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查看: 1268|回复: 6

抗战时期琐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9-15 08:54: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   防空
   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怕飞机往北京扔炸弹,加强防空。广安门城楼上装手摇的警报器。演习过空袭警报,声音尖,据说能传五六里地。警报一响立即戒严,关城门、段上的警察上街,街上车辆行人原地停下,卧倒;商店、住户人员不得出入。演习结束,警察吹哨子。戒严解除,恢复正常。时间很短,次数极少。门窗玻璃粘贴纸条,玻璃震碎纸条相连,不至四溅伤人。灯火管制,挂厚的黑窗帘或棉被,不得透光。灯泡套黑纸筒(如筒形纸灯笼,双层黑纸、牛皮纸;有卖的)屋里的灯也是一根光柱射地。人行道宽阔处挖防空壕,一米深一米宽五六米长的沟。赶上大雨便道积水汪洋一片,沟和路分不清。行人掉进沟里,虽然淹不死,但吓一跳,爬上来,浑身沥沥溂溂流着汤;赶上没多余的衣服,就这一袍一褂,只好围着被子坐在炕上等衣裳干。正应了北京人的话:不怕家里着火(家徒四壁,没损失),就怕掉臭沟里(只有身上穿的,没衣服换)。不能出门,怎能挣钱?就揭不开锅,全家都喇嘛的鼓——扛着。在当年,这是实情。而今说来如同笑话儿段子了。
二  虎烈拉
   有一年闹霍乱。当时叫虎烈拉,可能是日本话。是一种急性传染病。有人说是日本在北京的细菌部队往井水里撒霍乱细菌,才闹起了霍乱。原先国民党在天坛公园西门南边(现在的口腔医院处)有个中央防疫处。沦陷后  ,日本 “华北派遣军防疫给水部(1855部队)”驻进这里。 扩大了规模,增添了地下冷库和水塔等。这里和东北731部队一样都是搞细菌研究的,为细菌战造“武器”。这个罪恶机构存在过是事实。但是拿全北京当实验场,不太可能。那时北京的日本人也不少。发现虎烈拉后,卫生防疫雷厉风行。打预防针、喷消毒水、撒石灰粉。广安门门洞口两排人对面站,拿着打农药的喷雾器,行人只能从中间过,搂头盖脸的喷药水,浑身湿透。挑担拉车卖菜的,连人带货都喷药。吃的菜,熬炒咕嘟炖;怎么做也是一股子来苏水味儿。防疫效果如何,不知道。只记得被折腾。
三  学日语
   广安门内善果寺小学(现在没有了)那时是初级小学。全校一到四年级四个班,没有高小五六年级。一年级就学日语,日本人派来老师,教全校。特别厉害,老师们都怕他。一年级小孩背不下来日文字母,他拿教鞭(藤子棍儿)敲脑袋,打一下立刻就起包。还不许哭。
  下面抄一段年长几岁老街坊的回忆(网名“杂学专家”的博文)
“我上小学的时候,从小学一年级起,就得学日语,有一个日本教官教我们,至今我还记得这个小日本,小矮个脸上有麻子,趾高气扬,手拿教鞭教我们,先教日语字母,学生们就得跟着他”啊依吾唉沤“的学,学会了字母,就该说日本话了。
    可是 到了现在,我的日语水平是:字母一个也不认识,日本话就记得一句,电脑上还没有日文,我只得用中文翻译成日本话的音如下:“森塞,藕哈妖,狗杂一麻丝?就是说“老师你好”。我记得当时教官教了我们好几天,叫我们都必须记住,早晨上课前,必须先给老师鞠躬,同时要高声说这句日本话。
你想一想,一群小孩子,中国话还说不好哪!外语更说不好了,只得死记硬背,把森塞记为“孙子,”把藕哈妖记为“狗哈腰”这么一改就成了,“孙子,狗哈腰,狗杂你妈死!”了。我们这些孩子们一串通全记住了,上课前先给日本教官深深一躬,接着就高喊:“孙子,狗哈腰,狗杂你妈死!”日本教官他也听不懂,也深深的鞠躬大声答曰:“啊拉呀多,狗杂一妈思!”他还真谢谢我们,我们大家这个乐呀!同学们心里想叫他孙子,他还挺高兴,这真是面茶锅里煮元宵-----说他是糊涂蛋吧,他心里还甜滋滋的。”
四  “新北京”
   日本人在西郊公主坟西边盖起一片住宅区,他叫“新市街”。北京人叫“新北京”。日本机关部队家属住在这里。为交通方便把城墙扒个豁子叫长安门,对着东边也扒一个叫启明门。光复后改叫复兴门和建国门。日本投降后“新北京集中大批等待回国的日本人。他们处理衣物用品,都很便宜。广安门一带的人跑去捡“洋落儿”。最多的是和服,北京人叫日本大袍。说“日本亡国卖大袍”。有拿到小市买的。有自己改的。一件大袍做被面还富余很多。做棉裤棉袄,薄料子做旗袍。日用品手表怀表,铝壶铝锅,木家具。每天新北京跟赶集一样。可热闹了一阵子。
五  北平、北京、北平
   1928年北伐之后,北京改称“北平特别市”。1928年6月4日,张作霖退出北京。中途,在皇姑屯被日本帝国主义者阴谋炸死。同时,南京国民党政府任命阎锡 山为京津卫戍总司令,全权接收北京事务。6月20日宣布北京改北平。1937年10月21日,日伪北京地方维持会发表“训令”,说10月12日通过决议:“即日起北平仍改称北京”。1945年8月21日北京特别市政府宣布“废止北京字样恢复北平名称”。
' L) u7 B) w& X) e1 M9 F0 Y1 t
发表于 2015-9-15 09:38:54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少听到长辈们讲抗战时期的北京是什么样子,看了您的这篇琐忆,多少了解了一些。4 t& c' o9 e: ~! C9 D& Q
  国民党把北京改成北平,日本人来了把北平改回北京,日本人走了又把北京改成北平,共产党来了彻底把北平改回了北京!有意思!
5 ^: f4 A7 k4 `5 \  很喜欢您朴实的文字,娓娓道来。真心祝潘老长寿!
1 L9 v  i0 x. v8 Q  
发表于 2015-9-15 09:43: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51號兵站 于 2015-9-15 09:45 编辑
& m6 Z9 h8 {7 q
& {$ ^& Y$ c& b8 Y7 L4 B6 y      潘老:记忆中我家院子里开国后门窗玻璃上还粘贴纸条呐。“狗杂一麻丝”似乎是助词,小时候不明白就是经常听大人提起过。{:soso_e181:}
发表于 2015-9-15 09:58: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以为是火力拉,原来是发虎列拉的音。好像冠晓荷就是得了虎列拉活埋的。
发表于 2015-9-15 10:22:43 | 显示全部楼层
潘老写的真好!集知识性、趣味性于一身,通俗易懂北京味儿十足!{:soso_e179:}{:soso_e179:}
发表于 2015-9-15 11:47:08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
发表于 2015-9-15 17:4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就出生在”新北京“,就在现在的《翠微大厦》北边——罗道庄,直到4岁才搬走。后来那里改成了《商务印书馆》、《北京量具刃具厂》等单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8-12-19 13:33 , Processed in 0.051751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