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查看: 1030|回复: 0

食在年少(四十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4 10:40: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我所保留的有限的记忆里,20岁之前的那段日子里,竟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下饭馆”吃顿味美、价廉、舒心的踏实饭的印象。9 p* z. t; h7 }
所以,除了妈妈炒的菜和计委食堂大师傅们炒的菜以外,我基本上不知道外边饭馆中大师傅们做出来的的饭菜是个什么滋味,与家里或食堂里做出来的饭菜有何不同?就连当年外面饭馆卖得最普通的诸如溜肉片、溜肥肠、焦溜肉片、焦溜肥肠、熘肝尖、爆炒腰花之类的菜都没吃过。那肥肠(不论是烧着吃还是溜着吃)虽然好吃,但处理起来却很麻烦,因此,食堂的大师傅们一般是不愿意去弄它的,所以,想吃这口,就只有在家里。' m; \3 @0 F5 ]3 f+ @8 D# Y
记得有一次,妈妈从三里河菜市场买回来好多的猪大肠,在家里抽时间将肠子翻过来用白酒、醋和水清洗干净,放到锅里红烧了,那味道特别的好吃,以至于今天我都没忘记。  A, q; A; Y, c. l
其实,在当年,在副食商店里出售的猪肉及猪下水、猪排骨等的食品中,信价比最高的猪肉类商品不是肘子,也不是五花肉什么的,物有超值的应该是猪头。
: ^8 H! ^) H0 v) y- P# v& @一个硕大的猪头,要是秤重的话,不会少于十斤,但在副食店中的售价只有4元或5元一个(根据那猪头个头大小的不同,在价格上也有所区别),买回家去,连肉带骨头,能让全家人大快朵颐,美美的吃上好几天。) e3 D. w/ e1 u2 ]
但由于猪头那东西,在屠宰厂屠杀时,没有人工及精力将整个猪头都处理干净,因此在那猪头的耳部、眼窝及脸颊部等的角落里都残存有不少厂家未处理干净的细碎的猪毛,要想将这些猪毛全部清理干净,费时,费力,除了用火烧之外,还需要手拿着一个小镊子在迎光处慢慢的清除。因此,对于一个双职工的家庭来说,那猪头虽然物超所值,但因为没有精力去处理它,因此也就下不了购买它的决心。
& G. Q6 L3 b7 a& F; t( X& ~; U$ R  z但对于居住在大院里,孩子比较对,爱人又是没有全职工作的随干家属的家庭来说,那的确是个好东西。特别是那从猪头上切下来的拆骨肉,肥瘦适中,酱好了(烧好了),比其他部位的酱肉、烧得更香,也更好吃。- |1 T- n3 H+ `) q2 O7 K- k$ n
只是那东西79店里不是常年销售,但春节前后是一定会有的。5 L* E1 U5 [9 W: f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10-23 00:07 , Processed in 0.223551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