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查看: 1474|回复: 1

《两岸史话》战斗在青天白日下解放军 国共第二次合作(之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9-4 18:15: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穎太世澤 于 2015-9-6 02:25 编辑 $ F  S( O! u# s6 l

2 E0 B) Z/ h& i& t. q' {        《兩岸史話》戰鬥在青天白日下解放軍 國共第二次合作(之二)                       8 j( k( R, F- u* t' k) g
    2 b4 j8 B* Q. a8 |# N& [
            2015/09/04        |        潘(女意)蓉        1 r& R% @1 A9 j* Q& \2 }
國民黨的旗子已成為軍閥旗子,只有共產黨旗子才是人民的旗子。
1 V' ?+ d/ ^) V  [5 d/ w2 c
! B0 d7 v, n5 n* J) X
0 c- B* \8 ^% ?3 O# }
作為有史以來在台灣取景的第一部好萊塢電影,1966年上映的《聖保羅號炮艇》,最終因為內容提到了當時仍被政府視為禁忌的第一次國共合作歷史,最後沒有辦法順利地在台灣上映。當然,蔣中正總統查禁《聖保羅號炮艇》的另外一個原因,可能在於這部電影讓台灣人見識到了舉著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的北伐軍前輩,也曾經勇敢向美國人說「不」的畫面後,極有可能在台灣引爆不下於1957年「劉自然事件」的反美情緒。
9 ], V- g! Q) x7 R% C7 E4 r
6 z( B* {  \. K. y

; [3 J# m, m2 q0 I* g八一建軍紅旗飄起4 b2 {8 H: @1 Y& j) K
考量到與美國的盟友關係,警備總司令部除了打壓主張台灣獨立運動者外,也嚴厲禁止這種宣揚極端民族主義、尤其是國共合作的聲音存在。
' N9 b$ h; g! Z8 r6 y回到1927年,時任北伐軍總司令的蔣中正,最終還是出於維持全國政治與經濟局勢考量下,對主張以激進手段推翻地主與資本家、同時驅逐「西方帝國主義」的中國共產黨,實施「清黨」。! H0 X4 M) N. x7 P
與國民黨分道揚鑣後,中國共產黨一面批判蔣中正「背叛革命」,同時卻又自相矛盾地把象徵「革命」的青天白日旗,送給了「國民黨反動派」。; e1 H  @2 _( E, ^) O+ f
毛澤東更在1927年8月1日,也就是中共所謂「南昌起義」爆發後,對於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問題作了以下的指示:「國民黨的旗子已成為軍閥旗子,只有共產黨旗子才是人民的旗子。」自此以後,中國共產黨便打起了紅旗,與沿用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民政府分道揚鑣。
+ Z! Y7 Y* b  T- h1931年11月7日,也就是日本關東軍發動「九一八事變」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內,以江西瑞金為主要據點的中國共產黨,在共產國際的支持下,宣告成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打印出上方是象徵勞工的錘子與鐮刀,下方是象徵農民的穀穗,正中央是象徵國際主義的地球儀圖案的紅色旗幟,作為「國旗」,成為了繼偽滿洲國後,第二個由「境外反華勢力」在中國所扶持的割據政權。* R+ {/ N3 w  {* `9 V9 R6 L8 e; h2 `

! y, l: Y5 P4 C. @& X1 R
& ^2 d; N/ C. P/ Y1 @! h4 @
儘管有部分兩岸與歐美學者認為,懂得發動農民群眾起來,推翻地主統治的毛澤東,不僅比早期強調國際主義的共產黨領袖,更加地擁抱草根群體,而且還積極推動中山先生的「平均地權」理念,所以著實是一位比蔣中正還要貨真價實的中國國民黨黨員。然而,這種公然分裂國家、大搞「兩國論」的行為,仍舊使得中共推動「革命」的正當性,在國內普遍受到質疑。
' [  I9 U6 V3 s0 B盧溝橋事變爆發後,全民族團結於蔣中正委員長領導下,抵抗侵略者的時代氛圍,已經形成,毛澤東逐漸了解到,繼續打著「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的旗號,與中央政府對著幹,將會導致中國共產黨民心盡失。
1 Z1 A5 w6 v7 J) X' K0 p5 w於是,毛澤東也只能透過發表《共赴國難宣言》,將已經被中央軍驅趕到陜西延安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政府,改制為中華民國陜甘寧邊區政府,並重新打起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的方式,來重新贏得國人的信任與好感。隨著「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的武裝力量、也就是工農紅軍,分別被改編成為國民革命軍第18集團軍與新編第4軍,共軍官兵也就再度成為中華民國國軍的一分子。
" V+ T0 C+ R" @1 L+ {; v" J然而,重新作為國軍一分子的8路軍與新4軍,之前已經過了十多年的內戰,要讓曾經在戰場上與國民黨軍隊兵戎相見,而且有不少親人死在國民政府鎮壓下的紅軍官兵,拋下仇恨,馬上重新與國民黨重修舊好,本身並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 f# s9 M# O0 S7 }* H) t1 |尤其是,要求紅軍摘下五角紅星帽徽、改戴青天白日帽徽的做法,更是令他們無法接受。
+ P* e4 E4 |3 t時任8路軍第115師第685團政治處技術書記的楊永松,如此回憶他在1937年8月25日當日聽到中央軍事委員會發布換裝命令時的感受:「大家當紅軍那麼多年,很多同志都不願意換,但是要參加抗戰,所以忍痛把帽子摘下來放到包袱裡面,作為永久的紀念。」5 l% I  r& @+ q/ z# y0 v
為了安撫共軍官兵的士氣,8路軍總司令朱德在當日舉辦的抗日誓師大會中,親自率領115師師長林彪、120師師長賀龍與129師師長劉伯承在所有官兵面前,率先換上了有青天白日軍徽的國軍野戰小帽。
4 f/ X1 D/ P; V& x, `1 `( T5 E$ y) L! p( a
$ f0 D8 j6 }9 h  V& F. l4 T, g

《两岸史话》战斗在青天白日下解放军 国共第二次合作(之二)

《两岸史话》战斗在青天白日下解放军 国共第二次合作(之二)

/ G. }' w' N9 \2 d

《两岸史话》战斗在青天白日下解放军 国共第二次合作(之二)

《两岸史话》战斗在青天白日下解放军 国共第二次合作(之二)

& D$ y) \# |3 l) i1 s9 ?

《两岸史话》战斗在青天白日下解放军 国共第二次合作(之二)

《两岸史话》战斗在青天白日下解放军 国共第二次合作(之二)
4 K2 |) J; N/ E0 S# @8 B& l% |% ?; g

* X; n4 _! I2 [5 c易幟抗日同志存疑

, A/ W1 b, h7 x2 \5 j2 w, l由於通訊設備不發達,且中共南方許多游擊隊,大多隱藏在深山裡活動的緣故,新4軍部隊的改編,並不像8路軍那麼順利。其中,分別由楊文瀚與劉維泗指揮,盤據於江西省東北部與北部山區的游擊隊,就因為把被派去從事遊說工作的中共幹部關英、明安婁與林美津等人,當成叛徒處死,而慘遭國軍殲滅。
! n% J' o" f! Q/ ^4 N- f& p就連當時身為中共黨代表的陳毅,也在前往九龍山,洽談紅軍改編事宜期間,遭湘贛邊特委書記譚余保當作「叛徒」,而被五花大綁。若要不是包圍在九龍山下的國軍部隊,及時從前線撤退,讓陳毅得以向譚余保證明,自己並不是國民黨派他上山去勸游擊隊投降的話,這位後來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元帥,搞不好早就死在自己老同志手中。(待續)    / ]* l  E9 u+ y9 p
: _3 c5 V. O, B- v
0 [( p! }8 H, p. w. i
发表于 2015-9-4 20:39: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ujuzhang 于 2015-9-6 08:33 编辑   d" ?) }) F1 C( l7 E! |, P8 t8 S

" d- X" i; d& h) [; p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8-12-19 13:00 , Processed in 0.049594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