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查看: 2288|回复: 5

京城崔哥说案 发生在共和国首都的绝无仅有的杀人啖肉案(转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12 07:49: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震惊北京四九城的八十年代杀人、“吃人肉”案,早已随着如烟岁月渐渐地被“天子脚下”的子民们淡忘,偶有做为茶余饭后的谈资,也是一掠而过;好上个网的也能搜到些此案的帖子,但都是较比牵强附会的各种道听途说的版本,……笔者做为参与此案侦办的当事人,近两日受邀萨老弟(萨苏 作家 )与几位退休的老刑警聊聊当年在北京发生过的一些刑事案件,捜集点子写作素材,提及此案,启动了俺大脑的记忆功能,……俺记得此案应是发生在84年冬季。发案现场是在西单商场后身的一条东西向胡同“横二条”(现西单购物中心后身“广州大厦”左近)南侧的居民大杂院内的一家住户。该户为进院门后靠西侧、屋门南向的一里、外套间,东侧是临院窗户。
6 ]- l! P' J; `/ C! X$ G其实俺为北京市公安局二处一队(大案队 负责侦破全市杀人、纵火、爆炸、涉枪等重、特大恶性刑事案件)副队长,发案当日俺不当值未去现场。杀人犯近50岁,回民,是月坛公园斜对过光学仪器厂的一个厨子。这个职业的特点就是从来不会“亏嘴”,所以人长得白白胖胖(网上有一说是吃人肉吃的亦有些牵强)。案发很偶然。“厨子”那天倒休,头天儿就约了小舅子找几个人来家帮工盖小厨房(平常从不约朋喚友来家,街坊邻居也少有来串门的)。小舅子几个人干活挺麻利,多半天就折腾完活。晌午开饭“厨子‘’指着屋内煤球炉子上炖的一锅肉(即人肉)跟小哥儿几个说:“红烧羊肉,可劲撮。”(都是回民)小舅子们围坐一桌,胡吃海塞,一个个吃的肆脖子汗流。小舅子那叫一夸:“姐夫,我从小到大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红烧羊肉!”一众也随声附和。/ a2 d: R0 D; a% d1 ~9 Z
席散人去。小舅子留下,坐在外间屋靠北墙的双人床沿边,喝茶抽烟(那阵子北京人家兴扯点子花布铺在床沿边当床围子,一来坐不脏床单,二来遮挡一下床下杂物),无意中一回脚隔着床围子碰到一物,“珰琅”一声,出于好奇,他掀起床围子一看,床下一大铝盆中泡着两条人腿,小舅子立马傻了眼,尽管也是“河”里上来的(当时北京有三个强劳、劳教、服刑场所,为团河、茶淀、天堂河,号称“三河农场”,河里上来的即为有犯罪前科),哪见过这阵仗?他见“厨子‘’还在小厨房那儿忙活,打了声招呼“姐夫,我也走了。”一出院门,蹁腿跨上自行车,就奔了派出所……接警后刑技人员火速赶赴现场,并将将“厨子”收押。0 K& ^  K5 |* E+ r7 Q0 O  T6 U
经突审,他倒没怎么犹豫,就交待了杀人犯罪事实:问:你是怎么产生杀人、吃人肉想法的?答:我打去年开春,看到胡同里常有外地半大小子、半大丫头(14~15岁左右)串街走巷买棉花套、“蒜础子”、“痒痒挠儿”这些个东西的,用粮票也可以换,就起了杀人的念头,……问:从何时开始干的第一起?答:去年(应为83年)开春的一天。在家休息,听到胡同里有一小丫头吆喝“换棉花套喽”,就出院门跟她说“10斤全国粮票换一床,行吗?”她说:“行”。就叫她跟我回屋拿粮票。进屋后,我用事先准备好的榔头照她脑后给了一下子,她就倒地下了,……问:从第一起后又干了多少起?答:第2个是,……第3个是,……………………; Y5 N4 q2 g" m" F
“厨子”前后一共交待了7起,4女3男,都是使用同样作案手段,在一年多的时间里连续杀人作案多起。即使交待了7起,送“K字楼”(北京市公安局预审处)多次审讯后,还是跟预审员说“容我再想想,应该还有呢。”“太多了,也记不太清楚啦”。因杀人手段极端残忍,性质极其恶劣,社会影响巨大,经层层请示,没走过多司法程序(也不健全),未经过严格的精神病司法鉴定,便很快秘密处以极刑。从现场勘查中起获到棉花套等数十件被害人遗物,因被害者均为外来人员也未一一核实。(特定历史时期)询问其妻讲:我发现老伴儿杀人、吃人肉的事,真吓的够呛,他老威胁我说“你敢报案,老子也杀了你!”后经证人证言佐证其妻确未参与。* \3 H- c/ x3 p) F' Y' P9 k
每次“厨子“吃人肉的时候,其妻都远远地躲到院子里去。一次,他拽着老婆的头发,硬是往其妻的嘴里塞了一块肉,妻挣脱后跑了出去。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和“杀人狂魔”同居一片屋檐下,同枕共眠,没给吓“神经“了,还真不易呢。八十年代中期公安群众基础工作应该说还是很扎实的,那个年代过来的人也都不同程度地领略过“小脚侦缉队”的厉害。此案经走访也确实反映出一些蛛丝马迹:如有邻居见到过他往胡同公共厕所内倾到过“泛着红色”的一盆水;也有邻居看到他往自家窗外花池中埋过“死物”,还问过他,他说是“捡了一只死猫,肥肥花儿。”;单位同事也发现过他衣服上有“血迹”,他一句“伙房里蹭的”也就忽悠过去。俺想,凡此种种,如果有一位察觉疑点的人能够及时反映上去,完全不致于在一年多的时间内导致数人被其杀害!“厨子”由七处(预审处)三科审理。
5 \! ?% B0 k/ z3 u  W" A俺的公安学校同学“七处二哥”(刘连明)时任三科付科长,曾提讯过案犯:问:你杀人后是怎么肢解的?答:那还不容易,就跟剔半扇猪似的,……问:人肉怎么吃?答:用水紧紧,放上花椒大料、葱、姜、蒜,……至于网上大多版本是说案犯开个包子铺,杀人、取肉、包包子。无非是对“水浒传”母夜叉孙二娘十字坡卖人肉包子的一种联想臆断而己。此案奇特,亦出于好奇心。案发次日俺来到现场。炉火已灭,室温冷寒,现场留值的技术员指着靠西墙大衣柜上一瓶“绿二”(二锅头酒)让俺看,瓶内泡着一剜下的女性阴部;煤球炉上墩着个大号铝锅,虽然俺有心理淮备,但揭起锅盖,看到面上泛着一层冷却、凝固的淡灰白色“人油”、支楞着块块“人肉”时,瞬间产生了胃痉挛,一股热流上涌食道,俺忙捂着嘴,冲出屋,在院里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 m2 I- {& f* x* ~& W
俺入刑警行当以来,接触过的被害尸体无法遍数,刀砍斧剁石砸绳勒枪击;……面目全非的、肢解碎尸的、高度腐败的、一堆白骨的,……如此强烈的心理引发的生理反应对俺来说实非多见。此案发生在共和国首都,惊动最高层,明令对媒体要密封消息,绝对不能有只言片语的报导;市局也几次会议强调保密,不接受任何采访。但事件由京城平民百姓的口口相传是任何力量都无法彻底封锁、遮盖的。其中还有个小插曲,某商场派出所一参加工作不久的年轻“警花”接个电话一一对方:“我是某某社的,听说你所附近发生了一起吃人肉的案子,我想核实一下?”“警花”:“我们领导不让说。”对方:“行了,就这一句话,我已得到答复,你的回答已证实确有此事。谢谢!“警花”:“…………???”后来还是有一些个境外媒体不同程度地报导了此案。全国范围内每年会发生多起凶杀案,京城亦然。但杀人食肉的案件在全国却屈指可数,而在首都北京此案自建国至今,五十七年以来仅此一例!
; R9 `* n8 u: B7 z( O3 _据警察哥们儿反馈:2003年在香山附近还发生过一起出租汽车司机杀害五名卖淫女,曾挖眼睛、剜肾脏生吃、心脏和子宫泡酒喝的案子。关注者请上百度网捜“李平平”,确有此案。为我所撰“绝无仅有的杀人食肉案”补正。
3 |& K5 d' M( L# i, {1 T' W, D笔者:崔铁英,男,已退休(退休后不甘寂寞,与退休警友开办一家司法鉴定中心,开展《法医临床、法医病理、文书物证、电子数据》司法鉴定业务);76~96年从警,曾任刑警队长、刑侦副处长、副分局长等职,由于特殊原因离警,二十年刑警生涯,经手侦破多起重、特大刑事案件,以后将陆续笔谈,以飨读者。
发表于 2019-3-12 09:25:03 | 显示全部楼层
听说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2 10:18:0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几个版本都是第一人称叙述,或同学或邻居;以办案人员叙述还是第一回见。- f  R& S; q5 G
恰巧和当时的二处一大队头头有过交道,是河北人属羊还是属什么(聊的是赶没赶上70年分配),他没提过这件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2 10:51:17 | 显示全部楼层

RE: 京城崔哥说案 发生在共和国首都的绝无仅有的杀人啖肉案(转载)

本帖最后由 老鸵鸟 于 2019-3-12 10:52 编辑
" i( J2 _4 u8 J# A& j
9 f2 d, g  R8 Z8 y4 j我所知道的版本,略有不同。
% h2 \* ~8 W& @, i: l. {- l3 B* d
4 ~+ ?6 X% T* Y  [首先,记得当年看过布告,此人是橡胶六厂(在丰台大红门那边)食堂的厨子。平时确实白白胖胖,据街坊讲此人“吃五毒”。应该是姓杨。告发他的那个,我觉得是侄子,也姓杨,具体名字我也晓得。在美术馆东侧的大街路西,开过一家服装店。喜欢骑一辆大排量摩托车。0 U& m1 ?: t; _- \6 }0 i# ?! X

* R; v4 z+ r  \那段时间我在鼓楼的家要拆建新楼,我临时住在附近的胡同里。这个小杨和我们院里的人因为服装生意常来往,加上我也懂一点摩托车,所以也见过面聊天打招呼。
4 B1 J" c: x  u$ m$ M/ L' Z. H$ M  F
小杨察觉后,确实是第一时间就去了西长安街派出所报警。派出所距离他家步行五分钟但是据我了解,报警后,并未立刻抓人。因为案情离奇重大,所以派出所和西城分局需要向上级汇报并且需要确认,所以白天只是有监视。- K# q$ C) d: f6 _
老杨亲眼看到侄儿跑进派出所(派出所有个后门,从他家胡同口直接看得到),估计也是知道败露了,当天晚上骑一个自行车准备出逃,被监视的民警按住了。8 [3 ?0 H# U6 J2 k
) a5 r% f$ B2 P; M+ s1 |* Y, V8 `( Z( C
次日,大批公安局到现场(就是现在“广州大厦”北边的一条死胡同),此时街坊之间已经哄传开来,连当天(是个周日)住在我家读小学的儿子都和街坊一起去看热闹,回来说从谁家抄出来人肉。我觉得太离奇,还向街坊去证实过“咳,就是×××他叔家”。
6 h- K( c9 c& M( W/ S( u( Y
6 a, r9 B, R, |7 F据我的回忆,法院布告上写的受害人,是江西的一个十七岁的孩子,夏丐西。
) a( _0 X$ F: \) Q. r
# P1 ?& e" _$ c* Y& l, P出事后,他家那条死胡同,也安装了亮晃晃的路灯。
: @9 C) v; E% {: X9 A0 q9 a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2 18:31:55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上说的挺靠谱记得是快五一的时候枪毙的6 @# n+ Y$ d0 b; s, @) m5 V
布告上的
: P5 X. I" ~1 H3 K& L! s3 K红叉子法院院长刘云峰,因该不是回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13 14:29:0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案件的那个吃人的厨子外号叫面二,肯定是西城区光学仪器厂食堂的白案厨师。因为这座工厂离我家只有两站地(北京儿童医院旁边),所以当年格外关注过此案。那张布告也曾看过不止一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10-22 06:37 , Processed in 0.162182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