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繁體中文 切换到宽版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更多»
查看: 316|回复: 4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北京天主教“四堂”的早期模样[含4P]

[复制链接] 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4-6 11:48:40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枫影斜渡1 于 2017-4-6 11:53 编辑
" v1 o4 j% z0 O) ^1 ^& L9 b3 k- L) u1 _
                                                     北京天主教“四堂”的早期模样
2 v9 K8 \. G& p# Y: P7 Z8 E2 |; T- ~
在美国国会图书馆专门收集俄罗斯文化资料《尤金馆藏》 ( Yudin Collection )的藏品中,收藏了一位根纳迪·瓦西列维奇(GennadiVasilʹevich:1840年-1912年)捐赠的一批素描手稿。
3 W2 r4 b% k5 I0 E6 C/ v. }
其中在标注为“St. Joseph's church within walledcompound in Beijing ”includes Chinese languagecharacters on right and left margins (北京圣若瑟天主教大堂,外有围墙。左右空白处饰有中文字)的速写画的两侧白边上,写有中文字。(图1)
图1

- x$ T8 d: \7 v- U( O6 B
左边框上是“东堂若瑟大堂”、下是“西堂七苦大堂”;

8 }& F) E: V) ]- C" @) z& }3 K
右边框上是“南堂始胎大堂”、下是“北堂首善堂”。

. T' U# z5 I0 I' W( y
作者:佚名。创作时间:1860年-1900年

* o5 d. J" |3 v4 S( x
原标注确认了图01是北京的东堂若瑟教堂。

5 W- \( q# _, [
在《尤金馆藏》的藏品中,我找到三张可能和北京教堂有关的速写:
) y# G8 a, B* |8 f# }8 j4 H% u1 f
02 Bird's-eyeview of a church in a walled compound in Beijing (鸟瞰北京一座带围墙的教堂)

* d; p* Y8 S! ~! Z* k
图03.  Churchin Peking(北京教堂)
; ~, K( A% t* f: N3 B" p
04.  Catholicchurch with walled courtyard garden in Beijing(北京一座带有花园的天主教堂)
$ I# O0 Z0 z  y9 O
北京自1605年(明万历三十三年) 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准许进京传教,天主教耶稣会在北京先后建起南堂(1605年),东堂(1655年),北堂(1703年),西堂(1723年)四座教堂,“四堂”在历史上因地震、火灾和“禁教”,多次遭到毁坏和重建。根据各教堂初建,重建,再建,修建的历史,可以确定:
: ?! a1 d) s& J6 A# p/ W" h. }
“四堂速写”中教堂存世的时间分别是:
- ]* y" t$ Y9 ]6 ^* R
“东堂若瑟大堂”:1662年-1807年

& Z6 W- j; i5 ~
“西堂七苦大堂”:1723年 - 1811年
4 R; C! A" d3 {
“南堂始胎大堂”:1776年 - 1900年

: c1 z! t9 w7 W0 R
“北堂首善堂”   : 1703年 - 1827年
0 \+ S! R8 L9 C  K
这四座大堂同时存在的时间是1776年 –1807年,也就是清乾隆四十一年至清道光七年的31年之间。从速写的风格看应该是一人所作。而作图的时间就不是原标注的1860年,而是更早,也不是1860至1900年之间,因这段时间的的北京“四堂”都有照片和绘图为证。

' e0 Q% R, s& o$ v0 E/ T& c
原注中把“东堂”确认为圣若瑟教堂,即为天主堂,而东堂一直隶属南堂。把“四堂”归在“天主教堂”名下,应该是1783年罗马教皇下旨法国味增爵会遣使团取代葡萄牙耶稣教团之后。

7 {4 L) S7 e: Z" \
这样一来北京四座大堂同时存在的年代从1776年 – 1807年,缩短到1783年 -1807年之间,时间从31年缩短到24年之间。
0 x+ B2 J6 e+ ]& Z) \3 R
这段期间因礼仪之争, 1720年(清康熙五十九年)康熙帝下令禁止传教,雍正帝继位之后再发禁教令,留居在中国的传教士被圈禁于四堂之内。乾隆帝秉承祖训,禁教措施有过之无不及,尽管朝廷留用了大量的“西洋人”,只许他们展现各自的艺术才华,绝不准他们传教。在这样严厉禁教的皇都京城,洋人只能生活在“四堂”内。留京为清廷服务的“洋教士”不会去速写“四堂”,如果制作“四堂速写”肯定为“外人”,留京的外国人事先已承诺终身为清廷服务,不可能回国,也不可能通过邮寄或托人带离中国:当时清廷对洋教士寄回国的信件有严格的审查制度,一旦查到不合适的内容,或私寄邮件都会遭到严惩。
) Q/ ]) Y1 Q; y6 M, H. n
对于生活在在北京的外国传教士之间是不会用church catholic”这个称呼。从素描上标有模糊的拉丁字母,可以推断最有可能用这种称呼的是信奉“新教”的人,比如英国人。

! K, q- N/ I: |0 V
因此绘“四堂速写”的人必须是会画画的外国人(这种速写在当时的中国还不被认知),他必须对这种建筑有兴趣,并且有机会去过那里,有短暂的停留,迅速画出“四堂”的大致轮廓和主要特点。他不仅能画,还能把绘好的画带回去。
5 D8 E1 q' z/ c" j
在1783年 - 1807年之间最有可能画出“四堂速写”的是1793年随英国特使乔治·马戛尔尼(GeorgeMacartney 1737年-1806年)访华使团中的制图员威廉•亚历山大(William Alexander 1767 年-1816年),他的任务不同于“画家”,而是用绘图收集情报,当大多数使团成员去承德热河避暑山庄谒见乾隆皇帝时,威廉•亚历山大留在北京,在9月至10月之间的二十多天的时间内,他完全有可能通过前期担任翻译住在“四堂”内的洋教士,或通过后来的结识的“宫廷画师”,见到“四堂“。
+ [. {( `: v9 \# N1 |
为什么威廉•亚历山大绘制“四堂速写”在他后来绘制出版的图画中未再出现,乃至在他去世三十年之后插画设计家托马斯•阿罗姆(Thomas Allom,1804年-1872年)1843年出版《CHINAILLUSTRATED》的画册中用了威廉•亚历山大的大量原作和素材,也不见北京“四堂”的踪影。原因可能是当时信奉“新教”的英国人和“天主教”不合,加之早期在中国传教的主要是葡萄牙耶稣会,英国人在这方面的确没有什么可彰显的。

+ A) }9 V1 `6 Q& }
(详细论证可参看我的新浪博客《寻找北京早期的四大天主教堂》)
% E5 G3 g) C/ s) o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微信微信易信易信
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支持支持 反对反对 一键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沙发
发表于 2017-4-6 12:27:31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板凳
发表于 2017-4-6 13:44:18 | 只看该作者
珍贵的史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地板
发表于 2017-4-6 13:46:59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发表于 2017-4-6 17:46:12 | 只看该作者

RE: 北京天主教“四堂”的早期模样

珍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一键登录: 更多»

本版积分规则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官方QQ群
载入中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小黑屋|手机版|百度|谷歌|与网站联系|老北京网    

GMT+8, 2017-4-28 04:26 , Processed in 0.256608 second(s), 52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6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