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切换到宽版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835|回复: 3

[转帖]谁打捞了老舍的遗体 三人互不相让

[复制链接] 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发表于 2006-5-12 10:0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国际在线

  到目前为止,自称亲手打捞了老舍先生遗体的共有三位。他们都称“是我亲眼见的,我是惟一的”,包括是什么时间或是怎么接到的通知、怎么到的现场、怎么处理现场,并且还能提供旁证……三个人的证据也是不同的。

         三位不相识的人,却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打捞上了同一个人。如果说他们当中有真实的,只能有一个人真实;如果三个人都真实,就等于那一天打捞起了三个老舍。还有一个可能就是,三个都不真实,他们三个人捞起来的都不是老舍。

       郝希如:是我打捞老舍并处理的现场

  口述者:原北京北太平庄派出所民警郝希如   

  时间、地点:2000年12月23日郝希如家

  郑:1966年8月时,您正在北京北太平庄派出所工作,那时是什么职务?

  郝:是片警,没有行政职务。

  老舍的事当时都有记录本,但我1968年调离北太平庄派出所后记录本上交了,估计很难找到了。

  我记得老舍是24日出的事。文革当中事情太多了,这件事我为什么记得呢,因为后来每年到这个时间,都登一些文章。那天正好我值班。派出所是轮流值班。我是早上6点左右接到电话的。

  傅:这个日子您能肯定吗?

  郝:是这个日子。

  一个男同志打来电话说湖里死了人。我问是男是女,他说看不清楚。我问他在什么位置。他说在太平湖的东南角,离岸有20多米。我让他在那里等我,我说马上就去,得叫他把发现的情况跟我说一下。

  我起来以后,没洗脸,没漱口,叫了一个人看电话,就去了。让那个人先别向分局报,我看看是什么情况。派出所就在现在的北太平庄立交桥,骑车过来就几分钟的工夫。

  那个报案的在公园门口等我。老舍死的地方离太平湖公园门口不远。

  进去,我一看,是个男的。他问怎么知道是男的。我说男的死面冲下,女的死面向上。这个人住在电影演员宿舍院里。我当时看了一下表是6点40分。

  郑:报案人是来太平湖遛弯的吗?大约多大岁数?

  郝:是。记不太清了,也就40来岁吧。详细的在记录本上。

  养渔场有船。我就去了值班室。当时值班的还没起床呢。是韩文元值班看渔。我说,老韩,你快起来,那边淹死一个,咱俩把他捞上来。

  我们就划船过去了。我说,看样子岁数不小了。当时拿了一支竹竿,就咱们搭蚊帐那种。还拿了一个消防用的带一个钩的竿子。我说别用钩,钩坏了。用竹竿试试,看能不能给弄走。用竹竿一拨拉,能跟着走。他面冲下,我用竹竿搭着他的肩膀,就划着走。

  太平湖有个小桥,我们划过桥到了太平湖西边,桥头那边,水离岸比较近。

  我们把他放在地上。他怀里还抱着一摞纸,有这么厚吧,很不整齐,就像咱们的报纸折起来这么大,捆着,是宣纸。

  根据情况判断,他投水时间不长,顶多一个多小时。

  纸外面全湿了,里面没湿透多少张。我印象中老舍当时穿的是一件浅色的大褂。过去文人穿的那种到脚面的大襟。穿的是中式圆口步鞋。身上没伤,脸上也没伤,头上也没伤,衣服整齐。这些对判断是自杀还是他杀特别重要。我认为是自杀。

  我看了看手稿,大概是《骆驼祥子》或者是《茶馆》的手稿。写着老舍的名字。全都是墨笔写的。

  郑:您一直在现场吗?

  郝:一直在现场。

  傅:胡青第一次来看到老舍尸体时有什么表示?

  郝:掉眼泪了。没有大哭。站在那儿挺难受的。胡那种表情肯定也有想法,因为正是“文革”。

  郑:您检查老舍遗物时,有没有眼镜、手杖、钱包之类的东西?

  郝:没有,都没有。我说了,惟一的就是那些纸。

  朱军:老舍是我捞的!

  口述者:北京颐和园派出所退休民警朱军

  时间、地点:2002年6月20日下午颐和园派出所会客室   

  傅:是您接到通报说太平湖发现了尸体吗?您记得这个通报的日子是8月24日,还是8月25日?

  朱:印象当中,我总记得是8月23日。可是现在呢,人们都说是8月24日。

  傅:大概几点。

  朱:大概七点多钟。谁值班记不得了,反正值班员说了,太平湖死人了。我说那去吧。那个地方死的人多了。6月18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要“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红卫兵就开始上街了,扫“四旧”。那地方死的人是城里边的人多,城外的少,都是自杀的,最多的一天我跟湖里捞上来十好几个。

  傅:是您自己去的吗?

  朱:还有另外一个人,叫葛林。

  傅:照您的说法,郝希如根本就没去?

  朱:他没去。当时我不知道他在干什么。是不是他值班,我记不很清楚。如果说他们对这事很清楚,有可能是他值班。当时我和葛林骑着自行车,几分钟就到了太平湖。(注:朱郝当时在同一派出所)

  傅:那天您发现老舍尸体的时候,是在湖的什么位置?看到之后,是您又叫人去捞的吗?

  朱:我上渔场找船。

  傅:您刚捞上来的时候,尸体是仰面朝天,还是趴着?

  朱:仰面。

  傅:您跟胡青有交接吗?

  朱:对。

  傅:胡青是什么时候来的?您又是怎么确定这个人是老舍的?

  朱:当时捞上来之后,有个演毛主席的特型演员,姓什么我不太记得了,反正老见面。他在马路西边原来老的电影学院,这地方归我管。所以一些老师、演员当时我都认识。这个特型演员,那天到太平湖玩去了。我们一进太平湖东门,他就匆匆走过来说,这死的人是老舍。

  傅:他在你们一进东门的时候就说死的人是老舍?

  朱:对。老舍我们从来都没见过,仅仅是听说过。但他说见过,就是我们捞的时候,这人一直在。

  傅:可在没捞上来之前他怎么知道这人是老舍呢?

  朱:人家见过,这尸体浮在水里,他能看得见。

  傅:那他怎么知道的?

  朱:咱就不好说了,反正他说我见过他,我认识他。我说我们可不认识,咱不能说这死的人是谁。

  傅:就等于说这位特型演员是在没捞之前,就说这人是老舍。

  朱:我们没敢确定这个人是不是老舍。捞上了人,他拿着个钱包。

  傅:胡青在看到尸体,并确认是老舍之后,有什么反应吗?

  朱:没表情,很严肃,一点眼泪都没有。

  傅:遗物里有什么东西吗?

  朱:我记得当时在河边只有散落的一些稿纸。字不多,是毛笔字,就是一般的纸。印象当中写的好像是香山红叶之类的内容。

  郑:您有没有统计过,1966年在太平湖自杀的大概有多少人?

  朱:死了有几十人吧。8月前后那一段死的人不多,8月24日,就老舍一个。那时不像现在工作上这么规范,那时有记录的拿个笔记本哗哗这么一写就完事了。

  白鹤群:我说是我捞的

  口述者:原北京市汽车修理总厂第四修理厂工人白鹤群

  时间、地点:2001年11月19日白鹤群家

  傅:您是1966年8月24日还是25日发现老舍尸体的?

  白:24日。确信无疑。

  傅:您家住在哪儿?

  白:太平湖的北岸。我那天上中班。我每天有到太平湖遛早儿的习惯。

  傅:您记得早上到太平湖大约是几点?

  白:大约是6点50。整个太平湖一共有两个码头,一个在东湖一个在西湖游泳的人在东湖,跳湖自杀的人在西湖。我家距离太平湖超不过60米。我那天上中班,下午两点半到晚上十点半钟。

  郑:您说您知道是谁打捞的老舍尸体?

  白:我看见有人说是他捞的老舍尸体,我说是我捞的。一共是三个人捞的,另外两个人的姓名我都可以告诉你们。第一个站在岸边的是绰号叫麻子李三的,他是柳和居的掌柜;第二个是铜厂李棋王,因为他们老去,我们都认识,但不知道叫什么;第三个是唐浩澜,我就是通过他知道死者是老舍的。

  郑:就是说捞的时候大家都不知道是谁。

  白:对。惟独唐浩澜知道。当天九点钟,他就告诉我消息了,他来我们家告诉的我。

  傅:您当时不是在现场吗?

  白:七点钟就完事回来了。我们那时捞上来就算完事儿。到十点多钟知道是老舍的人已经特别多了,一个叫刘正和,是北京美术公司工艺美术厂的画家;还有一个叫张芳禄;还有关增铸,是对外经贸大学的。我说的这些人当时都在湖边住,都能找的着。

  傅:您那天有没有等到警察来?

  白:没有。当天最早发现死的是老舍的就是唐浩澜,打捞完尸体,九点多钟,唐浩澜就到我们家告诉我死的是老舍。

  傅:您九点多离开现场,后来还去过吗?

  白:十一点多我又去了。

  傅:您那时去有没有见到警察、法医?

  白:没有。

  傅:有没有见到家属?

  白:没有。

  郑:有什么遗物吗?眼镜、手杖什么的?

  白:没有。

  郑:您捞的时候也没有?

  白:没有。

  傅:就一个孤零零的尸体在那儿摆着?

  白:对。

  郑:您刚才提到的唐浩澜,他怎么会知道死者是老舍呢?

  白:唐浩澜是中国著名的金石鉴定家,解放前大概是故宫博物院的鉴定人员,好像是故宫文物陈列所的副所长。他爱人王学敏是张大千的学生。他和老舍是亲戚。

  郑:您从什么地方上的船呢?

  白:从渔场码头把船划过去的。那时侯没有人肯下去把人给拉上来,因为那会儿自杀叫“自绝于党、自绝于人民”。我们能对反革命好吗?所以就是拿棍和钩子钩过来的。

  郑:那有没有可能碰破尸体?

  白:有。腋窝就是破的。其实用的也不是钩子,就是用松树钎子连打带扒拉,因为到岸边起码十几米船就过不来了。

回复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5-12 10: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舍先生是我最敬重的作家,最爱他的作品。

缅怀老舍先生。

发表于 2006-5-12 10:44: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央视的百家讲坛放过。其实探讨谁打捞了老舍的尸体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真正该好好值得中国人总结的是,为什么我们突然失去了这样一位伟大的人民艺术家,带着未完成的《正红旗下》走了,他留给我们的遗憾太多了,他留给我们的疑问,可能只有舒大夫自己知道。象童年说的,缅怀老舍先生。

也该清算一下文革的老帐了。

发表于 2023-5-18 18:25:13 | 显示全部楼层
女作家草明罪责难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6-18 22:47 , Processed in 1.134540 second(s), 5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