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查看: 3789|回复: 4

[H] [资料]后泥洼胡同 Hou Ni Wa Hu Tong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6-28 12:4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以下图片于2005年拍摄,如您也拍摄了该地区的图片或找到了其他关于该地区的文字资料,请跟帖发布!

: Q$ f4 N) H' K. m4 J: m

[资料]后泥洼胡同-2005年

[资料]后泥洼胡同-2005年

[资料]后泥洼胡同-2005年

[资料]后泥洼胡同-2005年

[资料]后泥洼胡同-2005年

[资料]后泥洼胡同-2005年

[资料]后泥洼胡同-2005年

[资料]后泥洼胡同-2005年

[资料]后泥洼胡同-2005年

[资料]后泥洼胡同-2005年

" S2 E& {1 M+ V8 j5 W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1-9-5 11:43:41编辑过]
发表于 2011-6-28 22:0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数第二张左边是个纸盒厂
 楼主 发表于 2011-9-5 11:44:00 | 显示全部楼层
位于西城区中部。东起北骆驼湾,西至太平桥大街。泥洼即沼泽。与前泥洼胡同相对,尚有后泥洼胡同。今南北向的太平桥大街,自西北斜向东南的西斜街以前皆为河道。远在元建大都前两河夹角处为自然形成之沼泽,建城后整修自然河道,沼泽积水得以沿河而下,其他始成陆地,发展为聚落。前后泥洼胡同恰在此两河夹角至近顶处,其名自属历史地貌的遗存。《京师坊巷胡同集》记其地名小河漕儿,此小河自然是洼中积水宣泄之途径,河虽久废,但仍作地名留存于世。《乾隆京师全图》已载二胡同成形,分别名前泥洼胡同,后泥洼胡同,而小河漕儿的旧名则消失。从此可知该地数百年间由河漕而泥洼,由泥洼而胡同之沧桑变化。后省“胡同”二字,径作前泥洼,后泥洼(见《京师坊巷志稿》),民国沿用。1965年整顿地名时仍加“胡同”二字。
 楼主 发表于 2011-9-5 11:4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曾与高玉倩为邻
魏洲平/文

) c2 c3 `1 E" \+ s

 

8 s! o2 y0 e7 M4 V, Q) J5 z; g

      提起高玉倩,现在年轻人知道她的可能不多,但提起"革命样板戏《红灯记》"里的李奶奶,好像知道的人应该多一些。

& K4 d- H8 q( \ g, a: b. e

      自1976年至1989年,我与高玉倩处了近十二三年的邻居。

' U3 p8 c/ r- e1 ?

      1976年地震后,我一家三口从北京西城区的南千章胡同,搬到北面不远的后泥洼胡同11号。后泥洼胡同属北京西城区丰盛管片,北临丰盛胡同,南面民族宫、长安街。西连赵登禹路,东接西单北大街。距中南海,全国政协礼堂都不远。别看"后泥洼"名字不咋地,但它的地理位置非常好。高玉倩家就住在我家往西隔两个门儿的小院里。

6 V6 B8 k" W0 V+ Y

      高玉倩,我国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早年工花旦。后,拜梅兰芳学青衣。1950年进入中国京剧院,当时,她经常演出的剧目是:《彩楼记》、《人面桃花》、《吕布与貂蝉》、《凤凰二乔》等等。1963年,排演《红灯记》,组织命她改唱老旦(饰演李奶奶)。行内人都知道,改换行当是很难的。但在政治高压下,高玉倩硬是凭着扎实的京剧艺术功底,仅用了1个月就完成了常人需要数年改换行当的过程,与京剧大师袁世海(扮演鸠山),著名老生表演艺术家李少春(扮演李玉和),著名旦角表演艺术家杜近芳(梅兰芳的学生,扮演李铁梅),成功排练出了第一版现代京戏《红灯记》。她饰演的李奶奶形象是后来"样板戏"的典型形象之一。时有活李奶奶之称。

+ k# }( k( W3 ?5 @4 C X/ M% J7 {

      说起《红灯记》,还得简单说一下它的来源。

9 w! i0 D' s& x" q; i* {+ ~

      三年自然灾害后,为配合党内"选择无产阶级接班人"的政治宣传,1963年,东北电影制片厂拍出了一部电影《自有后来人》(笔者观看过)。哈尔滨京剧院认为这个剧本可以利用,就由史玉良、王洪熙、于绍田三位执笔,照电影剧本改编成现代京剧《革命自有后来人》(电影剧本的原名)。剧中人物,李铁梅由著名京剧演员云燕铭扮演,李玉和由梁一鸣扮演,李奶奶由赵鸣华扮演。接着,此剧便在东北热演。1963年6月,周恩来总理陪同外宾访问黑龙江省,在哈尔滨专场观看了《革命自有后来人》,并对此剧进行了高度赞扬。

$ z7 A2 J1 G h! S( \6 A

      周恩来回到北京后,把这出戏的剧本交给曾在东北工作过的刘少奇看。刘少奇读过剧本后,对剧本中"李铁梅通过土炕摸到邻居家"情节,提出了要作更为认真推敲的建议。为此,哈尔滨京剧院暂停公演,专门深入生活,找抗联老战士学习,研究这一细节。再恢复公演时,这个本子更完美了。

. _/ [3 D$ w4 ]+ t/ G# u( L

      当时,上海爱华沪剧团受哈尔滨京剧院的启发,由凌大可、夏剑青执笔,将《革命自有后来人》改编成了现代沪剧《红灯记》,并在上海进行了公演。很快,江青就拿到了这个沪剧剧本。1963年10月,当时文化部副部长林默涵(或许受江青之命)指示中国京剧院总导演阿甲,在中国京剧院组织剧组,排演现代京剧《红灯记》。于是就有了前面说的袁世海、李少春、高玉倩、杜近芳的第一版现代京剧《红灯记》。

8 f4 ~2 K/ E7 F* m2 z

      1964年7月,哈尔滨京剧院的《革命自有后来人》和中国京剧院一团的《红灯记》一同参加了在北京举办的全国现代京剧观摩汇报演出。这一盛况在当时极为轰动。7月8日,《人民日报》还以"何慢"的署名,发表了评论文章,热情赞扬两台现代京剧"勇似长江浪" 。

9 N* H! k* Y6 h+ Q6 p5 Q4 _

      出于攫取政绩和为"文革"作舆论准备的目的,江青突然出手对这出京戏进行了垄断。她命令哈尔滨市京剧院执行她的三个"停止",即:《革命自有后来人》要停止全国的巡回演出;要停止一切唱片的发行;要停止一切对外的辅导。同时指示,"只能有一个京剧剧本,只能有一个《红灯记》,不能出现题材‘撞车'"。在江青随意性的乱指挥中,终于将李玉和改造成了一个"三突出"、"高大全"的怪物。特别是,江青不容讨论,自己选将,决定了演员人选:李玉和由钱浩梁(后改名浩亮)饰演,李铁梅由刘长瑜饰演,李奶奶由高玉倩饰演,袁世海还演大坏蛋鸠山。

5 [3 Q3 P9 v q$ n

      作为新秀,刘长瑜本来饰演李铁梅绰绰有余;但江青为了让她绝对服从自己,便故意鸡蛋里挑骨头,给刘长瑜样儿看。比如,剧情中,李奶奶和李玉和牺牲后,李铁梅有段唱:"提起敌寇心肺炸......"这段唱腔是音乐设计人考虑到人物当时低落、哀婉的情绪,特意将唱腔设计为平缓的。江青听后极不满意,说:"这段唱腔不好,有路线斗争问题!"她命令改为高八度。刘长瑜不理解,就分辩了几句。江青勃然大怒,拍着桌子冲她吼:"你个小鬼!敢跟我顶牛干!" 于是,刘长瑜便被内定为"对抗江青同志、破坏革命样板戏"的“异己分子”。从此,她便没完没了地挨整,做检查。若不是她形象极其符合剧情要求,无人可以代替,江青早就把她拿下了。

/ t+ D" C* T* j* O5 V, L+ M3 f& \

      再后来,江青一伙,借用"样板戏"鼓吹起来的"革命造反情绪",大搞武斗、打、砸、抢、抄、抓,揪斗刘少奇、彭德怀、贺龙、陈毅等开国功勋,彻底消灭"地富反坏右"、"横扫一切牛鬼蛇神"。但结果,连党章、宪法“选定”了的"革命接班人"林彪都叛逃了。林彪事件后,他们一伙又丧心病狂的大搞"批林批孔"、"批周公"、"批水浒"等等。当然,这些都是大家已经知道了的后话,在此从略。

. I+ R% ?* [9 G! @7 ~3 r! F7 d3 S

      在当时这种高压下,高玉倩这些从旧社会过来的艺人,为了生存,只能战战兢兢,惟命是听。在"文革"结束30多年后的今天,有人提出每个中国人都应当对"文革"负有责任的说法。根据以上真实情况,这种说法,不仅仅是无知,而且是极其荒谬和反人性的。

P' _ y4 ~0 q% x

      排《红灯记》那会儿,江清为了随时吆喝演员,传达"懿旨",特别给高玉倩家拉了一条电话专线。不管黑天白日,刮风下雨,只要电话一响,高玉倩就得把脑袋提拉在手上去见她。因此,后泥洼胡同的这第一部私人电话,好像没有给高玉倩带来多少愉快和方便,倒是像紧箍咒一样,给她带来了无尽的恐惧和痛苦。

/ k. l( L9 Z, l+ A: L6 b

      我搬到后泥洼时,邓小平已经宣布"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了"但这条电话线依然存在。我见到高玉倩家临街院墙上,斜倚着一根也就两米多高的木头电线杆。两根黑电线由于过长,乱麻似地缠在已见腐朽的杆顶上,电线顺着房檐再通进高玉倩的住房里。可就这么一根破电杆和它挑着的一段黑电线,在那个年代,却也是一种特权的象征。

& q! D0 R7 r7 T% u

      但生活中的高玉倩没有架子,非常随和、友善。常亲自上西斜街的副食商店打油、买醋。每天傍晚也是像一般家庭妇女一样,亲自到我家门前的垃圾站倒垃圾。人们碰见高玉倩,都愿跟她搭个话。因为她毕竟是名人!好像那时"样板戏"被批得太臭了,高玉倩也好像有些抬不起头来的意思。但老街坊很理解她,从没拿她当过外人。该怎么打招呼,还怎么打招呼,该和她怎么亲热,还是怎么亲热。但高玉倩对老街坊们除了恰到好处的热情和微笑外,对"样板戏"以及江青的事儿绝口不谈。

8 h5 c) L" I7 N: X2 m

      自1989年后, 我们都搬离了后泥洼胡同。从此,就很少知道高玉倩的消息了。现在,泥洼胡同的这些住房都拆了。但作为记忆,我还是经常想起高玉倩这位优秀的京剧表演艺术家和老街坊们来的。后来,我到网上搜索过,她的资料很少,还不如她的晚辈刘长瑜多。

. t0 b' d4 s# P

 

发表于 2013-9-6 13:36:49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好,我住前泥洼儿11号,我家后面就是大枕头胡同(北太常),穿过去就是高玉倩家,她家的孩子与我是同学,不是一个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8-25 19:40 , Processed in 0.087885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