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查看: 6211|回复: 26

广西深山无人区访古墓遇“鬼打墙”落入地宫记(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9-24 11: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广西深山无人区访古墓遇“鬼打墙”落入地宫记(中)

三、

别着急,休息一下,想想到底是哪走错了。鬼打墙又怎样,反正鬼不敢出来劫我,见了面还指不定谁劫谁呢。据说人的两条腿就是一条长一条短,如果是在没有道路的情况下,走很长的路就会走成一个圈绕回来而自己不觉得。或许说没有什么原因,迷路就是迷路了。反正因迷路而死的人,不论直接还是间接都不少。算了,不管那些了,反正也是要走出去。总不能在这里过夜,到时候连冻带烧,又渴又饿,死这里来年都没人知道。而且这里蚊虫肆虐,我总是怀疑刚才不只不觉中被某种毒虫子叮咬了腿,钻心的疼,而且又酸又麻又痒。总觉得自己皮糙肉厚,一般虫子咬不动的。再有就是这边大的野兽应该没有,但蛇还是很多的。北京郊区只有一种蝮蛇,我见过但还没有捉到过,这里的蛇恐怕比北京的还难捉。

又走了一段,我彻底走不动了,真想躺在泥里永不起来。我得扔东西。天色渐渐暗了,一阵小风吹来,透心凉,我打了个寒噤。于是把两T桖,一件速干衣,一件衬衫都穿上,也不管穿着像什么样子。水还是没有,但一时不觉的渴了,我蹲在一块干松些的地方想心事,难道这次要立遗嘱了么?已经绕着陵墓走了三大圈了,估计走不出去了。唉,时也,命也,运也。认命了,反正我经常想自杀,而现在死亡的机会来了,我却不想抓住它。但我又不想扔东西,背包里是350d相机,这个是命根子,再有生活用品,扔掉牙刷牙膏香皂毛巾袜子,扔掉充电器,纸笔,日记,地图,还是扔掉我的诗稿?扔掉还是不扔掉,这是个问题。其实昨天也是这些东西,我还没觉得有多沉,甚至早上出门时还没多沉,不是我背不动,而是没有吃饭和发烧了。我已经走了大半个中国,人变得又黑又瘦,身体里积蓄的能量消耗得差不多了。唯一的感触是,中国真tmd大啊。

又走了一段,我彻底走不动了,真想躺在泥里永不起来。我得扔东西。天色渐渐暗了,一阵小风吹来,透心凉,我打了个寒噤。于是把两T桖,一件速干衣,一件衬衫都穿上,也不管穿着像什么样子。水还是没有,但一时不觉的渴了,我蹲在一块干松些的地方想心事,难道这次要立遗嘱了么?已经绕着陵墓走了三大圈了,估计走不出去了。唉,时也,命也,运也。认命了,反正我经常想自杀,而现在死亡的机会来了,我却不想抓住它。但我又不想扔东西,背包里是350d相机,这个是命根子,再有生活用品,扔掉牙刷牙膏香皂毛巾袜子,扔掉充电器,纸笔,日记,地图,还是扔掉我的诗稿?扔掉还是不扔掉,这是个问题。其实昨天也是这些东西,我还没觉得有多沉,甚至早上出门时还没多沉,不是我背不动,而是没有吃饭和发烧了。我已经走了大半个中国,人变得又黑又瘦,身体里积蓄的能量消耗得差不多了。唯一的感触是,中国真tmd大啊。

四、

我的文稿就由老五来处理吧,小说中短篇怎么也够两个集子了,能出就出,不能出就算。可还有一部专门写情与色的长篇,目前还因少儿不宜不能示人,等以后人们开化了,不再愚昧的时候再想办法出吧。藏书中有几部清版的文集,不怎么值钱也能卖个千八百的,还有现在出版的大全套精装的莎士比亚,一千零一夜和很多外国作家的大全集,多少也能卖点来,就都给松园、小牛和UU姐,能卖的卖了大家吃饭用,卖不出去的随便拿走,看着玩就行了。其中民国版的27册全套的契诃夫文集,36册莎剧全集是我的喜爱之物,给我爸爸留着吧。民国版的沈从文,张爱玲,钱钟书,徐志摩这几个人比其他作家都要贵上一些,瓜分时要注意抢夺。

另有多年来的邮票,没什么东西,也就去安源,主席诗词,主席最高指示,阿尔巴尼亚之类,连个小片红大片红都没有,宽边大龙倒是有几个也快烂了,连个几个贴猴票的信封也保存得不好,台湾的远不如斑马全,谁喜欢谁拿走。老照片有大量1929年到1949年间,中南海和北京各个景点的照片和成捆的玻璃底板,两架德国原产双镜头的那种莱卡相机,一个清末的那种大木头箱子似的相机和北京当时照相馆业的各种档案资料,估计斑马不要,没什么价值,但毕竟是我的太爷爷和爷爷亲手拍照冲洗的和亲自使用过的。我家下一代没有男孩,自我死后更是没有了,捐献了估计档案馆嫌占地方,要是能卖就让斑马忽悠个冤大头帮忙卖掉算了,钱还是给大家花了,给他20%的提成。要是嫌麻烦就干脆扔了了事。

还有那些按月份成大套的北京粮票油票,文革工业券,很多都是十年以来每个月不落下的,当年收集时费了很大的气力,现在轮到有喜欢的人就来拿,还有些什么坛坛罐罐之类,都给老盘子,两个五面樟的樟木箱子劈了当柴火烧,上面的铜活留着给别的箱子配套用。最后剩下一兜子碎瓷片给居士,国营厂个体厂都有,哈哈,太可怜他了,再搭上两个从外蒙古大庙里带的银镯子吧。

晕倒,真是快昏迷了,说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不还没死呢么,继续走。

我决定大规模的原路返回。先找到陵墓再说,我走到陵墓前,然后依稀按照我来时走过的地方,一点一点地退回去,每走一步都想想这里来过没有,如果来过就继续走,如果没来过就回去。就这样,我又回到了最初见到王陵的地方,终于找到了个似曾相识之所,于是完全依照来的路线,就算绕了远也绕了。终于,我开始走出山了。

再走出了王陵很大一段路后,我开始轻松起来,轻轻地默念几句青春作伴好还乡之类的诗句,想想真是虚惊一场,有什么大不了的,顶多是在山里多走了三四个小时罢了,反正也已经走了。

五、

猛然间,我脚下一空,一下子掉了下去。

我急忙双手一撑,黄土地又湿又滑,根本抓不住,只能是用力向外撑住,仍旧向下滑落。这时才发现我掉入一个坑中,而正是我硕大的重装背包救了我,把我卡在了洞口。

我几经挣扎,难以爬上去。于是用脚在下面一找,感觉不是很虚,也不管是死是活,干脆下去吧,然后再上来。我双手一松劲,背包往下一滑,呼啦一下子下去了。眼前一阵乌黑,感觉脚被垫了一下,这个坑可真不浅。我稳定一下,拿出相机来,用闪光灯一照,妈呀,地宫!

广西真神奇,山里边能走迷路,摔个跤能摔出个地宫来。看上去像个明代的,也许外边还有石像生,就是草木太茂盛而天色渐暗,看不到了。这个地宫口被植物盖上了,从外边很难发现,看来我要庆幸一番了。又有新发现了,可下面的问题是,我怎么出去呢?

地宫不是直上直下,但土坡又陡又滑,我的鞋也跟不上劲,踩了几下都上去不,包越来越沉,想把包扔上去也是做梦。看来这里要换墓主了,还不如在石像生群处迷路呢。那个好歹也有明年被发现的可能,这里就是下辈子也发现不了,除非坟协广西分部成立几年以后再说吧。我在地宫中休息了很久,感觉这里阴冷阴冷的,外面估计也全黑了。我把包摘下,养精蓄锐。最后决定拼一把,我重新整理了包内的东西,让包变得小一些,重新整理了衣服,周身上下收拾的紧身利落,先徒手在斜坡上挖了两个小坑作为踩脚的地方,然后施展轻功,大步向前,一二三,冲,噌地一下,我迈上斜坡,再噌地一下,哗啦,我又掉下去了。








发表于 2008-9-24 17:2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然后不许带回来!
发表于 2008-9-24 18: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实在是精彩
发表于 2008-9-24 18: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瞌睡虫在2008-9-24 17:12:13的发言:

可以制定坟协不义之财分配办法,瓶罐给盘子哥、无醇瓷片给居士、一切宋元明的书画都给我。明墓屡出书画。

拿书画的搭两块骨头

发表于 2008-9-24 17: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以制定坟协不义之财分配办法,瓶罐给盘子哥、无醇瓷片给居士、一切宋元明的书画都给我。明墓屡出书画。

 楼主 发表于 2008-9-24 17: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家倒是有一些民国时不知名人的书画,当代的也有一些,都是老师同学之间送着玩的,虫大人哪天给你带沈阳去,还有我爸小时候的一大堆字帖,呵呵

发表于 2008-9-24 23: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动!!不过你那少儿不宜的文稿还是随你去吧,玻璃底板斑马不要我收着。至于莎士比亚什么的就不要了,满大街都是,垃圾
发表于 2008-9-24 23: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啥玩意我就不要啊?不过你的台湾邮票好的实在太少了,上次给他们小漏了一点我收藏的台湾邮票,从凹凸版光复大陆,到各届正副总统就职纪念邮票及全套晴天白日邮票都齐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9-24 12: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UU别生气,是忘了打上了,至于盘子兄,我还活着呢,嘿嘿
发表于 2008-9-24 12: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是想不到有什么可以给我的,遇上倒霉事的时候比如被砸死什么的才想起我

发表于 2008-9-24 12: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唯一的感触是,中国真tmd大啊。
发表于 2008-9-24 12:0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文稿就由老五来处理吧,小说中短篇怎么也够两个集子了,能出就出,不能出就算。可还有一部专门写情与色的长篇,目前还因少儿不宜不能示人,等以后人们开化了,不再愚昧的时候再想办法出吧。藏书中有几部清版的文集,不怎么值钱也能卖个千八百的,还有现在出版的大全套精装的莎士比亚,一千零一夜和很多外国作家的大全集,多少也能卖点来,就都给松园和小牛,能卖的卖了大家吃饭用,卖不出去的随便拿走,看着玩就行了。

怎么没我的份啊,死都想不到我 ,咳

发表于 2008-9-24 12: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轮到有喜欢的人就来拿,还有些什么坛坛罐罐之类,都给老盘子

就这么定了,您家地址哪啊,我提拉点心匣子去拜访,居士方外之人,瓷片给他,银镯子还是我得着吧

发表于 2008-9-24 12:4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古墓里有什么明器不清楚,楼主的家底算摸清楚了

发表于 2008-9-24 13: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油油在2008-9-24 12:02:03的发言:

我的文稿就由老五来处理吧,小说中短篇怎么也够两个集子了,能出就出,不能出就算。可还有一部专门写情与色的长篇,目前还因少儿不宜不能示人,等以后人们开化了,不再愚昧的时候再想办法出吧。藏书中有几部清版的文集,不怎么值钱也能卖个千八百的,还有现在出版的大全套精装的莎士比亚,一千零一夜和很多外国作家的大全集,多少也能卖点来,就都给松园和小牛,能卖的卖了大家吃饭用,卖不出去的随便拿走,看着玩就行了。

怎么没我的份啊,死都想不到我 ,咳

正文可提你了,明明写着UU呢.放心吧,我们真要去整理也会叫你的.

发表于 2008-9-24 13: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侯老师,我眼泪是哗哗的!!!
发表于 2008-9-24 13:55: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鲁丝在2008-9-24 13:22:37的发言:

正文可提你了,明明写着UU呢.放心吧,我们真要去整理也会叫你的.

我是想他写进遗嘱里,把什么什么物件给我

发表于 2008-9-24 15:45: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油油在2008-9-24 13:55:15的发言:

我是想他写进遗嘱里,把什么什么物件给我

他就怕咱们抢形成混乱或把他的东西弄坏,所以让咱们整理后换成钱给花了.

但估计我们不会那么做,我们会和平的把东西分了然后拿回家的.

发表于 2008-9-24 16: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鲁丝在2008-9-24 15:45:21的发言:

他就怕咱们抢形成混乱或把他的东西弄坏,所以让咱们整理后换成钱给花了.

但估计我们不会那么做,我们会和平的把东西分了然后拿回家的.

我绝对不乱抢

发表于 2008-9-29 14:31:00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危险啊
发表于 2008-9-25 12:0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北京郊区只有一种蝮蛇,我见过但还没有捉到过,这里的蛇恐怕比北京的还难捉。
发表于 2008-9-25 12:0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可还有一部专门写情与色的长篇  

 

 

 

[em02][em02]有艳遇!?
发表于 2008-9-25 12: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们先到都先分完了,估计轮到我的时候就剩一350D了!

 

 

(这话太损了啊! 哈哈)

[em01]
发表于 2008-9-25 09:24: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松园在2008-9-24 23:22:50的发言:
感动!!不过你那少儿不宜的文稿还是随你去吧,玻璃底板斑马不要我收着。至于莎士比亚什么的就不要了,满大街都是,垃圾

少儿不宜的文稿我有兴趣

发表于 2008-9-25 09:4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清代文集是不是给我!松2爷看不上这些

发表于 2008-9-25 07:56:0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分东西这事情还真要当面说一说.

原来侯老师走之前可亲口跟我说过,就把钥匙个我和老五,这时候咋跑出这么多人来...哪天我先去他家侦察一下.

发表于 2008-9-25 15:49: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北京文化人儿在2008-9-25 12:16:20的发言:

你们先到都先分完了,估计轮到我的时候就剩一350D了!

 

 

(这话太损了啊! 哈哈)

[em01]

相机在地宫里陪葬呢,所以没人要的了...要能要,估计早有人惦记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20-12-4 04:39 , Processed in 0.240253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50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