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查看: 660|回复: 0

《京城流氓谱儿连载十六》(转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28 10:20: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此刻已是深夜,除了声音以外有种别样的宁静。长长的一段路,没有同行的车,但我就是能感觉到那个年代真实的存在感。
2 m4 l" v  Y! Y; j1 t* Q. ~& M- e/ k! m  l6 K
宋建友回到莫斯科小住了几天,就定好了回国的准备,那几天,各路的朋友都来到他的住处,托他往家给亲戚朋友带东西回去,建友照单全收,他问保土要不要也买些什么替他带回去,保土沉默了许久,摆摆手。建友无奈的叹了口气。又过了一天,保土带来一件非常漂亮的白色连衣裙,希望建友交给他曾经喜欢的一个女孩儿英子,连衣裙内附了一封信,若干年后英子拿出那件一次都没穿过的连衣裙还有那封信,都会想起渺无音信的保土炙热的目光,建友到死也没在有过他的音信,但是保土信里那句话深深印在了建友、英子俩人的脑海里:“我会在六十岁那年遇见你,是个并不突兀的下午,角度鲜明的阳光,空气是透亮的,在路的转角你向我走来,我每一条皱纹的细缝里都填满了孤独的优雅,和沉寂的哀伤,我们没有更多交谈,却是不能更多的交谈。唯有一个拥抱,让我看到了崭新的来生”。
# q! ~( y; ~9 z% b5 D8 _* q- V& ~) z( }9 T" o/ m
建友走之前的前夜,在北京饭店和大家聚餐,那天晚上,白三儿搞来几箱俄罗斯国宴专用酒(TAMADA)干红干白,这款酒俄罗斯语是东道主,主人的意思,翻译成英文在按汉语念出来成了(他妈的)建友举起酒杯像所有的人敬酒:来,他妈的(TAMADA)让我们一起致流逝的岁月,致伟大的祖国,致我们可爱的北京,然后致一如既往的生活,致该死的爱情,干一杯!很多年以后,我从事红酒行业,首先想到的就是这款(他妈的)总会以(TAMADA)酒会为主题,成为商业精英聚会的重要媒体工具。2 j- x8 F( Z. S" \8 R

+ e' @/ x; @6 J, b3 y1 L3 y. V" f- T而对这款酒的开场白精简后会说:如果你有一些无骂不欢,无侃不调又不愿意把友情总挂在嘴边上的朋友,如果一个人对你的友谊始终是直白而又真实,从不记仇彼此大大气气,如果他对你也有埋怨,可你如果你无聊了,你难受了,他一个电话就过来陪你,那么,请一起喝杯:他妈的(TAMADA)致流逝的青春,致一如既往的生活,致该死的爱情!8 R, P, B, D0 w# @
& i6 |! U) n& ]; A4 Q/ n
让建友引以为豪的一件事是很多人花钱找他,想和他一个车厢回国,确保在车上的安全,只要他的车厢,是不会有人偷抢的,江湖人懂得面子大于天的道理,更懂得面子是互相给的。一路上,因为终点是自己盼望的目的地,迟缓噪杂,不能正常入睡也就不那么重要了。几天的行程,火车终于进了南口,建友从卫生间回到自己的车厢,车厢内和他一起的乘客杳无踪迹,只有一个大个头男人坐在那里,没等建友开口,那个男人掏出证件表明身份是铁路公安局的,例行盘问,建友很是痛快的配合盘问,家庭住址姓名来莫斯科的目的等等都一一回答完以后,丝毫不见有结束话题的意思,东扯西扯的,火车很快进入市区,建友预感到完了,这是故意拖延时间,估计走不了啦,想到此,到安静下来了,很平静的问对方是不是还没有聊完,需要下车后找个地方接着聊,对方点了点头。建友突然想起自己在南斯拉夫问黑帮护照的一幕,第二次用了此招儿:请问如果我跟你回铁路公安段接受你们的例行公事,我行李怎么办?得到对方可以由接他的家属先把东西拉回家后,长长吐了一口气,他知道如果连行李都不检查,应该没什么大事儿,车到站,建友将行李交给弟弟建中和同来的一帮朋友们手里,嘱咐了几句自己没什么事儿的话就随公安段的人去了他们的总部接受继续盘问。建友来到公安段先被放进了一间独立房间里,屋子里除了两把木质长凳和一审讯办公桌椅,空无他物,在墙上有被硬器划刻的各种人到此一游的印记,那个年代到此一游不是旅游景点的见怪不怪,在看守所,拘留所,各关人的小屋也是屡见不鲜。大概过了有一个多小时,指挥内保处的陈警官出现在他面前,跟陈一起的还有江指挥。你叫宋建友啊?陈问。建友点头答应嘴里回应是啊。江扔给建友三本大厚册子:看看认识吗?建友很认真的一张一张看着,这是一本通缉令,里面是列车大劫案的人名单。陈处问认识里面的人吗?l& b- j# J- I: T  j2 e
7 w- A6 l& _: M, n; r! ~
建友不慌不忙的说认识啊,百分之九十都认识,认识他们有罪吗?没罪啊。江指挥同样不慌不忙,继续问:这些人都是国际列车大劫案的主犯,你不知道吗难道?建友说他们没有一个人当我面儿抢过啊。江手指着建友:你什么意思啊?建友说我的意思是残有的民族自尊感我还是有的,如果属实,他们当我面抢,我会制止的,问题是没有。你在想想吧?陈站起身扔给建友一支万宝路。建友点燃烟说:“我说了,残有的民族自尊感我还是有的,我可以告诉你哪个中国人在那边被挨抢过,你们应该为他们出头铲除这些俄罗斯黑帮。时间过的很快,建友一没有参与过列车大劫案,二不透露一点有价值的线索,江提出发展建友当他们的点子,也就是线人,一是可以保障长期在社会上保外就医,二是帮助建友排除异己,三是在名利上帮助他双收。建友说二位哥哥高看我了,我就是一偷钱包的,上次一场仗打的我手都废了,哆嗦到伸手必被抓的地步了,就算保外刑期满了,炮局也是和我遥不可及了,下回再回炮局肯定是买票参观。一个废人还不够耽误你们事儿的呢。就这样几番提问下来,不知不觉待了有十个小时,邹庆就来接他了,最后的处理结果是,暂扣护照,未经允许不得离开北京。建友回来以后迅速和小惠断了联系,经过俄罗斯这一趟走,他彻底适应外面社会节奏了。没多久,馒头也出来了,他带着几个朋友,狼哥也带着几个朋友把他接了回来,小老表儿在西直门谭府给馒头接风,在江湖上小老表儿和崔喜平一样都是广交天下豪杰,各个领域八面玲珑的风云人物,当年街坊邻居,四方好友,认识的不认识的,如果你不相信警察能帮的了你,那就会去找他们,日积月累,自然名声显赫。尤其小老表儿,不崇尚武力解决问题,但哪怕哪个邻居下馆子受饭馆气了,小老表儿都会叫一帮人坐满饭店,也许就要几瓶啤酒一个凉菜,千万别以为这是无赖行为,任何事情有因才有果。对付流氓有对付流氓的大义,对付不讲道理的非社会人行为自然有无赖的办法。今天无论是小老表儿还是崔喜平都以是平凡的百姓人家,盼养孙子,将生活方式归于一种平淡。走在街上你若不认识,也就擦肩而过了,若还有什么事情可以让他们大快人心,也许是中国足球在进世界杯的那一天。回到当时。就在谭府酒楼,他遇到了小西天的柱子,还有柱子的结拜兄弟奇子,宝贝儿,金涛。每当想起这四个人,我都要反复听川子的那首歌曲“今生缘”。我们今生有缘在路上
, F. b0 A6 l7 g8 B. N
% X+ U7 I! E" Z3 {0 d% O* O只要我们彼此永不忘! I5 c1 Q* K. l7 h8 }* u2 x' `
朋友啊 让我们一起牢牢铭记呀
: w, y* r! C2 b, y别在乎那一些忧和伤
7 O7 {1 m( T: Z  j2 r  \" ?: R朋友啊 让我们一起牢牢铭记呀
5 g( s& _. p6 c别在乎那一些忧和伤- p5 e; g1 N' M; ~
我们今生注定是沧桑1 I4 ^9 y3 W- E* i2 N3 D2 v
哭着来要笑着走过呀. C8 E7 p, d5 v
朋友啊 让我们一起牢牢铭记呀$ E2 p9 ?8 n# q5 M' V. ?
我们今生兄弟情谊长4 W9 V$ v4 ?: \, d! O
朋友啊 让我们一起牢牢铭记呀
* e2 E4 k7 c$ u& X  \0 B我们今生兄弟情谊长: {3 V! c+ M( |- h3 e
我们今生有缘在路上  z. D3 K3 J+ d7 s( ~
只要我们彼此永不忘
- _7 q! J0 l5 A# V. D朋友啊 让我们一起牢牢铭记呀/ |* `3 ^/ K9 L; K* i! k5 R* H2 z
别在乎那一些忧和伤
$ u$ o! v2 i+ P; |朋友啊 让我们一起牢牢铭记呀0 R$ c; d* a- j
别在乎那一些忧和伤' S9 [! v! ~7 c/ E
我们今生就像梦一场
. L, `4 V: c2 f% ~, ^有你陪喝醉了又何妨) s1 K, i* P5 ?, ~
朋友啊 让我们一起牢牢铭记呀
) ^& F3 U! s/ _! Y7 a6 T9 f7 r凡尘过后终了无牵挂  o/ P" l- ^. G) r
朋友啊 让我们一起牢牢铭记呀
2 R" v; [9 g$ m( a# V凡尘过后终了无牵挂* Z) E) i) O! Y. C
朋友啊 让我们一起牢牢铭记呀1 w1 G% b3 t6 G( V
凡尘过后终了无牵挂
- ]$ ]: g- ]+ W1 w. b" h我们今生就像梦一场% _+ R; Y- }* f% B7 [7 k
有你陪喝醉了又何妨9 P6 k3 F* @+ ^
朋友啊 让我们一起牢牢铭记呀6 l# E" n" ?9 A2 b6 ^
凡尘过后终了无牵挂
3 J2 ~/ U7 N) C8 x, f- f( k我们今生就像梦一场
' X  `, z! N7 `* ?; [. W& `有你陪喝醉了又何妨
: i) U4 {: |# l- z- M' v# S* E1 c$ ]7 c朋友啊 让我们一起牢牢铭记呀! P8 q5 G  c* L1 l& b, n  c
凡尘过后终了无牵挂
% U; s& X( U* z( t1 q) c9 A% Y- v7 F- b4 x- q$ T6 {
岁月荏苒,瞎宝庆今天已然是一个很低调,生活归于平静的普通人,几年前他就说过是柱子他们的浴血奋战换来了后来弟兄们今天的成就。我们更没有理由去忘记他们在北京城发展的历史长河中闪烁的符号。有人这样回复过瞎宝庆一封信:二十多年前,一群热血青年想用自己的方式维护社会的正义,但终是没能用双眼看清这世界的残酷,所以大家才会把自己的名字前加一个瞎字:瞎宝庆、瞎华子、瞎东子。。。当我们在回顾柱子的时候,我们就一定不能忘记就是那一天在谭府酒楼拉开了九十年代南北城最大的一场仗。千古兴亡一肩扛,两鬓斑白又何妨。闻伊消殒孤冢葬,敢负天下为卿狂。咱们下回再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7-24 01:30 , Processed in 0.044201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