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查看: 266|回复: 0

官吏、学者、收藏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官僚、学者、收藏家  叶恭绰
提到叶恭绰,旧时文化人没有不知道的。1949年后从香港回来,当过中央文史馆副馆长(馆长章士钊)、代馆长;中央政协常委。右派。广东人,生在北京菜市口米市胡同,在这里长大。他是咱宣南的老街坊。
祖父兰台(南雪)为清末翰林,曾官户部郎中、军机章京。父亲中年早逝,在祖父膝下长大,自幼聪颖,少年时即有佳句名世。京师大学堂仕学馆毕业。留学日本。
清末历任邮传部路政司主事、员外郎、郎中等职。
民国后,历任路政司司长、交通部次长、总长、交通部长,并兼理交通银行、交通大学。民国24年(1935年)"上海市博物馆临时董事会"成立,叶恭绰任董事长。民国25年初《中国古泉学会》成立,叶恭绰任副会长。
先生从香港归来后,任北京中国画院首任院长,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央文史研究馆副馆长、代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第一届理事会常务理事,中国佛教协会理事,当选为全国政协常委。
他对文物保护极为看重。对宣南也熟悉。查看崇效寺、圣安寺、法源寺。为许多地方题字写简介,半截胡同谭嗣同故居“莽苍苍斋”第一块牌子是他写的;米市胡同康有为故居,粉房琉璃街梁启超故居,文廷式故居,南横街粤东新馆,他都题了字。粤东新馆写了上百字的介绍,巴掌大的字,写在一块大横匾上,白底黑字,挂在大门上头的房檐下,人们稍停步就能看完,说此地乃戊戌变法,公车上书集会处,落款叶恭绰。当然现在房都拆平了,看过的人也不多了。当年我每去陶然亭,经过时都看几眼。
他对名人故居极感兴趣:宣南一带正是名人故居汇集的地方。当时在胡同里几乎每走一步都可见先生的题字。烂漫胡同东莞会馆、半截胡同莽苍苍斋、米市胡同南海会馆、粉房琉璃街,往东湖广会馆。上斜街路南有一座番禺会馆,本是龚定庵的住宅,道光十一年十月,他经人说合,给卖了,还立了字据。有人对字据有怀疑,请叶先生鉴别,叶老亲笔写鉴定“……非伪造则无疑,故应加保存以为案据。物志所见,以杜他日疑窦。”
他成右派后,家里清理东西(那时抄家还不流行,不是抄)。用三轮车拉到造纸厂,当再生纸原料。拉去三四车。空白“遐庵用笺”很多;还有中央政协发的孙中山《建国大纲》,他们找人油印的诗画集,首页是何香凝的画,中国画用蜡纸钢板誊写下来,就一点“味儿”都没了。后面是叶恭绰们的诗词文字。也有些杂乱书籍。像《唐人小说》,郑板桥的《小唱》等等不少。原来,1949 年之前琉璃厂有项业务,为个人印制诗文集,个人负担费用,印的集子交给个人。一般赠送亲友。以此为乐。当然不是誊印社的油印件。
叶恭绰幼时,祖父把他过继给二伯父。随伯父宦游到江西,得到文廷式的赏识,在词学上有坚实基础。在京师大学堂,受到学部大臣兼大学堂总办张百煕的重视,他到了邮传部,尚书(部长)陈璧看重他;后来是得到梁士诒的器重。对这几位他是怀了知遇的感激之情的。
叶恭绰是全才,他博大精深。有经济头脑,善于管理。民国初期,北洋政府更迭频繁,他四任交通部一把手,还带管着交通银行、交通大学。他是“交通专家”了;可他精于诗词、精于收藏、门类广泛,藏品丰富。多精品,“毛公鼎”、“散氏盘”国宝级的的文物都曾经他手。他侄子叶公超还为此被日本人抓起过。在收藏上他有许多过人处:张大千曾把王右军的《曹娥碑》输给别人,后又落到叶恭绰手中。张大千母亲病重,想起这部帖,想看。张大千瞒着老太太,说我找来你看。根本没地方去找。他和叶恭绰说起这事。叶说在我手上,结果叶什么也没要,又还给张了。叶的性情可见。急人所难,美美与共。他笃于师友风义,如文廷式罗瘿公、潘兰史、曾习经等人的遗作,都是他整理出版的。
叶恭绰一生走南闯北,居住过很多地方。在北京居住的时间最长,感情也最深。他在北京西山营造“幻住园”,做坟地。有园林房屋。他原配夫人早死,就埋在这里。他住在苏州的时候,他女儿新婚,新夫妇到北京“幻住园”扫墓。他写诗,还照了相叫女儿带到母亲坟前焚烧。他的诗:“土木形骸一写真,临风非复旧丰神;故吾今我凭君认,告我今宵梦里闻。”体现叶老的深切感情。
对孙中山先生,景仰之至。1923年应孙先生之命,他从日本神户经香港去广州,担任财政部长。广州方面想跟段祺瑞、张作霖合作,派他当说客,他又到北京当了交通部长。
为表达对中山先生的感情,他出资在中山陵东侧修建仰止亭。他死后,周恩来批准把他埋在这里。
在文化艺术上,叶老成就多,面广且极大。
著作多:《遐庵诗》、《遐庵词》、《遐庵谈艺录》、《遐庵汇稿》、《交通救国论》、《历代藏经考略》、《梁代陵墓考》、《矩园馀墨》、《叶恭绰书画选集》、《叶恭绰画集》等。另编有《全清词钞》、《五代十国文》、《清代学者像传合集》、《广东丛书》等。文献古籍,经其整理,保存者尤多。
书法绘画,独立成家。楷、行、草体无不精到,尤擅大字榜书,豪放多姿,碑帖相融。,绘画则喜画竹及松梅山石,取元人作品神韵,直荡胸襟。
晚年将自己收藏的典籍、文物重器和书画全部捐给国家。分别给北京、上海、广州、苏州、成都等地有关机构。叶恭绰的爱国主义和民族气节,令人钦佩。日本侵占上海,占领香港,他隐姓埋名,任凭鬼子百般诱惑,不上当、不答应。没有被敌人利用。自身如玉,还多方保护文物。致力艺术运动五十余年,不厌,不衰,不倦。倘无文革冲击,当能作更多贡献。

. m6 ?* o" Z' S. n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长知识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随高柳弄柔条,却伴霜松作后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6-17 21:11 , Processed in 0.046101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