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查看: 901|回复: 3

猫儿胡同·第301辑:最早的个体包子铺藏身隆福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23 00:38: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改革开放最早的个体户 之 裕丰饭馆
6 R( O6 ?- n, a8 ^" y, J  f5 I6 u% S2 [" {1 a3 a
“苹果能长这么大个。”单位领导比划着一个如同人脑袋的手势。' ?6 l9 L- n% `0 M1 j, \
8 d, f8 X. m( q0 h- `# r) e6 ?
“瞎说八道。”王洪恩说。
" M& H3 o2 E2 N. z. j
7 M" U) g" X% P' f; X* i这段对话想必发生在大跃进时期。文革时期,王洪恩被划为右派,下放到农村劳动,离开了隆福寺畔连丰胡同39号的家。五年后他回到家里,跟他1961年出生的儿子王春友一起,到处做临时工。出身不好,当时找不到更好的工作。
7 }9 W4 J, E  m8 J3 B$ Q- U- O1 ~' G! w2 c0 T9 Z
但王春友和父亲王洪恩之间有了一种隔阂。父亲离开那五年是最苦的五年,母亲带着独生子的自己,忍受着他人的欺负熬过了文革;这五年里,父亲几乎是音讯皆无,更别提给照顾家里了。
# ^9 X+ M  R0 ?& s( S; A# g& v( a
5 [' F2 o( C, v2 C& D* n9 e改革开放,1980年,一家人在连丰胡同39号办起了一个小饭馆。今天我们都知道,改革开放后的第一家个体饭馆是“悦宾饭馆”,在翠花胡同。当年个体户们打破思想与经济的枷锁,带领社会走向了自由的时代,悦宾饭馆的故事至今已如传奇。$ _  M0 l  |/ d, o5 R' s% s% S
  l2 D- S3 t( e2 b9 v0 m5 ~* q

猫儿胡同·第301辑:最早的个体包子铺藏身隆福寺

猫儿胡同·第301辑:最早的个体包子铺藏身隆福寺

# z9 K% N6 ?8 a' n0 i! X7 S! t( H2 d5 b/ D& e7 Y& I/ p1 J5 \
然而,若不是和王春友大叔聊,我想我们几乎都没有机会知道——
, y! k$ [, i; \; J; W9 Y8 a0 Y/ V3 C0 u9 f. Y
“我大概记得,我家拿营业执照,比悦宾饭馆还要早几天。但是,确实是悦宾饭馆最先开业了。”5 {1 X0 |$ A! ~5 s1 ]
: M8 x4 w& P/ u  ?9 _  v7 c, e
别见怪,这只是聊天。任何人都无意去否定悦宾饭馆的地位。悦宾饭馆之所以至今都能称为传奇,也是因为它一路走到了今天。而王洪恩、王春友父子的“裕丰饭馆”只干了四年。3 ]7 D; r- b6 _" r8 i9 j1 H8 u
. V' J9 J  k  I# ?* f% d  H/ }, u  m
“这些改革开放初期的个体户,基本上都挣着钱了,算是占着政策的便宜了。”王春友说。80年代初,他家已是“万元户”。只是他与父亲因文革留下的隔阂,却并没有因为富足的生活而解开。
( ]/ h# H3 k2 o) j" ^* X  b2 x1 I/ D! Y" ]0 C
1995年5月的一个晚上,68岁、罹患肺癌的王洪恩已到弥留之际。医院病床前,他把王洪恩叫到床前,“儿子,我对不起你。”& W9 s: W% }. P! Y/ k

, D  e$ m. A: f# s* M从此,父子释然。第二天,王洪恩离开了人世。9 t2 D3 f4 d7 h1 X& J! S' `

8 N( r8 H' o3 b* ]9 @  i$ a
6 F: W" d% @6 A. @4 {5 e2 Y2 i$ ]今天咱们要说的,就是连丰胡同里这段故事。
0 n  j# K4 ]4 @8 n, d. o' u; V3 f/ j1 i& i% y
1980年10月7日是一个重要的日子,鞭炮声中,位于隆福寺对面的悦宾饭馆,在鞭炮齐鸣中开业,打响了改革开放后餐饮个体经济的第一炮。当年的北京晚报便进行了报道,这个日子的35周年纪念日也即将迎来,猫儿胡同将进行回访,不过咱们今天不多说它。
7 S* C( h3 f1 n, s: d) _& t( p# _- Q$ c; S, L/ J
个体经济对于曾经的集中型经济的冲击,直到今日我们才算基本看清。当年人们还搞不太懂,为什么不去吃国营的饭馆,非要自己去开饭馆做买卖。然而,从悦宾饭馆开业之后的报道看,确实是火爆,确实是受欢迎。
0 r% ^* k% n% N% Q/ k0 I( D6 n# R$ F  T5 Q  w6 Q+ [" M
紧接着,1980年10月11日,北京晚报又有一篇报道:
: _8 x$ ~3 m: |" m9 {% @& M6 L& R1 x9 p

猫儿胡同·第301辑:最早的个体包子铺藏身隆福寺

猫儿胡同·第301辑:最早的个体包子铺藏身隆福寺
/ Z( Z& U0 h4 @$ f
% ~" \3 ?, @$ E$ g* V
又有四家个体饮食户领导执照
1 o) F  J# L+ ]! {' o; [" _8 a) o8 A% c  Q4 ?- w5 s
到昨天,本市城区又有四家个体饮食户领取了营业执照。他们是:东城区连丰胡同39号的王洪恩、小牌坊胡同32号的杨奎英、南剪子巷7号的何玉江、灯市口西街24号的薛佩林。其中王洪恩准备经营馅饼、包子为主,其它三人准备以经营烤、煮白薯为主。
3 t' A" n" e- r  D- N: r$ \
5 ]5 O5 {/ j' Q* j& l+ ?* \目前,他们正在盘灶盖房、置备原料,争取近期开业。(达人、勋超)
) k7 Y: z* p- K9 T2 P( m: J5 r; w
% l( ]) {3 c, j; n3 p, m: i  `这报道简直让人感动,连住址都有,这么详细的记述。出发吧。
0 p+ q3 x7 B, @7 g
+ [! m# @5 o8 @& Q9 i% c9 J然而很意外。灯市口西街24号早已扩路改造。& L0 E8 B0 p0 P4 q1 {" Z$ |

0 g* @% I9 o: {1 Z1 C4 I/ i小牌坊胡同32号,就在银河soho下面,被衬托着一种朴质的美。向老居民打听,大家却说,从未听说这里有个杨奎英,并且当时院子里似乎从没有人做过煮白薯、烤白薯的生意。' V: v4 Y5 n4 ~. p
& J* S! _# E% |# k

# R: [, F3 T: R% c1 C右边的红色院门就是小牌坊胡同32号。来自腾讯街景地图。
9 ?& R* n; X  q' {: V3 Q
* ]9 {7 K5 V/ P1 w' {+ @# k南剪子巷7号确实有一家姓何,后来搬走了。尽管老大婶说不确定是否名叫何玉江,但他家1980年前后的确在张自忠路口卖烤白薯,90年代初已经搬走,年代久远,老街坊们已经失联。
* o( b* _0 r% P1 I. r5 F( J

猫儿胡同·第301辑:最早的个体包子铺藏身隆福寺

猫儿胡同·第301辑:最早的个体包子铺藏身隆福寺
7 z  q" w0 c* o# K) Z
( x7 e# C6 y; ]. ~8 \! Y

, l) s: x9 \+ ^1 v0 W: B# A35年后回访的希望,骑车转悠20分钟就已经失败一多半。只剩下连丰胡同了。
9 ~4 i, i5 W& t* L6 y& I1 V7 A
' t8 h9 l! V1 d7 t连丰胡同就在隆福寺北边,胡同南侧已经拆迁半条街。走了一圈没找到39号,好在一打听,有街坊给指出来了。到跟前一看——2 w. [( j& ]2 F7 \
0 ]! T) P( s4 e8 _$ U

猫儿胡同·第301辑:最早的个体包子铺藏身隆福寺

猫儿胡同·第301辑:最早的个体包子铺藏身隆福寺
- V% G+ ]- J) b
1 |2 X# J+ a0 i3 E4 ]
好大一个门脸,甭管合不合老北京的规矩,反正看上去弄得挺古朴。大门紧锁,往里一看,影壁墙上有介绍,好像是个云南菜馆。这家伙,当年的小饭馆发展成了高档餐厅啦。+ D9 ~/ Q' f0 r9 b3 ^' H
3 l8 H! x" x6 z, F7 b9 E- ^
既然锁着门,那就敲敲旁边那个小院吧,也许能找到伙计啥的。旁边的小院明显是个后来开的随墙小门,一位大叔走出来。4 U+ b" K# F$ }6 c; h+ U1 f
, F& u3 ^: V) s5 z+ v) Y
“你找谁?”
7 e5 a4 R  O  U- j! j4 _( s
/ g+ X, Q) z/ v& q! Y) W$ y- l我说,我找王洪恩。
! x5 b3 r% v- A* u2 r0 d! ]4 J" ^5 n1 c' \+ v5 ^  _/ U
“您什么事儿?”/ \0 x3 c# I4 N
) d; d) b: y- @/ H& i" z+ o: k1 T
听见这句话,我顿时狂喜。做过一些这种时隔二三十年的回访,要知道,这开门的人回答“您什么事儿”的话,基本上就是找对了人了。
, ]% g& t; ?+ g4 E! V
; f4 K- \6 W1 d( q2 \镇静一下,拿出手机,给大叔看当年的报道。35年前,北京晚报曾经报道过他开买卖的事情,我想进行一个回访。
7 o3 y/ U7 H' i! T2 O5 q  a
' g* {0 N) T6 L& E! E. M! G“哎呀,我就是王洪恩的儿子。快进来吧,欢迎。”这便是王春友,他生于1961年,今年54岁。
! D6 b! ?$ C( k# o3 u! ]

猫儿胡同·第301辑:最早的个体包子铺藏身隆福寺

猫儿胡同·第301辑:最早的个体包子铺藏身隆福寺
$ @( z) e' T3 M$ Y. G/ R" X
  B# P" Q( i2 p( b
门牌号在院子里呢。0 E4 [1 H9 w1 m) O4 Z* {0 \5 X" p  ^

8 e% d5 b. n, U( `9 o+ Z3 U& ~小院子不过是六七平方米,只有一扇门通往屋里,根本不是敞亮的四合院或是大院子。那旁边的那个云南菜门脸——
8 Q, K, ]) i! s/ L3 q' B5 i
) V1 h6 h. D1 c' U“那不是咱家的啊,咱原来的饭馆就是现在这间屋子。”8 g- ^8 u0 }0 A' V  z4 }

猫儿胡同·第301辑:最早的个体包子铺藏身隆福寺

猫儿胡同·第301辑:最早的个体包子铺藏身隆福寺

/ c; G" E7 @2 D/ L: m/ G+ A) ^, P9 L  \8 H
画面左边铁门、铁柜的位置,就是曾经的裕丰饭馆。蓝色衣服的是王春友大叔。
3 }0 D; x! O4 D- F9 t+ p9 d6 R) A$ B* ~7 C9 O4 F7 j7 `
屋子里挺大,一个完整的、10米见方的屋子,分成了五间房,一进门算是个小客厅,旁边是小厨房。往里是摆着沙发电视的起居室,再往里是两间卧室。
0 `$ O3 y+ O; x! Y. o* k
0 S0 M2 E7 ]% |4 [" o1 V/ |! `+ s从头聊起。) u. {3 u0 G  B) S* o9 N6 {8 g

/ z7 A: h5 f' q+ |* j报道上说的王洪恩老爷子,也就是王春友的父亲,祖籍山东德州,生于1927年。家里人是回民,在德州和北京开饭馆买卖。8岁的时候,王洪恩来到了北京,到亲戚开办的、位于灯市口的回民饭馆做学徒工。
! C% l" }' g$ h& c! m+ U3 w0 c7 h+ N7 W+ k
至公私合营,王洪恩到王府井的四季青水果店任职,负责水果进货。王春友说,父亲算得上是王府井大街上的大角,说句玩笑话,“王府井三爷”喊句话,这条街的买卖得掂量掂量。并不是因为父亲能打架,只是因为父亲业务方面确实做得不错。& U. X6 E3 u& v
2 g) a) v3 @+ W, k7 L; X9 a6 E5 o. W6 P

猫儿胡同·第301辑:最早的个体包子铺藏身隆福寺

猫儿胡同·第301辑:最早的个体包子铺藏身隆福寺
  w) u: u* \! A* ~4 F3 r$ h1 Q
今天的王府井食品商场,据说其前身就是“四季青水果店”。8 [. Z/ }3 L2 Q$ M' b+ J
0 f; @! L  R5 r1 j  d6 p
接着就发生了咱们开头说过的那一段,因为开会时候,说到苹果个头的问题,父亲顶撞了领导,文革的时候吃了瓜落,被定为右派。事实上也许并不止因为这么一件事情,因为王春友的印象里,父亲是一个脾气耿直的人,不高兴的话,说话跟你绕圈子,但一定能听出那是在骂你呢。尤其是“专跟头儿干(仗)。”2 @2 i" \8 Q: W0 J: N$ r0 Y- G) y) R

" q# Z; R; C5 k0 F/ {) J1961年,王春友出生。他本来不是家里的独子,但当时条件差,另有兄弟病死了,只剩下了他一个。  F0 c7 |( M9 h; ?. Y8 ~

# |& r$ w; @9 X8 Z: N1 k文革时期父亲被下放,剩下孤儿寡母守在连丰胡同39号的家里,挨过不少欺负,玻璃被砸、自己被骂的事情数不胜数。也正是因为如此,从上学的时候开始,王春友的性格中便有彪悍的一面,加上当时社会动荡,教育本身已不成体统,“想想我上学那时候,就两件事儿,拍婆子、打架。”+ o. e. k+ k6 B- X: q

9 ~, W8 h, c% u3 m; M1978年,王春友高中毕业,下放五年的父亲此时刚刚回到家里。文革已经结束,有人介绍工作给他,去东来顺当厨师。但政审没有合格。6 @: C5 x- G4 A2 T
( E) r2 N9 r' @5 G8 _
他只能和父亲一起做临时工,所谓“大工小工”,盖房、木工之类的手艺,他和父亲都能做得来。
1 i# v) i& E. G/ F. J% @$ D% Y  b: P2 @1 z1 k9 J
当时有街道城建科的人来到他家,要求拆除外侧的平房,理由是这些平房建筑于1976年唐山大地震后,属于违章的地震棚。王春友一怒之下抄起菜刀要砍人,“那房子,60年代我记事儿的时候明明就在那里了。”' X( A( _3 T, I7 J7 f" F7 u$ b
, i! M9 V! f+ {0 Y% D
由于政策已经稍稍放宽,而建筑工临时工实在太累。三中全会后,“国家提出了四放四不放。”这个政策的原文我没搜到,大概意思是,个体经济就要适当放开了。对于这对文革中受欺负,文革后仍然受影响、找不到正经工作的父子来说,这是个好消息。
+ h  ]! G! O+ s/ D0 q) f+ F! A/ r& A

猫儿胡同·第301辑:最早的个体包子铺藏身隆福寺

猫儿胡同·第301辑:最早的个体包子铺藏身隆福寺
% F, c& Q9 x( U, [! [2 Q  A
5 W6 S' w! r, J5 ~3 l# ]' j
清末的隆福寺。图片来自老北京网。% J! e5 A7 Z' @" r
5 N  o2 O, j/ q, y5 J- U: n
父子随后开始在隆福寺一代,推车摆摊,做水果生意,冬天也曾去过内蒙进货牛羊“下货”即下水。这些都是王洪恩老先生的本行,生意做得挺不错。至1980年下半年,王洪恩老爷子的朋友、在工商局工作的一位老先生传来消息,餐饮行业即将放开,让王洪恩一家有所准备。
% [3 A! q1 P7 P% E6 Z9 p( d. Q5 r- H: ~: p1 W0 F8 f) h5 T7 q) Q
当时的隆福寺只有两家饭馆,即隆福寺小吃店和白魁。也正是因为早早接触到了个体经济,餐饮行业即将放开这个消息,给父子的感觉,并没有今天咱们谈起那些创业故事时候那么震撼。. j; _2 n- }: p! F2 [: U# M. s/ L; {

  L( j7 n, c" w% b2 T+ |& X. X王洪恩家里做饭馆餐饮的买卖更是老本行,于是,家人准备手续,本来营业执照打算写王春友的名字,结果突然传来消息,有人给王春友介绍在公交公司上班做电工。于是,小店仍然以王洪恩为“照主”。也是因为与工商部门相识,王春友印象里当时家人提起过,他们是“第一个”拿到营业执照的。8 Y4 n6 t" ]. ?+ h" f& R

' Q4 \- O  {) d王春友干了不多的日子便办理了停薪留职,主要还是打理家里的生意。
/ S3 M  h3 {2 v' Y' R& j
$ t0 Z8 Y7 ~: h& ?“干个体,前途如何,没人知道。所以,当年去申请执照的人应该也并不算多。”
) Q+ i" b* }7 u: {9 w2 v0 S3 M
王春友赶到东坝,用平板车拉来了砖头、沙子。几乎一夜之间,一间小饭馆在家里平房原有的基础上被建设出来,晾了一个星期,挂匾,准备开业。就在开业筹备过程中,消息传来,悦宾饭馆开业了。这个消息当时也并没给家里人带来什么感觉,因为大伙无意去争这个“第一”。! z! G0 s" Y) d$ U4 k. @! D- H' Z
, T, {, B1 L$ s, \& y/ ?
开业的日子王春友已经记不清,反正就在悦宾饭馆开业之后没过多久。“哎呀,放没放炮啊……好像是放了。”亲朋好友到来祝贺。
9 M# f8 [; j' G2 }- V+ G

猫儿胡同·第301辑:最早的个体包子铺藏身隆福寺

猫儿胡同·第301辑:最早的个体包子铺藏身隆福寺

1 t; s6 b( v- ?6 S. `& `7 {2 u0 E6 g/ }' t8 N  K3 p: [5 a4 V
如今的连丰胡同。) \; o+ `( C7 D# `- e& h  w9 _5 u

" S7 o" e" f% W5 c4 t& A饭馆的名字叫做“裕丰饭馆”,简单地取了两个吉利字,经历过改革开放初期的朋友们,通过这个名字基本也能判断它产生的时代吧。其实开业之前,王洪恩老爷子本来打算将饭馆起名叫“义顺和”,这是王家祖辈在济南开办饭庄时候使用的字号。但工商部门没有批准,可能考虑到这个名字还是带有“四旧”的色彩。6 U# J9 J3 {$ I, c# ^% a

! S+ F. V. R" y3 k/ ]3 g北京的老字号大都也是在80年代恢复的,文革时期,那些大饭庄也都改过左派的名字。
# \6 S# V: O! x& J8 u, P
4 E: `- K+ S9 Z9 \" _# J当年饭馆的格局,王春友回忆,大概是下面的这个样子。
( z: W: w8 [( F5 a2 s, U  t) X% @" a) C* V

猫儿胡同·第301辑:最早的个体包子铺藏身隆福寺

猫儿胡同·第301辑:最早的个体包子铺藏身隆福寺

' x/ @: \* Z% _1 N
" u3 j3 [6 @* r8 t+ n0 m- F# w里面只不过是四张小桌,一旁是柜台,一个汽油大桶改巴改巴就成了烙馅饼的炉子。王洪恩老爷子的手艺,那是正宗回民饭馆出来的,当然很不错,王春友也跟父亲学到了很多本领。一般情况下,父亲在大桶旁边烙馅饼,王春友蒸包子。母亲和另外雇的两个亲戚帮厨、干杂活,五个人支撑起这个饭馆。
+ ]. Y  ^' b5 h" j" ^: S9 w/ K( I7 {
饭馆只有三样饭菜:馅饼1毛1一个,包子1毛,还有粥。包子馅随季节变化,秋天瓜馅儿,冬天大白菜。都是有肉的。& z) L/ i8 j0 A0 e( d

5 o9 w6 V) _8 S9 V4 j" F) A生意出乎意料地好,很快饭馆对面搭起一个简单小棚,卖炸油条等简单的早点。全家人凌晨四点起床和面,伺候完早点伺候中午饭。当时来这里吃饭馆的人,北至雍和宫,南至崇文门,大都是上班的人,于是,饭馆其实并不供应晚饭,下午1点半卖完中午饭,便打烊歇业,反正晚上不会有什么客人。但是,全家人为第二天的生意做准备,往往又要忙到晚上11点。) Y7 O( C( i) P. r
6 w2 m+ i& q& P/ P" _. a* C
当时人艺的很多工作人员都来这里吃饭,韩善续便是家里的老朋友。
( P1 E8 s% I. A. N
$ W% T6 A2 h( x

猫儿胡同·第301辑:最早的个体包子铺藏身隆福寺

猫儿胡同·第301辑:最早的个体包子铺藏身隆福寺

+ I; _6 l2 Y! N* E& T6 K% l6 S韩善续。图片来自网络。
: Z0 M3 q' T1 s2 o% Q% a" p; j5 f
以前看到的悦宾饭馆的故事中,都提到过物资紧缺,想尽办法搞原材料的事情。而王春友记忆中,裕丰饭馆的原材料虽然紧张,但并不是那么严重。原因可能是悦宾饭馆炒菜之类的好菜多,而裕丰饭馆则简单多了。
2 y( l8 `% n* Q$ o3 A( j9 f2 Y9 s5 g- B% t6 C% v
相关部门严管缺斤短两的行为,“一个馅饼要用一两面,两个挺够个儿的包子也算是一两。”供应个体户的粮票不够用,只能去市场上找倒买倒卖的搞一些来。算上早餐炸油饼的消耗,一个月要用400斤油,整汽油桶那么大的家伙往回搬。
  M' `% A, j& d  O, b2 r: c5 X
. r) Q$ ~$ ~3 r. w" \4 @# _6 r“老北京人管饭馆叫勤行嘛,太累了。”, t& d7 R$ ~, j* g6 ~8 h
4 _( b+ l: J6 M
那么能挣多少钱呢?一天的流水,大概是三四百块钱。其中利润大概有100块,也就是说,这五个人干的小买卖,一个月收入3000块钱。“没再缺过钱。”9 l6 W6 l. g3 C7 E

, }! s9 t3 u( F
7 \7 ?7 |0 M: N0 K9 ]- O1983年的一天,中午,王春友的母亲帮助店里倒腾买卖,下午说抽空给老爷子缝棉袄。然而下午5点的时候,母亲突然倒在了家里的地上。
" Y2 T" |% v2 `& _5 M. {) g( z0 c3 C
! o- @  @) P: B送往医院,本来就有高血压的母亲因脑溢血,过世了。
8 m9 n: [7 w" h; B
- s3 j  ]! z# G“买卖做得挺好,可是,我妈没享着福。她是累死的。”3 v/ y+ W" x1 z- {5 x  T  V1 o# f

; I( |1 d: e6 x# B: U; |5 d从此王春友对买卖心灰意冷,自打老太太过世,裕丰饭馆也就没再开业,这家改革开放后中国最早的饭馆之一,从此便画上了句号。但故事还没完。4 R  _$ K5 n; j: p
4 v& |  b; m3 b) ~: M( t
1983年的隆福寺还有几件事儿:北京晚报报道,当年2月份,隆福寺小吃店恢复了中断多年的豆汁,结果一天就卖出1000多碗。10月份,隆福寺街东口的过街天桥建成了。
2 x6 Z1 s" l+ ]& _7 ~# W, Q& m: h# d8 s
8 e: b8 `. n# Y: I0 r2 q6 `5 w
社会复苏,正常了。
" F( `; \4 I; r2 m  R: [# [- l" D! C: u) }+ E. s7 n. h/ J( F
歇业之后,父子又在隆福寺一代做了一阵水果生意,相当成功也相当累。父子跑遍全国进货,整车整车地批发、零售水果。当年交通不发达,赶着马车来送货的人很是不少,他家的水果店也成了远近闻名的商铺。
: f: r. o1 f4 n4 M5 ~/ H- `6 j$ y. H$ U( d8 S: a' _
接着,王春友决定回单位上班。自己已是婚育的年纪,但当时个体户很难找对象,因为干个体,即便再有钱,给人的感觉也是不如在单位上班稳定。5 F( T' i! F+ k2 \, l

( L3 v8 v0 Y- i, ]0 K但是开店、做买卖这些年,他并没有明显感觉到当时人们对个体户的歧视,也可能是在街坊、主顾眼里小店人缘不错。
' \, Q3 {3 J& a' O; ]0 E0 k' A7 S- o3 q9 G" h' J6 `, u! l" z
有人给他介绍了对象,1987年,二人结婚。买了近4000块钱的夏普21寸大彩电。1988年,女儿出生。
0 k& u  S: J7 H% a. K, x
! {( q' [" w* R: Z. \* k

猫儿胡同·第301辑:最早的个体包子铺藏身隆福寺

猫儿胡同·第301辑:最早的个体包子铺藏身隆福寺

9 S8 B# h" K7 H0 }) r" B$ F! U9 p王春友大叔。
4 f! a) x& s' H3 I3 @
( Y- h. y3 J) Q0 m- |从一起做小生意到开饭馆,这么多年,王春友与父亲王洪恩的隔阂却始终没有消除。王春友坦言,确实后来还有一些家庭矛盾,但是,若不是文革父亲走了五年留下了心里的阴影,很多家庭矛盾可能根本不会出现。而父亲的表现,则是对这个独生儿子非常的不信任。" _+ z0 D9 d5 y; G7 l) n

5 G) C: ~. W8 l0 g) E# k3 C( ~结婚后不久,王春友再次离开单位,至1988年底,与父亲一起在逐渐兴起至火爆的隆福寺夜市,开办了一个小吃摊位。老爷子做回民小吃的手艺得到了充分的发挥,炒焖子、奶油炸糕、炸回头、凉粉等小吃颇受欢迎。
" n: E( S1 q) ^& I
9 {2 v: y/ C6 |8 M, h& M; m# ?: n

猫儿胡同·第301辑:最早的个体包子铺藏身隆福寺

猫儿胡同·第301辑:最早的个体包子铺藏身隆福寺

1 c) ?8 S/ E5 f) V, H网上找到的隆福寺小吃街照片,年代不详。
4 ^* f* b0 t, V; A* E2 W/ I. x, W! A  z' N! Y  t  a! v4 [
“人们的生活习惯变了,开始有夜生活了。”从只做早上、中午饭的买卖,到做这个晚上5点半开门、九十点钟歇业的夜市,父子俩走过了改革开放的头十年。
/ q; B. A* j) k0 X! C2 U3 t  g6 }/ @& {  J

猫儿胡同·第301辑:最早的个体包子铺藏身隆福寺

猫儿胡同·第301辑:最早的个体包子铺藏身隆福寺

, s- E9 H4 C( F, I8 a这是隆福寺夜市的营业执照。' F" c# C6 y7 Y. ^

! r1 ~9 w6 @- g" N王春友保存着一本1989年11月份中国民航的杂志,当时大概是飞机上才能看到的、繁体字印刷的杂志,上面有几张北京小吃的配图,其中便有一张王洪恩老爷子,右手拿炒菜铲子、左手端着小盘子,站在摊位前笑呵呵的照片。& j* f! ~0 i$ W0 n& S

9 [, G) _8 O  B8 s

猫儿胡同·第301辑:最早的个体包子铺藏身隆福寺

猫儿胡同·第301辑:最早的个体包子铺藏身隆福寺
+ J: U7 `" ~9 \6 R) o  Z
这也是家里能找到的、为数不多的“餐饮工作照”。6 \  Q5 {$ c0 V- o; p
- c9 ~7 o# f0 v" v6 t9 k$ o
隆福寺的买卖一直很好,从早年间的庙会,到当年北京的四大商场,便是隆福寺人民市场、百货大楼、西单商场、东安市场,这地方有人缘,有氛围。直到1993年8月12日晚上,那场大火。/ f3 \+ O; c2 O7 }$ r
- p+ S8 A7 t6 ?( K; s2 l

猫儿胡同·第301辑:最早的个体包子铺藏身隆福寺

猫儿胡同·第301辑:最早的个体包子铺藏身隆福寺
5 U. l, z  E- l) z4 ^' `
第二天这场大火北京晚报当然有报道,是晚上6点多着起来的。晚上8点,王春友和妻子在家附近目睹了大火的场面。$ t4 A" r1 b: x8 L1 g+ ]* ~

* `' w! `3 t9 y+ X) K  R" E本以为隆福寺就此会发生改变,但王春友说,着火之后的隆福寺,依旧非常热闹。
& \+ s9 R$ L; P; Y3 ?( b+ y# m9 {2 J4 S  R% R# r, l& @
王洪恩搬出小院住了一段时间,直至后来王春友将父亲接回连丰胡同39号院。父亲病了。7 m6 O6 \$ k& k  \' N+ E' B

% o# |1 w: K1 i8 W* i' j( ~- [可能与老爷子晚年被骗有关。当时有人跟老爷子说,想要大量进货网兜。老爷子跑来了20大包,价值几万块钱的货,但要货的人没有了音讯,老爷子不得不自己上街到处送货推销。也许是老爷子心气儿高,结果“心里存住气了。”
2 w* @1 K( F' V
: Y" Q) m$ [7 E4 D

猫儿胡同·第301辑:最早的个体包子铺藏身隆福寺

猫儿胡同·第301辑:最早的个体包子铺藏身隆福寺
& q$ F$ e  P( a5 N7 k" U) s# w
网兜,上一个时代很常见的生活用品。图片来自网络。. g8 e8 h( q- H, \; c

! D* k& w5 d9 B4 ?5 E. G( J肺癌,也可能与抽烟有关——一天三盒天坛雪茄。尽管文革后到此时,父子之间留下了数不尽的隔阂,但王春友还是选择,尽了儿子的责任。弥留之际,父亲留下了开头说的,那一句道歉的话。
$ R& {. J, l4 b# N. N1 v  N6 I9 {6 e) R+ a) S

/ y# v9 |# y: K1 a/ W3 V" Q6 t隆福寺的衰败,也是一个传奇故事。据说隆福寺修牌楼的时候,挖走了刘伯温埋在地下的一对大龟,破了风水。从不迷信的角度说,恐怕只有东城区的商业管理部门,算得上是这个说法的受益者吧。
4 B' ]& p) a, i' R
- D6 A+ z8 h# G8 g/ M1997年,隆福寺夜市摊位的流水额,从每天1000元下降至100元。后期实在让人没干劲儿,王春友直接将摊位租了出去。2001年,隆福寺整治,夜市、小吃摊从此消失,夜市营业执照被官方收回。同年,他在裕丰饭馆所在的位置,开了一家小副食店,主要由妻子马婶来打理,王春友则在1999年,第三次到公交公司上班,在123路车队做技术员,直到现在。2 G' Q( t- n  V0 C  B
6 M1 V) P; U: Y; B& ]' M

猫儿胡同·第301辑:最早的个体包子铺藏身隆福寺

猫儿胡同·第301辑:最早的个体包子铺藏身隆福寺
, {0 I3 \& j4 R  {
王春友大叔举着1989年那本印有王洪恩老爷子照片的杂志。" H& h# f& F/ F% u% x2 }- I8 f
4 h& x" a' L0 F6 u) j+ Y
若不是被下放五年,王洪恩老爷子可能一辈子守着王春友,在连丰胡同39号这个平凡的小院里度过余生。若不是文革时候遭受了冲击,改革开放之初仍然受到排挤,可能这对父子一辈子都不会开店干个体、做生意。若不是隆福寺大火之后的兴衰,可能至今我们还能在小街旁吃到改革开放最初的味道。
: `( T  e* G+ A6 E: b! v' h4 E( f1 P: U
说容易也容易,说不容易也不容易。辛苦开饭馆,早早成为了万元户,生活富足。做水果生意的时候,海南8万块钱包一亩西瓜地,运气好的话春节瓜熟到北京转手就是60万块。那一年挣的钱,够现在买几套房了。就在连丰胡同那一面不起眼的墙后,曾有过一段北京人命运跌宕起伏的浪潮。, ?  k" [0 R7 S+ b& G7 Q1 u
8 @1 S+ \, F5 u5 b  h) C. G% i

猫儿胡同·第301辑:最早的个体包子铺藏身隆福寺

猫儿胡同·第301辑:最早的个体包子铺藏身隆福寺
8 T& k% t7 [% e; c
王洪恩老爷子的一寸照片。! _2 z; |7 ?2 ?4 W, \

* K% R4 C* h& a/ w4 r这就是裕丰饭馆的故事。2 B! w# A' Z- c- n! o
; \  x: X+ i5 X9 M; u
谢谢观看。4 U1 \5 t  f' M/ a( y" j

* \  U! N7 v' ?# ]% n$ m' m猫儿胡同 lox8 O8 [7 N( C, z5 b! Y
发表于 2015-11-23 00:53:00 | 显示全部楼层
位于隆福寺对面的悦宾饭馆?{:soso_e114:}应该是美术馆对面吧?{:soso_e181:}
发表于 2015-11-23 12:59: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段故事,一个时代。
发表于 2015-11-23 20: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图文并茂。太棒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3-21 05:08 , Processed in 0.055502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