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123
返回列表
楼主: Shang_Yi

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或北京育新学校65-66年4.2班逸事及联想–1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2-23 04:44:36 | 显示全部楼层

RE: 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或北京育新学校65-66年4.2班逸事及联想–1

本帖最后由 Shang_Yi 于 2019-2-23 05:34 编辑 ' f- O3 s, p. O  b" _) u

# ?; W) n& `0 }4 v. a; b) H
.
老北京网虽没微信热闹,但对我比较适合,不那么应接不暇,一开始的初衷是在这里会小学同班的同学,但很快大伙就去微信了,我不怎么用微信,除了用微信给父母问个安之外,平时也不用,一般在工作中使用电子邮件。虽然初衷没有实现,但也算在这里落了脚儿。
.
提到没微信热闹,我在老北京网看到了一些有趣的现象,想跟诸位分享。2018年初老北京网站遭受到了勒索病毒的攻击,经过网站工作人员不懈的努力,于2018年五月问题终被解决了。不久之后老北京网又遭受不法之徒大量色情广告的攻击。
.
有趣的是,经过这么一折腾,老北京网的最高在线人数记录被刷新了。在折腾之前,历史的“最高记录是1747于2015-9-18”,在918那天刷新记录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人们都想看看历史上的今天是怎么回事。
.
在色情广告折腾那几天,记录被刷新,并且刷新了很多,“最高记录是4385于2018-8-17”。又不逢年,又不过节的,怎么会有这么多人,不知是黑客篡改了程序数码,还是黑客使用ROBOT登录,还是真有4385这么多人同时登录,如果真有这么多人登录,是否说明色情广告还真挺有效的。正常时有三、五百人。4385的记录只保持了半年,如今的在线人数“最高记录是5500于2019-2-2”,数还挺整的,正值过节前后,人数理应众多。
.
Out_of_ordinary.jpg
网站遭受不法之徒大量色情广告攻击时候的有名登陆情况
.
在论坛最火热的年代里,没有那么高的纪录。如今都奔微信了,老北京网却屡创新高,令人感叹,众人都想回来看看是怎么的?那真是喜闻乐见!这只是一些观察到的有趣现象而已,不想考虑更深的原因,多了不求,只要老北京网能安全运行,一切都好,想必这也是大家的愿望。
.

3 j; L. |- j- @( S

9 L$ G) q# j( s5 h2 ]- k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3 00:53:44 | 显示全部楼层

RE: 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或北京育新学校65-66年4.2班逸事及联想–1

本帖最后由 Shang_Yi 于 2019-3-3 01:30 编辑
" d6 E- v0 \* _  X% {& d+ k" h" `
3 C+ ?% a2 U8 c. ^( K0 p- h* P" j
.
我上小学就喜欢淘气,做点儿恶作剧,跟其他男同学变着法儿地一起逗着玩儿,占点儿小便宜,闹点儿小笑话,曾记得问对方:“你能很快地说几遍:‘我爸是我爸,我儿是我儿,我是我爸儿’吗?”一般对方说不了几句就闹笑话,以此为乐,充满了天真和稚气。
.
长大之后,我也爱听相声,看喜剧,看小品什么的。出国后工作之余无聊,买过许多磁带、CD、DVD,后来又上网。虽然没有实时地看过春晚的相声和小品,但过后也给补上,尤其是小品。有些东西已经听过无数遍了,像是侯宝林、马季、马三立、郭德纲的相声,有时边听边干活。
.
但相声、喜剧、小品都是编排出来的,常听了常看了有些不觉得可笑。近来看了一个网传视频,即不是相声,也不是小品,不但引起了我对童年的回忆,还每看一遍就逗得我眼泪出来。在此和大家分享这段视频
.
我爹是我爹
我是我爹儿
我儿是我儿
我是我儿爹
.
最后,主持人还特意问:“咱俩谁是谁爹?”大概就是为了得一个不要钱的娃娃,天真的小女孩儿想了想说:“你是我爹”,也不知小女孩儿她妈妈同意不同意。
.
3 L( X. E; x/ w- Y2 f  P0 w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27 04: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RE: 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或北京育新学校65-66年4.2班逸事及联想–1

.
到2019年3月12日,“环球网”或称“万维网”(WWW)走过了整整30年。从1989年3月12日英国科学家“Tim_Berners_Lee”正式推出“环球网”的框架以来,世界上无数人从中受益,好奇:没有环球网的世界会是个什么样子?举个最近的例子:没有环球网,老北京网就不会出现了,就算出现了,我也搜索不到它,因为大多数搜索引擎依赖环球网,那么我们也不可能在这里聊天了。
.
尽管环球网给人们带来了巨大的好处,但环球网有它的弊端和让人头疼的地方,最为让人头疼的事就是隐私和黑客问题。
.
隐私问题凸显,不少公司提供免费服务,条件是要求用户提供自己的信息,需要的信息量不等,有的公司只需要名字和电子邮箱地址即可,你说我填个虚拟的名字和一个假电子邮箱地址行不行?虚拟名字有时是可以的,但假电子邮箱地址在很多情况下是不行的,这是因为公司要用此电子邮箱地址传送验证码,有了验证码之后才能登录。
.
另外,还有的公司需要你的姓名、地址、电话、甚至出生年月日,同时搜集你的购买倾向、政治倾向等。有的公司在使用你的这些信息时行为不当,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就把信息卖给别的公司,脸书(Facebook)在这方面就饱受批评,缺少严格的规定和法律,隐私这个问题目前还是一件非常难控制的事。
.
黑客的问题有时简直使人恼怒,最直接的例子就是前一段时间,发生在老北京网上的“勒索病毒”,致使老北京网停了几个月,只有主办方知道经济损失有多少。另外,黑客的手法多端,五花八门,我也编过程序,深知里面的门道,但我就是不能理解黑客们凭什么能从中挣到钱,“勒索病毒”的确显示了直接的经济联系(勒索比特币,相当于300美元),但大多数黑客们似乎就是为了捣乱,造成宕机或网络混乱,体现了他们对社会的不满。使人惊奇的是,许多黑客竟是十几岁的孩子,可惜了这个年纪了,有这才智干点什么不好?
.
就算不会编程序,黑客们也有机可乘,举个例子,我的网名是Shang_Yi,我的头像就显示在左边,那么一个黑客就可以创造出另一个非常接近我的网名和头像,例如网名是Shang__Yi(注意到些微的不同),我的头像可以拷贝过来用,那将是另一个我,这简直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当然黑客怎么利用这些信息是另一回事,希望执法机关有控制,所以搜集个人信息,验明身份有时也是必要的,就看信息落在好人或坏人的手里。
.
“环球网”是建立在“互联网”(Internet)之上的,或者说是互联网的一部分。希望今后“环球网”发扬光大,克服前进中的困难,再过十年,看看今后有“环球网”的世界将是什么样子。
.
6 L/ w, L* K/ y)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28 04:42:08 | 显示全部楼层

RE: 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或北京育新学校65-66年4.2班逸事及联想–1

本帖最后由 Shang_Yi 于 2019-3-28 05:10 编辑
. E* Z1 j$ e# |4 s  z  F/ r) p9 U& b2 a9 l& |/ N" I8 }# x: |1 U2 H
.
最新发展:谁说黑客不能挣钱?特斯拉(Tesla)的埃隆·马斯克(Elon_Musk)说“好的黑客是一种才能”。为此,前一个星期Tesla举行了黑客比赛,有人成功地进入了Tesla的电脑系统并且赢得了$375,000美元的奖金,还获得了一辆Tesla3型电动轿车。令人刮目相看。
.
“好的黑客”,听起来怎么这么别扭啊,就好像在说“善意的敌人是可以亲近的”。我的感觉就像是投错行了。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28 21:03:39 | 显示全部楼层
尚毅你好:几天不来老北京网,今天发现你创建4.2班论坛,真不错。我找不到我上小学的照片了,你的小学时代的照片头像,让我回想起当年的好时光。我过两天找一张中学的照片发上来。祝4.2班论坛有更多的人参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30 03:45:07 | 显示全部楼层

RE: 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或北京育新学校65-66年4.2班逸事及联想–1

.
你好,希望在tiantou学长的协助下,你已经和“大部队”联系上了,他们还能记得你吗?记得还是不记得没什么关系,只要大伙在一起有利于身心健康就好。我是在2015年找到这里来的,当时“大部队”已经转移了,后来感觉这里的形式对我这个个例来讲还比较适合,我可以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来去自由,所以就留在这里了。时不时地写点儿东西,实际上是为了点个卯,告诉知道我的人我还在世,这个岁数即便有人离世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了。如果你乐意,可以常来这里看看写写,我是不能常来,因为每天还有工作要做。祝顺利。
.

6 N/ }, L7 w  b%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2 11:36:56 | 显示全部楼层
shang_yi,你好。多日不来这里,很是想念。这些天忙着组织同学去澳大利亚自驾游,没工夫过来。我还没有和大部队联系,我想他们肯定不记得我,只有一年的时间,我又不是班里关键人物。但知道音信就好,其实就是岁数大了,怀旧了。昨天的事我时常要费力地回忆,可小时候的事很多都记忆犹新。祝身体健康,生活愉快。一会发张照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2 11:53: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jj317 于 2019-4-12 18:34 编辑 " e/ v9 F% c6 Z1 L! o" W6 f1 w

+ X- k+ i$ ^$ \68年照片
微信图片_20190412115059_看图王.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16 02:20:53 | 显示全部楼层

RE: 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或北京育新学校65-66年4.2班逸事及联想–1

.
我也有好一阵子没到这里来点卯了,一直忙着编程序,我就是人们说的“码农”,有很多新东西要学,和年轻人相比,虽然经验多,但忘得快。难怪记忆不起来,对一年级的事,我连一件整事都记不起来,不碍得,我相信来这里的人大多数都互不认得。sjj317,你的照片是来自60年代末,我想我那时正在干什么,似乎是刚上中学,文化大革命正兴起,我们这一代人的经历太丰富了。你说怀旧,我也有同感,但工作一忙就过去了,将来我们有不少人要经历孤独,我已经准备好了。你说你在旅游,这也是个忙法,忙碌了就把烦恼给忘了。我也去过不少地方,但每一次都不是为了旅游,全是因为工作,因为每次出去一两个星期,中间有个两天的周末可以打发,所以也溜了不少地方,我也去过澳大利亚的墨尔本和珀斯几次,上次还放在这里一段视频,但在病毒后丢失了。不管到哪,希望你旅行愉快。
/ z# m( z! q3 X: g

+ {  s( E$ q1 n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7 02:09:30 | 显示全部楼层

RE: 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或北京育新学校65-66年4.2班逸事及联想–1

.
忘记是在上几年级的时候,有人给我或给大伙出了一道题,由于我对这道题非常感兴趣,其实不只是感兴趣,可能是一种魅力,致使我一辈子不时地想起这道题。
.
回忆起来,大致是这样的:有一位老汉,他有三个儿子,老汉快去世了,他想把自己的11头牛作为遗产分给三个儿子,为此,他立了遗嘱,小儿子不能自立,应该多分点给他,分给小儿子1/2的牛,二儿子基本自立,分给二儿子1/4的牛,大儿子已经成家立业,经济上不困难,但毕竟是自己亲生的,也应该有所表示,老汉分给大儿子1/6的牛,老汉并嘱咐,分牛的时候不可以把牛杀死,说完话老汉就咽气了。这下把三个儿子难坏了,小儿子得11头牛的一半,11除以2应该是5头半,又不能杀死牛,哪该怎么分啊?苦恼极了,不知所措。
.
村里有另外一位老汉,人称“智叟”,不如把他请来帮帮忙,见了“智叟”,说明了情况,“智叟”想了想说,下月初一,把牛都带上,到村口的大树下当着全村父老乡亲的面,把牛分了。
.
时间过得挺快,初一很快到了,村口树下看热闹的人不少,三个儿子带着11头牛到了树下,“智叟”又牵着自己的一头牛到了树下,说要放在一起跟着分,大伙都很奇怪,谁做这赔本的买卖啊?三个儿子一想,这也没什么坏处,那就把这12头牛放在一起分吧。12头牛的1/2是6,所以小儿子得了6头牛,12头牛的1/4是3,所以二儿子得了3头牛,12头牛的1/6是2,所以大儿子得了两头牛,6+3+2=11,还剩一头,所以“智叟”又把自己牵来的那头牛牵了回去,三个儿子都很满意。
.
一开始,我觉得很神奇,怎么牵来了一头牛,又牵回去了,久久都觉得不可思议,后来仔细想来,按照1/2,1/4,1/6的分法,并不能把11头牛分完,还有剩余,如果不用牛,而用大米做例子,可以很快看到这一点,牵来另一头牛,使得每个人都多分了牛,并且正好把牛分净了,没剩余了。由此看来,三个儿子的爸爸在遗嘱的问题上是颇具匠心,早已把答案想好了,“智叟”只不过帮他执行遗嘱罢了。何尝不是啊,遗嘱的事到如今都是一件令不少人头痛的事。
.
Eleven_plus_one_cows.jpg

  d2 D9 N2 d5 \# j% M
' w9 ]% A3 J& `$ t, v% 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29 01:00:22 | 显示全部楼层

RE: 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或北京育新学校65-66年4.2班逸事及联想–1

.
出去了一个多月,在此期间没机会到此光顾,回来之后看到田学长又有不少好文章,但还是嫌参与的人少,有情可原,大多数人都使用微信了,不管在哪,希望大伙能活动就多活动一些,不管是体力上,还是脑力上,以助健康。
.
自从爱犬死了之后,我就有个矛盾心情,一方面,不想再养狗了,狗通人性,一般活个十二、三年,正常情况下,走在我前头,到那时会很伤心,另一方面,还想养个宠物,听说人老了之后有个陪伴比较好,但养什么呢?很伤脑筋。养只猫?都说“猫是奸臣”,养几条鱼,鱼又太不通人性了,等你回了家,鱼并不知道欢迎你,只是等着喂食。
.
最后觉得养只鹦鹉之类的鸟比较合适,但鹦鹉种类很多,养什么呢?据说非洲灰鹦鹉(African_grey_parrot)最会学说话,而美冠鹦鹉(Cockatoo)非常会跳舞,也会学说些话,但说话不如非洲灰鹦鹉那么多。另外,鹦鹉能活到70岁,所以要考虑这一点,到时候它会没了旧主人,因而要换新主人。
.
前不久有一天去商店,遇到了一只美冠鹦鹉,正如介绍中所说,它即会跳舞又会说话, 请看这个视频,我当时有机会跟女主人聊一聊,她首先告诫说:养它就像养个孩子,我说:有这么严重吗?她说对于一个负责人的主人来说是这样的,到时候喂食、照顾排便,还有两件非常令人头疼的事:一是鹦鹉叫声很大,有时候,叫声就像没人照顾的小孩在哭闹,能把警察招来,二是鹦鹉到处叼东西,能毁掉不少家具。
.
我一听又没信心了,到现在我还没决定到底养不养宠物,或者是养什么。生活依旧那么忙,希望各位能按照自己的需求安排好这方面的生活。
.

7 q2 Y& o( v# U* B8 y1 S2 b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7-18 04: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RE: 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或北京育新学校65-66年4.2班逸事及联想–1

.
出于种种考虑,其中最重要的考虑是任务的艰巨性,美冠鹦鹉是暂时不在我的宠物考虑之列了,不但如此,其它宠物也暂时不考虑了,这样我能得一个自由,同时宠物也不会因为在我这里受到了亏待,这样不但对我而且对动物都是一种负责的做法:在无准备之前先别去做。不养宠物不等于不能从宠物中得到乐趣,那是为什么呢?这要听我慢慢道来。
.
美冠鹦鹉再美也架不住岁数的磨难,早晚也会色暗毛稀,人也是如此,人老了会掉头发,脸上会起皱纹,我头顶上的头发就掉了不少,今后牙也会掉光光,但我现在的心还是很年轻,看见漂亮姑娘,眼神总会自动偏转,无奈啊,时间不会倒流,回不到过去的英姿,否则,我也应该正忙着呢,现在不同了,应该是遭白眼儿的年代了。
.
尽管如此,人老了还是要乐观地活着,老了有老了让人羡慕的地方,一个老人在一个年轻人面前最能够自豪地说的一句话就是:“我也曾经像你那样年轻过”,而这个年轻人却不敢说:“我肯定能活到像你那样老”,因为那毕竟还没成为事实。
.
能够找到自娱自乐的办法,是动物的一个好品质,过去我养的那只狗会自己跟自己玩儿,它就是爱狂吠过往的飞机,或者是爱扑捉房檐掉下来的雨滴,或者是爱追扑自己的身影,它大概知道那些都是徒劳无功的事情,但它似乎觉得只要开心就好。
.
我喜欢听歌曲,我对歌曲的喜好不限于年代,从40年代到现在都有,也不限族群:年轻人的、男生的、女生的、各个国家的都有,当然,绝大多数是中国歌曲,并且是年轻人的歌曲。我对歌曲的取舍是‘一见钟情’式的,只要听上歌曲的前两句便决定是喜欢还是不喜欢。所以走到哪,我都带着我的iPod。
.
会自娱自乐的动物远不止我养的那只狗,但从它身上,我却学了不少东西,我感谢它对我的启示,它似乎在告诉我,没有宠物你也应该快乐,近来我利用网上的东西制作了一段视频,以表达此份心情
.

/ P* _1 g% Q8 R- E- E: X1 u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7-21 01:17:55 | 显示全部楼层

RE: 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或北京育新学校65-66年4.2班逸事及联想–1

.
另外一个能够娱乐人的美冠鹦鹉可以在YouTube上找到,它的名字叫Pebble,为了方便,我把我认为最滑稽的那段视频重新编辑了一下, 放在这里(点击这里),记得我去北京时不能登录YouTube。当然,主人和鹦鹉之间的对话不能够听得明白,那没什么关系,主要是看那只鹦鹉的表情和动作,真是出神入画。
.
当年我爸养了很多绿色的鹦鹉,它们挺好看,但基本不学说话,后来就都处理掉了,后来我爸又养了两只鹩哥,它们能学着说些话。听说,不能让鹦鹉接触脏话,否则鹦鹉学会了就不容易改过来,到那时鹦鹉也就不值钱了。可惜,我回家次数很少,没看到过那些鸟,只是看到过它们的照片和听说过它们的故事。
.
不幸的是:我们所看到的这段视频里的那只鹦鹉好像学了很多脏话,好像是在吵架当中愤怒之极,大声骂人。不管怎样,鹦鹉能够做成这样可真不容易。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不管是黑猫白猫,逮住耗子就是好猫”。8 |: ^2 J; E/ H+ w4 \7 G) o
.
* q; m; U9 p# N7 F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7-28 00:50:43 | 显示全部楼层

RE: 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或北京育新学校65-66年4.2班逸事及联想–1

.
记得小时候,黄酱(有人叫‘大酱’)分两种:一种是稀黄酱,一种是干黄酱,买稀黄酱时,需要捧个大碗,把黄酱打回来,对环保非常有利。买干黄酱可以用油纸包回来,干黄酱很干,如果用手攥成个团,仍老远都不会散开。吃黄酱,一般买一、两毛钱的就夠了。那时候的黄酱非常纯正,要么是纯黄豆的,要么黄豆的成分很高。
.
时代不同了,现在买的黄酱,黄豆的成分低得多,黄酱里面掺面粉,吃起来不是正经味道。另外,买黄酱的家伙式也不同了,不知从哪年开始,人们特别注重包装了,包装的费用越来越大,一块钱的产品,恨不得三毛分钱是用来包装的,完了完了,这些包装还是要被扔掉,污染环境,现在,除了瓶装的黄酱之外,还有塑料袋装的黄酱,现在黄酱的干稀程度介乎于过去的干黄酱和稀黄酱之间。
.
前些日子我馋了,想吃肉丁炸酱面,毕竟很长时间没吃了,去超市买了一个塑料袋装的黄酱,倒是真方便,回家后,给塑料袋剪个口,把黄酱往容器里一挤,从上往下一看,就成了如照片所示的这个样子。此情此景,似乎在哪儿见过,顿时触景生情,食欲大增,我想給厂商提个建议:如果能往黄酱里面掺些未搅碎的黄豆瓣,那就更形象了,因为现在黄酱里的黄豆成分不高,掺点豆瓣就凸显黄豆了。
.
My_Soybean_Paste.jpg
.
吃东西讲究色、香、味,视觉的作用是很重要的,这在大型宴会上尤为重要。对于个人家来说,只能说是一顿‘便饭’,又不登大雅之堂,唏哩呼噜,这顿炸酱面吃得挺香。
.

5 ~1 W, v2 S" T0 Q) R: _% Z1 I
& W. J; I; C. r" M6 p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4 04:50:17 | 显示全部楼层

RE: 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或北京育新学校65-66年4.2班逸事及联想–1

.
我是家里孩子中的老大,从小就开始做饭,另外插队时,我干过一年伙房管理员,由于伙房人手少,所以做饭的事我也参与,这样我这辈子与做饭有缘,造成在而后漫长的岁月中,不管家里来客还是不来客,做饭通常是我的事,如果不忙,我也愿意做饭。
.
作为家中掌勺的,我需要有一些基本素质,比如说,米饭煮糊了,要有处理糊饭的办法,从小我就知道,饭糊后,往饭里插大葱,这样糊味就基本没有了,另外,尽量自己把糊的饭盛出来,自己吃,给其他家人吃不糊的。长大后,又学了一些猫腻(tricks)。比如说,炒菜盐放多了怎么办?把炒好的菜洗一洗,再炒一炒。又比如说,炸好了一条鱼,放在盘子里,不小心,掉到地上了怎么办?生鱼还可以洗一洗,炸好了的鱼怎么洗,身经百战了,临时处理,好歹地板不太脏,趁人不注意,把鱼再放回盘子里,浇上汁,照样吃,这叫眼不见为净。
.
做饭的人不愿意旁边站个人看,那样会在有个临时意外时不好处理,一般我是用客气话把人支走:“你看,这儿有油烟,你赶紧回到饭桌上去,我一个人就行了”,最怕的是,刚把黄酱从塑料袋里挤出来,正好进来个要帮忙的,看到此形此景就自然会问:“你这儿是给我们整的啥玩意儿?”到那时,我是黄酱掉到裤裆里,有理也说不清啊。
.
东、西方人对吃有不同的理解,多数美国人除了‘生猛’的东西不吃之外,他们还有许多中国人爱吃的东西他们不吃的,比如像臭豆腐、松花蛋、炸酱面,实际上,他们只是看颜色不对而已,并没有亲自尝一尝,也难怪,一碗面条(美国人爱吃面条浇西红柿酱),再浇上一滩黄酱,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一看就不像是能吃的东西,或者再联想到了什么,那就更难下咽了。
.
别总认为中国人吃的东西不对劲,难道美国人吃的东西就都对劲吗?也不尽然,举个例子,美国人爱吃芥末酱,当吃个热狗,三明治或汉堡包时,不少人都愿意挤上一些,芥末酱并不辣,买来的芥末酱,黄黄的、稀稀的,装在黄塑料瓶里,用时需要挤出来。假如有个美国人请你到他家里吃饭,给你捧出芥末酱,你又不好拒绝,塑料瓶里的芥末酱恰巧又不多了,瓶口朝下磕一磕、摔一摔,使劲往出挤,一下一下地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主人家恰好有个月科里的孩子,正好要出恭,打开尿不湿一看,也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发现颜色和声音都对,此时此刻你还能继续吃你的热狗夹芥末酱吗?外国饭菜和中国饭菜相比,不但具有色、香、味,有时还伴有声响。
.
My_Mustard_Paste.jpg

: V& e5 n: M" Y( g/ T4 {
% S# j& `$ [! t# i; 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19 02:20:40 | 显示全部楼层

RE: 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或北京育新学校65-66年4.2班逸事及联想–1

.
一般情况下,一个人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跟这个人的文化背景有关系,这是常理,父母爱吃什么,子女也爱吃什么,祖祖辈辈爱吃什么,后代就爱吃什么,饮食习惯也有地区性,即便是在中国,北方人和南方人喜好的饮食也不太一样,这就更不用说国与国之间了。
.
我在饮食习惯上,受家庭的影响小一些,因为我从上小学就吃集体食堂,后来上大学也吃集体食堂,这不仅是去集体食堂把饭菜买回来吃,而是同学们必须围在一个饭桌旁,一起吃,因为属于你的饭菜就摆在那里。正是因为这样,我也练就了一身好本领。
.
小学时几个人围一桌吃饭,60年代初、中期,社会刚刚走出困难时期,粮食还是很珍贵的,实行粮票制度,在小学,我也没注意到那么多经济形势,能吃多少就吃多少,学校的基本原则是;不能把食物带到食堂外边去,我还是守规则的,但在做法上好像在犯规的边缘,我和要好的同学,在临出食堂门口时,把一个花卷塞进嘴里,别人也看不出来,出去后慢慢吃。
.
记得除了自己桌上的那一份饭菜之外,还有一个公用的婆罗,里面装有馒头、花卷,谁不够吃,可以走到那里去拿,或者是举手,老师给拿,当然,吃得少的同学和好面子的同学就不去拿,我是经常去拿,惭愧。其实,我也不是吃的最多的,至少,我们班上的游泳健将魏启明比我能吃。
.
多少年后,我爸跟我说班上管生活的陈老师,特意和我爸说:你儿子吃得比别人多,需要多加粮票,不知是当时学校政策如何,听说后来此事是不了了之了。那时候,我只知道淘气,全然不知此事,照吃不误,那时候,我是属于稍微偏胖一些的孩子。如今想来,我也不应该多缴粮票,因为大、中、小号的衣服都卖一个价啊,人吃多少也都不一样啊,不管怎样,我还是特别感激班上吃得少的同学,尤其是女生们,是他们为我们这样的创造了发育的机会。
.
7 w  v, m" d# B( V# m5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31 01:34:35 | 显示全部楼层

RE: 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或北京育新学校65-66年4.2班逸事及联想–1

本帖最后由 Shang_Yi 于 2019-8-31 01:45 编辑 0 p% I6 Z4 }" c* \! F8 U6 |

  X7 X. }+ h4 h( B% ^& \4 Q% f
步入大学时的食堂(那时也叫饭厅),又仿佛回到了小学吃饭时的情景,八个人一桌,站着吃,在大学之前的中学、高中、插队都没有如此吃过饭。大学本应该是凸显文明和礼仪的地方,但在食堂,并不完全如此,这是因为对于有些人来讲,食堂根本不应该是温良恭俭让的地方,加上在理工科的学班里,一般男生多,女生少,又是在70年代末期,更显得是狼多肉少。为此,班上不少男生练就了一身吃集体饭的好本领,我也跟着学了不少。
.
有一些同学,在上午最后一节课结束后,不是围着老师问问题,而是直奔食堂,争取第一个进入食堂的门,赶紧把桌上的好菜盛到自己的碗里,要知道,那是自己给自己分的,如果是好菜,比如西红柿炒鸡蛋,先来的人就多分,后来的人就少分,有同学说:咱们分菜的数量形成了一个等比级数,第一个人分去二分之一(一半),第二个人分去四分之一(一半的一半),第三个人分去八分之一(一半的一半的一半),照此下去,后来的人吃得很少,但可以永远分下去。
.
另外,食堂有一个公用的大汤桶和一个大汤勺,有些同学进入食堂后首先奔那个汤桶,有什么好处呢?哦,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好处,汤桶底下有不少肉,经常是肉丸子,所以盛汤时要注意抄底,经常看到有些同学盛杠尖一碗。有一次,一个男生直奔汤桶,弯下腰准备盛汤,但眼睛还注视着大门,看有没有人进来抢汤,一抓勺把子,觉得怎么这么软乎啊,回头一看,抓住的是一位女生的手,这个女生正手握勺把,准备盛汤呢,原来这位女生那门课下课早了一点,在那个年代里,抓女士手的事是很少发生的,为此传为佳话。
.
八个人站在一起吃饭觉得有些不大自在,所以如果天气好,一伙子男生常把饭菜端到食堂外面去吃,我也经常在其中,一边吃饭,一边聊天,还经常开玩笑,很自在。为了使别人少吃点儿,自己多吃点儿,有人想出了一个“妙招”,就是在吃饭的时候聊恶心的事,别人一恶心,就吃不了多少了,自己便可以多吃,我在吃饭时听了不少恶心事之后,也回呛一个说:我在中学去农村拉练时,老乡家的茅房很特别,茅坑下面直通猪圈,上面拉屎,底下有猪等着,前腿跪着,仰着头,屎还没等落到地面,猪就用嘴接住,给吃了,呱唧呱唧的,36度,热乎乎的,吃得可香了。此方法刚开始还有效果,有些同学犯恶心就不愿吃饭了,后来大伙基本都习惯了,因为犯恶心就吃不着。我现在就锻炼着什么都吃,包括榴莲。
.
为此,我想起了一则故事,三个穷书生搭伴一起去京城赶考,想考个秀才、举人什么的,由于穷,所以吃得很寒酸,馋得要命,有口肉吃便算是口福了,临到考试了,为了第二天有个好成绩,他们三个决定吃顿好的,三人凑钱买了一斤猪大肠,大柴锅炖肥肠,真解馋,但就一斤大肠,三人一起吃嫌少,一个人吃还差不多,其中一个书生有了个主意,大肠临起锅时,他往炖大肠锅里偷偷地掺进去一把锯沫,炖大肠盛出锅之后,天色已晚,他惊讶地说:“哎哟,大肠没洗干净”,其他两个油灯下一看,可不吗,屎沫子还在呢,恶心得要命,一口没动,就这位书生,说了声“我不在乎”,自己默默地享受着“锯沫炖大肠”。
.
编后语:如果锯沫是出自檀香木或酸枝什么的,没准还有调味的效果,另外不知道吃好的对考试结果有没有影响。

/ F" \' a' [( b* A$ ~. P' I
7 ]  }( M& r5 C5 j  K9 t; }(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8 小时前 | 显示全部楼层

RE: 60年代北京育新小学或北京育新学校65-66年4.2班逸事及联想–1

一直忙着编程序,少有机会光顾,但总希望到这里多看看,看别人过去和如今是怎么生活的,对我是个启发。如果有机会,我也和别人分享自己的生活,有时说个笑话,得个乐呵。
.
小时候经常用饭盒,饭盒一般是长方形的,铝制的,那时我经常用饭盒到我妈医院的食堂买饭,用饭盒这一习惯一直持续到插队。
.
过去和台湾同胞共过事,我接触的台湾人都不错,当然,不管在哪,我的原则一般是除了工作上的事(科技),不谈政治,不谈宗教,除非是被问到。我注意到,台湾人和大陆人在说话习惯上有不同,假如你听有人说‘小孩子’而不是说‘小孩儿’,或者是‘拜托’,而不是说‘谢谢’,那就很可能是台湾人,类似的话很多,细微的不同就能揭露一个人的身份,当然,有时也碰上让我很难分辨的人,他们说话,介乎两者之间。
.
‘饭盒’在台湾叫‘便当’,一个普通的大陆话‘用大饭盒盛饭,小饭盒盛汤’,用台湾话说就是‘用大便当盛饭,小便当盛汤’,写着是一个意思,大声喊着就是另一个意思了,假如有台湾两口子到大陆出游,食堂里一个人朝另一个大声喊:‘别忘了:用大便当盛饭,小便当盛汤’,那么食堂里就会有不少人吃不下饭了。
.
Fan_He.jpg
‘饭盒’在台湾又叫‘便当’
8 H* [6 r5 c6 o! }& T2 L" f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9-22 16:21 , Processed in 18.071602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