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查看: 3188|回复: 24

一本清晰地私人影册(1902-1908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2-8 16:06: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最近在网上看到一本私人影册,原拥有者是美国人托马斯.威尔逊.哈斯金斯(Thomas Wilson Haskins),美国公使馆秘书助理。照片拍摄时间是1902-1908年,地点除了日本,朝鲜以及中国旅顺等地外,大多数为北京,而且难得的是,现在该相册保存地美国国会图书馆,提供有各种版本的清晰照片,甚至是巨幅的TIF版本图片。
" e; }+ ^9 a) g/ n$ k* y; n! U  t* p$ v3 p

- K' `! t1 j; K: r$ h+ i该相册收录照片200多幅,照片内容涉及美国和其他使馆人员的活动,如野餐,游泳,晚餐众多形象,参观历史遗迹,和橄榄球比赛等,以及北京街道场景,城墙外的骆驼商队,街头理发师,黄寺(可惜只有塔院),出殡的队伍,“鞑靼”墙等等。其中有几张是美国公使康德(Edwin Hurd Conger)寓所的照片,可以看出是典型的中式房屋,正房前竟还有石碑,很象是庙宇改建的,其中彩绘象是新作的,不知是否是“三官庙”?还请各位指点。
- ]  z% D/ }* t$ I4 I) H
. \% ]" q6 f3 l, A3 z. [. z+ ~因为网上有大图,这里就只贴出小图。$ L3 O2 T" X, e3 {1 E5 Z: I3 P

. l" ^: S, ?( z* e! H: r

一本清晰地私人影册(1902-1908年)

一本清晰地私人影册(1902-1908年)

6 i' `3 T( Q: H! s  u8 ^
, A- u1 y/ ~" p0 s9 a8 D  o" `. `6 p- k, f- h
还有一张标注的是“礼部演傩戏”,一本理解傩戏都是在喇嘛庙等地方进行,在网上未查到礼部也由此活动,也请知此背景的网友赐教。
: |1 a% U, G8 U" b# l- }- D
& O( Y) B! |7 P* H& q/ R' t

一本清晰地私人影册(1902-1908年)

一本清晰地私人影册(1902-1908年)
. P+ h: U: u* s

4 V1 w9 Z/ U3 k8 Y0 z3 K6 W9 k# s( u. c# y  ]( Q2 V/ _
再贴两张照片,一张是意大利公使馆教堂正面照,另一张是标注有“李鸿章神牌入祠堂”时经过大街的照片,更多大幅照片,您还是自己去看吧。9 c) m- Y6 h# i2 L6 ~) D8 ^

( f& J# W! O" X

一本清晰地私人影册(1902-1908年)

一本清晰地私人影册(1902-1908年)
% p4 U! \- ~  i0 U( l
9 h" K+ H/ Z- G7 ?' s

一本清晰地私人影册(1902-1908年)

一本清晰地私人影册(1902-1908年)
1 s+ u) e0 {0 R" C8 M

* {, f  s) x" E* J( t4 D网址:http://catalog.loc.gov/vwebv/sea ... e=1&recCount=10
6 P  T4 K5 O- X
, m0 i: T2 K* u! r' V4 @
( X6 ]5 ~) k* C" }点“LINKS”后面两个连接中的任意一个链接(按页看或下载PDF版本)。
  b  F% \2 l3 s* Z
8 q9 E+ Z( P4 x  X
发表于 2015-2-8 16:57:46 | 显示全部楼层
消息分享
发表于 2015-2-8 17:13:45 | 显示全部楼层
灰常精彩!感谢分享!{:soso_e179:}
发表于 2015-2-8 17:18:1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发表于 2015-2-9 10:02:12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
发表于 2015-2-10 13:36: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枫影斜渡 于 2015-2-11 09:06 编辑 / N  A3 ^% I& E1 H
2 i$ ~, N; s$ m
楼主第一张照片是亲历庚子之乱的美国公使康德在新址重建美国公使馆时,择南御河西南的“三官庙”作为临时“官邸”。照片中可见石碑和鼎炉 。据《钦定日下旧闻考》载:三官庙,明嘉靖间建,有”修撰“朱之蕃、”职方郎中“申用懋二碑,今并存。6 U& }( Q# L9 r1 \
关于这处“官邸”,有多张照片:尤其是“正殿”(我估计是公使的客厅),里面的陈设整个就像“堆满高档物品的古董杂货铺”(法国人爱嘲笑美国人的审美观)。新使馆建成后,这处”三官庙“仍然为美国人使用,可能是公使馆用的”招待所“
  Y& R; V6 U$ n/ \0 ?9 l3 O% G' v下图是1905年美国新任公使在”三官庙“前。大家猜猜门额匾”三官庙“前面的两个字是什么字?
8 u% i- X4 @  M8 F) n, z# n! Y3 L  Y* p, D. x
三官庙.jpg
4 f' I% R+ V( @+ r0 ?  }; n: L
, r4 n, D0 {( v: K( E  m! U这张美国康德公使在“三官庙”的照片中的左侧的“鼎炉”的一角,曾让我联想起另一鼎炉。
, j# ~' D9 d/ }8 @) d1900年后德国人陆续从中国运走掠夺的大型物品。在陈放北京观象台天文仪器的德国波斯坦无忧宫内的橘宫的侧边有一个皇后花园内放着一只鼎炉。这只鼎炉无任何记载。一战后不再存在。
% f# A; o/ s+ S: X3 k. i0 s8 U我觉得“三官庙”的鼎炉,从其位置,所属,以及和德国公使馆的所在地,有可能“顺手”被“掠走”。
2 f9 u5 D9 Q5 h6 g$ A8 Q* j! i纯粹猜想。
4 z5 L/ @6 L+ d, K) r) F德国 - 波斯坦 -无忧宫 ,皇后花园 (Auguste Viktoria)内的中国鼎炉。和观象台的天文仪器同时运往德国的。后来不知所踪。图中右侧为皇后大理石雕像。* _0 ^4 I; e; W4 r
德国 - 波斯坦 -无忧宫 ,皇后花园 (Auguste Viktoria)内的中国鼎炉。和观象台的天.jpg
/ h% k' W2 l" v$ Y, N- b
发表于 2015-2-10 22: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敕建---
发表于 2015-2-10 22:36: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枫影斜渡 于 2015-2-11 00:08 编辑 ) j; B) A/ }1 J# U3 o' `
燕王小庙 发表于 2015-2-10 22:10% o5 }( f. V0 k, O9 Q1 \; p
敕建---
5 c1 H$ x6 P- Y% \$ l9 O
不是。和“敕”字无关。再想想。3 D( H8 A% Z  N! E

9 V  d3 \) j" r4 J/ r9 K 000772.jpg
% G% b* w: R8 \
发表于 2015-2-11 15:34:22 | 显示全部楼层
位于意大利公使馆内这座教堂,关于它的记载很少。1902年建成,和北京城内的其它教堂都无关系,直属罗马教皇,同时承担着一些特殊使命。
教堂内供奉着一块纪念碑(如下图)。碑上刻写着在庚子之乱中死去的意大利人。其中有七个人(有一位是指挥官)死于1900812日早晨六时发生在北堂(西什库教堂)北部的“仁慈堂”的“大爆炸”。“仁慈院整个东半边被炸成一片瓦砾堆:炸出一个类似火山口的大坑,直径四十米,深达七米。五名意大利陆战队士兵和他们的指挥官被炸得无影无踪。八十多位信徒,其中包括五十一位幼儿园的孩子在这次爆炸中永远地埋在了废墟下。”(摘自西什库教堂主教樊国梁日记)。用“北堂”内的人叙述,认为是“义和团挖地道埋炸药爆炸的结果”。但是,很快被亲历庚子之乱的外国军人否定了,特别是气球航拍照片让当时的军事专家根本否定挖地道埋炸药炸出的这个大坑的可能性。
这些意大利的士兵埋在厚厚的废墟之下,依当年的能力根本不可能找到遗体。
由于1900年在西欧有一股非常强劲的“反教会”思潮。为避免过多的挑剔和指责,一些遇难者的牺牲日期只留下“死于1900年北京拳匪围攻”。

- N7 d# y# M1 D1 T7 ]
Thomas Wilson Haskins 的这本相册很有价值,特别是大幅照片,细细品赏,可以读出很多意想不到的内容。
$ X* o7 ?. A  B: y$ l, i
意大利公使馆中教堂内纪念碑.jpg
( j, i* X& H+ o8 t8 ^
 楼主 发表于 2015-2-11 16: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枫影斜渡 发表于 2015-2-10 13:36
: Q$ S6 T( l0 [% v楼主第一张照片是亲历庚子之乱的美国公使康德在新址重建美国公使馆时,择南御河西南的“三官庙”作为临时“ ...

/ I# o3 o! C) C  c5 l( T三官庙山门的照片,我第一次看到,谢谢先生分享! 我也瞎猜一个吧,是“护国”,护国三官庙。
 楼主 发表于 2015-2-11 16:27:54 | 显示全部楼层
枫影斜渡 发表于 2015-2-11 15:34
7 z; d/ E3 F' I$ [' r9 r# ?; Q- X位于意大利公使馆内这座教堂,关于它的记载很少。1902年建成,和北京城内的其它教堂都无关系,直属罗马教皇 ...

5 K* M& L0 ]: i谢谢您的讲解,十分好奇后来那个大爆炸的真正原因是否查出来了,难道是教堂的弹药库不成?
发表于 2015-2-11 19:25:45 | 显示全部楼层
气定神闲 发表于 2015-2-11 16:11; Z- b4 `' X4 b" Q
三官庙山门的照片,我第一次看到,谢谢先生分享! 我也瞎猜一个吧,是“护国”,护国三官庙。

" a+ ^- E& Q' A正确。由于繁体和简体差别较大。对繁体不熟悉的人,很难找准笔画的走向。
9 N3 u$ J  v. d; ~6 a7 P其中“護”,还有一种写法:上为“草头”,下左为“言”,下右为“只”(繁体的“只”未找到。)
  \; x- }- o  p6 K護國三官廟
发表于 2015-2-11 19:28:18 | 显示全部楼层
气定神闲 发表于 2015-2-11 16:27* M5 t3 H0 d, x% }# [3 P/ m& H
谢谢您的讲解,十分好奇后来那个大爆炸的真正原因是否查出来了,难道是教堂的弹药库不成?

8 [3 E; f2 p6 l/ o也许有人知道,会有人给出答案。
发表于 2015-2-13 01: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three.jpg ' C) q; B& {/ W
发表于 2015-2-13 01:23: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研究者指出,“使堂内受到最大损失的,是义和团挖地道、埋地雷的战术。”【58】从实效看,教堂方面最受打击的,先是炮轰,继以地雷,而这两者实际都是由清军主导的进攻。时人记载说:“端王以教堂不能下,愤甚;乃命工以木杆起四面炮台,请巨炮命大将军者,实铅弹如斗以攻之,弹着屋瓦不能透;复命挖地道,以棺实火药燃之,教堂毁去一屋,死教民数十人人,仍不能下,命四周掘地以陷之。”【59】前述安设四面炮台,非官军不能办,而如此火力巨大的地雷,也非由官府提供不可。当然,挖地道、埋地雷的劳动主要由义和团负担。堂内有教士观察到,“拳匪数十人在皇城外挖地道,旁有官兵十数人,官人一名在彼歇息嗑茶……”【60】团民受驱使而充当劳力,是埋雷战术的执行者。1 W9 f3 P: {. `3 o  z
团民配合官军,在东、西、北三边围墙外挖地道,向堂内深入,其中以北边进展最速;教堂方面听到动静后,也组织教徒挖壕沟,以为反制手段。据明恩溥记,“在不间断的进行攻击的六十天里,发生过四次中国人开挖地道进行的爆炸,中国人一直在不知疲倦地大规模挖掘地道。四次爆炸中有两次非常厉害,许多生命丧失。”【61】7月11日,地雷第一次炸响,爆炸地点为教堂北端的仁慈堂,造成一人死亡,多人受伤。此后,7月18日、8月12日、13日,又发生多次地雷爆炸。7月18日爆炸使得仁慈堂西部尽成灰烬,死25人,伤28人,死伤者多数为挖沟工人。【62】8月12日那一次威力最为惊人,爆发处深达7米,直径达40米,仁慈堂东部几乎全被削平,数十间房屋被震塌,有5名意大利士兵及中国教民80多人被埋入土中。其时正值教堂弥撒仪式,有教友感觉“如天塌地裂,举目向北望去,只见烂泥碎瓦,直冲上天”。【63】樊国梁事后犹庆幸,“婴儿及贞女皆在堂与弥撒,不然遇害者当过半矣”。【64】
+ {7 V# T; d4 _- e0 H总的来讲,地雷轰炸对北堂的威胁和威慑都是最大的,而受害最大的,应属中国教民。李佳白统计了因地雷造成的人员损失,说:“所有的建筑上都留下了炮弹的痕迹,包括教堂本身,但最严重的还是火药爆炸。敌军引爆了在北角孤儿医院那里埋的地雷,结果一次就炸死了80人。总共死亡400人,其中120人是儿童。中国人的死亡主要是来自于地雷爆炸。”【65】再有必要指出的是,地雷共爆炸四次,但埋入教堂下的一些地雷未被引爆,或引爆时没有爆炸,否则北堂的破坏将更加严重。又,笔者近见《摄影世界》杂志曾刊发一组有关庚子事变的老照片,系法国远征军侦察部队在战后用热气球航拍的京、津两地影像,其中有两张西什库教堂的全景俯拍照片非常珍贵,可直观地看到教堂及其附属建筑被严重损毁的情况,尤其北端仁慈堂位置上巨大的弹坑现场,可谓触目惊人。很难想象,如果没有官方支持,义和团如何能有大量火药制造如此规模的破坏?% q, q* d8 @% D/ {& A$ P/ ~7 `" m

: q% k2 {  E1 I! p# k0 R/ `- {  N
发表于 2015-2-13 01: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乾隆中,定金 川,宴瀛台;定回部,宴丰泽园;及平两金川,锡宴紫光阁。其时所俘番童有习锅 庄及甲斯鲁者,番神傩戏,亦命陈宴次
& z, W- P# y; M& S, }% Q" \  T& \7 X) G- M* p8 {- u
  r6 {8 r* o/ q1 c8 D
礼部的某些祭祀活动是要有傩戏,但这个似乎不是汉族的,而是金川藏族的。至今在香山脚下健锐营,还有着原藏族村落。虽然基本已经被汉族同化了。
发表于 2015-2-13 20:34: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枫影斜渡 于 2015-2-13 20:40 编辑   O' [5 ^3 N# w/ H
黑龙 发表于 2015-2-13 01:23
6 Z! [& a! X9 S( p  Q有研究者指出,“使堂内受到最大损失的,是义和团挖地道、埋地雷的战术。”【58】从实效看,教堂方面最受打 ...

6 s* D3 k; {% V8 b1 o很多国内学者都在引用那几本回忆的文字,来证明人人都知道的结论。+ K* N7 u$ Z* \. M( g6 W" L
但是,一些人忽略了在当时特定的历史时期支撑结论的那些证据的可能性。
7 z  b/ O0 ?: W( U  o- C& m6 Y& ~1. 1900年8月份,义和团最需要攻克的是“东交民巷”,而不是“西什库”。5 T0 Z6 d& W7 |9 _
2. 现传“仁慈堂东北角爆炸”其地点介绍的非常模糊:具体准确在什么地方?是在仁慈堂的住宅区?还是仁慈堂北围墙的菜园地?而这一“模糊”就有一百多米的差距。$ {2 {4 c, S: a3 \& b
3. 爆炸出一个深七米多、直径长达四十多米(有称四十六米)的深坑,在当时的情况下需要多少吨的“炸药”?炸药要埋在多深的地下?炸坑的深浅和炸药量与炸点离地面的距离成反比关系的。仁慈堂的北围墙和东北围墙都有洋兵把守,并且有大片的开阔地(东边是菜园和宏仁寺,寺因义和团设坛已毁,而且均在守西什库洋兵的射程内)。地道的入口必须避开步枪的有效射程之内。在洋人的眼皮底下,挖三、四百米的地道,并能放进几百吨的炸药,可能性不大: 这些都在步枪的射程之内;尽管义和团有大炮,多为“砂石铁珠散弹”有效杀伤力在“三、四百米”,而西什库的洋兵把开阔地的距离扩展到的五百米以外,所以义和团的“大炮”对西什库的北边, 和东北边,形成不了任何威胁,北墙和东北围墙的防守洋人只有十来人。足以对付进攻的义和团。当时内城的地下水的高度离地面只有五、六米、否则坑内的渗水作用也会使爆炸夭折。6 C4 R+ k# O3 Q) w% C! ]. H
后来德国(受意大利委托)和法国的工兵对爆炸坑的实地和周围进行了调查:肯定了是用中国炸药爆炸的结果,但否定是义和团在没有制空权和火力控制能力的情况下,在地下四米多的位置,挖一条二百至三百米地道,用人力揹进十几吨的炸药完成这个爆炸的可能性。4 Y9 j% o( E# C" h% h
) W. N1 r+ y' n+ c8 r9 B
2841_29422_342456.jpg
* Q. m# y" g0 t5 Z. R* O9 z
0 G9 M1 z* x. d) }( j7 u6 f& b
; |9 b/ r, ]7 ^. r5 k4 `2 [
发表于 2015-2-13 20:36:47 | 显示全部楼层
黑龙 发表于 2015-2-13 01:36% b/ d, ^% C" H+ N& b4 k
乾隆中,定金 川,宴瀛台;定回部,宴丰泽园;及平两金川,锡宴紫光阁。其时所俘番童有习锅 庄及甲斯鲁者, ...

' L# V; t  k: O* G《二十四史》 – “清史稿”载:凯旋宴,自崇德七年始。顺治十三年定制,凡凯旋陛见获赐宴。乾隆中,定金川,宴瀛台;定回部,宴丰泽园;及平两金川,锡宴紫光阁。其时所俘番童有习锅庄及甲斯鲁者,番神傩戏,亦命陈宴次,后以为常。% r% x7 y# d- |: A
这里需要弄清楚“锅庄”“甲斯鲁”“番神傩戏”是什么?- D4 t, _" f5 u- q. E: Y$ {; c
在“礼部演傩戏”的一页五张照片中(其它页中还有同地同景的照片),图里的人在做什么?既不是“番人傩戏”,也不是京地“十三档走会”。( O# d) g1 }; c
金川藏族和“礼部演傩戏”无关。
: x" q9 m0 c- ]5 [$ a1 _# T7 I1 l5 u香山脚下健锐营的军士们和其家属在大清尚存时,不可能来“礼部”“献傩”。原因:非一第次。$ D; P: \4 m$ U# v' |' B: }
发表于 2015-2-13 21:28:12 | 显示全部楼层
枫影斜渡 发表于 2015-2-13 20:36  o0 K8 n* ^: O, ]4 z# |9 _( l
《二十四史》 – “清史稿”载:凯旋宴,自崇德七年始。顺治十三年定制,凡凯旋陛见获赐宴。乾隆中,定金 ...
6 z; U  `" B3 T  d
庄郭是一种藏族舞蹈,斯佳鲁是藏族歌曲名。
2 o7 _1 i2 p& |8 J6 h, h, h
0 T' h2 N3 o3 k& @单指上文的傩舞,指的是少数民族舞蹈,并不是汉族远古流传下来的那种。6 w9 Q3 T: x8 Z+ s
1 v. D# |( l, k- {
当然至于这些内容是否与金川藏族后裔有否关系,这一点只是猜测;
- S% `% D$ {4 m  F2 h+ u
( |/ l! z: ?5 Q7 R. ~: J: Y7 \看照片中人物,带面具,围胡裙,持兵器,另有高跷,木马等造型。感觉是一种山区狩猎产生的舞蹈,
9 s$ v+ K6 ~3 Q+ x$ X  P似乎和汉族江西,云南等的傩舞有些区别。所以怀疑是藏族,居住在键锐营的金川藏族,确实每年要进宫献歌,献舞。但具体是什么样子,还真不知道,是否在礼部也不得而知。因为在京的金川后裔,除了献舞几乎没有其他政治任务。而如其他民族或表演者单靠类似的傩舞表演,很难常年在京生存。
! U9 a9 \& d! t9 K4 {: G+ f* g# x8 g  |
( H9 E* n6 M2 L. a' y/ \: ^! @
发表于 2015-2-13 21:43:34 | 显示全部楼层
西什库正北是工部的硝磺库,怀疑东北角的大规模爆炸和硝磺库和有关。确实那个坑体积太过庞大,当时普通规模的炮火和炸药都难以造成那么大的破坏。4 k7 x2 j! n# y7 O+ o' ^5 S
8 H: _& O; @* D0 Y8 H7 e1 Q4 A

' {+ ?! g- O! u$ a. o  y; j eca86ba05279161efd4e04.jpg
% D9 j! b' {2 H. Y
" _1 t, x. j! D
+ Q2 m9 y  o# g5 t, O: w  h
发表于 2015-2-13 23:12:38 | 显示全部楼层
黑龙 发表于 2015-2-13 21:43
& |$ `9 j: ^* m  D西什库正北是工部的硝磺库,怀疑东北角的大规模爆炸和硝磺库和有关。确实那个坑体积太过庞大,当时普通规模 ...
3 Q) @0 ]( L8 m
樊国梁在主持北堂从蚕池口搬迁到“西石库”是曾对明朝的“硝磺库”曾经提过质疑。当时得到的答案(李鸿章)明确“这只是一个废弃的制作“炸药”的部分原材料,不去强力动,不会有问题的。樊主教在其《北京》一书中曾提到,“十库”名的由来,和“教堂”的位置。由于发展空间有限,樊为此感到纠结。后逐步把南门通道两侧的民房买到手,而北部毕竟情况不熟,所以只在原胡同北面原有“工坊”的位置,改建了“仁慈堂”,但是,再往北,就没谱了。就改作菜园,和木作坊,印所,仓库等杂用。西什库被围时三千多中国教民中,有一部分住在菜园的临时建筑内。大爆炸时,教民都在教堂作弥撒,而菜园里只有一些不能动的老人和小孩以及照应这些人的义工,结果没有去作弥撒的四百多人全部在爆炸中消失。
$ z9 w8 R. f# w' v0 W9 L7 b! j. b3 [我设想当时的情况可能如下:西什库久攻不下,有人想到”硝磺库“,鉴于在洋人的火力之下,很难靠近,只能派人晚上去尝试“取炮药”。由于“硝磺”因潮湿结块,硬如青石,需用锛斧砍凿。储存“硝磺”为防潮,地面常用木炭铺就,如果操作不当,“硝”“磺”“炭”混到一起,遇火星必然爆炸。我比较明朝北京地图中的“西十库”,乾隆京城全图,等1900年前的北京老地图和西什库教堂仁慈堂菜园的位置进行重叠比较。答案:极为吻合。8 O3 n" A$ ~. W3 G+ B+ C  V& `
我认为8月12日西什库教堂仁慈院东北角的大爆炸和明朝天启年间“王恭厂”,崇祯年间“安民厂”大爆炸都是一个起因。
6 {! c) P$ {! A  L% [: G; c& n8 \( x
发表于 2015-2-14 06:33: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haohq 于 2015-2-14 07:05 编辑
  b* v" Q: \4 H; C8 Y- Y+ a
# y) H% \" M4 I* e1 Z: ~  G/ \枫影斜渡  先生在17楼帖里谈到:% t. A) n) ?. m- v, a7 i4 Y" ?+ e
2. 现传“仁慈堂东北角爆炸”其地点介绍的非常模糊:具体准确在什么地方?是在仁慈堂的住宅区?还是仁慈堂北围墙的菜园地?而这一“模糊”就有一百多米的差距。0 e" P3 u0 B0 A

% b+ [7 h& N" W. j+ i& p! ]- o- ~/ \8 O& e
【学习心得】
4 E  w6 e1 o# J我一直以来对北堂大弹坑的位置很困惑。
9 \5 Z; H  ^# n# F( @; T4 n看起来,大弹坑位置居于西什库教堂(整体大区域)的东北角是合理的注解。
: _  ?; \. l6 i# _7 N0 n, I# `
* l) k( ?! `* C7 D+ c; b( }北堂地图(1914年)
1 V5 R% B% |" ~* e/ W7 Y+ ^ 北堂地图(1914年).jpg
( g& N* Q: s) l
- ]3 e7 v& N; a. m6 D, d/ x7 F" L借用  枫影斜渡 先生绘制图稍加扩展。  l5 K9 K- y$ c3 n* @/ j, h# y
北堂(枫影斜渡制图).gif
5 v) C9 U, b1 x0 C2 W# M- G; @! z1 i" x( q8 f
北堂-弹坑" \8 P, C( P7 ]1 T! x1 B( e  \
北堂-弹坑.jpg
( [1 q8 j. C4 s( f
9 Z; o0 ]5 K# X4 k# d7 ]5 _6 c# h. T
! |) U' b( R2 D& z0 m8 Q( l0 f
【转贴一图】( q! s5 I$ u) x, C+ S) A% a1 I
; w& @( \0 {9 \: B1 q  g1 g
未知时间的另一张航拍北堂的照片" O6 e7 d4 q( m. m! J) Z3 T
695.鸟瞰西什库" O1 z1 c1 O; c4 ]
695.鸟瞰西什库-3.jpg 3 k& m& g1 v- Y; K/ X

% n& {8 Z+ {. i' j0 V$ L. f- I, z/ O) Y+ s1 s( U' Z) b( F, Q2 M

. h0 V& |1 J! l1 E
: k8 s2 r" e4 ]- A9 P. C
发表于 2015-2-14 09:44:07 | 显示全部楼层
黑龙 发表于 2015-2-13 21:28- \, B/ K! |1 d' p+ a0 _
庄郭是一种藏族舞蹈,斯佳鲁是藏族歌曲名。4 x1 C) a) n# W/ H. h

7 L% l  l, ^6 R: J单指上文的傩舞,指的是少数民族舞蹈,并不是汉族远古流传 ...
. y# J! f7 V* ?* ?. n, r+ G9 M
锅庄是一种流行于藏区的,俗能自娱自乐,雅能可观可赏,边唱边舞的娱乐形式,它的舞步源于生活,节拍融入劳作。如“打阿嘎”,这本是一种枯燥单调的漫长的“夯实土地面”劳动:即劳动者,手执石夯,站成一排, 随着阿嘎歌的节奏,石夯以不同的节奏砸着地面,夯声整齐划一。场面十分震撼。这也是“锅庄”在劳作中的体现,如想欣赏“锅庄”的魅力,去青海西宁的人民广场,傍晚开始,广场上有一圈圈跳锅庄的人群,当您看到数千,甚至上万的人,围起圈,或进或退,或左或右,或面里或面外,甩手蹬腿,曲肘弯膝,千人同姿,万人同曲,当你融在其中,难免“热泪盈眶”。
. E+ {8 a' p2 t我建议去藏区的朋友学学跳锅庄,哼哼锅庄调,它如同“通行证”“介绍信”, 只要你会锅庄,就拉近你和当地百姓的距离,让你更深刻地体会藏文化的魅力。
9 c# t5 o8 M$ r" e0 ~# Q“甲斯鲁”是一种流行于四川丹巴地区嘉绒藏区的说唱艺术,内容以叙事说史为主,形式有说有唱,人数据内容不同或多或少。唱有十几个常用曲牌。
$ O: n- A+ G( f# l. V% Q番神傩戏,我以为是喇嘛教寺院的“打鬼”中的“羌姆”:这种祭神打鬼舞在各地形成“程式化”的表现形式。为了表现佛和菩萨的“两面”:慈祥像和忿怒像(包括化身像,变生像),演员通过变换面具展示身份,(有的地方把面具戴在脑后也是同样的意思)。
3 r! v1 m' N  w, O3 C& ~+ d因此在礼部演傩戏照片中和“俘番童 ……陈宴次”的傩戏无关。
4 D% P( \* f# _照片中表现的是运河流域常见的“高跷会”(德州,济宁),和关中社火的“高跷竹马会”中“反隋十八虎将”(表现十八般武器的各式武打)中的混和形式,如果说有什么共同处:可能是“丝绸之路”的“驼帮”和“运河航运”的“河帮”都属于“运输系统”或护送运输的“标局”,而且多为“回民”。照片中有的演员的装束带有回族特点。
+ n( ^, ~1 n' }. r照片中竹马的演员身穿“八旗戎装”,按常规习俗,有点费解。还请高人指点。* ~: D& t* O3 J" w9 A: j
发表于 2015-5-6 23:11: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haohq 于 2015-5-6 23:46 编辑 . d* [/ E- k: C9 r$ s& Y2 u7 U
, n8 h: y6 ~  F( ~6 ^3 b
关于三官庙临时官邸的鼎炉(或香炉?)。
8 l/ F. y  }% @- P/ c" \6 G
) s6 }: Z3 V" c9 r- Q枫影斜渡 先生在6楼帖里言道:
0 \% J2 U/ c8 N0 _8 b, y$ K0 @“......这张美国康德公使在“三官庙”的照片中的左侧的“鼎炉”的一角,曾让我联想起另一鼎炉。
  A1 o; K  \" F+ G; f& F1900年后德国人陆续从中国运走掠夺的大型物品。在陈放北京观象台天文仪器的德国波斯坦无忧宫内的橘宫的侧边有一个皇后花园内放着一只鼎炉。这只鼎炉无任何记载。一战后不再存在。% d4 [- I2 p; b/ {' y& o, y# Y( K, o
我觉得“三官庙”的鼎炉,从其位置,所属,以及和德国公使馆的所在地,有可能“顺手”被“掠走”。/ p! r) [' @. E" |
纯粹猜想。
, w0 _- Z# F9 W6 W1 Q8 x, ^; ~德国 - 波斯坦 -无忧宫 ,皇后花园 (Auguste Viktoria)内的中国鼎炉。和观象台的天文仪器同时运往德国的。后来不知所踪。图中右侧为皇后大理石雕像。......”* p, }' n$ e6 R8 ?

/ H5 b8 c* w1 \9 z$ I; i' Q" m
7 W0 [# q8 d, Z' k' m397.三官庙公使官邸    (相册131页)  W) g. |( ]- G8 R% v# G' m
397.三官庙公使官邸    (相册131页).jpg - Z) J  B" o( i) U5 X
9 P: Q$ X: @1 [& b+ @, ]& Z

3 `% H6 M8 }, p5 |$ b% H0 I 090531jvmupv5tuhmmavpv[1].jpg
2 k6 c5 N( p* f- t% t
0 [' q" ?! i8 l$ j% P* T3 @& k7 o' y0 P

* x0 F' {* N1 n& P- P1 R* d8 K0 M# C( g' L2 ?; |
【新线索】  ~' [' |( E' @: E7 M

( L5 n/ ]7 r9 t' h4 e& K在本相册的323页上图里,可以看到新建成的美国公使馆公使官邸的东面花坛中放置着一座鼎炉(或香炉?)。; W; u1 z5 r4 x- o  t% m
323页上图是由东向西拍摄的美国公使官邸。8 M9 v3 H5 N& I1 E
上图图内左侧边缘是公使馆内的西北楼。
/ r9 _9 T$ O% O# c; B) d! K2 j- u) M. }1 Q
398.美国公使新官邸    (相册323页)
2 t5 q3 f* U5 D4 s  \* P1 J! B 398.美国公使新官邸    (相册323页).jpg
% B; e0 R+ O: r6 ?8 X' Q$ Q/ |. f7 p0 j6 X8 y( j' e/ B
9 @  H" D( P! g) ^5 z; {
4 B5 B. O. X! \; f  R0 b$ S
在1912~1914年间拍摄的老照片里,可以看到公使官邸东面的那座花坛。9 k8 j, J' F  O( l; @; X9 @
鼎炉(或香炉?)疑似还在呢。
0 L' z" I' x% K  w/ S+ A( Z
( P4 R5 d5 S4 f* |' F编号07美国公使馆       (原片). H9 I2 t) L0 ^2 y
编号07美国公使馆       (原片).jpg 1 ?6 H; j7 y  k3 @: o" ?+ n
+ Z+ [2 F- f: o9 |8 K5 {8 e, ?; V' W
编号07(局部三)7 g) b; ?; j( w0 V
编号07(局部三).jpg
8 e6 q! M! {- c* ?- O" F+ c+ i  H. V3 ^$ q. u
6 G% t5 |& G; w, u  ^0 g3 b
1 L* `% f' Z5 x/ h/ q. O
) z4 k) `1 e7 M  R5 S

: Q9 {  k6 N8 p6 S7 Y7 v% C8 n$ V4 q8 ]+ Q1 ^( Y) j
编号07美国公使馆       (原片).jpg
发表于 2015-5-8 11:07:52 | 显示全部楼层
zhaohq 发表于 2015-5-6 23:111 n, f/ H$ |3 `. z7 n( Z
关于三官庙临时官邸的鼎炉(或香炉?)。  r" j& c8 d4 y) H; G& g7 p3 B0 B

8 l$ f" M, _% }7 w3 n$ ]枫影斜渡 先生在6楼帖里言道:

+ R% X' T( `% \3 K, a. G2 o先生的敏锐观察,追踪到“护国三官庙里的“鼎炉”去处。
! Q" L; O3 G% n% _# w7 t+ F7 E" {- }由于原官邸内“鼎炉”只有小半边,加之反光,很难决定炉的材质,如果和拉到德国的“鼎炉”相比只能说相似。但德国花园里的是“青铜”。
: e) M1 s" A- E( ^1 g而zhaohq在同本相册发现的“鼎炉”,可能是“铁质”。我通过各部位间的比例,对两座“鼎炉”进行“
长短比例”比较,排除因拍摄角度可能的“差别”。这两座“鼎炉”的结构,构成,各部位长度比,可以说“两处的“鼎炉”几乎完全“相似”。庙内鼎炉因折光,断它为“铁铸”也不错。我推断美国公使馆内楼前和庙内应该是“同一个鼎炉”。附比较图:(注意鼎耳的式样和高度)9 ~$ n' t- r* S( C
1.jpg 2.jpg # s9 A5 l( Z& d7 b' V2 R: U; ^. q
# F/ k( g8 L3 S" A

- s  Y1 e- {; _' o/ n, W( l+ c0 p% Z
$ x* J  I8 D/ U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20-7-10 06:48 , Processed in 0.246065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50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