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查看: 1521|回复: 0

《京城流氓谱儿连载二》(转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29 12:59: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苦命鸳鸯真情酒,别枝雀儿独自鸣;
% u, t$ }6 [. Q; Q# N
# _4 m7 f. ~/ a卿奏旧箫两不语,破庙临窗听雨声。/ K, f3 F$ ?2 T2 C' C5 y. C) a
  k* j" z+ I6 o! {# i% E' K9 R2 H
鬼螃蟹最不愿提起的就是郎殷海狼哥和他们那一伙人,对于白航这样的战犯,鬼螃蟹给了四个字的肯定:有钢骨叉!能让螃蟹伸大拇哥评价成钢骨叉的还有一位青海服刑回来的同龄战犯:北太平庄的康红斌!在社会上有打不服的康红斌美誉!( p* j. p7 w) [1 ?( h2 q
; ]* N( k4 Y9 u7 F
从小就独立独行,干仗从来就是一个人,只要你打不死我,第二天我就堵你家门口去,心狠手辣不次于南城串儿红。崽儿哥杜文波替他扬名立腕儿,康红斌也没跟随崽儿哥,狼哥是崽儿哥的兄弟,依仗崽儿哥后来扇起来了,哈僧也是铁定跟随崽儿哥才有了今天的成就!康红斌天不怕地不怕,跟德胜门傻柱子,单挑干了好几年,傻柱子是新疆回来的,能磕能打,也不买康的账。一根筋上来了,也不让着一根筋的康红斌。他俩知道崽儿哥喜欢他们,也不招惹是非,单挑磕死算!只为了争夺北三环一哥的位置!没有任何深仇大恨,所以俩人三十多了还跟小孩儿一样!他俩不怕崽儿哥,但都怕一个人,这就是一物降一物,他们怕的这个人,同样,崽儿哥也尽量不跟他有冲突,这个人比康红斌还混不吝,流氓们都叫他生混蛋!但他真没有干过混蛋事儿,他就是只打牛逼的,不和弱小的较劲的崇文流氓高奔头。
, @% a5 A% u5 W3 O. U) ]
$ x. U( ~5 j- o$ `' ?康红斌,傻柱子与其说怕他还不如说是佩服他,三个人没有经济意识,属于纯老炮儿里的战犯!白航和川子两股势力佩服的也是这三个人,两代战犯在一起,让很多人头疼,就是高奔头说合了康和傻柱子,去闫京家玩儿牌,得知魏公村新疆帮贩毒气候越来越大,很多兄弟朋友都被黑过,仨人杀进新疆村,新疆人怕见血,仨人刀刀见血,打累了,掏出五链子就开枪,到今天依然留在北京的新疆老维子听见高奔头名字还哆嗦呢!仨人独断专行,不服就干的性格,惹了不少流氓!
  V, z' E" E3 F2 g. ^, C
" q2 y% {0 o* m% J: p1994年因背着数不清的命案被点了!七处预审最后都不提审他们的新案情了,仨人知道活不了啦,为了吃顿大餐,经常求提审,揭发自己新案情,都是命案,出来坐警车里寻找现场证据来下馆子。最后预审都不上当了,出来一趟有危险不说,关键是他们必死无疑了,按坦白从宽也够机关枪嘟嘟的了!三个人明明被道上人所害,到死也没点过别人,最后到是替不少人犯的杀人案背了过来,以至于三个人死了好几年了,每到过年过节,总有人探望他们的家属,除了买东西,放下的生活费没有低于五位数的。其中也有萍水相逢的只是他们的看守警官!康红斌有一阵总去滨河公安医院看病,在厕所小便池和他一起方便的是一个警官,俩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那警官姓高是朝阳刑警队的,也是康的发小,对视了几秒钟,看着带着脚镣,手铐的康红斌,高爷眼睛湿润了!往事一幕幕,俩人相对无言,唯有眼睛模糊了!高爷塞给康身上所有的百元大钞,身上的两盒烟后,夺门而出,在康的脚镣声中,高爷哭了!  1988年是龙年,北京发生了很多开天辟地的事儿:元旦当天,北京天安门城楼对中外游客正式开放。北京迎来了由台湾组织的第一个返乡探亲团。1988年的Beyond北京演唱会,这是Beyond第一次来到内地举办专场演唱会,演出场地——首都体育馆,那时黄家驹还很青涩。北京首次举行“选美活动”!短短两个月间,选美风潮席卷全国。最引人瞩目的是1988年北京故宫闹鬼事件。
- V6 M5 m- `  d& T6 k# P* R9 p& F' a6 v+ G/ \: l7 }& r2 |) g: D
1988年,最流行的词汇是“下海”,最让人羡慕的人是“万元户”。我要讲的故事就是从这一年开始的。有缘能和另一个人共事是人生最珍贵的一件事。海淀永定路的家贼胡克找到了三个人:黑蛋儿朱军,刀刀马大成,黄三黄建民。放眼一望,其实每一个人都在寻找自己的特殊技艺,一项会赢得别人喝彩的技艺。找得到的人算是运气好。这个世界诱惑太多,可很多时候,人需要的只是其中一个……一个完整的体验!家贼几个人则找到了搬大闸(盗贼)这条路。家贼,黄三儿,刀刀从宣外大街天姿吹完头出来,就过了马路,准备打车走,约好朱军在西单三峡大酒楼见面的。走到马路中央,就听见背后一群胡同孩子对着他们喊片汤歌谣:前面有个大傻逼,腰里别着BB机,西单三峡大酒楼,谈什么聚乙烯,整个一个大傻逼,刀刀做了一个滚蛋的手势,怒吼一声,孩子们跑了。家贼并不生气,这段片汤话他也总说,他虽然是搬大闸的贼,但他看不起那些秀款的骗子,在他家门口沙窝一带的旅馆里,天天都有穿着皮尔卡丹,拿着大哥大,什么基建土方,盘条聚乙烯大工程的老板们口若悬河,一到饭点儿就说赴局,其实回家泡方便面,身上就剩10块钱了,还得买盒万宝路充门面的一大票人马在眼皮子底下晃悠,相比之下,家贼算是有正当营生的了,这次,约好朱军是为了一件大事儿,这两年,家贼搬大闸遇到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海淀塔院的何谦何成兄弟及何谦的哥们儿马家铺的生子,家贼,何谦都来自于部队大院,坑蒙拐骗统统不沾,偷钱包也没宋健友那份技术,能满足自己生活需求的职业,只剩下搬大闸了。家贼虽然瘦小,但总说:我这双手要是能偷钱包还不如学钢琴曲呢,何谦人高马大,也总是说:我他妈抢劫不怕,真的掏钱包,手肯定哆嗦,两股京城最大的搬大闸势力从来都看不起对方,但也没有直接冲突,家贼偷工厂单位商店,何谦是小区居民楼四合院。
( v* @/ Q# D8 s* y3 L$ p- B& n; b0 r6 y( z
这次,家贼来了灵感,让何谦从此歇逼养伤的灵感,这灵感来自于这段时间的故宫闹鬼事件,家贼准备盗窃故宫。家贼一伙作案比较愣,在永定路部队大院边上的军人服务部作案,直接偷了一辆130,解放军还在30米处站岗,他就下车冲着开车的黄三喊:倒车,倒车,130车尾顶到服务部大门,家贼用大钳子直接崩掉将军锁,站岗的战士目视着他们大摇大摆的搬家,还以为是正常工作呢,完事了,换把新锁,开到白沟连车一起卖掉了。家贼也会利用自己身材的便利,例如凌晨盗窃王府井的梦得娇专卖店,他可以撬开排风机,从排风口钻进去,然后把娇衫洗劫一空,家贼最拿手的就是撬一般大的门锁,只需要一把透明塑料把牙刷和一个防风打火机,火机将塑料把冲烧软,巧劲插进去,然后听声音,硬化的一刹那打开锁,家贼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的业绩不光靠胆大,敢干,也是有技术含量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6-27 06:42 , Processed in 0.043546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