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查看: 890|回复: 0

《京城流氓谱儿第二季风云再起(三)》(转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11 16:04: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每当我开始讲述那些尚未走远的过去,我就像打开了一本熟知作家的书,只需几句,言辞背后那些律动的嗓音和汩然的气息便会迅速弥漫,将周遭世界的一切与我隔离开来,那些原本没有我戏码的故事会迂回至我们早已逝去的共同经历,进而从身后赶上我,像一阵刺骨的风,编织进我的此刻,我的记忆,我的命运……
) q' z8 d# Z% v+ S6 I* h
5 X. L/ W2 w) _) k% d8 x肖邦一直认为什么样的年龄干什么样的事情,我们的年轻过,热血澎湃的年纪,用所有的激情、用内心想要抗衡这个社会的言语行动诠释着我们的存在。没有谁是反社会的,所有的青春岁月想要诠释的无非是理想、梦想不能白白荒废。这没有什么不好,没有叛逆怎么可能推动社会的发展呢?随着岁月的洗礼,年龄的增长,我们开始宽容别人,包容社会,那是因为我们都成熟了,我们成为了社会的中流砥柱,我们就是社会。
6 m& K  S; m" _) p$ F6 U3 E; d, c5 y
不管诸位信还是不信,年轻的时候,无论什么阶层,我们不仅有理想,更有想成为主宰自己命运的主人。但家庭成分真的是主要的到底是梦想还是现实的重要因素。同样的年纪不同的命运早已因生长的环境而注定。1 [3 K7 {; H/ k

0 a$ w" J0 T+ R/ X就在生子、二黑、乔巴儿、宝财等人摩肩擦掌准备跟旱鸭子大干一场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准确来说是突然出现在了生子面前。那天,是一个在平常不过的午后,门头沟的一个战犯六娘们儿找到生子,想让生子帮忙找个安全的酒店,生子问干嘛使?六娘们儿说抓到一特务叫赵安河,欠了别人八万块钱,得给丫扣出来,现在人抓到了,但没钱,只能扣着他,让他联系他的朋友给送钱来。
' u" h# f  q8 B# E& J. `' b$ \: a* B$ G" Q+ D0 ^7 b. J6 G
生子说:“兄弟,区区八万块钱,有那么费劲吗?” 六娘们儿说:“打死丫都没钱,能怎么着,只能扣出一万是一万了。耗着呗,总不能因为这点钱给丫做了吧!”
6 R* q) V1 Y2 d7 v7 W! C
* Q; E3 g  A' o生子笑了说:“你把人带到国安宾馆,我告诉你怎么要账。”
; K  g( p3 S; @+ @: @
( \+ u4 l0 M0 |5 E& v. U六娘们儿说:“哥,你,我还不了解吗,板儿逼是暴力解决啊!”
! p8 l5 U( n7 x5 k$ R- f' m# R
生子说:“兄弟,你太小瞧我了,我保证一根手指头都不动他,打他,我怕他没那资格。”: l9 J# J" N6 ?8 U) |/ e! ^2 N+ ^

8 v7 l9 _4 M" T六娘们儿来了精神,他不晓得他以为很熟悉的吕文生不用暴力,还会用什么办法从死鱼嘴里刨出钱来。”
$ p$ t- m* l3 P1 z5 s* T* y0 B1 ]2 V' I
生子问清楚债主是谁后,让六娘们儿把债主鬼子六儿也给约来。下午四点多钟,六娘们儿将赵安河带到国安宾馆早已开好的房间,生子和鬼子六儿已经早一个时辰等着他们了。# s) j9 d! p! H# S3 v
0 o- N* x: J" a, }; H5 m6 ^
生子看着惊魂未定的赵安河,低沉着脸说:“坐吧,认识这个人吗?”赵安河顺着生子的眼神向此时进屋的人望去,这是从另一个房间进来的人,正是鬼子六儿。赵安河一下就明白了,这是讨要他从鬼子六儿手里借了有两年多的8万现金。
# m# H+ R: y) R# d* S& W% p9 W. I# a, s9 j
鬼子六儿说:“老赵,不是我不仗义,这钱怎么也该还了吧,总躲着也不是事儿啊。现在,你还不还也别跟我说了,你不是也听说过生子吗,你跟他说吧。” 赵安河可怜巴巴的看着生子说:生哥,我早就认识您,早先咱们都在茶淀,是一个分厂的,这钱我一定还,只是在宽限我几天,您看成吗?”
/ U7 T6 A4 m" l0 y1 o+ @7 d+ G  a2 D3 S8 ~
生子拍了拍赵安河的肩膀:“既然你说咱们以前是一个圈儿里滚出来的,我也不为难你,你看着办,该给谁打电话就给谁打电话,哥儿几个为你这事儿也没少折腾,怎么也得给老六一个交代,又不是八十万,区区八万块钱,早还早踏实,放心,我一根手指头都不动你,够可以的吧?”. T* c( n" ?. d2 C' w) G: w: X

9 H9 k* G, h+ f2 _+ x# t. P赵安河一脸沮丧:“我一抽大烟儿的人,谁还肯帮我啊?”) m' p/ V' Z- v1 X- s2 V( O4 G# J

+ |. q4 S. z* |! g0 F0 f“你那意思是拿不出钱来了?”生子顺手拿起最近随身携带的一本《毛泽东选集第二卷》随便翻开了一页继续说:“最近总是很奇怪地看到一些叠数,什么11、22、777的,你刚进屋的时候,我看了一眼手表,16点16,这随便翻开一页页码儿,222页,你说神不神?”4 q* P- m; f% w! i  c( c

" X8 M/ [: N% {  E& J, Q赵安河说:“我看时间的时候也总是重叠的数,什么11,22,44,一开始也觉得挺神的,看多了就觉得诡异了,关键是总是这三个数字重叠,就没见过其他数字重叠的情况。”3 W7 C: g) \0 x& ^7 z

6 e+ T3 S, a3 E; T生子点燃一根儿烟,先递给赵安河:“那你真应该搭船去澳门赌场,去玩儿老虎机,如果摇到777,说不定还了8万,还可以新马泰耍够一大圈儿的”。
" p1 g% u6 g: o. P7 ]. ~
) V' C) Y5 E$ N" a$ L1 o赵安河说那敢情好了。生子一把镐住赵安河的手腕:“平常打针的时候,特容易找到血管吧?”$ ^; `3 q/ R. o; `  p2 X3 u2 I

- o' R7 w1 W- V7 u* U5 H“还行,还行。”
3 {4 B' |0 w! _( ^9 e% o1 C5 W4 Q. Z( z
赵安河点头。生子找来针管儿针头,根本不看手腕,盯着赵的眼睛就扎了下去。抽出一管血滋在了宾馆的墙上:“什么时候还钱?”( a  p+ m2 H$ `5 o1 U

: r4 z- x# I! ^$ u0 |5 F赵安河慌了:“我真没钱啊。”% Q$ F: b5 q; C1 m5 u

) h# G$ B! o, V8 h- o$ J9 l生子又抽出一管血滋在了墙上。赵安河哭求着:“生哥,生哥,我立字据,尽快还上。”$ q* j( i7 `6 t# i0 W
- _* b  m9 {* x3 b0 C- W
生子根本不理他,一管接着一管有节奏的滋着。赵安河看着自己的血溅在墙上,彻底崩溃了。
, X# D3 {9 d0 t$ A$ d, l1 R: [, @
7 X) Z  i# |# T2 Y+ u3 I生子说:“我答应过我兄弟不打你,但失血过多,你要是死了可别怪我。”话音落下又是一管血滋在了墙上。
4 z' r' o8 V7 \7 y: j
2 [' L" u1 V/ D" C, ?“我还,我还,我马上打电话。”8 B% G% ^8 }1 j9 t7 Z
# J' Q/ v$ ?# X" p# h6 C
生子慢腾腾的放下针头说:“哎,这不就完了吗,早这么痛快,哪儿至于这么血了呼啦的啊!能还多少就先还多少,别让大家白忙乎。”
3 Q, @2 ~! _. _8 f0 i: q
8 Z) d2 e' t) i看着彻底疲软的赵安河也顺把了,生子起身告辞。鬼子六儿说晚上一起吃饭吧。生子婉拒了说还有更重要的事儿,哥儿几个等他回去商量呢。鬼子六儿说需要人手帮忙吗?生子摇摇头。六娘们儿问什么事儿非得回去,连饭都不吃了。生子把大概其怎么一回事儿简单说了一下。1 Y8 @6 S, c! w" `7 }: O
5 ~( J  j( u9 T# h) V8 J
鬼子六儿听完对生子说:“不瞒你文生,这雅宝路的情况,我还真知道一些,你要是听我的,就别跟旱鸭子死磕!”
2 j+ i0 y- t0 a) R. M" Q! Y
, ]2 k  ?7 H! m' }2 `生子说你这是长他人士气啊,怎么就不能死磕了? 鬼子六儿说:“你们跟旱鸭子火拼,输赢你们都占着雅宝路货运拼份儿的地盘儿。只不过输了的话无非是让出一部分利润给旱鸭子,但你们雇人也得花钱干活儿,所以没意义。”5 f* e/ q2 }: i, o1 X6 G& s
( R3 N0 m2 {5 ~' c% w9 C" b! U0 Z
鬼子六儿的话让生子一头雾水。' E: l0 Q: ?0 |/ X, Z4 P

9 s3 I0 z0 W/ ~/ r2 e. h$ _( H$ f鬼子六儿说,这事儿说起来不长不短,我就把知道的告诉你。) x. w; `5 i" f% p  t9 P
0 z) n' W% Z: J9 x" {! w+ b
原来,这雅宝路有一个传奇人物独家垄断着货运。此人姓苏名阳,22岁的时候就在国企中国机械进出口公司当上了处长。1992年全国国企单位奖励个人私家小轿车的首例就是中国机械进出口公司奖励了苏阳一辆伏尔加轿车,曾经上了北京日报的头条儿。引起了不小的震动。那时,苏阳还是一销售,业绩非常好,蝉联出口冠军三年。作为奖励典型,他被推了出去,也算是名至实归。顺理成章的在22岁那年升到了处长一职。这是他确实有能力的一面。然而还有一面,不被人知的是他的父亲是前空军司令部的实权派高官。要不,肖邦为什么开场时会说:年轻的时候,无论什么阶层,我们不仅有理想,更有想成为主宰自己命运的主人。但家庭成分真的是主要的到底是梦想还是现实的重要因素了。如果一个人年轻的时候,除了能力,格局也很大,真的跟家庭环境熏陶分不开。苏阳是一个非常有格局的人,当年公司奖励他一辆伏尔加,他送给了一直提拔他的直接领导,自己花钱买了一辆桑塔纳,这不是所有人能在他那个年纪做的到的,然而他做到了。" B& ]" |4 d: ?5 i! Z

4 g, W5 @! g; O但青春毕竟是一个飞扬气盛的年龄段儿,过早的仕途光环下让苏阳盛气凌人,他开始向往更广阔的舞台,他觉得自己出来单干绰绰有余,但单位怎么可能将这么一颗好苗子撒手呢,始终没批准他的辞职。苏阳借机干了一档子事儿,帮他一朋友走了四十吨的服装鞋帽,可单子上是按四十吨土豆儿做的处理。结果因为重量导致数量不匀称被发现了。单位决定冷处理,给苏阳一次以观后效的机会。苏阳如意算盘又落空了。正想着在策划一起非辞职不开的计划时,机会就来了。因为土豆儿这事儿,他被处分了一次自然准备分他房子这一板上钉钉的事儿自然跟着泡汤了,他借题发挥,就以分不到房为由儿再次提出辞职,并且不在上班。最终他辞职了。' r' d: L9 k- K
+ e. P+ w% T( g' l/ [  [
苏阳辞职以后就在雅宝路租了门面,发挥自己对飞机的了解,之前的关系网办起了托运公司。并且顺带打包一起做了。客户也希望他大包大揽,图个省事儿,这苏阳是空军家庭出身,从小就接触各种飞机的知识常识。对于当时苏联ER-16货机的结构那是了如指掌,经他手打包加配仓,比其他人配仓能多运至少20吨的货。他不赚钱谁赚钱啊!钱赚的多了就引来了别人的注意。( ?+ n, k! A5 q4 e9 M% w
; ]! C9 @- j* u
这时,旱鸭子找到了他,要高比例的拼份儿费,以前的份儿钱太少了。苏阳是何等聪明的人,自己打拼市场,自然身边也有一批人材护其左右,怎肯轻易答应旱鸭子的霸王条款,指着旱鸭子的鼻子说:“操你妈,要么你弄死我,弄不死我,就别想从我这儿拿到多出的一分钱。”: I& {9 R& t5 S0 d& d2 h! t& a" c
' ~! `0 B/ @6 c7 t
旱鸭子是何许人也,打打杀杀那是他的长向,用手指着苏阳的头说:“操你妈的,你要是把钱不给到我满意,我就让你知道自己的血是什么味道。”& _( l% E$ k; F7 k3 s" D
$ F" x" u9 _$ p4 D. Y8 Z2 G1 U5 i
苏阳说:“你这是要跟我宣啊?”
! Q+ Y4 Z! B3 p1 Y
7 W4 L8 G; W7 r0 `, F8 A旱鸭子掏出五链子顶在了苏阳脑门上说:“三天以后,我到你的办公室来,你把这一年的份儿钱给我准备好,见不到我想要的数儿,我向你发誓,一定把里面的子弹镶在你脑袋里!”# h! B. o5 I+ T7 k: t2 S6 ]
/ r. [- Z8 I$ ^4 p+ i
旱鸭子走了以后,苏阳的兄弟杨光说:“大哥,跟丫干吧,不然以后怎么在雅宝路立足。”6 A5 D: v  \! j% j7 o* O2 R7 S
( x; h- d/ `, r
苏阳说:“那还用说吗,都说崖山之后,再无中国。那是有道理的,宋朝之前,所有的帝王都知道百姓不能惹,水能载舟 亦能覆舟!元朝的统治者发现刀枪之下,人民没有那么可怕,他们不是水,在暴力、死亡面前,人民很老实。不老实就杀你,就杀你全村全镇。就屠城。这一刻,历史开始重写。武力是解决一切矛盾的最佳办法。这火儿是肯定跟他对上了,雅宝路的历史也要重写!”1 R; d. v  C+ l+ G/ m. u

  }- m- z  V# N) u( S欲知后事如何,咱们下回分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10-23 10:54 , Processed in 0.135128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