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查看: 19022|回复: 56

请删除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8-3 11:4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星星 于 2014-8-27 00:31 编辑
4 u& a7 L; M( O8 s* @
+ S3 G" O  N* ^' Y2 `# W`````````````````````````````````````
发表于 2008-8-5 06:48: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星星在2008-8-5 2:57:44的发言:

做下功课,貌似森隆经营过西餐:

“当时老北京较著名的西餐馆还有东安市场的森隆、东安门大街的华宫食堂、陕西巷的鑫华、船把胡同的韩记肠子铺、位于今天金朗大酒店位置上的法国面包房、王府井八面槽的华利经济食堂、前门内司法部街的华美以及西单商场的半亩园西餐馆等。”http://www.china-kl.de/bbs/viewthread.php?tid=7495

“相对来说,东安市场的西餐东安市场馆价格不高,可供一般的市民尝鲜。渐渐地,西餐在北京成了一种时尚,一些本来专营中餐的饭馆也经营起西餐。如当时在东安市场营业的“森隆”,本是一家有名的中餐店,老板张森隆是一位著名的企业家,誉满京城的南味食品店“稻香春”就是他创办的。张森隆见西餐走势看好,也在森隆经营起西餐。据说,那时的老饕们对森隆西餐的评价还不低。”http://www.gotoread.com/vo/5710/page602868.html

“民国以后,北京的西餐馆逐渐增多,比较有名的如中山公园的来今雨轩、崇内大街船板胡同西口的韩记饭店、东安市场的森隆饭庄、西单南的大美餐厅、东单北大街的福生食堂、前门外陕西巷的鑫华、前门内司法部街的华美、东单三条的泰安红楼、东安市场南花园的国强和吉士林以及东安门大街路北的华宫食堂”http://202.106.77.40/mhb/html/2008-02/11/content_22677.htm

我去的时候,东安市场应该还是“东风市场”,不管哪家,火车座是没错的。

不知现在起士林餐厅怎样,还有家大地餐厅,没去过。。。



是我记忆有误,东华门那家是“华宫”。森隆的西餐真不晓得。“大地”在西城缸瓦市。来今雨轩最有名的是冬菜包。

“金朗大酒店原址上的法国面包房”后来改名“国际友人俱乐部”,那里的西餐是法式的。

“老莫”之所以后来大行其道,与当时的“中苏友好”的大环境有关。那时,很时兴俄式西餐。就像而今,开放了,美国不算“帝国主义”,不提“亡我之心不死”了,于是,“麦当劳”“肯德基”风行,甚至有家长要把那里当作为孩子办生日的餐厅。其实,这类餐厅在国外基本相当于咱们这里的煎饼摊,属于最凑合的饭了。

说起来今雨轩,又想起当年在中山公园还有一家店——“瑞珍厚”(现在东四)。他们到夏天卖的荷叶粥和酸梅汤真是绝了。木桶里煮的烂烂的糯米粥,泛着淡绿色,飘出荷叶的清香。酸梅汤是放在大桶里,汤里浮着一大块冰。现在,搬到东四了,店面气派了,伙计变成南腔北调的外地打工仔,老北京的味道也没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8-5 02:4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星星 于 2014-8-27 00:32 编辑 : H3 h- T! |' E, v9 @* ]
& w) ^3 R: u6 g  v: U
```````````````````````````````````````````````
 楼主 发表于 2008-8-5 02: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星星 于 2014-8-27 00:32 编辑 , u4 M: k9 z( q7 `! T; {

* j3 \; U$ h4 h- i% J) h! T````````````````````````````````````
 楼主 发表于 2008-8-5 03: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星星 于 2014-8-27 00:32 编辑 + `1 a0 ~7 b/ A& i; t: ]' g

/ q+ L. c' D% `  o' Q6 l) T* A, P`````````````````````````````````````````
发表于 2008-8-5 21: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时候能在中山公园的来今雨轩买上几个梅菜包子吃就十分的享受了!
发表于 2008-8-6 05: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星星在2008-8-5 18:34:39的发言:

猜想楼上是位前辈,提到的餐馆很多不知道,见识了.

麦当劳与老莫无可比性,食品生产线而已,撇开滋味不论,为保品质,做法可算暴殄天物.

前辈不敢当。这坛子里水深了!真有专业人士在呢。

[em06]
 楼主 发表于 2008-8-5 18:3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星星 于 2014-8-27 00:33 编辑
& o6 f4 m, `* ]. l
& U* o. s' g/ r0 d( n$ B2 R1 I````````````````````````````````````````````````
发表于 2008-8-6 09:07:00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到老字号,不免想多说几句。这里,首先要明确,“老字号”不一定就是“好字号”。就像我等,已近垂暮之年,下坡路都走完七八成了,忽然有天猛醒:原来还没死!于是,倚老卖老,拍出老腔唬人。老店也如是,当年的北京,人比现在少很多,餐馆自然也不如现在多,有数的几家。侥幸苟延到现在,老字号当之无愧。可是其内容有些真是不敢恭维,乱加盟乱特许,闹的一团糟。在商言商,以本求利理所当然,但是“挂羊头卖狗肉”就有悖商德了。所以我说,现在的老北京餐馆已经南腔北调,不伦不类。仅以我见到的,翠华楼、全聚德、“新川”、东来顺、老莫,都走了调了。否则,阳坊涮肉、南门涮肉等新锐,也不会把东来顺比下去。
发表于 2008-8-3 14:51:0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莫今昔

50年代和同学们徒步去西郊公园(现称动物园)必经苏联展览馆(记得还参加过建馆的义务劳动),从16个门洞始知苏联有16个(1956年后为15个)加盟共和国 ;

70年代才和妻子等人第一次去莫斯科餐厅用十元“偷”吃了一次西餐(怕家中老人批评奢侈);

今年6月的一天一家人去老莫吃晚餐,味道还不错,只是上菜的次序不太讲究。那位俄罗斯女歌手-达丽娜以俄罗斯奔放的歌喉和迷人风度深深吸引了我们的5岁小外孙。

 楼主 发表于 2008-8-3 14: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星星 于 2014-8-27 00:33 编辑 & J% C. D  i' k) f" f

; b% G8 `" A) J: ^: B`````````````````````````````````
 楼主 发表于 2008-8-3 14:0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星星 于 2014-8-27 00:34 编辑 $ r0 A/ ^# g% o2 T
! j2 Z2 \8 |1 ^
```````````````````````````````
 楼主 发表于 2008-8-3 13:3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星星 于 2014-8-27 00:34 编辑
' `1 b% g) T, a# C+ ^3 G
9 q* t/ E8 O" }````````````````````````````````````````
 楼主 发表于 2008-8-3 13:3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星星 于 2014-8-27 00:34 编辑
: D% a2 i# S% p9 a5 l' v, f2 O5 E" q1 a* n- ^5 N5 h$ i$ x: w
`````````````````````````````````````````````````````````
 楼主 发表于 2008-8-3 12:4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星星 于 2014-8-27 00:35 编辑
4 o% T0 ]' w$ v0 u5 O+ k/ {( ~
) `9 ?- Z% Q% j/ n' {' D`````````````````````````````````
发表于 2008-8-3 12:3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在“文革”前,比较有名气还不是这里。老东安市场里有个西餐厅(好象叫吉士林),和平宾馆有一个(叫和平西餐厅),新侨饭店有一个,东华门有一个(叫华灯),都很有名气,再加上南河沿的文化餐厅。但是文革开始后,北京只有新侨和老莫了。

那时的学生中,流行“吃老莫”。说真的,那里原来不错的。现在,价钱上去了,口味却差了。比方说,原来的“奶汁烤鱼”,使用奶油,;现在,用的是奶酪,像匹萨饼。

 楼主 发表于 2008-8-3 12:5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星星 于 2014-8-27 00:35 编辑 " M# ^# w# N# H+ _: n; S# r
1 G- |4 f4 Z0 |! K* w  ^
``````````````````````````````````````
 楼主 发表于 2008-8-3 13: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星星 于 2014-8-27 00:35 编辑
" H, V& s* B/ [/ o* Y! z/ q( `1 m
4 D# A$ N/ j9 P7 d) |* {`````````````````````````
发表于 2008-8-3 15: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em17]不错。
发表于 2008-8-3 17:0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把牛排打包回家了,甚是可惜,最好当场吃掉。

发表于 2008-8-4 13:42: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星星在2008-8-3 14:23:47的发言:

老东安市场一家西餐厅,火车椅,只记得一个煎肉饼把我吃的腻腻的,还小,印象模糊,冰激凌很不错的。

回来问母亲, 我们去的那家是"森隆".不知是不是您讲的.

母亲知道天津起士林餐厅和地点,北京的倒不知.





“森隆”是一家中餐馆,在老东安市场北部,老板张森隆,上海人。

那家西餐厅好像就叫“吉士林”,没错,是火车座(当时叫“卡座”)。

顺便提一下,当时在老翠华楼南边一条胡同(似乎是甘雨胡同?)里面路北,有一家很好吃的“康乐”,后来搬到交道口,开了一段时间,没了。当时也是一家颇有口碑的上海馆子。

 楼主 发表于 2008-8-6 21: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星星 于 2014-8-27 00:36 编辑 1 Q: L* l1 Z! b& G
# {* X% @' u; g; T5 `( K: g
````````````````````````````
发表于 2008-8-6 20: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星星在2008-8-6 20:16:25的发言:

南腔北调倒是真的, 老莫服务员就有川妹子, 九门小吃服务生一水外地人,倒是海碗居,召来的伙计硬是给训练出点京腔,有那么点意思...

回到西餐, 先生认为现在哪家比较值得去?  (马克西姆除外)

据介绍,五棵松附近有一家。制作如何,没吃过,不敢说。但是,去年薛范先生(文革前苏联歌曲词译者,被广泛传唱的“喀秋莎”等歌曲都是他的作品)应邀赴俄罗斯,北京的俄罗斯歌迷在这家餐厅欢迎他。

听说在海淀万柳桥附近也有一家。

去过的,新侨不错。阜外“京滨大厦”的“小白桦”不错。至少,奶汁烤鱼不放奶酪。

但是论就餐环境,老莫绝对第一,富丽,优雅;餐具气派漂亮;那些地方没法比。


[em14]
 楼主 发表于 2008-8-6 20: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星星 于 2014-8-27 00:37 编辑 0 L# Z  `2 m, v3 p1 V
# j! N1 b) k- w+ M3 ^4 P& k; y8 o
``````````````````````````
 楼主 发表于 2008-8-6 19:5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星星 于 2014-8-27 00:37 编辑
2 d% m  \0 T# k$ A4 I8 A
$ \1 w1 q6 a, @, G) [, C0 @````````````````````````````````
发表于 2008-8-7 06:34: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星星在2008-8-6 21:04:37的发言:

  五颗松,万柳餐厅名称是什么?也是俄式的?

这两家都是俄式的。叫什么名字真忘了。我有几位朋友,酷嗜此道,约我几次去这里见面,都是没去成。他们有个网站,好像叫“白桦林”,烧苏联歌曲,烧俄餐。一群老三届的,父母是中苏友好时期的知识分子。

 楼主 发表于 2008-8-7 13:5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星星 于 2014-8-27 00:37 编辑
/ ~& r7 O. Y3 Y9 Q9 {, K2 \8 H4 f0 A; `
````````````````````````````
发表于 2008-8-7 14:44: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星星在2008-8-7 13:59:02的发言:

老三届人生阅历多,能力强, 能人儿多....蛮敬畏他们的.

谢谢, 与您交流很愉快.. ^_^


能有交流,自然是很愉快的。何来“敬畏”?毛骨悚然。

[em06]
 楼主 发表于 2008-8-8 13: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星星 于 2014-8-27 00:37 编辑 . y: z/ j: ?, O

7 b$ X5 j& O0 i4 w6 X``````````````````````````````````
发表于 2008-8-8 09: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没听说过,大家都认老莫,可能有比老莫还好的,但没名气,就没办法了,人气少自然就没名气了,要我还是去老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20-6-1 19:49 , Processed in 0.236275 second(s), 18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50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