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查看: 307|回复: 0

《京城流氓谱儿三》(转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8 15: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家贼三个人酒足饭饱了也没见朱军露面,刀刀不耐烦的对呼机台喊,给我狂呼20遍3341.黄三说,是不是在保定处理完那批货,去青楼了啊!家贼抽着烟,慢条斯理的说:就黑蛋儿,我还不了解他吗,要说去妓院,我还真信,去青楼,他还真没那品。有什么区别吗?刀刀问。当然有了,青楼不等于妓院。青楼在明末清初那会最火,到了民国就·少了,都是妓院了,八大胡同就是妓院。青楼女子不卖身,或者说她一辈子只卖一次身就是赎她的人。所以很多青楼女子结婚的时候还是处儿呢。她们中有的是专情的。人家小时候灌输的是忠贞的爱情观,饱读诗书有着良好的教育。有的甚至接受西方教育,说一口流利的英语。我操,那黑蛋儿玩不了这么高端的,丫最多就是拍婆子打野炮,刀刀回应。而此刻,朱军在几百公里以外的石家庄第二看守所被羁押。朱军并不是销赃出的事儿,在保定火车站生生被警察给盘讯了,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每一个人都有义务接受公安24小时审查盘讯,就在半个月前,河北省XX市的副市长到北京公干,在北海歌舞厅消遣完,没有回办事处招待所,而是带着姑娘去燕京饭店开房,结果被查了,身份原因,没敢透露给公安,本想进了看守所,第二天跟预审说,哪想到进了号房,就被号里人群殴了,就因为他说是以耍流氓罪被抓的,大家一看五十多岁的老家伙到北京耍流氓来了,还了得吗,一个字:打!拳脚一上,他就炸了,一顿鬼哭狼嚎的大叫:打人啦,打死人了,看守快来。看守是来了,在把他调号,去哪号,哪号打,不得已,看守把他关在了少年号。此市长回河北后,对所有当地的北京人严加管制,只要进了看守所必然如下人间地狱一般。朱军就是这个时候被带进了看守所,理由就是身上的一万三千块钱说不清来龙去脉,索性朱军就一言不发了,换来的是一顿暴打和电棍击打。朱军是出了名的能扛打,就是一言不发,预审也急了,按着他的脑袋让他在提审记录上签字,承认是偷的,朱军知道,签了这个字,就是数额特别巨大,要挨枪子的,老刑法,盗窃有死罪,新刑法是96年才修改的,去除了盗窃的死罪。刑讯逼供不是抢银行,你够快够狠就能得手。审问疑犯更像是撬保险柜,除非你知道密码,要不只能一点一点摸索。暴力破解,是绝对会爆炸的。朱军真的急眼了,拿起钢笔就向预审眼睛扎去,死也要死的值点儿,一声尖叫,预审的左眼插进了那支他自己用了很多年的钢笔。朱军知道再出去等于天方夜谭了。 家贼没有等来朱军,等来的是一张石家庄二看的明信片,作为兄弟,他知道救人刻不容缓,从哪里下手呢?家贼想过动用老爹部队的关系网,但又不肯从此退出社会圈,他找到了五棵松的崔喜平,崔喜平是新疆服刑回来的,也是依靠部队家属的便利条件在当地开了一家非常火爆的火锅城,黑白两道都有很强大的关系网,在北京,只要不是死罪,他都能把人捞出来,社会上有一个雅号:打捞队队长。真有大案的人也不会找他,因为他能发迹,跟公安的关系太微妙了,家贼找他,一是因为是街坊,二是外地的案子,不涉及北京圈,喜平动用了他的关系通道,得知朱军的案情细节后,也蔫了。劝家贼放弃打捞吧,这个案子背景有点复杂,这个节骨眼上,还是躲着点好,家贼说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哪怕押回北京也是胜利啊。喜平说,办法倒是有,除非他身上有更大的案子,但什么案子能有朱军盗窃一万三,外加重伤害和暴力抗法还重呢!一句话,家贼茅塞顿开,跟刀刀,黄三商量以后,所谓的盗窃故宫案杜撰而出,虽然没盗走东西,但在皇帝椅子边儿撒了一泡尿,七中全会刚刚闭幕。李先念刚刚上台当上国家主席,这事儿还了得,社会上传的沸沸扬扬,主席发话,一定要在24小时之内破案,捉拿凶手,家贼三个人相继落网,供出朱军,朱军被遣送回北京。四个人在七处聚头了,虽然见一面的可能性都微乎其微,但与之俱来的默契让朱军明白,什么盗窃故宫案,这是家贼在救他回北京。什么样的情感与信任,是可以把身体的自由和尊严全都奉出,只为另一个生命的身体和尊严。这是安安分分的普通人所无法理解的,因为在普通人眼里,家贼一伙是社会渣滓,是不耻的,我个人还认为更多是因为他们太在意“我”,而忽略“你”。太在意“要”,而忽略“给”。太在意“留”,而忽略“舍”。因为本来就是杜撰的盗窃故宫案,半年后,89年初四个人被打回区看守所接受审理,老刑法规定,中法授权区法最高可判死缓。四个人被押回海淀看守所。在警车上四个人第一次见面,家贼四人回望死门关七处(北京市看守所)那高墙内的风,吹动杨树叶的沙响。铁镣的幽鸣,让大白天也昏昏沉沉。离开七处等于离开鬼魅的阴火,冰冷的面具,恐惧,鲜血还有死亡!黄三说:你们看七处这个地方,在自--新--路,半--步--桥,七处!然后黄三用大拇指,食指摆了一个立体的7字,在横起来,一支手枪的样子接着说:真他妈慎的哄。
( d; A: R- w  v+ ~9 l1 Q
: O4 h2 }5 \+ g' T% Y! U传奇结束,要么剩下的是光秃秃的人生,要么是光秃秃的坟。有一句话说得没错,如果小说写得足够长,结尾一定是:所有的人都死了。家贼胡克、黑蛋儿朱军、刀刀还有黄三儿退回海淀分局看守所本以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还有出去的一天。过分的乐观换来的是重案组预审,号称海淀三大恶人的名提:尹志强外号阴损坏!当尹志强把大票放到家贼面前,他清晰的看到中检授权的五个字:无限期羁押!这一刻,家贼才预感到事情严重了,这是要让他们几个人牢底坐穿啊,弄不好又回七处直接贴墙上了!家贼更知道他们的对手尹志强接手的审讯案子都是大案,社会上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北京流氓三千多,栽给老阴准搁车。看着尹志强笑眯眯的丹凤眼儿,家贼想着如何避重就轻的办法!尹志强并不着急正式提讯他,只是有一搭无一搭的问着家贼七处的环境和饮食怎么样,有没有九死一生的感觉!然后把一盒谢尔顿香烟和打火机放到家贼手里让他随便抽。家贼心里很明白,在没有百分之七十把握抓到证据前,审讯有两种,一种是暴打,这是对付生瓜蛋子的,一种是心理战,对付大案和预审认为智商很高的对手的。只是前者打完交代完也就结案了,预审出于自己的心理平衡会上交一份嫌疑犯认罪态度较好,建议法院从轻的报告。而后者往往是朝着死里去的,拼智慧的事件拉的越长,预审越想挖出更大的案子来!家贼一边顺着尹志强的话题聊着天儿一边做好了死扛的准备。但是尹志强就是不提案子的事儿,但有意无意的打桌上的座机电话,问一个人军用劳保物资被盗案,梦得娇失窃案等等的资料在哪个柜子里呢?家贼明白这几起案子都是他干的!尹志强撩下电话去四门办公柜取资料嘴里还是聊着闲篇儿!家贼看着柜子里满满的档案袋说:尹提够忙的啊?这么多案子没破啊?尹志强回:顾不上啊!这不又一起大案,是中纪委书记乔石亲抓的,限期破案呢! 什么案子惊动那么大领导了啊?家贼问。认识宋健友吗?家贼反问是甘家口的宋疯子吗?可以啊!宋疯子你也认识,他不是双河教养圈儿回来的吗,你们怎么认识的啊?海淀就这么大地儿,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他怎么了?那不就是个偷钱包的吗?怎么还惊动乔老爷了啊?他特马跟新疆回来的郎殷海干起来了,两边儿动用了上百人,相互绑架了对方家人,在盛唐饭店都动枪了,马上就亚运会了,能是小事儿吗!家贼一脸吃惊:我就进来半年,外面发生这么大事儿那,那老狼呢?尹志强点燃一支烟:俩人都进来了。家贼问能邮了吗(就是能去七处吗)如果就这点事儿,不至于,又没命案,也没造成人民财产损失,但估计出去是悬了。怎么也得无期吧!我告诉你啊胡克,问跟宋健友聊了,听说你跟何谦一直不买对方账啊?没有啊,谁叫何谦啊?海淀就这么大点屁大地方,不是你说的吗?都是同行你能不认识?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家贼说您就别绕我了,我又没把他妈草了,他跟我有什么过节啊!尹志强漫不经心的说:他也折了,跟他弟弟何成都在海淀压着呢,估计得去七处了。! S7 W. D2 z% i
% L  q  O5 [: d7 \
偷了多少钱啊就准备邮七处?家贼瞪大眼睛。不是钱的事儿,他们去香格里拉饭店边上塔楼搬大闸,中间赶上人家老头儿遛弯回来了,结果被捅了两刀,后来抢救不及时死了。何谦说是他捅的,何成说是他捅的。他们就不明白,谁捅的没那么重要了,重要他们是合伙作案。谁也出不去。好了,这都快五点了,你也先回去吧,我也下班回家了,改天在聊,烟和火你拿回去吧,别让看守看见啊。家贼一回看守所筒道就问看守何谦宋健友关哪了。看守说你认识他们啊?都在四筒呢,那个郎殷海有肺结核,一个人在小号隔离呢,就这儿。看守一指第二道铁门边靠墙的并排小屋一间说。家贼说这是我哥们儿,我就说句话问候一声啊,看守没言语默认了。狼哥狼哥,是老狼吗?家贼蹲下身通过离地一尺的打饭口望进去,果然是郎殷海,一个人躺在床上看着书。谁呀?听到有人叫自己,郎殷海爬下身探过头。我啊,家贼!噢,是胡克啊,我听说了,我听说了,你们怎么偷故宫去了啊,社会上传的沸沸扬扬,你们怎么发回海淀了?不是应该东城吗?一言难尽狼哥,那事儿过去了,但我是无限期羁押,弄不好还得回去。谁负责你的案子?跟你一个提,阴损坏。兄弟,小心点儿吧,他不扒你皮是不会松口的,我都这样了,他也不让我保外。我都花了这个数儿了,老狼伸出俩手指小声说20万。差不多得了,走了!看守催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4-22 00:02 , Processed in 0.044789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