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查看: 1705|回复: 0

《流氓谱儿连载五》(转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20 16:06: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性里面有两个特点让人着迷:怀旧与喜新厌旧。1 Z% x1 O: C' q/ L* x7 D- @; p
9 t7 i4 e2 |2 h2 t0 [( {
这两点并行不悖。怀旧是我们平静地翻看内心深处的情书和躲进童年的纯真时代;喜新厌旧则是对生命创造力的牵引和释放。我既渴望电线杆上小鸟的歌声和天上的流云能把我带回童年,又希望把日渐陈腐的生命玩出新花样!在我写到连载四的时候,很多朋友私信我,说你怎么把人弄混了,那件事儿不是谁参与的,我有必要解释一下,肖邦写这段故事,人有,事儿有,就可以了,留给每个人心中的那片江湖不要被淹没,随时勾起那段时光的回忆,谁也不想把它石沉大海,我还有一个意念:写出老北京人的精神气儿来,我大北京依然风骨犹存,义胆豪天!轻风倚槛迎骚客,落日温桌待故人。坐定红尘心自在,引来万物化诗文。# R9 W) r, w& a: @4 y5 V" M
9 [% x: E/ j/ m
再来一段大白话:在这个世风日下,利益为大的时代,我个人总有一种冲动:匡扶正义,还得靠菜刀!咱们言归正传:在北京的流氓圈儿里有一个规矩,无论多大的恩怨,只要是折了,就必须化干戈为玉帛,一起努力把案子打小,出去才是牛逼。- ^8 L: A! c: B

/ m' C5 A2 o- \0 N
9 C; M$ i+ D- y$ Z- e: l1 l$ T# \: w! ^* c" X0 Q8 I6 r
宋健友和狼哥就是如此,在外面弄死对方的心都有,但到了里边,建友就是一句话,他在管教提出号长聊天的时候,对狼哥说:老狼有什么恩怨到了外面我奉陪到底,在里面咱俩先把手底兄弟择出去,然后咱俩什么都好说,狼哥说:我也是这么想的,但咱俩在怎么默契,出去,我一定弄死你,咱俩这事没完,我哥就这么一个孩子,你给绑了,这事儿我恨你丫一辈子。建友说:你先绑的我弟弟,你不绑我弟弟,我能绑郎小春吗!俩人又蹭吧起来了。但案子在他俩的设计中,顺利进行着,最后就剩下俩人在看守所里了,其他人都扛出去了,当然,这也跟各路朋友在外面配合花钱使劲分不开的。双河的方盒王辉,大象刘斌,新疆的豁逼胡小杰,满堂,先后取保候审,最后就剩下了建友狼哥俩人上了法庭。俩人就像讲故事,更像说相声一样,你一句我一句,绑架说成了邀请朋友小住聚会,当事人也说是哥们儿聚会。最后已非法持有枪支和寻衅滋事各判12年。这场官司被社会传为佳话。俩人之间不怕有天大的矛盾,共同面对困难时,要有即便沉默也是一种默契的互通,那才是最好的敌手,人与人之间最好的感情也一样,是那种细水长流和不温不火。时间久了就犹如一首老歌,醇绵而久远,有始而无止!然后,将一首歌,听到无韵;将一本书,读到无字。当时看守所的很多看守也是备战亚运会社招的,基本分配在本区工作,一大批分到了看守所,之前这些警察没穿官衣时,俩人也是让他们佩服的流氓!建友老狼在里面混的如鱼得水也是实力做人拼出来的!建友,高良美呆着的四筒,一共十二个号,被称为死亡集中营,其它筒道号房的牢头狱霸要是惹了管教不高兴,说发到四筒居住,很多不是社会流氓或者鸡贼的半吊子真的哆嗦,有的能吓出尿来。是狼你可以在四筒吃肉,是狗度日如年算过年!每年都有一起打死人的事件发生。打人的也都是号长培养的打手。所以出了事儿,号长最多调号,或者关小号反省,打人的也没有上升成死刑的,不要说看守所甚至监狱,打死人了也比社会上打死人判的轻,加十年算多的,这里是有说头的,关系到很多的事儿,尤其是所长政委们的前途。死缓打死人就不用说了!必死无疑!四筒最恶的号长就是何谦了1 k7 |1 G' w- ^

1 k/ Z4 E# a8 }  e6 W( W, q2 _4 k. A5 F
到了四筒如果去了建友,高良美这帮流氓大哥的号里,最多度日如年,但谁不是呢?没自由的日子真的要有好的心态。但是进了何谦的屋,挨打是不长眼的人每日功课,何谦若是不想用打人伸伸胳膊伸伸腿儿,就用牙刷把儿,塑料牙刷把儿,是上乘的惩罚不听话人的工具。安全、无菌,不用担心卫生问题,两指一夹牙刷把儿,可以随时调整转动速度,灵巧地控制动作细节。小缺点是有的,忍受被惩罚者,一大老爷们儿鬼哭狼嚎的哭声。这是整个看守所惩罚其他犯错误人犯的传统,再有就是用布鞋底子打屁股,鞋打坏了可以给听话的人换下更破旧的鞋,这种布鞋一般是山羊牌儿的,所以也叫打山羊,他还有一个功能就是搓棉絮做成的碾儿,热度导致起火,然后点烟用,何谦在亲手打山羊的时候会幽默的重复一句话:象征爱情的,不是代表心脏,而是代表女人的屁股。情人节的起源不是某个忠贞不渝的爱情故事,而是它的前身原本是“纵欲节”。不要认为你吃两块巧克力,看一场电影就算过节。情人节,打一顿屁股、揪着头发来个后入才是硬菜!然后狠狠的打下一组结实的山羊,很多人扛不住求饶,其实你一声不吭,反而,何谦就不打了,觉得你还是个爷们儿,你越胡说八道的说,别打我了,我出去,您找我,我好好孝敬您,何谦听了更来气:一个宇宙,八大行星,二百零四个国家,九百零九个岛屿,七个海洋,你竟然让我去找你,妈逼的,你以为我真傻比吗?然后,更是一顿暴打,平时号儿里有的人一个月一个月没说过一句话。除了几个牢头和伺候牢头的人以外。管教问话得先看何谦脸色,何谦说:傻逼,管教问你话呢,没听见啊,他才能回答问题。政府发的饭菜,号里的人要集体喊谢谢谦哥才能吃,当然各号都是这样。
; }- x9 M4 D% J1 h: `
" P0 Z& Y, g3 N6 G% u8 e" P7 S  j4 @% x) U" _9 l$ A2 t1 ~
到了吃饭时间,风场传来此起彼伏的谢各种大哥的声音。官方是默认的,只要别打死人打成重伤,就没事,因为中国的监狱风气就是犯人管理犯人。这样比警官管要安定的多。真的号里由犯人高压管理反而安定无事,很清晰的三六九等。六九等的人犯之间要是有矛盾了,别说动手了,就是互骂两句,也是各打五十大板。有新进来没摸着门的,炸猫报告管教,管教来了看人没事儿,肯定反问他人家不打别人偏打你啊?谁打你了,那调个号吧,结果就是走哪挨打到哪儿。何谦在狠,也是守道儿上规矩的,那就是不打北京人,照顾北京孩子。那些强奸犯进来了,最多落个被岔着玩儿的对象,你不是流氓这圈儿里的,你就老老实实呆着,不会被牢头找岔儿。也有挨打的,那得是多可气的主儿啊,一般都是去管教那儿扎针儿的,再有就是因为破坏自己家人进来的,强奸朋友老婆和弱智的!
! n! X) O% j: N$ h
. o* W, }/ q9 ]7 T( A+ |' D# L* N. }6 X
何谦在怎么不服家贼,黄三儿进了他的号儿,也是安排他和自己一起头板儿吃饭,进屋就是牢头,高良美的意思是自己马上办保外了,做个二板儿踏踏实实等回家挺好。把头板儿号长的位子给家贼!高良美这次进来干了三件助人为乐的事儿,第一就是打通了一条渠道,把结核病菌带给了建友和狼哥,狼哥烟酒不沾,反而中上了,而且很严重,建友本来就是烟酒不离家,到不见效果,打了三针以后才有发烧不退的症状。第二件就是听说三筒进来一个人,居然进号半个钟头就翻板儿了,北京所有看守所首例一个人打22个全号押犯。打的号长拍板儿喊管教打人了。这个奇迹的创始者就是因为伤害被抓的白航。高良美见到这个长得高大帅气的小伙子就喜欢上了,调到自己号里来,自己花钱把他取保了,第三件事就是帮着家贼去了小号,而不是当了号长。这是家贼进来三个月后,和尹志强打了四次交道以后决定的,因为中央的意思是要把他们重新送回七处,一定要落实几起他们做的大案。他们专盗外企国营和部队已经威胁到了官方敏感的神经。对了,高良美还做了第四件事儿,那就是答应狼哥出来后把他介绍给南边的朋友。自己退出江湖!咱们下回再说!3 m5 w; h) ]9 W
' d5 C2 U4 R5 U2 o& P
+ g& o% A: e& C& o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8-21 23:24 , Processed in 0.068785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