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查看: 10922|回复: 2

[原创][贴图]端一碗卤煮火烧——看大佑老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8-12 08:0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端一碗卤煮火烧

——看大佑老去

 

 

给一个朋友写留言:

                  夏天过去夏天还会来,

花儿谢了花儿还会开,

                  美丽的青春一去不回头,

                  留一缕余香在心怀。

                                         啦啦拉啦,啦啦拉啦、、、、、、

 

写完了,自己突然感觉有些罗大佑的味道,一丝惆怅涨潮似的漫过胸口。

 

 

是因为罗大佑的《童年》从而喜欢上榕树————那种枝叶蔓披生机盎然的植物。大的可以依托山岗原野诠释儿时的村庄;小的可以化为盆景装点斗室,把书桌上那些逝去先哲们的沉默衬托到严丝合缝。没有那一种植物在大千世界与方寸之间能够做到如此臻美!!

 

那是以前我十几岁的时候。初中二年级。

听一个女生在联欢会上清唱的那支歌,深深地打动我―――少年懵懂,欠着脚儿盼望长大的状态,却又害怕迎面扑来的世界的那种忐忑不安,充满了对溜走时光的那些个流连。那时候的我,正是要从屋中走到田野里去,一脚屋里一脚在门槛儿外,既贪恋于屋子的安全和温暖又被屋外灿烂的阳光及干净的白云所吸引,脆弱的心是薄皮儿包着的一汪水,蜗牛触角般敏感。所幸我听到了这首歌————他告诉我这个世界即使有许多不如意的事情,可是仍然掩饰不住她的动人。

 

于是爱罗大佑胜过爱自己,近乎癫狂的追寻着他,那一趟路真的走得辛苦。

 

在《恋曲1980》中,模模糊糊的爱情迎面撞过来,一大捧鲜花突然被塞入怀中,我惊恐得手足无措,不敢抬头只能用眼角偷看着身边的女孩子――――想着昨天大家还一起上房偷枣,怎么今天就忽然抹去了一层灰尘般的亮了起来???

 

在《错误》中,忽然觉得要忧愁才时尚,于是死命的背关汉卿,死命的背马致远、背王实甫。去乡怀国醉太平中,潇湘夜雨误佳期,上谁家的凤凰台上回忆谁的箫声???

 

听他的《将进酒》,

听他的《之乎者也》,懂得了欣赏玫瑰的同时,也必须接受它的刺。知道不要以无奈为借口遮掩自己的麻木、胆怯与懦弱,不要苟且营役助纣为虐。

 

 

我一直以为罗大佑是一个诗人而非是一个歌手。历史与现实,现实与理想,传统与革新————那些尖锐的石头无时无刻都在挤压着他,在所有巨大石块的空隙中,他努力的向上生长,把他所能承接的有限的几滴雨露积攒下来开出迤逦的小花。这样的男人是伟大的,在看似柔弱的生命里有着神一般的力量。在我有限的生命中我把男人分为两类:一类是螃蟹有着看似坚硬的外壳儿而张牙舞爪的表达自己的强大,一类是猫,看似柔软的身体里包裹着硬硬的骨头、拥有顽强的生命力。

 

 

2000年的世纪之交去听了他的音乐会。妻子坐在身边,与她十指相交一起陪大佑唱《光阴的故事》————我看到妻子满面泪痕的脸上高扬着的那份自豪,那份对逝去时光的怀念。光阴就是感情水壶中的那一层厚厚的水垢,愈弥久就愈厚实坚硬。

 

 

前几日偶然看电视,大佑还站在台上唱。嗓音没有了年轻的圆润,谢顶,瘦嶙嶙的样子,大佑老了!!!!

 

 

罗大佑告诉我:只有真正受过伤的男人,才知道疤痕也有生命;

 

罗大佑告诉我:两点之间最短的距离不是直线,也不是斗争,而是一个梦想。

 

罗大佑告诉我:我们都曾拥有并共同紧握不自知的青春,在往前走的路上不要害怕被遗弃,花朵开得再绚烂也终归会回转到泥土里——为了后人肥沃这片土地。百年之后如果还有感知,告诉飞过林立高楼之上的小鸟,我们来过,有一片土地被我们耕耘过。

 

 

大佑老了~~~~~冷清空载日月归。

 

看大佑老了~~~~~感今怀古,旧荣新辱,都装入酒葫芦!!!!

如有转帖请注明出处——我的博客http://caozhangyingfei.blog.sohu.com

和我联系caozhangyingfei2006@126.com

 

发表于 2006-8-14 15:07:00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是个知道幸福的幸福男人!嘿嘿![em01][em01][em01]
发表于 2009-1-5 12:5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料到这里有一篇美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20-12-4 13:20 , Processed in 0.159205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50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