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查看: 518|回复: 7

转贴;我的父亲邱岳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20 11:17: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父亲邱岳峰

; o1 Y/ d# G7 w1 P$ Y; v
各界导报 2019-09-23 09:43:50
3 Q% W( Q* C3 i

( @; D& T: a9 k& `
邱岳峰,中国观众最熟悉的译制片配音演员之一。据不完全统计,他一共担任了将近二百余部译制片的配音工作。主要有《伟大的公民》、《安娜·卡列尼娜》、《警察与小偷》、《科伦上尉》、《白夜》、《第四十一》、《红菱艳》、《称心如意》、《悲惨世界》、《大独裁者》、《简·爱》、《凡尔杜先生》等。他善于以具有丰富表情的不同声音再现银幕形象,力求对角色理解得深透,分析得精细,故他的配音能与形象相吻合,仿佛片中人就是由他亲身扮演一般。
父亲邱岳峰去世已近40年了。这期间时常会想起他,偶尔也会梦到他。但提笔写他还是第一次。
还没我的时候
那是1922年的5月10日。父亲出生在东北的呼伦贝尔(现属内蒙),故小名叫呼生。
我爷爷是福建省福州人,奶奶是俄国人,所以父亲算是个混血儿。
爷爷奶奶为了生计,带着幼时的父亲在北方一带如济南、天津、北京、沈阳等地四处奔波,谋事。每到一处,几乎都是投靠亲戚,过着寄人篱下的日子。1936年,父亲15岁,奶奶带着他到了祖籍福州,母子两人住在亲戚家,生活十分拮据。1940年春,父亲离开奶奶独自辗转上海、北京,两年后在天津找到了爷爷。在那动荡的年代,父亲的学业也就在极不稳定中结束了。
父亲在“文革”的交代中曾这样写道:“离开了学校到天津,求学是根本谈不上了,就连食宿都成问题。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找事做。做什么呢?半瓶墨水无一技之长。邻居的布景工人常带我去看戏,我在情急之下,鼓起勇气向他提出我要做他的徒弟,当布景工人。起初他以为读书人当布景工人是一个玩笑,经我述说我的要求后,他同意了。就拿了一个棍子和绳子开始练习搭布景,并教我砸钉子。我苦练三天就会了,于是他就带我去见大亚剧团团长唐皓华,我就正式成了一名布景工。当时看到演员在舞台上演出,可以以各种身份出现,简直是一种享受。何况演员在团内是受到尊敬的,于是我就产生了要做演员的念头。又是一番苦练,暗暗地记场位,背台词,时常偷偷地模拟演员的表情……我终于当了演员。当时一古脑的心思都放在如何成为一个名演员的身上。演技呢,是从苦练中得来的。受了为艺术而艺术的影响,我的天地就是干戏。”
于是,父亲的演艺生涯一发不可收拾。八年间,父亲参加过近20个演出团体。打过杂、演过戏、跑过龙套、扮过主角、干过导演、也当过团长……
1950年3月,经人介绍,父亲进了上海电影制片厂译制片组。

邱岳峰

3 z; W) o# G, j! g1 \8 \% E
我很小的时候
长宁路1250弄2支弄46号,我们家曾在那住过。那时我才四岁,对长宁路的那段日子没有什么记忆。唯独记得一天晚饭后,我贪吃父亲为母亲买的香蕉,吃完一根后吵着还要。父亲哄着说:“就一根吧,吃多了会撑着,明天再吃。”我至今还能感觉到那芝麻香蕉的甜糯和那诱人的香味。才四岁的我,怎能抵挡这般诱惑,于是又吵又闹。母亲一旁说:“算了,孩子要吃就让他吃吧。”父亲一气之下说:“好!那你吃!看你能吃多少。”我忘了那晚吃了多少,但我知道小肚子很胀,胀到几乎不能随意弯腰、喘气。刚抹完小嘴,父亲狠狠地一把把我抱下楼,拽出门外,在一个很空的大院子里朝着屁股一通打。我又哭又叫,没用。很晚了,没有路人,更没有劝说的,直到母亲追出来才算了结。
多年后,和母亲说笑时谈及此事,我问:“为何非要把我拖到大院打我?”母亲说:“你父亲怕你的哭叫声影响到小楼上下邻居的休息。”对呀,父亲一向很替别人着想,而我却因为这,多挨了几巴掌。
我小时候,春天
1953年,我们搬进了南昌路550弄的丙弄10号,那会儿叫钱家塘。这块地方后来成了全国闻名的襄阳市场,我们家在那儿住了二三十年,直到动迁。
那时我和二弟还小,都还在上小学。母亲时常抱着妹妹或最小的弟弟去车站接下班回来的父亲。一旦家务脱不了身,就让我和二弟去接。
父亲每天乘45路公共汽车上下班。车站在靠近汾阳路的淮海中路上,离家不远,但要过两条马路。
我和二弟总是靠在音乐学院的篱笆墙边,手上摆弄着纸折的船或是别的什么玩具,等着墨绿色的45路车,等着“阿爸”。
曾有许多次,等了很长时间也不见父亲,就自己对自己说:“再等三辆,不来就回去了。”三辆过后,仍未见父亲。“再等……再等两辆就回去了……再等一辆……”其实很少有自说自话就回去了的时候,总要看到父亲下车才心甘。
我们叫了他一声“阿爸”。父亲边下车边应声,问:“姆妈呢?”“在烧饭。”
过马路了,父亲握着我们的手,看看两边的车辆,然后搀着我们过去。
过了一条汾阳路,又过了一条襄阳路,进了弄堂,踏着“弹格路”,穿过“过街楼”,进了家门,我们才松手。
我们都成人之后,谈及为何幼时几乎抢着接阿爸,说出来也许不信,答案是都想握握阿爸的手,那双漂亮、厚实又温暖的手。
父亲的手长得漂亮,修长、整洁、干净。我曾仔细观察过,父亲在洗脸的同时,常常会用一把软毛板刷刷洗指甲的缝隙,哪怕是劳动改造的那些年。
1980年3月30日。父亲去世的时候,我们兄弟姐妹四个都在他的病床边,看着他安详又似乎熟睡着的脸。怎么也不信他会就此离开我们。
医工上前替父亲整理着,要用白布把他裹起来,我们才意识到阿爸真要走了。我们几个相继凑近父亲,再一次握着他的手,已经凉了的手。

邱岳峰参演电影《傲蕾·一兰》剧照(右)


$ g" O2 L8 p  ^* E/ L1 E7 K& a长大了,夏夜
1962年,“大跃进”后,经济困难。全国的技术学校裁减三分之二的学生。我就读的上海汽车运输学校也不例外,得解散三分之二的学生。学校给学生两个选择:一、直接分配到工矿企业参加工作;二、转到普通中学继续学业。全校解散的一二百人全都同意进工厂,只有我一个想转学。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因为和同学玩耍,我很晚才到家。轻手轻脚地上楼,推开门,母亲和弟弟妹妹都睡了,父亲在一角的小台灯下看着书,等我回来谈这事。
我坐在饭桌边的方凳上,父亲坐我对面稍侧一点。没开大灯,挨得很紧,怕吵醒家人,说话也是轻声轻语。
“听你妈说你想转学,不想去工厂,怎么想的?为什么?”父亲问。
受父母的影响,我从小喜欢文艺,喜欢表演。从六岁开始,父亲就时常带我去他的厂里配动画片和译制片中的小孩。上学后,班级上、学校里,凡是跟文艺表演有关的事,基本少不了我,我自以为长大能当个演员。
“我……我想……”父亲似乎很认真,那年我才14岁,把我当个小大人,我有点不好意思:“我想念书,长大当个演员……”我吱吱唔唔地说道。
有好一会儿,父亲没说话。
借着暗暗的灯光,我偷偷看了他一眼,发现他也在看着我。
现在回想起来,他一定是在寻找恰当的口吻来说服我。他在替他儿子作一个人生中重大的决定。
“不错,”父亲说:“人是要有理想,生活才有意义。……你想当演员我并不反对。可你知道吧,干这一行,要么不干,要干就要干出个名堂,干到最好;否则就像篮球场上坐冷板凳的运动员,你会后悔一辈子。我在舞台上‘混’了这么多年,在译制片厂也干了十来年,不算最好,但还是有一些人知道‘邱岳峰’这三个字,我也还在努力。你想干演员,也可以,但你不一定能干得好,因为你脑子里缺了那根‘弦儿’。”
对啊,一个人的成功,不就是天才加勤奋加机遇吗?而所谓“天才”就是我父亲说的那根“弦儿”。
“进厂,当一个工人。”父亲终于说出了他替我作出的决定。
“我们祖上没有当过工人的,你是第一个!”
那个年代,大家都会以家里能有个工人阶级为荣。而父亲那时还有帽子在身,恐怕更觉得当工人就不会像他那样——这层意思是很多年后,我一个人琢磨出来的,当时并没有想到,只是觉得他有点傻。
“想要读书有夜校,照样念大学。想演戏,业余时间,完全可以。”
那天父亲和我谈到凌晨两点。第一次谈到这么晚。第一次谈了那么长时间。第一次谈得那么认真,像一个成年人和另一个成年人。
“你要踏入社会了,跟上学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会遇到很多事,更会遇到很多困难。但千万记住,没有过不去的河!不管遇到什么难处。咬咬牙一定能挺过去。”
直到今天,我的手机的屏幕上还设置着这句话——“没有过不去的河”。

邱岳峰与同事共同配音

0 L8 u6 G7 k; i+ D4 e5 V3 E: S
冬天,梦  
那是个人人都不务正业的年代。父亲也不例外,不配音了(没电影可配)。于是,劳动、扫地、干木匠活、背红宝书。
父亲在我们几个孩子眼里很聪明。家里的五斗橱、茶几、小沙发、靠背椅,都是他亲手做的。从设计图纸、锯、刨、拼、装、油漆,直到完成,都是他利用“不务正业”的业余时间做的。可惜这些东西在动迁时都丢弃了,现在想想很是可惜。
具体哪一年,忘了,反正是那个年代。
父亲在厂里劳动,下着雨,一不小心,他从湿滑的楼梯上摔了下来,摔断了一条腿。那段日子虽说他腿上绑着石膏不能动弹,但家人倒也庆幸,这样父亲可以不用去厂里接受改造了,能每天在家看书、看报、听广播,和探望他的学生谈天说地。
好景不长。
一天晚饭后,母亲在床上为父亲织着毛背心。我们几个孩子围在父亲身边,听他讲鬼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父亲很会讲故事,他不仅是说,还稍带表情演着故事中的人物。也许是太入神了,也许是被吓着了,我和弟弟妹妹们听得一动也不动。母亲时不时地抬头看看父亲,看看我们几个。
“突然,”父亲说,“有一个影子划过墙头……”
“邱岳峰!”
我们都听到了,楼下有人在喊。
“邱岳峰!”这一声更响,带着命令,带着训斥。
父亲赶紧朝我努努嘴说:“快去看看,什么事?”我拉开房门,走下几格楼梯,看见楼梯尽头有个人,不知道是谁。冲着我用很大的嗓门说:“邱岳峰,明天早晨八点,到厂里报到!”
我返身进屋,轻轻把门关上。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凝固了。昏暗中,谁也没动,也没发出声响,母亲手中的绒线针也停了。
过了好一会儿,我隐约听到母亲的啜泣声,接着弟弟妹妹都哭了。
我看着父亲,父亲对母亲说:“别这样。”又看我红着眼睛不动,冲我说:“来,过来。”我慢慢地走过去,靠着他,一手摸着他腿上的石膏。父亲搂着我们说:“没事,没事,歇了那么多天,很久没去厂里了,去看看也好,别哭……”
直到今天,我们都不知道第二天他瘸着腿在厂里是怎么过的,他从来不告诉我们他在厂里的那些日子。
我年轻时候  
1978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吃完饭,父亲让我洗洗脸,换一身干净的衣服,要带我出去。
“到啥地方去?”我问。
“去汤晓丹伯伯家。”父亲说。
母亲在一旁边收着桌上的碗筷边问:“去老汤那儿干吗?”
父亲说:“上影厂拍一部片子《傲蕾·一兰》,需要很多长相像外国人的演员。我演一个俄罗斯的神父已经定了,老汤想见见他看能演什么。”
汤伯伯住的地方离我们家很近,就在我家弄堂边的高塔公寓里,没走几步就能到。汤伯伯很热情地接待了我们,看了我说:“不错,有点像(外国人),我看可以,明天去上影厂,让姚寿康再看看。”
姚寿康,这部片子负责找演员的副导。见到我,姚导给我出了个小品的题目,等我摆弄完了就说:“好了,就是你了。”
不久我就随着摄制组去了东北依兰县出外景。第一次独自离家要几个月,出发当天没家人送我,走的时候居然让母亲发现我有些伤感,父亲说我没出息。
到外景地没多久,收到了父亲给我的一封信。
洁缨(我的小名):
一晃走了一个星期了,怎么样?还习惯吗?北国风光没有使你惊奇吗?其实,那里正是你和我出生的地方。也许你现在立足的地方离我出生的呼伦贝尔更近些。这也是件有趣的事。不久,你将看到真正的森林,真正的草原。要把这些新鲜的强烈的印象记在心里,记在画笔下。这就是生活的知识。要在接触老乡的时候,虚心地向他(她)们讨教那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事一物,他们的历史,传统,故事,他们的风土人情……这是一次难得的学习生活的机会。不好好的利用,嘻嘻哈哈地混过去,对一个人有限的生命来说,未免可惜。而且是追悔莫及的事。望你能好生体会。
听说你走的那天还流过眼泪,没出息。我在比你还年轻的时候——十九岁,就光棍一个,带着唯一的一件财产——一把牙刷走南闯北了。那个世道,能伸手来扶你一把的人不多,全靠自己呀!也许,你觉得我和妈妈都没回来送你,委曲了?妈妈以为你是在做一次愉快的旅行,而我只知道你是晚上走,回家才知道不是晚上,是六点开车。如果是为的这个,那么,现在就算作解释吧!
胶片要来了两卷21定的,如果有人到长影,把我附的信带给他,也许还能给你小补充一下。注意身体,不要无谓地嬉笑荒废了光阴,多做些有益的事。随着时代的进步,社会向你索取的标准就愈多,不努力就会被淘汰!祝健康!
爸爸 78.6.6
父亲写给家人的信件,保留下来的很少。惟独这封信我一直留着,可以说是很好地珍藏着。
这封信,我读过许多许多遍。每看一遍,就觉得父亲还健在,就坐在我对面,靠得很近,用我听惯了的嗓音说着:“……注意身体,不要无谓嬉笑荒废了光阴……不努力就会被淘汰!”其中可能还夹杂着一两句“洋泾浜”上海话。
我年长的时候,墓地   
父亲去世后第十年,我们把他下葬在苏州太湖边的一个公墓里,每年母亲和家人都要去一二次,但总还是觉得太远,不方便。于是就想着把墓迁到上海。
几年前,听说译制片厂老厂长陈叙一伯伯葬在奉贤临海的一个墓地,我特地驱车前往去看了看。
其实我和陈伯伯也很熟,小时候去译制片厂配音,经常见到他。父亲也曾带我去陈伯伯家中玩过。我至今还记得他背着手走路的样子。
我站在陈伯伯的墓碑前,突然想起父亲曾不止一次在家中说过的一句话:“没有陈叙一,就没有我邱岳峰!”说得那么肯定,那么坚决。
当下我就决定,就这儿。我要把父亲的墓迁至陈叙一伯伯的墓边,我想他们俩一定会很高兴。
父亲在的时候,我们家的小屋住七口人,很挤。如今想让父母在天之灵住得好点,宽敞点。于是,我们兄弟姐妹四个咬咬牙买下了陈叙一伯伯墓旁的一块地。墓地很贵,贵得离谱,折合成平方算,比我现在住的房子还要贵上好几倍!罢了,就算是我们小辈对他们的一片孝心吧。
父亲的墓碑,好友陈丹青在帮着设计,耗费了他很多心思,我有点过意不去。
“墓碑上要不要碑文?”我问。
“不要”,丹青说:“什么都不用写,就邱岳峰三个字,够了。”
来源:各界杂志2019年第9期
作者:邱必昌

: Z+ D4 C+ E% I! z
, g8 q3 B& g' ~$ ?1 e6 W
发表于 2019-10-20 14:49:40 | 显示全部楼层
“就邱岳峰三个字,够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0 15:58: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第一配音!走得太早了,不到六十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0 17:26:23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转贴;我的父亲邱岳峰

华文正 发表于 2019-10-20 14:49$ v% L  P; I* P  |+ t+ d
“就邱岳峰三个字,够了!”
4 v+ b0 }3 ?3 G/ E5 t' m0 U; P
让往事在倾听中苏醒:纪念邱岳峰.jpg ' `; m7 F, v; R
0 t6 u6 X1 H- l+ X+ Y

) Z/ K' O* ]' [# r, d+ `( t, @* W9 r7 j8 u6 f' j& V
; N7 O; Y9 t& |3 B, y.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0 17:28:20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转贴;我的父亲邱岳峰

董瑞征 发表于 2019-10-20 15:58$ E; h. }) o& F" a8 [  z& r: ^
中国第一配音!走得太早了,不到六十岁!
01300000080242123920807589640_s.jpg
# m  u. {$ u- E+ _
$ h1 v0 h5 e7 Z2 E1 [' h  K
" P- u  X7 c  P0 x; j
- {" U4 M9 u9 U' L' s6 U/ x/ b' Y. J! M! F. d

9 k, @- r0 T: Q: |& s, 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0 22:21:13 | 显示全部楼层
邱岳峰,是真正的角儿!导师!艺术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1 10: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1 15: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转贴;我的父亲邱岳峰

本帖最后由 老片 于 2019-10-21 15:14 编辑 % w) |% l% p' \5 _' R) ^" |) t. {% X. C
了然客 发表于 2019-10-20 22:213 X" H  {9 |7 o+ ]7 R- B
邱岳峰,是真正的角儿!导师!艺术家!
DSCN6852_副本.jpg
9 G1 {7 |. m& S8 ]0 n% R0 N, E* \4 v
, x7 ?9 I4 |. `
! u- R& u7 f9 p9 p: m% V! R  v, l, o1 o' w( R  S' Q
; P, d# C! M7 _6 N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1 15:15:52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转贴;我的父亲邱岳峰


$ \  R* A; \5 g, _. z' c 著名配音艺术家邱岳峰.JPG ; H; N6 Q7 ?0 p
; k9 i- ^3 m( x% E
% ]7 t+ a6 I6 w& Z

5 l/ m+ R  r  q9 p6 L9 [" Q! P: n
& v, d+ P! y" D# Y2 ]+ k* z2 K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12-15 22:15 , Processed in 0.202000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50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