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查看: 1412|回复: 2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22 23:57: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百花三弄- H! _$ Y7 ~: |7 \2 _: ^9 b. ^6 |

$ s9 K- D& \; i2 q1 Tone-night-in-beijing8 g( k8 C& E9 b2 }: i% W& ^8 l$ f( D; V; T
我留下许多情
- g( C$ W! N* S( p, Q4 m不敢在午夜问路' ~( @, q! K+ t* F8 g
怕走到了百花深处
8 u( r  i+ |, I+ l$ n- J+ n  P1 H% Q
扯你妈蛋!真去过百花深处吗?. {3 d0 h+ G3 x, W# h

. d( J* _- i/ n* z* r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 {0 h4 `" a! h% b2 T% C
% S6 ?6 I/ E( k0 K一直不敢写这里。这个名字给人的感觉,太美太美,但实际上这里只是最最平凡的小胡同,甚至可以说,建筑凌乱、缺乏绿化,还不如普通的小胡同那么漂亮,落差太大。* A) Q0 w0 F" f3 o% R$ B/ _7 b
( `( v* u" W5 |1 V9 z& o( G
然而百花深处这个名字,穿越了朝代更替、战火硝烟、文革、拆迁,居然一路走到了现在,便已注定它将不是个平凡的地方。陈升确实来过百花深处,而陈凯歌的《十分钟年华老去》更是把一个百花深处,拍成了老北京故土难离的感情的代表。
/ [9 ~' T; O+ H% ?8 I% s* o4 e; T2 C) f5 H1 c4 ?
百花一弄叶凋零9 r6 l7 t! E  Z- m
# w. i3 L: W% e: l8 N+ D8 v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 ]% u- ~* W- U! V
- u7 ~, Z2 t* J1 g1 g6 c
百花深处在护国寺西北边。早二三十年说,护国寺比起百花深处恐怕有名多了。对面有人民剧场,旁边有护国寺小吃,还有改革开放初期很有名的护国寺花店。: o7 ^5 C5 K7 Q. K

1 K* \) T; w" ]  `# V4 p那个时候的百花深处不过是很普通的一条小巷。这个名字,据记载诞生于明代,万历年间,曾有张姓夫妇在此购买空地,做成花园,有山有水,颇为幽静。清代还改称为“花局胡同”,这里为种植花卉的场所。至光绪年间,又称为百花深处胡同,至民国,胡同二字去掉,称为百花深处。& k! f; ]) U( c0 ^$ i5 B, [

$ h$ r+ C. o0 x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 m' C& a, j" S5 G( F( _1 y) o2 n1 B4 |! B9 g5 s" E
至解放初期,这里已经是普通的平房区。在这里住了80多年的一位老奶奶说,她一生在这里,从未见过百花簇拥的场面。
3 K5 V4 h/ [4 f0 r* ~& g
3 [3 R8 g; y! o7 |/ ~9 n胡同里并没有太多的商业设施。《北京晚报》从1980年至1995年,也只报道过这里寥寥几次,从未写过这里有什么繁荣的商业、美好的传说、靓丽的景色。只是在1988年3月的一篇副刊文章里,说到这里是“北京最美地名”之一。! Z" i: {/ d& E3 F0 X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 b1 D' A$ _' }! X! U
$ c1 V, N: f9 x5 v# |. x. O/ K' W
像这种院子门口有点儿花草的地方,已经是百花深处难得的美景了。
$ E; J, x( e; L9 j- a
1 {' }9 k7 R: O2 V' k7 \' n至2002年陈凯歌拍摄《十分钟年华老去》之《百花深处》,这个地名,可以说是重新被北京人“想起来了”。难怪,乏善可陈,空有一个美名的小胡同,这种小胡同在北京真的不算少呢。当年看过这个小短片的人恐怕并不多,直到互联网时代来临、网络视频火起来,加上怀旧思潮在社会上涌动,这部小片子,着实感动了无数的北京人。
: Q+ z4 _3 R3 K* g9 x, E
" F7 f: D) }" o4 p& y, i没看过的话,现在看一遍吧。! J* G- a) I: H8 \/ g1 g+ T2 y7 z
7 p% }+ u. O+ H
那时候我看过这个小电影并不明白,为什么,陈凯歌这样一个国际级大导演,会拍摄这样一个“粗糙”的片子。一个不具备代表性的精神病人,面对拆迁,有些留恋,仅此而已,画面里没有漂亮的红墙绿瓦,没有花鸟鱼虫的京味儿生活,甚至没有精致的调色,如同电视剧般平淡。
7 M0 c4 v* A$ ?4 E. R" C0 `5 U, [, M9 |. Y! w, \4 f( d9 d* }
这些年拍摄胡同、眼见拆迁、和离开这座饱含感情的都市的人们聊天之后,我才明白,这短短的《百花深处》,仅仅10分钟,却真正地做到了“感染”。这才真正称得上是大导演的手笔。
; X  J2 \' v  O
. h" G+ g7 y( b# [: g另外,虽然电影中把百花深处拍“拆”了,但实际上百花深处一直都在,并没有拆迁,以致于留给了我们那种落差感。
% W' n4 |) v; u0 p- D* T9 R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2 k" T0 I+ n6 O- V
, l( L; Y: D! i& s5 l- k

3 _* h) T  r' Y1 i: j. L& [6 f8 Z0 @( M6 ]  F6 H2 d
百花二弄婉转鸣
; }" E* x8 A) Q# R: y: J- s5 X$ g* K3 |1 T
1990年。夜晚,一个现在很著名的歌星——或者说是艺术家,走出百花深处16号。他还没什么名气,是在16号院里来录歌曲的。他走出两层楼高的录音室,回头看去,心里充满自豪——那座录音室落成时间不长,号称“亚洲第一棚”。" Z9 I8 v4 f# j% |# X, c2 D
1 K( H( g/ ~4 q0 ?3 _
他在院里转悠了一番,突然想起,今天没骑车。于是,溜溜达达走出16号院,门口的老师傅看他出来,“走啦?”打了个招呼。
2 I* b; B/ g4 ^* ?+ _6 o) |
' B. _4 {) R& x* D但他没抬眼,心说,进来的时候,瞧你们这份儿难为我,还非得让人出来接,让我在传达室门口晒了半个钟头。
, S7 m1 R* L8 {, ~" n; O2 u$ s4 t% T) P8 N& H
他来到了胡同口,左手揣进西服裤兜,右手伸出,“潇洒”地打了一辆“面的”。
; n2 A- X$ m' b. V' \" U; K( E- S7 t, _- e7 ~( F+ J  \2 n
以上内容纯属虚构。但也是根据几个老职工的片断记忆,复原出来的。3 p' V: t- M. |" b
! W. I" g9 o# A
16号院便是著名的“百花录音棚”。1990年它建成的时候,还登上了《北京晚报》,后来更是被说成是“亚洲第一录音棚”。) U6 ?, a  O3 Z6 B) B5 Y2 g

) y) k$ p/ o% m" J' D1 T4 h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 {+ A2 K1 g0 P' B
/ N1 K. N/ T" d; T- ]- B6 P
只是今天这个院子看上去再普通不过,简直就是一个典型的落魄的国营老工厂,门口一排办公平房门窗连在一起,都是典型上个时代的样子。里面三四层高的一座小办公楼,都已经出租出去变成了各个单位的办公室。院子里还停着不少车,从奇瑞到奔驰都有。
9 G; ^) W3 u) r9 w
, q% k9 S8 \/ h4 q5 e6 W; N* J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2 q2 \2 B8 G% `7 x
6 P  F: X2 ^( C2 I, Q/ X门口挂着“北京市音响器材厂”的铜牌。跟看门的大叔一打听,原来音响器材厂早已没有实质性的生产,大多数的办公用房确实已经面向社会出租。只有一座楼例外。% @3 P: R8 p& _" t
9 a, x  X3 z( L3 W; p6 ~
这座楼有些奇怪,两层多高,侧面居然只有两扇窗户,外立面看上去非常简陋,就如同临时房一样。它便是著名的“百花录音棚”,这座棚子落成的时候,北京晚报报道如下。不用细看,后面为您摘录。) n0 o9 a7 x: U7 [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 _4 a' M! {( [" S- t, v/ ]

$ M  {- V+ y& K+ P1 M3 n8 W7 Y7 T4 c% t
记刚落成的设备先进的百花录音棚,记者吴汾。
8 A9 @( X. Z" k
7 \7 O6 n) B9 ]+ f新街口有条狭小的胡同,百花深处。一座具有九十年代初世界先进水平的现代化数码录音棚——百花录音棚,历时五年,终于在北京音响器材厂建厂10周年之际,落成了。* |! {" h, Z4 ?+ H: v- d
1 H# [6 S( m$ k5 y9 {& _3 m
录音棚各项指标均达到录制激光唱片母版的要求。为了消除固体传声,百花录音棚采用了室内弹簧悬浮的方法,头顶上则是倒挂吸音椎体。7 u& k( b* k; R$ t2 N8 m+ E

1 Y2 B# `5 P. s' O, i. B这里究竟走出过哪些歌星?大叔说,去录音棚里打听吧,那里有个值班的老师傅在。一进门,那位师傅正坐在门厅里的沙发上喝茶。“我1991年就在这个录音棚了,你想打听什么?”
4 H2 X, b7 I$ V( L8 J: r9 b: J
7 ^+ l# l! Y7 y  t# L/ g7 l, m; N+ ~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 ?0 U2 L8 e1 r6 ^
画面中间偏左的这栋楼,就是百花录音棚。
5 O- F) Y& P' x; r1 @# [, N" _+ n* \% ?
直奔主题,当年陈升真的来过这里吗?《北京一夜》的创作,到底是不是和这里有关?1 j" L* }; d& x! a. l; ?
, v+ C/ _, j; h9 P! a) S7 n
师傅听了,皱皱眉头,当然来过。这里来过的歌星多了去了。9 C7 L! q# D4 Q# p
" U4 p+ c( o$ n5 w( j: B5 e
这位师傅名叫张晓微,是很著名的录音师。1976年,他来到这里工作,当时这里是街道的铁工厂,隶属于市五金系统。1980年以后,北京音响器材厂在这里落成,这是个“集体”的厂子。像这种专业领域的工厂,很少有集体性质的。! y' y; q( Q- i. m6 U3 J3 q* }
& ?: [8 u) @+ ^. L( {
音响器材厂生产什么?最开始,简单的说,“盗版”。哎呀,今天说,这是违法啦,违规啦。而当年,“哪有什么版权意识啊。厂子里有几台设备,从外边买进来邓丽君、刘文正、张学友的母带,在咱们这就录唱片啦。”
# k8 H, F4 m; l5 }6 _/ |3 b" a( j! y* d! b% n8 Z' N9 l4 }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8 N8 J9 J& C8 E( O/ Q# e+ ]+ ?: [' R
互联网上找到了一篇《中国环境报》署名王琳琳的文章,记载了这里的发展历程。
7 j& r+ Z7 k: n' ~. ~  n: h
! }. Q# ~2 X+ C- M, M“一天生产6万盘都不够。”时任器材厂生产科科长的白家祥告诉记者。工人们出来接单子的时候,等待的人们便人头涌动,纷纷挤向前来,“晚了就没有了。”胡同每天进进出出的三四百名工人倒是小数了。一位名叫三子(音)的工人向记者回忆了当时的情景,“那时我们三班倒,基本能做到停人不停机,24小时生产。好多人想调来我们这里工作。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别的厂工资才发几十元钱的时候,我们一个月就有三四百元,还不算年底奖金。”
5 q- e. Q- F' H2 n
" j5 S# Z. r6 a# v% S4 P1 m4 f$ o7 h后来随着改革,厂子被几个单位收并过。1985年前后,这里开始筹备,做一个高水准的录音棚,至1990年建成。“你现在脚下的部分,就已经是悬空的了,全靠弹簧支撑。这个录音棚,光是土建工程,就花了1100万。当年的1100万啊。”这座录音棚乃是合资建设,为的是可以免税地购置高级的设备。) T; }. u8 \  o
* K7 |9 ]- p4 t( q; ?  R1 s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 {! S. {9 w* A: N张晓微先生。: d* x' t, e, X) k* Q0 R
) |- Y9 G" L) ]( t8 \9 l
1991年以前,张晓微的职位是“音乐编辑”。80年代,有大量的港台歌曲被翻唱,这是因为有很多港台明星无法通过国内的“政审”,所以其作品无法发行,只能由这边的歌手翻唱后发行。录音棚落成前,他要跑其他的录音棚完成制作等工作。
0 c! j) }+ p9 X. o
, S& [$ @' U. y/ i北京毕竟是首都,录音棚并不算太难找,各大电影制片厂都有录音棚,而中央电视台的录音棚更是高水准的代表。百花录音棚建成之时,张晓微正在进修,1991年,他作为懂技术的职工,成为了执掌百花录音棚的人之一。“当年有八九个录音师,大家都有任务。”最忙的时候,几乎每天这里都会录制好一张专辑。/ h2 ]0 A* `' p% ~( w; a
% O, k( P- L9 c& I/ W2 O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1 K) H9 }! {3 o. K: Q$ W* R' l
录音棚的核心区域,是一个大概有一个篮球场大的、正方形的大厅,确实如当年的报道,房顶是一个个倒挂的锥形。0 L9 ^  U( _6 N
4 }$ a! x6 R+ ]9 i; f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 p5 B4 {9 Y, o8 B/ c; N1 {
监听室、调音台。( I# ]1 D( |, s+ V9 B6 a
0 }; h6 A* v0 z' H# s. p: }- ^
此时也已有一批国内的乐队、歌星成长起来,“上世纪80年代,中国有三大音乐制造中心,广东太平洋、上海中唱、北京百花。……陈升那首著名的《北京一夜》,就诞生于这里。许多知名的北京摇滚音乐均出自于此,比如唐朝乐队的《唐朝》、张楚的《姐姐》和何勇的《垃圾场》等。”
; v; Y8 X1 a% \' |# |! {+ c# ]& Y6 U8 c/ q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 D6 |$ ~  u4 R
* s: N. Y1 h# a- I- ]2 n! q只是黑豹、唐朝的时代,用的乐器现在说起来还很简陋。那个时候,能进入咱们市场的东西太有限,“能有个像样的鼓给你敲就不错了。”
) i% P+ w3 C1 _6 I, U
5 b  V3 S& q+ M8 ^2 I, p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 U* I* U# A: B  C- Z# Q
2 Z$ x- w+ D& g8 N% \* G除了歌星,电视剧、电影音乐,随便说几个,“《康熙大帝》、《雍正王朝》、《北京人在纽约》的歌曲,都是在这里录的。”各晚会也会来这里预先录音,当年的晚会大都是假唱对口型嘛。很多歌曲,录音的时候,并没给张晓微太多特殊的感觉。一两年过去,突然他就会从电视里、电影里乃至街边的音像店,听到它们都在播放自己当初录制的东西。
# D6 n3 Z/ w. W2 o
- D" [) u) Y9 ]1 O: H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 J4 s3 a% y+ f" l. S2 [& r: C) x  ^" Z/ H0 s3 O: x1 P: [
《青藏高原》便是这样,事后许久,张晓微才从圈内好友那听说了这首歌获了录音的奖项,“听说还有一万块钱奖金呢,但最后这钱也没到我这儿,不知道谁给领走了。”0 I3 }. z' f- `: I, Q- t4 |& k
2 U% `9 R* l1 M8 M' v# f( V/ L
时过境迁,百花录音棚至今在规模上不算小,但是张晓微坦言,在一些设备上,已经稍微落后于各大电影制片厂的录音棚和中央电视台的录音棚。由于公家的投入力度有限,有些设备都是他自己采购的了。还是有一些歌唱家级别的老牌“大腕”会选择这里录音。6 o2 a+ ~( f  S4 k

- H8 b6 I: ?+ [8 r. d5 Z  d# u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 b; @0 u: M- f9 x, H3 G
' b- O0 H) m/ b0 d2 ]- E( [( X  y) X
还有一年,张晓微就到退休的年纪了,他已是这里唯一的老一辈录音师。他说,他的儿子也很喜欢这一行,但是,他不想让孩子早早加入进来。除了感觉儿子还年轻,沟通能力还不够,“天天坐在这儿,声压很大的,听时间长了会掉头发。”
0 ^- `8 ?- l" ]/ ^/ z; [/ _" p7 `. ?4 m0 B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 Q. {# |- j9 a3 m# u1 v* O& W  ^- ~
至于陈升的《北京一夜》,张晓微说,当时陈升确实是来过这里工作。2007年,搜狐娱乐曾经采访陈升,问到过这件事情,陈升是这么说的:
  q! i, V, A1 F* p# n8 K/ G, R) ]$ g3 [. k, X2 n
“1991年,我为电影《屋檐三秋》做电影配乐,需要大量的弦乐跟很大的空间,我在台湾找不到这么大的空间,来到北京后和朋友一起吃火锅,走到了百花深处胡同,把录音室重开,灯再打开,重新再录,就这样,他就弹,“我为什么在北京”,词需要时间,但是音韵一直冲在我脑海里,就学小时候看京剧的调,闽南话的我为什么在北京就唱成英语了ONE-NIGHT-IN-BEIJING,其实我很想哭,很想死,很想自杀,我想回家,那首歌也是在那个时间完成的。”
- `- d" h8 R( V, {+ q
) _2 k# K" Z* {( g4 U2 N% o. Z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 L" Y! p8 @, ]1 h, I+ X* V7 w: E6 I0 {- ^. E/ ]( Z
另据网络百科记载——
8 t3 Q' Q; Y: [! V5 W; \/ g* Z" ?+ x; f7 U
陈升回忆,当时去北京的百花街录音棚,只是为了给电影写配乐,但他与编曲人李正帆却始终不能找着感觉,“但那时全世界都知道我在北京录音呢,要是弄不出好的东西,我还不如自杀算了。”碰巧一天两人在路边吃涮羊肉,当时陈升已经想好要打包回台湾了,一边懊恼一边用闽南话哼出“为何在北京”,像极了英文的“One-night-in-Beijing”的发音。坐在一边的李正帆大叫好,而陈升却以为他开玩笑骂道,“去死吧”,最后在李正帆的强烈要求下两人回录音棚,将简单的几个小节转化成一首经典之作。
1 U: `+ k. h; s' Y
' k' D( d! g- w" u( t陈升选择了音乐,而上天选择了百花深处。若是这个录音棚建在八大胡同——
1 d9 y; \  Z0 C- ^, w- s5 {& N- ^7 G+ \  M; v6 {! w, k$ i# Y" r
不敢在午夜问路
9 ^/ I7 w) a$ n' p/ }怕走到了八大胡同2 J5 e/ I5 _+ k

7 A" f  J7 L7 U; e5 D; O- e$ ~7 r呵呵,也挺押韵的。
, S2 B% G& Q8 e8 a1 u. v
3 O! K) p9 {' D# |下面是《北京一夜》的mtv视频。+ u6 s" n% P4 X" n) u/ j" d

) t4 U  t9 ]0 R/ M; P  r还是那句话,上天选择了百花深处。8 p7 W+ h. A7 ~
8 u: x) j* v# J( Q; Q7 q
然后文化部选择了“禁播北京一夜”。
* Z) s1 L! Z, k6 O: W, v
5 c' x3 `, r. [+ p' n: j  ?这些个落差,韵味无穷也。3 ]6 z* Z/ D8 e7 W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1 S8 d% L. M2 X2 ]
7 ^3 n# p$ M9 N. l
陈升,你想说点儿什么不?; H' x( v5 N8 A, n

1 A; ]2 R0 {9 ^: E
: O2 F. v) \$ B. _- r# y' A百花三弄琐碎影% m$ ]  A4 r0 Q

  ?2 T4 |0 A) y. `( {% i$ p! Q0 b. C如果说,百花深处的平凡的居民中有什么“名人”,可能就是他了。1 D& [5 X" u* e9 H6 k
- e% M1 {- c5 H4 l
他上过北京晚报,因为……用刀砍了妻子。不必细看,后面为您简单摘录。& G3 q* {7 \& E( t* o: f+ R

1 N* R9 E7 b: l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 u5 z! V5 P, s+ R4 D
' V7 h, o/ B. N& k* P
那是在1990年11月23日,一位居民先生与妻子因家庭琐事发生了争吵,气急之下,这位丈夫抄起了门上的弹簧,抽了妻子几下。这门上的弹簧,早年很常见,挂在门上防止房门打开。
; A/ d4 F7 R& f- a+ d3 Y" \9 E% ?
他俩刚刚结婚不过一个月。妻子提出了离婚,丈夫很苦恼,颇是后悔,跪在地上恳求妻子。但妻子没理他,见到屋子里没有生火,便在屋子里找柴生火。然而这个举动再次惹怒了丈夫,丈夫从组合柜上抄起菜刀,向妻子的头上砍去。
0 K7 v8 b# N" k9 @' H4 K( [
' P# Q2 v$ G8 F: Q* ?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 ~* y$ m% `' T2 F

5 F6 Q+ A$ P4 \6 W  N7 t3 V8 ]4 `妻子被街坊们送到了不远处的积水潭医院,丈夫则找到了派出所自首,被拘留。
0 l; V3 p# v: C: w$ @  T; }% U: f# t7 {* w6 x# X% t) o6 ~
这篇报道中,写出了丈夫的名字和居住的院落的门牌号。这是个很普通的平房院,并且,这则刀砍妻子的警法新闻,其两位主人公至今住在这里。8 A0 a' n' b% w0 H

9 [/ A& R9 R1 E* l向街坊打听主人公,“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为什么还要找他们呢?”表明来意后,一位街坊大姐问我。
2 k; w8 f% t. E0 c9 e9 u% j( L9 W7 q' |3 a5 M# o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 E' v$ j% ~9 B+ f9 ]/ x9 I, @. t$ a

4 u1 G* q# H7 ^' g8 s2 `5 q我无法回答,以往的回访,大都是当年做过“好”事儿的人。他们回忆起当年登上《北京晚报》的经历,也许那些风采早已随风飘逝,至少也是自己一段美好的记忆。而唯独这一家,他们会如何面对当年的“家丑”呢?; s. [, y& a7 O! `0 r

- x8 u* H; T/ J9 e  h0 V- j5 r上帝既然创造了男人和女人,这两种人天生便要有矛盾。尤其是在中国,女人,长久被当做男人的附属品,直到现在,女权运动一直也在我们的生活中偶尔被提及着。1990年那个年代,女性刚刚从传统的家务中解脱出来,于是,“丈夫打毛衣、女人打麻将”之类的现象,都成为了讽刺的对象。
. V2 f) S$ c2 `  L
. x5 g/ h: W5 J8 b" d7 _8 \! F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5 t$ g/ e9 R' H8 Z# i  b  M: g$ c0 L7 Q* x
而这位丈夫刀砍妻子的行为,无疑是“反历史趋势”了,恐怕这才是他能登上报纸最大的原因。要搁现在,两口子打架,哪怕动了刀子,只要没出人命或是没留下残疾什么的,也着实算不得什么大事儿,毕竟人家是两口子,外人掺和什么劲。
8 U7 o6 I1 v7 Z/ f1 O/ y$ v: p. [
( I' L3 e2 y5 K. R9 g# G! ^# I我找到了那户人家,站在门外,叫了几声,敲了敲门,无人应答,家里黑着灯,不在家。透着那上锁的门,我感觉自己已经看到了门上那根生锈的弹簧,听到了两口子吵架,有哀怨,有怒骂,有啼哭。# J; N  S( B& m# s) s% J/ {

1 x" X* `5 y1 D: w7 c3 ]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 a% ]+ j4 R" ~- n$ C9 P9 M$ F9 Z# P3 V/ P

& [! i  I( C* t" z9 p“看来是出门了。你也别打扰人家啦,我告诉你吧。他家自从闹了这一次之后,就特别和睦了,那位男主人公,人缘非常好,对人也很和善。”街坊说。
- }- O3 a. P; o- }: h
* i2 _/ O# @5 w8 D: \. q( W: S2 {当年妻子被砍伤送往医院,治好了,没留下什么后遗症之类的。两口子的恩怨很快和解,妻子也没有追究丈夫的责任。
) ~2 m& A' d. L6 y; Q. s% @. A
/ T, w1 Z  t6 k# s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 G7 E0 q, {5 @9 K5 g) _2 w# a/ J8 Z2 Z1 X* b: c# w
后来妻子调动了单位,还曾经当上了先进工作者,大照片被贴在百花深处胡同西口外的新街口大街上。现在,人家孩子也都长大了,两口子从来没再闹过什么矛盾,跟街坊们关系也很好,“其实,街坊们大都知道当年这件事情,毕竟闹得上了报纸了嘛。可是,你要是看见那个丈夫,你肯定也得纳闷,他看上去那么和善,那么普通,当年怎么会这么冲动,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A7 o% D7 p+ h6 b& T* M( a2 M' F
. t2 b4 {! k1 r
说实话,我想看看这个丈夫。您一定也想看吧?* `6 [( S' B% W. `

& q, |6 k; e2 X, h  z# D我再次站在了那间小房门口。但仍然没人。看来是天意了,既然人家两口子已经回归了和睦美好而平静的生活,我们不为了自己的好奇心而揭开人家的伤疤,也是一件好事罢。
" L% ]' g' X3 _0 X" i
: g! N2 n. _: ^; M
: }7 J, F3 f( x) T+ S5 R2 H& z& s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 V. m. G0 c+ F. i# Z

0 H* h% Z" c' f2 U) V1 n) Q& m百花深处待细聆. j5 ^. b2 K2 b6 L$ ?# k5 g4 X

9 M5 w3 K6 g: T( `( K$ F人说百花地深处- `& p. J; P; n5 i8 g
住着老情人缝着绣花鞋2 S/ \4 [) A3 a7 A( v8 L
面容安详的老人# B( J0 t! R$ w1 N$ q  u  e
依旧等着那出征的归人! U! x& T4 u) D+ C( s6 o! P
7 Z. e1 Z$ X! ~- @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 f, K% j# e  W  u
0 q* {) l+ m) |# V/ y# g2 G' Y
百花深处没有歌中这么浪漫的故事。“这首歌出名之后,来这儿拍照、旅游的人多起来了,很多人见着我们这样的老居民就抱怨,原来这里并不像名字一样美丽。”街坊们听惯了这种抱怨。6 {$ {( Z+ v( q' ?! x, x1 }9 Y
/ W+ W8 W0 |+ o0 h8 k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 e+ B( P) `6 Z: V5 O
+ z! \9 M0 a. Q4 n
它这儿有的,只是一群最平凡的北京人。然而百花的深处,平静的外表下,又确实藏着一段段神奇的故事。从发展的浪潮到家庭的琐碎,看似顺利成章,实则激荡着每一个外表平凡的人。
  T2 c" X; X& D+ B  m5 _& {
( g0 \  i4 R- O/ Z. G2 j" k* d, n! U3 U2 ^+ J6 @/ J+ `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猫儿胡同·第300辑:百花深处那些情
5 R4 j6 I1 O- S: W7 }" Z. I& U5 i
因为这里是百花的深处。如果没看到它的美,只是因为没到“深处”。
' _  ^4 c4 H4 H# P$ Z8 h) }! S4 [/ P" U. O! J; j8 I7 O5 J/ p
猫儿胡同 lox" }! m/ T! S% x0 W9 z
8 D) x- @1 ~% k8 G1 \/ p; i

3 K3 k5 Y* m) J2 E( x1 U' W; T) |6 Z8 t* {% E
发表于 2015-11-23 00:34:35 | 显示全部楼层
  因名出名。
发表于 2015-11-23 07:4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七旬老叟 于 2015-11-23 12:40 编辑 9 w$ ~! ~8 ]! q
0 F' k' v8 b. G
1950年我们家就在百花深处西口外马路对面的金丝沟,后来叫金丝胡同。在1964年我有一个朋友的女朋友住百花深处,她叫鲁凯丽,现在也有七十几岁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您的文章勾起了我的回忆,谢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7-23 05:40 , Processed in 0.054737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