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查看: 566|回复: 1

打黄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28 10: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是发生在我们国家三年自然灾害时的一件往事。
, x0 O% Y1 g* h( ]2 _那时候由于我的年岁小,不可能亲身经历,即便是那时年龄足够大,也因为没有专业技术会肯定落选。  Z" p& K4 c1 n4 g7 I
所以,当年驻京的各大机关和部队的首脑单位组织打猎队,跑到内蒙古草原去打黄羊,运回北京来改善各单位干部、职工们困苦的生活的事情,我是在长大以后听当年的经历者们叙述的,但那黄羊肉估计当年我也吃到过,只是年代久远,印象不深罢了。
% {. k+ f: t0 X4 S; J5 i" c那是在我们国家三年自然灾害最厉害的时期,由于粮食短缺,副食品不能保证起码的供应,这给全国的百姓们的身体带来了极大的损害,贫血、浮肿等疾病在国人中普遍存在,尽管国家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来改善供应,但粮食歉收等要命的问题不可能在短时期内得到根本性的解决(后来粮食供应有所缓解还要靠国家拿出宝贵的外汇从国外进口了几百亿斤粮食,据说提出这个建议的是陈云)。于是,京城内的各大单位纷纷开始想出各种办法,帮助本单位的职工来共度饥荒,组织打猎队到内蒙古草原去猎杀黄羊,就是措施之一。9 \$ k* f8 f5 J- X5 a/ [1 F
当年,在中蒙边界地带生存着大量的野生黄羊,它们的足迹遍布中蒙边境的两边。外蒙地区如果发生了干旱等灾害,黄羊赖以生存的青草长势不好的话,它们便成群结队的跑到边境线的中方一侧来吃草,生活。
9 H9 \5 ?7 d2 ~% ~- U* ~9 Q由于黄羊栖息之地是广泛的大草原,那儿地广人稀,加上生活在那儿有限的牧民多是游牧民族(蒙古族),不以打猎为生,因此,在缺少了天敌的情况下,那些黄羊们便迅速的繁殖,栖息和成长,以至于形成了一个种群数量非常庞大的黄羊群。0 n6 L" O) Y2 e6 o
因为京城的副食供应产生了困难,而在中蒙边境地区又有大量的黄羊存在,于是,被饥饿所迫的人们便开始打那黄羊的主意。最先到内蒙猎杀黄羊的应该是部队驻京机关(各大司令部等),对于这些单位来说,射杀黄羊必备的交通工具和武器弹药都是现成的,于是他们便从现役部队中抽调出一些干部和战士组成打猎队,奔赴中蒙边境地区打黄羊,然后将那战利品运回北京,为京城部队的各个单位的干部、战士增加生活必须的卡路里。
& G. q1 |4 r0 ~之后,驻京的各大国家机关也学习部队办法,组织打猎队,依然奔赴内蒙的大草原去猎杀黄羊。我爸爸、妈妈所供职的国家计委(国家经委)也从干部中抽调出一些复原军人组成打猎队,去猎杀黄羊,用此办法来维持本单位的干部及家属们的营养,因此,我也从中受益。
. t& x& c3 U, V$ v9 e( {最先听到打黄羊这件事情还是上大学时我的一位体育老师。他年轻时是一名国家的射击运动员。当年国家体委为了保证体委干部、职工的肉食供应,曾从射击队抽调出一部分运动员奔赴大草原去猎杀黄羊,我的那位体育老师便是打猎队的成员之一,应该说他是亲历者,因此,打黄羊这件事情的真实性应该是不容置疑的。
2 q/ z7 W, C8 l/ B, R( H! Y据说,当年因为猎杀黄羊过甚,原来生活在内蒙的黄羊后来都跑到外蒙去了,多年后只因为那边遇到了大旱它们才又跑了回来。* x' o9 T7 c- z; S
不过,现在那黄羊已经成为了国家的保护动物,种群数量也在不断的增加,这一点应该值得我们这些曾经吃过黄羊肉的人欣慰。
+ R6 C, s9 L% v
发表于 2018-9-29 11:32:31 | 显示全部楼层

RE: 打黄羊

记得这事,黄羊肉我也吃过。我们单位打不了黄羊,是别的单位“支援的。不好吃,硬着头皮吃。我们单位自己做过“人造肉”。原料就是普通的杨树叶子。我还参加过杨树叶的收集。杨树叶不是到处都好的。我参加过到颐和园北面一带采集过,说那里的好一些。但这种人造肉更难下咽。很快就不做了。那时候不少人“浮肿”。大家各自想方设法搞点营养代用品。有的人打麻雀,或诱捕麻雀。我家托人到郊区或附近河北省的地区买过“田鸡”(青蛙),为此还受到过批评,做过检讨。不管怎么样,最后都挺过来了。
3 Y- j6 y$ R/ N: k, U- D2 f4 a% y; V

' r; @! V5 v/ ]7 u; R  Z9 l* ?* q, W0 Z+ s"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8-12-14 01:58 , Processed in 0.044175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