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查看: 1095|回复: 0

《京城流氓谱儿十三》(转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3 11: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建友由衷的感觉,莫斯科真的是人间天堂,带着四个个俄罗斯美女去开房,房间租金150卢布,可一个美女只需付给她50卢布,折合人民币他只需付不到100块钱,同时和几个俄罗斯女人缠绵建友认为也算是暴力美学。把控激情的乐趣必须服务于最精确的计算,然后心狠手快去操作它,严谨,缜密,同时做好突发应急的部署,才能最大程度实现残酷并实用的力量。人的审美取向有大部分是天生,比如他从小就觉得和女人睡觉是个很棒的天赋。当然,他的暴力观点来源于当年所有去往俄罗斯的中国人共同观点:为当年八国联军进北京雪耻,保土说保持性功能的一个好办法,出出汗,减减压。
& Y$ }3 `, n9 T; K
0 y8 H+ V+ q, t2 k- ?; e4 o8 x$ `) Z  _6 X# X' l( [; l. \
5 X* V1 Y: [0 t, I; `
从莫斯科到圣彼得堡的距离就是北京到上海的距离,建友和保土赶到圣彼得堡是因为那里有建友非常要好的朋友,建友不是一个沉溺温柔乡的男人,他更希望见见他那些在异国他乡的朋友们,圣彼得堡北京人元老石鹏那天带着一行人接的建友。这一行人中有宝良、宝瑞、老铁、小九等,建友印象极其深刻的就是宝瑞了,他永远都穿着干净利落而且必须是顶级名牌的正装,在俄罗斯一般人是不敢穿正装的,在老毛子眼里穿正装一定是有钱人,生意人都会穿夹克,这是俄罗斯马匪寻找下手目标的依据,宝瑞身穿鹅黄色羊绒西装带着坏笑的样子看着建友。后来建友才知道宝瑞是被通缉的人中,有十个是必贴的,他就是其中之一。因为,最早所有人蹬车的路线都是宝瑞设计的。建友非常开心的与朋友们把酒言欢,那时他们的理想仅限于为清末的中国不敢说是复仇,做一点点贡献和力量而已。
0 J  |" W( j$ P& [/ w
2 Y6 _* J/ v8 B4 N7 T' Q9 ~- `1 D
& v  E$ \/ T, q' V1 P晚上睡觉时,建友和国内的小惠通了电话,刚好小惠告诉他农业部她的一个朋友路盛贪污带着一姑娘跑路了,也在圣彼得堡,房租可能出现了问题,委托建友去给他送点生活费,第二天建友睡到自然醒,就和保土按小惠留的地址电话去找路盛了,可是到了路盛家,门是开的,没有人,建友联系国内的小惠,小惠也没有房东联系方式,只知道房东是南斯拉夫红星足球队的一队员,很早以前在圣彼得堡买的房,建友知道红星足球队相当有名的在当年。还是保土在书桌上发现了一封信,信的内容是说路盛被几个人劫持去了南斯拉夫,如果有人看到这封信请到南斯拉夫救我们,建友二话没说,和保土坐上飞机赶往南斯拉夫,在飞机上和建友邻座的是一对中国夫妇,吃午餐的时候,邻座的男人递给建友一袋涪陵榨菜,看到男人善意微笑的脸,建友没推辞,接过来吃了,聊天才知道他们是天津人,到南斯拉夫倒腾小生意。 飞机落地人开始出舱,然后去指定地点拿行李,建友去了趟厕所,在出来发现那对夫妇足足背了六大包货正在离检查口儿不远处犹犹豫豫,建友看着俩人的样子,又看到检查口,一包一包的乘客行李箱被倒腾满地的检查,就知道俩人为什么为难了,他完全可以不管的,但那一包榨菜的缘分,让他满满的江湖心情不自禁。4 V, K# v. L' d: l% O- n" t+ W' ^" C
7 ?; v. d$ J0 F
保土说友哥你看,顺着保土的目光望去,建友看到有很多电动车拉货是不用检查的,但需要一美金一个包裹,小的普通包儿也是如此,建友让保土陪着夫妇俩,自己空身出了检票口观察那些开电动车的人,货拉出来就地放下,然后他们拿到钱都交给一个一米九几的白俄罗斯男人,建友明白那个人就是头儿了,很明显这是有组织与机场有联系的外边人员从事的业务,建友走上前去,用手势做了一个刚下飞机,没有火要抽烟借个火的连贯动作,并且递给老外一根万宝路香烟,9 U4 a/ Q1 _9 `: Z" Y+ w$ w7 y
1 E9 ~. L% P2 F: W, i$ T
老毛子很惊讶,在他的世界里,只有自己管别人要烟,很少遇到有人过来主动给烟,然后用生硬的汉语说,万一宝一路一用一不一倒!建友看他会说中文,觉得舒服多了,就问这买卖拉出一包货多少钱?老毛子说一美金,建友不屑的说才一美金啊?要是以后你帮我拉货,我给两美金。真的嘛?老毛子瞪大眼睛很高兴的样子。真的啊,不信我帮你粘一活儿去。好啊!老毛子很开心。建友说不过你要负责这些货送到路边上了出租车为止,老毛子说没问题。建友抽完烟回到大厅,叫来电动车帮着拉货,很顺利出了卡。将那对夫妇送上两辆出租车,那对天津夫妇很感激,给建友留了一个国内家中电话在万分感谢中车开走了。按照路盛留下的地址俩人打车赶到南斯拉夫首都贝尔格莱德那个饶舌的洋楼前。
! d6 y2 \) y" c" R3 s( e
6 l; ^7 H) o4 f# i. h+ [% Q到门口以后,建友让保土在门口守着,自己上去敲门,进来,一个中国人的声音传来,建友推门进入,马上预感到气氛不对,一排人被朝着自己僵硬坐成一排,第一感觉就是他们面前一定是被枪顶了,建友回身反而把门拴上了,他的这个举动有两层意思,一是告诉对方自己有诚意来的,没犯杵,二是虚晃一枪让对方迷惑搞不清外面有多少人,但似乎他完全多虑了,因为他听到的第一句就是:友哥别来无恙!建友走上前,一排七个人对面只有一个端着AK47的熟悉面孔,那时候在俄罗斯,没有人管它叫AK,大家统一称其为阿卡47。建友笑了,对面坐着的是南城战犯刘向红,大家都管他叫串儿红,说到此人必须着重写上一笔,串儿红后来的结局很悲惨,当年官方的北京晚报连载了几期他“罪恶滔天”的罪行,不了解内幕的人都以为串儿红是十恶不赦的恶人,了解他的人都知道和当初的报道相距很大,无论是行为或者是后果。刘向红还在57中上学的时候,班级就是最有传奇色彩的,整个他们高中班级一个班45名学生,不算女生外,在刨去几个特别上进的男生,剩下28名男生,后来一半是警察或者去了国安局,刚好还剩一半成了社会人物。那时刘向红算是学习相当好的学生,中学毕业便去接父亲班儿到印刷厂工作,哥们儿精神能干又聪明,厂长也很喜欢他,把他安排到了洗印车间很重要的一个岗位上,当上了组长,如果能一直公平下去,刘向红或许可以当劳模甚至入党,今天或许是一个退休在家尽享天伦之乐的平静老人,但就是因为那个厂长远方的亲戚也毕业了,他想让他亲戚接替刘向红的位置,又不直说,而是在一件并不值得夸耀刘向红的工作内容上拼命表扬他,刘向红当时很激动,然后厂长很婉转的对刘向红说改革开放了,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也很有风险,那不是冒险家的乐园,以你的材质或许有所作为,但你不许瞎跑,踏踏实实的干,刘向红看厂长心情好就多问了几句外面的花花世界,比如厦门比如深圳比如西单夜市。这场谈话,刘向红被激活了,第二天就递交了辞职信,厂长如愿以偿的让亲戚接班了,但外面的世界再好,对于刘向红也是格格不入的,因为他没有半点本钱,又不敢跟家说,开始在社会闲逛,如果这个时候,能给他一次继续等待下一个工作的时间也好,但他在外面朋友那里耗时间躲避家人怀疑的时候,因为朋友偷东西把他也给抓去了,一次欺骗一次错抓改变了川儿红的一生!. }8 n# O  b3 k# P  f

5 _( k* g* x: S& P6 C敬请期待下一季看诸多英雄如何走上不归路!让我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10-23 01:14 , Processed in 0.137136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