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查看: 5326|回复: 16

广西深山无人区访古墓遇“鬼打墙”落入地宫记(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9-24 11: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广西深山无人区访古墓遇“鬼打墙”落入地宫记(上)

                                         命运之轮不停旋转,让我永远注视着你。

                                                                             ——题记

我走到一个偏远的村子,找了个老大爷,问这里有古代的石人石马没有。只见那老人说:“唧唧唧,喳喳喳,呱呱呱呱呱呱呱。”

然后,我只好分别用一级甲等普通话,二级乙等普通话,清末民初老北京话,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北京话,北京味的桂林话,三句半带着北京味的粤语,北京味的西南官话,北京味的四川话,北京味的云南话都说了一遍,那老人用正宗的普通话说:“你说甚么?额听不懂呀!”无奈了。我连手语都用上了,连说带比划,老人往山里一指,那边,那边有。

我怕再给我指到采石场里去。我说,我就是找古墓前头的。

找古墓啊,你是要找明朝的还是找清朝的?找王爷的还是找将军的?找太监的还是妃子的?要找——的还是——就这几句我听明白了。

你瞅见前边那山没有?山底下全是,那边,那边。我一时兴奋,二话不说,直接向山里走去了。后来才知道,这下可麻烦大了。

 

这一片山峦不尽,气候无常,山里森林密布,草长得比老五和松园都高,不知不觉中走着走着就没路了。一眨眼之间,四周都是山,山间雾气蒙蒙,天空中常年不见太阳,根本分不清方向,道路本来就没什么方向,都是人走出来的。不一会儿,天空中下起了蒙蒙细雨,我本来觉得诗意,可不久雨就大了,我在草丛灌木中根本撑不开伞,而背包越来越重,这才后悔自己身负四十斤的重装,早知道在城里找个地方存包了。脚下渐渐泥泞起来,一会儿就成了沼泽,每一脚下去都是泥,都要陷进去,几乎要没过脚面。四周的草和灌木越来越密集,一直没过我的头顶,我几乎寸步难行了。再回身看来的道路,更是没有了。

 

远处山间的雾气越来越大,我这才发现,广西的山突兀,变化多端,一阵雾气来了,远处的山就隐藏起来,雾散了就又多出几座山来,而且几个转身,根本记不住进山时看到的山形,而我又没有gps和指南针,而且一项认为自己能走能记忆,从来不用这东西,这下真有些麻烦了。于是,我决定瞄准一个方向,一条线路走下去。看了看手机,信号全无,电也不多了。

 

时间已经过了中午,而我身上没有什么干粮可吃,于是,我紧了紧背包带,喝了些水,看到不远处的一座小山头,山下仿佛有一条没有灌木的“黄线”,那应该是人走出来的黄土小路,我上了那条路也许会好些。于是,我卯足精神,一边用手分开各种带刺的荆棘,一边用脚踩到眼前的高高的茅草,每走一步都先轻轻落下,发现踩实了才迈过去。灌木越来越密,因为广西天气太热,我一向穿短袖,现在四肢已经被刮得血肉模糊,由汗水一浸,异常疼痛。

 

走着走着,才觉得望山跑死马,那做小山头在我面前忽远忽近,雨忽大忽小,而雾也忽浓忽淡。以前走过海南的原始丛林,从没觉得有这么荒芜和恐怖过。直到过了很久,才走到那座小山下。

 

二、

 

到了山前,果然有一条小路,可我猛然发现,在山前,也就是我的身边,累累的坟冢一望无延绵不绝,仿佛全广西的死人都埋到了这里,我从来没见过这么一大片的墓场,而且不少都是新坟,看墓碑上都是近十年的。而且密密麻麻,都紧紧地贴在我身边。不过我也放心了,既然是今人的墓,那肯定有人来祭扫,就证明这里应该不是无人区,兴许能遇到个上坟的人来问问路。我沿着这条上坟的小路,继续往山里走,继续我的古墓寻访之路。

 

这条小路也渐渐走不通了,路一会儿一个土墙,一会儿一个深坑,好几次我都差点掉入坑内。难道这片坟地荒废已久了么?不会的,也许广西人民自古就有冬天上坟没草的时候上坟的习俗,唉,早知道冬天来就没这么麻烦了。这里冬天草也是比人高的,只不过是枯草。

 

终于绕过了小山,我继续一往无前地向山中直杀下去,路也是似隐似现。雨小了,而积水渐渐多了起来。我浑身湿透,鞋里灌满了水,却又没有什么办法,只好忍着。瓶里的水喝完了,我渴,遍地是水,却都没法喝。我渴——猛想起耶稣在十字架上也说过这句话。

 

终于,眼见见到了一片开阔地,使我的疲劳一下子加剧起来,眼前都是一种比较软的茅草,尽管很高,但很容易就穿越过去了,脚下还是泥沼。我继续往前走,终于,我看到了目标,那对于圣徒而言仿佛是圣地的标志——高大的石像生——的头,还有一个土山包——宝顶。

 

草很长,我根本看不到石像生列队的全貌,只能看到几个最高大的翁仲的头,而石羊石虎都隐藏在草丛中。我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找到墓道的方向,然后继续分开比我高的茅草和脚下带刺的荆棘,沿着墓道走了一遍,石像生大约有十对左右,还有一个巨大的赑屃,旁边却倒着一个不大的石碑,石像生和碑都几乎成为黑色,根本看不出上面的字迹了。但猜测,一定是位位尊权重的权臣,更有可能是王爷。我看了看四周,想找个高出看全景,附近有土坡,很不好过去,而且上去了也看不见。宝顶的四周和顶上都长满了更为茂密的灌木,也没法寻找盗洞了。

 

卸下背包休息了片刻,雨停了,我继续赶路,却觉得包无比的沉重,里面全是我的衣物,生活用品和日记。真不应该休息,走不动了。我咬紧牙冠,往山外走。埋头走了很长一段路,几乎快走不动了,却发现四周的景致和刚才到陵墓周边时没什么两样,也许这里本来就没有什么变化,山水都是一样的。可我明明走了很久了啊,我继续走,又走了一段,啊,前面又出来一个大宝顶?运气这么好啊,我遇到墓群啦?再一看,吓坏了,就是刚才的,我怎么又走回来了?不会吧,难道遇到鬼打墙了?晕了,真晕了。

 

停下来辨了辨方向,其实根本不知道东南西北,只能知道大概的方位,找好位置后,沿路走过去,瞄准远处那座山,估计过了那座山,再过后面那座山,再过再后面那座山,其间再过两个小河沟,上下一个大土坡,翻过三个垭口,七拐八拐,就出山了。

 

我继续用力走,感觉自己走得从来没有这么狠过,就算是参加绿野香巴拉十字穿越,小五台一日连穿4台,大小海驼山也没有这么累过。这次是重装,雨水和露水吧我的包泡得湿漉漉的,那些我走过城市的地图一经水泡过后就发胀变沉,我真想要是再绕一圈我就想仍东西了。

 

果然不出所料,我走得越快,再次见到这座古墓的速度也就越快。真不知怎么又回来了。我心说哥们就算我喜欢看你,也不想这么多次来看你,更不想跟这里给你看坟。怎么办?怎么办?打电话救援么?我找谁啊?问问路?这里只有望不到边的死人,以后要是能学法术,我一定先学个死人问路法。

 

更糟糕的是,我的头越来越晕,沉得几乎都要掉下来,一摸额头,还好,烧得不轻,也就四十度出头罢了。估计没那么夸张,但三十八九度肯定有了,本来的低烧加上刚才淋雨,又累又渴又饿,身负重装,找不到路再着急。这时手机忽然响了两声提示音——没电了!

 

天绝我也!

 



这山,我怎么才能走出去呢?


这林,我怎么才能穿过去呢?







发表于 2008-9-25 09: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山挺有意思
发表于 2008-9-25 12:0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没留自拍照,太遗憾了!
发表于 2008-9-29 14: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真好,不过你笨

手机没信号的时候打112专线还是能打通的

112专线只要你在中国,不管有无信号都可以打通

草比你高的话,小心猎人把你当狼,呵呵

发表于 2008-9-24 14: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

发表于 2008-9-24 12: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太精彩了,真的

发表于 2008-9-24 12:4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编辑一下,有多处重复.这仨贴不错,!

发表于 2008-9-24 11:4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只见那老人说:“唧唧唧,喳喳喳,呱呱呱呱呱呱呱。”
发表于 2008-9-24 11:44:00 | 显示全部楼层

草长得比老五和松园都高

那岂不是没过你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9-24 11:4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当然,等我发(中)和(下),再整理照片上传
发表于 2008-9-24 11:4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惊险!!!继续
发表于 2008-9-24 23: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老五在此在2008-9-24 18:02:15的发言:
比你口述的精彩多了~~~

同意,虽说没听见你口述

 楼主 发表于 2008-9-24 16:3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恩,桂林,明代的,离靖江王陵不远,但再具体就说不清楚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9-24 16:3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哪知道是谁的墓啊,这类失考的墓太多了,呵呵
发表于 2008-9-24 16:3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广西哪里呀?桂林一带?明代的墓吧?
发表于 2008-9-24 16:3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命运之轮不停旋转,让我永远注视着你……寒

三个帖子都看了还是没看到是谁的墓

发表于 2008-9-24 18:0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比你口述的精彩多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20-7-9 12:17 , Processed in 0.207041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50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