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查看: 3232|回复: 1

广安门到陶然亭——终点的故事2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3-14 10:2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c0 x" C% V3 g3 W

   1949年到1978年,几十年间,就陶然亭这座建筑以及慈悲庵整体(文革当然要破坏文物,不算),原有的格局、风貌都保留着。大变化的,是周边景物。1952年大动工程,清挖疏浚水塘苇塘;堆山修路;种花植树;界定景区;建成公园。1954年在陶然亭对面,建了从中南海迁来的云绘楼、清音阁;清音阁西山石掩着登楼的石级,拐角处,墙上嵌了一块石碑,刻一段文字,记录下了迁建的过程(不知保留下来没有)。同年在现在榭湖桥北,建了从西单拆来的牌楼,牌楼石头底座上也刻着说明。给后人留文字刻石,是历史传统。可惜,牌楼没留住。江青权势高涨的年月,她叫拆了。

1 O% e2 W2 [7 s9 M8 k9 t

   江藻的三间敞轩南北都接出去一块。南边跟慈悲庵南房连成一体,有门通着;有茶馆时,卖座。北边三间,和敞轩(陶然亭)同大小;也卖座;门在中间;北头一间,营业部;玻璃柜台,里边摆放小磁碟盛着的糖豆瓜子,靠北墙木橱,整齐的一排排茶壶茶碗;喝茶,在这里买,水费每人五分;茶叶五分、一毛两种。也可自带茶叶,只花水钱。五分钱喝一天。一度买酒饭。中午,茶壶推到桌角;点菜、上酒、叫饭。饭后,撤去杯盘,茶壶拉回原处。请服务员唤新茶叶,接着喝。一个人抬头看景,低头看书。水热茶浓,清心明目。梳理纷乱的思绪,净化玷污的心灵;远望西山黛色,进入物我两忘的化境。身心大爽。二三至友,围桌畅谈,古今中外,海阔天空。清茶提神,浊酒助兴。陶然欣然,志得意满。更是难得乐事。泡茶馆后,夕阳伴着;身影陪着;轻松愉悦,乐不可支。感受得到,却无法言传:“此中有真意”。

1 P' Y& R# z. ]" A$ g

  营业部对面的南墙上挂着镶镜框的中堂,记忆里是立在山顶的一只雄鹰,两旁一副五言对联;上联忘了,下联是“华夏古江亭”。四十年没进去过,不知还在不在。这组字画西边是门,进去就是陶然亭,和老北京住房一样,后墙(东边),半截窗台,窗户上半截糊纸,能支起来;下半截糊一圈纸,当间儿一块大玻璃。前脸儿(西边)半截玻璃门扇,深褐色油漆,可打开卸下。去了门扇,“敞轩”。南北山墙就布满“文化”了。南墙小门上石刻横额:皆大欢喜(草书);墙上横着两溜儿石刻,民国二十六年刻的,新品。靠上右半拉是张大千画的《彩云图》(线雕),说是赛金花(傅彩云);左边是张伯英写的四个字“樊山词翰”。靠下是《彩云曲并序》,樊增祥撰并书。樊增祥,号樊山。北墙也两溜儿石刻,康熙四十三年刻的,陈货。上面的是江藻撰并书的《陶然吟并序》;下面是他哥哥江皋写的《陶然亭记》,(康熙四十六年)。石刻都拓过多次,黑糊糊的,在白墙上很显眼;字迹清晰,小,得仔细认真看,才行。没下过那功夫。民国时开明书店出过一套《开明文言读本》,收进了彩云曲的序;幼时读过。把平民住房样的敞厅,改成皇家殿堂后,是不是墙上还嵌着这些石刻。就不知道了。如果保留着,显得不合“窑性”。

7 F6 i; S1 K2 F$ {

  慈悲庵高台下,那时有院子,包着东面。大门跟台上的庙门对着。迎门一块石刻横额:城市山林。王玉树写的(北洋时期国会议员、十一区区长)。字写得很好。这几个字,用电脑字,做了个有机玻璃牌子,挂到慈悲庵庙门的墙上了;不如没有。“曲麻菜哨水——苦捯饬”。

7 _6 l% D5 M( |0 b

慈悲庵东北角,原就是土岗子,叫秋锦墩,曾有座花神庙。西面坡上是高君宇、石评梅的墓,并排方锥形汉白玉石碑。南坡并排是香塚、鹦鹉冢;坡下有赛金花、康心孚、醉郭等几座墓。迁坟以后,墓碑存放在慈悲庵台下院里好长时间。现在陶然亭南门是城墙。

/ d2 k8 `4 e+ M& ~

五十年代中期,园内有四家茶馆:云绘楼清音阁,云绘楼楼下南边一间,卖茶、零食。不用茶壶,带盖的茶缸子。茶叶好,四毛一杯,续水免费;楼上楼下,回廊,摆放桌椅。比庙里畅快;举目远望,不见西山;就不如陶然亭了。抱冰堂说唱茶馆,下午营业;茶资四角,有小舞台,演曲艺节目,大鼓、单弦、琴书、相声都有。不另收费。窑台茶馆,也买酒饭;搭大天棚,两间西屋是营业部。北屋火神庙大殿。西北曲尺形房屋,挡风;没别处凉快。

0 r; l# H/ z, T3 q

园内东南,露天舞池;办舞会。西北露天影院,放电影。时不时的办乘凉晚会,三毛钱门票,一擦黑儿开始,快十一点才散。里边好多场子跳舞的,演出的,岸上水中都有安排。内容多,四五十岁的人赶上过。皮影电影、京剧评剧梆子、水上音乐会声乐器乐、放河灯、荡小船,热闹非凡。

1 ]) f* y) d8 W5 t

文革中,曾到过陶然亭。茶馆停业,房屋开放。免费棋牌室。喧嚣嘈杂,桌子横七竖八,带泥的脚蹬在桌子上椅子上,举手摔牌啪啪有声,喊叫粗话震耳欲聋。流氓地痞混混儿集中的杂巴地,也没这麽闹腾。江藻得哭成什麽样儿?糟践祖宗啊!这情形何时停下来的,不知道了。现在秩序井然。

发表于 2010-3-15 08:5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品读了!谢谢潘老!不知早前儿陶然亭的水来自哪里?现在又来自哪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20-10-21 21:39 , Processed in 0.153860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50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