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查看: 598|回复: 2

“气虫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31 09:44: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安德路 于 2018-12-31 21:37 编辑
7 T2 e+ w+ I$ M9 d5 }) B6 S. z8 h( f' ]* X4 M( I
      金爷说鸽子是“气虫儿”。说完,嘴角还不易察觉地撇了一下。我不明白,鸽子属飞禽,怎么成了虫儿了?( A9 `7 ~! o+ {: U

6 }4 Q4 J8 f2 c. R% r! Z      童年梦里有鸽子飞。老宅的一方天空,晌晴白日,不时有鸽群对阵,彼来此往。翅翼振动着空气,嘤嘤声息似窃窃耳语。鸽哨儿由远而近,近而即远,宛若老城钟鼓之声,怒而击之则武,忧而击之则悲,喜而击之则乐。其意变,其声亦变。# e5 G- J- Y& H# b- I& `

: N! S$ d( m: [* }, `      大凡人之好恶,离不开外界影响。似乎刚一懂事,就认识了鸽子。邻家有不少养鸽的,斜对面独门独院王家,张家大院祁老儿家,东后街赖鬼于四儿家,西小井胡同魏家,近的要数同院西屋金爷家了。金爷养鸽子京城有一号:“鸽子金”,后来子承父业儿子接手。
: m: }5 o6 {5 P5 L5 R8 ?. n) O& B! d. z5 g- z$ O
       家养鸽子论盘儿。一盘儿飞过,抬眼一瞄就知道是谁家的。王家鸽子齐整,除了点子、铁膀儿,还夹杂着几只白愣儿。祁老儿家的鸽子以铁翅乌为主,黑头黑翼黑尾,黑白分明。十几只齐刷刷掠过长着小草的灰瓦房上空,煞是好看。赖鬼于四儿人邋遢,鸽子种类也杂,洋楼鸽、野屁、串儿,杂七杂八,鸽栅子面积和他的住处有一拼。
6 C* I- P7 \+ c2 G: H
  t# P% r8 J- m+ N: R- A       玩鸽子的都知道,最美妙莫过于逮外来鸽子的那一刻。利自天来,宜得其所。鸽子会带来愉悦,也引发鸽户之间交恶。) X9 I0 q* o1 T1 P! v3 p
         . O, f4 p3 r7 a& U- }
      若有“天上鸽”飞过,养鸽户马上忙乱起来。迅疾抄起最近的鸽子,如抛手榴弹般掷向天空。这叫"窜儿",意在诱惑天上的鸽子。鸽子视野极佳,飞行正无着落,又饥又渴,猛然瞥见密匝匝房脊树丛中有漂浮的飞影,会追寻而至。这时,鸽户将自家鸽群轰起,手握一鸽随机做扇翅扑棱状或抛房上,这叫“给垫儿”,召唤鸽群降落。  N9 M0 l* Q' M; D2 c: T

; E6 L4 Z  h7 Z' g& G6 i$ p      逮鸽子讲究耐心技巧,还需助手配合。自投罗网的鸽子,非雏儿即饿极,通常不会轻易获得。鸽子敏感,警惕性很强,好鸽子尤甚。稍有风吹草动,就会警觉,惊起逃离。现场需静,食水诱惑,自家鸽下房,外来鸽放松戒备,慢慢从屋脊往下走,情形如鱼咬钩起竿前。8 d" X6 }( y% r' L: x

3 L$ Y5 w3 ]3 l) e       养鸽户常备捕网。这种网像大号篮球筐,竹片做圈儿,网格稍大。持网人最好高个子,身手要敏捷,溜到屋檐下,悄无声息地登上窗台或高凳。有人示意方位,埋伏者一手扶房椽固定,另一手握网快速上翻扣住。被网住的鸽子奋力扑腾,正中圈套。精明的鸽子会伏下身子,不等捕鸽人伸手来抓,已从瓦陇里钻出逃跑。  o0 S, {0 Z6 ^

( k0 Q, g: l! T( @( \! r# }6 V      目睹过不少逮鸽子的场景,印象最深的莫过于金爷演练的那次。一日午后,金家的鸽群裹进一只斑点洋楼鸽,旋即落到了房上。一看这鸽子站姿,凸显大架之气,挺胸露腹,宽胸厚膀,略粗短的腿上有脚环儿。年届知天命的金爷下班归来,一见天上掉下来这么好的鸽子,大喜,老夫聊了发少年狂,大热的天儿顾不上吃喝,就撸胳膊挽袖子地上阵,吩咐儿子:盯住喽!这是个赛鸽,不是咱这地界儿的。一会儿瞅我的。5 e" k0 W: E8 s/ z+ P

) r! m: q5 g1 u! y& C  u5 x      金家鸽子陆续下房进窝,吃食饮水。洋斑点似乎扛不住了,蹑手蹑脚地走到了房檐边儿。( J6 B5 N2 U5 d; }
      
) I, |# ?. Y: I: N1 Y; Z  ?      金爷悄悄找到圆网,爬上窗台,在三儿的努嘴斜眼暗示下,碎步移到鸽子的下方。三儿一伸大拇哥,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金爷身形一闪,“哐啷”…… * M$ N% D5 J2 I. B9 G- j( e, L7 [  Z# `

3 {, o0 E5 }) p. b      “坏了——”三儿喊了一声,冲了上去,金爷人已跌到地上,疼得呲牙裂嘴,起不来了。圆网滚落到一边……6 j1 u/ i( w# ?8 H) }. z5 N

% u9 J1 {5 k0 ~, w' J5 [; r      金婶适时现身,怒容满面地咆哮:“鸽子就是祸事头。这倒好,不光没逮着,还摔成这模样。累了一天了,刚进门,跟勾魂儿似的就去登梯爬高。什么岁数了,啊?不知死的鬼儿。三儿,快,搀你爹上医院。”0 V3 H9 [, q4 Q* `" u

( N4 u1 v2 q+ Z/ h3 X      右脚先落地,粉碎性骨折。伤筋动骨一百天。当临时工的金爷,在一个单位摇煤球。自嘲日工资一块半。飞了。崴了。赔了。  g& q7 K, |& E5 _( M& y1 a# J) _

; m0 c& k# i3 f1 R; q9 _% W
/ K& {! _) K) M2 t0 @1 r5 C9 Z# w4 M$ B* A" U& N
*****
! W& Y1 Y3 U+ X% h+ k
( x* i0 z* P& d" l  C, {
      金爷家与隔(jie)壁儿的王家矛盾深深。自何时起,为何结的梁子已然说不清楚了。彼此女眷碰面还有招呼,男人间冷漠敌意。鸽子则成了托物,斗阵斗法,终归斗气。
& \& T( o% k3 T. a. j5 z, F
& O: j3 I( t9 x/ Z! O      王家有对儿名贵的点子,雌雄头型不同,一平一凤。典型的算盘子脑袋,宽白眼皮,黄金眼,小粗短嘴,上黑下白。身型俊朗,羽毛赛雪,头点似墨,黑色尾翼如斩,下裆上腰平齐,无一根杂色,血统纯正,更难得的是五爪。据说,当时王家出的点子一对要卖50块。这价码,快赶上我父亲一月的工资了。
( R1 P  s1 t5 a' z      
: O& u0 I% z& T% C5 @8 T& ?      点子窝放北屋正房,与人同居,特殊待遇。安全起见,很少放飞,几乎是在当鸡养。这对点子的任务就是供人观赏连带趴窝孵崽儿创收。新出两崽儿羽翼已丰,比老鸽儿还漂亮,据说有人已交订金买了。有天,王大妈出屋门沒关,老鸽儿带着崽儿自己遛达出来,飞到房上晒太阳,王家人沒太当回事。鸽子膀子痒痒,天性使然,带着小鸽子飞了起来。小崽儿膀儿嫩,没飞多远,有一只落到了金爷的房上,错把他乡当故乡。金三儿岂能放过这天赐良机,嘴里“得儿、得儿”激动地轻唤,几把食就把鸽子诱进窝里,逮了个正着。
) q' F' R9 S* ~# H5 o* M3 r: M4 d1 j" N( [+ S! `( l7 D. o" x( |
      话剧《茶馆》有个场景,张宅的鸽子飞到了李宅去,李宅不肯交出。双方为避免冲突,找说合人黄胖子进行调解。黄胖子虽患有严重的眼疾,连方向都辨不清楚,可他能铲事儿,有威望上的自信:“有我黄胖子,谁也打不起来!”+ d5 b. r9 v9 t- x# C# X
. T! d4 i: ]3 m4 |
       那是清末。黄胖子这号人物早死了,现而今是街道上管事,鸽子的纠纷谁会去找街道。别逗了!: t, b9 X2 U) L0 W' t( L6 H
4 W" y8 W- v; b: ]; S2 y+ O
      王家孙女英子天性愚钝,没心没肺地向外界透露,她爷爷气得拍着八仙桌骂了奶奶,骂了老半天。她奶奶想去金家要鸽子,爷爷说,去,就打断她的腿,说不舍那老脸。
/ Y  d8 Q" U+ S5 V& g# U
, h1 |* F% {& Y, S6 M& L5 d! o      金爷家则是另一番景象,喜气洋洋的,像捡了个金元宝。翌日,金三儿把逮的崽儿腿上拴了根绳子,故意扔房上,展示战利品。不时拉一下绳子,那崽儿就在房脊上“吱吱”叫,紧扇翅膀找平衡。金三儿坏笑着说,把那只也招过来。0 n" O, E  R# _) n1 r2 x

: v. a5 H* S& J! s& W5 h      该着王家点儿背,六十年代中后期,曾有一伙头戴军帽,腰扎武装带,骑高座子自行车的人,鱼贯进入了王家。好奇的街坊大人孩子尾随其后,见这些人都把目光集中在刚刚降落的鸽子上,明白了,是“抄鸽子的”追踪而来。有人要上房。王大妈怕踩坏了房顶,就拿起鸽食抛到鸽栅子里,十几只鸽子扑剌剌下房了。来人纷纷进入抓住鸽子就往布口袋里装,在场的人怔怔地看着这群不速之客。
4 r6 C: H. S7 }) ]5 l        , ?' U' Y8 J  C  [- Z
       “屋里还俩呢。” 不满7岁的傻英子,突兀地喊了一声。
2 `5 Y( C4 B, A8 k        
6 J$ W# X  u3 ?2 o       “啪——”。
* d$ R$ P" F1 g7 P4 Z        
( p% F& D% h! N       “哇——”。
. [0 j( Q6 T4 E( N! S, y      
6 ]! _' P3 k# p7 m/ _5 `# n       英子的小姑沉脸瞠目,一巴掌,敏捷清脆,扇得英子眼泪鼻涕齐飞,爆粗教训,及时止损。
8 u5 A% r/ N) Z& A2 b. X$ K( b: S: j1 @6 X# |3 G' q, }

! V) H7 j8 `( M! v* G* j- }2 K
0 D/ }0 l/ K; e: T $ \2 k7 b  k1 i
*****
% D+ T7 A$ T) U7 G. Y- f
/ R- Q* D0 x9 x8 ]0 v+ `$ j% ^. d2 M& L
7 m* c! u% c2 L6 S6 Q  Q1 c# ^
      我曾梦想有几只属于自己的鸽子,跃上高处,手舞长竿,竿头绑着红绸,手挥五弦,目送归鸿,把心与鸽一同放飞在蓝天白云间。
( J+ j* P/ Y7 G7 a3 B$ N+ H8 ~' W6 N     2 q1 T! o/ m3 `9 L6 k, j. b
      家鸽我最喜欢墨环儿、乌头、铁膀儿;楼鸽我最喜欢洋白、斑点,亮灰。喜欢它们的羽色清丽,文雅秀美,脖颈羽毛映耀着金属般的色泽,喜欢它们对家的矢志不渝,无论简陋还是繁华,喜欢它们示爱的舞步,热情欢快。好公鸽见到雌性会追逐骚扰,胸挺得像志得意满的将军。双翼端起,原地转圈儿“咕得咕”鸣叫着去“催”(情)。性起,尾翼会膨胀如展扇拖地。非妻雌鸽会怯生生地躲闪以单翅拍击自卫,一夫一妻的配偶会频频点头示意,缩颈耸肩温顺地迎合。感情升温,雄鸽不失时机地跳到雌鸽背上交尾。扇翅平衡,技艺高超。俄顷,功课告成。“啪啪啪——”雄鸽神清气爽,振翅如鞭,情不自禁,冲天消解激情。雌鸽受精作卵,安之若素。/ k9 p/ _6 e  h- U6 r% o
      
' A. x. W( Z7 L1 L( I' b      多美的情景!意会而已,家父痛恨养鸽子之极。2 J  I. ^) c* z1 V5 @- K
      ' ]6 E9 d" ^0 p+ I/ T0 h* a, G) N0 A
      初中同学和尚有只楼鸽,是个崽儿,鼻翼带花,鼓脑门,扣嘴儿。羽毛浅灰色,膀儿齐齐的两道深色条状,非常好看。我喜欢。和尚说,想要先拿走,一块钱,有钱再给。我如获至宝,悄悄捧回家,找个木箱作窝,放到小南屋。父亲下班发现了,马上责令哪儿来的还哪儿,并以一顺口溜为训诫:“望天儿,家败,吃剩饭,踩狗屎”。我不想吃剩饭,不愿去踩狗屎,更不愿父亲对我不满。自此断了养鸽子的念头。
9 M& W" @- g  b+ W, G' i8 Y1 @- H- x  c$ A2 C$ H% j9 q- a
       梦里有鸽子飞,也有砖头飞。起因是东后街骚立子的一只杂毛白被金三儿逮到了。
" a5 t: D% Y$ {       . M: I* `' L! _7 `: }
      一只不起眼的鸽子,人家登门来要,给他就结了,抓破脸不值。可这只身型大的“杂毛白”,一双亮晶晶眨动的眼睛,像是蛊惑了三儿的贪心,从逮到就没松开过手。骚立子站门口挺动情地说:“我这白,正趴着窝呢,崽儿快出来了。”金三儿根本不理这茬儿,来了句:“我和你过死的。有本事你也逮我的鸽子。”金婶一看这阵势,仰脸欠脚对着金三儿吼:“挨刀的,还给人家。街里街坊的。”金三儿梗着脖子吼:“就是不给。我逮的。弄死我也不给。”1 S  C2 }! `2 B/ X8 }
+ w. M/ c+ ~2 x6 K' L
      院外看热闹的人不少,聚在木头电杆子下听赖鬼于四儿白呼。于四儿永远是一副脏兮兮的样儿,胡子拉碴,脖子糙红,花白的刺头扎煞着,像用久了的马桶刷。空心袍老棉袄外系着根绳子。脚上踩着一双黑不溜秋的棉胶鞋。他斜倚着电线杆,很有耐心地把一个窝头掰成小块儿,巧妙地放在一只手上托着。掰完,另一只手拣起一块送进嘴里,边咀嚼着边说,“骚立子这只白跑我那儿好几回了。每次逮住。我就打发傻愣儿给送回去。”又一块儿窝头进嘴了。) w. V/ R) C: Z+ w8 `/ F
- u) Q6 Z8 K; t/ \5 B, [; W
       院内金婶动手了,气呼呼连抓带夺,金三儿性起,两手一发力,把鸽子脑袋拧了下来,黑红的鸽血溅出,滴答、滴答掉到地上……金婶愣住了,接着,“嗷——”的一声干嚎起来,在场的人惊得目瞪口呆。骚立子回过神来,机械地抬起手,抹了把脸,梦游一般转身走了。
" _6 s; x' a& e' Z0 W7 m# a! S( _2 R2 A& w: N
      傻愣儿是于四儿大儿子。于四儿五个孩子小名都和鸽子有关。于四儿丢过一个通体紫色的鸽子,鸽子市买的,花了多少钱于四一直没露,反正不便宜。这个品种叫紫剑,于四儿喜爱得不得了,细心呵护,精料喂养。别看家乱人不利索,可养的鸽子个个水灵。紫剑蹲了五天房,于四儿觉得差不多了,就在一天午后,打开了缝着的翅膀儿。心想天都快黑了,裹在鸽群试着飞飞。不曾料到,这只紫剑随鸽群转了一圈后,忽然掰了出去,越飞越高,然后,如离弦之箭,朝南遁去。
) I. n. F3 s3 h. G" |1 q1 w1 G; ^. p  u; A8 ?
      于四儿拍手打掌,惋惜不已。不停地叨咕,性大,比楼鸽还性大恋家,是只好鸽子!" j$ J& h, X) I  V2 }4 t# r$ s

! f8 O! L! U# g7 j      鸽子丢了没几天,三儿子落生了,小名叫紫剑。* o* X3 F9 c; b7 t
9 }! T/ X6 }9 N2 _
        “骚立子这白沒记性。到处乱落。我的鸽子要这样,我早就处理了。我的鸽子,那才叫听话,甭管飞多高,我站高处一吹哨儿,‘唰’全落姆家房上..…”4 J; r& z& I  E* B+ n7 |
: Y  k. q# g* P& m; L
       骚立子蔫头耷脑地出来了,于四儿把最后一块窝头放进嘴里,把两手笼进袖筒,追了上去:“没戏吧?我就知道,准没戏。”骚立子一言不发光顾走,于四儿屁踮儿屁踮儿地跟在后边,蠕动的嘴不耽误叨咕。6 ~. X# I& t* c$ ~, d* t

& O6 M  B8 C+ S4 ?9 J9 ?       骚立子养鸽子刚入门,算是后起之秀。这只杂毛白,成了他的符号。他才建立的符号没了,被人蛮横地扭断了。" ^0 Y( a. g5 w0 g7 N8 S2 s! g

& y3 e/ s% \/ u7 b. n# u      这天后半夜,院儿里人几乎都被飞来的砖头砸醒了。“咣、咣,哗啦——”几块砖头落点正中金家住的西房。天亮后,能清楚地看到房顶上有半头砖和碎了的阴阳瓦。
- n" K: j6 i: l' I: k* N( E" Z9 H" W! \* h, r& S1 d
      惊魂一幕无人提起,像没发生过一样,可谁心里都明白,是骚立子失去鸽子,拿砖头在飞……; p" }' @9 W0 S0 U" @8 b
  W5 ~9 k4 c4 @6 h$ b3 N
0 S$ b# C/ ?' d0 O3 x4 }" T
*****0 c. Y! C' a) }8 `6 y% U$ }

$ A7 ?0 I! z, h       赖鬼于四儿有次酒后坦言,颇令听者动容。都知道于四儿能侃,三句话不离鸽子。可没想到他能推鸽及己,推已及人。
  [1 e& ]" o& z! i$ I      * [* g  a& x8 f& Y" ]. }- i
       鸽子,都觉着挺自在的。见天在天上飞,飞完了吃、喝,踩蛋,趴窝,有人伺候,照应。天热了,还得给预备水洗澡,活得多美啊!
# |3 t. \) ^" h( I      
; ?$ N$ Y$ N  D$ |) L% E4 Q* B      可说实的,真美吗?要我说不光不美,还挺憋屈。您甭不信,鸽子得听人的。我的鸽子得听我的,什么时候吃,什么时候飞,什么时候趴窝,甚至谁和谁配对儿都得我定。家鸽,家鸽哪儿有野了梗(野鸽)活得美!
' ^$ b/ P4 \$ n2 b6 z& i
      
9 e6 d& [* j* v- z* m      于四儿举起手里的茶缸子喝了一口。
, m6 k4 {, [1 |" J      
! R7 S$ G9 c5 H  f: d" \' }       0 e* ]- d9 B3 y5 k0 `( a/ I
      都叫我赖鬼于四,我赖吗?论为人,我比别人局气。我逮着鸽子,只要是认识的,谁来要,我都给人家。我从不指着它赚钱。告诉你们,我于四儿沒吃过鸽子,信吗?从小到大。我就是喜欢。这小性命儿有灵性,我打心眼儿里爱……可,可有时候我觉着,我活得,他妈的还不如只鸽子……: r5 H% t) T  T4 \( A  x" n
      & d6 L4 t3 o! c; c% g( u" x) u
     于四儿有些哽咽。赶紧又喝水遮掩。1 Y% z9 Y7 O# X
     
% b8 `" G6 Q& g( R9 T- m      瞎说说,说实的,我于四儿活得特简单,三件事: 烧锅炉,揍(造)小人,玩鸽子。这叫武大郎玩夜猫子一一什么人玩什么鸟。- U3 s# `) f- g( o- H8 ]! o
     
$ p# D) I$ j; E* Q% ?      骚立子搭茬儿:“那是,你媳妇和你结婚,肚子就没闲着过。”众人笑。
0 ?) v* y( W( k$ V      , f0 C/ k. o5 A5 j% d$ Y
      于四儿也笑:“地不冻,慢慢种。我的地我种。和鸽子一样,我俩一对儿。”6 g9 w7 U1 Q5 n, o: i% z3 k
* j; }8 e9 z; b3 E6 q5 Z. o2 J' k2 I
      没两年,金爷家被街道定为“我们都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的运动对象,遣送下乡了。乱哄哄的日子,谁还顾得上墙角窝里的鸽子!待想起时,没来得及处理的已经挺了,孵的蛋也臭了。3 J/ ]- H* j& Z( w
; o9 J9 i) O* s- {2 u

8 K  N6 ?3 L8 d       “虫儿”之意解了。古人用“虫”泛指一切动物,虫分五类:禽为羽虫,兽为毛虫(如把老虎唤作大虫),龟为甲虫,鱼为鳞虫,人为倮虫。虫儿“气”打头,贬义了然。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1 09:49:31 | 显示全部楼层

RE: “气虫儿”

今天是2018 最后一天,具有特殊的意义。把今年新完成的一篇拙作奉献给老北京网的朋友们。顺致诸位朋友新年健康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31 09: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片 于 2018-12-31 09:54 编辑
" [- Q& P& u' |# T0 O8 U; N# h# R- m6 o; R
新年健康快乐!
8 O6 e3 M8 `- K2 x7 @4 ]
& [2 i6 [8 ~% Z9 j% M  u DSCN0067.jpg
7 T, u+ D  k" `& u. W4 I4 }1 ]
. ^. c; `" x* j) }  e+ |" I$ o3 o8 w' v
3 A1 t% Q7 t" j6 V4 [' x5 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1 10:01:45 | 显示全部楼层

RE: “气虫儿”

老片 发表于 2018-12-31 09:526 T7 @& c8 }2 L, B2 ]* U) j) ?
新年健康快乐!
- g( j, u( G! w2 h
漂亮!“环儿”% {  C+ t$ P% z5 Y$ x8 Q& [& d+ r
片版,新年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31 13:07:43 | 显示全部楼层
從小也養過鴿子,鴿子在先生筆下活靈活現,動作、習性、養鴿人的心聲,都深入其境,想必先生也是養鴿愛鴿人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31 16:26:26 | 显示全部楼层
行家,还真不一般,西后街还有一性白的鸽子有不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31 16:40:39 | 显示全部楼层
风头  点子 铁膀 铜之乌 铁之乌 楼鸽  鸽哨  双恋 三联 葫芦  那时养鸽老茬架 附近家的鸽子 落我家了  先舍法抓住  家里都有 抄子  上房 得机会 抄  实在 没折了  有弹弓 跟弩似的  子弹跟 玻璃球大小  黄泥做的  打死。赶快藏起来   一会人家主人来找  知道打死了   就结上仇了  50年,信鸽代出  我们院有两家养鸽子 ,现在是养信鸽,信鸽 欧洲的品种好  国内属 上海 南京  最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31 17:51:50 | 显示全部楼层
特别喜欢家鸽,就是没地方养,就剩看看的份儿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31 18:47:24 | 显示全部楼层
京味儿十足,人物活灵活现,好文!祝您新年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31 22:38:16 | 显示全部楼层
  对养鸽子这事我是一窍不通,吸引我读完且意犹未尽的是文字。在栩栩如生、笔下生花的描述面前,内容反而不那么重要了。( g9 f* k2 d; n# z" w
  期望来年还能常读到您的文字,顺致新年问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 09:57:39 | 显示全部楼层

RE: “气虫儿”

hwar4073 发表于 2018-12-31 13:07
5 X5 \  K* t, ~# \/ ^2 K從小也養過鴿子,鴿子在先生筆下活靈活現,動作、習性、養鴿人的心聲,都深入其境,想必先生也是養鴿愛鴿人 ...

* g+ j4 E7 a. }- @您新年好!小时候酷爱鸽子,和人聊天都把话题往鸽子上引。
) J. O0 `0 X5 {% d长大后,生活繁杂,诸事分心,哪儿还有那闲情逸趣了。/ z9 l& v7 S* e$ V( c* l/ P
舍弟也爱鸽子,头几年养了30多只,曾嘱咐他,注意卫生,注意邻里关系。喜欢,养几只玩儿,没必要弄太多。舍弟还算听话,留了8只,余下的都处理了。- m6 Q5 P" Y( T( O
鸽子美丽,助人雅兴,可现在条件有限,平房没有了,楼房不适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 10:00:28 | 显示全部楼层

RE: “气虫儿”

华严寺后身 发表于 2018-12-31 16:26
" J- B6 C. Q5 k2 R5 [) ~1 b5 f行家,还真不一般,西后街还有一性白的鸽子有不少。

. Q5 m/ d1 M3 t是,那会儿德外养鸽子的不少。还有“四辈儿”等,一拨拨的。因为鸽子没少有矛盾。
3 b& ~' `; U* ?* ?$ p2 [2 {新年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 10:03:02 | 显示全部楼层

RE: “气虫儿”

米北愚翁 发表于 2018-12-31 16:40
( c- D, Q. R" l8 R" m3 j风头  点子 铁膀 铜之乌 铁之乌 楼鸽  鸽哨  双恋 三联 葫芦  那时养鸽老茬架 附近家的鸽子 落我家了  先舍 ...
' F& K$ y; W# e& q4 @% G' f) L
您新年好!一看留言,就知道您是行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 10:06:27 | 显示全部楼层

RE: “气虫儿”

三联儿 发表于 2018-12-31 17:51; t/ Y( o: |/ f, t& g
特别喜欢家鸽,就是没地方养,就剩看看的份儿了。

; I- b' i' l  x- z  G. j, g& W5 {曾经有过一丝忧虑,北京家鸽没人养,那些好品种会不会绝种啦。前不久上网搜了一下,还是有不少养鸽专业户,肯定有失传的。
  p9 w5 g7 @# o& W0 M$ @' M新年好!兄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 10:08:20 | 显示全部楼层

RE: “气虫儿”

了然客 发表于 2018-12-31 18:47
* P, E$ t6 ~8 E: ?  s京味儿十足,人物活灵活现,好文!祝您新年快乐。

0 K: f: P$ |/ v7 e( O谢谢赏读!同祝新年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 10:12:02 | 显示全部楼层

RE: “气虫儿”

董瑞征 发表于 2018-12-31 22:38
  J. P2 N: T  C* M  W对养鸽子这事我是一窍不通,吸引我读完且意犹未尽的是文字。在栩栩如生、笔下生花的描述面前,内容反而不 ...
3 X4 o) {* D. v; d0 e; x
老董新年好!看发图又去无锡了这是。那边温度如何?有暖气吧。4 n+ A7 k' a3 o* r: u
谢谢您的鼓励,新年继续努力创作,争取多写点有看头的文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 20:37:06 | 显示全部楼层

RE: “气虫儿”

安德路 发表于 2019-1-1 10:121 _" u5 Z# t4 J2 o+ H) S, U
老董新年好!看发图又去无锡了这是。那边温度如何?有暖气吧。9 Y& `5 e9 |& c5 z
谢谢您的鼓励,新年继续努力创作,争取多 ...

0 |8 f4 o7 D1 s1 L3 {$ s9 i  温度比北京稍高,但空气湿度大,感觉阴冷,不如北京的干冷。在这儿每天就靠电暖气活着。
0 d* L5 ]8 f6 m) l' F# j! R1 R  安先生今年还有赴美计划吗?等您新的游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 17:00:53 | 显示全部楼层

RE: “气虫儿”

董瑞征 发表于 2019-1-1 20:37/ P5 M! O' o( s; z
温度比北京稍高,但空气湿度大,感觉阴冷,不如北京的干冷。在这儿每天就靠电暖气活着。1 m) I/ {5 d, a( Y6 Y9 N/ D
  安先生今 ...
2 M( L3 V( d- y( Q2 d
新年好!老董" k5 Y4 Y1 C7 F  n
南方没暖气,那真够瞧的。还得注意保暖。2 v4 c/ c$ z: i# L% k/ P; z
今年什么时候去,得听闺女的,十年签证,随时可以走,得就和她的时间。: ]3 l$ u$ c1 s8 }. J% T
犯懒,上次游记本来计划写十篇,完成七篇,余下的还扔着呢。惭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3 11:26:33 | 显示全部楼层
华版过年后没动静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3 13:59:22 | 显示全部楼层

RE: “气虫儿”

安德路 发表于 2019-1-2 17:00# C; b" _/ ^: r! Q
新年好!老董9 Q, B0 Q& t  ^8 A; U
南方没暖气,那真够瞧的。还得注意保暖。1 u+ l: n7 ^# _& X
今年什么时候去,得听闺女的,十年签证,随时可 ...
2 N# m( a- C6 U, K* b6 Z
  您不用惭愧,不想写的时候就扔着,兴致来了,想不写恐怕都难。7 O+ p. v+ X7 y0 H; W1 c$ `! p
  写一篇让人爱看耐看的文字真不容易,所以我十分钦佩包括您在内的各位文学高手的文字。能称之为优秀散文的作品读起来有一种莫名的享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1-24 12:53 , Processed in 0.068331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