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查看: 894|回复: 4

猫儿胡同·第3219辑:--好男儿 四处泄愤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16 10:49: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哦,好的,我给你拉一车过去。”说完这句话,周艳东把手机揣回衣兜,拿起绑着塑料桶的“齐眉棍”——这是他自制的掏粪用的舀子——走进了同福里的一个院子中。
" j) k6 Q# G% ^) D

好男儿 四处泄愤

好男儿 四处泄愤
8 V' n# i& q9 S" W( Z2 w
“这个小伙在可好啦,他干了好多年了,掏得最干净。每次茅坑快满了,我就给他打电话。现在,这一片居民都愿意用他。”居民大婶说。周艳东出来的时候,大婶笑呵呵地把15块钱交到了他手里。9 D4 `) v: R3 K( ^/ O0 w) `

好男儿 四处泄愤

好男儿 四处泄愤
8 `& |6 m/ o( Q8 ~7 F9 t
此时他的三蹦子停放在小胡同里,从居民院子里掏出来的粪水,倒在车后的大铁罐子里,已有半罐多。一旁的电线杆上贴着宽带的小广告。
5 b$ A( ?  @/ e7 f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多么奇妙,掏粪靠口碑,装宽带靠小广告。
9 \) }$ b# `; K2 M5 ]  h

好男儿 四处泄愤

好男儿 四处泄愤

, v6 l, U- u6 d" H& B掏粪工,消失在城市中已经有很多年。1995年,《中国青年报》曾经写过的“北京最后的粪桶”,那是一群回城知青,在北京掏粪为生的感人故事。随着城市发展,似乎无人记得,究竟是何时,大小罐车取代了背粪的工人。
& T/ l' y$ D% K' O7 T3 }% a

好男儿 四处泄愤

好男儿 四处泄愤

* R6 m3 s6 Y5 a$ ^/ \这是曾经家喻户晓的掏粪劳模时传祥。& x& [9 W8 F6 g. V5 G* p' g
然而在长辛店大街这里,还有一只手能数的过来的几个掏粪的工人。这里有些小胡同又细又深,而城市设施的发展,并没有完全影响到五环旁的这里,因此,还剩下周艳东一样的几个人,仍然从事着这样的工作。只是他们并不是“背”,而是“挑”。9 l/ x3 {. X3 `& S5 S6 K: y) Q  S( y. ], [

好男儿 四处泄愤

好男儿 四处泄愤
% s/ {7 W* k# F; r1 ~& ?

7 E% r' F3 d% x, }" ~, D' k4 }周艳东,江苏徐州邳县人。前些天和长辛店的一位老街坊聊天,得知这里还有人工挑粪的“生意”。拨通电话,一阵“梁祝”音乐声后,那边接通电话,我和这位挑粪“大叔”约好见面,跟随他半天的“生意”。
- A1 E  Z; u$ g. U

好男儿 四处泄愤

好男儿 四处泄愤

) V! ^7 Q0 M9 P) Z. T3 k然而一见面发现,这哪里是大叔,分明是个老哥。身材不算高,皮肤黑里透红,有些胡茬。再一打听,他生于1983年3月,不过32岁。我们印象中能做这种又脏又累工作的人,似乎只是跟不上时代的老人,其实不然。; X) U* L: U" _# e! Y1 s" U

好男儿 四处泄愤

好男儿 四处泄愤
1 u+ i# z6 ]  E) n
周艳东的少年时代在村子里度过,初中毕业之后便出来打工。曾经在河南的羊皮作坊干活,23岁结婚,24岁也就是2007年,他来到了北京,投奔老丈人,一起在长辛店打工。他的老丈人,90年代便来到了北京。很早就开始从事挑粪的工作。
0 `" L  B! \# K7 ], g6 q/ B今年开春,老丈人因病回到老家,他独自撑起挑粪这一摊。挑粪这个生意,是纯“个体”的。长辛店特殊的位置,让这种行当保持到了现在。- m. A2 S8 Y9 |2 p( @) T. |

好男儿 四处泄愤

好男儿 四处泄愤
# r+ M+ C# E9 h; B
这一天的工作,从同福里开始,小胡同最里面有一个厕所。周艳东挑起挑子,拿着扫帚和舀子走进来,一下下将旱厕坑里的屎尿舀进大桶。! g! o7 W% a6 B# ]& k
很快两个大桶满了,他把挑子挑回三轮车边,举起大桶倒进车里。* n/ F/ I! x) v) `& M8 c

好男儿 四处泄愤

好男儿 四处泄愤

* z$ l% H2 E7 k1 k这里的厕所大都是在居民院子中,不像城市里早已改造出下水道到街上的粪井,这些厕所,都仅仅是一个“坑”而已。因此,只能靠掏。一般的厕所,一挑到两挑基本上就清理干净了。
% O: w2 c5 \9 Y% t之后周艳东会用扫帚将蹲坑旁边滴落的屎尿清理干净。
! x+ A# y* e; v* n( I2 i

好男儿 四处泄愤

好男儿 四处泄愤

0 v* @3 _; p8 A- H$ r& B7 Y这条胡同旁的街坊们,都知道周艳东会在每个月15日、30日两次来到这里掏粪,路旁早已有居民们站在门口等待他。“一般一个月两次就够了,如果临时需要,居民们都会给我打电话。”5 T, M5 D: B& ~! ?; C) N
像这种一两挑儿就能清理干净的,一次收费大都是15元左右,视厕所所在院子的“深度”可能略有增加。5 Z& a+ p! [8 `  d9 q$ _2 k  j

好男儿 四处泄愤

好男儿 四处泄愤

  |* t( b4 v8 x: P  ?+ _6 c, d60年代出生的老街坊说,长辛店至少从那时起,就已经是像样的街道,而居民院子里一般都有厕所。看到有人来给掏粪工人照相,大家挺高兴,“当年讲究‘劳动不分贵贱’,所以有时传祥一样的劳模嘛。”; m2 R/ d  U" }0 i. z1 l; T4 T

好男儿 四处泄愤

好男儿 四处泄愤

好男儿 四处泄愤

好男儿 四处泄愤

& U# V% D3 i% t+ M: J' M但真到了掏钱的时候,居民们也都有自己的说法。
) h2 h, f! x, E$ Y6 }" O) q+ Q“当年生产队里派人来挑粪,根本不收钱。”- W  v/ H; q4 a/ u
“还15块钱啊,能不能便宜点儿?”
! H8 M" D) |2 N- p! [5 Q“您看看我们这破厕所,一直不给改造,都怕蹲着的时候塌了,被拍在茅坑里。”
5 h6 H! s/ U4 X3 J8 g4 W4 _这些话,着实算不上多么难听。只是自私也是人之本性。大家为了生活更健康,周艳东为了生活能过下去,贪官污吏为了更快遭雷劈。5 q/ h; W) v( M; r

2 ~. R; M  y% i$ g5 i; x: x当然也有很多老街坊,给钱的时候满脸笑容。“这活儿,咱北京人嫌脏嫌臭,干不来。多亏有人家外地小伙子,能吃苦啊。”, ~+ t* F, m! [7 ]) U7 M

好男儿 四处泄愤

好男儿 四处泄愤
+ u4 l4 V9 O# J3 T. O
掏粪工具,被劳动的血汗“盘”出了“包浆”。
, A) N$ S7 `  A5 [- O跟着周艳东这一上午,着实没有看到什么歧视他的行为。只是有两个看他挑粪的小伙子,过路人,大声聊着,“这活儿应该找个驴车拉,或者跟那个骆驼祥子似的,自己拉车。”5 i# q! ~& N5 X2 P' L  b" l# U, N

好男儿 四处泄愤

好男儿 四处泄愤
/ E; n: k9 _! Q2 l
“这些年,人们素质高了嘛。”周艳东说。偶尔会有人,老远看见他和粪车,便捂着鼻子。去掏粪的时候把车停在路边,有人会嫌臭让他赶紧开走。这些与生活比起来,都不是事儿。
: d7 L9 J" M- i1 q( C

好男儿 四处泄愤

好男儿 四处泄愤
- |; L' B/ z4 h2 D$ v
如果不跟他聊,他并不爱多说话,脸上倒是堆着笑容。虽然是法治社会,一个“地位低下”的清洁工不会被欺负,也难免成为心情不好的人们“泄愤”的对象,挨几句数落算什么呢?
8 ^2 |8 i7 H& Y5 }

好男儿 四处泄愤

好男儿 四处泄愤
5 c" u5 n8 \  x4 a+ A  H
他一上午的活儿,其实不过是五六家,最后一家院子挺深,得走三四十米,并且厕所大,一共挑了五挑,收费是40块钱。粪水倒进车里,周艳东看了看,还差一点儿没满,“去车站旁边吧,那边有两个公共厕所,也是我承包的。”5 L( l3 L5 `8 X" }# V/ p* X

好男儿 四处泄愤

好男儿 四处泄愤
, J: y5 q' i% `! Z! c* U! F
一车装满。他骑着三蹦子从长辛店南口行驶至京周路,大约十多分钟后,就到了赵辛店村。
4 t; x- @- J1 k3 W5 p6 ~

好男儿 四处泄愤

好男儿 四处泄愤

" d8 a* D( v' s4 _已是郊区。
% B0 T* W' D# K4 D

好男儿 四处泄愤

好男儿 四处泄愤

4 `$ O7 W4 d, g- Y& x( I路上还有小轿车——2 M1 c0 U' _' ^3 ?9 z* y) a. T1 w

好男儿 四处泄愤

好男儿 四处泄愤

- Q9 o! ~- I7 A. v* l0 t不久便来到了田地边。: c1 `) o$ i' Z/ |* i5 O! z  i: M
一位大叔一位大婶两个人,正在地理忙活。打个招呼,周艳东直接把车开到了粪坑前,那里有个小斜坡,恰好让车尾稍低,一车粪水卸了进去。
, }) W& q2 M3 F5 A* E

好男儿 四处泄愤

好男儿 四处泄愤

6 l; z4 o7 v$ c8 T- }( \“咱们这儿,还没有改造的信儿。我看见那边都圈起了地,可能要盖楼啦。”大婶说。' p" I4 `( q! L+ V
这正是周艳东最烦心的事儿。几年前,长辛店南口旁边还有很多田地,这些年,有些地要盖楼,有些地人家不种了,找地儿卸粪已经成了一件难事儿。“前几年,卸到人家地头儿上,人家好歹给个十块八块的。现在,附近都快找不到田地了,只能免费给人家需要的,而且越卸越远。”7 c/ v: m( I+ t. \4 ?! A. b

好男儿 四处泄愤

好男儿 四处泄愤

$ u+ L  g# i3 s5 f) b2 ~$ y大婶身边有个小坑,里面满是粪水里挑出来的白色垃圾。挑出这些东西后,粪水便可以浇进土地,待一个寒冬的下渗,来年成为天然的肥料。" ?& T4 {. G+ N# K3 b  ~# A. l

好男儿 四处泄愤

好男儿 四处泄愤
) d8 b, F, G: V$ J
可惜城里人享受不到这不加化肥的绿色蔬菜。像赵辛店这对大叔大婶种地,只是两亩地,蔬菜一般都卖到附近的菜市场,周边的居民们就都消化了。6 C$ L! R/ l- R

好男儿 四处泄愤

好男儿 四处泄愤
. Y+ L3 d. z9 e( \& g# O' {, e: c
从早上7点到10点,3个小时不到,周艳东已经完活儿了。他带着我来到了他家,就位于长辛店、赵辛店之间的“西峰寺”。本来我一早想跟他一起出发,但他说不清楚他家的具体位置,我们才约在了同福里。8 t4 l- y# R- ?( k" `$ _9 f

好男儿 四处泄愤

好男儿 四处泄愤
# s3 Y7 @6 ?' K& H0 v2 g2 Y8 j
真到了他家门口,倒也明了,难怪他说不清地方,这就是个普通农村院儿。门口摆着另一辆三蹦子粪车,是“自动抽粪”的。下午,周艳东会开着这辆自动的,再去胡同稍微宽阔、厕所靠近门口的院子抽一车。如此一个月,他的收入大约有4000元。
, `3 r: ]  X" n社保?没有。& Q/ V0 @, f/ o- a% s. S

好男儿 四处泄愤

好男儿 四处泄愤

/ ]6 z5 y+ O6 o$ x  q院子里各种乱,两只小狗、两只鸡迎了出来,“都是我喂的。”墙外堆着一摞大白菜,这些菜并不是买来的,而是卸粪的菜农们送给他的。虽然卸粪不给钱,但淳朴的京郊农民,当然不忍让这个勤劳的小伙子白干活。
1 ?2 V- S1 i, W$ Z5 w. X

好男儿 四处泄愤

好男儿 四处泄愤
9 J3 T  {: [* a- q6 j
房门口。/ ^4 C/ g" Q' E, y

好男儿 四处泄愤

好男儿 四处泄愤

9 g! E: o8 [5 b) `# {1 |  j他租住的小屋子里外三间,才450块钱,卧室生着煤炉。之前他的老丈人、妻子都生活在这里,他自己32岁,已是三个孩子的父亲。“不再生啦,够了。”, }. S) G# i  s; E' b
孩子们知道父亲在北京做什么,这很正常。2 w) O+ i7 c1 M% S9 O/ N" b

好男儿 四处泄愤

好男儿 四处泄愤
1 {& Y& q2 q. ~% J9 p
屋子里摆着个鱼缸,是之前孩子住在这里的时候,用来逗孩子玩的。
! ?3 c: F2 `/ b

好男儿 四处泄愤

好男儿 四处泄愤
) M$ W5 p7 E" K4 X/ Y
一旁的小桌上摆着两碟小菜,一盘炒白菜,一盘据说是他老家当咸菜吃的,类似豆豉。
8 ]" }9 _  G6 f! A- J. {老丈人今年58岁,他已在长辛店挑粪多年,按理说“腕儿”更大,为什么不干了呢?  v' G1 m5 F8 |2 n' }2 z
“干不动了。以前,他挑粪,我开那辆抽粪的车,每天天不亮一起出门干活。今年春天,他挑粪的时候老喘,到医院看,怀疑是肺结核,就回老家治病了。”" M  }" M# c3 l7 `; d$ Q3 I9 N) `! b

好男儿 四处泄愤

好男儿 四处泄愤

3 W- w9 o* K: B+ j( e* P8 J除了电灯电视电饭锅,屋子里没什么电器了。" H6 r6 _' q. \" e- ]8 }" ^
但是回到老家医院检查,不是肺结核,而是肺癌。这件事儿老街坊们都不知道,周艳东也没跟大伙儿说。
! L3 Z3 p) k) V: F8 X“我们村有个癌症的,化疗没几天就死了。可能老丈人他觉得治疗的意义不大,所以不去医院,宁可在家等死。家人劝他,农村有合作医疗,也能报销一部分。但是他不听,他是吃过苦的人。”
( M  z! r8 _: L  [3 ~

好男儿 四处泄愤

好男儿 四处泄愤

& n  e, R3 `) o4 b, |这位老丈人,早年抽烟,但将近十年前已经戒烟了。“我们当地的医生说,可能跟他掏粪这个工作有关。那厕所里面的废气,闻多了也许对身体确实不好。”
( z  v9 d: B9 s- ~对于他的妻子来说,父亲已经肺癌,丈夫却还在掏粪,这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 Y0 d" P0 i/ E“没事儿,我现在出去……偶尔……也经常戴个口罩。”
! [  A# }; T) a3 U2 f

好男儿 四处泄愤

好男儿 四处泄愤

% s. R5 S6 ^1 Q5 M& x生活中我们都难免需要“泄愤”。周艳东也要“卸粪”,并且,为城市化进程导致农田改造,无处“卸粪”而发愁。$ V" j, ?! v1 p: b( h
, a7 J7 n* ~. z$ B6 {
让我们更尊重体力劳动者吧。劳动最光荣。
4 a2 y. ]4 N$ b. q8 Q6 w谢谢观看。
3 ^2 A" ?$ k& C1 \张硕) t7 q! h4 O' e8 y/ R& a

0 d; E1 N  k3 F, Z  C
4 V+ y# l4 `7 O8 L  V6 c
发表于 2015-11-16 11:02:59 | 显示全部楼层
八零后{:soso_e179:}
发表于 2015-11-16 12:30:51 | 显示全部楼层
鼓掌.jpg.gif " O- ?+ t% \2 l% O
发表于 2015-11-16 16:39: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了生计,啥活也得干呀。
发表于 2015-11-19 12:33:05 | 显示全部楼层
现代时传祥{:soso_e17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10-21 04:04 , Processed in 0.193763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