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查看: 772|回复: 4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19 09:51: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长辛店的澡堂子7 z6 Q2 @7 X* c- }  f7 _

  S% r' V9 Z3 n6 D6 z( N8块钱,能干什么?现在拉面都十块钱了。可以在城里买个加蛋的煎饼。! r# s9 g  d( U( M! [
: P- W1 r6 P  q* j
或是在长辛店,泡上半天澡。因为冬天就要到啦,北京的冬天,干冷干冷的,没有比澡堂子更舒服的地方了。0 Z7 c4 a2 m/ z" f4 ]' S* U6 t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 b4 w* N3 e1 E6 k$ @6 \& u9 J
( ^7 I4 B$ i$ O" z- l. @5 g! o$ l老先生在天香阁浴池泡澡。5 K/ h' J% q) `7 [* O. E- r

/ A3 N% j8 p/ x城里的澡堂子已经一个接一个的关闭,去年什刹海鑫园浴池关张之后,我也一直在打听,似乎二环里已经没有能泡澡的便宜澡堂子了。然而长辛店大街边上,就有几家澡堂子,并且8块钱价钱实在是便宜。2 y* ~, w9 D  @  z5 z( ~

. R* q% o3 x7 O( L; Z; f这也是得益于长辛店的老而偏。和老板们聊起来才知道,这些澡堂子经营起来已不是那么容易。" v. g( z0 b2 V$ p4 b3 e
* D7 e" w- e1 i
虽然城里也不难找到“浴池”,但那些澡堂子,要么早已取消泡澡的池子,仅仅保留淋浴,要么改造成动辄几十块钱门票的洗浴中心。# b/ e/ c( H# b# {' u) Z
7 L3 U# n* E" ]' ^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7 z& @3 v' `- H5 b/ n- p
长辛店火车站街与长辛店大街交汇口的天香阁浴池。- z9 W# i4 j7 i# g  o8 [% u

  b1 U8 q& ]( g! s& @“8块钱一个人,办卡7块。”位于长辛店大街北口的“天香阁”浴池的老板吴先生说。这里最主要的客人,是长辛店本地人,但是有一些住在广安门外、六里桥的人,也会坐车来到这里洗澡。  ) H, }$ S5 t2 M1 }9 [: B# s

# h' Y4 H/ B/ ^- f; V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0 g( d  D' s0 u- f" x, i' `$ k
' ^  \; F+ z3 s# E1 y4 l) k& |下午有小雨,天香阁浴池里的客人并不多,一位中年先生慢慢擦干身体穿上了衣服。“我就住在六里桥。城里的浴池没有了,我来这边洗澡已经有几年。四环路附近一些村子里也有浴池,但是条件没这儿好,或是价钱没这里便宜。”于是,这位先生喜欢在下午不堵车的时候,乘坐公交来到这里。“公交车走高速,用不了半个小时就到。”* x7 M" K0 k% i0 r& i5 _6 u: S+ r+ g

1 B8 ?, G1 A8 Q) D. U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 M8 t2 ]# q) L$ t浴池大门,上个时代的风格。5 E) G2 Z! g, m/ l% v# V* b' O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 {1 x7 z, [1 ]6 Y$ G
3 D% ?( O! ^3 f0 t
迎接客人的还有这个小家伙。
# Y7 \& x& c. D% S' @# R; d3 r0 l
* x2 q/ ~$ L; ]1 M3 N5 u49岁的老板吴先生,正在用墩布擦地,柜台里的小伙计在玩电脑。“平时,我和我老婆两个人打理浴池业务,因为雇不起人。这个小伙子是我的亲戚,除了他以外,还有个搓澡工。”吴老板说。天香阁浴池开业于2001年,浴池的大名在2004年,还曾经作为北京市57家定点便民浴池,登上过报刊。
0 b" T, H* s, H  M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 |. ?; G9 Q6 a, P: q/ p/ w, x. K( Z+ d8 {0 z
以前讲究的老浴池,至少要有三个池子,放不同温度的水。天香阁只有一个池子了。! R0 k; S' B/ c2 R  ~) i- u

1 _  y) h% s: V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 Y. y4 `( S, K) d更衣室里。
; \" _' n4 }3 n1 x; Z' d+ M. U( V  A3 u# L; A
天香阁浴池的大厅还颇有个样儿,一旁摆着沙发。黑白相间的小花猫完全不怕人,在沙发上和人玩耍着。进门处居然还有一台老风琴,并不是吴老板有这个雅兴,而是附近幼儿园卖破烂的时候,把这台老风琴当成了劈柴。* H3 T* X6 a" x

* e; m$ |7 P7 i$ i6 `
# R( T: L. T. i2 @2 f( T3 G' o- G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6 p/ |0 x# m) P长辛店地处五环以外,因此吴老板这里的锅炉,仍然使用劈柴。在他浴池旁边的一个院子里,堆放着一人多高的劈柴,大都是废旧家具的板材。
/ u' \$ W* {" E( l
7 D" w3 w8 H3 p! |恰逢两位先生推着小三轮车来到这里卖旧窗户框子,吴老板用秤称重。“就这破木头,收破烂的都不要,只能给浴池当劈柴烧啦。”
1 O( {7 G: M  D9 h8 t" u. H) t
5 V& g. Z: \% P  N/ h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 `' ]% b. u( c" y
- ]. |$ D9 Q7 i* e# h
吴老板是浙江人,年轻时候在家乡的工厂上班,赶上了下岗倒闭的年代。2001年他来到了北京,经老乡介绍,接手了长辛店火车站前这家饭馆,部分面积改造成了浴池。“浙江人在北京开澡堂子的挺多呢。”
0 p; D9 m& v$ r& a( \( V
, t* G) j* n& T/ l. o. ~' Z( W. F9 _, B  K' x2 \$ B* r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7 W2 j. r0 t" R5 |5 s- O
“2005年的时候,洗澡的价钱是每个人5块钱。如今十年过去了,洗澡价格也才8块钱。。”吴老板说,环保部门的要求越来越严格,可能过不了多久,这种锅炉就要被淘汰了。“如果换成其他燃料的锅炉,每张澡票就得卖十多块钱到二十块钱,谁还会来洗澡呢?”3 Q( K& h" F' B' A* t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 B) E( F- A5 l0 s. E. A
1 Y+ w/ C" r# z" f0 P$ Z8 U: {) k
这些板材,便是劈柴。
1 h# X/ }, [0 I$ x1 y  R, E4 `* B- J! D) Q" S' [
- `' `( F1 `) l: }/ G8 S
两米多高的大锅炉。% ?) _. _( a! X3 y  I( N
" c% |; t% S! P9 n" ^! ?1 c2 R
冬天的生意最好,人多的时候,可能一天就要有一两百人次洗澡。夏天生意差,因为天气热,人们大都在家里凑合洗。算下来,经营者平均一个月能落下五六千块钱。这还不能算上装修、锅炉等设备的投入。
' e7 \; I- [+ n9 V- I6 I6 m
' \; r. {( t: Z9 z2 W0 G在这家浴池南侧不远处,还有一家“清水滩”浴池,也有着十多年的历史,老板叶先生也是浙江人。可惜前后两次我来到这里找叶老板聊洗澡的事儿,碰巧他的浴池都没放水。
% T9 B% d  Y* o0 K# X9 [. ?/ z# u% j3 k! ^7 q/ `
% z5 ?' ^$ m3 M1 {3 p

3 @# U6 \4 `( p: B2 P: I) T# k他也很发愁经营成本的问题。他从丰台区副食品系统租来这个小楼,楼上改成旅馆客房,楼下便是浴室。幸好楼上能赚钱,楼下的生意也就不用那么较劲了。如果有顾客要求,他会给大池子放水让客人泡澡;如果只是洗淋浴,没人要求泡澡,那便省下一池子的水钱、煤火钱。2 U# o' w( b- Q& e# ^
1 N% h5 Q1 U  X- a& _6 l* y
他的柜台里放着一份宣传材料,是关于新型“生物燃料锅炉”的。清水滩浴池目前使用烧煤的锅炉,每天几百斤煤,成本不低;但比起更换设备、使用新燃料,还是便宜多了。对于叶老板来说,如果为了挣钱,倒不如干脆把楼下也改成出租房屋;可这样做,消防又达不到要求,还要再投入大资金才能做到;万一这一两年长辛店一带拆迁,肯定收不回来成本。
, N$ u' k$ c8 i& E  I0 \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 G2 s& \/ n3 }
4 Z1 N$ F% p9 |& H- R4 N: I
长辛店大街南边的“大众浴池”更是举步维艰,“6年前我接下这里,租金每年才3万多,现在涨到8万了。”河北的女店主一脸愁容,她和丈夫、孩子,如今就挤在浴池不过几平方米的“大厅”后面的一间小房子里,孩子都9岁了,连张像样的书桌都没有。
/ J5 C1 ]. T& C) B. c# a* Z! U9 f
当年她夫妻俩花了近20万元的转让费取得浴池的经营权,到现在还欠着外债。浴池经营也不容易,挣钱不多,操心劳神。“说实话,我盼着这里改造。如果真的改造了,我再也不做这一行啦。”" k; }' a8 _5 b3 h$ a) S
/ x  z5 `6 \/ e, D& J% z6 U1 J( P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0 J" z2 g8 |' E, K
9 X# t) s9 L2 o4 Z1 R
下午,大众浴池里真挺热闹,来这里洗澡的长辛店人和外地人都不少,浴池也准备了棉签、擦脸油、吹风机,免费使用。虽然没有什么悠久的历史,但这个浴池的更衣室里,还有三张简单的铺位,颇有点儿老浴池的感觉。两个小伙子躺在铺位上玩手机——难得啊,原来年轻人也有来泡澡、休息的习惯。- e' \2 x+ M" ?& `, o
- r& _) I* g! D# ~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 J: f2 D: k% I9 R+ |+ r

! d2 X+ X- Q4 n错啦。“我们是这儿的搓澡工。”小伙子回答。平时这里有一个搓澡工,到了冬天洗澡的人多起来,会再招来一个。如今这里的两个搓澡小伙子都是来自河南,刘创杰生于1990年,另一个兄弟更年轻。搓澡工,说起来这不算什么好工作,但是能留在这里打工,已是不容易。
- o" E5 U' V9 _; J1 M) P0 O  h' W; B, q" b2 u
“他们也够苦的,但是,他们来去自由,没有房租水电的压力,我挺羡慕他们的。”店主大姐说。- h3 q$ M- Z9 j1 \! }# x

/ x4 }* x( `! z* c$ }. p“天天在这潮湿的浴室里,对身体肯定不好,关节什么的时间长了都会生病。但是,人多的时候,一个接一个,想出去透口气都没时间。”刘创杰说。
: h8 ~. j' Q  o1 a! a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 @0 ~! j! g# k
( K: H4 Z% M$ O2 n4 x
搓洗完了,到池子里面一泡。冬天的享受。4 m; R. Y5 M, u  Z7 f% b1 P
' j; q2 O1 o' a" ~
“嘿,你们真不知足,你们在浴室里面,天天能泡澡,多舒服啊。”一位搭着毛巾的大叔一句话,把大家逗乐了。5 A1 C: k* X$ E( K; V) y% |
  o8 O: p& ]  d  o  n% x3 p3 |8 \
“要说起我年轻那会儿,一泡澡都是半天儿。”一位年过半百的大叔,光着屁股就借着话茬跟身边的人侃了起来,“我记得有一次赶上我有急事儿,在澡堂子里,连洗带泡,两个小时就出来了。旁边的人看着我,表情都那样儿了,心说这小子怎么这么快?”
: \4 ^: a/ V# y- c; k+ @3 C9 Y2 q: J. Z2 T2 Y
大家都清楚记得澡票2毛6的时代,即便是公共浴池,也尽量在里面多耗一段时间,“一两个礼拜才来一次,能不多洗洗吗?”尤其到了冬天,暖暖和和的浴室里简直太舒服了。2 R' k( u5 V+ O- h) F

! K; m1 P- E8 d* N0 m* L现在一些浴池还备着饮料、凉啤酒,有的爱泡澡的人便会买一些带进澡堂子,但是已经见不到早年“浴室里沏壶茶,喝上一天”的场面。与其说是洗澡,倒不如说,澡堂子也是老一辈人的另类交际场所。
: N: ~% s$ v2 p1 M
: @. O& r2 }1 @. F相比之下,年轻人的生活习惯已经有所改变,“他们忙,有些养成了早起洗澡的习惯,每天早上在家冲个澡。”但也是由于父辈大都有到公共浴池洗澡的习惯,有时候年轻人还是会陪着父母来泡泡。一位洗澡的先生说。
7 _/ h/ ~+ t& N1 o4 E. q6 T2 j3 p2 q& K3 i3 u( S3 h' m6 d
说到长辛店的澡堂子,得说说京汉铁路工人澡堂的影壁。当时,法制晚报记者崔毅飞报道了这个老澡堂子拆除,只剩下了影壁的事情。
" v8 i! F7 Y9 ~3 a( A0 N
" E8 `/ [& ^$ \% h4 u$ |7 n# y5 z崔哥回忆道:3 {- s0 B( I4 {  M2 e. x: I" S+ z0 v

+ e% D  g4 K: Q4 t4 t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8 V* @- C7 l4 v" W5 N7 j. z
' l2 b# Z7 a& n3 B
2015年1月,八十四岁的“长辛店平汉铁路员工浴池”被拆除,所幸优雅的西洋式门楼得以幸存。让人不安的是,这座寄托着几代当地百姓朴素情感的建筑遗迹,却并非官方登记在册的文物项目。
7 L  d3 Q  i$ h! h4 ]' w/ D0 j- q, f! n% X0 \: K2 c2 C
1931年,在当地工会的筹措下,3000多名铁路工人集资修建浴池,解决了长辛店上万名铁路工人及家属的洗澡难题。和社会上的浴池不同,工人座浴池不以经营为目的,纯粹是工友们的福利。
5 ^6 r- W' @3 @, x) K1 i4 i. p" w( W, ]  U/ v3 J" h$ n& T" a6 j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4 u5 L1 E( O6 n5 ]影壁的老照片和现状。8 E% c: p' J& f) E1 v7 X3 Q
5 p+ D/ o! U. H; Q! J' T2 a
一位二七厂退休职工这样评价:“大浴池的功能不只是洗浴,它也是退休老职工休闲聊天的场所。过去很多老头们浴池开门就进去,泡个澡,沏壶茶,与老伙计们聊上一阵再睡一觉,直到吃饭时再回家,所以老职工们对大浴池感情很深。”9 y  n+ d! C2 |9 `1 z$ _0 f! I

! c( c) F' P1 W7 t. g# e在长辛店二七纪念馆,存有一块厚重的木匾,上书“健康之基”四个大字。历经80多年,匾额表面已经失去了光泽,这是浴池为数不多的遗物。相比之下,浴池门楼的命运,则让人揪心。
# c- _7 A. E  |1 N6 o1 N/ l( t- w) e" t9 e# e. a  v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 v3 n1 F4 f1 B! p. ^! C拆除时,有老居民前来给老澡堂送行。2 Y2 ^; K, V$ g0 {6 C

) w8 S, W; o/ K0 a6 I4 |* z8 [- y为避免幸存建筑遭受破坏,1月13日,我向丰台区文委递交了《不可移动文物认定申请表》。不出10天,老浴池即获得了文物身份。
3 [9 }! i1 I+ V6 D1 F6 ^( j
: j3 ?' m( L( _+ l: b) K. P; y做这件事,我最核心的想法,认为这座老建筑并不仅仅是一座建筑。他是中华民国时期,工会为工人筹谋福利的象征。那时候的工会,是全心全意为工人服务的。9 u4 K* a0 U7 X# ~: B$ I

! `& J* v. [. Z0 a: H" i洗澡,这是老百姓生活的大问题,也是工会该做的正经事儿。留住了一个残旧的老影壁,也就是留住了长辛店人乃至北京人,洗澡的一段酸甜苦辣。% U5 E& s, Z1 ?' ], e+ m3 r) }
$ D' [( \0 ?! _7 t7 H  V" {7 ]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 `( p1 j4 D1 a
这两天冷了,花不了几个钱,去澡堂子泡泡,舒服舒服,长辛店的朋友们的福气。故事讲完啦,喵也泡个澡去。1 G6 d* ?7 w6 G7 D8 ~* N

8 w9 E3 A2 ~7 F) ]0 N! \谢谢观看。0 I8 q6 B' r: H% m& a) M+ y
猫儿胡同 lox
0 d; K; f7 {4 _9 d) t
6 Y- P0 {/ G, U  h3 j' ^. r$ s7 ?2 a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猫儿胡同·第314辑:泡澡 长辛店的幸福
发表于 2015-11-19 10:31:5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看着亲切!{:soso_e179:}
发表于 2015-11-19 20:24: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ujuzhang 于 2015-11-19 20:33 编辑 / p3 [9 I0 \% t

. L  t/ ^+ x9 X3 M5 o3 k5 F 有点儿明白了;谁是猫儿 {:soso_e132:} ?
发表于 2015-11-20 09:26:06 | 显示全部楼层
想起当年的清华池~~~~
发表于 2015-11-20 11:05:03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7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3-21 05:15 , Processed in 0.054208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