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查看: 229|回复: 0

《京城流氓谱儿连载十四》(转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很多人看了我写的这些故事后,提出宝贵的意见说这些人太片面了,不足以支撑北京城波澜壮阔的原貌恢复,我想说,四九城的大街小巷其实都出现过声明显赫的人物,我写的的确是片面的,其实我在用一个童话故事试图挽留北京已经不在是从前北京了这一残酷的历史进程。这只是一个童话故事,请允许我虚构,一群有信仰的人别样的风景,信仰是什么?信仰就是信念,就是给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一个不能跌破的道德底线,能够守住自己道德底线的人都是爷们儿,社会的良性发展一定是由一群有信仰的人,能够守住道德底线的人推动的,每当我看到习大大手握圣尼的手前行的照片,不自觉的就想起那首歌:至少有十年,我不曾落泪,,,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我们正在无比骄傲的海面上乘风破浪,我从没想过我的作品,让今天的人看了有对那些特定时代的人物有盲目的流氓崇拜,我希望所有人看了我讲的童话故事除了能够追忆自己的过去人生点点滴滴,更能够让20岁的朋友们看了能够想到自己60岁时自己的样子。有些路不要走,再苦再难依然凭借自己的信仰去包容不如意,对生活充满希望。因为坏人总会穿着道貌岸然的外衣微笑的拉你下水,那些人除了权利与利益,在走制度的空子,毫无道德底线。北京人是综合素质最强的城市公民,北京人除了骨子里与之具来的包容以外综合了东北人的豪爽,山东人的憨厚,江浙人的聪明,福建人的经济意识,四川人的耐力与安逸,但为什么形成不了各种凝聚力很强的势力,一定在国外才团结一致,毕竟这是一座政治与文化的中心城市。' m3 ]" v2 R$ M: k" |
) U8 C$ U9 L+ I
北京人在北京做一些事情更难。因为我们内心爱这座城市,不忍心破坏它,不想他骨子里的范儿消磨的那么快。北京从来就没有过任何恶势力,谁敢说自己是黑帮老大,允许你吹三天牛逼,第四天一定打黑办的消灭了你,这就是道德底线的力量,因为任何人骨子里都有一颗北京人永不消磨的包容底蕴。爱英雄做英雄遵守天道,正义永存!在那个特定年代的历史转弯口儿,一个顶天立地的爷们儿如果有这种想法:“我妈我爸不容易,养我们哥姐几个,没过上一天好日子,我没文化没好的出身,哪怕我去偷去抢就想让老家儿过几天好日子,”这也是错的话,我不得不说这是人性的倒退。
$ z8 y( b: p/ v* W$ e5 y9 N' h8 ~0 x
咱们言归正传:一个尊重生命的人,始于斗米而夭。串儿红不能总吃家里的闲饭,那时普通百姓家里没有闲钱,不像今天部分家庭的条件允许有些人手心朝上做啃老族。那天,串红家里买了三百多斤爱国大白菜,蹬着借来的板儿车,一进胡同就看见自家老太太和邻居争吵,原因是邻居放蜂窝煤又放大白菜,影响了自家门口儿地方。老太太跟邻居商量是不是挪挪,结果谈噌巴儿了,明显改吵架了,串红看老娘说不过人家一家子,就上来讲道理,邻居家的儿媳妇看串红说话冲,就上来一顿片汤话的噎串红,串红说大妈之间的事儿咱们做小辈儿的劝和为主,你说话别那么胡搅蛮缠,你们家爷们儿跟街里街坊说话都客客气气的,那女的说,我们要是在客客气气就被人骑脖子拉屎了,串红来气,又不想跟女人较劲,忍了,动手就把自家门口的地儿腾空,开始垛白菜,那家人也没在坚持占他家范围内的地儿。" p  Q& E, {8 e: v5 v0 H
; d8 q3 r9 z9 S4 b6 `8 a

/ b; ]: b2 T; t; E1 X9 P3 g7 n; [4 n3 K3 S: O
晚上那女人爷们儿下班回家,路口儿遇到了串红,串红就和他聊了起来,那爷们儿一听就说别让刘大妈生气,我去说说我媳妇儿,也是客客气气,但因为声音大了点儿,串红妈一出来以外儿子跟人家吵架呢,过来就给自己儿子肩头一巴掌,串红大气都不敢出,那哥们儿赶紧解释不是吵架是聊天呢,北京爷们儿大多如此,一如串红,在外面如何跟人家吵架,老家儿一出来肯定老老实实的,以至后来,本片儿其他孩子打不过串红说我告诉你妈去,串红肯定害怕。他是怕给自己老家儿填事儿,长时间的待业迎来挨朋友偷东西剐,进局子以后,串红开始正式跟所谓社会青年接触,他是真不想让爹妈操心了,就和哥儿几个商量怎么才能不偷不骗的成为人上人,那时很多开小买卖门面店的很怕一些地头儿横主儿,有一个到哪家饭馆吃饭都不给钱,拿烟跟抽自己是的叫闲三儿的人很霸道,串红就想干脆干了他,然后谁牛逼就干谁,创出名堂来,串红就这样一仗成名,将闲三儿堵在清华池里一顿暴打,一边打一边说,不就是你牛逼吗,今儿就打你了,我叫串儿红,是爷们儿你就找我来,那闲三儿也不是等闲之辈,没受过这气,心想你是谁啊,我也没招惹你,看出手这帮人只想揍他,也没把他打出血打出所以然的意思,回家拿起菜刀一个人就来和这帮人拼命了,串红一起的哥们儿拔出攮子要干闲三儿,串红拦住说:菜刀声势大,但却不容易致命,威慑力大过杀伤力。' n/ f8 v/ P9 c  `! N

; k! l( v) ^' d- {9 ]& ]倒是你的攮子,不要轻易在冲突的时候用,捅死一个人是很容易的。不怎么用力都能扎进去,伤到内脏就可能出人命。他那菜刀在背上砍20刀也未必会死人。不过最好咱也不用,砍到要害一样要命。棒子相对安全一点。我就用手里这垒球棒吧,跟他单挑。这次串红凭借生猛和年轻又赢了,但肩膀挨了一刀,毕竟对方是抱着弄死他来的。这一刀给了串红要钱的借口,不给钱就没完,闲三儿被打的是内伤,还要掏钱铲事儿,气也气死了,觉得新起来干老炮儿这些人不按套路出牌,但还是听了别人劝,和解,当时,出面调解的是南城有名的一位大哥齐猴子,齐大哥出面,串红一帮人就势接受调解了,其实他们的目的也达到了,代表新势力隆重登场!齐猴子很看好这帮人,因为之后他们从不欺负弱小,只干那些认为没六儿的老炮儿们,对于口碑好的,值得他们敬佩的会打成一片。
( D# y% P1 A" j* ?) v6 j3 }/ x/ M0 Z4 o- t4 J) C5 U
很快,串红就在南城成了不少饭馆歌厅职业看场子的领军人物。很多年以前官方有的媒体报道说他残忍到用竹签子钉手指,与渣滓洞有一比,多年以后接触过他的一名退休老警官说其实他就是淘气,根本算不上是恶魔行为,那是他的一个发小找他希望他要回一笔呆死帐,说好四六分帐,刘向红带着哥几个就去了,钱一分不少的要回来,不过是汇票,当时他发小没那么多现金给他,就给了说好百分之四十的一半,后一半答应过几天给,但迟迟没有消息,串红对发小同学本来就脸热,也没好意思主动要,直到他的一个小兄弟康健出事儿需要用钱捞人,才想起管他要,他发小不想给他就给另一伙人打电话设计干掉串红,但那一伙人有知道事情真相的,就通知了串红自己清理门户,串红很顺利冒充另一方到了东方茶楼就给他发小按了,串红的一兄弟把他拉上车说让他尝尝渣滓洞江姐吃的苦,串红本来急着用钱捞康健,又被发小差点暗算了,来气,就说让丫尝尝钉竹签子,这件事儿就诞生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6-17 20:58 , Processed in 0.043635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