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楼主: Shang_Yi

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或北京育新学校65-66年4.2班逸事及联想–1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8 06:49:27 | 显示全部楼层

RE: 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或北京育新学校65-66年4.2班逸事及联想–1

本帖最后由 Shang_Yi 于 2019-12-29 02:40 编辑 : ~( I: r6 U) `* v  f

% y9 K( x7 j9 @) E
.
小时候,只要听到是60多岁的人,就认为是老头老太太了,现在自己也到了这个岁数,怎么也不想承认自己是老头,幻想着自己能够活过平均寿命,甚至还期待着奇迹的发生:能够活到100岁。其实,很大一部分成分,寿命不是自己能控制的。
.
走得早的同龄人,早已经在天国那边等候团聚了,走得晚的,还迟迟不肯动身。还是那个旧约定:如果老北京网还正常工作,可我一年不出声,就说明我已经去那边团聚了,因为在这里没人为我另行通知,如果我生命还照常,那我就不时地到这里来关照一下。不管是在哪边,我祝各位一生平安。

# N3 h" f! M+ F  r) R7 M5 N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4 04:14:36 | 显示全部楼层

RE: 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或北京育新学校65-66年4.2班逸事及联想–1

本帖最后由 Shang_Yi 于 2020-1-5 04:11 编辑
! K7 ]5 _3 R0 J- R; B4 m8 ?" f8 ]5 @8 X3 r6 D2 Q9 F" P
.
文革时院儿里曾经出现过反动标语,那时我才小学六年级或初一,当时,出现反动标语是一件非常大的事,那将意味着有阶级敌人趁机捣乱,要反攻倒算,为此,和平里派出所的警察来了。那时,负责我们这片儿的和平里派出就在出地坛公园东门不远的路左边的一座楼里,院儿里所有人的户口都放在那里。
.
大概经过警察的判断,认为此事是孩子做的,因为那不是什么很明显的反动标语,比如像谁写了“打到XXX”,而是在“XXX”上面打了个叉。
.
文化大革命初期,院儿里有个大孩子,要么是出于对毛主席的无限热爱,要么出于形势的急切需要,他带领几个小点儿的孩子(包括我)在公共厕所的外墙上写了“毛主席万岁”五个艺术大字,我是不会写艺术字,只管描描漆什么的,红字,金边,挺醒目,过往的人们都能看到这五个字,这五个字对增寿能起多大作用,没人能知道,就这么过了一段时间,平安无事。
.
突然有一天,反动标语的消息传来,说是跟这五个字有关系。为此,和平里派出所的警察召集了院儿里所有的孩子们(大小全算)开了个会,看看有谁能提供破案线索,开会首先是学习毛主席语录,提高思想,阶级斗争这根弦不能放松,然后才进入主题,大家面面相觑,装傻充愣也好,真不知道也好,没人能给出什么线索,一种观点认为,有可能是无意所为,因为孩子在墙上经常乱写乱画,如果真是阶级敌人干的,那也不一定是孩子,总之,没找到真凶。
.
会后,我好奇地过去看一看那五个字,毛主席上面的叉已经被磨掉了,似乎叉没那么明显,不注意看不出来,可能是先划过一道,事后又划过一道,不同的笔道。
.
而后,街道委员会勒令我们这几个孩子再把厕所外墙上的五个大字给涂了,说是:在厕所墙上写“毛主席万岁”,本身就是对他老人家的大不敬。又废了老半天劲,才把五个大字给涂掉了。
.
再往后,不同形式反动标语的传言又在院儿里又出现过几次,都不了了之了。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院儿里哪个是阶级敌人,当时是阶级斗争的弦绷得太紧了,以至不该包括的“反动标语”情况也包括进来了,还是真有阶级敌人搞破坏,如果真有阶级敌人搞破坏,那么这些人怎么在文革之后就销声匿迹了?也可能他们不得已,也得跟着大伙一起忙经济了,顾不过来反攻倒算了。在经济高速发展的社会里,阶级敌人真支付不起写反动标语所招致的人力和物力的支出。
.
" @/ d' D7 t4 [; `/ }5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4 13:33:31 | 显示全部楼层
反动标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8 03: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RE: 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或北京育新学校65-66年4.2班逸事及联想–1

本帖最后由 Shang_Yi 于 2020-1-18 03:25 编辑
2 n$ P1 \* s2 K7 u6 a" s  T6 Y* v
' }2 l# {* K* c3 ~! l
.
要说院儿里有没有过阶级敌人,仔细回忆,还真想起一位相关的人,虽然没有人正式地称他为阶级敌人,但帽子戴得也不小。
.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不久,历史上有问题的人被揭露出来不少,院儿里有一位老伯,是一位医院职工的父亲,他被揭露为“一贯道坛主”,那时我还小,不知道什么是“一贯道”,也不知道“坛主”是个什么官儿。后来经过解释,才知道“一贯道”是反动教会门,至于反动到什么程度,到如今我也说不清,据说,“一贯道”会员大多是受蒙蔽的,属于人民内部矛盾,而“坛主”则被划到了那一边。
.
为此,院儿里墙上曾经出现过一个大字横幅,“打到反动一贯道坛主XXX”。可想而知,这位老伯长时间在院儿里抬不起头来,平时他也很少出来。但时间能抹去不少记忆,慢慢地,没人再提这事,好歹是街里街坊的,但每个人心里都明白曾经有过这么一段往事,另眼看待他,他也知趣,很少主动和别人接触。
.
到了文革中后期,我上初中三年级和高中一年级,为追形式,我想学英语,看了一些简单教材,但总觉得应该熟悉一下口语,能找谁学呢?院儿里的人选不多,虽然有几个大夫,但只局限于专业英语,没经过实践,想必口语不行,另外大夫们平时工作都忙。据知情的邻居说,那位一贯道坛主的老伯会英语,还当过翻译,口语应该不错,但也不知道他当过多长时间翻译,给谁当翻译,当时我抱着将信将疑的想法,准备去上门试试。
.
我自己做主,想找一个课本,考虑再三,选定毛主席的520声明英译小册子作为课本,我战战兢兢,捧着这本小册子,到了老伯家,说明来意,文革那时找人帮忙,没有交学费这一说,老人家也不拒绝。现在想来,一个人“学以至用”是一件乐事,他长期被冷落,我来向他学习,他应该能接受我。
.
那时候,院儿里人不论职位高低,大家住房都差不多,一间半或两间房,他家里摆设挺多,显得有些拥挤,但也显得温暖,显然比我家简单陈设来得要富有,但这些都不是我主要关心的东西,只是好奇而已,我特别关心的是人们所说的“一贯道坛主”应该是什么样的,接触后发现,他和蔼可亲。
.
我们两人坐在椅子上,中间有个茶几和台灯,捧着那本书,他读一句,我跟着读一句,不时地,他还纠正我的发音,学习的同时,我还不时地偷偷抬头看看他那完全秃了的脑瓜顶,揣测着在那脑壳里,他到底是个什么人。他身材较瘦,皮肤较白,记得他手上和头上有些‘白癜风’。
.
毛主席的520声明,句子被翻译得很长,有时很难把一整句读出来,他对我拿这么一本‘教材’没任何意见。我还心思,一贯道坛主是不是会反对毛主席呢,看来没有。除了学英语,其它任何话题都没敢涉及,其实我很想知道发生在他身上的“一贯道坛主”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是如何学英语的,什么时候当过翻译,等等,但都没敢问,他也没主动问过我什么,显然,两边都有惧怕感。
.
第一次英语教学之后,我们约定每星期进行两次。用我现在的英语水平来看,觉得他当时的英语发音不错,有些英国人口音,当年中国有这样英语水平的人真不多,如果能把他们利用起来,对社会一定是一个贡献,可惜了。这样学了几次,由于我家里反对,认为跟这样的人学英语,时间长了别人会说闲话,我只得停止了。再往后,也不知道他的人生如何,肯定早已过世了,我只希望他有个善终。
.
我对“阶级敌人”的概念总是很模糊,其实,文化大革命之后,“无产阶级”,“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这些思想内涵也发生了不小的改变,太深奥了,索性不去管它,但这件事给我在学习英语的历史上留下了一段短暂的、奇妙的美好回忆。
.
& O2 [6 b( B+ s' P  U: P/ T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2-8 01:26:57 | 显示全部楼层

RE: 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或北京育新学校65-66年4.2班逸事及联想–1

本帖最后由 Shang_Yi 于 2020-2-9 00:43 编辑 9 ?+ q* p; f; ~+ i
, l: W  G6 |- F# y* b* C1 f) }
.
当年的阶级斗争太让人思想紧绷了,说点轻松的现实吧,但当前也找不到太轻松的实事来说,全被疫情的话题给覆盖了,面对着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现在全世界是如临大敌,随着确诊病例在美国的几个州出现,政府卫生部门和地方医院的动作频频,一有新病例,就开记者会,说明情况,由于受隐私法律的保护,病人的细节没有被披露,只是知道去过武汉,或去过中国,还好,对大众没有很大的威胁。
.
从武汉乘包机回来的第一拨美国人,先在阿拉斯加机场降落,给飞机加油,人员接受体检,然后飞机再飞往加州,现在他们正在南加州的一个军营中接受14天的隔离,有人想私自出来,又被堵了回去。也不错,正好放长假疗养。现在美国又腾出了几个军用基地,准备给今后回国的人员隔离用,容量够一千人左右。
.
现在这里的商店也经常可以看到带口罩的人,所以口罩也早就脱销了,这些带口罩的人很多是中国移民或留学生,因为这些人相信口罩有帮助,大多数美国人不习惯于在公众场合戴口罩,他们认为有病的人才应该在公众场合戴口罩,不同观点的人(比如我)认为:如果有病的人碰巧没在公众场合戴口罩怎么办?那不是情等着生病吗?其实我基本上没带过口罩,因为我很少去商店,如果去,也是直去直回,逗留时间很短,没事多去的地方是野外,钓钓鱼什么的。
.
总归移民还是少数,所以带口罩的人让别人看上去有些特别,加之病是从武汉发起的,从中国来的,多少会有歧视的事情发生。明显歧视的是使用侮辱的言词,应该受到谴责,不明显的像是见了带口罩的人,就捂住鼻子或绕道走,一开始,这个新病没有个正式名字,有些人管它叫“武汉肺炎”,后来觉得有歧视之嫌,改了名字,歧视或没歧视,之间没有明显的界限。试想,如果你在商店碰到一位不停咳嗽的人,你屏住呼吸,心存抱怨:怎么病成这样了还出来逛,这算歧视吗?
.
人们对这种新型冠状病毒非常警觉,有时到了过于恐慌的地步,一个重要原因是由于这是一种新病毒并且没有特效药可治。一个好消息是,现在有一种药,在新型冠状病毒病人身上的初期试验中显示有效,美国的Gilead公司,出了这种药叫remdesivir,但这还仅仅是个开始,还要需要进一步的试验,但有药就有希望,另外,疫苗有可能在几个月之后出现。
.
立春了,天渐渐地暖和了,各种呼吸道传染病也应该渐渐少一些了,应该对抗疫有好处。想是那么想,但我还是为在中国的亲人担心,希望他们无大碍,同时也希望整个疫情尽快地得到控制。2019-nCoV的未来走向,还有待观察。
7 m1 J5 M" S. ~! ~$ N2 g
2 w4 Q3 v9 f" U) z: J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2-29 00:57:26 | 显示全部楼层

RE: 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或北京育新学校65-66年4.2班逸事及联想–1

.
新型冠状病毒所引起的肺炎在国际上又有了个新名字,世界卫生组织(WHO)管它叫Covid-19,在中国也有人叫它“新冠肺炎”,新冠肺炎在中国有缓和的迹象,但在国际上好像才刚刚开始,相继有日本、南韩出现社区感染的病例,而后有意大利、伊朗等国相继加入行列。社区感染,也有人叫它本土病例,也就是说是从本地传染的,不是外来的,有时传染源不明。美国也有第一起社区感染病例出现。中国境外多国也相继开始有死亡病例出现。有专家认为,新冠肺炎更广泛的传播是必不可免。人们有些恐慌,为此,道琼斯在这一周内掉了三千多点。
.
新冠肺炎的发展大致有这么两种可能。
第一:几个月、十几个月内病情消失,一切渐渐回归正常,这是让人期盼的结果。
第二:几年、十几年、甚至像感冒一样,这种新型冠状病毒所引起的肺炎都还会存在于世界上,这是人们不想看到。
.
第二种可能性的根据是:与当年的非典相比,新冠肺炎具有更快的传染性,它潜伏期长,甚至有隐形(无症状)传染的现象,非典并不具有这些特征,这样给防疫带来了很大的困难,甚至是防不胜防。发展的结果是人类与新冠肺炎共存,听上去真让人不能接受,但仔细想一想,现在人类不是正在与艾滋病共存吗?
.
所好的是,有现代医学,到时候会有疫苗出现,疫苗的效力如何还是个未知数,也会有更有效的治疗药出现,这样会降低发病的危险性,使得新冠肺炎的危害没有那么大,比如和重感冒差不多,这是一种不得已而求其次的做法。
.
另外,病毒的逐代变异,以及人们抗体的逐步形成,这种新冠肺炎的威力会逐渐减弱。从人类历史上看,是这样的,100年以前的人类历史中,没有疫苗,也没有特效药,疫情来了以后,没有防护服也没有N95口罩,全靠简陋的防疫和草药,用石灰消毒,用毛巾当口罩,最终,疫情还是会渐渐完结,否则人类也到不了今天,只不过那时死亡率很高。
.
人受病毒侵害后会产生一定的抗体,有些抗体是终身免疫的,比如得过麻疹几乎是终身免疫。但似乎得过新冠肺炎的人,并没有终身免疫,有些人被第二次感染,但第二次的病情一般没有第一次那么厉害。
.
寄生物和宿主共存,可以说是天意,也可以说是辩证法,一种寄生物,病毒也好,细菌也好,微生物也好,寄生虫也好,它通过宿主才能生存,如果它强势到能把所有的宿主都杀光,那么它本身也就早不存在了,如果是这样,应该在几万年以前就发生了,那么人类也到不了今天,要知道,各种病毒的存在是从人类起源时就有了。
.
在谁也消灭不了谁的情况下,那就只有共存,人们要学着与新冠肺炎共存,就像对付感冒一样,那么多对付感冒的办法都是人们总结出来的,比如吃板蓝根,多喝鸡汤,等等。感冒也是病毒引起的,与新冠病毒有些共性,比如没有什么非常管用的特效药。今后对付新冠肺炎可能成为常态,今后的年景中你可能会听到类似这样的对话:
甲:王姐,你今年得过新冠肺炎了吗?
乙:得过了,咳嗽得挺厉害,发了两天烧,但都过去。李姐,你呢?
甲:我似乎有点症状,但被我抗过去了。你有打针吃药吗?
乙:咳,没有什么特效药,有药可以缓解而已。说到这儿,我就特别恨那个吃野生动物的,缺德玩意儿,你说野生动物好好儿的,你惹它干什么?你过去就把它杀了,然后给吃了,闹得病毒到处传播,一旦杀了它、吃了它,就好像是把装满虫子的瓶子盖打开了,一发不可收拾,所有人都跟着倒霉,给别人带来了多少痛苦,你说我这小身子骨,哪能经受这么多折磨啊?
.

% b4 \% i+ [; \2 y( ?
7 D" M3 a( Y2 m) g- z) D+ a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14 01:17:01 | 显示全部楼层

RE: 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或北京育新学校65-66年4.2班逸事及联想–1

.
上小学时最喜欢停课,停课了好玩儿啊,但文革以前很少停课,最多是当闹个病什么的,像是腮腺炎、猩红热、麻疹,不用上课了,有病还忙着玩,或者是星期六下午不上课,早放学,欢天喜地地回家,一边走一边玩儿。现在有些大学,包括史坦福,都因为疫情在网上上课了。到现在这个岁数,没有了那份童心,心想,如果许多事情都停摆了,那么世界该怎么正常运转呢?道琼斯数次跌停板,人们去不了教会,就连今年的奥运会都有可能改期举行。
.
这辈子只听说过天花、霍乱、鼠疫那样的瘟疫,但那是非常遥远的事,从没有听说邻近的人得过那些病,虽说新冠肺炎没那么致命,但传播速度之快,令人叹为观止,现在居然新冠肺炎都快传到身边了,有生之年能有此经历,感到很惊讶,这是事实吗?怎么上小学时从没有因为病毒性感冒停过课?因为那时病毒少吗?还是病毒发展壮大了?还是那时人口少?
.
WHO称Covid-19疫情现在是世界流行,怎奈在国外这里大多数人不习惯戴口罩,警觉性没那么高,总认为没必要,如果我自己戴了口罩,显得个别,不戴又危险,上次我进商店没戴口罩,鼻子嗓子难受了一天,还好过去了。如此看来,新冠肺炎有可能在国外传播更迅速,只因为这个不喜欢戴口罩的习惯,另外西方人多习惯握手、拥抱和接吻,这对防疫实在不利,有些西方人开始注意到这些了,谁也不愿意得病,甚至死亡。
.
华侨在海外因为疫情受歧视的人不少,有许多关于新冠肺炎起源的理论,但现在疑问很多,有待今后进一步研究。对于病毒的类型,目前的研究认为:新冠肺炎有两个亚型,一个为L型,比较重,一个为S型,比较轻,从比例上讲,偏偏武汉具有比较多的重型病人,而国外的重型病人就没那么大比例,但染病人数和死亡人数越来越多,意大利是另一个重灾区,伊朗:过去听着是那么遥远,是传说‘一千零一夜’发生的地方,现在也不例外,跟着染病。随着的时间推移,病毒还可能进一步变异,是好是坏,有待观察。
.
在这个时间点上,我能干点什么有益的事呢?多呆在家里,算是对社会的一点贡献,因为60岁以上的人是高危人群,寡居成了时尚。我每天编程不止,忙得很,苹果机上编程是老来的新宠,过去一直用视窗编程序,渐渐喜欢上了苹果产品。
.
面对巨大考验,我希望大家多保重。
2 O: \1 ^5 F( _% C% J

2 g: I2 ?7 r+ K4 [$ s  u4 V6 f/ Y: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RE: 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或北京育新学校65-66年4.2班逸事及联想–1

本帖最后由 Shang_Yi 于 2020-3-29 05:04 编辑
' G6 }3 g6 O3 M6 N: z9 \: f( h) [
.
面对目前世界范围的疫情,我还是不愿意相信周围所发生的一切。这次疫情的范围之大,来势之猛,对人类生活影响之广,都是我不愿意相信的理由,它居然会发生在我这一生的历史阶段,被我赶上了,美国有一百多年没有此类事件了,可谓是“百年不遇” ,我都不想用“瘟疫”这个词,因为那像是发生在缺医少药历史时代的事情,现代医学时代应该没有了
.
既然来了,那就面对吧,躲是躲不了,平常感冒都会死人,何况肺炎?老人就更危险,美国是防西防不了东,似乎主要疫情从欧洲传过来,而纽约受影响最大,为此,美国限制欧洲人来美,目前,美国受感染人数超越了中国。一系列拯救经济的计划出炉,但每天的新闻都有非常不利的消息出来,主要是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的增加,雪上加霜的是:虽然经济不好,但还必须执行人与人隔离的有关政策,想工作,但工作不了,有劲使也不上
.
其势头宛如战争,与打仗不同的是,没有前线与后方的地理界限,有可能家里就是前线,还是那句老话:“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再看看两三个星期过后的情况如何,希望战况有所好转。
.
! O0 B, U* F$ G5 o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20-3-31 02:58 , Processed in 0.166886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50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