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查看: 615|回复: 0

《京城流氓谱儿连载八》(转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29 16:09: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为一名北京人,我是骄傲的,其实我要写的是一部能够引导火一样青春的哥们儿姐们儿们正确认识江湖的小说。多年来我们都被港台的巜古惑仔》迷惑了,被西方的暴力大片污染了,浸害了。好多人迷恋上了"黑社会"很悲哀!在中国自古以来就没有黑社会。只有江湖!侠士!剑客!他们是维护正义的英雄好汉!一部文学作品是要传播正能量的,我更愿意大家把昨日的记忆当作童话故事去看待,只吸取男人是男人,女人像女人的本来样子,我们或许都钟爱童话。我们钟爱童话,只因它对悲伤给予了最大的慈悯。
# V8 M0 C% g/ K; C( _! F* J. T0 I! w5 c1 K1 N  A
我们相信童话,犹如相信这迷惘世界的背面,是美和善意!象学习童话一般学习爱一段不该忘记的历史,最好的时间是出生时,其次是现在。9 o2 y/ L  @5 R- ~* ^4 Q) ~
, r: p# ^6 N' T8 B) `2 c; `
书归正传:这个世界永远没有“公平”可言,一旦涉及到“公平”,很多事就变得斤斤计较,矛盾也就随之出现。这个社会上很多争执来源都是追求所谓“公平”,所以“不公平”才是一个和谐的命题基础。看守所就是一个不存在公平的地方:有尊卑的、强弱悬殊的,于是很多问题在根本上就得到了解决。在昆虫界,吃素的叫害虫,杀生的叫益虫。对与错的定义都有其适用立场。看守所里的三六九等,从不同的角度去看答案不同。但,对于虫子们来说,只是一种生活,对于人来说,不管你是哪一等,都只是一种生活还原,那就是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
4 T0 i: [. u& m0 B/ Z, {8 |% P* J
, ~7 i' B% y* Y" I1 T1 a
5 f4 u; Q2 m( b7 _0 P0 z时间再次把我拉回到1991年,我们从宋健友接到判决书说起,自从判决书下来那天起,宋健友就有一个想法,改变四筒恶人谷的现状,也算是积德行善希望自己早点保外出去,真正的大流氓其实从骨子里是同情弱小的,不会已欺压弱小抬高自己,只是在维持一个平静的秩序,渴望自由的心在一场梦醒后更清晰了,他梦见30年后自己的鸡巴,他似乎站在自己的身体以外看着它软塌塌地吊在那儿,布满了老年斑。阴毛也变得枯萎,如同一蓬乱草毫无光泽。梦里产生一种悲凉,如同一个越战老兵在国家公墓前久久的失落,如同那些鲜亮的岁月具像成一个佝偻的老者向他挥手道别的背影,然后渐渐消失。醒来时,健友哭了,他太向往自由还有必须有女人的生活。上午醒来,筒道里就热闹起来,因为海淀看守所小,借用西城看守所的180名押犯因合作期满退回来,其中之一的黑小子也回来了,黑小子推荐建友一个人,同样是借押回来的贪污罪,城建集团三公司一老总岳瑞峰,此人是军人出身,一个战友还是看守所的副所长,建友就跟管教垫话儿,把老岳安排在了自己屋里,同一天西直门沙龙饭馆的老板小馒头赵增全也折了进来,建友得到消息就连夜把人也接到自己号里了,一问才明白,馒头是因为跟三个来饭馆捣乱的客人呛起来了,动了手,这一动手,对方掏出证件才知道是刑警队的,四十二岁的小馒头儿稀里糊涂就被抓了,死活不明白是因为什么?明明自己没招惹刑警吗!建友到是知道一个大概,接馒头的时候,管教说的很清楚,他是受西直门枪战的牵连,当初董学增参加完葬礼,本来是要去沙龙饭馆吃饭的,因为人多饭馆小就分散了。建友看着馒头一天天茶不吃饭不想,神神叨叨的样儿,俩人当着看守管教打岔说:馒头都神经病了,还不知道怎么进来的呢。私下,建友给馒头支招,就这么装疯卖傻下去,最多弄个袭警,呆两年就出去了,无罪释放是没戏,就是打成袭警,这样有台阶下,避开西直门枪战,不然,就是十年以上。馒头继续他的痴傻呆年,稀里糊涂进来的样子,果然,没多久,主犯根据人大补充规定从重从快处决了,他被择了出来,判了一年。在这当中,他去接了410的号长的班儿,狼银海也不在小号住了,被清河二福子的同案四和尚张青接到了402,狼回到大号儿,除了锻炼身体,就是看书,不怎么管号里的生活琐碎,待人接物也没有三六九等之分,有不长眼犯错误的,他也是唱红脸的,有新人进来,走程序,他从不去风场凑热闹,只是看他自己的书,长时间下去也闷的慌,就趴监舍门儿骂宋健友,建友本来就神神叨叨,这下更婆婆妈妈了,一想着来气,不分白天黑夜,爬着门就回痛骂郎银海。郎也不生气,等宋骂累了就拱火来两句,然后再听宋的嚎叫,全当消遣了。因为他知道宋是真生气,他就想要他每天都活在怨气里,这样觉得好玩。
9 E) ?4 i2 B7 C# Z, v  z4 V3 j) c& A8 M, I
俩人在见面儿是92年10月了,郎银海带着甘家口的一帮哥们儿来接他,大罗卜,小罗卜,七祥子,四祥子,小结实。邹庆带着方盒,大象双河的人也来了。他比郎晚出来四个月。郎已然一副大哥的样子了。郎出来以后,找到了崽儿哥,崽儿哥在前门饭店给郎接风洗尘,那顿饭才是真正北京大哥们的一次隆重聚会,通洲张世良,南城穆光,纪衡,华哥,老纪衡的义兄张进财,二臭都来了。哈僧自然是最活跃的,充当了今天的词儿就是司仪干的活儿,哈僧二字是金名。翻译过来是傻子的意思,其真名叫常福。农八师后来回来的不少人,大多后来被哈收拢过去了,仗义疏财,让大家有各自喜欢的正经生意,共同珍惜一起走过来的岁月。狼通过这次牢狱之灾,深刻明白了一个道理,只要有钱,人到了鬼门关都可以拉回来。贩毒是他唯一的一次彻底翻身的机会。为了掩人耳目,他开个饭店当掩护。狼哥不抽烟不喝酒素食主义者,唯一吃的肉是烤鸭。哈僧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干脆开个郭林那样的家常菜馆,就叫天外天烤鸭店吧!八戒说:开门面要有彩头,鸿运当头吗!干脆就叫鸿运天外天烤鸭店。郎殷海的侄子郎小春90年就在海淀开饭馆,对餐饮有独特的管理理念,狼哥把生意全权交给侄子打理。郎的天外天在小春的管理下发展迅速,他自己势力称霸一方!作为新疆帮的代表人物,凡是新疆帮陆续回京的,他统统都管,他在新疆不熟悉的只要找到他,他也管,各区的流氓战犯找到老狼都会得到很多实惠。很长一段时间散钱结交各路豪杰。老狼的想法很简单:对外我是成功的商人,江湖上我信守道义,让身边的兄弟都有钱花。百事大吉了。对于宋健友,他也听了崽儿哥建议,彻底翻篇儿了,其实从接建友那天见面那一刻就已经一笑泯恩仇了。6 M. u0 ]& g$ M: l$ \) u  P8 n- t
& j. P( Z! `' q5 J! X: A
崽儿哥说:今天的双河帮不是几年前的双河帮了。不仅仅是偷钱包的一帮老贼:持枪抢燕京饭店歌厅,敲诈西四好运歌厅,哪一场事儿不是双河帮干的,建友回到社会,他的兄弟养着他,他也就那样了,你们的这场仗成就了的是他的兄弟们。现在邹庆做起了房地产生意。他手上的几块地皮,你卖五十年大烟也赚不过来。我去东南亚玩儿,都得他来安排,前几天军委的朋友找到我,在美国安排一个人,因为是家事,避开国安局,自己清理门户,还是邹庆帮我联系的人,那边儿非常满意!根本没给警方留下任何线索。邹庆还投钱给这位朋友的情妇拍了一部电影。所有人对他都很满意。* {! _' ?! @+ \# r& _8 E" X  `% M; n9 U& J
* `8 d2 z, W* Y& X
你团结好新疆回来的这帮兄弟都有饭吃就阿弥陀佛了。别在打打杀杀了。你不是以前的老狼了!你得有钱有人有自己的后台!还有,闫京有个兄弟是后起之秀,叫白航,你最好别招他,我只见了他一眼,这个人是二郎神转世,不是轻易降的住他的。以后遇到了,行个方便,也算是给闫京面子!毕竟他跟咱们新疆帮也有渊源,他是老高的兄弟!老狼说,他知道白航这个人,在看守所里见过,曾经打的号长拍板儿的战犯,后来去了何谦那儿,何谦可是海淀第一恶人,都服了白航了。没少大德合小德合的摔何谦。站在狼身边的豁逼胡小捷听不下去了,觉得把白航说的也太神了。江湖上都知道豁逼是战犯,当年是从新疆20年大刑,保外就医出来的。第一次保外带着三个哥们,拿着大钉子往肚子里拍,不给办就一根一根往肚子里拍,把老维子看守吓坏了。最后派来武警镇压才收场。豁逼进了医院就瘫痪了。又报保外,一年内经历了电椅电针的测试,豁逼眼睛都没眨一下,最后看他不给保外就在拍针,监狱同意了。通知他那天,他在跟人下象棋,中队长坐他边上抽烟看棋,烟抽完了,烟蒂按在了豁逼腿上,豁逼都不知道、还在研究棋,几秒钟之后看到腿上的烟残说:队长您按错地儿了。中队长通知他可以回家了。家人已经通知完了,到监狱就办理移交。豁逼是被他唯一的母亲接回来的,到北京就能跳带窜了。豁逼对白航的不屑,后来终于把自己的命贴了进去!, ?7 }: L- Q  o0 g7 G# M# F& r
: Z" S; W3 v+ l) h! D! v
: G  Q* |  s5 G2 z2 S1 x- R0 {2 _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5-25 01:51 , Processed in 0.048090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