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繁體中文 切换到宽版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更多»
查看: 210|回复: 13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流徙颠沛弦歌不辍。” 记抗战西迁流亡学生与学校的故事

[复制链接] 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发表于 2017-3-21 03: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穎太世澤 于 2017-3-21 03:18 编辑
+ [0 K7 U* R% v* W& t/ k% G
& M5 v/ ]; |0 k8 L3 u+ f: }0 p% C. l/ U5 y4 j3 w
# }+ v7 r$ ~0 U& o/ l7 X+ I

+ ]3 @* T5 Q( ^' u
“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流徙颠沛弦歌不辍 ”  ( @* q* Z! s( Z. g* [4 N' r* A
  记抗战西迁流亡学生与学校的故事
1 L' w3 l0 L: _2 A

  I& o8 S7 N. z' D  r
内容单元
, @7 o# I8 j6 P6 `% p4 @1 c
一 流浪的大学﹐不灭的火种            来源﹕呼和浩特晚报电子版  我有话说; d/ M5 \" X/ D4 E4 g( h' o
二 抗战爆发后高校南迁生活,,,,,,       文 岳南。《南渡北归》修订本,有删改)
$ P" I* _! r7 L' i5 p三 重庆,国立中央大学“七七抗战礼堂”     (文 岳南。《南渡北归》)9 r: s9 L+ J4 M/ U- B) T. H
四 湘雅医学院、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等著名高校皆迁往重庆设坛授课。文 岳南。《南渡北归》8 b/ d9 q6 P7 D6 B- s
五 华西坝上的中西学堂              (文 岳南。《南渡北归》)
2 X" U( i  D3 G1 j六 成都华西大学钟楼              
文 岳南。《南渡北归》)
5 y0 `. S# P# Y# N1 }4 u- K2 d3 c& b! w七 抗战学术天堂 华西坝学风自由           发布者: want-daily|旺报
9 z' y8 N# l* s+ x& \% [. W
八 抗战爆发后中央大学迁校经过        
来源 :中国新闻网  编辑:曲灵均
九 广告牌historia〈历史学家〉            作者neomozism 批踢踢实业坊( ~% `7 e! {& q8 S
十 桐梓海校—抗战时期我们母校的前身      五十六年班梁先灿

& E2 c2 |$ f+ m5 a" `十一 抗日战争鲜为人知的故事 信守承诺的小王   节录自 大纪元  文 ◎ 陈柏年
) `3 i' R- c8 d' g* z  Y
十二 流亡学生继续在中国西部校园求学         
美国联合援华会新闻月刊
( h! {2 t) n& ^6 k! j
& l: e- I1 u& H6 Q
1937年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在漫天烽火下为延续国家命脉保存教育的根苗不断,许多机关学校陆续展开搬迁撤离的行动,移往大后方,征程跋涉的目的地就是西南的省分 主要在四川成都与重庆等地,当时搬迁的除了本国的行政教育单位也包括了许多外国设立的教会学校,这项行动荟萃了东部沿海各省分的莘莘学子就此离开了沦陷区的家园,踏上西行之路,一路上餐风露宿躲避日机的轰炸,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8 f* K6 H" x: g2 g$ R. L/ F8 _: N! E3 _+ z1 `# N: t* Z4 I

* m, o% }' @) q' ]; ^
名词解释:( k# P) G- W* W- h
【流亡学生】抗战期间通行的一个名词。民国二十六年(1937)对日战事发生后,政府通令各校迁移至后方安全地点,并于南京组织一委员会,专门办理战区学生之登记与遣送事宜,同时分令各省均组织此等类似机构,分别登记学生并分发至后方学校肄业。各级学校学生,因获此种帮助,得以安全到达后方,继续求学或就业,这些学生,即是所谓的「流亡学生」。   ! F) o9 M& R3 d
  K" X, Z  l: S& x2 q% g2 R
抗战时期,政府为充实兵员及保持国家元气,乃运用种种方法向敌后战区,大量争取青年学生,在敌人控制的区域,依〔沦陷区教育设施方案〕,就地在地下设校,吸收青年,予以抗日教育,并分区派战区督导员主持其事。沦陷区青年学生若无法就地接受教育,则在各地设站招生,送至后方安置。此等措施,最初系零星实施,后在民国三十年,教育部成立战地失学失业青年招生训练委员会,遂大规模有计划的招收与训练;总计自民国二十九年起至三十二年止,共招训青年学子达十五万四千八百余人。   
6 h) ?2 e6 e4 r/ v6 L0 B, {# y8 k5 t6 M' V
对流亡学生的救济与训练,教育部施行了种种适应需要的措施;这些青年由于离乡背井,无人接济其生活,衣食住所均由教育部拨款供给。除少数就业者,这些青年均先后安置于学校继续受教,其中中等教育程度之学生则设立各种国立中等学校及临时中学予以收容,原已在大专院校肄业之学生,则分发至大专院校就读,插入相衔接之科系班级,大多数均于就读学校完成学业。而在战区之大专院校学生,闻政府有此种办法,源源不断而来,使战时大专学校学生人数大量增加。   
6 h0 P2 e5 F0 R8 }% d7 J& P8 z4 p% L0 Q/ G+ a
此外,这些籍隶战区之流亡学生,大多经济来源断绝,政府为了让其能安心求学,遂于民国二十七年开始设置大量公费学额,公费最初称为贷金,规定毕业后应将服务所得,缴还学校,其后一律改为公费。后来非战区学生因家庭不胜负担者,也可享有贷金或公费。抗战胜利后,政府公布从前领得贷金之学生,虽已毕业,一律免于归还。     w( P2 l$ v8 ~4 B
: o; I, O1 S2 K: F
为接济及协助流亡学生所支出的贷金与公费,耗用甚大,对当时仍需应付外敌的政府而言,负担不可谓不重,然此种措施的结果却相当丰硕,战时由中学以至大专学校毕业,全赖国家贷金或公费以完成学业者,计达十二万八千余人,对战时教育之延续及战后人才之培育均有莫大之贡献。& l/ c2 ~/ g# u& m
4 w0 l+ Q% u# S: \3 {; C' h: z+ n

3 i9 ~- t1 L& ^( ^( L

9 s+ ?7 T. a% O' d% 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21 03: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RE: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流徙颠沛弦歌不辍。” 记抗战西迁流亡学生与学校的故事

本帖最后由 穎太世澤 于 2017-3-21 03:38 编辑
( o1 Y. B* p; x: c( J. ^6 ~/ v& P8 s

, T4 _3 W0 a: c
: ~" N" u+ R1 i  _2 J; f) ?
  单元一  流浪的大学﹐不灭的火种
6 l. G* Z' @. g/ t) s2 C) p
   2015-09-03 08:52 来源﹕呼和浩特晚报电子版  我有话说  责任编辑﹕yfs001
- y- ]" Q- \8 F0 J! j8 l

  g- A5 ?% i# p6 J  B' n
  L7 m- L" k' F' W1 `* d
“万里长征﹐辞却了五朝宫阙﹐暂驻足衡山湘水﹐又成离别……”西南联大的校歌里的这句﹐概括了1937年那一段曲折的大学内迁经历﹐而这祗是当年众多高校的一个缩影。战火纷飞的年代﹐为了延续和保存教育文化命脉﹐很多高校采取了战时教育措施﹐将一批大学迁到内地﹐实现了将中国教育事业薪火相传。
1 W( s6 Y, l$ v. c+ i) p2 B! e3 S. E: [, W. x
“‘七七’事变后﹐日本侵略者为了摧毁中国培养高级专门人才的高等学校﹐曾派飞机狂轰滥炸﹐并肆意屠杀高校师生。因为摧毁了高校﹐就等于将国家的后续人才力量给切断了。”湖南师范大学校友总会秘书长孔春辉说。) d8 X, @5 N; `6 o' t

5 }5 y& P7 a  c& \8 _& A
据统计﹐抗日战争爆发后﹐除零星分布在西南﹑西北的10余所高校幸免于难之外﹐我国90%以上高等学校均不同程度受到侵略者的蹂躏。为了保存教育国脉﹐高等院校纷纷内迁西南大后方。6 x# L7 }. _- g
9 n* d) p6 g1 n3 t8 y2 U
图书馆是各大专院校办学的主要设施之一﹐战争的浩劫加上颠沛流离之后﹐战区各高校图书设施损失惨重。如东北大学迁校四川三台后﹐1939年才建成可容纳300余人的图书馆阅览室﹐而收藏的中外文图书仅2万余册。至于校舍建筑就更差了﹐迁至乐山的武汉大学﹐住的是“残破的庙宇”﹐学生分散在七个地方学习和生活。
  F# l9 F( i, v* {$ F4 `& @0 u; H
8 ^; @1 x2 T0 G+ g5 \
校舍简陋﹑设备不足﹑生活艰难﹑空袭干扰﹐是抗战时期大学的普遍遭遇﹐而要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坚持办学更是苦难重重。“高校在条件十分艰苦的情况下坚持办学﹐不仅没有中断教学﹐而且为共同促进高校教育事业做出了可贵贡献。”孔春辉说。8 h& Z# O) B+ y/ g, G

3 z( w, [$ \) T) M3 y
薪水低﹑不能按时发放﹑工资打折……迁址高校几乎都面临着“难以为继”的困局。然而﹐为了振兴国家和民族﹐迁校的各院校师长怀抱强烈的爱国心﹐以培育英才为己任﹐竭智尽力﹐从没放弃过教学。4 u! g, ^5 o9 b/ i
2 U0 n/ i4 A. I0 d3 W  K9 V7 ^
迁校乐山的武汉大学﹐因学校无力安排住房﹐全由教师们向当地百姓租借。教师有的变卖衣物﹐有的到中小学兼课﹐或当家庭教师﹐来维持生计。“一边继续教学﹐一边积极抗战。哪怕条件再艰苦﹐内迁高校的广大师生在坚持学习之余﹐仍然积极参加抗日斗争﹐以各种形式从事抗日救亡活动。”孔春辉说。
2 X% s0 r, Z: c$ m) z, ?/ e9 l# B% U$ T4 Z
1943年12月﹐在四川省三台县的东北大学发起了志愿从军运动﹐引发了当地学生的从军热。不少高校师生参加了中共领导的抗日武装﹐如中山大学许多师生参加了东江抗日游击纵队﹐浙江大学许多学生参加了中共领导的浙闽赣抗日武装斗争。9 q* L5 c# e* I
6 I* W& j% s; I/ ^
内迁学校还结合自身特点和优势﹐以各种形式为抗战服务。各医学院或大学的医学院系为救护伤病员﹑培训战争急需的医药和护理人员做了大量工作。河南大学抗战后奉命承办重伤医院。台儿庄战役时﹐医学院组织救护队为伤员送水﹑换药﹐抢救伤员1.8万余次﹔后随军入湖南﹐收容伤员500余人。
2 R5 i2 q+ K( \/ r+ C4 o2 L9 k3 |/ L- i1 n
孔春辉感慨地说﹕“抗日战争时期的战区高校大内迁﹐不仅保存了我国科技文化精华﹑高等教育的国脉﹐同时他们还将先进的思想﹑技术﹑文化带给了相对落后的地区﹐堪称民族危亡关头我国先进的科学技术﹑文化思想在极宏阔的时间﹑空间上的成功大转移和大传承﹐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

& k$ t' X' {0 o

% L2 t0 f  @; w: y+ S5 E3 ~

8 O: P' d7 I& k* _7 {+ p5 f

2 M* _1 M7 ]! e! ^( B$ C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21 03:29:37 | 显示全部楼层

RE: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流徙颠沛弦歌不辍。” 记抗战西迁流亡学生与学校的故事

本帖最后由 穎太世澤 于 2017-3-21 03:35 编辑 $ C  `. m: e$ B% J, j

2 A9 w) E0 C! @& Q4 Q  P/ \& O& l4 n2 m4 V; ~; p

/ ?0 k' f1 h6 m& G7 t4 H& }
单元二 抗战爆发后高校南迁生活,南京国立中央大学旧址陪都重庆的学术城
" k6 U% u' L/ P' N. Y# v+ F. E3 x
    (文 岳南。本文引自《南渡北归》修订本,有删改) 本文系再转载  原作者岳南
! J' U# y. p: s# K" D7 p- o* C( ]
. x$ l0 K* _; T
( R, A0 v$ E1 ?. P' f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之后,位于华北的北大、清华、南开等三所高校组成了国立西南联合大学迁往昆明,而北平大学、师范学院、北洋工学院等组成了西北联合大学迁往西安,继而迁往汉中城固继续办学。而以南京中央大学为首的高校和众所国家学术机关则迁往战时陪都重庆,开始了在日机轰炸下的新生活。而在迁往重庆的科研机构和大专院校中,坐落于南京的国立中央大学师生,无疑属于此次行动最为迅速、从容的先行者。
6 u2 ~5 z- `0 S9 l! o# g% D% C8 r* l! S1 @
717日蒋介石在庐山发表了“拼全民族的生命求最后的胜利”这一抗战史上最为激动人心的演讲之后,中央大学校长罗家伦便自庐山返回南京,镇定的举行中央、浙江、武汉等三所大学联合招生考试。考完之后,催促教授赶快批阅共一万余人、六万多份试卷,同时督工昼夜赶制木箱。期间经校方研究,最终确定迁往重庆。此时学校正在放暑假,罗家伦出人意料地命令手下连发电函,催促正在休暑假的师生紧急返校,为迁校做准备。这个决定在当时受到不少人的质疑,一位叫托德曼的德国驻华大使,一直在调和中日问题,于是,有些人便用陶氏名字的谐音取笑罗家伦,谓之曰“托德快(逃得快)”。
4 m5 ?9 U& x2 c
( R' `9 m% h- h
随着淞沪抗战爆发,815日和19日,日军两次空袭南京,中央大学遭日机轰炸,数位校工被炸身亡,损失惨重,罗家伦的做法才得到政府当局和社会人士的理解与支持,民生公司总经理卢作孚表示愿意无偿装运中央大学的图书、仪器。罗家伦立即派人携款赶赴重庆,选取校址、租赁房舍并着手建造简易平房以备西迁。8月下旬,以中央大学为主导的所有的试卷批阅完备并算好的分数,招生通知发布。9月,一千多只坚固的大型木箱赶制完成并开始装载图书仪器,分批运往下关码头搭乘民生公司货轮沿长江向西南进发。其中有件很笨重的仪器,即航空工程系试验飞机模型必须的一个风筒,大约值20万美金,其中最大的一件机器无法分拆,约有七吨多重。如此笨重的庞然大物,无可以载重的汽车,如何运上轮船成为一大难题,几次试运都未成功。面对越来越紧张的局势,负责运输的航空系主任罗荣安教授对罗校长说,风筒不运走,我决不离开南京。最后,历经曲折,终于把这个庞然大物移到了下关码头装上了轮船。
. }( l* \/ \$ A5 }+ M8 U- b0 B: k
到当年10月下旬,中央大学所有的图书仪器已全部装运一空,学校宣布人员物资正式西迁,文、理、法、农、工、医、教育七个学院的新老学生1500余人,教职员工1000人,连同家属在内,共约4000多人,分批由南京抵达汉口,换乘轮船向重庆进发。有些遗憾的是,中大农学院从美国和澳洲等地巨资引进的美国加州牛、荷兰牛、澳洲马、英国约克夏猪、美国火鸡等品种却无法全部装箱带走,只能和民生公司商量,改造了轮船的一层,将好的品种,每样选一对,随着图书议器西迁,再现了唐人“鸡犬图书共一船”的景况。$ G5 N8 [8 V. U& c5 a3 H5 x
* [2 w; y& k* R' N& I5 S% B
此时已是11月中旬,上海失守,战火在向南京蔓延。令校长罗家伦和众师生感动的一幕出现了,农学院畜牧场余下的教职工派代表王酉亭老师傅对罗家伦说,这些良种家禽家畜,是学校师生多年耗尽心血培育出来的,是中大今后教学与科研中必不可少的试验动物,也是国家未来科学发展的物质基础之一。职工们愿将这批宝贝全部从南京迁到重庆,絶不流失丢弃,更不留下成为日寇的盘中餐。深受感动的罗家伦当场表示,尽快设法,全数西迁。
* I! p5 O+ K  i0 [, `+ a) V
+ d0 K/ ~2 @3 l
延至129日,南京已成了围城形势,中大畜牧场负责人王酉亭带人到南京城西北的三汊河江边高价雇了四条大木船驶至下关,畜牧场职工全部出动,把鸡笼、兔笼置于乳牛背上,分羊群、猪群、牛群3队赶出挹江门,至江边于枪炮声中匆匆上船向西挺进。这一大队家禽家畜在浦口上岸,由澳洲老马背着美国火鸡,英国约克夏猪扛着北京肥鸭,荷兰牛驮着德国长毛兔……沿南京至合肥的公路浩浩荡荡前行。- r7 @6 ^/ E" {# g* O

* r0 v  s6 v$ x* D$ [
南京沦陷后,这支“大军”沿大别山北麓公路西行,过平汉路,继尔沿桐柏山南麓,行程约三千里抵达宜昌,此时离开南京已一年有余。宜昌交通部门的负责人深为教职工们坚韧不跋的精神所感动,同意挤出舱位并不收运费,输运这支特殊的“大军”至重庆。对此,罗家伦在他的《抗战时期中央大学的迁校》一文中有这样一段回忆: 在第二年(1938年)深秋,我由沙坪坝进城,已经黄昏了。司机告诉我说,前面来了一群牛,像是中央大学的,因为他认识赶牛的人。我急忙叫他停车,一看果然是的。这些牲口经长途跋涉,已经是风尘仆仆了。赶牛的王酉亭先生和三个技工,更是须发蓬松,好像苏武塞外归来一般。我的感情振动得不可言状,看见了这些南京赶来的牛羊,真是像久别的故人一样,我几乎要向前去和它们拥抱……。/ I& u4 |; m. _6 j) H. c4 x

* g3 I" c' n8 G. ~8 ^
对于这一场景,南开大学校长张伯苓曾在一个公开场合慨而言之:“抗战开始以后,有两个大学都弄得精光:南开大学被日本飞机炸得精光;中央大学却搬得精光,连畜牧场的牛羊都从南京赶到了重庆。”于是,中央大学“鸡犬不留”的故事迅速传遍山城,在当地军民和逃难的民众中引起了震动,它从另一个侧面体现了中华民族巨大的潜在力量——中国是不会亡的。

/ g# x1 S  Y, Y: Y6 y% U$ [* b5 f/ M) R5 t3 O# F; R8 i
* _1 Y  m4 @8 v

0 H: i% M5 ]$ d7 D- b
* n3 U  G; d9 h9 c2 K% 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21 03:39:46 | 显示全部楼层

RE: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流徙颠沛弦歌不辍。” 记抗战西迁流亡学生与学校的故事

本帖最后由 穎太世澤 于 2017-3-21 03:44 编辑 9 T, R9 A& z0 d1 a4 `

: t! o" r) W2 f/ j0 j
4 T8 l5 k( }% @; D3 g1 s% i" n! F  h
  单元三 重庆,国立中央大学“七七抗战礼堂”& j3 `% c7 P, m; T; {& E, k
: x7 K$ K& L: Y. ?& q
(文 岳南。本文引自《南渡北归》修订本,有删改) 本文系再转载  原作者岳南* L% u# A1 D# V- j' k8 s& ]

1 ]* u& u% X' s
# i$ k% l" J0 @4 R$ l: F" M7 c; U
中央大学迁往重庆后,在北郊沙坪坝建造校舍开课,与重庆大学为邻。1938年暑期,中大招收新生及二年级转学生,由于地处战时陪都和亚洲抗战指挥中心的重庆,一时名家云集、名师荟萃,全国众多优秀学子踊跃报考,共录取千余人,在校学生一下猛增到2000多人。学校在附近地区建了分校校舍,使抗战时期的重庆国立中央大学成为国内办学规模最庞大、系科设置最齐全、师资力量最雄厚、综合实力最强盛的全国最高学府。
% I' U6 @/ H! \) v9 D

; F: M: k5 V! l* {. M+ h
19395月,日本飞机对重庆实施战略轰炸,曾追踪中央大学在松林坡的新校区投下多枚炸弹,炸毁了学生食堂和其它一些建筑。面对一片惨景,师生泰然处之,对抗战必胜的信心和学习的热情不但没有消减,反而有所增加,学校在炸弹下不断发展壮大,形成了自1902年建校以来历史进程中的一个鼎盛时期,培养的大批优秀人才遍布全国与世界各地。
! I# O# w/ F* L( @% O. x' n! G

. T0 g7 ^7 T) v$ c
抗战时期在重庆中央大学执教和求学的师生中,日后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和中国工程院院士的人数多达一百多位,雄居全国单所高校之首,使重庆时期的国立中央大学成为院士和科学家的摇篮。而这一时期的中央大学附属中学也是人才辈出、桃李遍天下,中大历史上培养的40多位两院院士,有一半出自重庆时期的中大附中学生。从此“沙坪坝”铭记于中大 和中大附中校友心中,其办学遗址也成为海内外中大和中大附中校友们故地重游的寻梦之处。
) X6 m( n0 B" W( m: Q" j. _: k% @
4 v! q9 L+ i' k+ a- z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1941年秋,罗家伦校长离校后,顾孟馀、蒋介石、顾毓琇、吴有训先后担任中央大学校长。顾孟余任期中,曾主持修建了重庆著名的国立中央大学“七七抗战大礼堂”,当年周恩来副主席、美国副总统华莱士、威尔逊将军、英国前首相和工党领袖艾德礼,以及马寅初、郭沫若、老舍、曹禺、冯玉祥将军等许多名人曾在此参观访问和对中大师生作精彩演讲。4 f/ u4 n* S) u3 t5 C) U

  F, o( r$ h5 B" d
当年在台下听讲的,有后来中华人民共和国五星红旗的设计者曾联松,有2007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奬获得者闵恩泽,以及“两弹一星”功勋朱光亚、任新民、黄纬禄、赵九章等众多重庆中央大学的杰出学子。如今,重庆大学A区校园内的原国立中央大学“七七抗战大礼堂旧址,就是重庆丰厚抗战历史文化的有力见证。# F1 i+ |% U0 d. q
8 z0 w7 l2 N1 Z3 @* e
重庆国立中央大学在沙坪坝的校舍 由于重庆在抗战时期作为陪都的重要地位,继中央大学西迁之后,其他高校长和科研机构纷之沓来。战前重庆只有三所高校,抗战爆发后迁往此地的各类高校达39所,占全国高校数量的三分之一强。除国立中央大学,另有中央政治大学、复旦大学、国立上海交通大学、国立山东大学、中央音乐学院、上海医学院、私立东吴大学、私立华中大学、私立江沪大学、私立重庆的学术城# l7 O% ~' f9 k- `& \! X9 B% B: J
8 S" V* B/ D0 N, F, K
% @" W& K4 F# B" Z

" p+ F  M0 h9 L+ S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21 03:46:41 | 显示全部楼层

RE: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流徙颠沛弦歌不辍。” 记抗战西迁流亡学生与学校的故事

本帖最后由 穎太世澤 于 2017-3-21 03:51 编辑 ; f* ]+ w& h' |# a

& r* N- @/ ]9 K  `8 j. \; W7 I1 I6 J7 Q1 {/ f6 v8 e
6 {, f! z, K8 p! E! l
单元四 湘雅医学院、私立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国立戏剧专科学校、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等著名高校皆迁往重庆设坛授课。* I$ c* Y" |5 d$ ?
(文 岳南。本文引自《南渡北归》修订本,有删改) 本文系再转载  原作者岳南/ U* L' }: K- a# q1 F5 Y( k6 v1 N6 \

- i2 K$ \1 k2 _4 G, ]8 J1 h8 [) F% {

' c* _3 p7 N1 Z9 o
因沙坪坝不堪重负,有些晚到的学校只得另觅新址。一时间,重庆市区与周边的沙坪坝、北培夏坝、江津白沙坝、江北盘溪等地学府林立,大师云集,吴梅、胡小石、陈望道、周谷城、顾颉刚、洪深、吕振羽、陈子展、章靳以、曹禺、马宗融、梁宗岱、方令孺、张志让、叶圣陶、童第周、徐悲鸿、林风眠等著名学者、作家、艺术家来此任教或受邀演讲,为战时中国培养了一大批栋梁之才。& o  w- G/ w7 [0 d+ }4 ]. l, d
3 `% Z' M8 d) h6 h6 ~4 N$ i
英国剑桥大学现代生物化学家李约瑟博士受英国皇家学会派遣来到中国,与中国学术界、科技界交流并给予道义和实际的支持,中国人的抗战精神与学术、科技界的在逆境中奋进的身影,给李约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在《重庆的科学》一文中,颇为细致地谈到了他观察到的情形,认为无数开凿在山坡岩石中的防空洞应该被提及并受到表扬,而在这座雄踞于群山之中的城市里,临时房屋像雨后春笋一样涌现在遭受轰炸的地方。人们的生活并不像有时描绘的那样沉闷,中国人民自身永恒的诙谐幽默和天生的魅力总是使生活令人愉快,整座城市和人民保持了战时的应有的尊严。$ c9 z, |5 g8 }, P& H2 z
/ a% W5 W( A) w8 C
在教育、学术机构云集的沙坪坝,李约瑟看到,国立中央大学和相邻的重庆大学都在努力促进理学科目的教学。中央大学化学实验室,在高齐宇教授的领导下,正在进行等比比容和酸、碱、盐对有机化合物的光学旋度影响的研究,同时也研究飞机用的油漆和喷漆技术。物理学家也非常活跃,曾对吴健雄的成长起过关键性指导作用的施士元教授发明了制造氧化铜整流器的方法,同时他也研究用钨钢制造永久磁铁的方法。数学物理学也没有被忽视,张宗燧博士(以前是拉尔夫·福勒爵士的学生)正积极进行介子理论的研究,他的论文已通过英国科学访华使团送往皇家学会。在嘉陵江畔的北碚小镇上,李约瑟访问了迁入此地的18所教育与科学机构,其中包括中央研究院迁来的两个研究所——动植物研究所与气象研究所。由王家楫博士领导的动植物研究所有20多名研究人员,王氏本人除了担任所长,还指导原生动物学部的研究,其他部分的研究人员则从事着鱼类、昆虫分类、生理(呼吸、分泌、鸣声等等)以及用鱼类及狸藻属植物捕虫草扑灭孑孑以及植物学各科的研究。气象学所人员较少,在吕炯博士的领导下,正在从事定期释放气象气球等工作收集观测资料。, O4 a- q4 `" y

1 v' J: p' f* B# p0 j* ~  |
另外,北碚小镇还有两个极其重要的政府机构,一个是隶属于教育部的国立编译馆,一个是隶属于经济部的中央工业试验所。编译馆由著名学者陈可忠博士主持,正在从事大规模的标准化工作,以解决科学术语的中西文翻译问题。现代科学起源于西方,鉴于中国语言和思想与西方的巨大差异,这是一件极其困难又重要的事情。编译馆雇佣的人员不少于200人,其中139多人是大学毕业生,包括一些非常有名的学者和卸任的大学校长。李约瑟看到,已有15种涉及天文、数学、物理学、矿物学、胚胎学等科目的翻译着作已经出版,尚有32种着作已翻译完毕正在准备印刷,另有33种卡片索引式的样本正在紧张地整理翻译中。除了翻译工作,编译馆还负责审查全国中小学校等使用的教科书,编纂百科全书和辞典,间及书籍的翻译(中西文互译)和发行经典着作的选集,出版面向大众的的普及教育小册子等工作。- j( e6 U0 b' P1 R4 {# t

# w" f0 [( L2 ]& ~  G$ U( F7 b6 D
在正式翻译出版的书中,有斯特宾(Stebbing)的《现代逻辑导言》,德·布罗格利(DeBroglie)的《新力学中的量子化理论》,西德尼(Sidney)和比阿特丽斯·韦布(BeatriceWebb)的《苏维埃共产主义:一种新文明》等。在李约瑟看来,“除了苏联政府以外,没有其他任何政府支持过这样大规模目的明确的学术事业。”但负此责任的政府人员告诉他,编译馆在原有的规模上至少还要扩大一倍,这令李氏深为震惊并为中国政府的魄力和学者们在如此艰苦卓絶的战争面前自强不息感到欣慰。- e4 [  t$ ?8 i. P: N9 _

4 k# n, \% V1 }; ]7 @
除了教育科技的辉煌,战时重庆也是中国文化艺术的鼎盛之地,产生了大量以抗日救亡为主题的高质量文学艺术作品,田汉、陈鲤庭、崔嵬编导的街头剧《放下你的鞭子》、阳翰笙的《塞上风云》、曹禺的《雷雨》、《日出》、《原野》、郭沫若的《屈原》、《棠棣之花》、《孔雀胆》……赵丹、白扬、凤子、张瑞芳、秦怡等表演艺术家也得以在战火纷飞的环境中走向成熟;画家徐悲鸿、张善子、傅抱石、林风眠、李可染等也于重庆画坛得以施展高超的技艺并受到国内外瞩目;音乐家贺绿汀创作的《游击队歌》,一时唱遍大江南北,鼓舞士气,振奋民心,山城重庆作为抗战时期各种文化思想碰撞交融最为显着的独特的文化中心之一,成为一道永恒的风景留在了人们的记忆深处。3 P0 v, C8 z; v0 P8 Y

+ m' d  L& Q5 \& T1 }+ O# w# V! I3 d' }6 s3 ]

' q5 O' _% p9 s8 R1 \0 E
9 a0 T1 X9 B6 o+ i& S: [

/ }1 J- l( P6 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21 03:53:43 | 显示全部楼层

RE: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流徙颠沛弦歌不辍。” 记抗战西迁流亡学生与学校的故事

本帖最后由 穎太世澤 于 2017-3-21 03:57 编辑 , A& ]1 m) A! \* z
( g% V0 h* u6 H

# _# o: z/ j& Q7 ]( N6 M" V; s8 P$ @; j( u9 z! V3 u5 H
单元五 华西坝上的中西学堂
(文 岳南。本文引自《南渡北归》修订本,有删改) 本文系再转载  原作者岳南% _  t6 l* y, ?
( B: w) j1 w2 I/ [& E: ~8 f( i

$ G% |9 u& ^& H4 c
历史上的重庆与成都一直是巴蜀的首邑,抗战军兴,重庆以中央大学为中心的沙坪坝和以复旦大学为中心的北碚夏坝,与成都的华西坝,号称鼎足而立的“文化三坝”。4 y+ s! g0 G- |+ M- ^

" _) n; Z4 m( ]8 d+ c
战时的成都接待了外地迁来的八所高校,其中有五所集中在华西坝——除东道主华西协和大学,规模较大者有南京的金陵大学、金陵女子文理学院,济南的齐鲁大学和北平的燕京大学。
7 A  t+ v  j: G! A% }/ W2 \
# ]9 r& e1 @' ~! `5 J' G, Q8 b
与重庆不同的是,因这五所大学皆为外国教会在中国创办的学校,时人习称为“抗战五大学联合时期”。尽管后来中央大学的医学院、农学院也迁往成都华西坝设坛开业,但人们还是对最具气势、规模并有一些神秘色彩的五所教会学校感兴趣,并对这几座一度被称为“帝国主义侵华的先遣队”投以好奇、崇敬中伴有几分迷惑甚至仇视等等不同的目光。/ ?6 A. |- z: |7 @
* b5 p8 d( F0 z$ W5 G) I
/ N1 R5 W4 i* v- g" ?

5 ?2 G2 Z4 ]6 I" h

6 s, s, r- D5 X7 i; k9 H0 V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21 03:59:35 | 显示全部楼层

RE: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流徙颠沛弦歌不辍。” 记抗战西迁流亡学生与学校的故事

本帖最后由 穎太世澤 于 2017-3-21 04:07 编辑
/ r( n' P+ r) w3 n
& }; F- z; Y/ y" N7 h: x
! i6 X( r" l5 _7 W; S+ e4 S6 x6 b# I3 p, |
单元六 成都华西大学钟楼
(文 岳南。本文引自《南渡北归》修订本,有删改) 本文系再转载  原作者岳南& I0 n% t5 w; M9 |8 [1 P( [

6 P" O/ I! _- z8 m1 p, \4 i

" C5 E; c0 \+ |5 X) U
华西坝位于成都南郊,1910年由美国基督教会派员在此选址兴建的华西大学校园美丽广阔,一时被誉为难得的“天堂”。与华西坝不远处,便是1896年创办的四川中西学堂发展而成的四川大学,因四川大学在成都处于本土主人地位,与上述学校互通往来,师生相互交流、切磋,形成了一个土洋结合、东西文化交融的独特的文化中心。吴宓教授曾为成都联合办学撰写了一副对联:“众志成诚天回玉垒,一心问道铁扣珠门。”较为切实地再现了当时的生活以及师生积极向学的坚毅卓絶的精神风貌。
) J9 ]) \2 {1 |3 D2 x# ], q( l' m$ }+ Q4 V, u
卢沟桥事变之后,燕京大学以美国基督教会创办为由,仍留在北平。当北大、清华等高校流亡西南后,为了最大限度地满足沦陷区学子的求知要求,燕大招生规模急剧扩大,从以前奉行精英教育,每年招生不足百人,到19387月录取新生605人,为历年之最。+ t0 a0 p+ \4 B# _2 c3 f
/ \: L3 D# F1 m' t  _* E% i
1941年,燕大学生的注册人数达到了创记录的1128人。只是好景不长,1941128日晨,珍珠港事件发生不到半小时,驻平日本宪兵队包围了整个燕大校园,并于当日强行接收,包括校务长司徒雷登等一批资深教职员和11名学生被逮捕,所有英美籍教职员被作为战俘押送到了山东潍县集中营。全体学生被赶出校园,美丽的燕园沦入日人之手并充作伤兵医院。
. z1 j* X3 h3 w  E
7 Y; W) g3 H& S  a
日军的暴行并没有斩断燕大的血脉,一批逃离沦陷区的燕大师生历经千辛万苦,先后到达抗战后方四川,在各界人士的热心支持下,借用成都华西大学校园继续办学,原北平燕大教务长梅贻宝被推举代理校长。6 B. }& H* z4 s2 h- F7 d$ [

* ]; g# S6 o4 M+ c( y
1942101日,成都燕京大学正式开学并进行招生,成渝两地学子闻讯纷纷投考,人数达三千之众。但限于当时的办学条件,只能招150名,加上从北平辗转奔来的原燕大学生,共364人。因南下的原燕大30余名教员无法满足教学需要,在梅贻宝主持下,特地邀请了陈寅恪、萧公权、李方桂、吴宓、朱自清、冯友兰六位学术大师前来开课和作短暂讲学。
+ O( w4 N  ~  P/ \% k9 L

$ C5 B0 c' i. X5 L2 `% a8 l
燕大教授的待遇历来月薪以三百六十元为限,为表达燕大师生对上述六位学术大师的崇敬之情,校方特别将月薪增至四百五十元,超过了燕大代理校长梅贻宝的奉薪。史学大师陈寅恪尽管如此,由于战时物价飞腾,教授生活依然极端艰难,陈寅恪作为享受特殊津贴待遇的部聘教授(每科在全国只聘一人,教部发一份薪水与研究费),有“日食万钱难下箸, 月支双俸尚忧贫”的诗句,可见当时物价飞涨,货币贬值的严重,以及普通知识分子的生活境况。- @3 ~# W) [/ d8 u- v2 y  A
! o# t- J( Y& t4 H
与昆明、重庆两地相似的是,成都亦在战火的笼罩之下,且经常遭受日机轰炸。陈寅恪携家初到成都时,居住在燕大租赁的一排民房的二楼,同住的还有其它燕大教授。当时李方桂住在楼下,陈寅恪女儿陈流求等几个孩子从自家的地板缝里,就可清楚地看到李家炒菜做饭的情景,由此可见其房舍的寒陋。 因居住条件糟糕,生活困顿,陈寅恪原来高度近视的左眼视力急剧下降。如阅毕学生的考试卷,按常规要把每个人的分数一一登记在成绩表上,因表格较小,印刷质量又差,陈氏无法看清,为免登记错格,只得叫女儿流求协助完成。
( j# R3 ]4 \; ~! T% h
7 |$ v. c$ y" k
稍感幸运的是,后来上课地点由陕西街改到华西大学文学院,陈家搬入华西坝广益宿舍,居住条件得到改善,陈氏身心才得到些许安顿。从陈流求的回忆中看到,陈寅恪仍然每学期从开学第一天起就准时夹着他的布包袱走出家门,步入教室。而这个时候,陈寅恪夫人唐篔的心脏病不时复发,又整日为柴米所困,一家老小仍旧是苦不堪言,未久即病倒。
7 ~+ O1 g. X: D2 }+ I
1 H- s6 L' {) j( Z
1944225日,陈寅恪在致信傅斯年一封信中说道:“弟全家无一不病,乃今日应即沙(淘?)汰之人,幸赖亲朋知友维护至今,然物价日高,精力益困,虽蒙诸方之善意,亦恐终不免于死亡也。言之惨然。”虽“言之惨然”,但陈寅恪的教学仍一丝不苟,全身心地投入其中。据燕大历史系学生石泉与李涵回忆,陈寅恪刚到燕大时,所开的课为“魏晋南北朝史”和“元、白诗”两门。自1944年秋季始,又继续开设“唐史”和“晋至唐史专题研究”两门大课。由于陈氏讲课内容精辟,极富启发性,前来听讲者不仅是校内学生,整个华西坝其它几所大学的教授都云集而来,欲一睹其讲课时的风采神韵,因而关于陈寅恪乃“教授之教授”的声名继清华园兴起之后,又在成都高校广为流传。9 \8 C: g; w* {4 x' [- \
0 m- S$ I8 A4 w* [5 n) ^
据蒋天枢撰《陈寅恪先生编年事辑》载,陈氏1944年“编年文”,计有《以杜诗证唐史所谓杂种胡之义》、《梁译大乘起信论伪智恺序中之真史料》、《长恨歌笺证》、《元微之悼亡诗笺证稿》、《白乐天之先祖及后嗣》、《白乐天之思想行为与佛道之关系》、《论元白诗之分类》、《元和体诗》、《白乐天与刘梦得之诗》、《白香山琵琶行笺证》、《元微之古体乐府笺证》。”蒋天枢按:“以上文十一篇,皆在成都作。有关元白诗之文九篇后皆收入《元白诗笺证稿》中。时先生生活最困难,亦眼疾日益恶化之时。”  }4 {" \+ i7 L
19441026日傍晚,西南联大外文系教授吴宓自昆明辗转来到成都燕大,得以与老友陈寅恪相聚一校。吴宓之女吴学昭在《吴宓与陈寅恪》中这样记述道:“父亲与寅恪伯父四年多不见,感到寅恪伯父显得苍老,心里很难过。使他更为担心的是寅恪伯父的视力,右眼久已失明,唯一的左眼劳累过度,而战时成都的生活又何其艰难!从父亲当时《日记》中的片言只字,也可看出一二:‘晚无电灯,早寝’、‘无电灯,燃小菜油灯’、‘窗破,风入,寒甚’、‘晚预警,途入驰奔’、‘旋闻紧急警报,宓与诸生立柏树荫中,望黯淡之新月,远闻投弹爆炸之声’。‘又说:“父亲很清楚,对于寅恪伯父来说,视力是何等的重要。然而,使父亲最为忧虑和担心的事,不久还是发生了。”- A. @6 |5 s# ]6 D0 ~* C

& D  e+ Z3 G: L3 j
据《吴宓日记》载,19441212日下午,吴步行至华西坝,“访寅恪于广益学舍宅。始知寅恪左目今晨又不明……而夫人与幼女亦皆病。”越二日,陈寅恪入医院治疗,因瞳孔之内膜已破出液,后虽经手术治疗,但均告失败,最终导致双眼失明。时燕大代理校长梅贻宝前往医院探望陈寅恪病情,陈氏大为感动,对其曰:“未料你们教会学校,倒还师道有存。”许多年后,定居海外、已是80高龄的梅贻宝回忆这段往事的时候说道:“我至今认为能请动陈公来成都燕京大学讲学,是一杰作,而能得到陈公这样一语评鉴,更是我从事大学教育五十年的最高奖饰。8 k" v* n5 Q  ]6 B4 M# u. u

$ P+ Q: T1 n$ W# d6 j2 _- _
”战争的酷烈,使中国本土与外来的教会学校缩小了距离与心灵的隔膜甚至歧见,学者与学者之间,教师与学生之间的感情进一步增长,彼此的心靠得越来越近。而世界反法西斯联盟最终得以缔结并在战争中取得胜利,与东西文化的沟通与相互理解、尊敬是分不开的,“成都五大学”便是人类文明中一个示范性显例,也是促进国际反西斯联盟缔结的力量和文化因子
' F" o/ Q0 }, G. X

' d$ p& t3 g! ]
$ W" D7 k, H! p! K2 ]4 ?( T4 u- S2 F
) U9 S# h2 V1 h/ f& E4 J1 a+ u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21 04:08:42 | 显示全部楼层

RE: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流徙颠沛弦歌不辍。” 记抗战西迁流亡学生与学校的故事

本帖最后由 穎太世澤 于 2017-3-21 04:15 编辑 3 R4 D  |$ y# R) d

1 d, z5 {1 o( Q" p+ z% s+ Z( P  ?! B" A5 ]( _8 Z, x1 S
# J6 e* u4 y: j
单元七 抗战学术天堂 华西坝学风自由
' C  L/ u- z- u8 P7 d* k; O
2015-6-6 06:15| 发布者: want-daily|# M% E( d$ C" `
' M' H1 J5 v( q$ W. @

+ A! |; L& _- c: j
抗战时期,除了昆明的西南联大外,大后方还有三个重要教育中心,即成都的华西坝、重庆的沙坪坝和汉中的鼓楼坝。不过,论生活条件,环境优裕的华西坝被称作「天堂」,而重庆大学和中央大学所在的沙坪坝被称作「人间」﹔汉中鼓楼坝因生活条件较差,被称作「地狱」。$ g' ]6 X" r+ D" Q3 |! i+ v

9 I+ [  n) G3 H, D1 V
由于西方教会用心经营,华西协合大学所在的华西坝,街道整齐清洁,环境优美。1924年,时任四川军务督理杨森想改造成都街道,某天,他走到华西坝,被眼前景色所吸引,就决定按华西坝的格局在成都打造一条街道,那就是现在的春熙路。3 S% n# {( ~- h+ L% d: D
; D+ f! X. y0 A. l# a
而华西坝的五所大学校长,如金陵大学陈裕光、金陵女大吴贻芳、齐鲁大学刘世传、燕京大学梅贻宝,以及华西协合大学张凌高,都是当时知名的教育家,作风开明;当时,五校采取统一安排、分别开课的办法,允许教师跨校讲学,学生自由选课,学校相互承认学分;因此,各种讲座、团契组织、课外活动令人目不暇给。
* |/ U3 e4 Q" ]1 E; L" o
" w4 k3 m$ i' K6 G* h
中西融合的自由学风,不但吸引生物学家刘承钊、地理学家刘恩兰、数学家赖朴吾、魏时珍、天文学家李晓舫等人,也吸引了大批国学大师,如陈寅恪、吴宓、萧公权、李方桂、顾颉刚、钱穆。% @" r% ^; y0 A5 L

, _) h& j/ E- k$ n
华西坝五校当时学生人数在3000人上下。据《风过华西坝》作者岱峻统计,当时五大学共有文、法、理、医、农5个学院的60多个学系,算是战时中国规模最大、学科设置最完整的大学。华西坝五校与西南联大相比并不逊色,因为由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南开大学合组的西南联大,学生人数同样也是3000人左右。
) O$ \7 z9 u: C  A# B3 |
8 n! r. o8 c& B
而且教会大学在抗战前的中国整体学术中,已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  |$ R) M, t! z4 s8 c

& b7 O/ K1 X) A/ W

RE: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流徙颠沛弦歌不辍。” 记抗战西迁流亡学生与学校的故事

RE: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流徙颠沛弦歌不辍。”      记抗战西迁流亡学生与学校的故事

8 t9 ^+ w, y" S5 z% F2 K( A* n4 D- `5 n$ |7 ^+ _
* |2 [/ q4 d6 }& o- ^
1940年,面对西南大后方的中心城市不断遭受日机的“疲劳轰炸”,宜宾李庄镇以开放、包容的心态,向远在昆明的同济大学发出了“同大迁川,李庄欢迎。一切需要,地方供应”16字电文,迎来同济大学、中央研究院、中央博物院、中国营造学社、金陵大学文科研究所等10家有名的文化学术机构和学府的迁驻。大批学子云集李庄,使不足3000人的弹丸之地,新增人口1.1万余人。解放后,从李庄走出去的“两院院士”多达25人,李庄因此而被誉为“人文学术重镇”、“建筑科学的摇篮”、“中国文化的折射点,民族精神的涵养地”。( N! |, R/ W- c+ H8 L
" z- m+ }& R- h# I& Q& p) d

0 j1 S$ S4 O$ T+ D" R
% A: l, ^8 f$ c* _
% _: V( W; v( A2 Q* s, }3 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21 04:18:20 | 显示全部楼层

RE: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流徙颠沛弦歌不辍。” 记抗战西迁流亡学生与学校的故事

本帖最后由 穎太世澤 于 2017-3-21 04:26 编辑 5 v5 U* o- @; t

- v! |& m8 W' Z, G4 P+ N0 i$ c8 p# o; [$ [
单元八 抗战爆发后中央大学迁校经过
2009-10-30 17:31:25  来源:中国新闻网  编辑:曲灵均
. r) q% @4 f6 R" V/ G* k
  
  1938年深秋的一个黄昏,重庆街头的难民潮里出现一支奇怪的队伍,澳洲老马背着美国火鸡,英国猪儿扛着北京肥鸭,荷兰牛儿驮着长毛兔儿……8 s1 I+ b  R& E6 N% V# f/ R4 G

& o& V. [8 ?9 h1 d( `1 L/ h4 O; G
  若干年后,南开大学校长张伯苓感慨道:“两个大学有两个鸡犬不留——南开大学鸡犬不留,是被日本人的飞机投弹全炸死了;而中央大学鸡犬不留,全部都搬到重庆了。”5 N9 Z! R4 A( R% j8 e, ?

% Q" m! S1 D! L8 X" V
  七七事变之后,随即而来的是八一三淞沪会战,那个时候学校正在放暑假,中大校长罗家伦出人意料地连发电函,催促正在休暑假的师生紧急返校,为迁校做准备。
! R& s8 n+ j' c  r& N& J3 P3 a8 K# x
  罗家伦的这个决定在当时受到不少人的质疑。那时候德国驻华大使叫托德曼,一直在尽力调和中日问题,于是,有些人就用他的名字来取笑罗家伦,叫他“托德快”。
# h" y* y$ f6 ^. p$ `3 V$ u& `: r8 t, b0 w- m6 h" J! ~
  不过在当时,这个迁校的命令背后却有着很多不为人知的艰辛。罗家伦当时已在重庆沙坪坝找好一块地方作为校址,并赶制了大量坚固、大型的木箱,据说有1000多个,随后就将图书馆的藏书、杂志以及理工农医四个学院的仪器装箱。到当年10月下旬,“中大”所有的图书仪器已全部装运一空。9 l) F- f& l, y. f8 }& i
# ?/ ~4 m5 b5 C1 `- I$ U& U
  不过,罗家伦也有遗憾,那就是农学院从美国和澳洲等地巨资引进的美国加州牛、荷兰牛、澳洲马、英国约克夏猪、美国火鸡等品种却无法全部装箱带走。在罗家伦的回忆录中记载道:“我们和民生公司商量,改造了轮船的一层,将好的品种,每样选一对,随着别的东西西上。这真是实现唐人‘鸡犬图书共一船’的诗句了。”; a. m$ z0 A( E& [; u8 ?  S

: D+ D1 q1 {; N
  193711月中旬,上海失守,战火在向南京蔓延,畜牧场余下的教工依然没散。

6 @, `4 I! r9 Z* _9 C
  到了129日,南京已成了围城形势,畜牧场负责人王酉亭带人到南京城西北的三汊河江边高价雇了四条大木船驶至下关,畜牧场职工除少数人回家外,其他男女职工全部出动,把鸡笼、兔笼置于乳牛背上,分羊群、猪群、牛群3队赶出挹江门,至江边上船。) X- M' q. y8 U! C
4 L# e8 a. \" h$ F1 S% E3 S0 }* B
  船在枪炮声中迅速驶过长江,到浦口登陆。这一大队家禽家畜在浦口上岸,就沿南京至合肥的公路驱赶前行。因为此时战局已万分紧张,为早日脱离战场,王酉亭命令全队人员及牲畜昼夜兼程前进,除中途需饲喂它们外,不得停留。" P2 a: L- f. S* m1 p; Q

8 L+ c/ ~( U& ^5 t( h8 Y
  19371213日,南京沦陷,来不及撤离的市民们经历了南京有史以来最黑暗的日子,而动物大军已行至离南京有百十里的路上,到12月底就过了合肥,算进入了安全地带。
0 b& v; d+ U. N# |% Y8 k$ g' X9 C
$ Q8 Z' k. s7 }3 o" r2 Y
  这年春节时,“大军”已赶到豫皖两省交界的叶家集。王酉亭即电重庆中央大学,告知费用困难。“罗校长接电后,急电汇款至叶家集邮局转交,并电告大军不可再去武汉,须沿大别山北麓公路西行,过平汉路,再沿桐柏山南麓径趋宜昌。”
) X. t' T4 |6 L5 W, s; ?% _9 x  ^
7 c/ L/ H8 a- s& ?& j
  动物大军在耗时一年后抵达宜昌,行程约三千华里。“大军”赶到宜昌后,宜昌交通部门的负责人深为教工们坚韧不拔的精神所感动,同意挤出舱位并不收运费,输运乳牛、羊等活口至重庆。7 O2 o: W/ c. M* z

' C& b1 y5 s5 N2 n* x# Y' o
  罗家伦校长本身是个诗人,与动物大军在重庆见面的场面他在回忆录《逝者如斯夫集》中用足了笔墨:在第二年(1938)深秋,我由沙坪坝进城,已经黄昏了。司机告诉我说,前面来了一群牛,像是中央大学的,因为他认识赶牛的人。我急忙叫他停车,一看果然是的。这些牲口经长途跋涉,已经是风尘仆仆了。赶牛的王酉亭先生和3个技工,更是须发蓬松,好像苏武塞外归来一般。0 n% N' F. B- X' U3 b5 o# `- }9 ^
4 {$ z3 m# m! P- V$ N2 z
  中大西迁后,牧场地址位于重庆西郊沙坪坝。由于奶牛的饲养管理和疫病防治得体,抗战八年中除批准淘汰的牛外,从未病死过一头奶牛。7 \% A1 w/ u2 U: f4 {" e
" y1 W% g4 M! Q' R" K+ V* N  i

RE: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流徙颠沛弦歌不辍。” 记抗战西迁流亡学生与学校的故事

RE: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流徙颠沛弦歌不辍。”      记抗战西迁流亡学生与学校的故事

0 S. q; g) K8 \. F; F* y1 L
$ n% I( [! s+ [) m2 K* g4 W
7 U! K9 _. n- ~) t6 _# v3 J8 ]
7 K# b' I& k: @9 T

: @0 f2 c2 W- ?6 p( s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21 04:28:38 | 显示全部楼层

RE: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流徙颠沛弦歌不辍。” 记抗战西迁流亡学生与学校的故事

本帖最后由 穎太世澤 于 2017-3-21 04:32 编辑
% ~  o. }* U. g2 O* `0 _, T
8 t2 k( ~5 k. h7 V
( n! i% S; \2 D2 C- t
1 V0 V2 s# {9 r7 i
单元九
# J% B# [+ c& _+ I1 y
批踢踢实业坊  广告牌 historia 作者neomozism
* m8 V/ q& |) s; I: c9 q: R. K! L) m
7 a" @, P7 V9 a; b+ E
0 }  b$ ^9 {9 J: K  d; T

" J' o9 K* T0 d$ X
提到抗战时期的大学,一般都会想到西南联大,讲到西南联大,总是充满传奇色彩,然而,当时学生的心目中,西南联大恐怕不是第一志愿。以下引文摘自台师大黄振民老师的专访:" a! M% S! n# I: Z8 W  Q
- f0 B, X; w3 p. D
在我投考大学时,那时正在对日作战,政府撤退西部后方,后方的大学,以中央大学、武汉大学、浙江大学、交通大学四校最为著名。四校势均力敌,互不认输。为争取最好的学生,均将考试时间订为同一日期,令其互相冲突, 使考生只能投考一校一系,别无选择。* d! y( z4 {! @
% q1 H( d: M' L
西南联大(为前北大、清华、南开三校撤退后方合成之校)虽为名校,但因地处边陲云南昆明,设备简陋,非当时考生理想学校。故其招生日期不敢与以上四校冲突。至于其他若四川大学、东北大学、复旦大学等校,更是避之唯恐不及,不敢与以上学校撞期,以免报名人数过少,招收不到学生。我考虑再三,决定在不撞期情形下选考中大、西南联大、四川大学,上、中、下三校国文系,作为投考对象。心想,在此三校中,即令考不取一个好的,至少也可以考上一个坏的。考完三校后,心有未甘,为纠正当时「只有考不取理工的学生,才去考文法」的偏见,最后,我又报考了与以上三校不撞期的同济大学的电机系。考完各校后,十月初各校陆续发榜。侥幸的是,我不仅完全考上了我所欲考的三校国文系,甚至连不欲攻读的同济大学电机系,也名列前茅。当然,我选取了国文系,于是,我就进入了重庆国立中央大学的国文系就读。
7 n, e6 \8 J. Y. N" {! c$ C
! b+ V5 P. H( Q! l' m0 o$ J
曾记在读中大二年级时,正值那年招生过后,西南联大国文系主任朱自清先生(即中学「国文标准教科书」所选「背影」一文之作者)应邀来讲演。讲演完毕后,他不胜感慨地说:「在今日,全国想学国文的好学生都进入了贵系,实在使我们西南联大羡慕不已。」朱先生此语虽是谦虚客气之语,但中大招收来的学生程度较西南联大为优也确是当时实情。因为在当时全国大学中,中大设备最为完善。抗战初起时,中大即由南京从容迁校,得长江之利,不仅将图书仪器完全运出,甚连农学院养的荷兰乳牛也运至四川,加以设校在重庆;重庆为当时战时首都所在之地,交通便利,中外学者云集,著名学者无不乐意前来该校执教,教授阵容之强,一时无二,故为全国考生最向往的学校。反观 西南联大,于平津战争突发之际,校方仓皇南迁,不仅图书仪器无从运出,甚连教授上课之必备参考书亦不遑带走。且该校设校在偏僻之昆明,交通极为不便,使著名学者望而却步,不敢前去任教,而学生前往就读尤其感觉困难。是以该校并非当时考生理想学校。
 
罗家伦担任中大校长时说: 「我们的抗战,是武力对武力,教育对教育,大学对大学;中央大学所对着的,是日本东京帝国大学。」可想中大是抗战时期高等教育的龙头,应非虚言。5 z9 j# |/ t3 U" O+ y

- m" ?* {9 d1 `8 Z8 ]2 T/ a5 w, g! }) c8 t$ `$ t+ d: T* x$ ~" l

0 J0 m. Q% Y9 w& g7 w6 y
2 B# v+ D! c  M- C+ _7 e4 {0 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21 04:34:37 | 显示全部楼层

RE: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流徙颠沛弦歌不辍。” 记抗战西迁流亡学生与学校的故事

本帖最后由 穎太世澤 于 2017-3-21 04:39 编辑
1 w) @- C2 E* r7 ^% e4 K: J; h' Y) b; Q; z! F! r
' q! H; s) I5 @) J

# }" W6 E: v. `
# x5 Y0 Q# u5 s3 @: {4 Q
单元十 桐梓海校——抗战时期我们母校的前身     
五十六年班梁先灿
( A( v, k4 j7 `7 P0 h" a$ a# i4 e! x# c# _: R# i" E4 W  A

/ A" |" Y5 Q5 h/ m( W- S/ p

* `+ R/ X0 j' E! `: Z
“抗战时期我们的母校在哪?”我想同学们很少能答的上来。我是1992年底到上海投资做生意的,迄今已届20个年头。14年前(1998年)经大陆友人之游说,我由上海乘飞机到了贵州,去之前“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人无三两银”是我从中学地理课本上读到,对贵州的唯一印象。在到达贵阳(贵州省会)当晚的接待餐宴上,经由当时的副省长 王三运 先生(现为安徽省委书记)之安排,翌日即驱车北上,经三个多小时之车程,抵达了中共的红色圣地——遵义市。在市长 傅传耀 先生(后升任市委书记,现为贵州省人大副主任),谨慎的考虑及指导下,在该市下辖的遵义县马家湾,投资成立了“贵州长城油脂股份有限公司”专门从事传统食用菜籽油的生产及销售迄今。也就是这段因缘,让我有幸在今年3月间,终于参访了我们的母校“左营海军军官学校”的前身——桐梓海校。
0 |5 P* M- o. a. G
首先我来讲述抗战时期,我们前期大学长们走过的一段特殊又艰辛的岁月,亦是我们母校所经历一场令吾等后辈晚生感佩不已的迁徙历史。' [" H3 r6 Q' t& K" |

% O2 z, J/ W# b: t3 r

. p. ?0 p# R( ?) q
193777日卢沟桥事件爆发,蒋委员长发表“抗战到底”之誓言,我国旋即发动全面抗日战争。是年九月间上海沦陷,日军随即向南京方面逼进,妄想三个月内拿下中国。为防止敌机空袭之损害,海军总部令闽江口之马尾海军学校,速迁往福州鼓山之涌泉寺继续上课。期为中国海军保有一条命脉。果未久马尾海校校舍即被日军炸毁。同年1213日南京城陷,爆发了震惊中外之“南京大屠杀”。次年19385月中旬,厦门又落入日寇手中。5月底日军开始对福建沿海其他城市狂轰滥炸,福州尤为日军之目标,鼓山涌泉寺岌岌可危。海军总部鉴于情况紧急,6月下旬逐再令海军学校先暂行迁往湖南湘潭李家大院继续上课,并随时候令内迁。我们在民国521963)年进校时的校长高如峯将军此时正担任该校轮机班第五届之学生队队长,而副校长邱仲明将军(马尾海校航海第六届)就是在这动乱时刻,修完校课毕业后,随即派赴德国留学的。1 T( U3 z) O# ?8 M, g) g

- A2 u8 ^( i# P9 z0 m& o2 N- L. L
8 a. _  r6 C5 ?$ B5 O( X0 q
于此同时海军总部陈绍宽部长(后改称总司令)指派周宪章中校(后任桐梓海校训育主任,驻英武官,海军总部参谋长等职,其女婿为我们54年班马维宁学长)与欧阳宝中校(曾任桐梓海校英文教官),远赴贵州寻觅海军学校内迁之校址。是年7月中旬出发,次月两位历经千辛万苦,几经多方考虑终于选定地处川黔公路中心点之桐梓。该处离重庆与贵阳以当时的路况均一日内可达,交通甚为方便。是时桐梓之“金氏节孝祠”建成十之六七,但数年前因故停工,租金尚称便宜,稍加整改扩建即可使用。8月底两位签呈报部奉准。9月已在湘潭“李家大院”待命三个多月的海军学校师生,开始分批向贵州桐梓迁移。' [# }( c+ n: J" u4 ~
5 i  a" }8 T4 _, M# i% O- A

: o% U" s& P, a0 p" x( R4 S2 ]
当时随校迁移之学生班别计有第七、八、九届之航海班及第六届之轮机班(该班后奉令改为第十届航海班,但部分学生因近视,改入另特设立之“造舰班”学习)。是年十月下旬迁抵桐梓,此后迄抗战胜利的次年1946年元月迁往重庆山洞原海军总部旧址,并更名为“中央海军军官学校”为止,前后计8个年头。我们的母校就是在这西南偏僻艰苦的山区度过的。在这八年中除1938年随马尾海校迁至桐梓海校的班别外,因抗战自1937年至1940年计四年,海军总部未再办理全国之招生。+ l9 u' r0 w' f5 Q1 f' c  v

: y! q: U7 X% e1 t4 w# X

) r9 @+ v- ^. @1 g$ J  j
19417月鉴于在校的学生陆续毕业离校,海军总部为培养后继的海军人才,决定对全国继续招收新生,先由全国各省甄选,再集中体检、笔试及面试,面试时由总司令陈绍宽上将亲自主持,对每位应考的学生从仪态、机智中严加考核筛选,因此能获录取之学生,均为当时全国一时之选的精英。自19417月至1944年十月止,海军总部共举办了第5678届之全国招生,为桐梓海校注入了新的生命,四次之招生中计有航海班第11121314届,轮机班第67届共计6个班级的学生走进了桐梓海校的“金家楼”(即“金氏节孝祠”该祠为一栋三层楼宇而得名),加上原先随马尾海校迁入的6个班级,总计约有12个班级的学生曾在桐梓海校的“金家楼”就读过。当时桐梓居民及知晓这段历史的人,就以“金家楼学子”称呼桐梓海校的学生们,日后他们亦自引为傲地如此自称。“金家楼”与它的学子们,在抗战八年的艰苦岁月中,可说象征着我国海军之希望及缩影。
) n2 Z- d) j7 P) v1 p& b/ F6 v& x( d- ?0 K7 @- F, Y
+ l3 g* j/ _2 v0 B7 @
我们这些大学长们,由全国各地汇聚到这贫困的山沟沟里,所谓学校是真的一无所有,校舍是因陋就简,教材是手抄缮写,一切物质是匮乏欠缺的。但他们有的是对他们爱护有加、教学严格却情同兄弟之优秀又身兼数职的教官及队长们。他们有的是报效国家,驱逐日寇及捍卫海疆的热血、决心及意志。他们心无旁骛,埋首苦练,只希望有朝一日,奔赴大江海上,尽展所学,驰骋扬威于沙场。他们约十四,五岁入校,在校八年,前六年在校学习,后两年分别上舰实习,实习结束后正式毕业,以海军少尉军阶任职,其在校期间基本上无寒暑假,仅在周日午餐后(上午人员内务校阅及精神讲话)放假数小时,晚餐前收假返校,因而学生在桐梓数年而不知街上夜景。后来我们的校歌中“……夜以继日,穷究典章,四载锻炼,精习机航……”就是他们当时的真实写照,只不过要把四载改为八载罢了。我们是何其有幸身处这相对太平富裕的时代,又若有一份失落的遗憾,未能在那惊天动地的激情岁月里,一展报国杀敌的壮志。; _/ z# X; _4 p* q+ O3 Y3 Z

; o3 e) U) V8 B  G' w
% f# y2 k3 D1 D$ A
今年三月十一日抵遵义后,我就请公司的马建总经理,安排隔日去桐梓海校的参访,马建随即联系了他的同学,遵义市政府对台办的副主任吴 国平 先生。第二天上午830分乘车由饭店出发到市政府与吴副主任会合与吴副主任随行的还有一位陈姓的科长(她负责接洽与摄影)。一行6人分乘两辆车,很快就上了遵渝高速(由遵义到重庆),从遵义向北行到桐梓仅约32公里,在高速公路上桐梓有个出口,因此不到30分钟就到达了桐梓。桐梓城市不大,标准的西南小县城,入城后先驱车前往县府拜会县统战部部长 刘邦远 先生,因在当地所有的行程均由他协助安排,在他办公室里先喝茶抽烟,寒暄客套一番。这在大陆已成固定模式,上茶同时互递香烟,即使不是瘾君子也随身带包烟应酬,你丢一根来,我丢一根去的,但对我这不抽烟亦不会随身带烟应酬的人来说,似乎少了他们那份一丢一接之间的情感联系。所幸不久陈科长来报告,海校那边已准备好,请我们前往。此时我已迫不及待起身向县府停车场走去,刘部长的车在前引导离开了县府,不消几分钟在一不宽的街道上一右转,两旁是居民楼之侧面,像是特别让出来的一个信道,在离信道不到50公尺处,桐梓海校的“金家楼”就矗立在哪儿!# w: V/ P2 B# o2 j# u1 {
  P. j" j3 b' U/ B, J" a* ?
* |% A! U& Z0 p, H+ e5 O
我们一行在通道两侧前方的空地上停了车,“金家楼”管理人员 先生急忙从“金家楼”前广场的台阶处迎了上来,经简单介绍,我们走上了台阶就算是进入了校区,台阶左右有水泥制的低矮围墙,一直环绕并延伸到主楼的两侧,算是与外界一个象征性的区隔,广场的面积不大,仅比我们官校的中队集合场略大而已,一走进广场就看到右边矮树旁树了一铜制立牌,上书“贵州省文物保护单位——中华民国海军学校旧址,贵州省人民政府2006年元月公布,桐梓县人民政府2011年八月立”。来大陆20年,经常在历史古迹或文物中看到“中华民国”的字样,但现实里他们确不肯承认“中华民国”现存的事实,因此我常对他们自谑称“我是前朝子民”,其实这在我黄炎子孙五千多年的历史长河中是屡见不鲜的。只不过我常想当年1949101日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振臂高呼的是“中华民国”从今天起由我们共产党执政了!”,如今两岸会是一个什么情况?这60多年来整个世界的历史又会因此而如何地改写?同学们!您有想象过吗?值得我们玩味及深思呀!8 A  \$ W- u, L  I
/ U* A/ }) P, B# G

3 g8 l- O8 v- q$ W; v1 `
“金家楼”是一栋标准的黔北民间楼宇建筑,以深灰色的砖瓦砌成,屋檐及砖瓦间之填缝均用白色粉涂,门窗及二楼以上的栏杆全漆成暗红色,肃穆庄严。但所有门窗及廊柱上方却设计成圆弧形,严谨中不失柔和,充分显示出黔北人民古朴厚实的民风。楼宇的主楼计有三层,两侧有对称二层的耳楼,耳楼的第二层系开放式的凉亭建筑,正面望去像两位戴着斗笠的忠心卫士,一左一右地保护着中间的主人,也许这就是耳楼要较主楼矮一层的原因吧!主楼三层分为三个立面,均有走廊,二楼之走廊与凉亭相通,正中间的立面稍宽,以示正厅主位的宽大气派,一楼正厅两旁的左右柱上,各挂有黑字白底的招牌,右边上书“海军学校”,左边上书“中国国民党海军特别党部海军学校区党部”的字样。正厅门楣上书“忠孝仁爱信义和平”,正厅内迎面的墙上挂着国父的遗像,遗像的上方是交叉的国、党旗,下方是国父遗嘱,左右两边是“革命尚未成功”及“同志仍须努力”的告诫。多么熟悉的场景呀!瞬间有种回家的感动。4 V# D9 f. Y2 S, ~. r. e" }8 J
0 h, M2 q% \  v( H
* R& [3 y7 F2 r9 _6 f& E
一楼的左边是一间教室,教室内排放着三行六排,俩人同桌同凳的木质课桌及凳子,其简陋如同台湾早期乡间的小学教室,据管理人员称是完全按当时的情况布置陈列,我还未及试着坐下来,感受一下斯时上课的情境,就被墙上一桢照片吸引着了,急忙驱前近看却是我们的前参谋总长刘和谦海军一级上将,14岁进校时身着学生制服的大头照,青天白日国徽及海锚的帽徽下(与我们官校学生所戴的同款),是一张稚气未脱却清秀刚毅的面庞,下书“桐梓海校航海十一届学员刘和谦”,也就是抗战期间首次恢复举办全国招生(第五届)时录取为航海班第11届的学生。该届后在194741日于青岛新成立之海军军官学校举行毕业典礼时,更名为“海军官校36年班”,该班人才济济,三分之一以上获晋升为将军,我所熟知的除前刘总长外,还有我们的前政战部主任郑本基将军,我的巡一舰队长区小骥将军,我的署长罗锜将军及我的副署长邱奇将军等。另在照片的左侧挂着当年刘前总长入学考试时一篇作文,试题为“海军救国论”的全文,该文为照相版的图片,下书“刘和谦作文(海军救国论)”,全文用毛笔小楷书写,字迹工整美观且苍劲有力,大小如一如同印刷字体,后有刘前总长重抄该篇作文始末及自谦之词,最后落款为亲笔签名及印章,日期为已丑年(2009年)九月七日。
" H0 Z) ?, n! p) r& S: }1 z) o, L3 f$ Z" U* r" q

; J6 E  `! A8 W: N" S2 W
这篇作文在当时是海校全体学生,津津乐道的荣誉事迹,但在我们这些晚生后进中,却鲜少人知,特转述这段佳话与同学们分享。该篇作文之论述,刘前总长先以物竸天择,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之自然公例,谈到国家之生存屹立,端赖武力,进而说明海防对我国防之重要,以及抗战期间我海军沿江封锁防卫,布雷阻敌西进之功劳,全文立论正确,结构完整,修辞与推理适切。主考官海军陈绍宽总司令最初不相信一位年仅14岁的少年学生,在一小时之内能有如此之佳作,特予召见,再行命题《人生以服务为目的论》复考,每当刘前总长写完一段,就由侍从参谋向陈总司令回报,前两段刚写完,陈总司令即令停止,因已经证明刘前总长确具不凡之思维与文采,大为赞赏,特别批示将全文刊登于当年12月号之“海军杂志”上。该作文之试卷原稿,因战乱及数次之搬迁,早已不知去向,刘前总长亦早已不复记忆,所幸桐梓海校航海班第七届毕业之大学长 倪行祺 先生,自1996年起不辞辛劳的追寻,后在福建省政府文声主任(1996年邹前总司令来大陆省亲及拜访老同学时,我曾与他有过数面之缘)鼎力之协助下,二年后(57年后)终于在南京“古籍图书馆”内寻获194112月号之“海军杂志”上,找到刘前总长所著之“海军救国论2009年(68年后)郑本基将军持该篇作文,请他的老同学刘前总长,正式地用毛笔小楷重抄一遍,期为桐梓海校历史文物之陈列添份光彩及纪念,但 先生以耄耄之年,体衰视弱,又为文之时,少不更事,不值称颂,谦虚地再三拒绝,后经不着老同学 先生之鼓励及游说,终于才有今天我们所看到,刘前总长以82高龄用毛笔小楷书写的全文。今年五月初,返台参加邹前总司令 夫人的丧礼时,特别抽空前往刘府,拜访刘前总长夫妇,在谈及这篇作文时,他低声地对我说:我不能不写呀!大陆那边已有以我的名义用毛笔小楷写的山寨版了。刘前总长在桐梓海校时,曾获得全校毛笔小楷之冠军(大楷冠军由罗锜及邱奇共同获得),我想他老人家也是要维护他个人的荣誉及还给历史一个真相吧!  u" \6 t: l7 o9 ]/ |3 Z  }
2 g, K( `: u" f
+ G" z/ f2 a$ {9 [' L1 l
二楼左边的第一间,按当时学生寝室的实际情况陈列,木质双层的上下铺,床上铺有床垫,洁白的床单及棉被,均整理的整整齐齐,一尘不染,棉被亦是有棱有角,像是正准备要内务校阅似的,可见管理单位之用心,但对我这过来人来说,似乎看到了我们之间的某种联系。隔壁是校长的寝室,内陈列着一张宽约150公分,长约180公分,三边有栏杆,木质而略有雕饰的单床,床上亦铺有白色床单及折迭整齐的棉被,床的侧面有一张双人加上白布套的普通沙发,床的对面是一张书桌及置物柜均为木质,因年代久远,漆面已斑驳脱落,置物柜上还放有一口老式皮制的手提箱,墙角放有古朴的面盆架,架上放有一白色的搪瓷面盆,陈设简单,但有严谨规律、清心肃穆之感。走出寝室,再走进的是校长办公室,校长办公室内之陈设也极为简单,除了一套与寝室同款式之沙发,就是一张较大也为木制的办公桌椅,桌上除文房四宝外,有一个精致且内镶有海锚标志的闹钟,像是英国海军发的个人军用品,因当时国内处于战乱,加上多位校长、教官及队职官们大都是自英国留学归国的优秀军官,才如是想。但在四周的墙上却挂着许多弥足珍贵的照片,大多为当时学生生活及各项活动中之团体照,这让我想起我们的“海波社”。这其中有张曾任校长的高宪申少将身着海军大礼服的戎装照片,其相貌堂堂,气宇非凡,威严无比,他是一位非常资深的海军将领,抗战初期曾任我国最大最新的轻巡洋舰“平海号”的舰长,作战受伤后,调回岸上任职的,是当时一位有名的战斗英雄。. C& q1 F1 f$ P# v: H

, D  B  P" k3 x, a& p2 b6 @
" n7 n9 o% m; x4 ^( M. @
一踏入三楼的大厅,就看到高挂在墙上“制海图强”及“雪甲午耻”触动我心的八个大字。不错!这是嵌在我中华海军战友头上的金箍咒,亦是我两岸海军袍泽心中永远的痛。每忆及此,东京上野公园“镇远”及“靖远”两艘军舰的炮弹及铁锚,就像梦魇般地压在我胸口,令我喘不过气来。日前看新闻,大陆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民众,支持政府为钓鱼台,不惜与日本一战,而台湾的民众仅有百分之四十六支持,我为那近一半的台湾人感到羞耻。这令我想起多年前我曾问一位“大连海军舰艇学院”的学生(相当于我们的海官校)“你当海军将来最想干什么?”他竟然口气坚定地说“与日本海军一战,而且定要打败他们。”我说“抗战时,日本不是向我们无条件投降了吗?”他望着我不以为然地说“那是美国人打败了他们,不是我们中国人!”顿时我为之语塞。感谢上苍,愿我有生之年,能看到中国海军痛宰小日本,一雪甲午之耻。7 o; z( ?2 o$ ~. J) N0 h! |( ]$ ]3 w

, B5 n2 E6 M+ x3 D0 Q' k. G

* l' i9 ?. O9 R/ f& j4 K* a, M0 L+ H' e
该陈列室中,放置着许多大小不一的展示柜,柜内陈列着许多当时的文物,如学生的制服、帽徽、肩、领章及皮带等等,还有有关桐梓海校之文稿、命令及指示等,我均逐一细看,花了不少时间,其中看到桐梓海校航海班第十三届毕业(即38年班)宋炯将军提供的“海军军官学校毕业证书”“海军军官学校学生证”及“海军官兵身份证”等证件之原件,宋将军我想我们年班的同学应该都记得吧!他就是我们年班毕业远航训练时32号玉山军舰的舰长,他戴着一副眼镜,温文儒雅,但冷静沉着,操纵舰船技术一流的优秀军官。该班亦是人才济济,我们熟知的还有:叶昌桐前总司令、徐学海将军、陈连生将军、李用彪将军、刘达材将军、宫湘洲将军、林天赐将军、张天玖将军、叶润泉将军、及我们的总队长邱华谷将军(钱嘉伦的姐夫)等,后来在该班毕业时的大合照里,我也一眼就认出邱总队长来,岁月似乎没有太大地改变他的容貌,其他的大学长们就无法辩示了。% ?* H( S7 [5 Q/ u
& f) a, ]2 h: e: S' t5 U

! n) p  @! k3 h" ~1 n% n% k
在墙上挂着许多当年教官及队长们的照片中,除 常香圻 老师,我知道是我们54年班学长常志骅将军的父亲外。队长陈在和的小平头照,最引我的注意,陈在和队长系桐梓海校航海班第八届(29年班)第一名毕业的高材生,毕业后经海总部特别选派为航海班第十一届之学生队长。陈队长无论在学识、能力及军人之仪态,均是出类拔萃。足为同学们之表率,从这张黑白又经放大的小平头照片中,都感到他的英气逼人,是标准大帅哥,又是海校仪队队长,更是同学们心中之偶像。可惜他在1950年初,任“永顺”舰长时,因受当年海军白色恐怖的迫害,被无故关押一年半余,加上其父宏泰公(为海军老前辈,曾任巡洋舰“海宁”号舰长,第一舰队司令及抗战时期布雷总队长等职,日本战败后曾代表海军陪同陆军总司令何应钦将军赴南京受降)滞留大陆之原罪,虽在1961年,在担任我国驻联合国军事代表团海军之代表逾四年后,调返海总部任通信处长占少将缺。但海上资历已断,自知在海军已无前途,遂于963年自海军退伍。退伍后转往航运界发展,受到有“船王”之称的 董浩云 先生赏赐,曾在“金山公司”任船长,后在“中国航运公司”任副总经理并兼任“复兴航运公司”之总经理。为台湾的航运事业贡献了不少心力。) M; H& T  ?0 h* I9 \8 n4 E+ a$ {
5 o- X! p2 e$ {/ Y+ V
/ a! ]5 ?, A* U3 z0 p
1998年五月底,前兵器学校校长徐学海将军,来电表示要陪同他的队长,来上海探访故旧及游玩,问我是否能在上海见面,顺便接待他的老队长,我义不容辞地表示十二万分之欢迎,当时我只身在上海经营有餐厅、夜总会、KTV、酒吧及保龄球馆等娱乐场所,最令我兴奋的就是他乡遇故知及接待我海军的学长学弟及长官们。因此,我有幸拜见了“金家楼”学子们口中他们的偶像——陈在和队长。起初见面时我不知道这位大学长是何许人也,只觉得他近80高龄,仍仪表俊美,风度翩翩,潇洒倜傥,完全毫无老态而已。而之前所述是徐校长后来陆续告诉我的。他们在上海的几天中,一日晚餐后,校长(我因在徐将军任兵器学校校长时与他熟识,故一直以校长相称)告诉我,队长舞艺高强,想回味一下当年十里洋场的夜生活。我当即请了两位在我夜总会专业表演舞蹈的舞者,一位姓蒋、一位姓徐的小姐充当临时舞伴,记得那天我痛风病犯,是柱着拐杖去的,因此全程仅能一旁观赏。陈队长与徐校长的舞姿轻盈妙漫,神态优雅。看着他们跳舞,竟也是一种享受。
- Q5 Z% W% ^/ W( M7 r8 [2 x3 ?7 c9 a, D  z
! s3 w8 _! ]$ ]% N! L
是年年底陈队长由美国再度来沪旅游时,来电邀请我见面餐叙,同学钱嘉伦及卢利康适巧亦在上海,我就请他们一同前往,因之,他们两位也见识到我们这位大学长的风采。今年五月初返台时,徐校长夫妇与我及琴意午餐时,遗憾地告诉我陈队长已于201031日因病以九十之高龄与世长辞。虽感到若有所失,但我想陈大学长的一生亦了无遗憾,因他这一生过的精彩也潇洒。+ J( H; `) G  v% S8 ?* o

0 W0 L; {( O. x3 n0 U) O$ }& s6 p
/ D5 {8 g6 v) y& }: t
在马建总经理的催促下,走出陈列大厅,在三楼的栏杆处,凭高远眺,远处连绵起伏的山峦,在我心中早已变成波涛汹涌的大海。“金家楼”的学子,我们的先进前辈们,当他们伫立此处眺望时,他们心中涌动的何尝不是绵延不尽的汪洋大海。我敬佩他们,我以成为他们的晚生后进为荣。一日海军,终生海军。
1 o1 j! O- f$ p4 g  Y$ l9 O( J
/ @6 ?7 g) l" v6 M* }: g4 _: j4 Q9 b6 }& Y) g

9 D* t2 R/ R9 n% E! _$ Z" t0 m3 l$ f, T6 W

+ E5 I, i2 b4 l* h+ e" Q
后记:

" ]3 Y4 Y! h+ m- a# |
本篇记述,我得感谢潘大山同学,承他的鼓励及激将,才得以完成。由桐梓返沪后,一日与他电话闲聊时,略谈及参访的海校的经过,他说“长人!你就是那张嘴会说,有本领就写下来呀!”。说真的,拜现代通讯科技发达之赐,提笔就是要我的命,许多常用的字,要写时都已变成“似曾相识”而无法下笔。每当及此,我就会想起我们班的大文豪阮文新同学,在校时,每次看到“中央副刊”上有他的文章时,都会令我兴奋及与有荣焉!但在此我还是要向潘大山同学致谢。
5 N4 S5 g, a' C- J
0一二年七月十八日海官56年班 梁先灿于上海3 k/ k6 S6 j3 Q1 G
( o/ R3 I- o: @3 I: f1 w

8 [' g( V9 R5 O" M! A) Q5 u, p0 M# }
5 e2 u8 b7 q1 j9 n/ \; z

# k) Z4 c) O) x6 Q( Y. y: K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22 03:56:26 | 显示全部楼层

RE: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流徙颠沛弦歌不辍。” 记抗战西迁流亡学生与学校的故事

本帖最后由 穎太世澤 于 2017-3-22 04:00 编辑 2 k9 D0 ?. C7 r9 |9 W

) ?1 ]/ H/ W. o+ D" G7 I
1 ?+ y  T" {- Y" Z4 g, L
, N" |/ h+ B) a" @6 `! o. l5 _' ?, ]  l
单元十一 抗日战争鲜为人知的故事
信守承诺的小王   节录自   大纪元   陈柏年, o  A/ t6 E. A$ }6 d

. h) X& E) j. `& w: D9 C
2 r3 C+ k4 q1 c
抗战8年,老百姓往西南迁移的过程中,流动的人群有800万到1,200万人,这么庞大的迁徙,无法用火车,因为当时的火车仅有东西向。汽车是很少的;如果选择搭船,又是由北到南,等于是逆流而下,备增困难,因此大部份的人都选择徒步完成这趟万里涉……。在这样的迁徙潮中,就有一个小故事。
, s+ ^* m' X) H! H  h# a
. a8 q3 G1 Y3 k
当时中央大学的校长罗家伦,是一位很有远见的学者。他在抗战的头一年就想迁校,想说迁一次就好,结果一迁就迁到了重庆,直到抗战胜利,都安全无恙。根据数据显示,抗战8年当中,有的学校就迁了12次,迁到最后都支离破碎了,对于一个学校是多大的损失!
& Z6 t, J( |- ?9 g- V7 d8 @- D
当时的中央大学颇负盛名,校产可观。他们的畜牧系也很有名,将全世界优良的品种,如安哥拉的羊、澳洲的牛……等等最优秀的动物买来,拥有一个很大的牧场。但是临到迁校的时候,就面临难题了。当时只好像诺亚方舟一样,每种动物选两种,上船带走。那其他的呢?只好忍痛留在原址了!
/ F6 x+ T# z+ t4 G* V9 |' E
( r0 x, Y0 ]) J3 @: _. m% v
罗家伦临走的时候,特地嘱咐农场的员工小王:「小王,就算是我拜托你,这些鸡、鸭牛羊呀,我带不走,你就帮我守着好了,如果有朝一日抗战胜利回来,这些东西还在,我谢谢你,如果这些东西不在了,你就算把他统统吃掉我也不怪你,因为我知道日子难过。」# |/ n8 I# Q* @% ^( c

- q4 T( u  I! o" G$ T9 T
到了民国26年,情况越加吃紧。小王越想越不服气,他就把这些鸡呀、鸭啊集合在一起,把鸡鸭放在笼子里,然后让牛羊去背这些笼子,再将牛羊用绳系着,一只牵一只的走。因为带着动物,他没办法走水路,就从南京走山路,还经常碰到飞机的空袭……,就这样,整整走了一年,把这票东西带到重庆去了!/ q) s5 F/ ^& B& ^" r7 Q
2 b9 E. O  `" b) J# R
到达重庆的时候,刚好罗家伦上街去,看到前头灰尘很大,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上街来了。他一看,失声喊出:「小王!」小王也哭喊着:「校长!我来了!」两人抱头,喜极而泣。
) r0 m! V5 z) E3 I

' S. d& a% n6 v/ I2 u6 ^; M
陈君天慨叹的说:「这可以拍成电影啊……这么感人的东西。抗战时这么感人的东西太多了,只是把它僵化了,没有把人的东西放进去,这些珍贵的资料都流失掉了……。」
. \& h6 z/ ?( \

3 Q/ b$ \) b4 O+ @. b  t; H7 m' f0 L) o9 E6 u/ T$ s

( X1 G4 z  P# r; Y4 `9 E. ~! i
6 g- L+ B9 Y! S4 v' s6 s: m9 D2 H7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22 04:12:33 | 显示全部楼层

RE: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流徙颠沛弦歌不辍。” 记抗战西迁流亡学生与学校的故事

本帖最后由 穎太世澤 于 2017-3-22 04:26 编辑
+ Q7 E* W/ ]; k+ w2 ^3 i8 K  D
. @/ t% F3 e* c  Q$ Y

0 T' L  g3 R+ ]/ b9 U
" b( H& m$ _6 N8 W# ~$ k9 ~) O- V
+ i, _2 Z/ u! D
单元十二
流亡学生继续在中国西部校园求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22 04:37:19 | 显示全部楼层

RE: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流徙颠沛弦歌不辍。” 记抗战西迁流亡学生与学校的故事

本帖最后由 穎太世澤 于 2017-3-22 04:50 编辑 : i. f+ o+ I, @

9 h8 b! a6 K! D+ @+ q: K6 z( N3 D: [1 l5 T6 N

3 Z. X/ R4 p% m+ `, A; Q9 |
单元十二 流亡学生继续在中国西部校园求学  \' A' G' ]7 @1 ~  ^! @8 x0 H
: D; I& t8 _1 Z

# I3 C( c; ?: }
这是摘錄自一九四四年五月六日美国联合援华会新闻月刊发佈的部分内容,標題Refugee students continue education on west china campuses after long trek from occupied coatal areas’。
& E3 d% o* }3 x/ r/ \/ h* k* V
「美国联合援华会」是美国《时代》杂志创办人亨利·鲁斯(Henry R Luce)于1941年2月成立,整合美国民间支持中国抵抗日本侵华战争的组织,向各地的美国人民宣扬中国人民是怎样进行抗日战争的,在次年即募得美金七百万元援华。
美国联合援华会新聞月刊報導抗日期間的各項活動,自1942年9月至1946年6月止,内容涉及期间美国援华联合会在华所记录的大量照片、與新闻。本篇内容如下:9 p8 M* f# D# Z' T4 j1 z1 Z# d

; O4 S! Y0 b7 K+ V" Y

RE: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流徙颠沛弦歌不辍。” 记抗战西迁流亡学生与学校的故事

RE: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流徙颠沛弦歌不辍。”      记抗战西迁流亡学生与学校的故事

. ]! o( ?4 I1 A. c& k2 Z
This maps shows eleven colleges of the eastern costal provinces have moved many handreds of miles inland to escape the invader, West China union university which is still on its home campus, is hospitably sharing its facilities with four refugee institution  
% p0 j+ ~  U( H' ?3 ^; U5 M# ?: O2 c0 }$ W/ ~9 }
这张地图显示,东部沿海省份的十一所大学往内陆迁移了數百英里之遥以逃避入侵者。西华联合大学校园则仍在原地,并大方的分享其设施予四所流亡学校
! O  T! L4 v. J* a
+ M- F4 _) F, ?- N- l6 B
Refugee students continue education on west china campuses after long trek from occupied coatal areas& f) _, u( Q7 I. O/ S! x4 p
流亡学生自沿海占领区历经长途跋涉后,继续在中国西部校园求学/ o) _6 }7 d8 d' m

5 W# Z$ f  j, @: Q' y+ wThe associated boards for Christian colleges in China , one of the agencies which has been operating in China for many years, sponsors twelve schools inthat country. In ordinary times these colleges are supported by twenty-two organizations in England,Canada and the United states. But since 1937, all but West China Union Universaty have had to leave their campus and seek temporary quarters in Free China . The involved many sacrifices,the loss of personal effects and school equipment. United China Relief is helping to meet the extra expenses thus incurred.The regular academic programs continues to be supported by other income.6 t0 N; s3 y& ]: r) |9 t- }

+ I5 \: t! u+ S' f  q+ g
Total enrollment at the Christian Colleges in China for the current year is more than 5,500. Despite the diffculities which have been encountered. These institutions are rendering conspicuous service to China by offering courses in medicine,dentistry,pharmacy,nursestraning agriculture,rural education,animal husbandry,law,public affairs,journalism,civil engineering,business administration,home economic,religious education,and Chinese culture. The worth of these courses is proved by the fact that there are never enough graduates to fill the positions open to them.
1 h! A* X3 ~5 \6 q; ?) j
: b. r1 \8 P* @7 |7 w+ f4 X: W
Of the twelve colleges now in Free China ,one institution,Hua Chung is located very near the Burma bourder. The other are in four group of which the one in Chengtu is the largest,consisting of West China Union University, Cheeloo, Ginling, University of Nanking,and Yenching University. These five institutions,with a total enrollment of about 3,500 and combined staffs numbering about 800,share the spacious 150-acre campus of West China Union University

& s) e0 ?3 O. c* U0 J. \+ P0 x+ Y) B; A$ W) I, ~2 a
中国基督教学院的相关委员会,是一個在中國经营多年的机构。在中国赞助了12所学校。在平常的时候,这些学院是由英国,加拿大和美国的二十二个组织支持。但自1937年,除了西华联合大学外,所有学院不得不离开校园,在中国自由區另覓临时校舍。這涉及了许多牺牲損失,失去个人财物和学校设备。美国援华联合会乃協助彌補因此而招致的額外負擔。而固定的教学費用继续得到其他收入的支持。

+ Z6 Z& E- ]: g5 y& G0 K8 F2 U. \/ k3 i6 a5 a$ e7 S
近年中国基督教学院的总入学人数超过5,500人。尽管遭遇到了困难。这些学院向中国提供有目共睹的课程服务,提供;医学,牙科,药剂学,护里,农业,农村教育,畜牧业,法律,公共事务,新闻,土木工程,工商管理,家庭经济,宗教教育和中国文化。这些课程的价值由事实证明:对他们开放的职務是供不應求。
( ?" k6 G& ~4 D: H( b$ E8 l, _3 F% ]$ n& |8 C) ?
现在自由中国的十二所学院中,其中一所院校「华中学院」位于缅甸边界附近。其余分为四组,其中以成都這組最大,由西华中国联合大学、齐鲁、金陵、南京大学和燕京大学组成。这五个学院,总入学人数约3,500人,职员人数合计约800人,共享西华联合大学的150英亩宽敞的校园3 |) l2 @1 [( C6 ^- S
- @. G# Q! n# G, K( X
1 w# V5 n" R# }1 n' X& R+ h3 z' b7 b

* s3 d" B$ G* B+ l
7 ]$ B( k% F: M- C; B  l

* N  E+ t* `0 p" R- C% u9 a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一键登录: 更多»

本版积分规则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官方QQ群
载入中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小黑屋|手机版|百度|谷歌|与网站联系|老北京网    

GMT+8, 2017-3-30 16:54 , Processed in 0.304910 second(s), 59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6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