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查看: 3767|回复: 5

[转帖]阜成门外孔王坟-冯其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1-1 09:59: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r5 M7 x( Q- q: S; y0 |, G W

阜成门外孔王坟

4 X3 E! h( Q* I9 `+ C/ x# ^! L8 h: l

       冯其利

( @% T1 B" E3 `6 `

 

# `4 U6 L P. L. r5 `& t0 r; b

   在北京西郊五塔寺院内重新矗立的碑林中,有一块清初定南王孔有德的驮龙碑,有很高的史料价值,它是阜成门外孔王坟的旧物。


/ Z3 n& y) E! q! \5 g

   定南王孔有德,明清之际辽东人。初为登州步兵左营参将,起兵叛明后占据登州地区,自称都元帅。崇祯六年(1633年)与耿仲明渡海投降后金政权。皇太极对孔、耿另眼看待,命所部驻东京,号令、鼓吹、仪卫皆如旧,惟刑人、出兵当以闻,崇德元年封孔有德为恭顺王。崇德七年,让其部属隶于汉军正红旗。顺治元年入关,与农民军作战。顺治四年为平献将军攻略湖南等地。顺治年改封定南王,授金册金印,统兵两万征广西。顺治八年正月移驻桂林。顺治九年(1652年)七月,李定国“自西延大埠取间道疾驱击破全州军,薄桂林,驱象攻城”。时桂林空虚,守兵无多,北山失守后,孔有德自尽,妻白氏、李氏从死。顺治十一年六月,拟运孔有德灵柩回辽阳安葬,经过北京,孔有德之女孔四贞提出:“若将父骸运往东京,考思莫展,请即于此地营葬,便于守视”遂在阜成门外营葬,立碑纪功。

: m: r8 `+ N. ~1 v& c

孔王坟在阜成门外北营房西侧,南临阜成门外大街(今名阜成门外北街)西南为一眼井,再往西是铁道,北为枣树林,占地一顷数十亩。坟地坐北朝南,外有东西朝房,前行是宫门。宫门与墙垣相接。宫门内祭器库、宰牲亭在甬路两旁。正对宫门是碑楼一座。碑楼后边是享殿七间。因孔有德尸骨被焚毁,顺治帝以孔之遗冠、玉珮等置棺内,建地宫于享殿内,并未起坟。享殿内置白石龛,供孔有德神主。“每岁清帝必亲祭,行一拜礼。后乃遣员恭代。祭前一日,亦由掌礼司送祝版,届时则由亲王一、贝勒二、都统、副都统各一为主祭。陪祭者则为本旗参领副参领各一,享以少牢,惟多一羊。……孔虽无嗣,而资产丰富,只地一项,散在京东者,有九万余亩,所征地租,向由各县代办解部,为大小祭之费用。民国后归财政部”。


z& d+ d) P% m$ O' B0 t* Y% v. L, P' L

  孔王坟在1900年尚完整。进入民国以后,宫门、朝房、祭器库、宰牲亭和墙垣荡然无存。1936年前后,“碑楼高丈余,峙立田亩间,石阶数级,中建丰碑。北有享殿七间,败瓦残像,四壁颓然”,这时的孔四贞墓尚在。这以后,孔王坟旧址成为东北人李鸿志(天主教教友)经营的阜丰农园,解放后,阜丰农园的位置上建立了外交学院,孔王坟遗址不复存在,孔有德碑挪到了五塔寺。


发表于 2011-11-2 00:37: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黑龙在2011-11-1 10:35:00的发言:
: r: M# D9 }: c; f6 ?( t

补一张疑似孔有德墓的石碑;之前发过

6 H. Z- W" G K+ U8 y0 T

 

* m7 f1 u! n# ]9 _/ u

证据主要有两点,1.是背后能看到覆钵塔一,怀疑是车道沟三塔寺的三塔之一。

( }: Y. ~1 ]$ m2 Q

                      2.是石碑外形轮廓看,和现存五塔寺的一致。

; Y4 ^$ m% x1 p0 _/ K) E ~8 @

 

3 ?+ B1 g/ [+ z6 J

当然还没有进一步能直接证明的证据

3 {8 H) b( D0 a8 Q: [0 K

 

3 i5 w) }, E3 l6 L+ a& w: i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china peking 1910s .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 m& r7 C: l. ]; `4 U% S% k* J

五塔寺现存孔有德墓碑.

edoLhIut.jpg
9 @2 }8 n$ c' w% a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1-11-2 0:40:03编辑过]
发表于 2011-11-2 21: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 a7 m; Q' L% A/ @2 T' J; v
( r+ l# E" y; c

孔有德葬地考

. ^, b% c6 x8 ?3 f3 q* H

孔有德葬地考 李大伟孔有德(约1602—1652),字瑞图,“原籍山东,徙居辽阳”⑴。他是清初所封“三汉王”之首,也是“三汉王”中唯一以忠烈著称的功臣。虽然他是一位明朝的叛将,史家对其颇有微辞,但他的死,在当时被颂为“亦伟然烈丈夫哉!”并谥“武壮”,亦理所当然地得到了他所效忠的大清朝廷对他的厚葬。日前,笔者在考证与孔有德共同归附后金的另一位“汉王”耿仲明葬地同时,发现对孔有德也同样存在着葬于辽阳和北京的两种说法,而且“两说”都各有依据。 对孔有德墓在辽阳的考证 在一些地方史料中,不乏对孔有德墓的记载,而且都是说“墓在辽阳城东南松树花园村”。1、《盛京通志·卷二十八·陵墓附》(清咸丰刊本)载:“定南王孔有德墓:谥“武壮”,在辽阳城东南十里花园村中。”2、《奉天通志》载:“孔有德墓:初为明将,天聪七年降清,封督元帅,进爵恭顺王,改定南王,镇桂林。顺治九年,明桂王臣李定国破桂林,有德死之,归葬于城南松树花园村。”3、《辽阳乡土志》载:“定南王孔有德墓在城东南十里花园村中。”4、《辽阳古迹遗闻》载:“孔有德墓:孔有德为明叛将,天聪七年降清,初封都元帅,进爵恭顺王。顺治六年,改定南王镇桂林。九年,明桂王臣李定国破桂林,有德死之,归葬辽东。墓在城东南松树花园村东,离城约七里。墓有古松,村即以是名之也,后被俄人砍伐。民国以来墓又被村人挖土平没矣。”5、《辽阳县志·古迹名胜》载:“孔有德墓:初为明将,天聪七年降清,封督元帅,进爵恭顺王,改定南王镇桂林。顺治九年,明桂王臣李定国破桂林,有德死之,归葬于城南松树花园村中。墓外围以砖墙,植松树多株,今已摧残尽矣。”
6、《辽阳县志·诗志》还收录了清代辽阳诗人在凭吊孔王墓之后,所作的两首诗。其中一首是刘沛霖的《题孔有德墓》:“无端人马走淄川,奔往他乡各一天。挟众不思承盛业,误公都为握兵权。当年剑佩归黄土,此日淄川锁绿烟。寒食清明空过了,半盂麦饭望谁怜。”这首诗并没有明确说明孔有德墓的具体方位。而另一首是马琈林的《孔王墓》,诗中有“花园秋草年年绿,寂寞无人吊孔王”一句,在注解中还有“在花园村北”、“女四贞墓即在侧”、“守墓数百家司祭扫”等语,直截了当地点明了孔王墓在辽阳花园村北。     《孔王墓》在花园村北马琈林路绕藤梧归旐长,灵旗风卷瘴云黄。花园秋草年年绿,寂寞无人吊孔王。 此日教谁叹可人,当年苦战际风尘。

拼将一具英雄骨,博得姓名冠贰臣。传在贰臣甲部 丰碑高耸几斜曛,奕世犹彰死事勋。

一样桂林霜陨恨,前年曾拜马公坟。谓文毅公雄镇 西南身后地天昏,祸接粤闽战马屯。早遂十年首邱志,不留老眼看三藩。 春秋书法恕庸人,弱女区区何足论。


翻惹诗翁来责备,怪他巾帼负深恩。女四贞墓即在其侧。
四贞嫁孙延龄,孙从逆。王渔洋漫兴诗《惨淡苍梧野》一首:“屠沽投间起,巾帼负恩深”指其夫妇也。酬庸恤典无儿孙,恩礼真堪感死生。


不有近郊三百户,谁将麦饭祭清明。守墓数百家司祭扫 经考,马琈林,号西岗,嗜吟咏,工篆刻,精书法,博览古今图籍,广交四方名士,是道光年间辽阳的名士和著名乡土诗人,著有《西岗诗草》。他的这首《孔王墓》诗,毋庸置疑应当是诗人在凭吊了孔王墓后,触景生情,有感而发之作。由此可见,至少在他所生活的道光年间,孔王墓确实存在于辽阳。另外,早在民国时期,辽阳先贤金毓黻对孔王墓也有过一些考证。他在《静唔室日记》中写到:“(民国二十三年七月四日)向读《盛京通志》,载定南王孔有德墓在辽阳东南十里花园。又闻齐君蓬阁言,于年十六七时光绪二十余年,曾至其地,俗称松村花园,远望有松多株,外缭以垣,中为王墓,下砌以砖,其顶以灰垩之,迄今已三十五六年矣。今午余约蓬阁及笙午往觅之,出小南门,傍城外垣东南约五六里,即至松村花园。《志》(《辽阳乡土志》)称十里,尚有误也。王墓在村之东端,仅见其地为一塘,大约三四亩,余无所见。询之村人黄姓,言此墓被毁之由颇晰。其言曰:光绪甲午中日战役有一督兵官,咸称曰曹大人者,在辽阳附近设防,遂于王墓之前筑二垒,掘地成坑自此始。迨甲辰日俄战役,俄人复因旧垒而增大之,又尽伐墓地之松,于是此墓遂不能再保矣。吾于幼时见此墓之外垣为方形,以砖甃之,前有门楼,圮其一半,后乃毁其门楼,毁其垣,又毁其墓,毁墓者于墓内仅得长幅之绢绸,别无骸骨,盖孔王遇难于桂林,尸骨未必可寻,仅葬衣冠于此,自是墓已夷为平地。后附近村人之取土者,皆就墓南之坑而渐向北浚之,愈浚愈拓,于是全墓之地成一大塘,即如今日之所见也。黄姓又谓其远祖名国材,于明末官副将,随孔王降清。又村人有金、孙、杨诸姓皆居此甚久。又谓往年于墓南得方型之石,上刻字甚多,中有“四里村”等字,盖为明代之旧名,而清代改称花园也。余问其曾有墓碑、石马、石羊等饰葬品物否?则谓向未之见。余今日所得者大略如是。至黄姓所得刻石,盖为明代人之墓志,惜已不知流落何所矣。李杰三言,幼时至孔王墓,见其石马石羊俨然在列,惟不见有墓碑,盖已早毁。《清国史》本传言,为孔王建碑于墓道,则故有碑无疑也(按:马琈林《孔王墓》诗有“丰碑高耸几斜曛”一句,佐证了他的推断,即孔王墓当年确有墓碑存在)。”金毓黻为治东北史专家,他于上世纪初对孔王墓的考证当为信史。那么,如今在当地人中还能有人知道孔王墓吗?为一探究竟,笔者会同市文管办全晓红主任进行了一次实地探访。松树花园,现属宏伟区曙光镇杨家花园村的一个居民组。在村干部的引领下,我们了解了一些上年纪的老人,他们不但能依稀记起,小时候从长辈那里口口相传,所听到的关于孔王墓的一些情况(所言与《辽阳古迹遗闻》、《辽阳县志》、《静唔室日记》的记载完全一致),而且还能指出孔王墓在村东头的具体方位,只是遗迹早已无存。通过实地探访,我们对这里原有的孔王墓有了更直观的认识,即孔有德确实是葬在了辽阳城东南的松树花园,从而也进一步验证了上述这些地方史料的真实性与可信度。 对孔有德墓在北京的考证与以上“辽阳说”全然不同,在历史文献中确有不少关于孔有德葬在北京的记载。1、《清实录·世祖实录》卷八十三载:“顺治十一年四月,戊戌,礼部议奏:‘定南武壮王孔有德并其母灵柩,发自广西,归葬东京(辽阳)。丧车至日,应遣内大臣、礼部官员各一员迎奠,并令和硕亲王以下梅勒章京以上各官往迎,遣官如例致祭。往东京(辽阳)时,仍令诸王大臣会送,给银四千两,造坟,工部立碑’。从之。” 2、《清实录·世祖实录》卷八十四载:“ 顺治十一年六月,辛酉,定南武壮王孔有德榇还。令和硕亲王以下、阿思哈尼哈番以上,汉尚书以下、三品官以上,郊迎。既至,诸王各归第,众官留丧次一宿”;“癸亥,遣礼部侍郎恩格德齐银万两赐定南武壮王孔有德女,令充日用之费。有德女跪受讫,随奏曰:父骸骨原命归葬东京(辽阳),但臣兄既陷贼营,臣又身居于此,若将父骸送往东京(辽阳),孝思莫展。请即于此地营葬,便于守视。恩格德以其言奏,上允之”;“甲子,命工部给予定南武壮王孔有德葬地,造坟立碑。”3、《清实录·世祖实录》卷八十六载:“顺治十一年十月,丁丑,谕礼部曰:朕念定南武壮王孔有德审时率众航海来归,屡建功绩,佐朕平定天下,剿巨寇、靖南服、开辟广西,勋劳懋著。不意桂林之役,众寡不敌,精忠自矢,竟以身殉。似此功臣,名应不朽。稽考旧典,有立祠致祭之例,尔部详察具奏”;“命建定南武壮王祠,以二妃陪祀,俱设神主,春秋致祭。” 从这三条摘录可知:顺治十一年,孔四贞扶其父母灵柩从广西出发,原准备奉命运回原籍东京(辽阳)安葬,在途经北京时,她向朝廷提出“于此地营葬,便于守视”的要求。顺治帝慨然应允,不但同意在京城为孔有德造坟立碑,而且还决定在坟前建定南武壮王祠,春秋两次遣官致祭。关于定南武壮王祠,在清代笔记中多有记载。《清稗类钞》载:“定南武壮王祠在京师阜城门外,春秋遣太常寺卿祀享。顺治辛卯,孔殉节桂林时所建也。嘉庆间,祠宇颓坏,榱桷倾折,丹青垩艧,无请修葺者,岁修祭田亦为祠官所侵蚀。” 《啸亭杂录》载:“定南武壮王祠在阜城门外,春秋遣太常卿祠享,盖顺治辛卯王殉节桂林时所建立也。近日祠宇颓坏,榱桷倾折,丹青垩艧,无人奏请修葺者,盖有岁修祭田为祠官所侵蚀,故不敢揭报,恐破其奸也。” 另外,马芷庠在他1936年出版的《北平旅行指南》一书中说:“孔王坟在阜成门外里许,下关铁道北。有牌楼高丈余,峙立田庙间,石阶数阶,中建丰碑,北有享殿七楹,败瓦残椽,四壁颓然,此即清初煊赫一时之定南武壮忠烈王之园寝(定南武壮王祠)也。”奈年代久远,孔王坟现已踪迹全无,只有唯一的一块“定南王孔有德赐谥碑”还存留于世,被保存在五塔寺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该碑形制为螭首,龟趺(见附图),正面为竖书满、汉文,详尽地概括了孔有德一生(碑文见附录一)。相传碑文是由顺治帝亲自撰写。盛昱的《雪屐寻碑录》曾收录此碑。提到这块碑能被较好地保存下来,还得感谢民国时期的我们一位同乡——高纪毅。高纪毅(1890-1963),字仁旃,辽阳县河栏沟大甸子人,隶汉军旗籍。幼年家境贫困,十余岁时只身来到沈阳,曾当过店伙计。1909年先后在奉天陆军速成学堂、东三省陆军测绘学堂学习,成绩优异,留在学堂任教。1919年起,高纪毅在西北边防军任团副,后任第五营营长。1921年5月,东三省巡阅使张作霖兼任蒙疆经略使,设经略使署,高纪毅充任上校科长,这是他发迹的开始。后任东三省巡阅使署卫队旅1团团副,曾随张学良、郭松龄去吉林剿匪。第一次直奉战争中,高纪毅任东路军第2梯队司令部副官处处长。1923年,张学良任27师师长时,高纪毅任师部副官处长,与张学良交往增多。第二次直奉战争中,高纪毅调任第17团团长,后改编为高支队,任司令官。1925年春,高纪毅改任航空处总务处长。同年秋,任镇威军第1、3联军司令部副官处处长,与张学良、郭松龄相处甚为融洽,并随郭松龄去日本参观日本陆军秋操演习。1925年,郭松龄反奉时,他参加郭松龄军队,失败后被解除军职。由于杨宇霆的从中作梗,高纪毅无法在军队做事。1926年去开原,监理从前招股创办的开拓长途汽车公司。1927年夏,张学良念其才干,重新召回,任第3、4方面军团司令部副官处处长,仍受张学良的信任、重用。但杨宇霆仍事事为难高纪毅,高纪毅曾多次对张学良谈到杨宇霆有野心。1929年1月10日,身为奉天警务处长的高纪毅等受张学良密令在帅府“老虎厅”枪杀杨宇霆、常荫槐,并妥善处理善后事宜。1929年3月,任东北交通委员会副委员会长兼任奉榆铁路局局长。热河抗战失败,高纪毅愿与张学良同进退,于1934年春,在北平西郊创办阜丰农园。西安事变后,曾与东北名流共同发起致电宋氏兄妹,要求释放张学良将军。芦沟桥事变爆发,平津陷落,高纪毅被日本宪兵逮捕,遭受严刑拷打,逼其在伪政权任职。高纪毅始终未屈服,后获释放。全国解放前夕,高纪毅经宁武介绍与中共地下党组织取得联系,我地下党请高纪毅去做傅作义将军的工作,高纪毅为北平和平解放做出了一定贡献。1963年7月,高纪毅在天津病逝,终年73岁。就是这位辽阳人于民国二十四年(1935),在他所经营的阜丰农园翻耕土地时,从地下发现了此碑。高纪毅感慨于同乡孔有德那富有戏剧性的一生:从一个明朝的低级军官晋升为大清的汉姓王爷,为清廷转战征杀几十年,殉节而死。百年后,竟落得个“贰臣”的评价。于是替孔有德鸣不平,请当时在京为官的另一位辽阳人吴瓯(1899—?,字伊贤,吴恩培次子)撰写了《清定南王孔有德墓碑后记》(见附录二),由原北平市管理颐和园事务所所长、时任大兴县长、书画家崔麟台(1880-1951,字耘青,山东利津人)隶书书丹,镌刻在这块碑的碑阴,于民国二十五年(1936)仲春,重新立碑于农园,使这块孔有德赐谥碑得以重见天日,被较好地保存了下来。解放后,农场收为国有,旧址改建为北京外交学院时,才将这块碑挪到了五塔寺保管至今。由此可见,孔有德又确确实实是葬在了北京。 结
论 综上所考,目前关于孔有德葬于辽阳还是葬于北京的两种说法,都各有依据,而且谁也否定不了对方的客观存在。葬于辽阳,既有地方史料互为佐证,又有前人古诗为证,可谓言之凿凿;葬于北京,为皇帝敕葬,不应有假,又有官方正史和碑石可证,更是证据确凿。那么一个人能同时葬于两地吗?纵观历史,有两处甚至两处以上葬地的历史名人并不乏先例。为此,针对孔有德的两处葬地,笔者愚见,似有这样一种可能:即顺治十一年四月,孔有德灵柩自广西出发,尊命归葬东京(辽阳)时,皇上已拨银四千两,命工部造坟立碑。至顺治十一年六月,灵柩途经北京,此时已经过去了两个月,辽阳的墓园应当已经建好或已接近尾声,只待孔有德灵柩到后即可安葬,由于其女孔四贞提出“于此地营葬,便于守视”的祈请,皇上才同意将孔有德改葬北京,而已经建于辽阳的墓园,后来作为他的衣冠冢被保留了下来。其实,无论是辽阳还是北京的孔王墓都只是孔有德的衣冠冢。据史料记载:顺治九年,孔有德被李定国部围困于桂林城,他和两位夫人一起自杀,之后又被李定国焚骨扬灰,根本不可能留下尸骨。所以,两年之后的顺治十一年,孔四贞扶灵北上的灵柩中所装,也只能是孔有德生前的一些遗物而已。刘沛霖《题孔有德墓》诗中的“当年剑佩归黄土”诗句,金毓黻对孔王墓“别无骸骨”的考证,以及马芷庠所述“因孔有德尸骨被焚毁,顺治帝以孔之遗冠、玉佩等置棺内,建地宫于享殿内,并未起坟”⑵
等等这些记述,都足以佐证了这一史实。不知笔者的拙论正确否?还望方家指正。


附录一《定南王孔有德碑》 首题:定南王孔有德碑国家报功,厥有巨典,生建大勋,殁勤王事者,尤宜表章,俾声称于后世尔。定南王孔有德愤时崛起,举众破山东登莱诸州郡,航海来归。我太宗文皇帝嘉其慕义,敕为元帅,继而册封为恭顺王,世世不替。朕定鼎中原,王身当屡战,多获捷功。百粤未附,特命挂定南王印,率师往征。首定湖南,旋下两广,只因桂林之役兵分势寡,征调不及,力竭捐生,虽古之烈丈夫无以踰此。念王二十年来,从征旅顺、朝鲜、皮岛、锦州、松山、杏山、中后所、前屯卫,继入山海关从击李自成,直抵潼关大破其众,克扬州、定江南、平全楚,功迹懋著,恩恤优加。特赐谥曰:“武壮”,树丰碑于墓道,扬伟绩于千秋。云:大清顺治十二年三月初三日立。
附录二《清定南王孔有德墓碑后记》 首题:清定南王孔有德墓碑后记辽阳
吴 瓯 撰记

利津
崔麟台 书丹孔有德在《清史》列《贰臣传》,此苛论,非定评也。有德初隶毛文龙部,一小校耳。无专阃之寄,守土之责也。文龙被杀,部下愤懑,或至激而投敌。有德独陈兵东海,以都元帅自擅,固分非明臣,义亦不附于清,强项独行,有逐鹿之志,抑亦人杰哉!其后势乏归清,不同于叛明。既非明臣,宁得以贰臣论乎?登州之役,有德释孙元化,以报初恩。桂林被围,笃城亡与亡之义,举室自焚,盖庶乎矢死靡他,见危以授命者。且贰臣惟畏死耳,有德殉节报恩,岂贪生之流?极其事,不过亏夷夏种族之防,讵可拘拘责以君臣之分哉?有德既率家死难,宗斩嗣绝。事平,女四贞以榇归京,朝廷在阜成门外西郊为之营葬,树丰碑旌其功烈,而年远事湮,墓荒碑没,寝为废园,二百年间,不知几易主矣。改元以来,编入荒迷旗地。廿三年春,都人士李兰亭者,市为菜圃,领得部局单照,砌墙掘井,杂莳花木。园中积土,高峙如山,为丘为墓,父老罕能言者。廿四年冬,地归阜丰农园,辟畦起土,将大举种葡萄,忽于丘南现碑角,主者以为异,督工深治,而全石毕呈,质地完好,摩挲读之,赫然孔王敕碑也。有德固辽东人,值事者高纪毅与有乡谊,慨其刚风大节,不直于史官,因斥金百余,为之重树丘前,以彰其迹。盖自是而人知彼累累者,果为孔王墓矣。呜呼!沧桑淹没,岁纪已深,而卒发露于爱护者之手,精灵不爽,此其中亦有数焉。高君以慕古幽情,阐扬潜光,抑所谓成人之美,昭人之覆者也。夏七月,高君属其友吴瓯为之记,爰约述之如此。中华民国二十五年仲春榖旦

发表于 2011-11-1 13:39: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北京郊野到处都有古迹,现在则到处都是人。
发表于 2011-11-1 10: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补一张疑似孔有德墓的石碑;之前发过

7 Q/ t. z& G: \4 _+ U

 

1 Z3 q6 Q* G: o p5 u

证据主要有两点,1.是背后能看到覆钵塔一,怀疑是车道沟三塔寺的三塔之一。

7 e. u) b# ^* |# F' T6 {

                      2.是石碑外形轮廓看,和现存五塔寺的一致。

# M/ I0 @2 G( d1 K; h

 

; f- q0 b- e# C, R$ Q' W

当然还没有进一步能直接证明的证据

6 e$ @% ]& h$ r! j) N

 

$ D! A" G' w. n# h# B

 

[转帖]阜成门外孔王坟-冯其利

[转帖]阜成门外孔王坟-冯其利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 10:56:00 | 显示全部楼层
黑龙果然是图片帝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8-12-15 07:45 , Processed in 0.057174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