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查看: 5867|回复: 13

转贴;转发 微博 Qzone 微信 老北京独有的“豆儿纸”您还记得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9-3 20:34: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g% X0 ]+ ~3 E+ ]7 q1 j8 X 转发8 F  A  i! J1 D# T5 [# {' N
微博
) y8 B$ p( d5 v' P Qzone
  s. d# |0 j7 K6 q) @* O 微信
# _& c7 f9 a! Q0 }8 s
: L# e, e7 R6 n; S4 [
  p# R; o) b) Z  N5 |  {

/ F. |0 T# Y* f6 D7 ?
老北京独有的“豆儿纸”您还记得吗? 北京西单传统文化联盟 2020-09-03 18:02:32# b" K6 P4 l& c

7 p  W! r. U+ a' P& `6 f) C

2 e- V/ r6 M. _1 b
+ N2 Y( y% c+ ]% J, t# |
早年间,北京没有机械生产的卫生纸,上厕所就用土法生产的”豆纸“。(”豆纸“一词的来源还不清楚,也不知道别的地方有没有这种叫法。)6 k! m3 f3 |, I7 W6 U
当年的白纸坊一带就是土法生产豆纸的主要产地。豆纸的生产过程极其简陋,让我们从网络上挑选几张照片,并通过潘恭先生的文章【白纸坊旧事】,了解一些当年造”豆纸“的情景吧。

& K; c8 H( y% o. p  h
) ~6 k& q3 ?7 |0 O8 \
白纸坊生产三种纸:豆纸、麻呈文、桑皮纸,基本操作相同。豆纸最脏。原料是“捡烂纸的”送上门来,按重量付钱。沿街捡拾,多一张纸也是重量。不管好赖脏净,用过的鼻涕纸大便纸月经纸都捡。
( [% ^: l; h" y- T& x% S( D  x
; l6 y: v; g6 {# p8 k8 W

* N9 x& E/ f3 p7 C+ E2 ~2 [7 s1 {& F
这些料要分类:难轧烂的,香烟盒、铜版纸、画报纸要挑出来。蹲在灰尘眯眼气味呛鼻的烂纸堆上,光手挑拣。
/ |4 }* _  D6 V* }+ @+ o0 m! j6 a

4 H- _5 q3 Z" a* u7 }
挑过的料在水缸里泡,头天泡上,第二天用铁叉子捞到石碾子上。套毛驴拉碾子轧成纸浆。行话叫“轧麻”。

! x: ~& @# H0 e% q* A
雇未成年孩子看着,轧的料挤到碾盘外时,用木板儿往里翻(翻麻)。随时轰着驴,吆喝、抽打。驴蒙着眼睛,听不到动静,就偷懒,停下不走。碾子多在露天,毒太阳晒,西北风吹。赶上变天儿,不是大雨雪不停工。轧好一个麻,要两个多小时。
! i4 h/ l8 Q, z" _. O$ w$ s+ I& t3 u# ?' j
卸驴后要牵着到宽绰地儿,让毛驴打滚(休息),它自动躺倒在地,四蹄朝天,侧卧翻动。翻两三次,立起抖动全身,去掉尘土。牵回。

, s7 ^0 ~% B/ P8 R4 q$ o
轧麻任务完。报酬七分(烧饼三分一个),一天最多轧三个,能挣七个烧饼。

* \4 Z1 `+ g2 e8 x

7 m5 }; Z4 |  Z" |* O1 ~
轧麻后是淘麻
; k5 j& P5 H) z: X7 t3 x
淘麻要壮劳力。淘麻的把碾子上的麻,撮进大木桶,一根杠子,俩人抬到水井边。井口旁,石头砌的圆槽,麻池子。残的墓碑、坏的磨扇,立着挡个圈儿,要能存住水。直径一米五左右。三十公分高。留排水“沟眼”。里面放和石槽大小高矮一样的荆条编的“筛子”。筛底是四五公分见方的窟窿。铺苇蓆片,编织稀疏,专用,定做。蓆上铺蚊帐布。四周翻到“筛子”外边。
* {, `8 x5 j& @1 p
轧好的麻,放在布上。堵好沟眼。用辘轳打水,倒进麻池子。淘麻仨人一拨儿。一人搅辘轳打水,俩人洗纸浆(淘麻),对面跪在槽子两边,光着膀子探身。胳臂在槽里搅动。
) l4 F& b6 P4 W7 ^' q: m, V  Z! z1 K4 q' a
搅几遍,打开沟眼放水,泥沙、脏东西随水流走。剩下纸浆,用手拢在一起,挤干。再往里打水,搅动,放水挤干。至少淘三遍完活。
1 Z9 V. K8 t( l7 p+ e9 p
最后一遍放水前,加蒲棒绒子(增加拉力)。搅匀、放水、挤干,装回木桶。抬到“陷房”(有水池子的抄纸间)。
1 |1 a/ h8 O+ `. H" ^2 V
夏天顶着太阳,但守着井拔凉水,还好些。最怕冬天,穿一件空心短袖棉袄,腰里系根绳子。腿上穿棉套裤,跪在地上。滴水成冰的天气,凛冽的寒风里光裸着的双臂浸在冷水中。
) n+ ^4 C: C8 S' l" D

- h7 P% i$ M2 B- T4 B+ `1 k% Z
抄纸的水池子叫“陷”,屋子叫陷房。“抄纸”是关键工序,成本、产量、质量,都看抄纸的。抄的纸厚,费料。成本高。抄的过薄,质量低。没人要。轧的纸浆再多,也不是纸。所以对抄纸师傅敬重三分,高看一眼。
( g" k% h7 q6 {$ o/ a7 }; g4 i

& c; G" {0 ]* f7 t6 r7 \5 R# G# Z/ [+ |+ `& y
陷房是纸房的主要“部门”,但没有统一的标准和要求。看业主的实力,有门窗户壁讲究的大瓦房,也有只能遮风挡雨的棚子。里面水池(陷池)盛放纸浆和水。规格尺寸基本一样。
) R% r( w" ?4 E6 Z
四面离墙一尺多挖坑,七尺长五尺宽,三尺深。石板铺底围四框,围五尺见方水池。留出二尺抄纸工站立操作。水池底要斜坡,靠抄纸这面要浅。油灰(或水泥)勾缝不能渗水。
: T5 ~/ c# s- z/ @( A0 s, R
抄纸工站立的小坑,一侧抹个平台儿,比陷池水面高点,水能流回去,放一块平整木板,抄出的纸,过渡到板上;板前一块薄木条,烧红铁棍儿,竖着烙十个沟儿,抄纸工的计数器。另一侧砌小砖炉子,冬天用。人站着能转身,也可勉强蹲下。
& L( E. P1 \8 ~
陷里还要放“笼”。方子木,长方框,长是陷的宽,宽是陷的深。和长平行钉几根板条。陷里的麻像稠粥,不能抄纸。要用“笼”把麻挤开挡住。使陷池有半池“清汤”,抄纸前把笼贴陷帮立在池内,用力平推,挤纸浆向前,适当位置,打木楔固定。

" a8 m8 e  `9 F/ x* _2 w) E
抄纸工具是竹帘,帘架子、约尺。帘子大小据纸张大小定。圆竹篾很细,1毫米粗10公分长,细砂纸打光,热植物油烫过,呈栗色。用马尾作经线,拴打竹帘。帘子上端,筷子粗的白松杆,下头一公分宽的竹片。平铺在架子上,架子白松木的(水泡不变形),四框1公分厚两公分宽板条,竖着间隔7、8公分,1公分方的木撑。两根约尺,硬木的,两公分方,比帘子稍长。比架子略短。压住帘子两边。

( @* m5 @0 u2 ?! {* e1 ]5 H0 w
抄纸时,拇指按约尺,四指扣架子。保持帘子平展贴紧架子。立着插入水中,端平,纸浆纤维布满帘子,离水。再重复一次(抄两回),成活。

# w; u# R, e. \
帘架子担在陷帮和笼上,约尺放架子下端,右手提帘子下头竹片当中,扭过身子。左手扶帘子上端圆杆儿,贴到放湿纸的板上,右手往下往前送到头。整张湿纸贴到平板,左手捻动圆杆儿,使挂在上面的纸毛儿脱离。右手回来捏圆杆儿当中,一揭,帘子空了,放回架子,重复操作。

: q5 w3 }) v9 l8 ^$ v. `
计数小板儿一上一下放两颗围棋子(或纽扣)右手揭下帘子前,顺手推下边棋子进一格。十张纸到头返回,上边棋子进一格,到头儿,一百张。铺一张干纸,夹个硬纸条。不会粘到一起了。每一百张都有记号。不必单独费心思去记去数。
, f! A( G9 k+ q) q2 \
抄纸工冬夏都受罪,双手长时间在臭水里泡着,指缝溃烂奇痒。冬天水冷双手僵硬无知觉。身旁小砖炉子生火,铁锅烧水。耐不住时,伸进热水焐一下。乍冷乍热,可能缓解,也许更难受。

+ l& q5 ]& C3 K4 u) ~- _
抄纸的抄够了数,陷池里除了水,没有麻(纸浆)了。从坑里爬上来,下班。不大会儿,晚饭后,陷房又闹腾开,后半夜才能消停。
: T& [7 R. `# W# M

8 S; |1 x" e3 s
两个人来干档子活儿。一是“搅陷”。木桶里的麻倒进陷里用工具搅动,使纸浆均匀,纤维散开。一是“压坨”,抄出的纸要压实,挤去水。木板轻轻放在湿纸上,纸后头墙上留有方槽,两根两米长的粗木头,加横撑。一头插入方槽,压在木板上,一头悬空,成挤压湿纸的杠杆,再逐渐添加重物。压一夜。第二天,湿纸成坨。按抄纸留的硬直条,用手分开,一刀纸一块,搬到独轮车上,推出去晒。

3 j' h4 B: N; P6 J/ U1 b
0 C( _2 J! B/ d3 \
晒纸有“墙道”。版筑的土墙,白灰加青灰抹面,浅灰色。都东西走向。有跟住户院墙连上的,也有单独的两三道墙,相隔十几二十米,形成个院子。墙的长度也得二十米。墙道里面有的有坟头。有的种点菜什么的。现在崇效胡同北侧,白纸坊北里、中里、南里,盖楼的地方,大多是墙道。当年,墙道面积,比房屋占的面积大多了。

9 u4 ?  p. K8 ]  m9 H

7 Z; e! O. z0 M% U
* [/ ^+ Z0 D% M2 V2 I$ P
晒纸,女的、老人多,轻体力劳动。早晨用平板独轮车,湿纸坨平放上头,推到墙道。长30公分左右的板刷,放在纸坨上右下角,从左上角揭起湿纸,顺上沿往右揭开一溜,搭在刷子上。左手提着纸的一角,右手拿着刷子和纸的另一角,就往墙上贴,先把上边刷住,再由上往下两三下,一张纸就贴上了。
1 d* U4 y% V+ [1 C; v5 l

. y$ F3 B6 U' q, h) h) q
% o8 L6 ^0 F) Q0 G& X
夏天,天气好,从东刷到西,东头就干了。一百张一刀,分好折齐。单干时,就卖钱了。合作社就交库记账。等着领工资。
& \8 K/ y# \9 d8 p
这是手工纸生产的全过程。1957年筹备机械化,派人到东直门外学习。请武王侯燕京造纸厂技工来白纸坊指导规划。买机加工设备,车床、钻床等。自己做造纸机零件。盖简易厂房,苇箔墙油毡顶。
8 x, [) J! M5 v+ A$ f
1958年春天,机器转动,生产“卷纸”,北京开始有本地产的机制手纸。

: z! y: {  L4 R
! V2 c# U/ c! D  v( v- h; _8 M! z3 o
发表于 2020-9-3 22:56:09 | 显示全部楼层
草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4 10:05:5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记得马粪纸,黄色,挺糙的.现在也见不着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4 10:46:3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纸的摩擦系数特别优秀,但不可用力过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4 11:30:0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时候用过,黄色,是当时百姓比较高级的卫生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4 12:55:08 | 显示全部楼层
豆纸见过,土色、能看出是旧纸造的,里边有破布丝、带字报纸屑;过年的时候跟住“小土房”的同学要几张,卷紧了当点炮的香,很好用。
2 G' G6 k- j- ]+ f) W还有“好”草纸,包点心,上手工课用,也用来当验算纸。老师那会儿鼓励用石笔验算,但同学们还是用草纸,写完了收起来,擦屁股还能用。- l: a6 d. g: `5 z
粗草纸就只能当厕纸了,铅笔写不上字;那时到德胜门买铅笔,1毛钱一捆不带漆的,铅芯特硬。粗草纸也能卷起点炮用,就是爱灭得不断地吹气,还不如点着条帚疙瘩好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4 14:23:44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转贴;转发 微博 Qzone 微信 老北京独有的“豆儿纸”您还记得吗?

钩鱼 发表于 2020-9-4 12:55
9 l4 ?# m1 `. S0 F豆纸见过,土色、能看出是旧纸造的,里边有破布丝、带字报纸屑;过年的时候跟住“小土房”的同学要几张,卷 ...

$ b5 p6 t% P. ]9 c; Q/ ?8 A  @有的饭馆还在用!
- X/ q) ^! p8 Z( D. v9 v& [8 a% b6 h" v3 Y9 Z% \$ K
6 y; V; g3 j3 a+ ]8 U9 W
DSCN5747_副本.jpg / U+ E0 |2 G. e# N6 o. [& D

( F" X; r7 L3 D$ z7 R0 P6 p+ K! n+ _! M& d, e

1 G6 y) R8 L& d* v/ s7 @- N
( f  Y5 K9 p$ N7 L# l! p
' k. I8 \# g9 N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4 14:26:38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转贴;转发 微博 Qzone 微信 老北京独有的“豆儿纸”您还记得吗?

光明 发表于 2020-9-3 22:56. j- z8 R; f8 `7 D  j+ A& u
草纸

3 L* e6 R8 C1 b. x2 J6 [+ J0 R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4 14:30:30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转贴;转发 微博 Qzone 微信 老北京独有的“豆儿纸”您还记得吗?

孤独五斗虫 发表于 2020-9-4 10:05" f  U7 O9 Y, @+ S0 l7 h# z
我记得马粪纸,黄色,挺糙的.现在也见不着了

9 ^# \0 E. j3 A' ?( |1 W偶尔还能见到!  ?: n. C) |4 ?4 t# f6 h

3 [7 l) o2 h" h- y- A/ y# S  Z; ?& A# {' X; O% [7 r

1 I3 u* G$ J" N0 C2 @8 s7 D* p4 _( b6 ]' _: q; R8 N' t1 U6 S
" f: u7 k, E. Z5 k/ S/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4 14:39:46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转贴;转发 微博 Qzone 微信 老北京独有的“豆儿纸”您还记得吗?

孤独五斗虫 发表于 2020-9-4 10:05
' e2 D' U1 Z% ^' s" d# X8 i我记得马粪纸,黄色,挺糙的.现在也见不着了

: a6 a# c" J3 m- N- K; l# A. a偶尔还能见到!
' G+ n8 o9 F) r$ x. y$ B: z9 J+ n2 H
DSCN6928.JPG
$ K% J2 y' Q3 E5 `! M
3 n/ v  u+ J0 B* @6 b5 K; x' s" S4 }- a2 g" N2 l/ P

! A( D" b9 V# z/ e3 \0 Y8 ?  i2 t
' z& D+ I% V0 m! y, ~1 W" i; [
* |* B. {7 R. A" ?+ e( C/ i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4 14:44:56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转贴;转发 微博 Qzone 微信 老北京独有的“豆儿纸”您还记得吗?

董瑞征 发表于 2020-9-4 10:46, A* a5 W) Z4 G3 I
这种纸的摩擦系数特别优秀,但不可用力过猛。

- y( e. w+ U  x- P8 D9 Y- m3 U; ]* O/ `乍着手就奔家水管子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4 14:50:47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转贴;转发 微博 Qzone 微信 老北京独有的“豆儿纸”您还记得吗?

妙龄童 发表于 2020-9-4 11:30
* c0 x" o& N5 \! v$ e4 c小时候用过,黄色,是当时百姓比较高级的卫生纸。
! l5 |4 o: ^$ U' z2 J1 y
草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4 18:46:35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转贴;转发 微博 Qzone 微信 老北京独有的“豆儿纸”您还记得吗?

老片 发表于 2020-9-4 14:44
( a' v9 t* D3 Y; x9 L0 `乍着手就奔家水管子了!

$ A8 `- M% ^! `$ G) X  先将就着把裤子提上再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6 00:31:1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收再利用,眼不见为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21-4-17 18:47 , Processed in 6.482917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50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