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查看: 5864|回复: 23

赵钱孙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2-22 12: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安德路 于 2014-4-10 09:09 编辑 2 T' N7 i+ w) Q
) a) n$ F; H. F2 f, t
         有几天了,左胳膊肘隐隐作痛。我暗自思忖,如果赵老爷子在,这点毛病算个屁啊?老爷子会眯缝着眼睛,拿起你的胳膊,伸出烟斗一样的大拇指,三下五除二——齐活。临了,还得传授一句:“由轻到重,由浅到深;手随心转,法从手出。”的按摩口诀。$ B5 t0 c! P; P( ^; D
# a5 Z7 U+ u3 k. A* V
      自打我10几岁时,就知道父亲有个忘年交的朋友。老爷子当年60多岁,人长得清癯干瘦,圆圆的脑袋虽已谢顶,可衣着干净利索,举手投足间,透着不俗的气度。母亲让我们称呼他为赵爷爷。赵爷爷会推拿按摩,家里人或亲戚朋友谁有个腰酸背痛,戳胳膊崴脚,闪腰岔气,必定会请老爷子来;或上老爷子家去治。准保去病消灾,手到病除。由那时起就知道老爷子有本事;也知道老爷子家住德内大街四环胡同把口。
5 D2 W. G( {- n0 o$ v: K' ~7 F
: u3 m  d! ~( R, d+ i2 r# N      四环胡同早年坐14路公共汽车,蒋养房下车就是。一提蒋养房车站,就会记起,某日去老爷子家的情景。
' q$ Q% S" ?  J' \      那天,北行的14路公共汽车进站了。车门开启,乘客鱼贯而出,又鱼贯而入。上上下下都是客,你来我往即人生。
+ r1 q& o4 A1 e& b5 s! @1 g( o9 a, q, g
        “哇……”一个抱着孩子的妇女刚下车,怀里孩子的哭声尤为刺耳。
' ]" T7 k/ Z7 b. j
7 ^7 Y. N5 |  P% U0 ]( O        “怎么了,这是,这孩子干嘛这么哭啊?”有人问道。
1 ^- j% e, `% Q  i* z; Z6 U$ q" o4 `! I3 \7 }
        “孩子胳膊的环儿掉了。这不,赶紧到积水潭医院来看吗。”抱孩子的妇女满脸焦灼回答。4 V/ K9 G( y, ^4 z9 r: J4 b# S6 m: o
! K( j7 W+ x# E  m
      一个提着菜篮,路过车站的妇女闻听,搭言道:“孩子胳膊环儿掉了,上什么积水潭,你看,” 用手一指,“那边门口站着晒太阳的那老头儿,姓赵。他就会治。过去,求求老头儿,管保比上医院强。我也是多事,听不听随您。”3 X, J# u; `( N+ f8 m' H
7 K5 e* t, m( G
        “得,谢您了。您热心肠,我谢您。”抱孩子妇女忙不迭地答谢,忙不迭地过马路,朝老爷子走去。
% v* b* b" C. H4 C6 O/ k" l+ o6 P8 T' X' i; a  u) |. _
        “赵,赵大爷,赵爷爷,我这孩子胳膊环儿掉了,你老、您老……”* c6 L3 P. d) _, t& H8 ^

7 j$ f  {4 R. }  {* P0 w  ^      老爷子眯缝着眼睛专注地看了一眼这娘俩言道:“小家伙儿,几岁啊?4岁。还真虎头虎脑的,住哪儿啊?虎坊桥。噢,得,好啦。”说着轻提起小孩胳膊一转。
6 h' v, N8 h* u! ^. [$ N+ U" B2 @; \  Q! k6 p+ R4 M8 i2 {+ H
        “爷爷,您给我们治治吧。”小孩妈妈哀求着。* W1 ~& D% @% x) b: d
0 j" k  ~. V# r: ~, @
        “好了。回去吧。”
: ?( @2 [0 k. A: r: P+ O% u5 P! E. p
% C) Q+ q1 h0 ?8 `$ X9 [        “好了,这就治好了,您真神了。”# ?5 U6 ]0 @5 g3 m5 [: W

7 X  r& t$ w) |9 o% t. Z        “没什么,回去,注意,别使劲抻拽孩子胳膊就行了。”
8 Q  |) }7 u: D2 q7 z, m2 c( L0 e4 D* v8 R- A+ h
        “和爷爷再见。”小孩儿还真听老爷子话,抬起掉环儿的那只胳膊向老爷子招手,老爷子一乐,扭头进院子了。
" a7 O' H) c1 g( N: V3 N+ U1 O
& w* W6 z+ s* Z      走进院子,正对着院门的一间北房,是赵老爷子老两口住的房子。住归住,房子可不是老爷子的。房主姓钱,这个院子所有的房子都是钱家的。只有赵老爷子一个外姓房客。赵爷子有两个儿子,都不和老人住在一起。老爷子究竟是哪一年搬进这院儿的,怎么搬进来的,没问过,自然无从知晓。
2 C2 g- k; R# c4 K
; `0 a( _& G2 p% H( c/ z      这个院子一拉溜5间北房,还有3间西房。除了几小间做饭的小厨房,院落相当宽敞豁亮,院子里的地面是踩踏平整的黄土。房主钱姓是个大家族,有人称:钱串子。钱串子在这里可以理解成哥们多;而不是通常钻钱眼儿的意思。钱家兄弟七个。这个院里只住着哥儿仨,钱老三、钱六、钱老七。据说,钱家祖上是清朝“善扑营”的“布库”;也有叫“扑户”的。掼跤、撂跤是家传的技艺,代代沿袭,一直在这个小院子里演练。虽说不再为皇家服务了,却是习以为常难舍的消遣。钱家人不仅精于掼跤,而且好勇斗狠,人皆畏之,暗地里称他们为钱家将。* x5 u2 x+ i! v! p
- z* ]. @5 {3 L3 }
      每当到了傍晚,四环胡同的这处院子,一盏照明的灯泡就会点亮。小院空地上就有穿着褡裢的汉子登场亮相。除了钱家哥几个和徒弟,也有一些喜好跤术的人来凑热闹。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先是,抻腰踢腿热身,接着就会拉开架势,转来转去。继而,你来我往,捉对撕扯;喘息声、叫好声不绝于耳,小院里几乎每日都上演咋咋忽忽、酣畅淋漓的热闹场面。赵老爷子老两口早已适应了这种环境,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吃罢晚饭,便拉帘熄灯,不招灾不惹祸早早上床歇息了。( O+ J7 N( ~" y% s
; k9 M3 Q: r/ `* L+ q
      一日,街门开启,走进一个20来岁的青年,身高1.8米许,虎背熊腰,一脸壮疙瘩。进门一抱拳,朗声言道:“各位老大,有礼了。在下姓孙,家住永外沙子口。因为个子高点,别人都叫我“孙大个”。我也喜欢撂跤,今个上钱府登门拜访,向几位前辈学习来了。我年轻,有不到之处,还请各位多包涵。”6 X( e4 r$ C' ?. ?. E0 W8 F4 u

" m* u+ |- z) i0 z       钱老三骨碌着金鱼眼上下打量了一下来人,低声言道:“有跤衣吗?没有这有。”孙大个答:“谢您了。我就穿这个吧。”说完,脱了外衣,原来里面穿着一件毛蓝色无领粗布练功服。钱老三点点头说:“既然如此,那就比划比划。”4 q& H5 G7 N7 m& J7 a0 K! B

9 y# L' ^; ?9 o3 z       “我来。”钱家最小的兄弟钱老七先声迎战。钱老七人长得瘦高,身着一件白色褡裢。虽说还不到30岁,背却有些微驼。6 @7 ~+ v$ G& ^
% {( j. Y1 f' k7 ^
      钱老三见老七上场,想说什么,欲言又止了。$ ?9 d: Q% h( x) a5 A

2 b* {$ }, C1 v      孙大个规矩地脱了鞋袜与衣服摆在一处,赤脚走进了院子中间,向钱老七抱拳说道:“还请前辈手下留情。”就走进场子架起俩手与钱老七搭上了架势。
; `' P* [+ ]2 |" l5 q& S" ~3 Y" t8 X8 z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双方一搭手都心知肚明,各自都身怀撂跤的功底,谁也不含糊。腰似盘蛇眼似电。脚似生根轻似燕。钱老七的风格是典型的“善扑营”北平跤,动作技术强,出场跤架小,形似狸猫,犹如白猿。孙大个的跤术则有着天津跤之风,动作干脆猛烈,又灵活迅速。二人你进我退,我攻你守。各自寻找着对方手眼身法步的破绽与漏洞。几回合下来,孙大个移身挪步,稍一迟疑。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钱老七一招苍鹰扑兔,身形一变,飞起右脚,只听场外有人情不自禁地喊了一声:“漂亮!”钱老七一个挑钩子,火候和力道拿捏得恰到好处,颇见“布库”撩腿功力。就见孙大个像个席筒儿似的给掀了起来……
. d7 S; R- L: s$ W: S
, Y7 @7 F$ a- l& `# h! |! _       “好…”众人喝彩之声未落。只听“唉哟”一声痛苦的叫唤。
/ ]6 I. Q9 z& u4 C: v4 ?1 }7 ]1 f5 Y0 I
      钱老三惊呼一声:“不好。”最不该看见的场面出现了。钱老七虽然以巧破千斤,将孙大个撂倒,可千不该,万不该,故意把自个的身体重重地砸在了孙大个的身上。0 e' w2 u1 l% W( ^" H

2 B. t* u$ w! j1 `7 a/ b+ d4 M      众人马上涌了上去。钱老三怒目看着老七,伸手欲拉起孙大个。只见孙大个皱眉向钱老三摆摆手。另一只手紧捂着左肋,坐在地上,痛苦地喘着粗气……稍顷,才龇牙咧嘴地站起身,走向放衣服鞋袜的地方。
6 c. x1 g/ f' O2 C8 ^1 x2 t2 I% a9 j+ r  I" g8 {/ B
       “兄弟,碍事不,要不找大夫看看?”钱老三此刻表现出长者应有的风范。+ l! X$ V8 S1 |# T

/ J3 M" s$ b$ \- f1 ?      孙大个晃了晃脑袋,慢慢地穿好了鞋袜,衣服。吃力地站了起来,接着转身走到院门口,拉开街门,头也没回,和来时一样神秘地走了。; I) \$ n6 d% Y% q  X' n8 ]

2 e; B, e- X6 v! [( V        “老七,你怎么能这样啊?咱们撂跤不过是为一乐儿,你怎么能玩阴的呢?你给他撂躺下也就结了。干嘛非要砸他呢?这有多玄,你知道吗?”# e+ W* x- Y, x) j

6 z0 i" z" a, e4 H, S! `        “操,是个人就敢上门犯葛。看他还敢来吗?”老七强词夺理地申辩。3 E* K9 J, T. {% H

$ T5 W7 L6 c+ ?  s; T      院里发生的一切其实都没逃过赵老爷子的眼睛。赵老爷子隐在暗中低语着:“这事肯定不会完啊!”
; W, r% k, M7 U7 H. T
6 a5 g, D' `* c      躺在床上的老太太搭言道:“什么事?”
5 m- Q4 Y" }1 _0 x( o) D% @
. X' Y% B* Z; h  n      老爷子道:“睡你的吧。”
; g/ o$ L+ O  J) z
" t: J9 `2 w* F$ U. F& r8 c$ S) \* {0 f, G( v
      自打认识赵老爷子后,我心里一直特佩服老爷子的料事如神,还有慧眼观人的本事。一次,老爷子来家时,恰巧一个街坊老爷们儿进院,老爷子无意间隔着玻璃瞄了一眼言道:“虫眉、羊眼,垂头、溜肩,溜墙根、听贼话,虾米胸,虼子心,鼠肚鸡肠之人也。”言罢,又觉得有些失言,忙找补道:“信口开河,信口开河了。背地里讲究人不好,算我口误了。这个不是府上亲戚吧?”0 M) e* A: \7 G) b4 y8 X
" F( x. E, j" O
      父亲回答:“没关系。老爷子您所言不差。”果不其然,没多久,这个街坊溜到人家窗户根底下,听贼话,让人发现了,一通臭卷;不是逃得快,差点让人给揍了。该人其它的品行和老爷子断得也八九不离十。& g# U( ]2 q: W9 E$ p
+ E( v" n$ R/ A; _! K, {8 u7 k

5 v' o' c* ~5 r5 M& `+ I! {) k! E      不出赵老爷子所料,钱老七摔伤人这事还真没算完。
- Z* R' A* y$ H' Z6 {$ j- M! c1 V2 G. X$ k! ~/ D6 q
      半个月过去了,在钱家人几乎淡忘这件事的时候。有天晚晌,天儿刚擦黑,撂跤的人尚未聚齐。就听见院门门环响。
4 I. \& z2 w" E$ k, h5 j" B4 ]9 s' k0 H( ^" }7 N% r
       “借问,这院儿的房主是姓钱吗?”话刚说完,人已进了院内。只见来人60岁许,是一个瘦小精悍的小老头儿。
/ M/ A( m' j# U5 B6 ~
. b# R9 i1 b8 C5 V* }0 `      刚吃完晚饭的赵老爷子扭头对老太太讲:“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真来了!”
& c5 b- U' r7 x6 |0 N# p2 T- }: v$ F* q9 \5 s* m
      老太太不解地问:“谁来了?””
( a: Y& f; C3 x4 Q0 F0 N" J1 ]
& |8 h6 b* r# V' o& G% ?" i$ w( i( m        “寻仇的。还是个高手。”  p" v0 r4 h# c+ _8 w5 O
+ F9 p- D# O' x6 E9 u! p7 D1 V
        “谁和谁有仇啊?来这院里撂跤的,哼,哪一个不是高手?整天介吵吵嚷嚷的。”+ z( @7 w' g8 a
$ l6 L" }0 W3 a5 d
        “你别打岔。你看进来的这个老头儿,走道多轻巧,和猫似的。平常人怎么走道,你再看这老头儿,不是在迈步;而是蹚着步走道。一看就是练家子,还是个高手。今儿晚上热闹喽。”3 e9 e. V( o/ {( ?
5 i) k! ]$ T6 y2 y

+ j, ?. f* @# E6 t      胖墩墩的钱六正在抽烟,就迎了上去:“这院儿人是姓钱,你有什么事?”2 [! n0 O; d& {: Z

# Y/ p8 H4 M  R& n       “那钱七爷在吗?有人让我给他捎句话。”
" y5 R; `( v) J! v# N8 V7 z5 S0 x' e2 R3 ]" w) k
       “谁找我啊?”钱老七打开西屋门走了出来。/ t9 U7 k5 Q% R& X& {1 L( M
* o" T( p9 D% U# A7 c# A
       “你是老七,钱七爷。”
5 ~. u5 `3 ]! U0 Q$ @4 C+ G5 e& C$ c% a+ p: x/ ~7 |
       “是我。您哪位?”
4 [$ B; N7 e9 L0 d5 U% O7 t9 U% E0 J. n# K1 Y
       “我。你看看这个,能想起点什么吧?”来人说着,脱了外衣,露出了里边毛蓝色的无领练功服。“七爷,你跤撂的“不错”,今儿我陪您玩儿玩儿。”2 a' p1 E- @& K1 A4 {

1 c& K8 R  E6 d, B4 H     钱老七一怔。这时院里的气氛骤然紧张起来。除了赵老爷子老两口,这院里的人几乎都站到了院子里。1 p+ l: n. Y  d% l7 b
: Y% Z1 q& c; p! u, D8 J1 P
       “七爷,甭客气啦。把跤衣换上吧,咱俩儿比划比划。”来人说完,头也没回,右手一扬,外衣就挂在了院里一根柱子的钉子上。
, [7 O. l. Q( [7 K1 I
8 \: g5 v" S2 b% t7 |8 `      钱六刚说:“我来。”就被自己三哥拉住了。老七看了一眼两位哥哥,脱下衣服,赤身换上了白色的褡裢。钱老七别看瘦,也是一身腱子肉。只见他边转动着脖颈,边走到了院子中央。0 G9 V; c0 S  j5 L7 F  o
! h. ^  X6 U1 W3 b& z; I9 x1 c
      双方相峙片刻,都躬身拉开架势。来人先发起攻势,只见他兔滚鹰翻,辗转腾挪,灵巧得像一只老猿猴。钱老七左扑右挡、七抓八挠,也没有找到突破口。心里越发起急,额头上汗也下来了。钱老三生怕自家兄弟急躁,顾此失彼有个闪失。就喊了一嗓子:“兄弟,稳住。”话音未落,只见蓝光一闪,那小老头儿瞅准机会,飘了过去,身子一矬,手起掌落。就听“嗷儿”的一声嚎叫,钱老七跪在了地上……
6 [( u& Y- v7 K' t' X& A9 c( @! x1 Y: g" U2 Q6 }% }2 @) f1 c8 v
       “七爷,我徒弟孙大个找你切磋跤艺,你不“局气”(公道),砸断了他三条肋骨。今儿个我来替他出口气。也给你捎句话:我请你记住,做人不能心太黑;习武之人不能无德。”小老头儿停顿了一下,环顾了一下院里的人,接着言道:“有没有人觉着不妥?不碍事,有,我奉陪到底。没想好也没关系。我姓李,叫李顺子。承蒙人家看得起,江湖人称:快手如风猴子李。要访我到永外街面上一打听就能找到我。得,多有叨扰,告辞了。”说完,手指一挑,柱子上的外衣已穿在了身上,门轴一响,人已飘然而去。& O  ~0 k: N2 [7 S
2 X% X7 D5 ?. x. b2 ]( k
        “三哥,是不是把咱家大爷、二爷找来商量商量怎么办啊?”钱六焦急地问着钱老三。5 a7 @) I' P  H3 e# b: _3 @
  A& _$ l. A- ?2 d: D7 m6 A
       老三一脸的凝重答道:“没必要。这事儿事出有因,我看到此为止。七弟妹呢,快请赵大爷给老七看看。”+ L+ Q5 ^4 s7 }  m: ?& J: p. N0 @

5 z. T2 i* t- I4 v: q      北屋门开,赵老爷子眯缝着眼睛走了过来,对钱老七说:“先把你的手拿开。”躬身伸手捋了一下他的膝盖。转过头对钱老三道:“老三,让人把七爷搀到他屋里去吧。‘老七屋里的’你找四根竹筷子用线绑在一起。老六,你上炕搂住老七的腰,那俩小伙子一会儿你们也帮忙按住你七师叔。”
5 }! o, m- c$ y& Q. U" m# B  e$ E, n& X! S4 |- b$ x
       “赵大爷,筷子绑好了。”1 \4 P) I, ~1 L8 m+ ?% e
$ x! Y9 c$ J: n/ o6 V
       “拿来。来,老七,把筷子咬住。忍着点啊。都按我说的按住喽啊。”
$ c0 S6 I: p( j/ r
* q9 s; S1 w- r, O      老爷子骑马蹲裆式,左手拉住老七右脚脖子,右胳膊伸到他膝盖后面腿窝儿处。大喝一声:“嗨——!”# ]  ^& D: M" T
0 T& _0 A! Z+ z3 Z6 r
      随着喊声,赵老爷子一向眯缝着的眼睛突然睁开,一道寒光像剑锋一样让钱老七打了个寒颤。与此同时,老爷子双手运起不同方向的力道,只听“咔”一声清脆的响声。屋里的空气像被凝结住一般沉寂……  ?( g# y4 H. U6 h
% r- L5 h0 m( u$ y% B* Q
      “呜呜……喀嚓”老七嘴里的四根筷子都被咬断了。% S2 p# V' J8 K

; b& a) a( x- X  o- F( [5 F      赵老爷子的光头上也冒出了亮晶晶的汗珠。“试着动一下。”看着老七的腿能活动了,大伙都长出了一口气。老七的媳妇哭喊着:“谢谢赵大爷,谢谢……”
2 u6 F. Z+ s) E5 H5 p3 m: _# ]3 o" ^2 r0 e4 M0 G$ v3 x9 T
       “先别忙着谢,我丑话说头里,老七的腿明个会肿的更厉害,不过消了肿就慢慢会好起来。好起来,以后也不能撂跤了。老三一会儿打发人去药铺买点白药内服止痛,再买点治跌打损失药涂在膝盖上。今晚上肯定够疼的。多卧床休息好好养吧。我回去了。”( ~  {! T- B9 Q1 }: g' m2 }$ K
: K, p# ^( N4 u/ f% i$ j
       “赵大爷,我送送您。”老三送赵老爷子出屋后问道:“赵大爷,老七这腿?”
  J: L& `. K7 t/ h: s& c; i
) d6 m; H! C2 ^6 J' z       “老三,还是你明事理。事情到此为止最好!我跟你说,来人给老七留着面子呢。他只用了七分力,只给打错了位。要是十分,老七的腿就残了。真那样,我也没办法了。”
' ?  v5 @7 s' @+ T! T7 [
! a, c0 j, ]2 f' O9 K' {       “那您说,那猴子李用的是什么功夫啊?”老三不解地追问。/ h* Q. v/ B6 ]5 \+ x3 C
+ K, R; g/ s- o# p
       “是穿花扑蝶功。这是武当九宫八卦门中的一种功夫,这一掌叫八卦扑蝶掌。”  G4 o+ L- U3 i5 E9 G# E, \$ F, }, o: }

- h: V# \# x( Y/ W5 d      “那刚才…您那眼神够吓人的。”) ^4 z9 R0 F2 ~6 R/ N: A

5 p/ I, ]9 ]6 n  a      “没什么,我那是“神”打,把我的精气神都集中到了眼神里,震住老七,好配合我给他的腿复位。”- B4 e0 L6 v8 N; [
# n; g1 i. s3 a1 c
     老三愕然。才明白了原来一院里住了多年,不显山不露水的赵老爷子不是等闲之辈。3 g$ @3 i' A9 \8 D
* g1 F1 B. D" Z  E  r1 T5 P+ B

$ u1 a- J, S. J; W) I8 n: X      后来,我问赵老爷子,您怎么这么门儿清呢?老爷子说,自个的师父是协和医院的一位很了不起的中医高手,名字叫韩凤岐。江湖人称:圣手韩半仙。也是练武当九宫八卦门派功夫的。老爷子说猴子李一比划他就看出了门道。还说自己年轻时贪玩儿,没和老师好好学艺,这个艺包括,医术、武艺。后来后悔了,可是晚了,知道后悔时,老师已经辞世了。
. ~$ x3 `9 l" H, j" w0 p9 S" k1 v" A# S" l. ]+ b; |
       “老七伤人是哪一年的事?”. ]1 ]) C0 n: W
       “具体哪一年记不清楚了,是文化大革命前的事儿。快八月十五了,记得没两天,老七媳妇给送来几块“自来红”月饼道谢嘛。猴子李还算有德行之人,手下留情了。”! j" |& D. t6 ]! V- U2 H! H
2 \1 P* n. M* |9 ~5 w
       这之后,钱家兄弟都不撂跤了。老七的腿虽说没落下什么残疾,可一到阴天下雨的也会疼。也算是报应吧。$ G5 i# R) {9 N" H7 r$ d

0 ~! o) @$ G3 Q3 B, R      我佩服赵老爷子,总想和他老人家学点本事。曾经提过。老爷子说:这可不是三天俩早晨的事。对机会吧。后来机会还真来了。. x( p6 O  N+ i. f1 J! |- b

# d  m4 Z! }% q5 B      1983年,我参加联合建设的单位,要找二个老头儿看工地。我就把赵老爷子介绍了过去。当年老爷子已经80岁了,愣告诉人家才70。带着老爷子和管事的人一见面,用人单位见老爷子身体健康,耳聪目明,思路清晰,言谈得体,成了。让第二天来上班。
& F: a) l3 o) e* z! A( E
% h: q, |3 U$ q      从和平里13路总站坐车到厂桥,然后走着到蒋养房,再走到四环胡同,我把老爷子送回去。为的是让老爷子再认一下路和知道怎么坐车。8 u) [3 h& i5 x: f' r

/ M& d6 W' X2 S7 G+ F4 U  ?" S! }      给一个80岁的人找工作,坐公共汽车上班,这个记录现在恐怕也没有人打破。您说当时我是怎么想的?现在想起了有些后怕。我自认为不是莽撞之人。可这顶着多大的雷,稍有闪失,我担着多大的沉重?可从另一方面说,足见老爷子身体棒。那个招人的负责人不也没觉得老爷子不行吗?
3 w4 R/ p/ `  C8 v9 z% d: X$ h4 Q: I; @9 |3 ?1 Q& S/ u
      走进老爷子的家门,见老太太正在缝制一个布包,说让老爷子上下班拿着,装点什么东西唔得。老爷子眼里流露出掩饰不住的喜悦。老两口坐在炕上,中间是一个小炕桌。那相濡以沫温馨的情景,再现了他们年轻时的一幕:老爷子风华正茂时准备去上班,知疼着热的老伴恋恋不舍地给收拾出门的物件……
2 L" T: }9 d& x& _) S( J" O& D  G/ x
      耄耋之年善良的老人如此高兴,让我感动不已。
) P) j: [  A% p$ i& |" v9 k5 [% O1 m5 B  l% Z- `) B# S) c
      我和老爷子在一个地方上班,接触的机会自然多了起来。有时间就到老头儿值班的地方去学习、学习。从认识身上的穴位开始,陆续学习了:“推、拿、按、摩,拨、揉、点、搓。”八法要领和技艺。老爷子在工地的半年里,我浅尝辄止,学到了一些中医推拿的皮毛。% n1 }  L1 v( {4 @, ]6 t; Q% @

+ i/ V  @& O# I      赵老爷子后来活到了84岁。老太太先没的。老太太没后,老爷子精神一下子就垮了;人也糊涂了。之后,老爷子被大儿子接走赡养。老爷子脑子稍微清醒点时,就要出门,说是去找老伴。有一天,家里人一眼没看住,老爷子离家出走了。
, s* i" M$ x  f7 _8 `4 D$ z
$ c5 D7 z8 |' O+ i9 B7 `      邪了!所有想到的地方都找遍了,没有。人像蒸发了一样。
! T* _& }/ ?* ~9 R7 N( w) G" I6 D, `- [; g6 I5 @
      老爷子一辈子治病救人,积德行善,怎么会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上天太不公平了吧?让这么好的人是这种归宿。
" g8 Z& v# G( a. F# C5 g2 f, w. O4 z8 v/ W) u4 R
       我有时会想,赵老爷子会不会得道成仙了呢。
- H6 R) z/ |  B/ ]
发表于 2011-2-22 12: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宣付国史馆,载入游侠列传。
发表于 2011-2-22 16:51:00 | 显示全部楼层

1960年代的“吃食堂”

好一篇 市井文学

* `+ k/ g; r+ P& H Z \! {

透着老北京的神韵和深蕴。

( f8 d6 d/ b0 y' @! h" z6 K" D

 

 楼主 发表于 2011-2-22 13: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食烟火斋在2011-2-22 12:52:00的发言:
宣付国史馆,载入游侠列传。
; b7 ?0 C0 { t" ?5 K" ~# V5 N- b

叩谢仁兄!昨天通过与亲戚交谈,才记起仁兄住的敞风口,是在德外商场后面的胡同。还记起从后边胡同走,东侧的房子很低,看到的屋脊是在眼皮底下,那些院里的景物也尽收眼底。另外,记得还有些房顶上还摆放着许多琉璃的动物装饰。北行可以穿到西后街。

发表于 2011-2-22 20:2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您说,现在在北京随便圈个地介儿,完全是“透着老北京的神韵和深蕴”的感觉,还能有吗?

. X; I: L% [ D

赵老爷子,老天会照应您的。

发表于 2011-2-22 21: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多传神之笔。想到老舍先生的《断魂枪》。
 楼主 发表于 2011-2-23 11: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好朋友们的点评!我会继续努力挖掘老北京的市井文化,与朋友们分享。
发表于 2011-2-23 02: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堪比唐傳奇和任何一部筆記小說

" o# j$ p; z3 D, r! }

北京確實是武術之鄉

发表于 2011-2-24 09: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1:我是这样理解写字这事儿。

8 f* |, |9 @* ~

     要么就是摊桌子上一大堆零件,您站一边挑着拼插。

' C+ F! m* M2 p2 T0 Y ~" C

     要么就是一大堆和好的塑泥,您转圈围着他剔削。

+ N. _* w& v. ~9 f) @1 G2 T

 

6 L% d+ |$ l7 b6 H1 l- N: N/ G5 q2 ^

2:谁也不可能全知全懂,绕着走的想法谁都会生出来,问题在于绕着的弧度大小,太大总怕说不清楚,太小又湿了鞋。这是个两难的选择。有一个主意您不妨尝试一下:学学蜘蛛,结网从一根线开始,逐渐绕转,等发现领域够大照顾起来费劲,即刻停住,加密那个网,使它能够在单位面积内承载最大重量。

" Q& x J- @7 X$ T1 A3 w. Q# {4 Z

 

$ V# F' M$ U, w

---------

& ~/ }! a6 s' C

技术贴,乱说,老哥哥别笑话咱!!

 楼主 发表于 2011-2-25 19:07: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草长鹰飞在2011-2-24 9:00:00的发言:
0 h, p0 t1 }# S! ~ t& }

1:我是这样理解写字这事儿。

; g: U) z4 L; ~- B$ E

     要么就是摊桌子上一大堆零件,您站一边挑着拼插。

/ j( L7 f" F2 Z$ y2 i/ N) G* X

     要么就是一大堆和好的塑泥,您转圈围着他剔削。

! ~: G) U# v/ a+ U

 

. |0 Q" d O! {; h& O# [; j* @

2:谁也不可能全知全懂,绕着走的想法谁都会生出来,问题在于绕着的弧度大小,太大总怕说不清楚,太小又湿了鞋。这是个两难的选择。有一个主意您不妨尝试一下:学学蜘蛛,结网从一根线开始,逐渐绕转,等发现领域够大照顾起来费劲,即刻停住,加密那个网,使它能够在单位面积内承载最大重量。

2 }+ g' X. a/ t% W/ Q& G% f# T& a

 

( }0 s& i& c2 h. Z' K; f8 X( Y, H0 }# A

---------

8 D5 U4 z6 t! `" L7 k- d9 j

技术贴,乱说,老哥哥别笑话咱!!

# a" ~. h7 Z5 {# L& m; M# r; p

谢谢版主点评!下里巴人之作,学习中。(握手。)

发表于 2011-2-25 21:2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写顺了如水流淌,写不顺,如梗在喉.心沉的下去,水到渠成,如无参捂,也未尝不可,信马由缰,只要口对着心,看的人,是能品出其中的韵味的.
 楼主 发表于 2011-3-1 07:58: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老猪871在2011-2-25 21:24:00的发言:
写顺了如水流淌,写不顺,如梗在喉.心沉的下去,水到渠成,如无参捂,也未尝不可,信马由缰,只要口对着心,看的人,是能品出其中的韵味的.
9 Y" M: I) E6 L( I' K4 {+ d

朱哥良言!

 楼主 发表于 2014-4-10 09:11:04 | 显示全部楼层
食烟火斋 发表于 2011-2-22 12:52
  g/ u  w/ B. V4 Q- m6 E' q宣付国史馆,载入游侠列传。

+ w0 c7 W4 D$ D% y陆老师,久违了!忙什么呢?% A$ a; m+ i" [) ~6 V  a6 \
发表于 2014-4-10 20: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学习了。
发表于 2014-4-10 20:58:5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精彩的文字,欣赏拜读了。{:soso_e179:}
发表于 2014-4-11 09:29:37 | 显示全部楼层
赵老爷子没准真成仙了。
发表于 2014-4-11 11:48:39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內容記敘的是趙老爺子,卻隱隱透出一篇做人的大道理。從醫治小娃兒的胳臂環開始,帶出趙老爺子的醫德胸懷;再由識人無數帶出趙老爺子的深知灼見;錢七與孫大個兒的比試,則是全篇文章最高潮處,結合了趙老爺子的閱人本領、精湛醫術帶出了逞勇鬥狠,不按規矩行事,自有報應的結果。最後雖然趙老爺子不知所蹤,卻是留下無限遐想空間,畢竟好心有好報的結局,應該都是讀者們心中應有的定見。通俗文章予人有種親切感,較之深奧的長篇理論,更能為人所接受,而文章中所傳達的理念與教化,卻是在潛移默化中不自覺的灌輸到庶民百姓的思想中,這才是最貼近普通百姓生活的普通事,而這點也是我最敬佩安先生文章的最高明處,因打從一開始閱讀這篇文章,趙老爺子的仙風道骨就深深吸引我一口氣讀完這篇文章,沒有教條式的八股,更沒有說教式的內容,有的只是趙老爺子栩栩如生的生活點滴。
 楼主 发表于 2014-4-11 22:01:57 | 显示全部楼层
hwar4073 发表于 2014-4-11 11:48+ `1 u" Y, g5 g) l3 X
文章內容記敘的是趙老爺子,卻隱隱透出一篇做人的大道理。從醫治小娃兒的胳臂環開始,帶出趙老爺子的醫德胸 ...

- t$ B& o+ b6 {0 j% C' D* F3 ?6 y谢谢朋友鼓励!很受鼓舞。{:soso_e181:}
6 p, T% }. R8 N
 楼主 发表于 2014-4-11 22:04:37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程 发表于 2014-4-11 09:29
3 `; \3 W$ Z: X( p赵老爷子没准真成仙了。

3 Z) o' l, h& {2 j6 j善良的愿望,心同此理!{:soso_e181:}
1 v/ r# G/ z, n- `; R) E$ E
 楼主 发表于 2014-4-11 22:1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散淡逸仙 发表于 2014-4-10 20:19# I3 s  D, f% X  S. k7 D! K% N
好文,学习了。
6 z2 I. w; t. `9 D+ c4 Z+ p- ^
兄弟把手里的素材好好整理一下,真有不少老北京文化的宝藏。
  V1 P1 m0 H) }- L$ n) E% C
发表于 2014-4-12 03:29:12 | 显示全部楼层
安德路 发表于 2014-4-11 22:01' I" `5 w5 ?; a+ r& W9 b6 h3 m/ a2 e
谢谢朋友鼓励!很受鼓舞。
6 m/ {6 b) \; P0 X8 H/ c& F8 ^- i
' C4 Z) @2 r' i4 Y5 s- ]( b" E/ [2 G9 ?
{:soso_e179:}
发表于 2014-4-14 19:54: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unyumin1959 于 2014-4-14 22:40 编辑
  W' V7 X/ h6 z5 s8 e
- Y! B1 o/ J. B" K$ f; ]- |4 D& ^           安老作品读过,赵钱两条线索清楚地带着读者走,远超出了我等随笔、散文的水准,语言也好。是一篇不错的小说。建议您把题目再琢磨一下,能由点睛的作用。个人想法,若有不妥先生海涵。
 楼主 发表于 2014-4-15 08:26:15 | 显示全部楼层
sunyumin1959 发表于 2014-4-14 19:54* k- h( z; y. |5 N8 }( e
安老作品读过,赵钱两条线索清楚地带着读者走,远超出了我等随笔、散文的水准,语言也好。是一 ...

" S# c& C0 [- D您过奖!您说的,我琢磨琢磨。
 楼主 发表于 2020-1-8 10:03:0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9 11:53:00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赵钱孙李

安德路 发表于 2014-4-10 09:11
' Y9 e! k# ?2 F/ E  d陆老师,久违了!忙什么呢?
" z3 ~- {0 V4 t& W6 K
十年以后,这个帖子又被翻上来了,重读一次,仍有韵味。5 d6 M2 k) Z! ?# I1 M
有朋友建议修改标题,我觉得这个《赵钱孙李》的标题挺好的。赵钱孙李可以代表众生吧。( I& ~7 }' Y  Y* F3 G0 c( D5 p% u
至于我,现在又弄了一本《消失的胡同》续集。也许一个月以后可以面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20-4-1 06:24 , Processed in 0.242111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50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