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查看: 560|回复: 1

幽灵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27 17: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冬虫夏草 于 2018-7-27 17:14 编辑 . m( U- ?2 ~; G/ E1 J+ g
0 r3 [9 B6 D" H( K0 c3 [
                            幽         灵
! Z$ {& z& L) I- Y5 u
" e* m7 ~6 a4 A% |
我们大家正在谈起对近来发生的诉讼案的撤诉。那是在接近黄昏时分,在格莱尼尔街的老宅里的一帮朋友,每个人都要讲个故事,一个声明是真实的故事。后来,来自塞缪尔城,已经82岁高龄的马奎思站起身来,靠在壁炉台边,用有些颤抖的声音说道:, ?, i- s% `# ?+ b' g
( B& K, n3 G- r" ?7 Y
“我也知道一件怪事,它太离奇了,以致于让我一生都魂牵梦绕,挥之不去。现在距离事件的发生已经过去了56年,但是每个月我都会在梦中和它重逢相会一次。如果您了解我的话,就知道恐惧的烙印和标记就是从那一天开始伴随着我的。我经历了十分钟如此可怕的恐怖,就是从那时起,一种持久的恐惧留在我的魂魄中。突如其来的噪声会让我颤抖,跌入灵魂的渊底。在朦胧的夜色中所看到的模糊物会体刺激得我发疯,拼命想逃之夭夭。简言之,我害怕夜晚。”/ d2 c; P7 D! T1 Z0 c
9 t% t# n& h; m( [3 J1 _7 A6 o
“啊,不!在到了我现在这把年纪之前,我原本一直不予承认!现在我什么都可以说。活到了82岁,我并不觉得在假想的危险面前必须勇敢无畏。在真正的危险面前我从来没退却过。”

: W: \  I3 l% i
7 Z. a" r! t1 z- G3 ]1 c3 R“这件事当年闹得满城风雨,把我搞得方寸大乱,在内心引发了可怕的深深痛苦。我一直把它藏在灵魂的深处,这些地界保留着秘不可宣的痛苦,难以启齿的秘密,我们生命中无法坦言的软肋。事件刚刚发生时,我不会告诉你们,也不打算做任何解释。毫无疑问这事是可以解释清楚的,除非那时我疯了。但我并没有疯,并且可以为此作证。您尽可以怎么高兴就怎么想。下面就是简略的事实:”
1 \5 a) j9 W) y& F0 a- f

, v8 I! n4 G9 S, T那是1827年7月。我在R居住。一天,我走在码头上,遇到一个自认为以前认识的人,又不能准确回忆起他究竟是谁。于是我下意识地停住脚步;那陌生人有所察觉,望着我,随后扑进我的怀里。- m4 ?8 F! S% c. R

! S' R5 u% c' a( c7 D" i6 k# ?“他是我年轻时的朋友,我曾深深地依恋过。我已经五年没再见过他了,而他似乎老了50岁。他的头发很白,他的步履蹒跚,好像衰老不堪。他似乎对我的惊讶心知肚明,于是和我说起他的生活。是厄运把它击得粉碎。”7 K. l' ]: U2 _! m/ [( b  B( ?- Y9 H
他曾坠入爱河,疯狂地迷恋上一个年轻姑娘,然后娶了她,可是经过一年的超凡的快乐和火热的爱情之后,她突然死于心脏病,极有可能是死于爱情。就在她葬礼的当天他离开了别墅,来到R的房屋住下。在这里他孤独,与世隔绝,被悲伤消磨得憔悴不堪,他过于悲伤,一心想自我了断。

0 R+ H: ]  M; j8 R# U! Z0 m% Z+ d( D' s$ c; P7 D# f- O1 |
“‘既然我和你重逢了’他说,‘我请你给我帮个大忙,去我的老房子为我取件东西,从我卧室的书桌里——我俩的卧室——我急需的一些文件。我不能派个仆人或者律师去,因为此事关系重大,绝对不可声张。至于我自己,任何东西都无法引诱我,让我再踏进那座房屋。我会给你房屋的钥匙,那是我走时亲自上的锁,还有我书桌的钥匙——以及我写给园丁的一张条子,告诉他给你开开别墅的门。不过你要明早来这里,和我一起吃早餐,到那时我们会把一切安排妥当的。’”
& i# z$ S3 I0 g“我答应愿意为他效力。这不过是一次旅游罢了,他的房产距R只不过数英里之遥,骑马一小时就会到达。”

, M8 R- E# N8 I# B- N
; V) @# r* l" v# w“次日早上十点钟我来到他的住宅,于是我们一起单独共进早餐,但他几乎一声不吭。”
" w, _% W  y( t0 I; W2 P% a“他请求我原谅他;他说,一想到我将要到他的房间去探访,一想起他那已死亡的幸福,这一切让他崩溃了。实际上他似乎犹豫不决,先入为主,好像在他灵魂中正发生一场不可思议的搏斗。”

0 g1 y5 |! c7 X
' B% x0 w9 d$ t! ?0 x& J. W“最终,他向我详细交代了必做之事。这非常简单。我将用钥匙打开书桌右边的第一个抽屉的锁,从里面取出两封信函和一卷文件。他又补充说,‘我无需请求你克制自己,不去把它们看上一眼。’”
& @/ @+ z7 ^0 V8 P“听了这些话我感觉受到伤害,于是有些声色俱厉地和他理论。他结结巴巴吧地说,‘原谅我,我过去吃尽了苦头,’说着他哭泣起来。”

9 ?) z: m+ }! L8 }, i1 p; @! ]+ `0 S3 E9 P  n- i' ^4 Z; {
“大约在一点钟左右,我向他告辞,去完成使命。”
( h: _- ~3 }, L$ m* z* P6 e“此时天气晴朗,阳光明媚,我骑在马上在田野里慢跑,聆听着云雀在歌唱,以及佩剑随着音乐有节奏地在马靴上的撞击声音。之后我进入山林中,让马儿缓步漫游。我穿林而过,七横八叉的树枝抚摸着我的脸颊,我时不时地用牙齿叼住一片树叶,而后贪婪地咀嚼着,从中获得生活的无比喜悦,令人们匪夷所思地满怀骚动的感觉,充满了无形的快乐,还有一种如痴如醉的力量。”

) v0 Q% [: N! S3 |5 o
3 a, P, a: r7 _" I" w4 E% w“在接近别墅时,我从衣服口袋里掏出带给园丁的信,却惊讶地发现信是封口的,我勃然大怒,以致于打算折返回去,不去实现自己的承诺,可又一想这样做会显得过分敏感多心。想必我的这位朋友心情烦乱,无意之中随手把信封住了。”
3 u) T0 b2 z' a6 l

7 }# W/ v/ ]2 d  b; M2 I“这座住宅似乎已经废弃20多年了.腐朽不堪的大门敞开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这门如何还能竖立着,小径被茂密的野草遮盖,花坛和草坪早已浑然一体,无法分辨出来。”
' C$ g' g# b! }: k- X8 W$ H
2 v7 c  j/ E$ y
我拍打小屋,发出很大的响动,从边门走出来一个老年人,见到我他似乎惊讶得目瞪口呆。他接过我的信,读了一遍又一遍,又把信翻来覆去地看了几次,接着又上下打量着我,然后把信放在衣服口袋里,最后终于问道:
. Y4 E0 A7 @3 F' W; ]“‘呕!您想要什么?’”
# i6 T/ U" ^# K& `

, D" o, z5 L+ {! N7 `“我回答得很简短干脆:‘这你应该清楚,因为你刚刚看过你主人的吩咐。我想进别墅。’”- Q$ I; c$ H9 l  w" \
“他似乎被镇服了。‘那么,您准备进。。。进她的房间’”6 B  A6 a9 E+ h( ?
“我开始有些不耐烦起来:听着!你是想盘问我吗?”
9 ^4 B3 e: D/ l$ e- h7 T4 W

. x) U6 y- z+ N' e“他有些迷惑,结结巴巴地说:‘不——先生——可是因为——就是,自打——自打——去世——门就没被打开过。如果您行个方便,等上五分钟,我去——看看是否——’”
  ^+ X& r/ @  X( C, c# l“我生气地打断他的话:‘我警告你,你这有什么猫腻吗?你不用进屋,因为我有钥匙!’”
+ \" p2 J! a- z; F4 U; ?6 a1 O

* H% ]$ }6 w# {3 f* E& @" _) |( l“他无话可说。‘那么,先生,我给您带路。’”1 X1 \& @* d/ [/ i/ l
“把楼梯给我指一下,你就走吧。我会自己找到路的。”% g: i) F, i' _  r4 i& t+ ^
“‘可是——先生——说实在的——’”  M- o0 w/ C4 G
此时此刻我真的生气了:“‘把嘴闭上,你会知道什么原因。’我把他搡到一边,然后走进房间。”
  z+ e5 u' e4 \9 }' b2 t% F8 F  T5 }! }7 @! t9 O7 {0 K
“我先是穿过厨房,;接着是仆人和他的妻子占住的两个房间;然后又在宽敞的客厅旁边,我找到了楼梯,爬了上去,最后认出我的那个朋友事先说起的门。”            (1)

  w; e1 u* M; y2 z" P. w  m" q
" o+ ^- n& S5 y# p& `- W' ~( {5 ~" I6 \: Y0 E8 |
 楼主 发表于 2018-7-29 18:32: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冬虫夏草 于 2018-7-29 18:35 编辑 / g1 c0 M: {4 ^2 Y4 z

- s* ^! ~& W- J6 f$ D( O“我很容易地打开它走了进去。套房里特别黑暗,以致于一开始我什么都无法分辨出来。我停了片刻,我的鼻孔被久不住人的房间那难闻的霉味所刺透。后来我的眼睛慢慢习惯了这死亡之屋的黑暗,我扫视着这间宽敞而凌乱的卧室,床上没有床单,但床垫和枕头仍然摆在那里,其中的一个枕头上留下一个胳膊肘或者头颅的深深印记,好像有人近来在这里歇息过似的。”5 C, ?4 D- ?9 {" ?$ k

7 I" B  a4 i; P3 F“几把椅子全都散乱的摆放着。我注意到一扇门,不用说是柜门,仍旧半开着。”4 L. B3 |) i; f1 U# g, h& G

7 s# t. y2 f1 Q& I. p) `) ^“我先是走到窗户跟前,打开它让光亮进来;可是百叶窗的开关锈蚀得无法移动。我甚至试着用佩剑撬开它们,但没有奏效。正当我为无果的努力而生气时,发现现在可以在昏暗中看得清清楚楚,于是放弃了多进光亮念头,径直走近写字台。”
( Q6 ]) C9 G& ?! e" U6 @4 q: x6 G. j; v; ~. \6 Z
“我坐进一把扶手椅里,放下书桌的盖子,打开事先指定的抽屉,抽屉里装的满满登登的。而我只要三封信函,我知道如何辨认出它们,于是开始着手寻找起来。我努力查看姓名地址,就在这时我似乎听到,或确切地说是感觉到我身后有什么东西在嗡嗡作响。我没有在意,认为是从窗户进来的气流吹动了悬挂着的布窗帘。但是,大约一分钟之后,又有一阵几乎感觉不到的动静,使我的皮肤发生奇怪的微微颤抖。被它分心是愚蠢的,哪怕是稍稍地,自尊不容我转过头来。我找到了第二封信,又准备伸手去拿第三封信时,一声痛苦的长长叹息发出来,越过我的肩头,使我像个疯子一样从座位上弹跳起来,随后落在几码远的地方。我在跳起来的时候把身子转了过去,把手放在剑柄上,说实话,我感觉佩剑早已不在身边,想来我一定像个懦夫一样拔腿就逃了。”! M0 h* [1 m& X( `# Y" I
$ D% `+ z3 D/ j2 A
“一个高个子女人,一身缟素,正站在我刚才坐着的椅子背后,两眼紧盯着我。”
' V6 J/ U: o5 J2 b: S; G/ t4 H
1 b8 @6 H. k* d. j3 X0 ~“巨大的震颤袭遍我的四肢,以致于我几乎要向后跌倒,只有我自己才能感受到这可怕又无缘由的恐惧!我的意识变得模糊不清,心脏停止了跳动,我在这几分钟内把后半生的苦难都遭受完了,是从不可抗拒的超自然恐惧中感受着痛苦。如果她不曾说话,我恐怕会吓死的!可她说话了,声音甜美而忧伤,让我的神经震颤。我敢说我已经六神无主,理智不清了。不!我怕得要命,竟然几乎不知所措;但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傲气,残存的军人的本能,使我,几乎奋不顾身,去维护荣誉和颜面。我想,我要重整旗鼓,和她对阵,不管她是谁,是人是鬼。所有这一切我是后来才意识到了的,我向你保证,因为在那幽灵出现的时候,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想。我恐惧极了。”
7 _! J+ m# I5 V( n6 Y1 G+ x0 i- p% O4 \- ^# N' o2 W# b/ j3 y4 f
“她说:‘呕,先生,您可以给我帮个大忙。’”  c& d- a1 N6 H, D, h
“我竭力想回答,但说不出一个词。只是从喉咙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 m9 O0 w8 N7 r! c/ i( E
( I% \# W" a9 c" i- l% M* b( i
“她又继续说道:‘可以吗?您能救我,治好我的病。我受到惊吓。饱受痛苦,呕!我这是遭受了多大的苦难啊!’说着她慢慢地在我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 |* @/ X" a0 v: D5 m
8 h) `5 N* h6 p“‘可以吗?’她望着我,说道。”
0 q1 Y" E, r+ V& r" l8 Q# w“我仍然发不出声音来,只能点头算是答复。”
% L& U( U; z5 C+ N! V, l8 A: w“于是她伸手递给我一只玳瑁梳子,小声地说:”
. Z! w5 V0 w5 K/ Q) a“‘给我梳梳头,呕!给我梳梳头;这样会治好我的病;头发一定要梳理。看看我的头——看我遭受了多大的苦难啊!都是头发给我惹的祸!’”* `) M; q. l: }* E. C
! h9 r* G3 A) O1 ]
“她的头发没有扎束,我似乎感觉它很长很黑,悬垂着遮盖住了椅背,触到地上。”* |. G4 O9 _7 w5 a! L
3 u9 T1 u/ H  e2 l* C% x' D3 x1 t
“我为何要哆哆嗦嗦地接过她的梳子,又为什么我会把那长长的黑发拢到双手中?这头发给我一种毛骨悚然而冰冷的感觉,就好像我在侍弄着无数条毒蛇。我说不清楚。”
% m& N* f+ R, a2 p/ m1 R5 c1 w+ e0 n. H# s7 G: t
“那种感觉后来一直保持和体现在我的十指之间,到现在一想起来我仍旧颤抖不止。”7 D3 r  W4 T" q4 r; H& W5 K# k' Y
9 @- h( C4 U  z1 S* j  v, h
“我梳理着她的头发。我侍弄着,却不知道如何对那些冰冷的头发下手。我搓捻着它们,给它们打结儿,又让它们蓬松下来。她叹息着,垂下头,似乎很快活很幸福。她突然说道:‘谢谢你!’从我的手里夺走梳子,从门边逃走了,我刚才进来时留意到门是半开着的。 ”
  B8 |  Z0 {* l! [
+ {) Q% ^; L7 L. ?“屋里就丢下我一个人,我像从噩梦中醒来,好一会儿我又怕又急。我最终恢复了全部意识。我奔向窗户,用尽全力崩开百叶窗,让大量的光线照进房间,我立马蹦到她刚才跑过去的门边,去发现门是关闭的,严丝合缝,纹丝不动!””0 s' ~- z& o; \# y* E* t: v; A0 E
) o/ b' [& {$ t. f! y4 X9 {9 U1 H
“于是,逃之夭夭的疯狂念头像大恐慌一样向我袭来,这种惊慌是军人在战斗中经历过的。我从房间跑过,一步跨过四级台阶,冲了下去,不知怎地,跑了出来,发现自己的马就在几步之外,于是我跳上马鞍,疾驰而去。”
/ D/ ^4 E) C) k+ I! n- @& L+ d8 L% T/ r) J, @( d' b7 e% H
“我一直跑到了R才把马勒住。我把马鞭扔给传令兵,溜进我的房间,把自己关起来,打算好好琢磨琢磨。”: i( ?% O" e0 B7 ~" g: i

/ X0 g# W& q- q2 i9 I$ s“我前思后想了一个多小时,急切想知道我是否成了幻觉的受害者。毫无疑问,我受到匪夷所思的精神打击。精神恐惧激发了奇迹,是超自然的鬼斧神工。”
! O6 O0 J7 X0 u+ [
+ V9 A6 s' H+ r1 u“我走近窗户时,打算认定自己看到的是一个幻影,一场幻觉。就在这时,我的目光,偶然地,落在胸前,我的军用斗篷挂着一些头发;是女人的长发,被钩挂在几枚纽扣上!我用颤抖的手指,把它们一根一根地摘下来扔掉。”
1 v( F7 q" H2 R" M
" b- D$ a+ }4 }% Z: u7 \“之后我召唤传令兵。我在当天备受打击,无比地心烦意乱,实在无法去看望我的朋友,同时我也想好好思虑思虑我该告诉他什么。我打发人把他的信交还给他,他收到后给传令兵开了一个收据。他特别询问了我的健康状况,被告知我身体不适,恐怕中暑了。他似乎非常焦急。第二天一天刚亮,我去见他,打算告诉他事情的真相。他却在前一天晚上外出了,还没有回来。我在当天又去了一次;我的朋友还是不在。我等了一周。他仍然不知去向。后来我向当局报了案。一场大搜寻开始了,但有关他的去向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发现。”. z& ~- ~( j. k* A

! s( @- {! G' m9 v“接着又对荒废的别墅进行检查,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有个女人曾经藏在这里。”
2 i4 Q: k& Y, C% v9 R' o9 y
" y9 ~7 F! q% Q7 T“调查没有任何结果,于是搜寻也就停止了,56年来我也没有听到任何信息;我和从前一样对此事知之甚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3-23 10:39 , Processed in 0.048060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