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查看: 383|回复: 0

《京城流氓谱儿第二季风云再起(七)》(转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12 09:37: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天,科比的湖人又输了,面对马刺队,他们本身就是应该输的,绝对无力反抗,大比分输球,他又是5/12的命中率。这一切似乎都司空见惯。但是!最令我感动的是,最后他投中了一个高难度的两分球。这本身没什么,他这么干了20年了,但投完这球以后,他并没有像过去20年那样怒目圆瞪咬牙切齿,以前他会摆出一脸“老子要干翻你们全队!牛逼你反抗啊!”的表情。今天不一样!他笑了,一直笑,像个快乐的孩子!他终于学会了笑着打球!像一个返场谢幕的老人!好了!我终于忍不住眼中的泪水要向你致敬了!这才是英雄迟暮该有的样子!走好!科比!致敬!科比!% n% r/ d5 @, A2 L- g  t8 b9 M

* W0 F* r3 L+ k( m3 [; O9 S8 R这不得让我想起,有人在公众号里问我写《流氓谱儿》这个故事宣扬的到底是什么?我说:颂扬他们失去的青春岁月,激起那代人的留恋,对曾经的一切的世事追忆,经历 圈瓷 多年共处的相互敬佩 倒流后对未来的共同追求=走到一起打造第一桶金=信任=简单=仗义=目标明确 执行。这就是上个世纪,北京江湖的论定,更是每一个中国人曾经火热的青春。什么是流氓,他远比老炮儿有更高的要求,肯担当,讲规矩,有尊严,两肋插刀!流氓不再是简单的褒贬词论定,它是一种文化,更是一种不该丢掉的精神。咱们继续言归正传:) v+ b6 b- m& H9 a
/ J/ {+ t1 f$ @: W$ h' J/ w# c
当年西城月坛公园有个邮票市场,在这里收保护费的是以双河回来的结巴儿为核心的一帮南城,西城为主的战队。结巴儿和大象那是没的说,同是双河的底子。结巴儿和小宏伟也有交情,虽然年龄差着很多,但同是南城的人。相互之间彼此照应,有事儿了都不掉链子。
+ K. h: b- \# v$ G' S: q/ v; O% x( U% V% z
小宏伟跟大象的矛盾还要从结巴儿的哥们儿小斧说起。那是五一节刚过,王玉往返于烟台、北京两地,刚好回北京办事儿,就听大个儿说小斧跟人发生争执了,正攒人准备打架呢。王玉当然要管了,就约小宏伟下午一点在南横街小斧家汇合。7 o) M2 j' F/ B5 z6 S
3 C/ A$ g( c! z/ ~
小宏伟问发生了什么事儿,王玉说有仗要打,小宏伟说刚好准备了俩家伙,正和喜子研究呢,这下派上用场了。
$ ~% D# ]. U; i$ ]# v+ T0 S' Q7 M7 G: v; ^+ \/ ]6 y
撂下电话,小宏伟就把一把小五连儿别在了后腰,喜子踹起一把十一连儿,俩人就从家出发了。这十一连儿跟五连儿有很大的区别,五连儿是猎枪,当年在利生体育用品店就可以买到。早年间,有印象的人都知道,买这种美式猎枪只要有持枪证名额或者认识商店的领导就可以名正言顺买回家。五连儿是压膛上子弹。但十一连儿是小口径,需要组合,把分开的两部分按卡口拧上。子弹是从后面装,一发一发顶进去。这种枪都得在黑市买。' g* t; q+ J+ F$ k) E1 i# N

* ]6 V/ d( R3 j- q) B喜子为了随身携带方便就没有组装在一起。俩人开着皇冠车就兴冲冲的来了。到了胡同口儿,俩人看见王玉和大个儿垂头丧气的奔外走。小宏伟问怎么了?大个儿说,结巴儿骂我和王玉小逼崽子。宏伟一听就急了,还有人骂咱们,上车,不管了。
" \7 t7 Z- N: }8 L8 U. F
( k$ `" H6 B) w! r* q车开出两百米不到,宏伟说:“咱们要是这么走了,以后就没法儿混了,咱们要是攒人,显得咱们人多势众欺负人,你俩就别去了,我跟喜子进去,这气怎么也得出喽。宏伟说完就和喜子下了车,奔南横街小斧家来了。宏伟喜子到了门口儿推门而入,屋里烟雾缭绕,有十多个人在里面。宏伟二话不说,抢过喜子身上的十一连儿就组合,平时对上卡口很顺利,不知为什么此刻卡壳儿对不上了。宏伟越着急越对不上,嘴里喊着,“谁骂人来着。”& c$ `# h9 [& q% Y4 A1 u
  |1 e; {7 S. `. e5 \8 Q
结巴儿挺身而出说:“小宏伟,你要干嘛?你知道怎么回事儿吗?”
2 u0 f; m& I* C6 R% L# r
3 `+ |# [0 T8 J0 L9 j1 T; X6 `+ A5 \小宏伟一把将枪塞给喜子,顺势从后腰掏出小五连儿,顶在了结巴儿的脑门上,这是小宏伟一生当中,其实最后怕的一次,因为他真的开枪了,一连两枪,可惜都卡壳了。小斧等人一拥而上,小宏伟和喜子扭身就跑,如果单说跑不是小宏伟性格,那是喜子提醒了一句:“这五连儿必须有距离才能打出子弹去。不然,有阻力,子弹飞不出去。”" a! N/ L' J: l: ~2 ~( T
4 k1 d0 y5 `8 B* T
小宏伟恍然大悟,可嘴里跟喜子说着:“以后谁他妈再说五连儿好使,我就先给他两枪。”
$ i. [5 q- ?& d, h6 `  ~$ ^3 z, v! n' K
两个人跑出来,就没机会开枪了,后面的人乱刀追砍,幸有王玉开车回来接他俩,一场恶斗结束了,但一场恩怨拉开了帷幕。
* A  L! Y1 ~* \* _
0 Y5 H- I5 c. b7 W/ ]结巴儿和大象那是打折了骨头还连着筋的铁瓷。满北京城都知道,那时的大象正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辉煌时期。再说这邮票市场也有大象一份儿,不可能袖手旁观。
- B+ z0 U: j8 k, Q
/ \+ ~$ G# C0 N0 H小宏伟不是不知道大象的马力。但既然已经开打了,就不能怕事儿。王玉也主张过要不和他们和谈算了。
+ u5 G% s# M' f5 i$ z7 I  a' p
( A# r: O* w- d0 O% k& v小宏伟说:“怕进公安局,那不犯罪比什么不强啊,怕惹事儿那就开始别招事儿,老老实实活着,没那么多麻烦。既然开打了,那就索性先发制人,我管他结巴儿还是大象呢。从今天起,我就逮他大象了,爱谁谁了。明天先把邮票市场抢了。”  t1 n* `: M' X' @" G2 ~1 R/ q

0 R. w& L% Z9 @; r. y王玉以为小宏伟说的是气话,也没当真,哪曾想第二天,小宏伟、串红等人真的来到月坛,说抢就抢了。这一抢惊动了市局刑警队,但小宏伟丝毫没有收敛的意思,直到接到大象打来的电话,俩人彻底宣战了。' E9 @( P3 O& d

$ ?) z5 }: X8 D2 c' z& t! j大象说:“宏伟,我欣赏你的这股子冲劲儿,但更欣赏你的不择手段,你越是不择手段,越说明你不如我,所以我可以把这一切看作你耍的明白,耍的是那么回事儿,你听着,你伤不到我,我不伤你!因为你够透明;只要你不伤我,我不弄你!因为我真的欣赏你这种人!但我是有底线的,这回算你走运,下回保重!我要是不爽了,秒你别怪我,因为我也得混,我也是带兄弟的人。”9 T3 P+ |: I; W/ u  \' E

4 p& v) h$ Y' W小宏伟说:“刘斌,那咱们就试试吧,等我见到你的时候,在听你给我讲大道理,你看看我的家伙儿有没有耐心听。”7 B! [) @- l  [8 v: k* _
3 \$ Q8 `% L0 p
小宏伟满城逮大象的时候,大象并不害怕,该去哪儿还去哪儿。
% ?& K; `& u' x) ]! v! i4 R( r( ]% u6 C, F- \; J4 Z! o3 y
大象的兄弟老七在昆仑饭店刚看见小宏伟等人气势凶凶的走了,大象的车就到了。早来五分钟这两拨人就能碰上打起来。大象搂着一刚认识的大蜜下了车,像饭店大门走去。老七赶紧追了上来,火急火燎的告诉大象,刚看见小宏伟走,这里不安全,他很可能杀个回马枪。
7 h4 U+ k" G& D0 K; q  y% ~2 z6 _* ^$ r7 Y
大象走到老七跟前搂着他的肩膀说:“回马枪,你觉得我会怕他吗?( T7 a+ s! }# Y  x/ m7 d; c  |) I

$ ^$ X& D6 D3 {4 w3 }1 V" h老七说:“满北京的人都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儿的人,你的字典里有怕这个字吗?”
! [# D4 o( y. Q/ ]$ W1 N# l. e+ L1 {7 V/ j# b1 \2 T
“那就好,走,上去玩会”
: c1 f( ~8 Q! v* L1 p& e' P2 w7 s. Q
老七随大象一边往饭店里走一边说:“我觉得既然是误会,就应该跟小宏伟好好谈谈,聊深聊透,他就放下屠刀了。”
2 i$ R( X0 {/ B  y, c' N7 p( ?# T, e
“我跟你说老七,没混社会之前,我真的会相信很多东西,后来的事实一次又一次的告诉我有些事情绝逼不能相信,混社会之前我相信爱情,也相信理想,更相信我可以凭借我自己的能力创造出属于我的世界。而现在,我他妈甚至做不到让我面前的人相信我是个好人。老七,你说我能相信一个亡命徒放下屠刀吗?笼子的耳朵明摆着的事儿。”- E7 n5 D$ y# _+ H" W9 A
7 T' G6 _6 Q0 E+ ]. ?) l) o
大象跟老七接着说:“他就是个莽夫,打架他还真以为靠的是拼杀呢,那杀七个宰八个,你把民工逼到那份上,他也敢,这不叫本事,把人按那儿,给他带走,让他乖乖听话,说不出来道不出来,打了他,他还觉得自己没理,那才是流氓,见到人就抡刀子,打枪,那是混混儿。”
, T4 [" ^' M6 ~) [# {4 N8 h& n" L* \9 w6 M
老七说其他我不管,我就跟你一起跟丫小宏伟干了,我到要看看,谁最后灭了谁。( L( z) g$ y0 J0 z: ]7 F0 [% R' n' }
: b! {$ n  ?4 f. f% R
大象说:“这就对了,该怎么玩儿,咱们怎么玩儿,全当什么事都没发生。狭路总有相逢的时候。”6 L% I& c5 T% U% B! |1 C

1 |1 S% \7 X, Q' v9 X1 N& ^* t大象搂过带来的的大蜜说:“从来都不认为自己的身体是啥重要的事儿,比起你们女人那层处女膜来,更重要的是智商、情商、趣味、见识和勇气。上床绝逼是件小事儿,一会儿就完事儿,优秀的活着才特么是大事儿,一辈子的事儿,你说呢美女。”
  H1 l/ z3 l+ W, H, I! ?) s; K# l$ O: w9 s
那个大蜜笑了笑,她不知今晚碰见了大象是不是走运,心里对这个男人怕怕的。
1 J: h- J. u  v4 j1 X9 ^2 F6 P! b2 f5 ^4 n* c
如果您喜欢这个故事,请转发朋友圈儿,并扫码关注公众号:倡导新生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9-21 10:33 , Processed in 0.166804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