重。只是九十高龄该休息了,治国理政的事力不从心。

+ o- w" G5 \( w: x7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18 16:25:23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 @$ |. w4 p: R- N. H3 U
2230【古城春色】
单位组织活动,颐和园,看展览, “古都春晓——寻访中国共产党‘进京赶考’之路”主题展览。   
七十年前,平津战役战尤酣,乔震山们围城之时,傅作义困兽犹斗,叶剑英已率一队人马驻扎在颐和园内,为即将进城的中共首脑们打前站。天佑中华,北平和平解放。胜利之师浩浩荡荡,天下者我们的天下,国家者我们的国家,想见胜利者们是怎样的豪迈,毛一句“进京赶考”。28年的奋斗,艰难困苦终于可以告慰。喷薄而出的新中国,新的起点,念念不忘“两个务必”告诫全党,告诫胜利者。那一日3月25日毛一行青龙桥站下车,入抵颐和园内的“益寿堂”。
眼前的小小院落益寿堂,位于万寿山东侧的半山,原是皇家的药房,成为进城后中共领袖的第一个落脚点。当日下午,毛在西郊机场检阅部队,当晚于小院中宴请民主人士,共商国是。
农村包围城市,从西柏坡到北平城。1949年的3月到9月,中共中央临时办公地设在西郊,数日后毛自益寿堂迁往北面的香山双清别墅。阡陌沃野,碧绿的京西稻勾连着香山双清别墅和万寿山昆明湖,这条道路上来往着新中国的主人,建设者,在西山脚下,部署渡江战役,指挥清扫残兵败将,中共与各界人士策划着建国大计,……。
荡舟昆明湖,毛和柳亚子谈渡江之役,探讨决胜之道。与诗人相和一首:“……  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莫道昆明池水浅,观鱼胜过富春江。”休戚与共,怎样的一种精神面貌,诗人可以直抒胸臆,主席促膝倾听,诤友,同道者。
在早,民主人士黄炎培造访延安时与毛探讨兴衰之道,如何克服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周期律。毛答道:“ 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 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 这条新路,就是民主。 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 政府才不敢松懈; 只有人人起来负责, 才不会人亡政息。”
新时代的生气勃勃。各方努力建设新中国。
在赶往北平的路上,毛泽东兴奋地对周恩来说:“今天是进京‘赶考’的日子,进京‘赶考’去”。周恩来笑着回答:“我们应当都能考试及格,不要退回来。”毛泽东说:“退回来就失败了。我们决不当李自成,我们都希望考个好成绩!”
七十年大考,及格了吗?
不忘初心好。
, b4 A9 t6 r, m- z! N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18 16:37:49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20190918_092623_resized.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18 20: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 x) p. U2 l( t
2231【游园】
秋凉,踏入颐和园的东大门,一股异香醒人头脑,眼前一株株的桂树,金桂飘香,一年一度,想起“八月桂花遍地开”的曲子。
   京西风水宝地,由此建了三山五园,颐和园内仙山琼阁,寄托着帝王们幻觉。改朝换代,昔日帝王之家归入人民怀抱,大众流连忘返,享受清平世界。
一行人往万寿山东麓,过“紫气东来城关”,亚明说正在研读《老子》。关外往低处走是“谐趣园”,园门前上坡曲曲折折幽静处是“益寿堂”。我还从来没有走到过这里。老赵说,连山下的谐趣园也不曾进去过。
园子大了,移步换景,这万寿山上昆明湖畔总有你没走到过的地方,益寿堂比邻的“乐农轩”进去过吗?慈禧敕建的农家屋,石板瓦顶,铁将军把门。叽里旮旯儿处,大道的近旁也会见着游人止步的牌子,拒人门外。
古为今用,庙堂办学校,王府当别居,皇权倒了之后就是如此。或因陋就简或享用行乐。三山五园中至今还有不少的古建园林闭门谢客,令游人徘徊在外。1914年颐和园辟为公园,门票一块大洋,一袋面的价格。以园养园,园中的一些宅院出租给达官显贵。百年过去,如今大有改观。七十年前的春日,毛踏进冷冷清清的颐和园,当得知因为自己的入住而“净园”时大为不满,指示尽快恢复开放。初心可鉴。
当下的古老园林早已是人满为患,日进何止斗金,不必再卖瓦片维持。希望少碰到些挡路的牌子。
建筑园林是艺术,用心的人常看常新,要是能碰上位好导游,一路走下能让人兴致盎然。艺术之外,人文景观,历史上这方土地发生过的人事过往是是非非令人遐想。古老的皇家园林里也辟出红色之旅,别出心裁,寓教于乐。
听说香山又辟出一处大型纪念馆,想必离着双清别墅不远。此地早已百孔千疮,又立起大体量的建筑,大片绿地丧失。记得七十年代时,冒出个香山饭店引起一片哗然,后来设计师多有悔意。何必重蹈覆辙呢。纪念岂在楼堂馆所,仪式感出来,也会弄巧成拙。
说的都是一码事,益寿堂就挺好。

. r3 p2 @8 a# d6 c5 \; d& Y9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18 20:14:17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有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的老师同学吗?(原楼主: qqqppp)(三)

953_20120926163951807327_1.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10-16 12:31 , Processed in 0.288150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