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查看: 1673|回复: 0

《京城流氓谱儿连载一》(转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21 14:29: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欠自己一篇文字,在辍笔许久之后,我想说2015年我一定要写完它,小说的名字暂定:京城流氓谱儿。6 N' F6 h7 S/ o4 A

1 }' K! m8 R" e; R1 m8 B, M& K8 u! S" O

3 K, T/ G4 ~& \# q$ n4 ?
. T* p* l/ [/ Y' P+ ^5 _" O& N2 a关于北京30年江湖,关于我必须凝集在心的那些流氓谱儿,我欠自己,因为我一直在尽量不去想起,但那一张张流氓谱儿,我不想让它淹没在历史长河中,不是北京人的朋友们可能持异议。为什么写它,我只想说:天安地平,万物待春,翻篇将至,无忧于汝,无梦于我。一个故事没有好的开始,就像一个姑娘眼睛没有神采,哪怕只是魅惑的一眨;人类的创作性活动大致都可三段论,三段都重要。
' |3 s8 t$ `& _* b6 K! \/ `( ]$ g# N有一句话,不管你信不信,我信,那就是京城八十年代第一拨赚到钱的人要么死了,要么都在监狱里!八十年代决定了流氓格局的那些脸谱,也是一样。只不过多了第三个可能:成了神经病!比如朝阳区的俩大怪:鬼螃蟹和二嫂子!鬼螃蟹大名胡长英,很少有人知道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得了神经病的,他是新疆服刑回来的主流代表人物,当年他们拜把子的兄弟几个,活下来的除了他还有俩人,一个是隐居大兴的哈僧,一个是朝阳的瞎东子。他们的领头大哥就是九十年代初挑起和东北双河教养帮战役的甘家口狼哥,大名郎殷海。你可以不认识他,但你一定知道天外天烤鸭店,狼哥是天外天的创始人!狼哥当初从新疆回来,在甘家口也只是支了个烟摊,每天的远行无非是骑着港森505去德胜门上烟去,在他之前,北京流氓圈的大佬们锁在了南城,也是新疆大刑回来的为主流,不得不说南城的流氓是最齐心的,所以不可动摇。比如三大巨头:杜崽儿、潘葛、大八戒!八戒是三个人最后一个死的,死前有个副业,在三里屯男孩女孩酒吧看场子。, Y: F! _$ T# H6 u' c, K

& r  L) p" E' C5 e' L
* x# _9 d% N- |1 N8 e0 K: m南城流氓稳定团结,海淀是人才辈出的区。和狼哥发生争端的双河代表人物也是甘家口的人物,外号宋疯子,大名宋健友,论资历是和杜崽儿一个级别的,双河主要是教养的基地,最多三年刑期,前提是不逃跑。多是偷钱包的。建友是京城第一贼。后来轰动港澳台的京城第一流氓,酒仙桥的邹庆其实是建友的徒弟,当然也是兄弟。建友和狼哥打仗,邹庆是出钱的股东,当年北京第一辆白色卡迪拉克的主人:小西天的闫京是二股东。我一直认为,坚持的东西是一致的,所以放下的东西也是相近的,所以才会在同一条路上行走。当年发到东北双河教养的人,刑期短,人又聪明,反应快,很容易回京后迅速翻身!新疆是大刑犯,刑期长,团结,犯案爱走极端!宋建友是有人托钱干仗,狼哥全凭自己人缘汇聚一帮兄弟和宋健友死磕!俩人互相逮,建友天天大鱼大肉下馆子招待兄弟。狼哥撑不住,开着130拉着一帮烙饼卷大葱的兄弟绑了建友的弟弟建忠,建友绑了狼哥的侄子郎小春!邹庆幕后用钱支持建友是因为第一他有钱,88年因为偷钱包关进雍和宫边上的炮局,他是学习号,就是所谓的牢头狱霸,当时有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儿很受欺负。邹庆关进来的第一天就有人认的他,所以当天就头板儿了,他对老头格外好,从不欺负也不允许别人欺负老头儿,邹庆很会看人,他感觉到老头不仅仅是普通的百姓,并非社会人外、还看出有冤情,果然,半年后老头被放了,走的时候给邹庆留了一个家里电话,这个老头儿就是让邹庆不在偷钱包为职业的伯乐,中国银行海淀分行的行长!邹庆做人的原则就是他能接受在一番激斗后被判断为人渣,而不是在他还没下手之前就被人认出来,无论是朋友还是敌人。他帮建友不仅仅是建友是他师傅是他大哥,他要让双河回来的兄弟都有面儿,但是他也是主动花钱安排宋健友和狼哥和谈的。邹庆不仅这么做,私下也在狼哥他们揭不开锅的时候,给了三万块钱,九零年的三万不是小数儿,条件就是化干戈为玉帛,至少任何一方闹再大动静,不许惊官。. G! t/ S: u8 g' p3 `
1 N( c: h# R- I( T8 L( ?% d; M

5 F( `1 j5 B6 U+ Q8 t2 {这件事做得非常漂亮,第一,邹庆迅速崛起,四九城的流氓都买他的账,第二,遏制了青海帮的发展企图,到今天,青海帮还一盘散沙,好比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拼,整垮了的是玢煌可乐一样!小西天的闫京就不一样了,闫京不是大刑回来的,其实他是律师出身,中关村刚刚崛起那会儿,他打赢了所有他经手的经济官司,偶然的一个机会认识了当时一位副市长的弟弟,这个市长弟弟也是顽主,只不过有主业,那就是房地产开发。闫京也有个弟弟叫闫洪,他俩是老好人儿,挖掘了一批海淀的战犯,以打架崛起的流氓。闫京是当时公认的流氓大哥备选。他的所做所为就是红旗下的宋江。广结京城各路豪杰!闫京有一个兄弟叫白小航,简称白航。家住北航。他小的时候看了当时很流行的电视剧:甄三。一部老天桥摔交的片子。他就去了海淀体校学摔交,后来学散打,进来北京队。二十岁出头就已经1米89的个头,矫健如飞。但平时总是身穿西装,彬彬有礼。长的也是貌比潘安。他出道就惊动了四九城各路流氓。也是已最快速度上位刑警队危险人物排行榜前三的。
, J- {* D: C+ K
- M) o/ x4 G) s
! u# f! c+ |& y* r: D他干了两场仗,第一场就是跨区到丰台西局消灭了浙江村的黑势力。那时北京有三股外地人势力横行,丰台西局浙江村。朝阳太阳宫市场河南帮。海淀魏公村新疆帮。三股势力均被闫京搞定。西局是白航去的。就因为浙江人设局开赌场,坑了很多北京人的钱,村里的浙皮子无论流氓还是商人,夜里或者远途打车从来不给钱。海淀出租车开小面的于洋是白航的邻居,知道于洋受了欺负以后,白天单枪匹马一个人进了浙江村,他不喜欢用枪,他说过:比起枪,我还是更喜欢刀,因为它不仅能扎人砍人,还能削水果。这一点我到今天都赞同,匡扶正义还得靠菜刀。靠法律,早晚傻逼!白航一个人跟八个浙皮子滚起来了,结果就是打残了八个。- Y) A; F% O4 `6 a7 K4 v
% M$ T: u9 M, i
  V" P: ^) k# m* g1 a
全村浙皮子出动,白航跑了,晚上带着十几个哥们儿,持刀挨家挨户砍人。砍了几户后,浙皮子老大服了,谈和。白航开了仨条件第一不许欺负北京本土人。包括房东。第二,不许和北京人赌钱,人家偏要玩儿,你们只能输,所以玩不玩,自己看着办,第三,每月上交8888管理费,少一份钱,迟一分钟都不行。完事儿给浙江村的村花,曼红拉走了。最有意思的是,曼红爱上了白航。这件事儿以后,浙皮子开始内讧,老乡干老乡,绝不和其它城市的人发生冲突。真的被白航打服了。没多久,不可一世的浙江村就四分五裂,散场了!白航是一个很冷静的人,他可以穿着登喜路西装用砍刀砍人,让西服不起褶儿,也可以和一个姑娘花前月下三天不出门。但他到死都没有过真正的爱情。他知道自己走的是一条不归路。他说过:青春是把砍刀,砍了我所有的伪装。
1 R+ b' I$ b% S+ G9 z( f. t- S$ s3 `! [; O0 w# e5 T4 x
3 i( U- A$ {; n  z, M
所以这些年来,不想靠近爱情,自卑吧,或许。消灭浙皮子势力并没有太引起公安注意,他的第二场仗涉及了港澳的流氓组织,才一下子出了名的,那时东四十条开了一家夜总会叫:演歌台!老板是香港新义安的老大向华强。当年向华强请公安局长张连基开房玩耍,让刘德华亲自倒茶作陪。以为在北京可以风生水起了。没开一年,因为高价位惹了闫京,在东城、朝阳流氓面前自己老大丢了面子,白航大闹演歌台,放下狠话:见向一次打一次。演歌台报警,闫京被带到五处,俩小时以后和公安局的一个局长还有武警一个司令出现在丽都酒店。不了了之了。向华强出大价钱要废了白航,结果被白航打跑了。白航追到深圳打向的余党,没多久,演歌台就关门了。到今天提起白航,向不知道还哆嗦不哆嗦。朋友之间最好的礼物莫过于还钱。
  Q8 D& F2 y: C* `) C
( C% d5 a8 J) d2 D8 C
* P+ H: T+ S& C* ]白航的时代来的快,去的也快。在他与深圳黑社会相互追杀期间,虽然名声大振,但也背了人命案,他的兄弟也是通缉对象,到处跑路,他们唯一的营生就是帮人追账。白航总是先礼后兵,口头禅就是这句:朋友之间最好的礼物莫过于还钱。四九城的流氓没人招惹他,知道他是亡命徒,白航去了谁那儿,谁就主动拿出点儿钱来。四九城也有一批流氓是点子队的,但也不敢轻易点了他。怕一旦被他跑了,惹来灭门之灾。真正被大家忽视的时候是白航沾上毒片以后,他抽上了大烟,在他终日不吃饭,严重到注射以后,他的战斗力依然很强,但明显没那么让人有恐惧感了!京城有一个唯一大学生流氓,朝阳雅宝路开饭店的丁东亚1996年在东方一号迪厅左轮手枪走火事件被判无期徒刑,丁东亚再次打破京城第一奇迹:无期保外就医了!白航掏了100万打点的关系,原因就是白航在东方一号包房里注射吗啡,被仇家堵了,东亚开枪解围,那年刚好是83年严打之后,最厉害的一次严打浪尖上。因为在这一年有两起大案,同是新疆大刑回来的人所为,一个是石景山的白宝山杀人抢枪事件;一个是陆宪州连续抢劫银行事件。导致杀伤力极大的严打行动!东亚因为和白航有关系,又因持枪被收监,公安部下了文件:丁东亚终身不得假释、保外!东亚在监狱里待遇极好,不用参加劳动,每天就是看书学习练钢笔字!在北京流氓圈里,能和东亚文采书法有一拼的就是朝阳另一个流氓大哥,十八里店国绵三厂宿舍的闫青山了,别名刘青山!京城三大毒枭之一!他老婆雅静曾是新思路的名模!和鬼螃蟹的老婆小木偶都是超级大美女,他们的老婆都有一个共同的命运,就是在自己牢狱之灾期间,被老公的哥们儿抢走了!青山很淡然!鬼螃蟹疯了,小木偶是被他大哥狼哥抢走的。狼哥一米七的个头不算高大,但身材强健,倒三角,六块腹肌,一生不抽烟不喝酒,不沾女人,和青山并列毒枭,天外天烤鸭店创始人,唯独爱上了小木偶,他的兄弟们对他不在忠心,这是理由之一,其次就是在西四延吉冷面,他和哈僧,鬼螃蟹,豁逼大名胡小捷,因为是兔唇嘴所以叫豁逼,还有几个兄弟遇到了正在跑路的沈猛三个白航同党,豁逼充江湖前辈挑衅,一顿侮辱沈猛三个人。沈猛一直忍着,怕节外生枝,豁逼得寸进尺,让沈猛从自己跨下爬过去,要么就叫他爸爸,沈猛急了,在延吉冷面馆里扎死了豁逼,当时狼哥几个人因为不占理都傻站在那儿不敢动了,解决方式是报了警,沈猛24小时不到就被抓了。判了死刑。狼哥的威望开始走下坡路!狼哥后来一直供应白航毒品自用,每月给钱,就是因为理亏!豁逼是孝子,就一个老娘了,狼哥也管,他死以后,到今天作为当年好兄弟,哈僧也在赡养豁逼的老娘!白航最后是在天上人间的包房里被二处刑警和武警包围的。天上人间夜总会看场子的是东城流氓大哥:瞎保庆!抢银行的陆宪州,还有白航,很多道上的朋友都折在了天上人间。瞎保庆有过被误解,2001年瞎保庆因为持枪,吸毒和一起命案有染也被抓了,天上人间的老板秦晖重金保释了他,这是后话了!白航到死都没落网,知道自己出不去了,注射了大量吗啡。死前胳膊搭在一边一个的小姐肩膀上,最后一句话是:就用这矿泉水代酒,二位美女喝了这杯酒,我们就是朋友了,再喝一杯酒,我们就是好朋友了。然后笑着走了!9 c& K: |% r2 L7 Y5 \
# S2 B( d% t: y0 a! r. O
" k; I, j" ^' }$ J- a5 v
四九城流氓间的恩怨情仇,是这片江湖里永远的传说。你刚退下,他又粉墨而来,北京城从来不缺主角。不评说是非,是因为我们谁也做不到独善其身,港台流氓参加过北京流氓葬礼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公认的南城大哥杜崽儿杜文波。一个就是白航。区别就是,杜崽是公认的大哥,白航是靠拳头打出来的。台湾竹联帮不仅来吊唁了,新义安也来了人。这无疑是一个泯恩仇的暗示!四九城的大流氓们来了,这是二黑死后最隆重的一次江湖聚会了,京城战犯们也来了。另外两条道上的老大也来了。一条是以海淀张凤翔为首的专门开公司秀款的,除了凤翔和他的兄弟们还有东城秀款切汇的赵保全一票子人,一条是开赌局的流氓们,有五道口的小盛儿,通州的蔺三儿,朝阳的瘸逼老三和赵宝成。赵宝成是扑克千王,周润发在赌神三里,最后从北京请来帮忙的赵宝成不是杜撰的。双河的邹庆,大象,王晖,新疆的狼哥,哈僧,青山,瞎东子还有外号打捞队的五棵松火锅城老板崔喜平,颐和园的鬼子六。西直门老日本儿,清河的二福子,地主,老四,和平里的孔老二等等。葬礼的主办人是闫京,和他在一起的有一个人,本不是流氓,但接替了他后来的江湖位置,那就是三年前才被瓦解的丰台流氓小广,大名崔志广,他是大兴警校的教官出身。违纪离开了公安口,之后几年迅速成长,但只在丰台内活动!少壮派的战犯来的最多,尤其是海淀和朝阳的战犯,其中就有消灭太阳宫河南帮势力的被二处王军比喻为悍匪的酒仙桥川子小东一伙新生代流氓!说是悍匪,其实没有一起命案,还没彻底起来,就被扼杀在摇篮里了,因为他们黑白两道的人都不买账,公开向老炮儿宣战,要翻篇了他们。刑警队给川子打电话说见面聊聊吧,不然被逮到就不好了,朝阳的铁良抢过电话说,你逮我们,我们还逮你呢,咱先看谁逮住谁吧!这伙人号称北京八杆旗,每人一把五连子,除了二嫂子,铁良剩下年龄22到26不等。川子,小东本来是跟邹庆的,但邹庆已经生意风生水起了,带着他俩太不踏实,就介绍给了闫京,闫京也管不住他俩。剩下的六个人,有二嫂子,劲松的大刘军,因为他1米86所以叫大刘军,劲松的马老四马辉。西坝河的石涛,李双平,朝阳的铁良。他们是第一伙儿集体用五链子首战来到太阳宫把偷蒙拐骗,欺行霸市的河南帮暴力打飞了的北京青年。只伤人,不打死人。抓住河南王九指刘三的时候,川子用刀挑了他四肢的筋。第二战就是来到亚运村汽车市场,把拼缝挣钱的异地党全打跑了。还给了劲松米老四,崇文花市伟志手里。米老四,伟志被公捕以后才被东北帮接手的。之前一直在米老四的手里。九六年严打,被定性黑社会被抓捕了。川子死刑。小东,刘军各20年。至今服刑!马老四死刑,二嫂子十一年,出来后患上轻度精神病,铁良无期,还在监狱里。李双平五年,石涛十年。现在通州区玩儿拆迁。双平总是说:也许有一天我对生活的要求就仅是身边还有一个没有停经的女人,而已!很多年以后在马加利牌局上二嫂子见到鬼螃蟹,两个精神病在赌局里各自说着完全不相干的胡话,却有一种人生知己相见恨晚的感觉!鬼螃蟹热衷佛教,也力荐二嫂子跟随自己修行。二嫂子回应,我虽手捧佛经,却自知内心淫邪深重,恐怕佛祖是不会收我入关的。索性做个异教徒吧,继续在离经叛道中保持顽强的玩命生活!几个月以前,我到松榆里螃蟹家中,说出要写写这些事儿的时候,问他对流氓圈的理解,他本来长的就像大嘴罗汉,犯着神经病的样儿说:正与邪是凡人的视角和心态,佛家说世间事无常形、无常态,纵自嘲为“流氓圈”只是一个不愿与之争辩的态度,就内心而言还是希望主流意识群能接受至少是容忍这样一个群体,正如社会已经逐渐接受不同信仰一样。我甚至期望有一天那些真正的流氓可以不再躲藏地告诉家人朋友:我是一个流氓!我知道螃蟹是矛盾的,还是有很多恩怨过往放不下!他送了我十六个字:一片漆黑,势不成佛;此身为我,别无它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6-27 06:41 , Processed in 0.044220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