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查看: 2091|回复: 0

《两岸史话》战斗在青天白日下的解放军 中共深入敌后战场(之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9-7 15:01: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y3 \! K' P, ?! p3 a; F3 G7 y

3 j$ K: y& c$ x. A+ @+ n* \+ V$ Y
《两岸史话》战斗在青天白日下的解放军 中共深入敌后战场(之四)  
4 s) H- P3 R- M. V( N7 g
2015/09/06 |
女意
0 ^' j' X, o+ x6 U6 l

" N4 L, g. S& v6 Q* ~中国共产党从抗日战争中、后期开始,就已经在造国民党的反,但是却没有推翻中华民国的意思。

& h+ p9 C) A" U6 e% O$ @
为了证明自己才是中华民国的真正捍卫者,中共还一度利用1940 1010日的双十节,透过地下党员,号召上海与南京的老百姓,挂出 没有「和平,反共,建国」字样黄色三角布的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 R+ [5 R  f( [2 W( e. b8 Q
3 A, K4 e$ b" D! S! w" s0 K

& m- }+ z& I  l! {9 I
) C: Y/ Z0 a9 Q

《两岸史话》战斗在青天白日下的解放军 中共深入敌后战场(之四)

《两岸史话》战斗在青天白日下的解放军 中共深入敌后战场(之四)
2 l% H9 |; A$ r9 I

《两岸史话》战斗在青天白日下的解放军 中共深入敌后战场(之四)

《两岸史话》战斗在青天白日下的解放军 中共深入敌后战场(之四)
2 S7 \+ i$ y; h$ ^, t" W" p

0 S4 G0 w1 A, C7 o) C
重庆正统中华民国

& [1 `/ a6 K0 n2 C3 }& q
由此可见,站在中共的角度来看,只有重庆那个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推动所谓「第二次国共合作」的中华民国,才是正统的中华民国,高喊反共口号的南京国民政府,完全是由侵略者所扶持的法西斯傀儡政权而已。而假若有一天,蒋中正领导下的国民政府,又重新实施抗战爆发前的反共路线的话,那不仅是对「抗日民族统一战线 」,同时也是对中华民国的背叛。

7 p2 ]* K: {( z
所以,大陆虽然有许多出版品,包括由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的官方出版品,都反复强调,随着国共两党在19411月爆发的「新4军事件」中决裂,8路军与新4军的官兵,便摘下了军帽上的青天白日军徽,然而,这样的描述,却同样也与历史的事实相去甚远。

% R  y8 E7 [! [5 L& P% t3 a2 M3 [
确实,随着国共两党武装力量,在敌后战场上的摩擦不断扩大,乃至于新4军被从国民革命军的武装序列中直接除名,许多共军官兵戴的军帽上,确实不再有青天白日国徽的踪迹,但是,这却绝对不代表 ,中国共产党已经做出了在政策上,与国民政府彻底切割的决定。

& i# c1 e) O7 G

$ T% p# G% o+ u, J之所以会出现部分官兵,没有配戴帽徽一事,首先是在于,中央军对陜甘宁边区实施的物资封锁,让中共没有办法取得足够的材料,继续大规模地生产作为中华民国军队象征的青天白日帽徽。

, \3 \4 X# h% H9 c, O2 P4 y$ M
与此同时,中共正在透过一切合法的、或者非法的手段,扩大自己部队的编制。也因为,绝大多数共产党在敌后战场上活动的游击武装与民兵组织,成立的速度,比起他们由后方取得制服与野战小帽的速度,还要快上许多,因此,他们普遍也都没有佩带青天白日帽徽。
$ k* a5 _  ~% |* h. P' h0 h
7 y1 L: r7 d' {* Q
值得注意的一点,则是很多在游击区或者沦陷区活动的国军游击队与杂牌武装,也因为同样的原因,而没有展示国徽甚至于高举国旗的习惯。事实上,即便与国民党的「统一战线」到了这个时候,已经进入了名存实亡的阶段,中共的军队与地方行政机构,在物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仍然会尽可能的打出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
. p$ e; N3 Z0 H8 S

4 T( y. X+ c& T' q! S! p1 w# `
3 R/ Q5 h3 T* k

《两岸史话》战斗在青天白日下的解放军 中共深入敌后战场(之四)

《两岸史话》战斗在青天白日下的解放军 中共深入敌后战场(之四)
  v9 e" B4 `! \4 H: O
( E) {7 S2 Z( e7 {9 Q/ B! y# g; }
1938
年出生于安徽省泗县,曾在国立台湾师范大学附属高级中学担任国文老师的戚玉珊先生,从有记忆以来,就是在新4军的控制区里面长大的,而且一直到他9岁为止,读的书都还是由共产党印制的教材。

! z- x3 o2 n0 }8 {: y2 v0 p
他表示,新4军在每天早上与下午,都按照国民政府的惯例举行升旗与降旗典礼,当年入学时才45岁的自己,也是在共产党指导员的教导下,一句又一句的学习唱「三民主义,吾党所宗……」的国歌。 由于当时家乡已经没有重庆的部队存在,因此对于戚玉珊而言,新4 军就是中华民国的国军。
# d5 [5 p# y+ l
戚玉珊表示,随着国共两党的决裂,当时在泗县已经基本上看不到 蒋委员长的肖像了,不过,与毛泽东的肖像一起悬挂在各行政机关墙壁上,乃至于升在旗竿上的,仍旧是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
9 {9 H, V& m9 @4 i8 u6 Y6 F* X( n
在中共于1942428日,正式宣告以镰刀斧头为党旗前,中国共产党会在毛泽东、朱德、林彪与聂荣臻等领袖肖像的左右两边,高挂着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以与国民党一边挂国旗,一边挂党旗的「以党领政」传统摆设,进行切割。凸显延安比重庆还要更加地捍卫中华民国,追求民主自由的立国精神。
- S6 l9 S, G" @$ M- s1 |& n5 B- s: q! U
这些史料足以证明,中国共产党从抗日战争中、后期开始,就已经在造国民党的反,但是却没有推翻中华民国的意思。由于泗县并不是中日两军交战的主战场,日军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都将压制新4军的工作,交由效忠汪精卫政权的「维持会」负责执行。虽然新4军与「维持会」的警察,都悬挂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但是戚玉珊仍然能够,透过双方人马穿着的制服,区分两支都打着中华民国招牌的武装力量。
0 {  ]( ^: s2 \7 Z$ E& D5 `

( k9 S& X3 E+ h9 r共军伪军分得清楚
. W: r- D  y5 q) I
除了从新4军所穿着的灰蓝色制服,与泗县「维持会」警察的黑色制服外,戚玉珊认为,两者之间最大的不同,还在于后者警帽上的青天白日国徽外围,还包着一颗红色小圆圈。
7 F6 I9 b) H" k: ?- N5 O3 z+ b
戚玉珊表示,到了抗战末期,就连在华北地区作战的8路军,也进入了他的故乡活动。他指出,在泗县活动的8路军,绝大多数是由山东人,或者湖南人组成,与清一色由安徽本地人组成的新4军,在生活习惯上,有很大的差异。

8 M+ I: Q2 t: R$ k3 w+ P
不过,当年新4军与8路军的官兵,与农民们每天一起下田耕种,一 边高歌《义勇军进行曲》、《叫老乡》、《游击队之歌》、与《中国不会亡》等爱国歌曲的动人画面,仍然感动了当时还是孩子的戚玉珊 ,对此,他表示自己曾经也想过要报名参加新4军,但是却因为年纪太小,遭到拒绝。(待续)
' h- ~8 V) a+ h* P8 n: k6 Q
. a' A- N" q1 M- p1 d

# ?& J: p; s1 f: q
' b+ j( k. w6 _" j0 E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8-12-19 13:51 , Processed in 0.053672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