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查看: 5285|回复: 17

童年琐记2《酒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6-6 21:2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R2 }& D; u, j9 L; c0 q- S

童年琐记2《酒铺》

, r$ @* [$ l5 V$ {/ H b6 n

孟端胡同西口是顺城街,形成一个丁字路口。斜对过儿是王二爷的酒铺。

1 r, `3 ~5 ~) m' S% g+ X) `/ y! Y

酒铺是用宅院的大门洞改的,进屋得上三个台阶。门口吊着一个大灯泡,窗玻璃总是擦得倍儿亮。里面靠墙摆一张方桌,一个柜台。柜台上有一个大酒瓮,红布包着的盖子特显眼。白铁皮做的大小不一的提子顺在酒瓮里,只要看挂在瓮沿的把儿,就知道哪个是二两的,哪个是半斤的。那时候的酒味真窜,老远就能闻着酒香,够您想一辈子的。

1 [; C% F+ a) e. l `7 e, K, O- F

酒铺掌柜王二爷是个胖老头儿,一天到晚笑眯眯的,街坊里大人小孩儿无论大小都叫他王二爷。

* O. I# R# s' L! c

王二爷不光是卖酒,还捎带卖米花糖、汽水、烟卷兀的。烟卷可以拆包零卖。街坊有个刚上了班儿的(指有了工作)大哥,没事儿就溜到酒铺买两棵烟抽。

8 U# }* R! i4 D& B$ `6 U# o/ i

“会抽了就拿一盒呗”。 王二爷嘴里虽是这么说,还是笑眯眯地从拆开包的烟盒里抽出两棵,顺手递给他一盒洋火。

" a% A5 ] y! F! N9 T

“我妈不让我抽。”大哥脸色有点沮丧,点着了一棵,把洋火扔在柜台上,另一棵烟小心放进上衣兜里。做个怪脸吓唬旁边小孩:“别瞎咧咧去,听见没有。”

) L+ b5 w: `& E) J9 ]* O

一般人家都不准男人到酒铺喝酒,说是怕灌了猫尿出乖露丑。即便是家里来了客人,也是打发孩子到王二爷那儿打酒回来。家里头爆盘儿羊肉,炒俩鸡子儿,配一点开花豆、煮花生就算待客了。如果家里老爷们好这口儿的,一天不喝就难受,就每天给他一毛六打二两,回家就着黄瓜头儿、咸菜疙瘩过过瘾。

& V% A2 C! P* Q+ O: _' m: W# l* ~

常在酒铺喝酒的,大多是一人挣钱一人花,无牵无挂的主儿。下班不回家,往酒铺一坐,一碟蚕豆,几片粉肠,守着二两酒坐一晚上。王二爷从不嫌烦,总是笑眯眯地听着那些车轱辘话,嗯嗯啊啊地答咕着。

1 u+ c( p5 f6 ~% n

一天晚上风雪交加,沿着顺城街由南往北过来几辆大车。有个赶大车的把式把鞭子插在辕上,任马车跟着队往前走,拍拍肩上的雪,跺跺脚进了酒铺。到柜台跟前儿,要了一碗酒,王二爷回身找零钱的工夫,人家一扬脖干了。抓过零钱也不数,裹紧光板儿皮袄回身追马车去了。都这早晚儿了,空心肚子喝口酒,还不知道什么点儿能到家呢。

; X2 b) R* j8 H" }1 I J+ x

每到傍晚,酒铺门口是孩子们爱去的地方。那会儿路灯少,灯泡也小,胡同里黑洞洞的。唯有王二爷的酒铺,远远看去,玻璃窗显得格外豁亮。

. J& s% X6 p0 s

天一擦黑儿,孩子们就不能跑远了,家里大人喊一声就要答应,老人家往门口一站就得让他瞧见,不然就得挨呲儿。酒铺就满足这两个条件。那回没见人影,隔着窗户问一声:

+ `& x) k/ I/ k* [9 J

“王二爷,劳您驾,您瞧见我们家那小子了吗?”

l* k# w) |# _: i; u) g

“刚还在这儿呐,一错眼珠子,这会子哪去了呢。您甭着急,跑不远。待会儿瞅见他,让他麻利儿回家去。”王二爷总是那么爱说话儿。

# h% @: n- A( U: l) j

。。。。。。

. m. f8 j( n$ ?. x2 G% R+ u- s

五十年过去,往日的街巷早已荡然无存。从武定侯街西口往南溜达,冷冰冰的玻璃幕墙渐渐模糊了。前头依稀是盆儿胡同口,正对着官茅房。顺着卓公府的西墙根儿再往南,尽头儿墙角横着一块大石头,到了孟端胡同。果实累累的大枣树探出了院墙,几个小孩儿拿小砖头砍枣。正在给酒铺下板儿的王二爷回过身来喊一嗓子:“就淘吧,给人开了瓢儿就傻眼了。”哈哈,他哪儿是操心人家的脑瓢啊,他怕咂了他酒铺的玻璃。

5 U) E( c3 p9 N q# h: \! A

深深地吸口气,一缕老白干儿的醇香。


6 {# o) h7 B3 y. L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1-6-6 21:30:04编辑过]
发表于 2011-6-8 11:2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时男人最大的罪行就是偷着去酒铺了!现在。。。。。!
 楼主 发表于 2011-6-8 08: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南城土著在2011-6-7 9:53:00的发言:
王二爷从不嫌烦,总是笑眯眯的听着那些车轱辘话,恩恩啊啊的答咕着。。。。没亲身经历编不出来!少见的好文章!盼下回!谢楼主!
, ~$ p. K. D, a; v8 A, W

早先的景象,跟电影似的,抹也抹不掉。

 楼主 发表于 2011-6-8 08:48: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老大在2011-6-7 15:00:00的发言:
* z, l9 ]5 M$ r A/ r- _

“一般人家都不准男人到酒铺喝酒,说是怕灌了猫尿出乖露丑。”

- k: @7 }+ w$ a4 R3 E+ N$ P9 [

——哈,世风日下喽。

) t7 w/ K$ O0 J) P& c: Q

猫尿,学习了!

2 e7 {. o3 @5 z O) w9 s

那时候女人是排斥酒铺的,虽然见了王二爷也恭恭敬敬的打招呼,但是绝不迈进酒铺。家里来人了要打点酒,就让小孩儿进去,女人在外头不远处接着。是思想封建,不肯抛头露面?还是不愿看那些红头涨脸的男人?或许兼而有之吧。

 楼主 发表于 2011-6-8 08:34: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董瑞征在2011-6-7 0:35:00的发言:
8 O; w8 ]2 T& ]

   这两篇忆旧小文看着真亲切。

# E0 s9 V; l6 u$ _% X0 r3 {

   翘首盼着下一篇问世。

) g& n% U1 m5 ^7 V* N H" l1 v

谢谢,闲下来,回忆也是个乐子。

 楼主 发表于 2011-6-8 08:39: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山野村夫在2011-6-7 10:54:00的发言:
买卖人和气生财。
; C6 n2 A1 k, J2 k5 H

那时候很少看见耍三青子的,街里街坊的,见面都挺客气。

发表于 2011-6-7 15: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般人家都不准男人到酒铺喝酒,说是怕灌了猫尿出乖露丑。”

# U/ H( g: G0 b; p& c) t5 X

——哈,世风日下喽。

9 H8 q& ` P0 ^

猫尿,学习了!

发表于 2011-6-7 10:54:00 | 显示全部楼层
买卖人和气生财。
发表于 2011-6-7 00: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两篇忆旧小文看着真亲切。

. F0 S6 W% ]( x: B5 U2 X

   翘首盼着下一篇问世。

发表于 2011-6-7 09:53:00 | 显示全部楼层
王二爷从不嫌烦,总是笑眯眯的听着那些车轱辘话,恩恩啊啊的答咕着。。。。没亲身经历编不出来!少见的好文章!盼下回!谢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011-6-9 10:5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感谢。您的指点使小文生动多了。特别感谢您对我的帮助,由衷的感谢。

1 Z& t1 v- b8 @$ c4 M2 X7 Q

 

发表于 2011-6-8 23:4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或许是您第一篇文字吊高了我的胃口之故,我觉着这篇字不如上一篇——虽然她已经足够好。

% ?7 f& T$ j6 q3 b; t& D3 {

---------------

/ L4 f+ {# D8 W) J( D- v" E7 @

跟个技术贴

5 e7 H9 \+ F( T) m9 @: S' u

--------------------

2 s6 k, }, |7 D/ \

1:白铁皮做的大小不一的提子顺在酒瓮里---这样的复句不适合反复出现,句式的变化在一篇文字里——尤其是短篇幅中有助于拓深文字的空间感。倘若我写,我觉着:白铁皮的酒提子,大小不一顺在酒瓮里。

+ E) }; q& N3 T7 Q/ Q

2:街坊里大人小孩儿无论大小都叫他王二爷---这句话我读着别扭,别扭之处在于 大人小孩儿 与 无论大小 之重叠,两者去其一可能会好些,另外,换 叫 为 喊 您试试效果。

" h* d0 z) l `

3:米花糖、汽水、烟卷兀的---伍的(《北京话词典》) 兀 有 wù  wū 两个音,缺 wǔ 音。

: O2 h" r& A! s: q" N2 b

4:王二爷不光是卖酒

3 F, Y: c& ~& d5 [8 d

     王二爷嘴里虽是这么说  ---这两个句子放一起就能感觉出 第二个句子中的 是 字多余了。

1 ]: y4 I" p2 h3 {

5:顺手递给他一盒洋火---给 字 多余且聱牙。

1 w% ^& |& S4 `6 l4 j4 I' I

6:大哥脸色有点沮丧---沮丧 一词所选好似不到位,您觉着 臊不搭 怎么样?

& N) A9 L8 _. a3 P( G5 W. G% _

7:接下来转得有些生硬,具体怎么生硬我说不好,可我觉着就是那样,通读完了全篇以后,我发现如果把倒数第二节插在这里就顺畅多了,并且,本文最后一句的味道才会完全 发 出来。

# U9 \2 t. T, V9 x

8:出乖露丑---这个词用得太好了,赞一个!!

- E9 @7 X. n: y' y7 q3 P( I

9:一天不喝就难受,就每天给他一毛六打二两,回家就着黄瓜头儿---三个 就 字 第二个不去掉,句子不平衡,最后一个换个 啃 字何如? 一毛六 与 打二两 调换一下词序可能更顺滑。

- j; Y7 c4 o# n) p

10:沿着顺城街---着 字多余。

# |& z" O) C0 g5 N$ g# g2 D7 Y

11:把式把鞭子插在辕上---这个把字句不好,插鞭子在辕上 就避讳了 二“把”同居。^_^。

2 j4 Q# Q- A! y

12:拍拍肩上的雪,跺跺脚进了酒铺---前面一个叠音词已经表达清晰,后面用 跺脚 句子更结实。

3 @! v, u' y( I1 X) B( L0 C) ~

13:到柜台跟前儿---这个 到 修饰一下大约好些,凑到 怎么样?倘这样,后面的 要了 就不显寡薄且还有厚势。

) Z g- v; o1 z& V7 R/ S

14:空心肚子喝口酒---空肚子喝口逛荡酒 ……,这样悲悯情绪或许表达深些。

. z: I* H! l% P, Z( g- {- j+ T

15: 玻璃窗显得格外豁亮。---显得 前置也许比后置强,您感觉一下!

- k$ k3 F# u; N5 |3 [3 G

16:那回没见人影---由于 那 字多音,所以这个句子容易产生歧义,所以 那回 这个选词不忒好,多会儿 怎样?

8 |- i/ k- C- ~' P$ x1 {- p* t

17:这会子哪去了呢---这会子 删了她是不是会令对话简洁一些呢?

! c; L* ?) S6 `

18:他怕咂了他酒铺的玻璃---笔误,砸。

6 H j2 K5 J& g

 

0 f. ], I8 Y' U, m% V9 S) u/ H3 V, Q& `

------------------------------

) i1 r) ]! _, F& a; i2 o

我都快成贫蛋了,老先生原谅!

$ J# N' \, ?3 w" i, i

 

发表于 2011-6-11 08: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1 T1 r7 W% i% F& ?

 

& `! w+ N3 I5 L; f

    孟端胡同西口是顺城街,形成一个丁字路口。斜对过儿是王二爷的酒铺。

# x% W4 h6 y: t% ]6 J

    酒铺是用宅院的大门洞改的,进屋得上仨台阶。门口吊着个大灯泡,窗玻璃总是擦得倍儿亮。里面靠墙摆一张方桌,一个柜台。柜台蹲一个大酒瓮,红布包着的盖子特显眼。白铁皮做的酒提子,大小不一顺在酒瓮里,只要看挂在瓮沿的把儿,就知道哪个是二两的,哪个是半斤的。那时候的酒味真窜,老远就能闻着酒香,够想一辈子的。

9 |/ i0 n% b0 A w" T

    酒铺掌柜王二爷是个胖老头儿,一天到晚笑眯眯,街坊里大人小孩儿都喊他王二爷。

* {8 M0 v3 |. P

    王二爷不光是卖酒,捎带还卖米花糖、汽水、烟卷伍的。烟卷可以拆包零卖。街坊有个刚上了班儿的小哥儿,没事儿就溜到酒铺买两棵烟抽。

% Y9 z) ]# l: X1 I" h; G/ R( |* c

    “会抽了就拿一盒呗”。 王二爷嘴里虽这么说,还是笑眯眯地从拆开包的烟盒里抽出两棵,顺手递他一盒洋火。

d2 y" Z5 i' I* C x6 j+ s: y

   “我妈不让我抽。”大哥有点臊不搭,点着了一棵,洋火扔在柜台上,小心地把剩下一棵放进上衣兜。做个怪脸吓唬旁边小孩:“别瞎咧咧去,听见没有!”

, r( e) q- x5 n$ c8 g! I

    如今晚儿五十年过去了,往日的街巷早已无存。从武定侯街西口往南溜达,冷冰冰的玻璃幕墙渐渐模糊了。前头依稀是盆儿胡同口,对着官茅房。顺着卓公府的西墙根儿往南,尽头儿墙角横着一块大石头,到了孟端胡同。

5 l' @+ `. r! {( m9 L

    果实累累的大枣树探出了院墙,依稀瞅见,几个小孩儿拿小砖头砍枣。正给酒铺下板儿的王二爷回过身来吼一嗓子:“淘吧就,给人开了瓢儿全傻眼了。”哈哈,他哪儿是操心人家的脑瓢儿啊,怕砸了他酒铺的玻璃是正途。

6 O8 G; s! S n0 r3 P8 k* y

    老年间儿,一般人家(大都不乐意自家男人)到酒铺喝酒,说是怕灌了猫尿出乖露丑。即便是家里来了客人,也是打发孩子到王二爷那儿打酒回来。家里爆盘儿羊肉,炒俩鸡子儿,配一点开花豆、煮花生就算待客了。如果家里老爷们好这口儿,一天不喝就难受,每天给他打二两一毛六的,回家啃着黄瓜头儿、咸菜疙瘩过过瘾。

- W4 ^; h5 @8 j, x! i7 q

    常在酒铺喝酒的,大多无牵无挂,一人挣钱一人花的主儿。下班不回家,酒铺一坐,一碟蚕豆,几片粉肠,守着二两酒愣一晚上。王二爷呢,不嫌烦,总是眯缝着眼儿听着那些车轱辘话,嗯嗯啊啊地答咕着。

5 K7 q3 n: d) v" L. L% G( ]

    某天晚上风雪交加,沿顺城街由南往北过来几辆大车。有个赶大车的把式插鞭子在辕上,跳下车辕,任它跟队往前走,拍拍肩上的雪,跺脚进了酒铺。凑到柜台跟前儿,要了碗酒,王二爷回身找零儿的工夫,一扬脖干了。抓过零钱人家也不数,裹紧光板儿皮袄回身追马车去了。都这早晚儿了,空肚子喝口咣当酒,还不知什么点儿能到家呢。

/ k* k7 J9 i; |! g

    每到傍晚,酒铺门口是孩子们爱去的地方。那会儿路灯少,灯泡也小,胡同里黑洞洞的。唯有王二爷的酒铺,远远看去,显得玻璃窗格外豁亮。

1 x6 ^) B0 N8 Y' Q q. e( F. F i

    天一擦黑儿,大人不乐意孩子们跑远了,一喊就要应声,家大人门口一站得让他瞧见,不然就得挨呲儿。酒铺满足这俩条件。多喒不见人影,隔窗户问一声:

3 Z* h' N8 C/ j

“王二爷,劳您驾,瞧见我们家那小子了吗您?”

' U1 U6 F' p7 b

“刚还在这儿呐,一错眼珠子,哪儿去了。您甭急,跑不远。待会儿瞅见,让他麻利儿回去。”王二爷说话儿总是招人那么爱听。

5 e# Z. J) o1 n8 |1 U C/ u5 G

    深深吸口气,一缕老白干儿的醇香……

发表于 2011-6-11 09: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奓着胆子按照我的理解篡改了一下您的文字,礼貌不礼貌的还请您多担待些。

& T9 J0 n2 X( V& w' W# w3 K

实际上我可以在您的原文处动动手脚,可,多少总觉着不妥。

& v4 j) _& O! H% }! w

我喜欢这种交流,好不好的且放一边,自以为这对我有莫大好处,暗含着某种提高自己的契机在,谢谢您给我这样一个学习的机会,谢谢您!

5 U3 U- D! X6 h7 ]3 \# ?

问候您!!

 楼主 发表于 2011-6-12 13: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就是那意思,在网上信马由缰地,想到哪儿就聊到哪儿。非得把心里头那点痒痒肉儿挠一挠,才算痛快。

4 V1 _7 J. F0 V6 W8 B8 k) r" |- f

周末好,裁缝大哥。

发表于 2011-6-12 08:07:00 | 显示全部楼层

 

/ o; ]: }% v' g# V& Z

 

( y, t! u$ A$ _" }

    孟端胡同西口是顺城街,形成一个丁字路口。斜对过儿是王二爷的酒铺。

. `6 X- R z* z) d: c

    酒铺是用宅院的大门洞改的,进屋得上仨台阶。门口吊着个大灯泡,窗玻璃总是擦得倍儿亮。里面靠墙摆一张方桌,一个柜台。柜台蹲一个大酒瓮,红布包着的盖子特显眼。白铁皮做的酒提子,大小不一顺在酒瓮里,只要看挂在瓮沿的把儿,就知道哪个是二两的,哪个是半斤的。那时候的酒味真窜,老远就能闻着酒香,够想一辈子的。

) [/ q9 {. Z, r# @0 a3 p# P9 y' A

    酒铺掌柜王二爷是个胖老头儿,一天到晚笑眯眯,街坊里大人小孩儿都喊他王二爷。

3 P6 x- p0 _8 P( V/ |4 n- D, J

    王二爷不光是卖酒,捎带还卖米花糖、汽水、烟卷伍的。烟卷可以拆包零卖。街坊有个刚上了班儿的小哥儿,没事儿就溜到酒铺买两棵烟抽。

% ~* Z& q" c' I$ P# N4 h3 F. x

    “会抽了就拿一盒呗”。 王二爷嘴里虽这么说,还是笑眯眯地从拆开包的烟盒里抽出两棵,顺手递他一盒洋火。

6 A: N+ x) |9 D5 S6 J& d+ u

   “我妈不让我抽。”大哥有点臊不搭,点着了一棵,洋火扔在柜台上,小心地把剩下一棵放进上衣兜。做个怪脸吓唬旁边小孩:“别瞎咧咧去,听见没有!”

0 {4 C$ T, g l/ O- G7 b% ?

    不光抽烟,老年间喝酒多少也得有点规矩。一般人家(大都不乐意自家男人)到酒铺喝酒,说是怕灌了猫尿出乖露丑。即便是家里来了客人,也是打发孩子到王二爷那儿打酒回来。家里爆盘儿羊肉,炒俩鸡子儿,配一点开花豆、煮花生就算待客了。如果家里老爷们好这口儿,一天不喝就难受,每天给他打二两一毛六的,回家啃着黄瓜头儿、咸菜疙瘩过过瘾。

! B& t H7 x8 v' j, d Z; k% J

    常在酒铺喝酒的,大多无牵无挂,一人挣钱一人花的主儿。下班不回家,酒铺一坐,一碟蚕豆,几片粉肠,守着二两酒愣一晚上。王二爷呢,不嫌烦,总是眯缝着眼儿听着那些车轱辘话,嗯嗯啊啊地答咕着。

: _* v1 }" E8 }* }

    某天晚上风雪交加,沿顺城街由南往北过来几辆大车。有个赶大车的把式插鞭子在辕上,跳下车辕,任它跟队往前走,拍拍肩上的雪,跺脚进了酒铺。凑到柜台跟前儿,要了碗酒,王二爷回身找零儿的工夫,一扬脖干了。抓过零钱人家也不数,裹紧光板儿皮袄回身追马车去了。都这早晚儿了,空肚子喝口咣当酒,还不知什么点儿能到家呢。

. R) {6 w9 a4 G2 n3 t, Z1 Q

    每到傍晚,酒铺门口是孩子们爱去的地方。那会儿路灯少,灯泡也小,胡同里黑洞洞的。唯有王二爷的酒铺,远远看去,显得玻璃窗格外豁亮。

4 E0 v4 _2 b1 k$ k( I+ C. j

    天一擦黑儿,大人不乐意孩子们跑远了,一喊就要应声,家大人门口一站得让他瞧见,不然就得挨呲儿。酒铺满足这俩条件。多喒不见人影,隔窗户问一声:

, e$ @! v0 v @0 z1 N/ z8 f* K

“王二爷,劳您驾,瞧见我们家那小子了吗您?”

9 U s3 Z v$ J" d& V! Q

“刚还在这儿呐,一错眼珠子,哪儿去了。您甭急,跑不远。待会儿瞅见,让他麻利儿回去。”王二爷说话儿总是招人那么爱听。

' }2 V" k$ Y6 d, @! _) z: e

    如今晚儿五十年过去了,往日的街巷早已无存。从武定侯街西口往南溜达,冷冰冰的玻璃幕墙渐渐模糊了。前头依稀是盆儿胡同口,对着官茅房。顺着卓公府的西墙根儿往南,尽头儿墙角横着一块大石头,到了孟端胡同。

' U/ P$ I0 g! X, \9 i

    果实累累的大枣树探出了院墙,依稀瞅见,几个小孩儿拿小砖头砍枣。正给酒铺下板儿的王二爷回过身来吼一嗓子:“淘吧就,给人开了瓢儿全傻眼了。”哈哈,他哪儿是操心人家的脑瓢儿啊,怕砸了他酒铺的玻璃是正途。

; p: f4 y: L9 T9 V0 V" t

 

9 z4 \, @% m n( K% _

    深深吸口气,一缕老白干儿的醇香……

$ w6 O+ N! U5 [# P! \, H& T5 X A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1-6-12 8:07:13编辑过]
发表于 2011-6-12 08:2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按您的意见来,中间补了一笔,感觉上兴许好点儿。

9 w9 W( D9 e+ f

 

9 H& w% x: a6 g% T

-------------------------------------------

4 g3 s6 l* l- @4 }- T2 Z, L

头两天跟几个老朋友槐树下喝酒,喝着喝着,忽然有了点小感受,可遥远不甚清晰。

' n: ?) R' v, U1 P5 |7 W* ?

 

' q/ p9 `' i, E6 J9 f! u

我琢磨着这文字大概也如同老物件一样,需要时不时抟在手里——说好听的叫把玩,不好听叫揉搓,长时间离人大概不大成,好东西都有一层包浆,包浆是经年累月抟揉的结果。

6 B9 g& ]8 M' @/ L5 I: r

咱们网里,比如潘先生恭的文字就有这层包浆,甭管写啥,圆润且都有光泽,即便遣词炼句结章具稍稍瑕疵,也并不影响整体——这个大概是我比较喜欢潘先生文字的一个主因。

! h9 S* D: ~3 N2 m

昨日雨后遛狗,瞧着植物叶子上嘀嗒的雨滴,这念头蹦出来,想着今儿跟您说说。

! Z5 h9 y6 K2 `' ]

回来我把这套儿跟我老婆哨哨,最后找补一句:瞧瞧,我咋那么有才呢,我觉着我上辈子一定是个裁缝。

6 f' q, z8 S6 ]# J# y

逗得她哈哈大笑。

 楼主 发表于 2011-6-11 23: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

谢谢您,经您一改,感觉好多了。劳您费心啦。

. N! f: e w8 P* u& i7 s1 s% a5 q

唯有一点,就是五十年后回想那一段,是不是放在尾部,和最后的一句显得连贯一些。

* E3 m. s1 W* c% U2 G6 t' H: o

再次感谢。祝好。

8 v/ R/ G; q8 z0 D1 D* m7 V2 N4 S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1-6-11 23:54:59编辑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20-11-27 15:51 , Processed in 0.197068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50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