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查看: 6056|回复: 8

[原创]阜外大街圆广寺(图片原创,文字主要为整理转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0-14 22:2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圆广寺,我们这边的人都叫它“大庙”。  

[原创]阜外大街圆广寺(图片原创,文字主要为整理转载)

[原创]阜外大街圆广寺(图片原创,文字主要为整理转载)

[原创]阜外大街圆广寺(图片原创,文字主要为整理转载)

[原创]阜外大街圆广寺(图片原创,文字主要为整理转载)

2 {+ _0 x8 L. W% a! B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1-10-14 22:42:11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4 22:4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据和讯博客“千秋雪人”文章“西城区阜成门外圆广寺”
: n! k* A0 z' P' d% f4 \7 y9 \1 M3 p8 U
    圆广寺位于西城区阜成门外大街路南,为清朝外八刹之一(觉生寺、广通寺、万寿寺、善果寺、南观音寺、海会寺、天宁寺、圆广寺)。关于这座寺庙在北京的地方志和其他史料中可以说基本没有记载。《(万历)顺天府志》中仅有“圆广寺有敕建碑”这几个字。像《日下旧闻考》等的地方文献根本提都没提。民国两次寺庙登记都认为是明朝万历年间建立的,而圆广寺实际上建于元朝。
( y: n  R) i; @: K8 ^; A( D  q    据明朝万历元年(1573)的《敕赐重修圆广寺》记载,圆广寺应该建于元朝。“隆庆五年,特允先任司礼监太监孟公冲之奏于京都阜成门外西去三里许係顺天府宛平县,原有敕赐圆广寺一区,乃先朝古刹……”,这里的先朝应该是元朝。碑文还记载了圆广寺在正统六年(1441)重修过。由于岁久荒废,仅存基址。隆庆五年(1571)皇帝发内帑命孟冲重新修建,还没开始建造,孟冲就辞职离任了。于是皇帝和皇太后颁御前银二千两,命司礼监监事冯公负责此事。建成后的圆广寺规制坐北向南,前起山门、中门、金刚殿、钟鼓楼、正殿、左右配殿、后点、方丈厨库等悉数具备。用尽御前银后,冯公又捐了九百两奉银,用三百两购买了圆广寺附近的一千零三十八畦土地,以供寺庙常住之用。同时延请伏牛山僧人慧朝(?)担任住持。
( r$ N5 Q  O  J2 ]9 ]+ j# j4 E! R- S  [( B
由于经营不善,这一千多畦土地为棍徒骗卖,以致寺院荒凉。万历四十一年(1613),宣府巡抚连、辽东巡抚李,鸿胪寺左少卿焦,不忍寺庙凋敝,各捐奉银八十两,把原来属于圆广寺的土地赎回并交与住持祖印管理,又恐重蹈覆辙,遂立碑规定“如有盗卖盗典等情,许诸人揭告惩治。”
4 Q- ^$ {# D( s% N5 I' ~, i0 o1 B% [, J- ^- j1 T
     这之后基本没有文献记载圆广寺的任何情况。(也有可能是本人没发现)
  H( e# T7 R6 _0 l0 ?, r- l9 G$ [: u( N' m: T% E! ]( V
光绪十一年(1885)和光绪十八年(1892), 著名的印光法师先后在圆广寺挂单。在《印光法师文钞》的《复张觉明女居士书八》)中,他说了自己亲身经历的故事。光绪十八年的一天,印光大师同一僧从西直门外向圆广寺走。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乞儿,看不出有饥饿的样子,只跟在两位出家人后面要钱。印光法师同他说:你念一句南无阿弥陀佛,我就给你一文钱,这乞儿还是不愿意念。印光法师又说,你念十句南无阿弥陀佛,我就给你十文钱,这乞儿还是不肯念。印光法师于是将身上的钱袋取出来给这孩子看,里面大约有四百多文钱。印光法师对这孩子说:你念一句佛号,我就给你一文钱,你尽管放心的念,这钱袋里的钱我给完为止。这乞儿还是没有念,并哇哇的大哭起来,无奈印光法师给他一文钱而去。印光法师说这乞儿实在是没有善根,即便是为了骗钱也不肯念。如果能发善心念,即能得大利益;即使为了骗钱念佛,也是为将来种下善根。/ c1 x4 d+ r* `4 H, F

% R' J) k' L+ V% j; w) Z9 W光绪二十七年(1901)重修圆广寺,有《重修圆广寺碑》。据说庆然和尚住持圆广寺时,结交了清廷的许多王公大臣,由人引荐,结识了慈溪太后。从此庆然身价倍增,每逢奉召进宫,收到慈禧太后的格外礼遇。庆然和尚有了慈禧太后这座靠山,又受到王公贵族的推崇,四方布施源源不断,遂把圆广寺这个颓废不堪的古刹重新修葺一新。
6 W' K& Q+ u, Q: [: f" j; G) d. G5 ~6 I( h* ]3 e
民国年间,圆广寺广开戒坛,对外应酬佛事,成为停灵暂厝的寺庙之一。民国八年(1919)冬天,圆广寺举行了历时53天(从农历十月十五至腊月初八)的开坛传戒活动,由圆广寺住持明远主持。传戒的寺庙,还要向各受戒僧人出家的寺院去托钵化缘,所以寺庙每逢开坛传戒一次,收入很是可观。圆广寺这次传戒就得到了曹锟的布施。* [. j+ k8 h: p/ A/ L
6 y* \$ ~: ]$ e+ I' l$ @" |
民国十七年(1928)《北平特别市寺庙登记》时,圆广寺的面积约为20亩,房屋120间。鼓励及使用状况为自行管理焚修宏法信仰。民国二十五年(1936)《第一次寺庙总登记》时,圆广寺的不动产基地二十四亩,耕地十一亩二分,房屋一百二十间。管理及使用状况为寺务为归住持管理,殿宇供佛,群房除自用外停灵。20世纪30年代,圆广寺的住持是濬海。20世纪40年代,圆广寺的住持是桐缘。
9 V# {3 Q! O+ g2 _0 n/ q# ~
0 U9 a: n  p/ a6 |8 i3 }) ~% l  B3 }4 z' z" i1 F3 w! H
-----
+ g% A4 F4 z3 ^* k5 u
, b4 J6 u7 R) D民国八年北京圆广寺传戒略录: I0 A: G: t% G3 b$ [* i
作者 : 王孺童  B4 ]5 `# X3 \; [: [4 [
  民国八年北京圆广寺传戒略录
# U5 E1 z0 k; m- s( }' f  王孺童
4 B: a. O$ T$ I) O! c; Y5 Q  按:余偶读《文史资料选辑》,见有全信1965年所写之《我出家受戒的经历》一文。文中记其出家、受戒经历,并作议论。今择与传戒仪规相关之事,略纂成文,以窥民国初年佛教传戒仪规之一斑。
+ ]" O5 q/ G/ T- N+ o3 G# p  j  一九一九年冬,北京圆广寺传授三坛大戒[一],戒期为农历十月十五至腊月初八(沙弥戒戒期十八天、比丘戒、菩萨戒戒期各十七天)。求戒者需先由其出家寺庙派人去圆广寺“送戒”,并自备衣钵费及香灯银十元。圆广寺亦张贴文告,以化众缘。信众供养受戒者全部吃喝用度的称为“斋衬”,供养菜食的称为“菜斋”,供养糖水、鲜姜的名为“水斋”。
; n% `8 q$ x4 p* i/ r) ?, p% {0 e  求戒者于半月前来至寺院报到,因还未传戒,故住于“新戒外堂”(在寺院外搭设之席棚),并由“外堂引礼”负责管理。在此期间,求戒者为寺院“发心”或“出坡”,外堂引礼亦教授受戒仪轨及在戒期内所应遵守之规定,若有违犯,即以“杨枝”(即藤条)责罚。因要“持午”,寺内仅供早、午两餐。' p  ~% ]6 Y+ v
  十月十五日戒期开始,外堂引礼带领求戒者鱼贯而入内堂,并由内堂僧人接管。总负责者有正副两位,正者称为“头单开堂和尚”、副者称为“二单开堂和尚”。此外,请其它寺院僧人担任的职务还有:羯磨、教授、尊证、授经、西堂、座元、正训等。本寺住持、督监、代传、监院、纠察、维那等亦担任相应执事。进入内堂后,求戒者要“演班子”,即将新戒男女分组。点名时,对求戒者称“新戒某某”,求戒者要回答“弥陀佛”。在演班子中,要选出“沙弥头”与“沙弥尾”各一名。
9 j! z, X2 Z& K6 ^  求戒者住于圆广寺云水堂,住不下者,分住于鼓楼及临时所搭之席棚。女众“安单”不住席棚,住于寺内群房。居士随其意愿,可不住于寺内。在传戒期间,求戒者只留一条被子,其余衣物交库房收管,期满离寺时再领回。
8 v1 U* i2 U  S8 l/ V! E  在沙弥戒戒期中,求戒者每天学背沙弥十戒,学习“过斋堂”等佛事科目。若遇违犯,则会受到引礼、纠察之责罚。求戒者每日子时上早殿,夜十二时之前,即有夜巡打头板叫起,求戒者即起身收拾卧具;打二板,进行洗漱;打三板,即开始鱼贯上殿念经。早课毕,原班退出大殿,“放抽洁”(上厕所),后“开梆”过“早斋堂”。早饭为稀粥、咸菜。入斋堂后,由维那带领“唱观”,后按次序就位站立,待堂头和尚上“大座”后,行堂开始“打点”,维那继而“念供”,念毕求戒者接念“阿弥陀佛”,后就座,行堂为每人盛粥。其间,有纠察、引礼来往巡视,纠正求戒者之不规矩处。待堂头和尚放箸,示意用斋完毕,纠察早东午西走到堂中,给堂头和尚问讯,维那念经“结斋”,众人接念“南无阿弥陀佛”后,由“维那”领原班退出斋堂。求戒者回到戒堂后,脱袍打扫卫生,后有半小时自由活动时间。
* j( \: u% H6 \6 k  每日早午两餐,均轮班抽调求戒者下厨房做“大寮饭”。“大寮饭”质量较粗,供大众食用;“小寮饭”质量较精,供寺中执事食用。管理“大寮饭”之僧人,为正、副“典坐”,由寺中派老戒僧人担任。
; o. l7 y- A' U. @7 w) z( H  午斋前之时间,求戒者主要是上课演班子,背诵每日所学清规戒律,并将今日所犯错误当众叙述一遍。对犯错者之惩戒,主要以“杨枝”或“香板”责打为主。当众责打称为“供众”,对没犯错者进行少量责打称为“以戒将来”。责罚时,对受罚者云:“新戒某某,现在‘供养’你若干杨枝。”
8 W6 z; \: ^  w8 z  过“午斋堂”,平日为窝头、咸菜,每逢初一、十五吃面条或馒头。午斋后,继续演班子、学清规戒律、供众,或是由引礼领各班分别上街剃头、洗澡。若外出时,不守规矩,回寺后还要供众,云:“新戒徒某某,在路上眼睛不如法,东瞧西望,交头接耳,供养你三十杨枝,并供养每人五杨枝。”. L( e& R4 z+ K( C- @# C- f' X( j
  晚八时“拜佛”,有四十八拜,也有一百零八拜的。听引礼敲磬,统一叩拜。并有引礼、纠察来回巡视,纠正动作姿势。拜佛后,要回堂拜师父,还要给引礼等执事叩头。接着原地坐定,脱袜自搓脚心,后“放抽洁”。% z' d6 P+ G8 H) C7 B' \" M# \
  晚十时,回到新戒堂“靠单坐”,每两人一组,背靠背“结跏趺”入睡。夜有守堂、夜巡,发现姿势不正确者,即时纠正;有咬牙、梦呓、打鼾者,即时打醒。未至子夜,夜巡又打板叫醒。如此每日往复,直至整个戒期完毕。$ E! `% e+ p1 H
  至沙弥戒戒期之第十八天,由开堂和尚主持“散衣”,发给每位求戒者一件黑色夏布制“五衣”(下身衣),在戒期中还会发两次同等质料的僧衣,即“七衣”和 “九衣”(均为上身衣)。散衣时,求戒者要双手恭敬捧过,并聆听“搭衣”之法,该衣仅供过堂、佛事等场合穿着,平时都要“抽衣”(脱衣)。求戒者从该日起,被称为“沙弥”。$ R: `& E8 Q! r4 D' ]/ n9 P5 F
  在比丘戒戒期中,沙弥每天除日常功课外,还要学习登比丘坛如何答对、如何用钵、如何“发露”等。数日后,引礼领众沙弥上街剃头、洗澡、剪指甲,回寺换新的衣、袜、鞋,准备登坛受戒。在登坛之前,还要发露忏悔。5 N% b$ P7 x+ c8 V6 c4 }( X
  传戒由开堂和尚主持,殿内得戒本师和尚、代传、羯磨、教授、尊正、授经等依次而坐。沙弥登坛后,羯磨问:“某某沙弥某戒能持否?”答:“能。”问:“偷盗有无?”答:“无。”……后将沙弥身上所搭“五衣”撤去,换搭“七衣”,并发瓷制钵盂一个(内放小刷一个、白布两块、钵套一个、钵垫一个)。执事当场警示云:“打碎了钵,要随钵而亡,捆到铁椅子上架火烧死。”登坛之后,每天演比丘戒、诵经。发钵后,求戒者即开始用钵吃饭。小班僧人,因年纪小,易将钵失手打碎,故还用碗吃饭,只在初一、十五统一用钵吃饭。. d0 U! W2 `" {' T7 ?: `* _% F
  菩萨戒戒期一开始,即散发“九衣”,并令求戒者将三件僧衣套在一起穿,称为“三环套月”。僧、尼、男女居士在戒堂内分别传戒,此时称求戒者为“新戒菩萨某某”。在此期间,寺院为供“斋衬”、“菜斋”、“水斋”的施主,做佛事祈福。由于此时戒期已近结束,求戒者已逐渐适应和了解了受戒生活,所犯错误和所受责罚也相应减少,故有云:“紧沙弥,慢比丘,救命的活菩萨。”1 P/ \/ \5 u/ @! ^, b
  至戒期结束还有三天时,举行“摸锡杖”,由引礼手持锡杖立于戒堂,求戒者排成单行,口诵咒语,轮流走至杖前,攀摸锡杖。次日举行“烧香”,将求戒者头顶剃区去一小方块头发,然后用点燃之粗香头,在求戒者头上烫九个火印,并用事先备好之枣泥封上按牢。最后一日,全体求戒者到“塔院”扫塔,后回戒堂听开堂和尚训话,随即“散戒牒”。5 G: |+ E7 T6 c, I0 I
  在传戒期间,师徒互相盟誓:“戒堂中一切情况和受戒过程,要绝对保守秘密,不准向任何人泄露,如有泄露,其罪较破戒还严重。”故有云:“宁破千条戒,不令一俗知。”
0 `0 o( l  G7 {
- _7 w2 q# q6 m3 y9 G4 X  V-----------3 L9 P! W- i7 v; \
近几十年的状况:  E0 M# F6 E  Y2 e9 s( Q" H6 T) Z
) m: h1 R& T$ s- h
圆广寺今仅存大殿一座。
7 }5 @1 u6 J6 g8 Z
' F: o! U2 A6 l0 D6 J! m  @据“搏击长空”在163.com博客发表的原创文章说:1 O9 G( A1 g7 n" X% s0 {

; l. y7 J' N3 I4 f3 ?" s原寺规模较大,有殿宇上百间,现仅存五开间大殿一座。该殿造型独特,较少见。三间大殿不高也不宽,不太可能是大雄宝殿,再看银杏树在殿后,所以这三间大殿应该是山门殿或天王殿。沧海桑田,清代、民国数百间房子的大寺院现在只剩下三间殿孤零零地在居民楼的包围中。$ p5 _& J5 |' \+ p: R/ U
文章又说,49年后,大殿一度被当作少年之家的活动场所。3 P( H7 x* h4 W7 T
据说,文革时候殿前乌龟和石碑被拖倒后不知所终,泥塑的佛像搬走了,大殿成了空屋,以后就改为居民的自行车存车处和居委会办公开会的场所,院内铺地砍掉了四颗古树。现在监理公司在里面办公。把柱梁包起来,再装修作办公室。, c: i$ b7 X: d2 a- F* T
有一位姚女士是这个大殿的志愿保护者,20年来为这个大殿的修建维护投入了上千万元资金。6 e5 ]$ \% C7 \; [. [4 U
* j! Q7 ~1 s9 z( Z. O0 f# X8 ~
如今,仅存的古物只有殿后的古银杏一株。! k: c) g+ o8 s4 m
2007年被列为西城区文物保护单位。0 v/ p8 d$ l( |# W+ W8 e

" {+ ~7 a) q* Y7 ~2 c7 ?另外,北京市西城区阜外一小始建于1950年,时称圆广寺小学。1955年迁现址,改为阜成门外小学。1964年,改名为阜成门外第一小学。
6 v6 x0 X' x4 y0 N% s" \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1-10-14 22:53:26编辑过]
发表于 2011-10-15 18:33:00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没注意这个寺庙,有机会要去看一看!
发表于 2011-10-15 12: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 _9 k" I5 E, Q6 `, d. w

 

4 J* R i8 T5 @) c6 q

             拜读,阿弥陀佛。少有的历史资料。收藏。

6 u7 o4 [7 W: E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1-10-15 15:01:09编辑过]
发表于 2011-10-16 10:3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包在一个回字形的居民楼里,居民楼还是当年的苏联专家楼,属于马路对面(阜外大街北侧)的一个环境研究院的宿舍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6 23:30: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I]象刀子一样[/I]在2011-10-16 10:31:00的发言:[BR]
# }5 Y: G' \) W% F0 I2 b       
: v( O7 P$ `# D: s* b        包在一个回字形的居民楼里,居民楼还是当年的苏联专家楼,属于马路对面(阜外大街北侧)的一个环境研究院的宿舍) J& U4 I# T; |* B* D; E. @- l! \
       
月坛北小街2号院的专家楼级别更高。建筑标准超级好。
发表于 2019-10-29 14:45:3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就是阜外一小(就是原来的圆广寺小学)的,我儿子也要上阜外一小。阜外一下的旧西楼89年拆了盖新楼,东楼也在大约2000年左右拆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8 15:34:58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阜外大街圆广寺(图片原创,文字主要为整理转载)

bmcc20033 发表于 2019-10-29 14:45
* Z% Q7 U$ c( K9 b' \我就是阜外一小(就是原来的圆广寺小学)的,我儿子也要上阜外一小。阜外一下的旧西楼89年拆了盖新楼,东楼 ...

# v& F8 z% i& y0 v  l( @% h; v5 _你好校友我是69年阜外一小的,上了3年就转学了,前两年路过墙外看了眼,东西两个楼都没了,不认识了,以前的西小楼是个两层楼的别墅楼,二楼中间是个大舞厅,木板地,不知民国时期是谁在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2 21:36:12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校友好,我83年上阜外一小,1年级在校园西边的平房里上课,2年级在西楼,3、4年级在东楼,88年因为扩招和拆西楼导致教室不够了,我们年级全体去阜外大街上的下关小学上了小学的最后两年。
7 m5 p- Q2 v- z9 R9 M: o你说的西楼二楼中间的大舞厅我的印象很深,我们叫它小礼堂,常在那里开队会,全木地板,还有个大阳台,真阔气。舞厅西侧是音乐教师,音乐老师叫孙宝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20-7-5 12:39 , Processed in 0.181631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50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