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查看: 780|回复: 5

猫儿胡同·第298辑:胡同理发摊后继有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24 15:39: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猫儿胡同·第298辑:胡同理发摊后继有人

猫儿胡同·第298辑:胡同理发摊后继有人

0 ]/ U) J- h9 o; @" v) t9 W胡同理发摊 薪火相传3 y4 f5 d  u) J5 q' `
- {6 q8 n. B+ N  Z
粉房琉璃街如今已经拆掉了大半。它所在这一片儿便是大吉片,清朝到民国曾经聚集着数不清的会馆。拆迁是从2007年开始的,至今,西边的米市胡同、大吉巷、果子巷、保安寺街、潘家胡同、贾家胡同都已经拆没了,只剩下粉房琉璃街山河零落的半条街。
' o3 I9 X. c5 Q
  F. D' {) N4 y0 h3 o1 U) B这半条街北边,曾经有个理发摊。摊主叫李福仓,从80年代初起,他在自己家门口摆了20年的小理发摊。5 m1 e0 p: q0 n! c

' D, w2 ^, n' |' B

猫儿胡同·第298辑:胡同理发摊后继有人

猫儿胡同·第298辑:胡同理发摊后继有人

# W% y8 r: @: x: f5 c& J5 P李福仓的摊。(已拆)
# I+ C4 U2 V  r$ {2 h  v5 @0 t( [0 `9 v
小摊看上去确实简陋,街坊们都是在他家门口的胡同路边,就把头发拾掇了。您可别看这条件简陋,多亏有了这么个常年有人守着的地方,街坊们也就有了个聚点儿。每天远近的街坊们来到这儿,老爷们儿们下棋喝茶,老娘们儿们唠家常,一年四季都这么热闹。9 Z, K4 y1 ^& ^, v8 ~' a+ a

- r7 k, r" x, i

猫儿胡同·第298辑:胡同理发摊后继有人

猫儿胡同·第298辑:胡同理发摊后继有人
5 R" J* u( e( n$ A
搬走前,理发摊前面聚集着老街坊们,下棋聊天。! t, {$ H1 C8 \; s/ L. {
7 ?- l. L( A, K7 `) K
拆迁开始之后,很多街坊离开了粉房琉璃街,但是,还是有不少人,骑着车子或是坐车,大老远赶回粉房琉璃街,找李福仓理发。为啥呢?咱北京人啊,要是住了一惯了小胡同、小平房,换个环境还真找不到这样的感觉。回来在这儿坐坐,跟老街坊们聊聊天儿,浑身都觉得得劲。1 U7 w: J5 G. w  U6 ]$ v

$ |# D1 {% r% O+ B0 X  z! M9 Z

猫儿胡同·第298辑:胡同理发摊后继有人

猫儿胡同·第298辑:胡同理发摊后继有人

( W7 _! I* z5 i' e当年这个小摊,条件不算好,但是人不少。0 o( l5 k/ s1 p$ b
& {) Z' P2 F& X, e: I4 P
直到2012年上半年,李福仓家拆迁,一家子人依依不舍地告别了邻居们。不久之后,李福仓还骑着小三轮车回来过,还在他家门口,摆起了理发摊。只不过这个时候,他家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
' l+ S2 t' v! x3 a2 r6 L+ F; f
4 K& d: n- i* U2 |  M3 G

猫儿胡同·第298辑:胡同理发摊后继有人

猫儿胡同·第298辑:胡同理发摊后继有人

1 [. L( G% i, t; T画面左边是曾经李福仓的家,右边是他骑车回来给老街坊们理发。
" P3 n4 F6 A/ P6 U% ]* U
7 {: ^, H4 s. O+ M" R断断续续他又干了一年,2014年,他就没有再出现在粉房琉璃街。在这一点上,街坊们各有说法。有的人说,他身体不好,每天骑小三轮折腾来回,干不动了。也有人说,他被拆迁的轰走了,因为他这里总是聚集着老街坊,大家聊得最多的当然是拆迁,想方法多要些补偿款嘛。所以拆迁的得把他轰走。
& ?6 G: i5 t1 e: T, y9 N2 X! G% ]; I8 b& [

猫儿胡同·第298辑:胡同理发摊后继有人

猫儿胡同·第298辑:胡同理发摊后继有人

- g$ U9 Y3 b& G8 b李福仓的家拆了。9 h+ n( D4 Y6 o- Z4 |8 z

$ D) ?) N6 [( H  x. f4 H可是粉房琉璃街的街坊们理发就有点儿麻烦了。您说这理发馆,现在遍地都是,像李福仓这种家门口条件简陋的,收费确实便宜;可是街边那现代化的理发馆,其实未必能贵上去多少钱,现在这老百姓也不缺这仨瓜俩枣。可您别忘了,这老街坊们半辈子理发,都是坐在这胡同树荫底下,吹着小风儿,聊着小天儿,听着换啤酒收破烂儿的吆喝这么过来的。就说这价钱上无所谓,这感觉上变了,有的老人他就不愿意接受了。
8 t; y5 U6 ]! }' u% J0 M3 Y+ q. Q
前一阵子,粉房琉璃街街东边,又立起来一块儿理发的招牌。看起来,这胡同理发大计,有了新的继承人了。赶紧去看看吧。
) Q/ _" i' ~3 a2 j1 j+ o7 o7 s$ {6 e9 N% K

猫儿胡同·第298辑:胡同理发摊后继有人

猫儿胡同·第298辑:胡同理发摊后继有人
3 v8 n7 ^! t, W
- I" l4 k6 q$ x- J; X) W
从这个门进去,是条大概十来米长的过道。左右手边儿的房子,都已经拆掉了半截墙。一直走到头,豁然开朗,小院子里面有这么一片大概四五米见方的空地,空地上架着一个四面透风、塑料布顶子的凉棚,一位大姐正在这儿忙活着。这条件嘛,真是够简陋的,一张破写字台上摆着水壶、肥皂和一面大镜子,旁边塑料绳上搭着两块手巾。
0 t8 g7 i: ?* r! Q2 f9 E
' ^, k2 S+ @+ j

猫儿胡同·第298辑:胡同理发摊后继有人

猫儿胡同·第298辑:胡同理发摊后继有人

0 N1 K, G5 l- V1 n* L3 w98号院里面的理发棚子。
: \' \* {6 \/ O4 P7 S( T. S/ w
, }5 B3 x- ?1 x5 I) _再仔细一看,这哪是院子里的空地,分明就是一间已经被拆掉的房子。那拆出来的破砖头还在一边摞着呢。咱北京住房条件这么紧张,粉房琉璃街这一带都是普通老百姓,院子里不大可能有这么大的空地。
4 p' w4 `) v5 c% M/ O& X3 C2 h) B

猫儿胡同·第298辑:胡同理发摊后继有人

猫儿胡同·第298辑:胡同理发摊后继有人
4 Z* W6 @" p- B+ W. b" Q, a

+ \3 t6 [) ?# y/ Q* _; ~拿着剪子忙活着的是一位大姐,大姐笑呵呵地打招呼,可是一听,她有点儿东北口音。细一打听,原来大姐还真是东北人,今年41岁了。大姐名叫祖敬义,生在哈尔滨呼兰区。小时候在家里务农,后来在天津开了个理发店。2008年,她嫁到了北京。
- F. C: {: [" e! F! `/ D7 O3 h
2 c1 T! ^0 D* T  V6 n; d9 b' p

猫儿胡同·第298辑:胡同理发摊后继有人

猫儿胡同·第298辑:胡同理发摊后继有人

$ U3 o$ r1 l0 o' p  t+ {
& {  h% O! m/ z3 r1 ~下午这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她这来了四个客人。第一位是90多岁的老先生,剃头刮脸。我问老先生高寿,老先生看着我笑了笑,祖大姐在一边说,老爷子90多岁,住在福长街,耳朵听不清啦。于是,也没跟老先生聊什么,但老先生起身的时候却对着我说,“那些现代的理发馆,都是给年轻人的,他们不给我们老人好好做活。她这儿的手艺也好,人也好。别的地方给多少钱,我都不去。”& ?7 S7 @- |& s9 f

1 @" h- U3 z3 `; \. Z接着是三位老街坊,其中一对老夫妇,还有一位大婶。理发的地方不过是个小棚子,祖敬义一个人都快转不过身来了,于是老先生理发的时候,两位大婶就坐在一旁的小马扎上聊天。他们都是粉房琉璃街的街坊,彼此都已熟识了几十年。这些年老街坊们搬走,但彼此感情深厚,经常在附近聚会,无论是搬到东边的还是搬到北边的。/ `6 @9 B7 D; x0 Z

# Z% e5 V5 u* v$ N$ z9 p; L# P

猫儿胡同·第298辑:胡同理发摊后继有人

猫儿胡同·第298辑:胡同理发摊后继有人

! S2 U5 d  e& S/ v. e; D! Y# L& N- ?  T4 s& S
他们更爱聊的,是祖敬义的丈夫,因为“这孩子孝顺。”3 \6 f0 d$ x0 {* X$ n

1 f6 `- `* c# `* ]祖敬义的丈夫孟佳,今年32岁,比媳妇小9岁,从小就生长在粉房琉璃街。2007年之前,孟佳到天津玩,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比他大9岁的祖敬义。接着两个人回到了北京,这桩婚事,父亲断然不会支持,但孟佳喜欢祖敬义的踏实肯干,祖敬义看重孟佳重视家庭孝敬老人——跟随爷爷奶奶长大的孟佳直到现在还照顾着奶奶,爷爷则在几年前过世了。& F8 U, X7 `# N# w- {; B$ _9 c
9 U1 k4 \) c7 A8 a9 v# m, I

猫儿胡同·第298辑:胡同理发摊后继有人

猫儿胡同·第298辑:胡同理发摊后继有人
4 ~+ _6 @4 S0 o& f$ G& E
光头的胖小伙子,就是孟佳。
3 S& W, ]& Q! A
  G0 J; }. T3 x9 Y0 @2008年,两个人结婚了。“很多发小朋友都介绍我工作,但是那段时间,爷爷老年痴呆了。这老年痴呆的人,怎么一个个腿脚都那么好,别看不认得家在哪儿,却能自己遛弯走出好远。”走丢了几次之后,孟佳明白了,离不开人了。5 J9 e; y' X8 ~) e7 O( k
. _, B& m: X# r- a8 ?
这事儿,要是放在以前说,我也不会信,就算再孝敬老人,也不能完全放弃自己的一份事业啊。可是看完了《嘿老头》这个电视剧,倒是让我明白了,这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往远了说,这种做法甚至完全可能成为未来的趋势。钱?事业成功?什么都比不上家人之间的感情啊。“小时候我奶奶爷爷对我这么好,他们老了,我能不好好对待他们吗?现在爷爷没了,就这一个奶奶了,更得好好伺候着。”. V. m/ S$ ?- w% n& P: ?

, [7 ^  P% R6 X

猫儿胡同·第298辑:胡同理发摊后继有人

猫儿胡同·第298辑:胡同理发摊后继有人
3 U2 i* R  o/ w  `. O4 B0 w
祖敬义在院门墙上画了点儿粉笔画。7 i4 h$ y1 ]; E3 ], f8 q
# D- G; X- D/ C8 j# n
这本来是个拥挤的小平房院。拆迁到来之后,粉房琉璃街一些居民搬走,这小院里,一进门正对着的这户住家,也在2008年就搬走了。于是院子里留下了一些废墟。两口子商量,干脆,把烂砖渣土清理了,用院里这块地方办个理发摊吧。想着想着也犹豫了,你说人家李福仓,那连孟佳都得叫他“叔”,从小看着胡同里这帮孩子长大的,如今却要办个生意,跟叔辈抢买卖了,这不合适啊。北京人,还就认这点儿老理儿。结果没想到,李福仓从去年的夏天之后,就不再过来了,两口子倒是挺高兴,“继承”了胡同理发摊,这个不起眼儿却又是粉房琉璃街特色的小事业。* a( ]4 G9 h7 U

( g! H1 z! j7 q; v3 z" z. ~6 p' u

猫儿胡同·第298辑:胡同理发摊后继有人

猫儿胡同·第298辑:胡同理发摊后继有人
# S& y; C3 k* ~6 P
6 L$ x+ ]2 g  T- }! K1 B
小店“开业”于2014年7月1日。当时是在院子门口。要说手艺,祖敬义当年就干过理发馆,那水平没的说。这些年生活在粉房琉璃街,街坊们也都知道她有这手艺。
: @( u, r' B8 @1 ~4 y! ?( Y5 o
7 t* B* h1 M! `7 J( H, q8 L2 e, O

猫儿胡同·第298辑:胡同理发摊后继有人

猫儿胡同·第298辑:胡同理发摊后继有人

/ C- y9 |9 ^3 k, ?0 n0 E' v
- F* ?; c" e: V. n$ l! x' h) E5 [* ]干了没多久,这块地方就出了名了。名气也没多大,反正老街坊们有回来找她的,附近的老人有叫她上门的,拆迁办的、附近打工盖楼的,也都来到小院儿里,享受6块钱理发。“咱就是比外面那理发馆便宜,附近街坊老人不方便,叫上门理个发,咱一分钱都不多收。”; q6 f/ t1 d8 |& Z" f3 a

8 d; J8 |6 k/ v6 R& C& z

猫儿胡同·第298辑:胡同理发摊后继有人

猫儿胡同·第298辑:胡同理发摊后继有人

% ^" N% E% S) m- `9 A# k
0 F, B3 _% B: O0 G5 Z老街坊们就是这样,聊着日子,互相鼓励着走了过来。一拆迁,生活全变了。守着旧的生活方式,其实挺容易的;住进高楼大厦之后,可能也挺难的。
0 {3 \- ]$ J' W: i4 b) w5 d$ R2 o7 @: s* r; @2 j* n# x
原创 2015-08-24 猫儿胡同 lox
1 Y  ~$ ?' \6 }8 H* y  k+ H, _7 _8 ^7 k) q2 `0 x- q! B, j, x  h

5 N8 r7 r$ K% d
发表于 2015-11-24 16:36:41 | 显示全部楼层
讲述老北京的故事。
发表于 2015-11-24 16:44:57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79:}
发表于 2015-11-24 22:47: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东北人缺点不少,但是有一点,不论男女碰上投脾气的,真是掏心掏肝的跟你处。还有一点,别骗他,尤其是在他们把你当朋友之后,后果真的很严重,{:soso_e138:}
发表于 2015-11-24 23: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所谓生活无非是半盘残棋,一壶清茶,要想有乐子,一瓶二锅头,几颗花生米,一碗炸酱面足矣!对生活要求太高是和自己过不去。像这些照片所展示的,快乐是那么简单。想我姥姥家的老宅。生活不是咖啡,洋酒,他就是一杯凉白开,普普通通,平淡无奇。但是您要是能把这杯水喝出甜味来不容易。真喝出甜味来,一生足矣!
发表于 2015-11-25 08:33:50 | 显示全部楼层
引人入胜的老北京故事,分享了~~~~谢谢楼主!辛苦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1-24 12:42 , Processed in 0.053512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