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查看: 522|回复: 0

《京城流氓谱儿第二季风云再起(八)》(转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9 15:22: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此篇开场,左右两手攥着事儿。我先说说左手攥着的事儿:我发誓我绝不是一个规劝身边的人克制自己的人,因为我知道,如果生活中的侮辱你能忍、事业上的失败你能忍、感情上的欺压你能忍、那你特么的注定就能忍受平庸的生活,那就特么是个废人!如果一个人年轻时,就能与世无争、风轻云淡、无所执迷、那么的话,你丫这个人要么出世绝尘,要么就是个彻头彻底的Loser!在这里,我没有资格定义什么是年轻,但是我想说,只要你的生命里还存在着欲望,你就没老到可以淡薄一切的地步!记住我的话,将就的人,活的惨,怪不得别人!
2 a' z% y7 q. C! n8 X
% Z6 U* o, F! u- C8 R' G咱们在说说我右手攥着的事儿:昨晚,有机会在CBD万达看了《老炮儿》的点映,冯小刚饰演的京城顽主六爷将一个消失的江湖价值观:“凡事讲规矩,一码归一码”的这股子劲儿演绎的淋漓尽致。尽管这股子劲儿在利益为先的环境下已经落伍了,但在剧中晚辈内心虚设的江湖世界,还是老哥们儿,老姐们儿的敬佩中,尤为可贵的就是哪怕最后不惜金钱、不惜性命、不惜代价坚守出一个何为规矩、何为道义、何为骨气绝不妥协的精神世界!
- N3 q/ N4 |& M* P7 @% f7 n6 s( e3 W& T  i, G8 @: N
这部电影告诉了我们一个铁打的事实,那就是利益为先的社会,过去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值得我们充满敬意的。这部影片我觉得可圈可点的还有三点:
; p4 K$ ^2 a/ V4 e6 g/ p7 `1 T8 X$ h2 }1 Y& e, X* [& x# R
第一,张涵予饰演的闷三儿戳住了这部影片整体的流线,没他不好看;吴亦凡饰演的湖南官二代很不错,虽然家庭背景复杂,但在他身上看到了一种正义江湖的传承;第三,那只鸵鸟很有意思,看似与影片要讲述的故事无关,其实,这个来错了地方的大鸟正是告诉我们坚守过去道义的六爷与这个利益世界多么的格格不入的异曲同工之处。而在六爷去茬架的早晨,大鸟跑了,骑着自行车的六爷和它一起奔跑,那是对整个现实社会无奈的释放。挺有意思的!( h) ]( m5 T. p' y6 K
3 v2 ~1 v9 r8 C0 x: _1 A$ P  q- p' }
这部电影或许是因为剪辑了,又或许是为了配合公映制度,唯一的败笔就是六爷最后还是破了自己的规矩, 把吴亦凡的父亲举报中纪委了,使整部影片有点虎头蛇尾。过去,坚守道义的顽主没有那么坏,这个镜头有些多余。再有就是江湖道义在贪官污吏面前显得那么苍白!好了,让我们继续回到我们的故事里来:
- K1 d! ^/ j. Q( S1 z2 c6 g) B+ ~4 I/ e
小宏伟做好了跟大象死磕到底的准备,在他的脑海里浮现出来的都是自己与大象滚出胜负的画面。; L& H# _$ P- Q0 d

1 s# W5 B. n. q5 n2 D. T* r这天,大志找到了小宏伟,告诉他天地大厦里有一家叫北方机械的公司,前几天被人讹了,要敲他们一笔钱20万现金,老板放出话来谁能摆平了对方给五十万。那老板说了钱有,但不是那个给法儿,不蒸馒头争口气。  F/ [3 T$ L! w6 C8 R( `% |

% U8 ~5 {3 {0 S5 ~5 u小宏伟问这家公司是干嘛的,这么大口气?
! u+ Y1 A) T. \: q6 B1 m
6 p8 r0 m7 s5 h大志说人家的买卖不是咱小老百姓玩的起的。大志用右手摆了一个抢的手势,小宏伟明白了,倒卖军火的。
2 D& _8 R0 r: l; D7 H1 V/ \6 A' X! r  O
小宏伟说,这活儿我接了,你跟他们那边约一下吧。跟大象干仗,我也需要钱支撑,这活儿来的太是时候了。3 C: [% ^2 T( b7 B7 a
4 q1 z# A8 I# a
转过天,大志就约好了次日上午10点,东四十条天地大厦门口见面。小宏伟带着三个人、四把枪,开着皇冠车如约而至,车并没有开进停车场,小宏伟留了一心眼儿,停在了路边上,拿起大哥大就给大志打电话,号码刚拨出去,不等对方接,不知从哪儿冒出一帮人有十多个,围住了皇冠,速度极其快,而且手里都拿着短枪。小宏伟第一感觉就是完了,对方一定是大象的人,忽略了一点,这大志和大象都是西城人。他俩是瓷器。但对方一开口,宏伟明白了,不是大象,这分明就是警察。
9 l3 j& u0 b; m' f# R, ?% d) Y0 e% S# F5 F8 a" W! m8 t  T
警察怎么会来呢?不等小宏伟继续往下想,眼前必须做出决定,是开车生跑还是开门投降。打肯定打不过都得死这儿,也没有打的必要和理由,跑肯定是来不及了,小宏伟开门只有投降。
6 F9 o5 t8 F9 a8 x- Q& K* m
* D! I. j  f7 Q8 t: l% z) l案发地在东城,可来的是宣武刑警,来到刑警队,小宏伟觉得是自己的人出了问题,不然,怎么会是宣武刑警抓的他呢。1 X' Y* @7 K1 _/ T
- M$ H! v; H* Y
那个副队并不着急要他口供,有一搭无一搭的跟小宏伟聊着天儿。人往往都是这样的,你不着急,那我就着急。小宏伟问你们抓我干吗呀?我没犯事儿吧? 副队说:“想什么呢?就凭你们私藏枪支就可以定你们罪。”- ~  J- }' u8 p! |- u% I
  \5 D7 W1 o9 r( r, [
小宏伟说那几把枪都是有枪证的,我们组织去门头沟打猎不行啊!
* a# k: ~; R- }6 p3 Y+ H; O1 J7 d5 w5 T" n4 }* f, j3 v
“那把五四手枪也有证儿啊?拿出来我瞧瞧,我还真没见过制式手枪的证儿长什么样?”
6 l" I- Z7 m: D4 u8 N7 v  ^' k9 K" g, `8 n+ r" Z0 K
这一句话让小宏伟倒吸了一口凉气,为什么呢?和他一起来的二利是于根柱的同案,那时,于根柱还没有打死崔大庆,但一直被通缉着,这五四是二利的,他们在门头沟有一起抢劫用的就是这把枪。二利跟他之前提起过。会不会今天这些人是冲二利来的呢?可如果要是冲二利来,为什么不见门头沟刑警呢?不对,如果今天真正抓捕的目标不是二利,他们为什么也不急于审讯呢?是不是在等其他分局来人接走二利。不对不对,如果二利现了,他们不应该这么客气的,也就是说他们还没有联想到这把枪就是二利,于根柱在门头沟抢劫出租的那把枪。小宏伟的脑海迅速旋转着。4 n3 [, a5 v, d  i3 E, y. c
0 |( s( J: \% G
最让小宏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是,刑警队居然给他们都送到宣武看守所里了。可小宏伟还没闹明白自己到底因为什么进了看守所。
- g% l$ G% v" `% m+ A0 K5 N; i" P5 q3 p  Y) q- M; G+ `9 u9 ~3 z, M
第二天,管教对新来的人登记,问小宏伟因为什么进来的?小宏伟说我也想知道啊,路边儿停个车就被抓了。我到底犯什么罪了?
3 L4 X% |+ L' N+ e9 `( V( I# v( a
管教说:“你没犯事儿抓你干吗?最近接触过什么人?准备干什么事儿自己想?
& A/ l/ o: A- G- m$ O/ H5 {; a8 H0 p& P+ b
小宏伟又想到大象身上去了,心说你刘斌也太毒了,居然用这种办法解决事情,出去不干死你才怪。小宏伟问管教路边停车算什么罪?如果算就是犯的这个罪。
! ^8 m2 C# ?8 m: K4 I, ]( O
; [! n1 f8 V8 U- |0 C; z7 _, _) p管教没有再问他,继续问了几个流程性的问题,然后关心的口气问在里面还算适应吗?现在看守所不像以前了,吃的不好,营养跟不上,可以采买了,有钱就可以改善伙食。
6 S$ n/ I" |5 }- \  ]2 s9 e
* U: y" A) Z8 {这一点,小宏伟确实认可,比起以前他折公安局确实是个飞跃。以前的号里,冬天用小碗儿在菜桶里撇油,冻干了抹窝头上,那算是大餐,现在,方便面,火腿肠,饼干,真空包装的肉随时可以吃,早上泡袋维维豆奶比外面都有规律。
/ ^  M: L) D! h* J9 p- S% o  ~6 B2 }2 F6 k: |1 ^
所有的这一切有个前提,你得是那人头子,你不是那人头子你就吃不上,你有钱买,但没那好命吃。三六九等在这里分的是最清晰的地方。, ~9 B) ]# C8 T5 y. @
1 C& l; p- P  S0 Q
小宏伟属于在食物链顶端的人,他进来会成为筒道各个号的话题,那些牢头狱霸,柳儿爷们有机会出来都要趴在小宏伟的号前问一问缺什么吗?有事儿言语的话,这是对他名声的一种认可。
6 w8 J6 F3 |- k4 a6 f& O7 N; w% H9 p2 F) ~+ ]
很快,小宏伟就接受了一次提审,提审也问知道自己犯什么事儿了吗?; l, A4 X, ?( `5 H9 K
. o  w  v; X% E! q  c9 M/ d
小宏伟摇摇头说不知道,麻烦您给我提个醒。- w: e$ K. U4 s+ I# h8 p& @# U- T

7 B2 n( v3 b1 j3 p8 I你去干什么你不知道啊?提审轻描淡写的问道。
2 C9 g7 Y1 Q: s$ `
8 i4 S  q8 y) g( x/ s/ T8 y8 N“我停个车啊。”
5 A- x$ P" H) A
' q8 K6 j$ y- I- S0 J  D) S“你停个车能抓你。”
& N; p6 j9 O* L- B( E) x
* Z( ?8 c+ I" V6 D“那到底为什么抓我啊?”7 u3 k! r6 P: u) g# \

+ n  ~- h+ I7 b提审没有直接回答小宏伟,另一个陪审也没有记口供的意思,就听提审说:“认识刘斌吗?”
1 o' y* r% B) w$ p, E4 d4 ]$ ^  f( `2 D
8 Z) o2 H9 u0 y# W* T0 g“我一猜就是他倒的鬼,是不是他把我玩儿进来的?”
3 U) w& |9 z9 c8 D0 y
' P+ j- s/ z5 O“费什么话啊?你想问题怎么那么极端呢?人家刘斌找到我是让我给你带个话儿,他们在设法给你走托儿呢,怎么好赖事儿分不清楚啊。”/ t. w! w$ o7 U' F

: g( y5 v9 Q" m1 o提审的话让小宏伟一片茫然:“大象给我走脱儿?不会是反脱儿吧?”, ?+ k$ B% @: R) R$ K# Q& k
; e# y5 e! F0 G% e- T1 u
“我就明着告诉你,我们抓的不是你,而是二利,他事儿大了,多起抢劫还有命案,现在得把你另案处理喽,你得谢谢人家刘斌,就你这事儿,可大可小,顺利的话,过两天就添拘留票了。”/ Y) K3 K0 [1 `# y! c  G& L$ s

" e6 T' I2 V3 t# V! N' X此刻,小宏伟百感交集,除了情理之中预料之外,其实心里充满了自责,如果不叫二利掺和,至少他不会折在自己身边儿。对于刘斌的所作所为,他倾佩的同时又不想口头上说出买他帐的话。总之,他觉得自己在这里肯定是待不长了。5 e: M% s. `+ k

0 y+ F( E3 E- R: q. O4 p两天以后,小宏伟和其他人接了拘留票,只有二利不知去向了。出去以后的小宏伟再向预审打听才知道,刑警队跟了二利很长一段时间了,以为会顺藤摸瓜抓到于根柱,不曾想是小宏伟他们一帮人,但也没有再放二利的必要了。: I: M! V" a- Z& w
% J5 g5 B5 A' f1 P+ D3 C( g4 m% D7 D
临快出来的时候,大象和结巴儿来探视他,小宏伟听了在小斧家那天的具体经过,原来结巴儿并没有对大个儿和王玉有恶意或者看不起,他表达的意思是你们还小,下手肯定没轻没重,这种可能都无需动手的事儿,摆个阵就能解决的问题就别掺和了。
7 ]& N( Z5 I  c, |' `8 A8 g& g# a% E/ }! d  t, N$ K2 n$ c
可小宏伟是什么性格,他肯定不能服软啊,就说:“我们岁数小不小,下手重不重,你们管的着吗?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啊?我就把话放这儿,除非我真折了,出不去了,不然这事儿没完,咱还得打。”- S' |/ {4 {' r3 i9 T

; Y! {: m& \8 L大象说:“打,打,打,全听你的。”
6 e/ o* q; o5 ?* s  A+ z: w, b3 _" l7 f9 d$ k( E+ u
小宏伟回到号里以后,从心里其实已经不想打了,他觉得结巴儿和大象够意思,非但没落井下石还出力相救,明明是自己太偏激了,只是为了一个所谓的面子。
9 i* f7 u4 j( }5 H" I" P) b  c4 k* E6 H  h1 y# @7 T# }
走出看守所那天,看守说外面来了一帮人接你,够隆重的,各种好车。小宏伟以为是大象,出来一看,不是。, v' f3 c8 ?( U" W! L+ g

8 G  B4 O  E" K6 H1 w4 v抓他的刑警队长也在。小宏伟就认识他,问他这些人都是谁?不是大象捞的他啊!$ y* f5 G, G% S
/ _4 J5 f8 }4 v# q
队长说,你能出来都是人家北方机械的老总掏的钱,刘斌今天没有来。/ _9 @( m/ F6 w, D, l" a  b

, d$ g! I9 Y3 C4 K5 I+ s, e小宏伟眼睛一瞪:“我出来,是不是这事儿就算完了,那可没戏,你们凭什么抓我呀?我花钱买枪,人力物力是帮着别人讨回公道,这些钱说打水漂就打水漂了,这事儿肯定没完,我必须要个说法儿。”
/ i8 B, S3 b# ?0 Y0 x  S/ P9 X2 V2 p% K8 k* X; j' e" ~* d$ N2 ?
其实他的话是在发泄自己折了一兄弟导致而出的怨气,这下,他见到了北方的老板,自然不能放过他了,摆平那个花五十万摆平的人,他继续摆平,自己损兵折将必须在给五十万,少一分都不行。这里外里就是100万。, H5 H+ S* x7 c

: ~5 X6 Q( _0 B! ]1 `之后的几天,小宏伟一直跟着北方的老板老朱左右,俩人交流就多了,小宏伟很欣赏老朱做生意的果断,自己从他身上也学了一些东西,一来二去俩人成瓷器了,那还怎么要钱啊?小宏伟就象征性的要回帮老朱打跑敲诈那帮人的五十万给了二利家属三十万,其他补了亏空以外没在要北方一分钱。: L1 g- a$ d* W/ T

% D2 S8 Y6 X) k  d1 T跟大象的矛盾其实早就和解了,只是嘴硬,所以到他因为北钢入狱前就画上了句号。但整整三年俩人没有在见过一面。预知后事如何,咱们下回分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12-6 11:32 , Processed in 0.143970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50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